乌鸦337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孔孟之道被肆意曲解之忧
扯吧,连孔子对个人的要求和对社会的要求都分不清,只会照搬儒家的理解,唯一的一点新意就是扯上了和谐社会这张大虎皮。可是别忘了,阁下的所谓天机:中华全部文明是“意识反映存在”,跟西洋文明的“存在决定意识”恰巧相反,不就是马克思主义的唯心和唯物的区别吗?那如果不是你的逻辑错误就是我们胡主席的逻辑错误了?呵呵,连逻辑都搞不清,也就是连名家和墨家都不如,你搞什么儒家啊,也不过是个伪儒罢了,先看看南怀瑾先生的《论语别述》再说吧。
2009-07-31
评论对象: 力拓的间谍门表明中国成熟了
别急着骂人家,咱们在外国就没有这些商业间谍吗?这种事本来就是搞来搞去的,没有谁比谁清高,只有谁比谁防的好的。骂别人之前,先想想为什么俺们被人家间谍了,再想想俺们该怎么样防着间谍,俺觉得,这样才有意义啊。
2009-07-13
评论对象: 不要问李连杰,我们得问自己
不爱人怎么爱国?不爱自己怎么爱别人?雷锋叔叔做了好事虽然不告诉别人,可是他把做的好事都记在日记里了。把自己看的太高的人容易人格分裂,看看穆新成就知道了。爱国之前,先把自己爱好吧。
2009-07-13
评论对象: 不要问李连杰,我们得问自己
支持楼主。很多人以为只要提爱国,就是至高无上的,但是,这些人又喜欢把管理国家的政府和国家混为一谈。请把政府和国家分开来以后再来讨论爱不爱国的问题。而二者分开之后,国家无疑不能表现为国籍,而是一个民族的概念。所以加入外国籍不代表人家不爱国,你不加入外国籍,也不代表你就爱国了。顺便说一句,汪精卫一生都没有加入日本籍,那么是不是他就可以改名叫汪爱国了呢?很无聊的讨论啊。
2009-07-08
评论对象: 孝道感天动地 舜德万世景仰
是不是该先分一下什么是糟粕什么是精华呢?而进行分类是不是又只能用西方的分法?文化只有好与坏的区别,没有西方和东方的区别,这么狭隘的想法还有人在这里鼓吹,真是阴魂不散啊。
2009-06-15
评论对象: 谋杀中国经济的文化魔咒
讲的真是够到位的,反思到社会这个整体结构上来也是一样的。经济本身是社会的组成,可以说整个社会是根,经济形态是表象,因为和我们息息相关,所以我们特别重视,然而,社会没有改变的话,经济的僵化也就成为必然。
2009-06-08
评论对象: 中国高等教育是“庞氏阴谋”?
其实也不能一概而论,因为这里有着专业的不同。有的专业是变现社会企业的,有的专业是基础理论的,所以就业的容易度和教师对学生就业的可帮忙程度也不一样。不过我很赞同博主尽力帮助学生就业的办法,日本的大学都有帮助学生找工作的义务,所以他们所有的学校,从高中开始就有一个专门的就业指导机构,对毕业生进行专门的知道,而导师更是有要帮助学生找工作的职业道德。当然,由于社会状况的不同,他们的社会对于导师社会关系的要求程度不是很高,所谓指导主要是体现在找工作的技巧和信息收集提供上。
对于10楼的企业层次越高需要人才越少的说法我不敢苟同,因为真正的高技术产业才需要更多的多方面不同层次的人才,我们看这次经济危机对日本企业造成冲击最大的都是高层次企业,比如丰田,本田,夏普,他们也是日本炒了最多员工的地方,但是反过来说,在经济景气的时候他们创造的就业率也是惊人的。
可怕的是社会的非安定性造成企业不敢做大做强,所以他们也就丧失了对更多新血的需求冲动。
2009-04-08
评论对象: 大学需要改五年制搞军训吗?
这为龚代表的提案无疑是不仅雷人,而且扯淡,不过这位薛公子这种文章居然是北大中文系的,不免让乌鸦小瞧了北大和耶鲁.
2009-03-22
评论对象: 取消农业户口对农民是——利空
续上:
一个良好的社会不是要让所有人都“有产”,而是在保证人最小的生存权利的同时,每个人都有成为社会上层的可能性。当然,这种上层应该是在保持流动性的同时保持少量性,多数人在一个相似的经济地位是一个社会安定的重要基础。
好像有点离题了,不过其实我很希望老甘能够就职业道德这个方面发表些看法,因为我总觉得,中国现在根本的问题不是农民问题,而是普遍的无职业道德的问题,(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一种强烈的职业自豪感和责任心,而这种职业精神就是马克斯韦伯所谓的资本主义精神最重要的品质,也是资本主义社会的最重要的进步)。某种意义上,农民工问题是这个问题的枝末,在‘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情况下,再好的想法都是空中楼阁。
2009-03-20
评论对象: 取消农业户口对农民是——利空
和老甘:
其实我的观点和老甘的观点没有本质区别。老甘的意见是在目前的情况下不得已而用的办法。
对于管理者产生的问题,其实老甘误会了乌鸦的意思。其实我们从小的教育是一个大问题,我们似乎整天都在被教育要成为一个伟大的人,其实,每个人的天资和具体情况不同,一个和谐的社会是要给这个社会里的人可以在不影响别人的情况下都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选择自己的爱好。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会出现老甘所谓的在选举“人人有机会”,其实,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兴趣和精力及信心勇气去参加选举的。做领导人并不是一个和谐社会的好选择,作领导只有在官本位的社会里才是人人向往的选择。
至于老甘说的“城市他们没能耐留下,农村他们又没办法生存,”,这里有一个问题,是谁让他们没有能耐留下,有没有办法在农村生存?不就是我们政府的责任吗?其实只要想一下农民工大量出现的原因就可以知道了,他们大量出现的原因不就是农业生产劳力的大量过剩吗?需要的时候就让他们到城市打工,经济危机的时候就让他们滚回家里守着几亩薄田度日,他们和农奴有什么区别?所以,我觉得问题是要给农民工以和城市人同样的身份,让他们在失业的时候同样享受失业福利,而不是用那点土地和一个身份把人拴在一个地方,无法想象,这是一个现代社会的社会控制方式。
当然,为了农业的保证,政府可以对留在原籍务农的农民进行补贴,这样我们就只有农业问题和失业问题了。
其实老甘的问题考虑起点是为了农民们的利益,不过乌鸦觉得,其实自由有些时候比混饭吃更重要,中国现代自杀率最高的据统计是中国农村30岁左右的青年妇女,从社会心理上来讲,虽然是经济问题,但是其机制上是由于自己的“所属集团”只能温饱,可是每天看着“参照集团”花天酒地,而这种差距缩减的可能性则根本就没有可能,没有希望是他们自杀的最根本原因。
2009-03-20
评论对象: 取消农业户口对农民是——利空
致老甘:
老甘说的社会必然有管理者这个说法我是赞同的,关于这个问题我们的分歧点是在于管理者的产生和行为约束上。不过不要误会,我这里要强调的不是很多5毛们叮着的民主,而是管理者产生过程中的非血统化和机会公平化。非血统化的重要性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有论述,中国人因为在封建时期的教训也都能接受。我这里强调的是机会的公平化。由于我们的普遍观念中农民的思想是落后的,这也是我们会认为农民工成为问题,需要社会关心的根本原因,这就像之所以要有三八妇女节是因为有歧视妇女的现象一样。毫无疑问,三八妇女节的存在推动了中国女性平等意识的提高,但是这个发展首先是建立在在法律上女性和男性地位平等的基础上。而相对于农民来说,我们知道,就算是现代社会最基础的选举权,他们也只有城里人的4分之一。
另外,老甘的论点的出发点是为了保护农民工的权利,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老甘应该去看看秦晖的关于农民土地买卖权的问题的文章。某种意义上,由于中国的长官意识的传统,我们理解的权利是关于说“是”的权利的,也就是说你可以做什么的权利,实际上,所谓权利,更应该关注的是说“不”的权利。如果我们是真的关心农民工的权利的话,不是我们告诉他们他们该怎么做,而是给他们选择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无害于他人。
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讲,中国发展到今天,社会城乡贫富差距之大随处可见,所以“所属集团”和“参照集团”的落差是年轻农民们不愿返乡作农民的根本原因。新中国60年的风雨中我们的所谓工农业“剪刀差”已经剥削了多少年农民们(包括乌鸦的长辈)的权利,可以说中国的农民们一直以来在我们的社会中就是一个被摆弄得对象,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给他们自己选择的权利,社会主义中国不应该拒绝一个农民选择成为无产阶级的觉悟吧?
2009-03-20
评论对象: 取消农业户口对农民是——利空
向老甘问好,我也觉得好久没有看见老甘了,呵呵.看见老甘很高兴,不过,在评论上乌鸦可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的想法的哦,因为乌鸦相信,君子知交,贵在诚信.
在看了老甘的这篇文章之后我忽然有一种,不知道对不对,老甘应该也是属于这个社会的上层阶级,因为老甘的看法某种意义以上来说,其实带着对农民具有"劣性"的一种中国自古以来的看法,某种意义上是中国古代儒家的劳心者治人,而农民作为劳力者所以不管是观念还是行为上都比较落后的想法.
其实,社会大观念的改变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可是个人观念的改变,可能只要一瞬间.老甘的想法固然是为了农民们的利益着想,可是,某种意义上,和我们的领导者们以为当官就是应该"为民做主"的想法是一样的,乌鸦以前觉得能有这种的官员就是好官员,在自己的研究中终于发现,其实这样做的时候,领导者本身就是把被领导的那些市民或者农民当成了白痴.虽然他们的选择也许是错误的,但是,我们永远不要忘了,生命是自己的,生活也是自己的,所有人都有选择的权利,只要这种选择不会对别人产生伤害,对社会有所防碍.自己的权利,是个人理性的基础.而理性不会因为他是农民而低下,阻碍理性成长的不是阶级也不是身份,而是思想的自由和教育.
2009-03-19
评论对象: 该为“失业农民工”做个打算
老甘这片文章主要是提出问题,应该说讨论解决方式才是老甘写这篇文章的本意,所以我觉得在有比较统一的答案之前,提出什么意见都是可以的,没必要互相驳斥,毕竟中国这么大,各地的农民问题也不一样.
另外我想指出的是,其实这里讨论的农民问题,肯定有各种各样的意见,可是每个人在讨论的时候是不是先把握自己看问题的视点是什么呢?你是从政府改革(如果能精确最好分清楚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又或者是大概念上的行政政府,还是从制度改革,又或者只是一些小政策,我觉得这些还是要分清楚再讨论,不然东抓一耙,西捞一锄,最后变成了新春茶话会,一点建设性东西都没有.
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首先要解决的是二元户口问题,连人身的平等权都没有,谈什么为他们着想都是表面工夫.事实上老甘的"农民工"这个提法,虽然是中国普遍的说法,不能怪老甘,但是这个提法本身就包含着个农民身份是天生注定这种血统论的成分.这里面有中国传统文化的成分,也有现实社会的悲哀,我个人觉得,这个称呼和某人的"待富者"的提法一样,都是个忽悠,失业问题就是失业问题,非要分成农民工失业和城市失业,呵呵,让我想起了当年的墨索里尼,把自己的军队的每个师减少两个团的编制,多出来的团又组成几个师,看起来自己的军队一下子多了好几个师,贼得意.
2009-03-17
评论对象: 与郭跳跳晚餐
如果一定要选择的话一个和自己在同一个社会里生存的人的话,我会选择田伯光那个采花大盗,也不要岳不群这种伪君子。
一个社会的形成的基础是信,一个国家的形成就更加是信,在一个连人与人之间的基本信任都没有的社会里夸夸奇谈奉献和牺牲,那些连自己的基本职业道德都不遵守的教育部官员(据范跑跑说他是没受过地震反灾知识培训的,乌鸦相信他的话,因为乌鸦在中国那么多年也没有受过类似训练,倒是到了国外见识过好几次),居然也好意思说范没有道德。真的是强盗骂小偷无耻。
范跑跑不过是个升斗小民,但他至少是个受欢迎的老师(他的学生据说大多这么认为),是个敢说真话的人,我们尊敬那些救人而亡的英雄,但是我更认为,如果大家都能维持基本的职业道德,建房子的把房子盖好,管教书的把书教好,管灾害预防的把对应手段传达好,管医药的把药品管好,我们的社会可能就没有这么多的英雄。
没有英雄的社会也许没有太多可以煽情的感动,可是,英雄们的生命和家庭,他们的牺牲带来的痛苦有谁真的了解呢?你们这些君子们最多不过是留几滴眼泪,捐一点钱,可是有谁可能真正的关怀英雄背后的亲人一辈子呢?任何人都是不可代替的,我们仰慕英雄,但是我们却要谴责不断的产生英雄的社会。
所以我选择尊敬范跑跑,没有真实,社会就永远没有改进的可能。一个连真实的无耻都无法接受的社会,最终能剩下的,恐怕就只有虚伪的崇高了。而我宁愿卑微的爬行前进,也不要高傲的原地徘徊,回首5000年的历史,我们高傲的太久,最终被别人踩在脚下,不要忘记《谦》卦的教诲,听听不一样的声音,也许刺耳,不过也许因为这样,所以锻炼耳膜。
2009-02-13
评论对象: 霍德明说老百姓“有钱不消费”是极其荒谬的
说到底,国家的钱才是有些人的钱,国家把钱都分给百姓了,有些人弄钱的地方就少了,所以这些人难免是要心疼的,呵呵,看清楚这一点,就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不赞同分钱了。
2009-01-20
评论对象: 腐败探源——畸变的价值观
致[209楼] 评论人: 秦川人
对于阁下知识储备的丰厚,在下佩服的五体投地,阁下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在下实在是没有与阁下讨论问题的资格。不过在下对阁下的敬仰是犹如滔滔江水,这点无可置疑。
在下没读过黑格尔,因为相对于哲学在下更喜欢社会学,据说当年马克思说自己是把黑格尔的哲学给颠倒了过来,创造了历史唯物主义哲学,不过,以在下所读的西方社会学家的著作来看,他们似乎公认马克思是西方社会学的奠基人,而不是黑格尔。不知道在这两个互为颠倒的哲学理论体系中阁下以为那一个是正确的呢?
当然,有些人可能会认为二者是辩证统一的,呵呵,不过这样的话,在下会以为又是在搞糨糊了,如果没有对错,那么社会该做什么样的选择呢?由于现实世界时间的不可逆性,人类不可能不做一个选择而放弃另一个选择,而对于对错的检验,小平同志已经有过论述,在下就不多说。
现代西方哲学没有看见更多的超越古人的东西,这种情况和中国有点类似,可是西方的社会学却出现了蓬勃发展的趋势,这用马克斯/韦伯的话说,是因为任何科学研究,离开了手段和目的就一无所成,哲学家多数只见目的不问手段,容易沉沦为唯心主义。
最近在下家中有一块上好的花梨木被虫给蛀了,舍不得烧火,又不能做家具,实在是烦恼之极,实在是没有心思再向阁下请教,遗憾,很遗憾啊。
2009-01-20
评论对象: 腐败探源——畸变的价值观
至于你说的专制的存在和互律的不存在我是不同意的,相反,互律(不过要分别平等与否)是一直存在的,而专制的存在本身是以暴力和互律的相互依存存在的。一旦暴力超过互律的底线(统治者与被统治者之间由于存在暴力而达成的非平等关系,并在这个非平等关系的基础上达成互律或者说社会契约),这个时候互律的底线可能是法律,但是在理性水平较低的社会则可能是生存底线,就会引发革命以形成新的互律。
你的第3点,其实就是阶级社会转化为阶层社会的历史发展进程,社会之间的阶级对立由于实现了阶层的流动性而减弱,当然还会由于各种原因而复发,这在上面已经有所阐释。
你的第4点是关于社会学研究的方法论的问题。由于社会学相互之间的关系如此复杂,所以要论证一个问题事实上用几百本书也是说不完的,这特别体现在用历史的方法作研究的时候。乌鸦最近的毕业论文是关于中国人法观念的形成与行为取向,用了近200页的篇幅还觉得远远不够,不过为了审阅老师的方便最后反而缩减为100多页。历史的方法特别需要篇幅,所以阁下如果以为乌鸦没有用历史的方法来分析的话,实在是一种冤枉,只不过在现代社会,在短短的几百字的评论中要引经据典,不免是一种奢求,如果说要简化,可是评论的重点是交流,对方看不懂就是白搭,只能在假设作者(被评论者)的同样的基础和角度出发进行逻辑推理。
至于我个人的简历,呵呵,大家在这里讨论问题又不是相亲,而且还是在网上,听得进去就好,这就是网络的可爱之处。你该不会觉得只有权威才有和你讨论的资格吧?我个人觉得所有人都是平等的,如果自己说的别人看不懂,只能是自己的表达方式和选择表达对象的错误。
以上观点如有冒犯,还请海涵。
2009-01-18
评论对象: 腐败探源——畸变的价值观
(接上文)2,关于阶级这个概念,我不是很同意马克思的分类方法。我个人的意见是把人类社会分为阶级社会和阶层社会。阶级社会的特征是其阶级的固定性,这种社会的特征是人类从出生开始就存在差异,这种差异是由个人所处的阶级决定的,也是继承的,要改变自己所身处的阶级是非常的困难的,不是个人的努力可以实现的。所以这种社会就呈现出你所说的理性发达的阶级和理性落后的阶级。理性发达的阶级可以控制只有本阶级的人可以获得较多的知识和物质资源,从而达到长期统治理性落后的阶级的目的,这就是历史。而阶层社会就不同,虽然社会存在不同的阶层,但是各个阶层之间是相互流动的,这种流动性决定了社会不是对抗而是共存的。阶层社会与阶级社会的区别主要有两点,一是继承制的消灭,这是物质基础,使得阶级社会不再是固定的,由于利益的不可自然延续性,阶级矛盾就自然消灭,但是阶层利益还是存在的,要警惕阶层利益转化为阶级利益,因为这会导致阶级的重新出现,从而演变为阶级矛盾,引发革命和社会动荡。中国的传统文化很早就实现了社会的部分阶层化,这表现为科举制度的产生,但是由于这种改变的非彻底性,特别是天命论的存在,使得中国的阶层社会极为容易转化为阶级社会,这也是中国历史上革命不断发生的根本原因。
2009-01-18
评论对象: 腐败探源——畸变的价值观
[203楼] 评论人: 秦川人:
你好。
我在前面的回复中特别点明了,以你的观点出发,必然导致阶级对立的观点出现,从你的回复中正好说明了这一点。
你的回复1,前面是乌鸦所赞同的,理性是人类区别于动物的本质。但是,后面的结论却是乌鸦所坚决反对的。真正的理性的人类不是对动物实行单向的专制,而是逐渐的实现宽容。正如你所说的,人类理性的历史时间状态使人类认识到人类必须与动物相互依存的客观关系时,而这正是宽容的根本原因。当人类脱离了生存需要,不再适用丛林法则的时候,人类的理性使人类认识到,即使是对动物,也是要给与其生存的必要空间,而且还要尽力维持其生存的,因为物种的单一化不仅会使人类“寂寞”,更会损害未来人类的进化与生存。这种宽容是随着人类对自己生存需要的认识的进步,也是人类理性的发展的结果,不仅不是理性自觉地赐予动物(其实还包括植物,准确地说就是社会环境)以生存的“民主”,反过来,是理性认识到,不给动物以“民主”,最终损害到的是人类自身的利益。大自然的报复也是很可怕的,看看北京的风沙就知道了。这也是为什么只有在近代才会有环境(包括动物)保护主义者,并且他们的行为得到了许多人的支持。
2009-01-18
评论对象: 目前不是投资房产的最佳时期
其实,我个人觉得,不管感动了谁,都是这个社会的耻辱,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会产生这么多的感动呢?他们做点事为什么这么难呢?说到底,他们是可敬的,反过来,他们的可敬衬托出我们的可耻。
2009-01-18
评论员简介

中国人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1/13 18:57:54
评论: 1

访问: 1516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