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美国的文化和社会制度决定着这种占领对它没有任何好处。既不能让它的国民更富裕,也会颠覆它的立国之本-人人生而平等和民主自由。那么它为什么还要围着中国转呢?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责任,一个是图利。所谓责任,就是美国人认为自己负有保卫人人生而平等和民主自由的神圣使命,任何危害或可能危害这种人权的事情都需要防范甚至消灭,只要代价能够负担。而共产党的主张表面上虽然也不错,可是这一百多年来的事实已经清楚地证明世界共产党所干的事严重地威胁着人人生而平等和民主自由。中国的共产党虽然基本上没有危害过别的国家,但是对自己人民的危害触目惊心,尽管它的经济政策已经有所改良,但是其政治本质没有变化,仍然是一切听党中央指挥,一切归党中央所有。没有人能够否定这与人人生而平等和民主自由是根本冲突的。这正是美国主观上敌视中国政权的最重要原因。所谓图利,其实就是生物与生俱来的自由竞争本性,这种竞争虽然有时也很残酷,但不是属于前者那样的势不两立,只是力图为自己获得更多收益,消灭对手不是目的。这种竞争总体来讲是良性的,它可以促进人类的进步。美国人民美国公司与中国人民中国公司间主要是这种竞争。因此,如果中国的发展逻辑上不会危及人人生而平等和民主自由理想,美国人对中国的敌意就会大大降低,这也就是增加它选择合作的收益。下面我会讲到如何增加攻击的难度。(后续)
2011-05-28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你的回应有点男子气,这一点很多男子做不到。这个世界上爱吹牛皮的人很多,但是真的能够轻松掏出一百万美元的人其实没几个,对我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今天讲一下在中国建立美式社会制度的大致途径。
美式社会制度相比中国这几百年以来的所实践过的任何制度,是不是更文明,更符合人性,更先进?这个问题已经不需要争论。现在要回答的问题是,中国人是否有可能成功地建立同类的制度又避免在脆弱的转型期被别人毁灭。这种担忧是大多数有良知的反对这种制度变革的人真正的担忧,这种担忧有其道理。我讲过,这个世界仍然是自然之道主宰的世界,无论中国人喜欢不喜欢都是如此。因此,当对你的攻击对别人的发展来讲是利大于弊的时候,这种攻击早晚会发生。因此,我们需要认真研究的不是什么道德说教,而是做到如何让这种攻击对任何国家来讲都明显的弊大于利。分开来讲,就是如何增加别人攻击得手的代价,如何降低别人选择合作的成本。
中国体量的巨大,客观上已经造成了别人武力攻击得手的巨大难度,这对任何其他国家的人来讲是明显的事情。反而是很多中国人不清楚这一点,总认为别人在随时图谋武力入侵中国。事实上除了一些本来就有争议的边界领土之外。当今的世界上认真地策划着占领一块中国领土的国家一个也没有。有的同胞可能不同意,说你看美国飞机军舰天天围着中国转,都把中国包围了,难道不是想占领中国吗?我的答案很清楚,不是。(后续)
2011-05-28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今天就讲一个大一点的例子。用来说明在企业管理中对个人意志的尊重如何能过千百倍地获得精神与物质的回报。这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当时我带着七八个年轻人开发一种工业控制器,这些人都毕业于中国名校,从博士到本科都有。我也是第一次在企业环境下研发产品,所以自然地采用了一些传统的计时计量管理考核方法。很快我就发现,无论我怎样修补,这些方法都很快被这群脑袋灵活的人找到了钻空子的窍门。因此我很认真地了解和思考问题的根源。发现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在这里计量方法难于做到公平而导致多劳者不一定多得,进而促使不少本来诚实的人也开始弄虚作假。另一个原因是过于死板的量管理考核方法让这群自我意识较强的人心理反感,这自然会降低劳动热情和效率,工作变得不是件愉快的事而只是为了赚钱赚资历。针对这两个问题,我对管理方法作了大的改变,取消了计时计行考核,改变主管指派任务为员工自己竞标挑选,对每一项任务的进度都有明确的核查点和报酬规定。在这样比较能够体现优胜劣汰的环境下搞了几个月,员工的效率和精神状态大为改观,原来我以为不堪重任的一个毛头小子,居然比博士们更具有创造力,几个操作系统级的难题都是他突破的,这也是我们能够研发出世界上第一台同类控制器的重要原因。这就是我说的企业对员工意志的尊重能够千百倍获得回报证据之一。当然,企业的成功还需要很多其他的条件,比如准确的市场定位,资金的保障等等。但是,对于一个靠诚实劳动发展的企业,员工的工作态度绝对是最重要的。
2011-05-2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先生,你的前面几贴可以很好地说明为什么我需要花些时间了解你究竟想问什么。我不想说你在无礼挑衅,我只是猜可能是你的中文表达有问题,不能准确表达你的真实意思。如果不是考虑到这一点我完全没有必要继续与你讨论。
我不关心你究竟是做什么工作,在网上我只关心你的观点。没有证据随意公开怀疑别人的职业不太符合美国文化,如果你想知道什么不是美国文化的话,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再联想到你多次指责别人搞阴谋论,你因该感到惭愧。至于我的真实职业,如果你像你说的是个Man的话,我们可以打赌一百万美元,输者将这笔钱捐给草根网,怎么样?
名片的例子,说明如何理智地认清统一的意义,不要为统一而统一,为一律而一律。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个人的自由,我们需要认真解读很多习以为常的“统一”要求很可能是没有必要的,它并不真正带给大多数人幸福。避免这样多余的统一,反而能够保证那些真正需要统一的事的得到足够的重视和认同。如果你看不到这一点,我只能说很遗憾。
下一帖我会举个大一点的例子,希望你有点耐性。要记得不是我想问你问题。
2011-05-2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Lovejesus 兄与黄岐川水网友的言辞对我来说初看起来也很怪异,我想对很多国人更是如此。不过,我反过来问自己,为什么我要觉得不舒服,他们是辱骂了我还是有意欺骗我?看起来他们只不过是想告诉我他们认为发现了的真理,就像向我想告诉别人自由主义,老非想告诉别人毛泽东思想,老汪想告诉别人佛教一样。对这样的言论我完全没有必要觉得被冒犯。我们在大街上遇到一个僧人,如果对我说菩萨保佑你。我可能还感谢他,虽然我并不相信菩萨真的能保佑我。不过,要是一个人没有证据却说我是一个罪犯,情况就会不同,我会很反感甚至会还以颜色,因为这有侮辱人的味道。所以Lovejesus兄因该考虑一下说别人是罪人是否合适,尤其是对中国人。英文里的“sin” 与“crime”至少是不同的字也有不同的意思,但中文直接说别人有罪相当于英文里说别人是罪犯,西方人也不能接受。
2011-05-2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先生,别太着急,因为答应了你要仔细读你的观点,所以回答会要些时间。有好几个工程师是兼职,我周末还要花不少时间与他们协调工作。你的ABCD问题我们已经回答过多次,不过只限于内部人员和VC,恕我不能在这里明示。
你的所有政治问题我都可以回答,只是我要花点时间搞清你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因为你的思路我还不太熟悉。我主观上完全没有逃避或选择不多的意识。这里我先回答(1)(2)两个。
(1)那两个例子是公司事务里最皮毛的问题,我们要面对的难题超过你前面列举的那些。比如,是接受别人控股还是拒绝下面转入量产十分需要的投资。比如我的好朋友工作不能达到预期效果该怎么办。
(2)我们得出答案的方法就是我前面多次讲到的,如果问题属于最高级的要不要(What),那么我们就遵循已经写入公司法(Bylaw)的制度,由CEO/CSO/CTO按少数服从多数来决定,上列的前一个问题适用。如果问题属于技术级的如何做(How),那么就由责任人来决定,公司留下记录以观后效。上列的后一个问题适用。不知道哪一种方式属于你说的“放任自流”。
如果你还需要更具体的答案,也可以继续发问,我不会认为你与我过不去。其它问题我以后慢慢回答你。
2011-05-23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下面讲讲为什么认为文化决定上层建筑的同时,会得出中国可以实施“美国式民主”的结论。
经济基础能够影响上层建筑,但是经济基础不足于决定上层建筑,能决定上层建筑的是社会文化。这一点我们已经取得了共识。那么没有美式文化的中国人如何能够搞好美式上层建筑呢,答案很清楚,中国人必须首先从心里认可美式文化更先进,然后像日本人一样认真学习实践掌握这种文化。如果这种文化与中国的传统文化有矛盾,不要轻易否定,更不要为一己之私栽赃诬蔑,让实践检验个几十年再下结论。注意,我说的是认真学习美式文化,不是认真按美国人对我们的要求去做,两者有本质的区别。这样搞上五十年,我们的文化里就会拥有美式文化的精髓和洗涤过的中华传统文化精华,同时也会逐渐建立起美式上层建筑。到那个时候,我们的子孙就会站在人类文化的最顶端。
中国人能够学会并掌握美式文化吗,我看没有问题,很多同胞已经做到了。真正有困难的,是让广大同胞认识到学习的必要性,克服抵触情绪。所以,掌握学习的进度很重要,要避免急于求成或是死不悔改两个极端。只要把建立美式上层建筑看成是一个目的明确的自我文化改造渐变过程,中国人搞美式民主就没有矛盾,这与一些鱼来到陆地上生活一个道理。
我这么直接了当明白无误地主张用自由主义改造中华文化,肯定会让一些民粹主义意识浓厚的网友离我而去。不过如果你看得更深入更广泛一些,你会看到自由主义的信念正在为更多的人所认识和接受。自由主义终将成为中国乃至全人类的共同价值观,这一点我很有信心。
2011-05-23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从你对那两个例子的评价来看,你并不爱好自由主义。因为在我看来第一个例子的结果对自由主义者来说是一种忍受和付出,而第二个结果则是享受和拥有,是更开心的事。至于对公司的发展有害还是有利,我认为是利大于弊。为什么这么讲?这又牵扯到民主自由的价值问题。我们都知道,民主自由有可能导致一些表面上的乱糟糟,造成决策困难。但是,有一个最重要的得益往往被很多人忽略了,就是人性的自由解放能够千百倍地弥补前面的损失,这不但是精神上的弥补,更是物质上的弥补,这正是美国强大的最重要原因。这一点,你只要体会一下美国创造财富最多的公司是如何管理运作的就会知道。一个个人意志不受尊重的公司,是无法在最顶级的科技领域里胜出的。这是我像维护自己的眼睛一样在公司里维护自由主义理念的原因之一,这在华人公司里尤为困难。我举的两个小例子,当然不能与管理公司治理国家的复杂度相等同。但是,就像中国古人所说的那样,“治大国如烹小鲜”。里面的道理是相通的。
这次我会逐字读一下你的评论再回答你的那四个问题,如果我前面还有误读也请直接指出,这样效率会高一些。
2011-05-23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你这个毛派也挺可爱,因为你不认为反对自己观点的人必然等于反人类反中国人。这是一个十分宝贵的意识,它是建立现代文明社会必不可少的基石之一。我与何新先生的观点虽然有分歧,但是我认为他也是一个为自己信仰而战的君子,对这样的君子更没有必要直接交手,大家只要讲出自己的道理就好。
你问我我是属于哪个自由主义派别。这说明你思想里没有把社会学当作科学。因为如果是当作科学的话,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正不正确,也就是是否经得起实践检验。就像 1+1 =2 和轮子容易滚动一样,出自于谁完全不重要。我确实也不知道是哪那位先人最先有和我一样的认识和主张,也不知道那些自由主义流派的细节。至于说我主张的自由主义是什么内函?我所意识到的都在这里断断续续地讲了,没有什么隐藏。我喜欢这种轻松自由的互动交流方式,也许后人会发现这比大部头著作更容易接受。
清楚完整地回答Shalako 先生的那“四个简单的问题”,可以“简单”地获得四个博士学位。我可能做不到,不过我愿意抽空概要地讲一下我所知道的要点,有失实之处欢迎指正。
2011-05-2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下面通过两个小例子说说自由主义的实际运用。公司里正在做的产品需要一个带公司标记的金属铭牌,可是三个主管各有主见,都不太喜欢别人的方案。遗憾的是一台机器不可能帖三种铭牌,所以三个人只好各退一步,最终选定了一个每个人都不太满意但尚可接受的图案。这里每个人都有表达自己主张的权利,也都要面临着过于坚持己见可能导致自己的主张被完全否定的危险,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理智告诉我们共同妥协才是最好的出路。另一个小例子是公司名片的制作,因为大家个性都很强,所以对名片的样式也各有主张。但是这次我们没有采用妥协方式得出统一的方案,因为我们认识到没有什么过硬的理由说公司里每个人的名片都应该看起来风格一样,虽然一开始不少人认为这好像天经地义。结果,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来选择,当然,自然而然地上面都有公司的名称。
从这两个小例子,可以看出自由主义者的行事方式,就是一切以人为主,放弃一项自由的唯一理由是能够获得另一项我们更想要的自由。完全没有必要为统一而统一。
2011-05-2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在那里的那些文字基本上是在为美国式民主制度的合理性辩护,而你反驳的是博主主张的虚伪的所谓“大众民主”以及他对美国实际实行之民主的误解。除了个别概念之外,我十分赞同你的那些观点。
我说的那些概念,就是我前几天讲过的。民主运动所追求的不是让大众决定如何做(How),而是要由大众决要做什么(What)。像如何打赢伊拉克战争,如何发展科学技术,如何管理一个国家和地区,是属于如何做的问题,这些问题当然是交由专业人员来做更好。但是,像要不要打伊拉克战争,要不要发展科学技术,要还是不要某人某党管理国家或地区,这种问题专业人员不能代表大众,只能由大众自己以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来决定。这就是我所主张的民主,而美式民主基本上就是这样制度。我读出来的你唯一认为美式民主在中国行不通是说选举成本太高。据我看来,中国搞选举既不需要进口任何设备,也不需要拆迁修路,选务及监督甚至可以由人民义务完成,唯一需要花钱的是选票制作。至于在美国选举花费中最大头的电视广告费,说白了那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无非是要电视台少播10%的虚假广告和无聊节目,这对国家来讲完全不需要有额外的开支。所以,说中国负担不起民主选举成本完全是无稽之谈。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付不起这个代价的是那些心虚的领导们。
2011-05-2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先生,谢谢你的Offer。 我个人虽然还不需要别人的帮助,但这个民族看起来很需要,尤其是在思想和精神上。
你说得没错,我在这里基本上在谈理论,没有太多涉及具体问题解决方案。原因倒不是我不知道如何应用自由主义理论解决实际社会问题。而是想先从理论上阐明中国社会众多问题的根源在于根本理论的错误,这些根本错误的理论总结出来就是:
1。认为人已经脱离了动物所以仁义道德可以代替自由竞争来保证文明的进步。
2。认为只要靠使用现代工具就能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直接建立现代文明社会。
3。认为民主只是一个摆设对民族对国家可有可无,甚至是一剂毒药。

相比起西方人,整体来看中国人的理论思维从来没有达到同样的水平。我们获取知识的手段长期停留在举一反三这种经验类比的初级程度。我们缺乏从大量表面现象发现和抽象出科学理论的能力,尤其是在社会科学领域,很多国人甚至不认为有普适的科学理论,更不要说去发现它。而我在这里想要做的事之一,就是试图通过毫不留情的理论交流,与有志者一道去发现这样的科学理论,进而用这些理论来指导具体的工作。我前帖中指出,指导了中国人近百年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理论,实际上是错误的。以为只要靠使用现代工具就能在中国传统文化上基础建立现代文明社会这种一厢情愿和不断挫折,正是这一错误理论指导的结果。
今天没时间了,下次我会给你两个自由主义在我具体工作中的应用实例。
我没有看到你论证民主或是美式民主对中国是一剂毒药的文字,麻烦你给个链接。
2011-05-20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原来是Jasonu兄弟,看来你的信仰更坚定了。我是个遵循自然之道的自由主义者,但对任何有自己坚定信仰的人都十分敬重,无论他的信仰是什么。因为有坚定信仰表明这个人精神强大,不易为了物欲堕落为人类不齿的小人。人类最为出色的地方,就是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而这种力量随时都可以化作巨大的物质力量。保重!
2011-05-20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哈利路亚先生,基督教透过很多杰出信徒的奉献对中国社会近代的进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一点我心存感激和敬意。不过您的一些传教言辞带有明显的威胁逼迫成分,这与平等博爱精神不尽相符,望先生三思。
2011-05-19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你又要给大家派任务了?要知道趣成天然,刻意去做就容易无趣了。下面就讲讲为什么自由主义理想与自然之道没有矛盾。
首先,自由主义只是人对自然之道的主观认识和共鸣,而自然之道是客观存在并不需要人来背书。如果具体的自由主义做法被证明与自然之道相背离,自由主义的精髓就要求人自觉地改变这些具体做法来顺应自然,否则就不再是自由主义了,这是不可能矛盾的逻辑。
第二,自由主义寻求的是能导致优胜劣汰的自由竞争,并不是人人都能获胜的乌托邦。人类间要能达到优胜劣汰的效果,就必须用社会机制来保证竞争的公平性。用前面你举的例子,如果你我是通过对人类贡献的大小,通过自身体能容貌智慧美德来获得美女的芳心,绝大部分失败的人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个结果,不会认为自己的自由受到多大伤害,事实上也能够从这样的竞争中获益。这样的竞争就是人类认可的公平竞争。反之,如果如果你我是通过官阶的大小,通过欺骗通过强制通过恐怖手段来得到美女的身体,绝大部分失败的人就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这个结果,会认为自己的自由受到了严重伤害,甚至会不惜代价对获胜者报复,绝大部分人也不能从这样的竞争中获益。这样的竞争就是人类反对的不公平竞争。自由主义遵循的是能够产生优胜劣汰的公平竞争,你说这样的自由主义与自然之道有矛盾吗?
2011-05-18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下面回答你的两个新问题:
(1)那为什么要在给自己的祖国出主意时,不能持有同样的理智呢?那里,也有千万个家庭,因为你的“主意”而会受益或受损。
(2)如果你自己也认为你的“自由理论”是在草根与人讨论时才逐渐“形成”的,那又怎么可以一口咬定地说是中国的唯一出路呢?
正是因为我知道任何一项政改,都牵涉到千家万户的利益甚至生命,所以才采取广泛交流以理服人的方式来寻求大众对民主的逐渐认同,不是采取少数人一拍脑袋就强行实施的不负责任方式。反倒是那些反对民主的人长期以来基本上是自作主张不负责任地实施自己的主张。一个国家如同逆水行舟,只有如何选择方向的问题,没有不选择的可能。不选择任何一项变革却被动推行连自己都看不到出路的现行做法也是一种选择,同样牵扯到千家万户的的利益甚至生命,这一点你能否认吗?至于说自由民主的道路对中国人是良药还是毒药,人民自然会在比较中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们能做的只是让这种过程能够更文明一些,牺牲少一些。如果自由民主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对中国是一剂毒药,也希望你很逻辑地告诉大家。我自己是不相信我的绝大多数同胞和我如此不同以至于我可以安全地在陆地上行走而他们就只能爬行才安全。
第二个问题你说对了一半,自由理论在我头脑里确实是这两年才变得清晰起来,但这并不是什么无中生有的创造,寻求身心的自由解放不但是自由主义者的追求,也是人类甚至所有包括生物所追求的生活方式。我只不过是主观上开始看清了这一自然之道而已。如果中国人也想要追求这种生命共同向往的生活方式,除了自由主义外我没有看到别的途径能够达成这个目标。如果你有更好的主义,不妨说说看。
2011-05-18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先生,你的两个结论:
(1)在美国历史进程中,你说的这个“自由主义”,总体来说,是在不断地消弱,而不是在逐渐地“放纵”。
(2)二十年前中国的社会风气是什么样?而今天的社会风气又是如何?但原因是什么?自由主义在民众中是少了还是更多了?现实的答案显而易见而且不容否定。

值得商榷。确实有很多美国人认为过去美国比现在更自由。但我的结论恰恰相反,整体上来说现在的美国比过去更接近自由主义的理想。我的证据是:现在有更大比例的美国人口可以平等参与国家和社会管理,过去更自由其实主要是欧洲裔白人的观点,其他人口无论是从实际社会权力还是心理感受都不是如此。其次,社会和科技的进步虽然在有些方面对个人自由有伤害,比如资金流向和个人活动更容被监视,但是其美国社会发展的主流仍然是为个人自由提供更多便利。现在一个普通美国人能够分享的社会资源,能够感知的范围,能够从事的活动,远不是以前的美国人可比的。社会对个人的爱好取向也有更多的宽容和理解。虽然有一些个人权力,比如随身配枪等受到了更多限制,但你无法否认我前面所列举的项目更重要更真实。
你的第二个结论其实更有问题。把今天中国人的一些恶劣行为归因于人民获得了更多自由是站不住脚的。首先,今天的中国人拥有更多的个人自由这毫无疑问。但是,可悲的是,这种自由被本不应该同样自由的公权力执行者更多地享用,这导致了社会处于严重的不公平竞争状态。正是这种严重的不公平竞争导致了大量受害者对社会对政府对他人产生严重的不信任和报复心理。因此,现在中国的社会风气变得恶劣的罪魁祸首,是缺少民主监督的公权力的自由滥用,不是人民拥有更多个人自由的结果。改进的方法,恰恰是要付于人民更多的监督政府的权力而不是减少人民的个人自由。
精英们一直有个误导大众的说法,就是普通人民没有专业知识所以不宜参与国家决策。如果不是别有用心的话,这是严重混淆了决策与实现两个概念。决策更多的是回答主观上要不要的问题,因为健康的社会必须以大众利益为依归,逻辑上讲没有任何人比大众自己更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回答要不要的问题需要更多的的是良知而不是专业知识。即使需要一点,大众也愿意参考一下专业人员的意见。没有任何统计数据证明专业人员拥有更好的良知。真正需要艰深专业知识的,是实现,是如何达成大众的愿望。遗憾的是,中国的社会精英们这些年的表现证明他们主业不够称职,要不然不会拿着别人的财富当自己的GDP来炫耀,不会卖啥啥贱,买啥啥贵。更不会成天抄别人的理论发明。
所以,民主不是问题,不民主才是大问题。
2011-05-1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讲了这些,顺便指出前人的一个认识错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是政治经济学普遍认可的结论,被当作自然规律到处传播。我发现这是一个不准确的理论,它的错误就像地心说一样,没有认识到更本质的规律。事实上,决定上层建筑的是人的文化水平。
我们知道,在没有机器的农耕游牧时代,人类社会的上层建筑基本上是君主制,如果“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成立,那么无论是一群欧洲人还是印第安人来到美洲都应该搞差不多的上层建筑,也就是差不多的社会制度。那么,是什么原因让欧洲人到了美洲事实上却搞起了资本主义制度?结论很清楚,是那批欧洲人头脑里的文化决定了他们这样搞,不可能是他们手里那几支破枪让他们这样搞。同样,尽管今天的中国人已经拥有了比那批欧洲人先进的多得经济基础,中国人搞的上层建筑依然君主味十足,美名其曰“社会主义特色”。如果没有外力的逼迫,用着手机驾着汽车的中国人今天非常可能仍然需要高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这些证据表明,是文化水平而不是经济基础决定着上层建筑。这一发现有什么意义?第一,它可以很好地解释现代中国的很多怪现象,第二,它让我们清楚地知道要建立更好的上层建筑,改造我们的文化是必不可少的。指望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靠工具的进步来建立先进的社会制度完全没有可能。
2011-05-1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你大概将自由主义理解为按需分配了,不愧是共产主义的信徒,想得太美。奶酪兄理解的比较准确,自由主义者追求思想的绝对自由,追求公平竞争,尊重公平竞争的结果。不过,不公平竞争的结果不受尊重。自由主义不认为对真理的认识有妥协的余地,能够妥协的只是行动。比如我没有如同我的父母那样暴力反抗,却离乡背井来到美国,这就是妥协的结果。
2011-05-14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虽然能够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观点会是件开心的事,不过我在这里讨论问题更多的是希望相互启发共同进步。我对自由主义的认识提高其实也得益于这两年在草根网的讨论。很多最前沿的知识,往往就是在这样的讨论中获得的灵感。前帖中我用语过于直率特此致歉。
美国这些年一直是自由主义者的大本营,相对来说它的制度和人文都比较接近自然之道。自然之道一个重要的特征是以公平竞争来促进生命的进化,因此,搞不公平竞争或是取消竞争都违反自然之道。美国的禁止种族歧视,禁止性别年龄歧视以及反垄断法等等,无一不体现着美国先驱们对自然之道的不谋而合,作为老子的同族后人,心里十分惭愧。当然美国的做法也不是无懈可击,问题比较明显的有电视媒体过于受犹太资本控制而使这个集团受社会监督不足 ,律师集团利用职业优势让自己获得太多不公平收益,医疗集团搞了不少限制公平竞争的行业保护结果让其他美国人为医保付出高昂的代价。不过,真正考验美国的是如何在国际关系遵从自然之道来保障人类的不断进步,如何既争取自己在竞争中获胜又不堕落为不公平竞争的制造者。不公平竞争虽然短期会让美国人获得利益,但长远来看,不但阻碍别国的进步,也必定损害美国的长远利益。在世界上出现旗鼓相当的对手之前,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美国人民的自觉。
自由主义对社会当然也是有代价的,最明显的就是从短期绩效看,社会精英们要实施自己的理想难度更大,像城市拆迁,春节晚会这样需要众多人作出牺牲的事不好搞,民众取得共识速度不如统一意志的国家快。可是,相对于它的众多人性化的优点,这些问题可以容忍。
我可没说毛泽东“乱搞男女关系”,我觉得他不会这么做,他要真爱上谁完全可以明媒正娶。
我确实认为自由主义是人类应该选择的道路,我愿意为这个信念付出的就是我现在做的这些,草根网的交流是其中的一部分,正在办的公司也是其中一部分,因为在小环境里比较容易做社会实验,比如奶酪式分配,比如扁平式管理,比如居家式工作。至于将来能走到哪一步个人并不能完全控制。不过,我相信符合自然之道的东西总是会实现的。
2011-05-14
评论员简介

自由职业者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1/3 3:59:22
评论: 0

访问: 19015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