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Hi, Shalako, it is obvious to me that you did not get what I mean by "主观愿望问题". This is why you misunderstand my point. Now I try to explain to you in your language what it is.
"主观愿望问题" here means the category of question which simply reflects human's desire, such as what color you like, what partner you want to marry, what life style you prefer. There are no facts can be used to judge right or wrong to these issues, right?  When people do not agree to each other on such issues, what can you do? This kind of issue is totally different from another group of issues - "客观认识问题", where facts exist, such as how old I am, where I came from. Please keep in mind that I do not intent to convince people to make use of democracy to handle the second group of issue. Even in the first group of issue, most of them do not require democracy because they are only a personal affair. Only a small portion of them require democracy to involve because they strongly related to society's interest. To appointee a leader, to decide how to distribute welfare are  two of them.  Let's focus on such issues only to judge if democracy is a better way to handle them for the interest of a society.
Hope above explanation could help you to understand my point about democracy. Regards,
2011-06-1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你觉得有没有可能正是普世价值的作用才让那些人间的美丽得以存在?
2011-06-1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汪,在你的法眼里,从有利于本国人民利益的角度讲,哪国的财政政策更好一些?为什么?
2011-06-1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问你一个比较粗鲁的问题。你是否明白中文字里“主观”和“客观”的含义?
2011-06-1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老百姓会是多么的不讲理”,那么你觉得官员们是不是比较讲理呢?专家们又如何?事实上所有人都有不讲理的时候,包括你我。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对于主观愿望这类事情的对错,不论是在逻辑上还是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人的看法可以作为对错的判别标准。只有当事人或当事群体自己的看法才有更高的优先级,或者说更有理由做标准。比如说一个人愿意花钱旅游还是买房子,这个个人决定的对错谁来决定更合适呢,当然是这个人自己,难道是政府或专家的决定会更正确吗?那么一个国家呢?这个国家是把钱用在教育上还是维稳上,谁来决定更合理,当然是当事人群-全体国民自己。让别国人民或者是少数几个不必承担副作用的人来决定完全没有合理性可言,因为这在控制理论上属于目标反馈缺失,必定会导致系统运行偏离目标。

你举的湘妹子实例可以很好地示范我在2607楼指出的主客观两种对错判断方法。李娜在哪里出生,在哪里长大,是典型的客观事实判断,这里只有事实本身能够作为对错的判断标准,民主投票没用,李娜自己主观愿望也没用,事实在哪里就是哪里。那么两地的老百姓想要李娜成为本地代言人的对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呢,这是个群体主观愿望判断问题。因此两地都有可能是对的,只要符合本地大多数人的愿望,去请求李娜接受的行为就是对的。如果只是几个领导慕虚荣花公款收买李娜,就是错的。这里就需要民主决策。那么,李娜是接受还是拒绝,这属于李娜个人的主观愿望,符合她自己愿望的决定就是对的,这里就没有民主什么事。

我说要投降,是因为你居然认定我主张用民主投票来决定前述所有事情,你说不投降行吗?
2011-06-1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我取名老树,自然是对树情有独钟。小时候不是树下打鸟,就是树上摘野果采花蜜。树林与河流是我最亲密的伙伴。后来离家到外地学习工作,有机会也会在附近种一些树木花草。到美国后有了自己的土地,更是种得不亦乐乎,有乔木灌木花草和竹林,水果树也有十几种,春天赏花,夏天乘凉,秋天摘果,冬天赏叶,可以足不出户,周围的邻居们也差不多。这里十年前还是鲜有树木的空地,在我们这些刚刚来自不同国家普通移民的手中,短短几年就变成了人间天堂,至少照我的标准是如此。
照片里的是榕树,中国南方多见,中国的小鸟天堂就是源自一棵榕树。十年前我在夏威夷茂宜岛也看到一棵,印象十分深刻。茂宜岛一百年前曾经有上万中国人在那里生活劳动,后来因为多种原因只剩下一百多人。几年前在网上看到了那张照片,很自然就拷贝下来作纪念。
2011-06-14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Chenggao 兄,我之所以坚定主张中国应该采用美国人已经成功发明的现代民主政治系统,是因为它不但理论上更合理,众多国家的实践也证明了它的实效。这套制度不只是选总统这么简单,而是多种措施有机配套的综合系统。这样的东西类似一部汽车,你不能只用发动机或是音响,那样你永远也不会体会汽车的威力。你必须做一套完整的汽车,要有方向盘,刹车和轮子等必不可少的部件。那些搞得不太成功的国家,往往就是缺了一些重要部件。
这套系统已经被多个国家成功实践了上百年,经验教训已经很多,中国人如果决心去搞风险其实已经很小,而且也根本不需要推倒从来,那些机构都已经在那里,只是需要让它们名副其实,别只是做摆设。反之,继续坚持独裁,政权必定越来越孤立无助,在内外夹攻下垮台不会太远。如果只搞几个不配套的部件,就会像牛车上装汽车发动机,车毁人亡的可能性也很大。
至于说美国这套制度有没有缺点,当然有,但那是汽车的缺点,解决的出路不是回到牛车时代,而是要发明飞机或是太空车。在我看来中国政治改革上裹足不前的唯一原因是共产党高层的私心作怪,
最近的读书心得也别忘了交流一下。
2011-06-13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我前面说了,你的逻辑十分强大,我只能投降,祝开心。
下次请手下留情,直接引用我的原话,不要用你的解读文字当作我的观点。这个要求还算合理吧?

这个讨论让我更坚定了不要删改古人原文的主张。这一次我自己知道我在说什么,有比较标准,因此十分清楚别人的解读是否正确。由此看来,老子,孔子等人若有机会看到后人对自己言论的解读,可能会非常莫名其妙。
2011-06-13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讨论是相互学习的过程,我的很多认识也是在讨论中逐渐改正和完善的,这只要对比我一两年前的言论就能看出。
伽利略的例子说明,真理虽然必定战胜歪理,但是一定有个过程,在初期主张真理的一方还有可能被主张歪理的强势一方打败甚至杀死(伽利略被迫写悔过书,布鲁诺被烧死)。在非民主的社会这几乎是社会科学发展的必然。而搞民主政治的社会这方面则大有改进。它通过保障人权和言论自由大大地降低了探索真理的风险,大大地促进了真理发现的速度。这是为什么建国不到三百年的美国能够有如此众多发明发现。所以,让个体拥有坚持己见的自由不但是一种宽容,更是一种高回报的社会投资。作为反例,自从秦始皇一统华夏后的中国,因为过于强调各方面的统一,两千年来自己国民的发明发现少得可怜,要不是靠不断的外来文化带动,今天中国人的生活状态不会与秦国有多大区别。
二战前的德国人民确实对希特勒非常支持,甚至可以说进攻奥地利和波兰都有大多数德国人的支持。这段时期德国各方面进步神速,唯独民主政治方面毫无建树。从历史记载来看,战争规模扩大之后德国人民也开始对希特勒的做法怀疑甚至反对。但是希特勒的独裁和铁血使得德国失去了自我矫正的机会,最终以国家的失败告终。这与其说是民主政治的失败,不如说是未能建立民主政治的失败。

2011-06-1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你大概漏看了我在2607楼写的内容。
2011-06-1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奶酪兄,时不常在这里发下威,表达一下个人意志,这一是可以不被社会忽视,也可以缓解一下气氛和老冤家的思念,利国利民。
老非问我英文水平如何,说实话不怎么样,远不足于准确表达我的思想,而且用它写作对我来说也不是件轻松自然的事。应付工作生活倒没问题。

2011-06-1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好建议,红烧肉是我家所有人的最爱之一,配上西式佐餐酒味道更好。我记得你的偶像也是同好之一。你也不妨一起做来享受一下。
Shalako先生一祭出湖南妹子,我就只好投降了,这是我一周内的第二次投降,因为她们的逻辑太强大,哈哈!不过诺言还得遵守,下面说说为何“不矛盾”。
Shalako 先生觉得既然我认为大多数人的政治主张具有天然的正确性,为何我会经常坚持个人的观点呢?这不是逻辑矛盾吗?这说明Shalako 先生将个人的主张与群体的主张混淆成了同一个东西。我相信大部分国人也不太清楚这个区别。个人的主张,即使有时听起来多么利他和大公,但毫无疑问都是出自个体的视角。由于这个不可逾越物理局限,个体的主张必定不会完全相同,也不可能反映全局。因此,要求一个个体具有群体全局意识,总是能做出全局性的最优决策,没有任何客观可能性。这就像指望一个细胞为人作决策一样荒诞。从智慧体进化的角度来看,单细胞,多细胞生物,群体社会是已知的三级智慧体,后者虽然会包含前者,但各自有各自的意识,无论是在深度上和还是广度上都不能相互代替。
要产生最优的群体主张,当然是要立足于群体的视角。谁有群体的视角呢?当然是个体视角的集合。这就是民主政治在进化阶梯上具有优势的逻辑和原因。大众暴力推翻政府或是投票改变政府,本质上讲都是这种群体视角威力的体现,只不过以投票方式表达群体视角的方式更先进一些。
有了以上的知识,你就会知道我说大多数人的政治主张具有天然的正确性是针对群体意志决策而言,这个意志不是任何个人视角的意志。虽然它经常与我个人的想法不一致,但我很清楚如果群体以我的出自一个个体视角的意志当它的意志,绝对是个狭隘的意志,很有可能并非全局最优。另一方面,我的意志只需要准确表达我的利益和愿望就好,对我来讲就是正确的意志,没必要用群体的意志代替我自己的意志。而且,在现有的文明水平下,如果人人都用群体的意志代替个人的意志,逻辑上反而会导致群体无意志。
2011-06-1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续2633)前面的分析得出以下四个结论。
1)生物对比表明人类大众有足够的智力选举出最优的领袖。
2)历史事实证明以大众民意推举出的领袖总体上大大优于其它方式产生的领袖。
3)领袖的优劣判断只能以大多数人的感受和意见为准,没有其它标准。
4)健康的民主需要三个必要条件:法治,人权和言论自由。
至此,我间接地回答了Shalako先生第一个问题。完整起见,也给出直接的答案:
公众对战争的支持率必然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当看起来战争的收益大于成本的时候,支持的人就会较多,反之则较少。这里的收益和成本是广义概念,包含物质和精神。战场指挥是“如何做”的问题,所以要由被任命的专业人员(这里是总统和军人)而不是民意来决定。而战争要不要打下去是“要不要”的问题,最优的决策方式就是民意。民主投票方式是社会成本最小的民意获得方式,历史经验表明其他获得民意的方法其社会成本都远高于此。所以我认为美国民主政治是至今为止最科学有效的政治制度。(续完)
2011-06-10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lovejesus 兄,所谓思想的力量,并非什么思想都有力量。只有更接近客观真理的思想,更符合自然之道的思想,才具有不可阻挡的力量。换句话说,力量来自于真理。记得当年弱小的基督教徒们面对强大罗马帝国的迫害,靠的就是不分种族的圣洁、仁愛、和平和公義这样更符合真理符合人道的思想最终获得了胜利。而当伽利略,布鲁诺等先哲向世人揭示了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这一真理之后,不可一世的天主教会最终也只能认错服输。今天的共产党无论是信仰还是实力都远逊于当年的罗马帝国和天主教会,只要我们真的掌握了真理,以真理教化大众。顽固坚持歪理的一方必定会被世人抛弃,这不会有任何疑问,这其中的奥秘,就是无论善人恶人,虽然有可能欺骗别人,却没有人愿意自己被欺骗。一旦发现圆比方更适合做轮子,方轮子必定会被抛弃。所以,不必担心真理不能获得胜利,只要操心自己的主张是不是真理。
对待权力的态度,同样需要符合真理。它做得对的地方,要肯定,要支持。它做的邪恶的地方,如果不能阻止,至少可以不作帮凶。这并不需要冒太多危险。实在受不了,也可以一走了之,就是不能同流合污。这样做的人多起来,邪恶势力就会越来越孤立,最终一阵微风就可以将其扫除。现在已经有很多觉醒的人以合法手段积极参选人民代表,这就是一种十分聪明的办法。
2011-06-09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是对甄别一个判断“理智与否”的标准的一个巨大的误解。对事情的判断是“理智或疯狂”,不是由人数决定的,而是由那个“判断”自身是否“理智或疯狂”而决定的。
否则,你也不会在这里,尽管是少数,但依然顽强地坚持这么久,倡导美国民主对中国的益处,是不是?按你自己的鉴别“判断”的标准,你应该早就偃旗息鼓了。而事实上,你还在顽强地讲述着,如此地执着,以至于忘记乃至背离了自己对一个判断“疯狂还是理智”的标准。 ”
Shalako 先生,你的这段话让我很意外。这说明你虽然在美国生活多年但是对民主原则了解却有缺陷。是啊,我一方面说“越是能够满足大部分国民愿望的决定,就越是对的决定 ”,一方面经常坚持自己不同的主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所以你说“觉得越说越残忍”。哈哈,我告诉你,这里不但不矛盾,而且这正是民主原则极具价值的地方。我再卖个关子,你自己先想一下为什么,我周末告诉你其中的逻辑。
2011-06-0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先生是个急性人,可能我应该快点写。其实主动地民主化并分区分步走主要就是应对这种社会变革的危险,让政府和民众有时间观察学习,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如果第一批试点彻底失败,人民自会心服口服,作为国家来讲也能够及时止步,损害并不会无法控制。反之,如果出现被动的全面的民主化运动,国家倒会面临巨大的不可回复的危险。
工程师考虑问题的思路,是对危险的防范要设计在实施计划中,反而是灾难发生后如何赔偿的考虑倒不是很重要,因为谁也赔不了。另一方面,不做民主化改革对民族的巨大危险我们也不要装做不存在。
2011-06-0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续2598) 那么,是不是人类的智商高于黑猩猩,不要公正的比赛就能选拔出可以带领人类群体在竞争中不被淘汰的头领呢?或者说是不是人类太聪明狡猾以至于大部分人已经没有能力看出谁更适合做头领?只有头领自己或是少数专家才知道好头领是谁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其实不难,我们只要回顾一下人类历史上那些由大众“盲目”支持上台的头领与那些靠继承或提拔上台的头领们的实际表现差异就能基本看出答案。在没有民主投票选举的时代,由大众“盲目”支持上台的头领就是那些开国皇帝和领袖。现在世界上大多数大国和所有发达国家,包括俄罗斯,现任领袖都可以说基本上是由大众“盲目”支持上台的。对比那些靠继承或提拔上台的头领,虽然后一类头领也偶有杰出的人物,比如汉武帝刘彻与清雍正帝,但总体上后一类头领无论从人格魅力到政治作为都可以说差前者远矣。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实。这些事实完全不支持大众在选择头领上“盲目”的观点。反而是再清楚不过地说明大众“盲目”选择的正确度远高于头领或少数专家选择的正确度。即使像毛泽东这样被其拥戴者视为千古一帝的聪明人,其挑选的几个接班人也基本上是个笑话。所以,人类尽管比黑猩猩智商高,可以一段时间内自以为是。但是,只要违背了自然之道,用不了多久必定被打回原形,回复自然的本来面目。(待续)
2011-06-0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1)伊拉克战争之初,美军势如破竹。美国国内的战争支持率达到60% (具体数字记不清了,但高出50%是肯定的)。但在2006下半年(如果没有记错时间)伊拉克形势有失控迹象,内战瞬间即可爆发时,加上美军伤亡人数急剧增加的时候,公众对战争的支持率是低于50%。能说说为什么么?
我猜你想用这个例子说明大众是盲目的,一人一票不能做出理智的决策,所以你认为中国搞一人一票是自杀。这种观点虽然经常成为那些为私利而反对民主政治分子们的借口,但是也确实是一些担忧民主会阻碍民族进步人士的担忧。我下面采用科学研究中的一般方法,从实践结果和理论逻辑两方面进行分析判断。
科学家对现存多种高等动物群体的观察发现,这些动物群体间都有权利不平等的现象,也没有投票选举的民主行为。这种自然淘汰结果说明追求人人在权利上平等并不符合自然之道。这一现象也是主张独裁与集权者们所宣称的客观依据。好了,自由主义者完全同意这种现象的必然性。但是,我们的观察不要停止在这一步,让我们进一步看看那些拥有不平等权利个体的地位是如何建立的。大家知道,非洲的黑猩猩群体都有一个头领,它享有令很多人类男子十分羡慕的权利。那么,这些头领的权利是如何获得的呢?大量的科学观察发现,它们都是在一场很公平的能力对抗比武中获得了这个权利,也需要继续在这种公平的能力对抗比武中获胜来保持这个地位,最终也会因为在这种公平的能力对抗比武中失败而丢失这个地位。注意,这里所说的公平包括:
1。群体允许任何成年个体向头领挑战。
2。绝大部分情况下对抗比武只在挑战者与头领间进行,其他个体,包括头领的“爱妃”们都只做旁观者和裁判者。
3。对抗比武进行到胜负大致分明的时候停止,失败者在一段时期内不再挑战,胜利者也不继续攻击和迫害失败者,更不乘胜杀掉失败者。
4。群体能够和平地接受胜利者的领导,不搞以血统为依据的歧视报复。
这就是自然界中独裁与集权存在的合理基础。讲到这里,因该有人已经看出,这种高等动物自觉维护的公平不正是人类民主政治所追求的境地吗?再试想一下,如果高等动物采用人类独裁集权者们所搞得那一套,头领让群体禁止任何个体有权向其挑战,稍有一点反抗迹象就将其废掉, 待头领要死的时候再传位给自己的后代或亲信,这样搞上几代,这个群体还能保持生存竞争优势的可能性有多大?答案不言而喻。
我举的这个例子说明,即使在智力低于人类的那些动物中,它们也有能力从一场公平的比赛中判断出谁更适合做头领,这种判断的正确性已经被数千万年的自然淘汰结果所证明。(待续)
2011-06-05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汪,你是盼美国房价像中国那样的高起还是维持现在的低价?哪个对民生对实业的恢复更好呢?
Shalako 先生,不必道歉,就算是对我前面没仔细看你评论的回报好了,而且长周末的缘故我也没来得及看到那个评论。 你前面问中国不是“Land of Law” 如何实现那个目标。这个问题西方人已经解决,就是先知先觉者对大众不懈地启蒙和推动,让觉醒的人越来越多,逐渐走向“Land of Law”。因为在我看来这就是自然规律,一个政权如果不这样做只能被淘汰,没有别的可能。当改过自新与顽抗必死两种选择清楚地摆在眼前的时候,做出错误选择的人毕竟是少数。这周有空会开始回答那四个“简单”问题。
老非的问题很好回答,自愿报名,决心最大者先走。老非嘛倒很适合扛上微冲站岗殿后。
2011-06-01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看清了以上事实,我们就会比较清楚如何安全地度过脆弱的制度转型期。首先,向世人清楚地说明中国转型的目标,就是由一党专制等级森严的社会转型为人人生而平等和民主自由的社会,这样做了,全世界人民都会欢迎甚至效仿,在这种真正的和谐气氛中极少数人根本不可能发动对中国的全面战争,这比将军费增加一千倍更能带给中国人安全。为了万无一失,这种改革要分步分区交替进行,首先可以挑选发展水平分处上中下的三个省份开始改革,其它地区人民一方面观摩学习批评,一方面提供安全保障,防止外敌入侵。待几年或十几年第一批省份改革成功,能够负担更多社会责任的时候,再开始第二批省份的改革。这样分为四五批次交替掩护。外敌入侵的机会为零。至于中央政府,一开始只需认可试点省份的改革,对其他省份的管辖照旧。改革省份在外交与国防上也要服从中央政府,决不独立。随着改革的进行,成功省份代表参政的不断增多,中央政府自身的改革也会自然而然地开始,最终实现由下至上的民主政府。这样的改革,世界上没有先例,但是理论上会是一种最安全最文明的社会变革,会在人类文明史上成为光辉的一页。(完)
2011-05-28
评论员简介

自由职业者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1/3 3:59:22
评论: 0

访问: 190148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