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树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不好意思,这次我只能让大家的好奇心等待几年。因为这个方法虽然与核能无关,以今天人类的技术实施起来也没有太大困难。但是它是一种地球从来也没有经历过的巨大物理刺激,虽然它有可能提前触发地震。可是我现在还无法判断这会不会导致更致命的后果。再说2012年就要到了,人心正在脆弱,还是放一放为妙。也许等人类有了第二个地球可供逃生之日,才是试验的时候。
2011-03-19
评论对象: 勿信“谣盐”
我说老汪一爱国心里就没佛没错吧。 楼上的理由完全没有“树没动,是你心动”这样的佛理,倒是充满了科学道理。可喜可贺。
中国也许别的资源有限,但盐资源可以说取之不尽。所以这个事其实是个好事,那些抢购者稍后必然会从中吸取些教训,这样可以提高社会对类似事件的免疫能力。
2011-03-18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出生在克罗地亚的美国人特斯拉是一位对振动现象十分着迷的科学奇才,他对机械振动波和电磁振动波都有深刻的理解,各类发明近千项。我记得有记载说他曾经搞过一项振动试验,结果因地面强烈振动吓得邻居报警被强行中止。
地震也是一种振动,它之所以危害极大是因为其一次性能量释放巨大而且发生突然。现代地震专家一直侧重在地震预测,极少思考地震控制。由于岩石断裂的未知因素太多且随机性很强,地震预测至今基本上没有进展。我们现在不妨换个思路,看看搞地震控制有没有可能。人工地震在地质勘探领域已经应用多年。我们设想一下,如果我们把人工地震的能量加大上万倍甚至更高,有没有可能在人类指定的时间将地下聚集的地震能量提前释放掉?这样既可以将地震发生的时间安排在最安全的时刻,又可以减少一次性释放的地震能量。将一个潜在的九级地震分散成多个五六级地震,这样对人类的危害就会大大减小。
如何能够做到上万倍的提高人工地震的能量?我下次会给出一种有可能的办法。大家也想一想,说不定还有更高明的主意。
2011-03-1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这几天高度关注日本地震,对如何控制地震灾害有了些初步想法,待进一步确认后与大家交流。科学天才特斯拉有过初步设想,可惜后来没了结果。
古人看到雷电十分恐怖,大部分人选择屈服跪拜。只有极少数人冒着生命危险去探索雷电的秘密,结果正是这极少数人的努力帮助了人类更好地避免甚至利用雷电。今天世界面临的灾难在本质上与古人面临雷电是类似的情况。也会有人选择屈服跪拜,有人选择冒险探索。老非居中,不知如何是好。
2011-03-17
评论对象: 关于房子产权
高先生不必多心,来草根网发表议论的目的就是自愿为社会尽义务。人民网能够转发那个对话,说明共产党里还有愿意听取不同观点的胸怀,这对大家都是好事。
中国土地和房子产权问题,是一个巨大的黑洞,我想连共产党自己也没有清楚意识到它现在的做法正在将自己变为中国土地的实际拥有者,因为无论是从土地管理权力,收益支配等角度来看,共产党现在扮演的角色都与地主无异。也许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个问题,能够让共产党意识到这个巨大错误,能够在问题变得不可收拾前得到纠正。你的本篇文章很及时。
因为不想让政治因素进入到自己的日常生活,称呼笔名就好。
2011-03-15
评论对象: 完美的演绎不可逆转的趋势
张行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张行吗?他能走到今天这样的状态不容易,大家都从不同的路走过了四分之一世纪,愿故人都平安!
2011-03-14
评论对象: 关于房子产权
高先生,我看到了那篇博文,谢谢!
2011-03-14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求知欲还挺强。我先声明一下,我只是表述自己的观点,没有强求别人接受的意思,每个人的应该是自己的主人。
自由主义的核心思想就是我前面讲的:社会是为人而建立的,人不应该成为社会的奴隶,更不应该成为别人的奴隶。这是信仰,因此不需要也不可能逻辑论证。你当然也可以信仰人是社会的奴隶,或者人是上帝的奴仆。这是每个人的信仰自由。从自由主义的这一信仰出发,逻辑上自然会导出人不属于种族不属于国家的推论,也就是我前面说的“不伦种族不论国家”。至于说“只论真理”,倒不是自由主义的必然,而是我自己目前还没有发现比科学方法更有效的方法论。一个自由主义者也可能去求佛,只要他相信求佛更有效。
以自由主义的这一核心思想为基础来指导经济学,就会产生自由主义经济学,也叫经济自由主义。将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结合,就会产生社会自由主义。这些xx自由主义并不是自由主义本身,而是自由主义在不同时代不同领域的应用。就像汽车和飞机是科学的应用一样。
因为尊重个体意志是自由主义一般表现形式,所以个人自愿信仰其他教义与自由主义并不冲突,除非这种教义主张剥夺自由意志。我自己只有这种意义上的自由主义信仰,没有其他宗教信仰,科学对我来说只是一种手段。
主张“社会是为人而建立的,人不应该成为社会的奴隶,更不应该成为别人的奴隶。”,就是要最大限度地保护人的自由。尤其是当社会对个人的干预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无孔不入的时代。而民主政治是至今为止人类建立的保护人的自由最为有效的制度。
这些年随着我对社会机制的了解,越来越意识到人类社会有可能已经进化出一种不以任何一个人意志为转移的社会意志。它似乎正在代替原来意义上的人类领袖意志,成为社会的实际主宰。一些学者要找的“共济会”这类的黑手,有可能正是这种非人的社会意志。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自由主义者的终极的对手,就是这个这种非人的社会意志,自由主义者要阻止人沦落为它的奴隶。
2011-03-14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过河兄觉得我不回国却又议论国政是不负责任。这正是反自由主义思想的典型表现,因为这种思维认为人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其他客体,有时候是父母,有时候是领导,有时候是政党,有时候是上帝。个人如果不服从客体的意志就是不负责任。而自由主义者完全不是这样考虑问题,在自由主义者眼里,只有违背自己的承诺才是不负责任。一个人要不要对承诺之外的事尽力,完全取决于自己的愿望。反倒是要求别人服从自己的意志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所以大家现在应该知道几次我说“不管”的含义,我不能承诺我不一定做得到的事,否则会误导别人导致事实上的不负责任。
很多反自由主义的人对自由主义的理解是错误的,以为自由主义者就一些行为上我行我素的人,包括毛泽东先生也是这样认为,其实这是误解。自由主义者因为十分在意人的利益是否被危害,实际上更有社会责任感,更有主动的集体精神。这你只要比较一下自由主义大本营的美国社会与反自由主义的中国社会就能看出。在行动上,习惯于把集体主义挂嘴边的大陆华人在美国的各族裔中相对来说无论是社会责任感还是合作精神平均来说都不出色,出色的地方是学习能力与被动服从。
2011-03-14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OZ 先生的问题对自由主义者来说是有解的,因为任何一个具体的二选一多选一这样的问题,只要选那个更有利于人的就好。例如,对一个试图杀死自己无辜家人的凶徒,虽然是他的自由意志,但他涉及到剥夺另一个人的自由,这个时候自由主义者主张社会应该剥夺凶徒的部分自由以保证别人的自由得到尊重,如果纵容凶徒反倒会危及和平共处,危及大家的共同利益。但是,如果社会因此要强迫该凶徒接受xx思想,强迫凶徒为xx集团卖命。那么自由主义者这时就会站在凶徒一边来反抗社会。因为社会对凶徒自由的约束超过了保护人的必要。
有些人对普世价值感到困惑实际上是思维方法的问题,这些人对事实的接受不完全根据事实本身,他们还要看是谁说的。同时,他们习惯于绝对静态思维,习惯于以个别否定整体,习惯于因模糊而否定存在。具体例子比比皆是我就不再列举。喜欢这样来认识世界当然是每个人的自由。我想指出的是,这些思维习惯是与科学方法背道而驰的,必然严重消弱一个人或一个民族对世界的认识能力。
2011-03-14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过河兄,我虽然有时候打字出错,但恐怕还不至于错得这么离谱。麻烦你提醒一下哪个帖子里我主张“为达到他理解的那种“共和”,即使过程血腥残忍一些也不要紧”。
2011-03-13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自由主义这个名称诞生大约有两三百年的历史,但是这种思想无论中西自古有之,庄子的天道无为,墨子的平等兼爱,老子的无为而治,无不包含着自由主义的诉求。虽然有人喜欢把自由主义理想的具体应用细分为xx自由主义,但其核心信仰是不变的,就是:社会是为人而建立的,人不应该成为社会的奴隶,更不应该成为别人的奴隶。较为完整的解释见:
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books/1/69843.shtml
我自己什么时候变为自由主义者我也不知道,甚至没有认真研读过任何自由主义的书籍,这一切完全是人性和理性指引的结果。因为其他主义,包扩共产主义,资本主义,各色宗教等等,与之相比都只是手段或路径。如果有一天人不再追求这个主义,从逻辑上讲就意味着人准备放弃社会主人的地位了。
2011-03-13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除了老汪说的日本的灾难是一场预演这样的话之外,各位的观点都很好理解。各位是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以中国人的视角看问题。希望中国胜出,这没有什么不对,符合道法自然的准则,所以我并不反感老非的刀枪威胁。而我的立场与各位不完全一样,这一方面是因为我住在美国,一方面是因为自由主义的信念。无论谁想战胜美国,如果它是通过更先进的文明精神和手段,我就会支持。但是如果它只是想凭借暴力和诡计,那么我就不赞成。简单的权力争夺只会涂炭众生,它不会提高人类文明,也不会造福中国人。同样的看法也适用一国内政。
很多日本人信奉佛教,昨天他们遭受了那么惨痛的自然灾害,老汪1756贴的言论似乎不够厚道,我们应该也不想别人这样看待汶川地震。地震只是自然现象,与人类作恶与否毫无关系,联想太过没有益处。想办法去防范它才会更有用。
“真正的凶手就是你所宣扬的那个“普世价值”。 ”, 老汪,说说你得出这个结论的依据,顺便也看看唐武宗灭佛是不是同理。
2011-03-12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我确实同意我很有福,赶上了很多我自己不能左右的机会。所以更觉得需要为别人做点力所能及的事。
佛教主张慈悲,怜悯天下受苦受难之人。希望佛教信徒不要被那些少数人占有的金碧辉煌的庙堂陶醉得忘记了救助苍生的信仰,那才是佛祖立教的本意。
当代中国政治文化里充满了狡辩恶习,很多本来大家十分明了的概念,一旦当权者不喜欢却又自知理亏不敢明讲,就会有一些马屁文人跳出来加前缀修饰,最后把这个概念搞得似是而非,搞得莫名其妙,搞得原来明白的人又糊涂了。这不能不说中国人了不起。比如普世价值,本来就是指那些人类普遍认同的道德。对人要有礼貌,不要随意大小便,这些是日常生活里的普世价值。国家决策要人民做主,个人权利要依法保护,这些是时代的政治普世价值,理解起来并不困难。但是,但这些概念加上诸如“真正”,“特色”,“东方”,“西方”修饰之后,文学博士也不见得知道是什么意思。因为在逻辑上一个已知量乘以一个未知量结果必然是未知量。这么简单的道理,诺大的国家就没有几个人看得出来,还一个劲地自得其乐。所以说,现代工业文明没有发生在中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2011-03-11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过河兄看问题很周到。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就如同仿造别人已经搞成的飞机,我们还在这个角落争论要不要仿造的时候,过河兄就已经担忧自己掉下来有没有人愿意接着,深谋远虑啊。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很简单,没有。要爬要走要飞是每个人自己的事,如果害怕摔下来,一辈子不要飞就是了。
自然自在网友的“普世”解读不知源自何处?中国三千年来也没有共产党,为什么现在就说没它不行呢?另外你的自由主义前面的“真正”是以谁为标准?
2011-03-11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如今世界上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是搞民主自由的国家,而且是搞得比较彻底的国家,这些国家基本上也没有因为搞民主而分裂。所以有人说民主自由只适用美国不知有何依据?奶酪兄说“仿其美式民主的国家出现的那种民族分裂”大概是指那些由专制向民主过渡的国家。这里面有人民由追求民主到实践民主会有个过程的原因,更多的是还专制旧账的结果。有些人说民主自由不适合中国,其实就是当心这笔专制旧帐还不起。即使是美式民主,中国大陆至今还没有一个地方认认真真搞过(不光是总统选举),所以说无论是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上,也没有可信的证据证明美式民主不适合中国。
2011-03-10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过河兄说我爱美国,准确地讲是爱民主自由精神,因为它从理论上和实践上都更符合人性,符合人对文明生活的追求。对美国人的爱倒不见得比对中国人的爱更强。这是自由主义者的特点,只求真理,不论种族和国界。
奶酪兄问为什么“各州如此高度民选、自治的美国为何没有形成许多效仿其美式民主的国家出现的那种民族分裂。按说美国应该四分五裂才对呀”。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黄金小屋里也正在证明,就是如果在群体里你失去的明显少于收获,那么虽然你可以走开,但是大多数人会选择留下。而自由民主就是保证每一个人的自我不要失去太多的机制, 历史已经证明美国没有因搞民主自由而四分五裂,反而是因为搞民主自由吸引更多的人和地区自愿加盟。如今美国的人口,靠早期武力征服的是很少部分,大部分是后期主要以民意为基础自愿加盟的。这也是当今美国的另一大重要特征,它不是属于某一个种族,而是由世界几乎所有民族中的一部分人口自愿组成的。从这个意义上看,它是一个地球人未来要和睦相处的可借鉴范例。
2011-03-10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美国把黄金白银为法定货币,爱国人士过河兄还笑得出来,心理素质不错。不过,如果把美国人做的事都先定性为阴谋,然后只是在究竟是什么阴谋里转圈子,你是永远也搞不清状况的。
这件事的原因很简单,就是这两年美国联邦政府多发了些纸币,累计财政赤字也累创纪录,不能自己发钞的地方政府以此合法手段对联邦政府的这一做法表达不满。但是这一抗议举动只有象征意义,因为金银币的面值比市场价值低数十倍,正常人没有人会愿意拿自己的金银币付账。
说到这里,我顺便解释一下美国的地方政府与中国地方政府的不同。大家知道,中国的下级政府都是由上级政府任命的,只有最高级是自己任命自己。而美国的下级政府不是由上级政府任命的,是由地方的人民投票选举的,上级政府无权任命下级政府官员,区县市州各级政府都是如此。这样就从制度上保障了地方的高度自治权。所以美国每个地方的法律不尽相同,一个州合法的事,在另一个州可能违法。这有时候是有些麻烦,但是绝大部分美国人不会同意自己的官员由别人任命,这种麻烦则可以忍受。倒是不少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希望各个地方法律一致以图省事,这是他们不了解美国社会的很多优点能够长期保留正是以这种自治权利为基础的。
2011-03-09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现在是试验阶段用量少,我可以用国外的过滤膜。也许一两年后用量会很多。有空留意就好,将来也许是个有利可图的生意。
OZ先生,美国对利比亚比对索马里更关注,其石油资源丰富肯定重要原因之一。如果不是这样反倒不合情理。但是要不要出兵就不是看石油资源有多少,而是看那里的政治局势是否需要。卡扎菲很多年以前就不反美了,还助美打击基地组织,与萨达姆很像。但是,即使这样,如果他明显违背美国精神里的民主信仰,对自己的人民大开杀戒,也会成为美国的敌人。
卡扎菲是什么样的人?前不久BBC和ABC采访过他,他对着镜头用的英文清楚地说:“他们(利比亚人民)都爱我,他们愿意为保护我而死”。由这句话我们不难判断出他是什么人。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h4VstbXTfc&feature=related
2011-03-0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老非,那个膜适用于细胞处理,属生物医学领域的消耗品。国外有,见http://www.advantecmfs.com/filtration/membranes/default.shtml

"当这个集团变得腐化、“尚黑”,信奉私利而非民本的民主主义,绩优选拔制就崩溃,分工制衡就失效,这个集团就丧失先进性,于是国家崩溃,人民遭殃。但奇特的是,这个执政集团在中国会周期性地再生,成为“新朝”核心。于是,中国朝代兴衰循环,政治文明却延续至今,中华文明绵延不绝。", 这就是那位老兄用来论证共产党具有自我纠正错误能力的证据,真是令人震惊。用这种论证逻辑,慈禧蒋介石岂不都有自我纠正错误的“伟大”能力,而且纠的更快更好?
这样的博士会脸红吗?
2011-03-06
评论员简介

自由职业者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1/3 3:59:22
评论: 0

访问: 19014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