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龙庵主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鬼才兄
你说:“如果你继续研究“经济学能量观”,那么你再也看不清社会的真相。经济学不是物理学,二者混淆百害无一利。”
======
恰恰相反,“经济学能量观”让我更进一步认清了许多以往经济学解释不清的概念。
2018-11-12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透过现象看本质,是我们做学问的一般原则。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兄:
你说:“能量的东西再怎么研究也仍然是能量,能量学变不了经济学。强行扭在一起就会显得不伦不类。 ”
=====
那你就太狭隘了,大到宇宙的形成,小到量子的纠缠,能量是构成这个世界最重要的因素(没有之一),经济系统也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一个小系统而已。经济学有幸能与能量观绑在了一起,是经济学在科学理论的道路上又前进了一步。脱离了物质守恒和能量守恒这两大定律的经济学就只能沦落在似是而非的境地。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兄:

如果你有兴趣,可以浏览一下我2018-08-04发表的博文《社会虚拟中转库和社会货币总存有量》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兄:
刚刚有空浏览了一下你的“智能社会模式”的描述。总的印象是:你的“智能社会模式”属于应用经济学范畴或者是社会学的范畴。我的“经济学能量观”属于理论经济学范畴。但总的说来,我俩的观点并不冲突,而且在某些方面还有互补的可能。

能量消耗的统计其实并不难,而且在现行机制下就可以实现。所谓能量载体,主要的就是粮食、原油、煤炭、天然气、水电、风电、光电等。

我猜,你对货币的理解好像并不完整。你对社会流通的存货好像没有涉及。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40楼
鬼才兄你说:”严格的讲,商品价值计量是各种成本的叠加,各种成本范围既包括商品生产的本身物质成本与人工成本,也要包括广告、租金、各种中间费用,还要包括社会的公共服务成本与公共建设成本即税费等。因此,要想将商品价值规范化、统一化,那么就需要一种统筹功能,而不是放任自流的由看不见的手来决定。
     具体怎样统筹,我发明的智能社会经济模式可以提供一种比较合理的统筹方式。 “
=====
我没有看到你具体的统筹方式,不能妄加评论。但你提到的具体经济要素和活动,如你所说:”商品生产的本身物质成本与人工成本,也要包括广告、租金、各种中间费用,还要包括社会的公共服务成本与公共建设成本即税费等“,可以统称为形成某商品过程中的各项成本,如果我们仔细地想一想,就会意识到,每一项成本的大小,归根结底是由其耗费的能量所决定的。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36楼

本人在此只研究经济问题,对亚马逊的落叶不感兴趣。谢谢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35楼

在我2018-08-06发表的博文《价格,价值交换和转移的表达》中,已清楚地说明:

”τ 表示转换系数,也就是亚当斯密所谓的“自然比率”,我们这里可以称其为影长系数,单位为货币单位/焦耳。τ 在一定时间里对社会中所有的服务和产品是一个常数。“

请注意最后一句话,“τ 在一定时间里对社会中所有的服务和产品是一个常数。“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32楼
鬼才兄你说到点子上了,以前(包括马克思的)劳动的概念,通常特指人类的劳动。而本人认为,劳动的概念应该包括不仅仅是人的劳动,还应该包括动物(在人的组织下)的劳动,即生物引擎的劳动(我把人、牛、驴、马等统称为生物引擎);当然还有由人类设计制造出的各种机械引擎的劳动。在计算使用价值时,甚至要将天然引擎(包括气象学意义上的水汽循环,河流的自高向低产生势能等)包括进来。

试想将来的某一天,所有的体力劳动都被机器人所替代了,人的劳动不需要了,我们如何来计量价值?如何来分析经济?
2018-11-08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25楼

马克思是以“社会平均无差别化劳动的时间”来计量交换价值。实际上,“社会平均无差别化劳动”是功率的另类表达,而功率乘以时间就是做功(劳动),单位为焦耳。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25楼

马克思是以“社会平均无差别化劳动的时间”来计量交换价值。实际上,“社会平均无差别化劳动”是功率的另类表达,而功率乘以时间就是做功(劳动),单位为焦耳。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25楼

马克思是以“社会平均无差别化劳动的时间”来计量交换价值。实际上,“社会平均无差别化劳动”是功率的另类表达,而功率乘以时间就是做功(劳动),单位为焦耳。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24楼:

鄙人的《价格,价值交换和转移的表达》中的公式不是说得很明白了吗?一个商品的自然价格(参见斯密的《国富论》)由该商品的交换价值确定。NLP = τ * VIE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22楼

读完本人2018-06-27发表的《再谈剩余价值》后,略加思索后你就该明白了。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兄:
首先,在顿悟到“价值即能量”时,确实也没有说是为了什么目的。但经过一段时间的思索居然收获多多。最大的收获是找到了货币之锚;再者,我居然证明了“物质极大地丰富”的可能性;还能说明,用GDP作为宏观经济发展指标的不靠谱;并且还揭示了知识在经济活动中的价值;最基本的是为价值找到了科学的计量单位---焦耳;以及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的关系。

另外,需要纠正你的一个观点,不是“价值与能量捆绑”而是“价值就是能量在两个维度上的表现”。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gz3hua:
虽然你我都是草根学者,但学术讨论的精神是不分经院或草根的。你说我和仇德辉都是“走火入魔的魔头”,谢谢你和鬼才兄的抬举,但这个只是你们的结论部分。论据呢?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兄:
你说:”再比如”价值能量论“,100块钱的煤的焦耳=100块钱的电的焦耳吗?100块钱的水泥的焦耳=100块钱的火药的焦耳吗?如果不等于,何以证明”价值能量论“的成立?“
=====
看来你并没有系统地看过我的博客,因为你问题的解释都在那里面。

我恐怕是世界第一人,提出价值应该有两维的复数而不是一维的实数来描述(详见我2018-7-4发表的博文《用二维的复数(H+iL)来表述价值才更科学》),实部用来表述某物解构时能释放的能量(可以用你的炸药爆炸为例);虚部用来表述建构此物已经消耗掉的总能量(可用你的焙烧水泥为例)。

再来回答你上述问题:如果交换是严格按照1:1的交换价值来进行的,你的表达是大致正确的。而遗憾的是,现实中,不等(交换)价值交换是常态,而等(交换)价值交换是特例。(如何理解此现象请参见我2018-8-6发表的《价格,价值交换和转移的表达》)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兄:
刚刚有一位网名为“梦的衣裳”在【哲小镇1号】的微信群里说:“把简单的事情考虑得很复杂,可以发现新领域;把复杂的现象看得很简单,可以发现新定律”。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
你说:“我们可以用重量单位这个例子模拟一下你的逻辑,比如100斤炸药有没有能量?由于炸药有能量,那么以重量来论能量,所以按照你的逻辑就得出“重量能量论”,对不对?”
=======
首先,近代物理学告诉我们,重量(其实是质量)还真的与能量有关系,可惜我才疏学浅,在这里也讲不太清,大概的意思在宇宙出现那一刻,只有能量没有其它。而根据爱因斯坦的质能转换公式,E = mCC,m = E/C/C了。

其次,一包炸药有很多物理的和化学的特征,比如颜色、重量、燃点、爆炸能量等。但在经济活动中,我们只对此炸药的两个特征最感兴趣,一是:制造出这些炸药需要耗费多少能量(相当于成本),这些炸药爆炸后产生的能量所推倒的大山相当于多少人工的劳动(效果)。然后,我们就能根据规则进行交换了,对吧。
2018-11-07
评论对象: 陈亚君评仇德辉先生的《统一价值论》
@鬼才兄:

既然你认为:“价值是经济学的计量工具,就如长度、重量单位一般”,长度用米,重量用克,那价值用焦耳来计量有何不妥?

而价格则是说每米某物多少钱,每克某物多少钱,对吧?
2018-11-07
评论员简介

资深电气工程师;
资深经济学爱好者;
 

统计信息
创建: 2018/6/26 18:11:58
评论: 0

访问: 4836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