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龙庵主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50鬼才兄
我只想再重复我的观点:“价格的背后是价值,价值的背后是能量”。这三个概念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要想弄清楚这一点,就需要通读我以前发表的所有博文。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47楼鬼才兄
你说:“首先你要证明元角分作为价值单位是错误的,然后你要用更好的焦耳单位取代元角分单位,怎么好?好在哪里?这就像兴师讨伐敌人一样,师出得有名义,你连一个最起码的名义都没有,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想换掉元角分?元角分是世界经济学常用的计算单位,如果被换掉,世界经济学被翻了个底朝天,整个人类经济学被你改写,明白不?”
======
这次,你又将价值和价格混为一谈了。虽然价格是基于价值的,但市场价格与交换价值并不是成比例的,而且还是因人因时因地而异的。
其次,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早就对货币的本质做了描述。这里我就不赘述了。
全世界用作货币的单位也很多,如:卢布、卢比、欧元、美元、第纳尔等等,不光是元角分。即便多一个焦耳,也会为人接受的。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42楼鬼才兄
你说:“而且你还要否定当今世界通用的价值单位元角分是错误的,是自相矛盾的,从各个角度来论证元角分作为价值单位的错误。如果元角分作为价值的单位没有错误,你又凭什么把正确的东西拿掉用焦耳来取代?
    因此,这个道理也一定要说清楚的。”
======
我的论点是:元角分这样的货币单位其实背后与焦耳乘以以某一个系数是等价的。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41楼鬼才兄
你说:“不要把我的质疑当作刁难,你能做到合理的回答我提出的每一个问题,且所有回答的问题相互之间解释通畅,不能自相矛盾,那么就能够证明你的研究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如果你能严肃认真合理的回答我的每一个提问,这也是你最好的表现机会。草根网有无数的评委,无数双眼睛正关注着你的突出表现!”
======
我不怕刁难,就怕知识面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40楼鬼才兄
你说:“你这等于重复的废话,不要打马虎眼。
   自然界的能量种类无数,使用的单位若干。比如电热用焦耳,电流用度,电功率用瓦做单位,燃烧煤炭用温度度数、汽车功率用马力,还有大大小小的人力、物力、财力、以及汽油、柴油、天然气、核原料、炸药之力等等,你必须用焦耳来作为其的通用单位。怎样将马力转换为焦耳?怎样将人力转换为焦耳?怎样将机械的力转换为焦耳等等?
   因为这些东西都是能量,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你还要将市场流通的几十万种商品以焦耳标价,比如某件商品价值多少焦耳?为什么是这些焦耳?原因是什么?
    还有一方面,那就是以焦耳为价值单位,那么用什么东西作为通货来取代货币? ”
======
首先,我可以猜出你中学的物理课一定没有好好上。因为你将功率和功这两个概念混在了一起,而且还有错误,比如你说电流的单位是度,而实际上是安培。“燃烧煤炭用温度度数”也是错误的。
其次,人与机器一样也可以测量他的功率以及做的功,再说了,人做功的能力是从摄取食物的能量而获得的。粮食是能量载体。
如果没有一点抽象思维的能力,恐怕要让你理解“价值即能量”“价格是价值的外延”也是一个难题。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31楼鬼才兄
你说:“也就是说,你的价值概念可以根据你的理论需要随时变化,你需要它变成什么样就能变什么样?
    能不能给价值做一个标准的定义?不要我一问起,你就临时变?”
======
一直没变呀,不信你去看看我2018-7-4日发表的博文《用二维的复数(H+iL)来表述价值才更科学》。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29楼鬼才兄
你说:“ 没有人搞得清“国民经济活动中消耗的能量”是多少,你既然提出,必然是搞清了,那你就列出来吧?在没有搞清的情况下提出这个观点无异于盲目。”
======
我记得在上篇的博客评论中已经回答了你,我就再说一次吧。能量载体,无非是粮食,煤炭,石油,天然气,水电,风电,光电。他们的能量含量是可以计量的。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27楼鬼才兄
你说:“ 不要卖关子了,除非你说不清楚才会要我去看你文章,直说吧,采用什么办法取代GDP来作为经济指标?”
======
你让我把以前的博文再抄一遍,是浪费我的时间。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26楼鬼才兄
你说:“那肯定是能量计算方法,知识交换价值焦耳的计算方法,请举例说明?”
======
请参见我2018-7-21日发表的博文《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交换价值的计算》。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19楼:
你说:“马克思主义认为,劳动创造价值。价值和价格是商品的一体两面。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般社会劳动时间。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提高。从畜力到机械,从大漠石头到制造人工智能机器,这些科技知识不断积累,从火的利用到火种,再到刀耕,再到今天的洋浦港的全自动装载,这是人力智慧积累的结果。生产力包括劳动者本身,生产工具,和,生产劳动对象。”
======
《经济学能量观》并没有与你的观点相悖,只是从一个更科学化的角度来诠释而已。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17楼
你说:“把价值统一起来的想法从出发点开始就是错误的。
一个几天不吃饭的流浪汉眼里一个馒头的价值,与一个富三代的公子眼里的价值能一样吗?
还有关于能量问题的议论,我记得陈博主刚开始的几篇文章时,在评论中我们就讨论了几句,最后你没有回答而停止了。我认为,最初的逻辑论述(思路)就有问题,就再也没有参加讨论。”
======
甭管一个馒头对一个饿了三天的流浪汉的主观价值有多高,对一个锦衣玉食的公子哥有多低,一个馒头给流浪汉和公子哥提供的热量是相同的,能维持他俩生命的时间也是差不多的,这是一个馒头的客观价值。《经济学能量观》讨论的是客观价值。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16楼:
你说:“我认为价值是人的一个很主观的判断概念。不同人有不同价值观,这就是证明。如果价值即是能量,能用能量单位焦耳来计量,那么全人类的价值观应该会是很统一的了,差别只在有的价值含能多有的含能少的区别了,是不是?”
======
请看今天刚刚发表的博文《客观价值VS主观价值》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15楼:
你说:“设想一男一女从事了同样的劳动时间,那么可以“按需“给一样的分配吗?显然男人在同样的工作时间内付出的功率更大一点,表现为吃的更多一点,所以应该给其多分配点食物。”
======
你这还是马克思的劳动时间计量法,所以产生了你所说的悖论。实际上,用能量观来理解男女同工同酬的问题会更容易些。以搬砖为例:男人一次能搬10块砖,女人一次只能搬5块。假设他们的搬运速度是一样的,男人完成同样数量的搬运与女人所消耗的能量应该是差不多的,而男人所用的时间只会是女人的一半,他可以在女人搬砖的后半段的时间里,休息休息;或者从事其它的劳动而创造更多的价值从而赚取更多的报酬。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13楼
你说:“ 一个根本性的错误。三种农民,生产的粮食数量是不同的,也就是说做的功也是不同的。农民种地,有一个共识。要想高产,深翻是非常重要的。而拖拉机耕地,比人工与牛耕要深得多。因此,用拖拉机生产,比人与牛产量要高得多。也就是说做功要大得多。还有人可以改造品种,经过人改造过的种子,生产出的产品,无论是产量,口味、营养结构,比自然界自己生长的要好得多。
   总之,经过人的努力,创造的价值,比自然生长的要好得多。”
======
你恐怕理解偏了,我只是在假定耕作深度一样的情况下,对同样一块地的收成而言,此三种方法产生的价值是一样的。这与机器深耕或者机器耕作的效率是两个概念。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鬼才兄:
你说:”你将价值能量化怎么不说是两个维度?你都已经将价值直接等于能量了,价值单位都改成焦耳了,这已经足够说明价值与能量是一个维度了,”
======
能量只有一个维度的属性,而价值有两个维度的属性。其一是解构(或者简单地说是燃烧)后,某物能向外释放的热量;其二是建构(或者简单地说是生产)该物所需要消耗的总能量。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鬼才兄:
你说:“ 这个东西确实是你的”发明“,就是不能数字化,如市场中几十万种商品应该怎样标价?是否价值100元的商品=100焦耳?根据是什么?”
======
仇德辉先生甚至建议全球使用直接以焦耳为单位的世界货币。在“价值能量观”的眼里,货币单位就是能量单位的别名。至于一元人民币或者一元美元相当于多少焦耳,理论上是可以通过对国民经济活动中消耗的能量来确定的。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鬼才兄:
你说:“你整一个靠谱的东西看看?以什么东西来作经济的指标更合适?”
======
其实不用我整,李总理在辽宁当书记时,就有一个靠谱的指标,被英国人称为“克强指标”。在我2018-8-11日发表的博客《克强指数之我见》中,有详细说明。要不你看看再说?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鬼才兄
你说:“这个东西是你揭示的?别人不知道?有没有听说过知识经济的术语?”
======
知识经济学当然听说过,但是你听说过“知识的交换价值计算方法”么?这才是我的发现,嘿嘿。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鬼才兄
你说“物质极大地丰富’是你证明的?你这是实在没有东西能够安慰自己的了。”
======
马克思描述的共产主义社会有两大特征:一是“物质极大地丰富”;二是”精神极大地提高”。当然就会有人怀疑这有可能吗?从“经济学能量观”出发,我们已经可以根据科学技术发展的现状来预测,剩余价值率在光伏技术及粮食合成技术的普及后会有一个极大的提高。
2018-11-12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鬼才兄
你说:“货币之锚的锚定对象就是商品,除此之外,货币之锚偏到任何东西上面都是走火入魔。”
=====
对啊,商品的本质是价值,价值由广义的劳动所创造,劳动即是能量的消耗,所以在社会中流通的总货币量是由生产这些商品所消耗的总能量所锚定的。逻辑上一点毛病都没有嘢。
2018-11-12
评论员简介

资深电气工程师;
资深经济学爱好者;
 

统计信息
创建: 2018/6/26 18:11:58
评论: 0

访问: 4836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