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龙庵主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是奉献、剥削还是强占
@4楼gz3hua.
我写这篇博文的目的,是希望通过对一个简化了的情景,让大家能够尽量排除掉不必要的枝节性干扰,专注于解决主要问题,在这里就是:奉献乎,剥削乎,强占乎,其它乎? 望各路方家畅所欲言。
2018-12-05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76楼杨锋:

又陆续读了一些关于《信用价值论》的介绍文章。现在我可以得出如下结论:

《信用价值论》与《经济学能量观》的出发点是截然相反的。《信用价值论》认为一个国家可以仅凭国家的信用就可以发行货币,《信用价值论》崇尚的是无锚货币;而《经济学能量观》认为社会中流通的货币总量是由社会虚拟中转库中的产品的交换价值(也就是生产这些产品的总能耗)所锚定的,因此,《经济学能量观》坚信的是有锚货币。

《信用价值论》认为所谓的“虚拟经济”也能产生价值;而《经济学能量观》认为其所谓的“虚拟经济”活动,只是社会财富的所有权的转移而已,并不发生任何价值的增加。理解此事最好的实例就是赌博,赌博的结果只是原先甲口袋里的钱,转移到了乙的口袋里而已。赌博前两人口袋里钱的总和与赌博后的总和是相等的,何来的增值?
2018-12-05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211楼鬼才兄:

您的好意,我接受。
2018-12-04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81楼鬼才兄:

你说:“顾兄:你就愣没发现能量价值观走不了多远?前面的路已经寸步难行也看不到?
    因为你不仅面临将价值单位转换成焦耳,还要把所有能量单位全部转换成焦耳,使得焦耳成为价值单位与所有能量单位的通用单位,而且还要转换国际方面的汇率比价与结算等等,即便是你完成的上述所有工作,但所发挥的作用仍然是常规价值运用与常规货币的使用方式,并没有彰显你的价值能量观有任何高明之处,反过来把货币这种通货整成焦耳单位而显得不伦不类。
    如果你还是不能醒悟,就由着你去发挥,看你的理论能够走多远?”
======
有一件事兄弟不明白,马克思在《资本论》里有“社会无差别化平均劳动时间”来计量交换价值,鬼才兄为什么没有去问:货币单位为什么不是“时间”,而是“英镑”、“美元”等等呢?而兄弟我将价值的单位换成了“焦耳”,鬼才兄倒跳了出来反驳了呢,WHY?

实际上,交换价值与商品的自然价格是有直接的对应关系的,如鬼才兄想要深究,请参见我2018-8-6的博文《价格,价值交换和转移的表达》。

简单一句话,“英镑”是“焦耳”在英国的代名词;“美元”是“焦耳”在美国的代名词;“人民币”是“焦耳”在中国的代名词而已,当然,“英镑”、“美元”、“人民币”所代表的“焦耳”数不尽相同,所以就产生了一个汇率问题。
2018-12-04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69、170楼鬼才兄:

这样统一回复你吧:一个理论,一个观点必须要有基础(也就是出发点),终极的基础都是假设或者所谓的公理。比如,能量守恒定律、质量守恒定律都是至今尚未被证伪的假设。《经济学价值观》以能量为出发点,然后推导出了使用价值、交换价值以及剩余价值的新的诠释;再由此,论述了自然价格、市场价格与交换价值的关系;再此后,得出社会货币之锚的实质。它是有一环套一环的逻辑关系存在的。

总而言之,能量是价值的基础,价值是价格的基础,反过来就不成立了。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64楼黄松明:

你说:“因此马克思就把工人的劳动时间分成两段,一段是等于老板付给工人工资的,另一段是免费替老板劳动的,老板无偿占有工人这一段的劳动时间,这就是剩余价值”

======

坦率地说:在这里,马克思只是看到了“剩余价值”的表面现象(就像鬼才兄一样),而剩余价值现象的实质是什么,马克思在他的《资本论》里只用了一句话进行了描述,他说:“事实是,半天的劳动就可以维持劳动者24小时的生存,但这并不能阻止让他工作一整天”(第一卷第七章第二节)。遗憾的是,他后面的解释因含糊不清而显得苍白无力(实际上是属于TOTAULOGY)。

本人的《经济学能量观》,从“价值即能量”的基本点出发,很好地解释了剩余价值、使用价值、交换价值等经济学概念的实质。由此确定了价值的计量单位应该是“焦耳”,以及使用价值、使用价值以及交换价值的计算公式,而且与马克思的劳动价值的计算方法是兼容的,因为马克思所说的“社会平均无差别化劳动”实际上就是指的劳动的功率,乘以“平均劳动时间”,也就是劳动所做的功(功率乘以时间等于做功),单位也是焦耳。

而以焦耳来计量价值得到的另一个好处是,我们可以将物理学中的“能量守恒定律”运用到经济学中来,从科学的角度来检验经济学理论的正确性性(基于现代的科学理论,我们可以果断地认为:凡是违背“能量守恒定律”的观点都是不正确的)。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62楼鬼才兄:

你说:“各行各业只要能够创造产品,只要能够制定差价,剩余价值空间就产生了。”

======
你这里表达的是首先要有“价差”(只是价格的概念),然后“剩余价值空间就产生了”。岂不是说:剩余价值是价格变动的应变量啦。而你前面还在说“剩余价值只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部分值”,“凝结”是不应该变的,对吧?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61楼鬼才兄:

你说:“经济学术语都被你弄得面目全非,蚁类、蜂类创造的是满足自己需要的“产品”,根本就不存在价值与剩余价值的概念。不要扯这些没用的了,不然我都要被你带进沟里。”

======

谁说经济学理论就不能用于其它生物界呢?我认为,如果某个经济学理论,不光在人类社会成立,而且在其它生物社会也能成立的话,不是正好说明该理论的普适性吗?

鬼才兄,目光应该放远些放宽些才对。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57楼鬼才兄:

你说:“ 我讲话从来都是有根有据,剩余价值是凝结在商品中的值,这种值转换成了货币才会是利润,不转换成货币就是亏损,哪里有利润?剩余价值等于利润吗? ”
======
这点我同意,利润也可以是负的,表示你白送人家商品了。
******
你说:“ 再重复一边,剩余价值只是凝结在商品中的一部分值而已,剩余价值不是指货币,更不是指利润。尽管剩余价值转换成货币能够实现利润,但剩余价值本身不是利润,而是为实现利润所预备的商品差价空间。 ”
======
我从来没有在这里提到货币,只是你提到利润后,我才建议你读读我的另外一篇博文的。
******
你说:“各行各业只要能够创造产品,只要能够制定差价,剩余价值空间就产生了。”
=====
你自己在这里又将价值和价格的概念搞混了。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53楼鬼才兄

你说:“ 自然之母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条件,不知你把这个搬出来想说明什么?难不成要人类还回去?”

=======

我在这里只是叙述了一个基本事实,它对我们正确理解人类的经济社会很有帮助。

其实,自然之母的无偿馈赠,不光是给人类的,也给蜂类、蚁类以及其它一切的“类”。

如果放眼生物界,我们就会发现,不光是人类活动有剩余价值现象发生,蜂类社会和蚁类社会也有剩余价值的现象。工蚁负责采集食物,除了它们自身需要消耗能量支撑它们工作外,它们还采集了额外的食物(工蚁生产的剩余价值),供兵蚁和蚁后食用,而兵蚁的工作是“保家卫国”(属于服务业),蚁后的工作是“繁衍后代”。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鬼才兄

我也不同意你的“各行各业都能够创造剩余价值”的论述。
======
我认为:只有能源工业(包括大农业)才产生剩余价值,其它的加工制造业服务业(包括知识)的产品本身就是能源工业产生的剩余价值转化后的体现。

但如果你说,各行各业都能产生“利润”,我就会同意。理由,请参见我2018-6-28发表的博文《利润---剩余价值的分配》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海山兄:我不同意你如下的观点

“在我看来,例如马克思的高级智力劳动就创造了剩余价值。理论研究成果也是一种文化产品。一方面,根据社会必要劳动时间,别人一辈子也完不成的任务,他用40年完成了,那就形成了剩余价值;另一方面,在生活和写作中花费了一定的成本,而其研究成果具有了远远超过所花费成本的价值,那就创造了剩余价值。 有媒体称,21世纪,马克思“火”了,他的《资本论》热销欧洲。如果马克思还在世的话,《资本论》的巨额版税收入会让他轻松进入福布斯富豪榜。这就是《资本论》原本就有的巨大价值的一种体现。”
======
我认为:马克思创作的《资本论》(其实所有人类的知识产品),也是能源工业的剩余价值储备的体现形式之一 。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46楼海山兄:

你说:“我觉得可以这样理解。所创造的新的价值,减去为创造这个价值所消耗掉的成本价值,就是剩余价值。”
=======
你的理解基本与我的观点一致,只是我认为:你所说的,所谓“所创造的新的价值”,表面上好像是农民或者煤矿工创造出来的,但实质上是自然之母(这里是太阳,通过光合作用)给与这个世界的无偿的馈赠。

因此,回到鬼才兄的“剥削论”“奉献论”的纠结。人类作为一个整体,也是“无偿占有了”自然之母的馈赠而已。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45楼鬼才兄:

其实,“剥削论”和“奉献论”没有实质上的区别。站的角度不同而已。

另外,你描述的无人工厂,虽然没有人,但它依然需要有能量供应来支持所有马达的运行,因此,(非能量载体的)商品本身就是能源工业(包括农业)的剩余价值的体现。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因此,我说:“剩余价值是一种客观存在”(请见我2018-6-21发表的博文)。在远古时代,农民(包括牧民)们生产的剩余价值是被非农人口直接消耗掉的。而后来出现的工具,则是一部分(农民和煤矿工的)剩余价值的转化,是剩余价值的储备。至于“剩余价值”的储备被谁占有,占有多少,那是不同社会不同分配规则的结果,但丝毫不会对社会总剩余价值的多少产生任何直接的影响。
2018-12-03
评论对象: 驻会十年体会与认知(8)
@140鬼才兄,@141海山兄:

以下是我对“剩余价值”的论述摘录,发表在2018-06-27日的草根网博客中。我想已经讲得很明白了。

*******

农夫一年生产出的粮食减去他自己一年用于田间劳作、工具制作和知识积累所消耗掉的粮食的剩余即为他生产的剩余价值。

一位在地下挖煤的矿工,首先需要消耗粮食以维持体力,还需要一盏油灯用于照明,当然还需要必要的工具和方法。总之,他需要一定数量的能量支持他挖煤,挖出的煤实际就是能量载体。一段时间内,他所挖出的煤所能提供的能量,减去这段时间内他所消耗掉的能量,就是这位挖煤工所生产出的剩余价值。

一位铁匠制作一把铁锹,他需要消耗粮食支撑体力,也要消耗煤炭加热工件,当然他还需要拥有锻打的工具和掌握锻打的方法。铁锹是消耗一定能量后的一件工具,也可以理解为是消耗了农民和矿工生产的剩余价值所生产出的产品,是农民和矿工生产的剩余价值形式的转换(由原来的能量载体转换成了效用载体),也就是农民和矿工生产的剩余价值,尽管是通过铁匠的脑和手来实现的。

如果我们把农业和其它能源采掘业统称为能源产业,我们可以说:只有能源产业产生剩余价值,除了被挥霍掉的部分外,其它均被转移到其它非能源产业的产品和服务中去了。

因此,我们可以说:260年前法国的草根经济学家魁奈医生的论述是基本正确的。

如果我们以能量为单位,魁奈-李嘉图-马克思描述的剩余价值可以用下列公式表达:

SV = H – L

SV:剩余价值,计量单位为焦耳;
H:能源产业所生产出的产品所能提供的能量;
L:能源产业在生产上述能量时所消耗的能量。
2018-12-03
评论对象: 我是这么“走火入魔”的
@76楼杨锋:

手中没有《信用价值论》可读。昨天,化了一天的时间,浏览了一下有关蔡定创先生的《信用价值论》的有关博文。感觉上《信用价值论》并没有将“价值”讲得很透彻,倒是给人一种介绍如何运用所谓的“信用价值”去运作经济的感觉(这属于应用经济学而不是理论经济学了)。

另外,“印钱消费”的观点,是无锚货币的观点,我觉得有待商榷。美国可以印钱消费,因为美元是世界贸易的结算货币。其它国家要是依样画葫芦,恐怕会跌进通货膨胀的泥淖之中不能自拔。最近的委内瑞拉便是一个极好的现实例子。
2018-12-03
评论对象: 农村的地该怎么种
@12楼yjiazhiyan:

听说过拆迁中的钉子户吗?由于少数几个住户的不同观点,就会影响到整个的拆迁和之后的整体重建规划和落实。农村的入股可能出现的情况可能还要复杂,百姓,百姓,百条心。东家看好种植大豆,西家看好种植猕猴桃,南家坚持要种水稻,北家却希望租给养虾的公司,到底怎么集约化呢?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2018-12-01
评论对象: 农村的地该怎么种
@10楼yjiazhiyan:

你说:用更少的人种更多的地,这与现在的土地承包制度有矛盾吗?以后有了人工智能机器人,也许就不用人种地了,如果这些人再没有土地所有权,那么他们干什么去呢?怎么生存呢?

==========

的确,用更少的人种更多的地,并不与现在的土地承包制度有直接的矛盾。但如果你是从农村出来的,你就会理解,现在中国的一部分土地的地理构造,不适合机械化,智能化耕作,需要改造和重新规划,而小区块的使用权承包就会成了连片改造的障碍。

至于失地村民去干什么呢?其实不是失地,而是失业。这是机械化或者更进一步智能化带来的必然结果。请参见我2018-11-16发表的博文《资本的悖论》,解决办法是一样的。

人类实现机械化、智能化的目的不是为了保住整天有工作,而是为了解放自己!工作只是参与财富分配的理由之一,股份也是一种理由。实现了机械化、智能化后不需要这么多人工作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办?减少工作时间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比如每周工作三天,休息四天;或者工作一年,休息一年;抑或连续工作二十年,便退休享受生活;办法有的是。要知道,在马克思的那个时代,一个工人可是要一周工作六天,一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的哟。

所以,我们不能用现在分配财富的观念来设想未来,而是要用发展的眼光来看待未来,这一点,马克思做得比我们超前。
2018-11-30
评论对象: 农村的地该怎么种
@8楼yjiazhiyan:

有一句话你说倒了,你说:“工业化水平发展到一定程度,农业人口自然会减少,”。应该把你的话倒过来说才对,即“农业水平发展到一定程度,工业人口才可能会增加”。

理由如下:如果农业水平处于一个人的劳作只能维持其一个人的粮食需求,则全社会的人都必须去从事农业劳作以求获得自己生存所需要的粮食(能量)。如果一个农民的劳作的收获能够支持多人的生存需求,那么,其余的人才有可能从事诸如科技研发、工具制作、精神慰藉等工作。

当然,科技发展、工业发展与农业发展也是相辅相成的,但归根结底,农业生产的发达程度是奠定其它一切行业发展的基础。食之不存,命将安附?
2018-11-30
评论员简介

资深电气工程师;
资深经济学爱好者;
 

统计信息
创建: 2018/6/26 18:11:58
评论: 0

访问: 4834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