衔草环者1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倾听战略反攻的号角
需要搞清楚一个问题:没有看到任正非的讲话原文,如果其讲的是要“战胜美国”,显然这样讲是不适宜的,一个企业家,虽然也要讲政治,但不能简单地就说“战胜”哪一个国家,应当讲“战胜”其什么,比如说是指在哪个商业领域的博弈。记者写文章断章取义的情况很多,此情况是不是?难说。
    但总的来讲,对美国需要“战略反攻”也是我呼吁的,为什么要呼吁?因为我们根本就不存在“战略反攻”,战术反制是存在的,但也是很不够的。
    我历来主张我们老百姓对美国霸权行径的反应应该激烈一些,这是舆论和策略的需要,所以我基本赞成本文的激动之说,但政府怎么做是另外一码事。政府根本就没有什么“战略反攻”,老百姓激烈地说一下还是有好处的,也让美国看看我们老百姓的情绪。
2019-08-16
评论对象: 美国为何极力策动香港暴乱?
沉着应对是对的,但过分所谓沉着就是迂腐的,对世界上发生的各种事情可以有多种解读,但不一定某种解读就肯定是正确的,所以,建议中央所谓不干预就不一定是正确的。任何事物转化为好的后果,,都只能是产生于积极的努力,不积极努力,肯定就没有好后果,因此,不可收拾的后果在客观事物中也常常会出现,所以出手是必须的,关键在于怎样出手。
2019-08-14
评论对象: 莫迪为什么要捅“克什米尔马蜂窝”?
回2楼:
    你的问号是问谁呢?是否认莫迪的看法?还是向我提出疑问?我只能提醒你,原文指的是莫迪的看法,正由于他这样看,才敢于捅“克什米尔马蜂窝”。我是本文博主。
2019-08-13
评论对象: 重整脊柱(五)脊柱康复调整的方法要点(一)
首先感谢以学佛之心帮助散人们渡疾病之痛,但不得不说,废话太多,区区一个如何渡小劫之术,写了五个篇章还没有写完,你不觉得太啰嗦了吗?请问,还得写多少篇章?有必要吗?
2019-08-09
评论对象: 做好中俄联手这篇战略大文章
接29楼:此贴献给我们的一些“战略家”们参考,这些日子本来什么都不想说了,但为了国运啊,不得不说。所以请总以为美国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我们已经进入复兴可期新时代的“战略家”们醒一醒吧!
    当然,任何情势的发展和形成都不是必然的,好的或坏的情势的趋势发展是跟当事者的施为努力成正比的,我们不做积极的主观努力,情势的发展将会有利于我们,那是不可能的。
    需要郑重提醒的是,我们积极的努力应该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抛弃“中庸之道”,“中庸之道”并不是我们的文化精华,只是我们传统韬略的一个有时可以施为的策略而已。改弦“韬光养晦”,“韬光养晦”也只是我们们传统韬略的一个策略方面而已,“坚守”得没完没了结果将适得其反。现在的对美斗争应该是针锋相对,所谓的针锋相对只是一种概括,并不是处处开始跟美国干,而是进行策略地斗争,以针锋相对为主。
    二.我们对外关系的第一重要国应该是俄罗斯,必须发展成战略同盟,因为对我们的发展,俄罗斯也是害怕的,必须消除其疑虑,跟我们结成真正的战略同盟。
    三.第二重要的对外关系国是日本和印度,必须团结好这两个国家,特别是也要消除日本对我们的疑虑。
    关于我们的世界战略,我曾谈过应该采取的做法,在这里不再细说。
2019-05-24
评论对象: 做好中俄联手这篇战略大文章
接28楼:宿了美国的愿不用多说,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是显而易见的,美国就会变成真正的霸主,将主宰世界的一切!
    如果美国未能彻底宿愿,似乎将有3种后果:1.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虽然没有被灭掉,也只能是苟延残喘,美国仍然在很大程度上维持着霸权的地位。2.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不但没有被灭掉,其团结的统一战线反而逐渐地强大起来,美国的霸权地位相对被削弱。3.美国自作孽不可活,其霸权行径激起全世界的奋力反抗,国势逐渐衰败。
    我们中国人希望是哪一种结果呢?当然是后一种结果,虽然我们总是想跟美国和平相处,但美国不情愿,自作孽导致这种结果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但这种结果会自然地到来吗?当然不会,是需要被美国霸凌的国家都团结起来,共同向美国做斗争,而且是策略地斗争,最后才能把美国斩于马下。
    这其中包不包括我们中国的斗争?当然包括,不但包括,我们中国还必须发挥主导的作用,才能把抗美战线团结和统一起来,并施展卓越的斗争策略,才能斩首美国这个恶魔。
    那我们中国现在采取的是什么对策呢?显然不是斗争的对策,或者说不是积极的斗争对策。
    我们虽然明确并不赞成美国的霸权政策,但也不明确地反对,我们虽然不希望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被霸凌而同情,但并不对美国进行反制,我们虽然希望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的抗美力量不要削弱,但并不直接支持。我们似乎在采取一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做法,甚至于把美国对伊朗、委内瑞拉等国家的霸凌看作是我们的“战略机遇期”,赶紧快步发展自己。我们的一些“战略家”们认为,这是我们应该采取的最高明的战略和策略。不过我需要问一下,这样的后果会导致我们所期待的美国的“国势逐渐衰败”吗?那恐怕是万万不能的!
    如果美国宿了自己的愿会怎样呢?势力弱小的各抗美力量会逐渐被迫地臣服于美国脚下,俄罗斯看大势已去,也可能与美国合作或左右逢源,因为中俄并没有形成真正的战略同盟,还因为美国明确,中国是美国的主要敌人嘛,届时我们中国将怎样处之?恐怕很难有亡羊补牢之机会了。
2019-05-24
评论对象: 做好中俄联手这篇战略大文章
我基本赞同楼主的观点,但也有些许不同。
    中美矛盾大于中俄矛盾,美俄矛盾大于中俄矛盾,现在看是这样,但情势是变化的。如美国欲拉拢俄罗斯,如果只是有些许的见效,中国的处境就会很不好。
    我们战略的意识点应该放在:不要企图感化和试图影响美国的各种意图,应当摆正对美国针锋相对的斗争关系,与俄罗斯建立真正的战略同盟,而我认为,我们做得很不够。
    不与俄罗斯建立真正的战略同盟,将有严重的后遗症。首先不能在客观上有效地削弱美国的嚣张,其次不能保证在关键时刻中俄的共进退,最后不能保证俄罗斯的战略变化。
    从现在看,在中美俄三角关系中,俄罗斯处于相对次要的地位,这是俄罗斯不能甘心的,他的愿望是能达到平等的三角关系,如果我们不能通过努力把俄罗斯变成我们的同盟,俄罗斯当然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三角平衡,届时,俄罗斯就会左右逢源了,我们的处境就会没有现在好,可惜我们的战略家们意识不到这一点。俄罗斯应该是我们对外关系的第一重要国,我在我的很多文章中都有论述,而且还有没有发表的东西,因为发表也并不是容易的。
    如5月10日我就投了一篇文章,没有通过,试在这里发一下:议一下伊朗、委内瑞拉危机后可能出现的世界情势
    美国高举霸权大棒在一年来对伊朗、委内瑞拉进行了新的霸凌,当然不仅是简单的霸凌,灭掉这两个现政权是美国的宿望,因此,军事打击行动并不能排除。还当然美国不止是对伊朗、委内瑞拉这两个国家进行霸凌和欲灭掉其现政权,对朝鲜、古巴、俄罗斯等一些对其不满意的国家,也欲置于死地,固然也包括我们中国。在这一情势中似有两个问题需要思考:1.结局会怎样?是会宿了美国的愿?还是不会宿了美国的愿?2.我们中国应当采取什么样的对策?
2019-05-24
评论对象: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回11楼:
谢谢导思。
2019-05-22
评论对象: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回8楼:
听你说得有道理,但我并不太懂金融,无法发表具体意见。关于我们的金融政策,尽管我不太懂,但也觉得并不是很好,似乎需要探讨整改。
2019-05-21
评论对象: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回7楼:
赞同你的意见,我就从来没有吃过肯德鸡。
2019-05-21
评论对象: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回四楼:
感谢你的赞赏,我是本文博主,欢迎讨论。
2019-05-21
评论对象: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回三楼:
对中美关系中可讨论的事情很多,你的说法可能也很有道理。
2019-05-21
评论对象: 再说一下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回一楼:说得非常好。
2019-05-20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对楼主说几句:
    你岁数挺大,还在为国事呕心沥血,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但你是否有自知之明?个体人的知识是有限的,能力也是有限的,你在论坛里批判这个、评论那个真的有资格吗?你的看法真的就都对吗?你从来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吗?
    比如对我原文的评论,你也不表态,是评论错了?还是评论对了?
    我早有声明,欢迎对我的博文的评论,甚至于争论、批评都可以,但应该以理服人,只要别人批评得对,我会声明观点错误做检讨。请问,你什么态度?
    你评论完别人,不管对不对,就不管了,是负责任的态度吗?
    打个比方,你在公共场合肆无忌惮地拉了一泡屎,就扬长而去了,不清理,也不道歉,合适吗?
    我虽然应该尊敬长者,可你的行为令人尊敬吗?提醒你,是不是走火入魔了?劝你应该反省一下。
2019-03-21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yjiazhiyan:
我们的交流停止吧,帖子都沉下去了,你是不是生气了?也没有回音,如果是说声对不起,我的语言有时确实不客气。但你是否也应该考虑一下,不在主题方面讨论,总是纠缠一些别的概念,有意义吗?祝好。
2019-03-21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yjiazhiyan:
    不得不说,实在是让人目瞪口呆,跟你交流就像跟小学生交流一样,你太缺乏常识类的东西了,当然你自己不觉得,反以为自己一般很有见识。
    我说那些人的“有身份”、“无身份”只是为了说一下境况的区别,你还跟马克思的说法进行比较,你“认为马克思的划分最有道理”,有必要这么比较吗?
    你琢磨一下自己说的话:“城镇自主创业的人,自己当老板,和谁签劳动合同,他们算不算‘无身份的’”。签劳动合同是指广义的说法,创业是需要注册企业的,老板是法人,在注册资料里当然有身份的注明,具有并高于签劳动合同的功用,你说“他们算不算‘无身份的’”人?
    真是服了你了,不在主题方面讨论,只在别的方面纠缠。
2019-03-20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yjiazhiyan”:
    好,我回答你,所谓那个“身份”只是我的说法,为了区别两种人的待遇,至于适宜否,尽管评论。
    如富人、公务员、国企员工、城镇创业和就业较好的人,他们有什么待遇呢?能签劳动合同或聘用合同,有五险一金,有法定假日等等名目繁多的各种正常的国民待遇,国家在制定民生方面的各种规定时,基本都是围绕这些人考虑的。而就业不太好的灵活就业人员,统统享受不到这些待遇,虽然应该享受,但用工单位根本不让他们享受,这虽然是违法的,但国家并没有有力的纠正措施,有些规定根本就是虚设,也没有对这些人的福利扶助政策,使他们成为城镇里的低收入困难阶层。我在原文里并没有呼吁全面提升他们的国民待遇,只是呼吁最起码在社保和医保方面为他们想想,这个要求高吗?现在已经明确,企业为员工缴社保的基数比例已经从20%降到16%,但仍然没有看到对灵活就业人员缴费的降低。我们这地方缴社保和医保每年得9000多元,他们收入低的一年能挣多少钱?所以他们缴不起社保和医保,不但平时的生活保障不够,老年也没有保障,可看不到政府在这方面的扶助政策,所以我才呼吁一下,而且题目用了一个问号,没敢用应该、必须等字眼,所谓“有身份的”和“无身份的”就是这么个情况。
    楼主不说话看笑声,我当然怀疑你在替谁说话,当然也可能看错。我认为一个有责任和讲公道的国人,应当同情弱者,不应当视而不见,当别人提出来了反而嗤之以鼻。
2019-03-19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gz3hua”:
在以往评论发言里我没少说,我从来不认为我的博文观点就肯定对,欢迎交流,甚至于可以争论和批评,但应该就事论事说理,如有谁批评我说得有理,我会声明观点错误,道歉都可以。但“yjiazhiyan”并不就我的原文主题发表同意或不同意的意见,反就枝节问题跟我纠缠,连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等一些概念都搬出来讨论。尽管如此,我本着互相尊重也回答了,并提醒他围绕主题讨论。可他还是不讨论主题,把一些莫须有的说法也扣到我头上了,所以我怀疑他可能是楼主的帮笔,楼主不说话,由他出头乱搅和,所以围绕主题清晰的讨论你看不到。当然也可能他不是楼主的帮笔,只是我的误判。
2019-03-19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yjiazhiyan:
    我欢迎讨论甚至于争论,但起码应该注意两点,一是不能脱离就事论事,把话题往旁的地方扯,一是应该以理服人。请注意,尽管你所提的存疑不在主题范围,我也答复了,一是需要对别人尊重,二也是表示态度认真,但你为什么不能答复我的存疑,我对你也提出了一些问号,你答复了吗?
    你总是在另外一些问题上纠缠,纠缠来纠缠去,把你自己都纠缠糊涂了。如你说“难道有身份的相对于无身份的就是富人了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如你说“我(指你自己)的意思是不要在我们所讨论的这个特定群体中划分三六九等,他们之间的区别只是50步和100步的关系,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什么时候把他们“划分三六九等”了?何来的“50步和100步的关系”?“我(指你自己)的意思”怎么扣到我头上?
    再次提醒你,建议你回头看看自己的发言,有没有让别人感到莫名其妙的地方?
2019-03-18
评论对象: 对《是否有必要关心城镇低收入群体?》一文的评论
回yjiazhiyan(后面的话是说给楼主的):
    现在的马克思主义并不是马克思一个人的主义,我们所认同的马克思主义是指马克思主义的原理,通过后来人的认同、学习和发展成为信奉社会主义思想的人们新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所以要通过发展看问题。你说“按马克思的观点他们不是一个阶级了吗?”,是指马克思主义的原理所说?还是指已经发展的马克思主义所说?你非要提不能“划分三六九等”,那么请问,我们现在的国民谁是你所总提的无产阶级阶层?现在的国民确实已经存在阶层等级了嘛,还统称为无产阶级合适吗?
    我还是原表明的态度,讨论可以,还是就事论事好,否则话题就越扯越远有意义吗?这是不是在主题上理屈故意的胡扯?当然,这句话不应当对你说,如果你并不是楼主的话,但像楼主才对你说。至于“那他们是如何产生的,为什么产生的”,是一个很深刻的话题,我们在论坛里讨论事情,有时适宜讨论现象,有时应该讨论根源,但并不是任何事情都有必要或适宜讨论根源的。
    如果你不是楼主,最好不要以楼主的口吻说话,让楼主在一旁看笑声。
    借此提醒楼主,出来表个态呀,本文评论是说对了?还是说错了?
2019-03-18
评论员简介

男,1950年生,1968年下乡,1970年回城,大专文化,2010年国企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8/1/10 15:31:18
评论: 0

访问: 2983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