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天遁地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关于粟裕的三大谣言
我是小辈,没有生在那个战争年代,也不会坐上时空穿梭机飞回去验证历史,按说没有亲身经历是不能象老何这样有亲身经历的人一样随便发言的,但是,我想弱弱的问问,粟能在那个年代做到大将军的职位,应该也免强能和董存瑞、狼牙山五壮士一样算作那个时代的英雄了吧!在强敌环视的当今天下,中国正需要英雄与战神,为什么要毁掉这个也为人民所接受的战神形象呢!这种说法是老何这样有身份的说的,谁也不能说三道四,但要是换一个人说,那会不会被认为别有用心呢?
2019-05-04
评论对象: 为中国经济开方抓药(三)
2楼,我是一介草民,不能开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药方,但以我愚见,如果中国能抓住农业现代化这一机遇,有什划的推进城镇化与西部大开发,借此推动经济转型,用内需来促进工业化的大发展,这一系列实实在在的行动,相对于什么都不做的那些唇枪舌战的经济理论要有实际意义的多。
2018-10-05
评论对象: 为中国经济开方抓药(二)
人民公社就能解决农村实行机械化后大量的剩余劳力吗?
恐怕还是只有发展工商业吧!就是必须象英国圈地运动之后一样,让工业再革命,让商业大发展。转变思维拓展空间才是当务之急,不能穿新鞋走路。
2018-10-05
评论对象: 节制淡水,解决天干水涝的良方
超级水塔工程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要进行详细的可行性分析论证,除了要有复杂的数据支持,还必须进行实地勘测论证,这些需要动用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很多。
企业行为的目的是获利,这些论证并不能使企业获利,也就是很难找到合作者,更何况我只是一个毫无名气的小人物,又有谁会把钱拿来与我合作呢!
其实不论是超级水塔还是引水入新疆工程,都对未来国家发展有利。所以,飞天只有寄望于能引起相关政府部门注意,只有从国家利益考虑,或许才会找到合作方吧!
2018-07-26
评论对象: 节制淡水,解决天干水涝的良方
欲将心事付瑶琴,知音少,弦断有谁听?
飞天一介草民,又有哪个相关部门会听我说呢?
至于详细的可行性分析那里是需要很多的数据支持的。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
飞天但求尽一份心,出一份力而已。剩下的就只能唯听天命了!
2018-07-26
评论对象: 贸易战来了,中国该怎么办?
3楼多虑了,以中国一己之力与美国打贸易战,虽是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特朗普把那个贸易战的大棒到处乱挥,势必会逼迫别的国家形成一个新的贸易联盟, 如果以这个贸易联盟的力量,那美国有必胜的把握吗?
美国的贸易战对中国而言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关键是看如何把握。随着贸易战风暴的不但升级,各方积怨会越来越重,形成新的贸易联盟的机会越来越明显。能否把握这个机遇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2018-06-28
评论对象: 贸易战来了,中国该怎么办?
关于怎样运用外交手段扩展外销空间,涉及地缘战略,非三言两语能说清楚,将在〈大棋局3_着眼全球雄霸未来〉中详述,故本文略去不写。
2018-06-28
评论对象: 绿洲推进计划与超级水塔工程
15楼,说实在的, 我也正在研究这个调云的问题,只不过我研究的不是借云调水。而是如何改变云层的走向,从而避免热带风暴袭击。研究如何将风暴带来的雨量分散开,避免形成灾害。让雨水分散开来形成能知时节、能润物细无声的好雨,才是造福人类啊!
2018-05-07
评论对象: 绿洲推进计划与超级水塔工程
15楼,问题是如果不能控制云的走向,你如何确定注入大量水汽的云层,就一定会按你的方向走呢?如果云层突然改变方向,那你付出巨资生成的水汽云层会不会成为别人的嫁衣呢?你的付出不就白了忙活了吗。所以我认为借云调水的,关键是要控制云的走向,只有控制了云的走向,才能调水,也才能避免暴风雨的袭击。才能避免有的地方干的冒烟,有的地方水涝成灾。控制云层走向还有很多好处,值得研究。
2018-05-07
评论对象: 绿洲推进计划与超级水塔工程
在红旗河工程中,在穿越崇山峻岭时,有很多由钢筋混凝土组成的输水渠道。这些钢筋混凝土结构的使用寿命本来就有限,再加上水流的冲击,使用寿命就会更短,这就会影响整个红旗河工程的使用寿命,以至于让巨额的投资,得不偿失。
为避免这一弊端,超级水塔建成后,只需借助一些走向接近新疆的山间空地、沟壑与隧道工程就能将水引入格尔木河上游,水流借道格尔木河上游水道,流入柴达木盆地后,再流入人工修建的引水渠道,穿越阿尔金山脉与祁连山脉结合部,流出柴达木盆地分道,一道沿阿尔金山山脉的山脚平地向西流入塔克拉玛干沙漠,另一道,则沿祁连山脉山脚向东流入内蒙,整个工程以拦水大坝、隧洞和明渠构成,既不需要让河水逆流,也不需要穿越地震活跃地带,更不需要以桥隧相连的方式横穿高山峡谷,这样不但缩短了引水工程的距离,减少了工程量,(比红旗河工程至少减少一半以上的工程量)节约了资金投入,而且避免将雅鲁藏布江沿岸及其支流和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拥有“高原粮仓”之称的河谷平原变为水乡泽国,减少了引水工程对人类生存空间的挤压,如果算上减少工程量所节约的费用与省下来的因抬高水位而对淹没地域人口的搬迁安置费用,超级水塔工程将比红旗河工程至少节约一半以上的费用 。由于整个工程主要是在地面和隧道进行,除构筑大坝以外,很少使用钢筋混凝土结构。所以工程寿命就会更长。
2018-05-07
评论对象: 绿洲推进计划与超级水塔工程
超级水塔的建成从某种程度上把长江黄河等主要水系的源头水流全部蓄荐起来形成超级水塔,这实际也就把这些主要水系的源头全都变成了一个——即超级水塔成了这些水系的总发源地,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些河流流域的旱涝情况通过事先预设的水闸进行控水和放水,这也就为我们科学的调控这些河道的水量提供了可能,在看似无为中不仅可以调水入新疆,而且可以实现南水北调。   超级水塔的关键原理在于蓄水控水,按需配水,即哪里需要水就往哪里放水,从而对蓄水、放水实现了科学管理。
2018-05-07
评论对象: 绿洲推进计划与超级水塔工程
我的思想比较落后,我追求的是郑国渠,都江堰那样的古老但耐用的引水思路,我之所以要在超级水塔工程上作极力争辩,是因为我不希望重金打造的红旗河工程,重蹈中线东线覆辙。在我看来,如果西线调水能够成功的话,那还可以弥补中线东线调水的不足。所以西线调水必须慎之又慎。
2018-05-07
评论对象: 绿洲推进计划与超级水塔工程
借云的关键是现在能不能够控制云的走向,如果能够成功控制云层的走向,那就可以避免热带风暴的侵袭。可是说实在的,怎样控制,真的可以研究。把这个问题搞好,好处很多。
2018-05-07
评论对象: 水的问题换角度思考
7楼,”调水成本不适应用水者的接受能力”不算失败,哪要怎样才算失败呢?
2018-04-12
评论对象: 再谈引水入新疆,变沙漠为绿洲
7楼,水能载舟,也能覆舟,就看你怎么用。
如果真的能打通这条大动脉,那中国商品的西出又是怎样的便捷呢?通向欧洲,非洲的道路将减少多少呢?减少成本,就意味着增加市场竞争力。
现在的阿拉伯世界乱得就像一锅粥,这是中国走出去争取朋友的时候。王者不应该把自己自闭起来。历史已经证明,闭关锁国是一种失败,中国不应该再重蹈历史覆辙。
2018-04-11
评论对象: 水的问题换角度思考
既然文中提到我,我想我也应该说两句话。
首先,是关于那个超级水塔的问题。超级水塔工程绝不是一个小水塔小蓄水池,你可能没有注意过那个红圈所示的范围,那是一个很大的区域,如果能够在那个区域内,利用水坝和山体作为拦水体,那经过一个汛期所拦下的水量绝不是你想象的2O0亿方的小数目。
关于是否引雅鲁藏布江之水,我想你可以看一看《引雅水入新疆应从战略全局考虑》一文。
关于红旗河和超级水塔工程。我想你可以看一看我的新作,《再谈引水入新疆  沙漠变绿洲》
2018-04-10
评论对象: 再谈超级水塔工程
26楼你说的好,我是封建,可我总算还在尽我一点力爱国心,至于所提交方案对与错,那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你呢?除了说一句空话外,有什么实际点的东西没有。
如果是能对超级水塔提出实实在在的批评,或者说象我问某些人那样,把我问得哑口无言,那我欢迎,如果只知道打击抵毁,而又说不出个所以然,那就只能说你是别有用心了。
2018-04-05
评论对象: 再谈超级水塔工程
24楼,你说的好,我的确是低能,我低能到被别人问得不能回答,只能说一些无聊的话。
2018-04-05
评论对象: 再谈超级水塔工程
16楼,你自己已说“认为集雅奴藏布江怒江三只出国河流及长江共4条江的水流都不能供给够新疆!!!”。难道大西线真能满足供给新疆?不仅满足,还能有余水流向北京?别自欺欺人!。
大西线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回答我提出的问题?避重就轻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就只会说一句话胡闹?不能拿出让人信服的理由,却一味指责别人,谁才是真的胡闹?谁又是不是认真讨论?
2018-04-05
评论对象: 再谈超级水塔工程
朔天运河计划以从雅鲁藏布江朔玛滩(海拔3588米)开始经怒江、澜沧江、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引六大江河流域丰水共计约每年2006亿方入黄河(入口支流贾曲海拔3435米,拉家峡水库水位提至3400米),再经青海湖、内蒙古高原、岱海最终入北京、天津的线路为主线,故此得名。
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比红旗河更大胆设想,但不知你们想过没有,新疆沙漠需要多少水?对那片大沙漠而言,无论你有多少水量都能渗下去。绝不是一条河流过之后沙漠就能变绿洲的。设想一步到位甚至还能有多出的水流向下游或用于通航,那是一种盲目乐观。
超级水塔工程则不一样,在整个设想中,引入新疆之水,就不是用来灌溉沙漠的,这些水是用来维系那些新开辟出来的植被的生长需求的。
只有根据超级水塔的蓄水量,有计划的向沙漠延伸植被,科学的根据这些植被的用水量按时按需放水,保障植被生长,采用植被不断向沙漠反侵蚀的方法,逐渐用植被覆盖沙漠。才是可行之法。
只有当植被覆率达到一定程度后,才能谈灌既沙漠的话题,也只有到那时,才有可能有多余的水流入下游,这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要经过几代人努力才能完全实现的。这就需要一个能长期大量蓄水,按时按需放水的大工程。
2018-04-05
评论员简介

我是一个草根农民,对军事战略有浓厚的性趣
 

统计信息
创建: 2016/12/20 23:20:34
评论: 0

访问: 1040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