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古国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再答一点,本篇《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就绝非原有理论,绝非传统理论,也和别人的分析不一样,看出了吗?至于赞同或反对都无所不可。提供一点旁证:hwbzj1966就看出了这篇的观点与马克思的已有阐述不一样,他的评论可证明此点。
2016-06-15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略答这里的几位:有好几位先生,似乎一点也静不下心来,以为简单的断语就已经讲清楚了问题。似乎经济学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现在要请你们扪心自问,拙文《价值论文辨析》,其中列出的许多作者的文章段落你们看懂了吗?我的分析你们看懂了吗?请注意:我都并非简单地否定人家文章的观点。无论你是赞同引文作者的观点,抑或赞同我的看法,又或另有新见,请都用理论语言来阐述。
2016-06-15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各自保留吧,这样讨论不出什么的。
2016-06-14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终成正果,举一小例“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他们的理论。与新的理论相比,货币并不在他们的视野中占据主导地位。他们强调的是:所有制的改造。”你太随意下结论了,其中马克思就太不合适了。实际上。你的各段话里,你未经论证的新观点是很多的。
2016-06-14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终成正果,从不认为你可笑,但我感到你话题的范围往往太大了,想一下子什么都讲清楚,实际难做到。我还是主张题目要小点。
2016-06-14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续上:我这样讲既非故弄玄虚,也非夸大其词。以认同剩余价值理论的人为例,当他们试图较深入地分析利润或新创造价值问题时,几乎都忘记了利润或新创造价值客观上都有数量界限,似乎这两者都可以随意增长。因为,商品生产中的必要劳动耗费和剩余劳动,都必然有具体的数量界限。
2016-06-14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答终成正果一点:“本人的观点就是价值理论是为剩余价值理论作的铺垫,通过劳动价值理论,很自然的就导出了剩余价值理论。”——那你真太厉害了。因为,李嘉图对劳动价值论的阐述可以说相当成功,但他就绝未由劳动价值论导出剩余价值理论,不但李嘉图未做到,恩格斯也没有,其他人更不必说了。我还要说一句,即使到了现在,能够较深刻地理解剩余价值理论,依然十分不容易——认为这个理论根本错误的人如此,认为这个理论正确的绝大多数人同样如此。只是相当肤浅的了解,这就是真实的现状。
2016-06-14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补答终成正果:(5)拙文《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不是解释劳动价值论,相对于马克思已阐明的理论,拙文是新的东西,但理论前提确是马克思。(6)社会必要劳动是商品价值的内在基础,是商品的市场价格所围绕的轴心。商品的实际价格是在市场竞争中形成的,多种多样的原因导致一部分商品价格高昂,另一部分商品价格极低等等,正是必然的事,就全社会整体看,两者互为条件。
2016-06-13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答终成正果:(1)不少人把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理论混淆了,劳动价值论不是马克思的创造,而是由李嘉图大体完成的,此前斯密等人也有很大贡献。剩余价值理论才是马克思阐明的。(请参看拙文《马克思经济学与当代西方经济学》(2)马克思和恩格斯主要是阐明基础性理论,如《资本论》《反杜林论》,关于夺取政权后社会主义的具体纲领政策问题,这并不是他们的任务,人们往往把这两类差异很大的问题混淆了。恩格斯《法德农民问题》才是讲后一部分,但也是原则性的研究。(3)列宁的社会主义实践,战时共产主义经济失败成分为主,他自己后来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新经济政策的提出极有勇气,是他留给后人的宝贵遗产,但当时党内和社会上的阻力很大,推行很难,列宁又早逝,新经济政策实际未全面实施。(4)改革开放之前及之后的中国,都在实践社会主义,但两者差异巨大。拙著《公有企业的出路》已较系统地分析了这个问题。
2016-06-13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读北安107楼:
“争论的焦点还是对当代社会性质的判断上。
如果认为还是属于社会主义性质,那么改革开放取得的成就本身就说明了社会主义可以成功。
或者认为:已经属于资本主义性质,这种想法使自己处于对立面的位置,实际上自我放弃了社会建设参与者的身份,客观上助长了对方的强势。
或者认为:虽然属于资本主义但改革开放仍然取得了成功,结果别管‘黑猫白猫’了。如此就会跟在别人后面爬行而放弃自己的理论创造。”
——这部分概括得较好,大体如此。
“那么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到底是个什么状态?还是毛主席说的:谁胜谁负会长期存在。而且目前西方处于攻势我们取守势---西方意识形态、经济理论、生活及行为方式等的强势侵入,甚至用军事手段在我周边骚扰。
那么社会主义在我国是个什么形势?社会主义道路、公有制等还在共和国的宪法中,镰刀斧头的旗帜还在,人民的心目中仍存在对社会主义的想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仍是部分人的强大信仰,共同富裕具有强大的道德力量和社会感召力。这一切都说明社会主义的希望还在。”
——这部分欠缺的方面较多。我想,基本问题可以归结为:较成功地实践科学社会主义,必然是一个十分困难、非常艰巨的任务。当社会生产力的现实状况基本具备了建立社会主义的条件,即大工业在社会经济中已占主导地位,革命取得了成功,社会主义制度对于各个具体国家究竟能否成功,就取决于人们的实践了。自外于世界经济的发展大潮,拒绝或惧怕与世界上其他经济体的竞争和企业之间的竞争,不可能是成功的有生命力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的性质可以发生根本变化,政党或个人也是如此,苏东巨变就是如此。中国之外,当今世界那些国家尚可以称为社会主义呢?越南是一个,古巴国家太小,老挝原来也属于社会主义,现在难以判断。一些人的眼里,朝鲜还是正面意义的社会主义,这是根本无黑白之分了,朝鲜与社会主义早就无一丝一毫的关联了。真实的世界与历史,有自身的辨证法。
2016-06-09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答hwbzj1966,“朋友的研究,显然忽略了‘社会’这个条件。社会是一个大家伙都能参与的行为。只有大家伙都参与了,出现了竞争,才出现平均化这个问题。而创新劳动,显然是只有个别人或集团参与,而大多数人不能参与的行为,不属于‘社会’行为。”“其产品不会出现平均化趋势,所以虽然是属于必要劳动的部分,但是其定价的方式,与一般商品的规律是不同的。”
你的这两段话,原来你是合在一起的,我把它们分开了。由后一段话看,你实际上已经理解了我文章中研究结果的本意,你的理解并没有错。至于前一段话提到的问题,我是研究社会实际的必然的经济关系,新产品的研发本来就是全社会高度竞争性的事情,是高度社会化的,本文的全部论述都是建立在这样的客观基础之上的。所以,这一点其实也并无疑问。
2016-06-08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再补答hwbzj1966:本篇文章中较详细地分析了,复杂劳动与新产品研发有怎样具体的联系;复杂劳动为何必然将随过程的推移转变成简单劳动或较简单劳动。相应内容包含于新产品价值核心问题中。
2016-06-07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补充答hwbzj1966:理论上亦即一般趋势,从全社会各行业整体来看,新产品的成功研发和销售及其他企业失败的创新支出,依然是平均利润,是特殊类型的平均利润,其中起作用的是各部门占用的资本利润率平均化规律。请看本篇文章较后部分中的一段话。
2016-06-07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北安的下述见解,本人十分赞同:“其实为什么哲学社会科学乃至经济理论缺乏创新?按上述的认识就没有创新的动机嘛---即然走资本主义,那么中国肯定是学生,学习“老师“的教材就行了,创什么新?!”——老二拐又要大怒了,但我本来就并非附议,而是认为我引用的他这两段话讲得实在好,我也早就有此想法,就并未形成文字。
2016-06-07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hwbzj1966——68楼,本篇研究的新产品的价值问题,与不平等交易导致的高昂价格或垄断利润无关。就一般商品如制造业商品而言,若试图阐明商品价值问题,必须撇开畸形的交易关系。因为那是研究另一类问题。自信这样研究新产品的价值问题鄙人是第一个,以往你曾读到的谈商品价值的著作并未有这样的论述。这里是研究一般规律。从各国反垄断的实践讲,研发成果、成功创新、专利权保护等等,也都不在垄断的范围内。
2楼超主权货币的评论:“这个总研制费用的大小,不仅取决于成功创新企业的相应耗费,也取决于研制开发未获成功企业的相应耗费。这些社会必要劳动耗费,是新产品价值的内在基础,而新产品的价值,虽然通常不会正好与新产品的实际市场价格相等,但却是市场价格所围绕的基础。” (引自本文)
此段对劳动价值论的解释比较到位,有系统思想。——他看到了本文的核心。
2016-06-07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老二拐,你去自说自话吧,怎么那么没有风度呢?竟然容不得我称赞北安的见解,要你回应什么?实在太可笑了。
2016-06-06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北安的下述看法是重要的,赞同:“研究为什么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会变质?一个工人阶级政党会形成特权阶级?这些才是研究苏东问题的应有之义。”“工人阶级只有成熟到不仅善于破坏一个旧世界也将善于建设一个新世界,到那时社会主义一定会成功。”
2016-06-06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老二拐,我都是引用你的话后才下结论,而你是根本不顾我写下的话,你这才是凭空给人带帽子,而且是种种可怕的帽子。“效用性与稀缺性”决定商品的价值,这是现今西方教科书或一部分人的观点。你究竟知不知道这一点?“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合理的发展”,逻辑上绝不能那样说。
2016-06-05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给这里的讨论者:试图用不等价交换解释利润来源,在马克思之前的老古典经济学时期就已经被否定了,马克思之后的经济学包括西方经济学,至少在较严肃的著作里依然如此。根本原因是,从全社会总体看,售卖者一方的异常高价,意味着另一方的异常低价,一方或某几方额外所得,必然是另一方或某几方的额外损失,因为归根到底是商品与商品进行交换。
对这篇文章,自然既有赞同的也有反对的。但有一点需指出:这样探讨新产品的价值问题的,拙文是第一次,马克思就绝未如此分析过。如有人能指出前人曾有类似观点,万分感谢!
2016-06-05
评论对象: 生产创新和价值创造
“效用性与稀缺性决定的”“是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合理的发展”,本身就是完全的大话——难道你的这些话不是大话?错了就是错了,不懂就是不懂,任你再怎么视而不见也没有用。
2016-06-05
评论员简介

浙江宁波人,在人民解放军服务二十一年,转业后在金融监管部门工作近二十年。四十年来理论研究未曾中断。已出版专著《理论经济学》
 

统计信息
创建: 2016/3/3 8:46:26
评论: 0

访问: 1697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