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家园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半岛问题很有可能最后以东西德的方式予以解决
回5楼xiyengenuo:既然和美国谈,肯定是倒向美国了,这还有啥说的吗?不要忘了,朝鲜虽然没有什么物质资源,但朝鲜有全世界最好的人力资源,是全世界唯一一个没有文盲的国家。如果倒向美国,和韩国统一,那么统一后的朝鲜,不会差于统一后的德国。而且是在美国的保护下,美国没有道理不接受的。如果朝鲜接受市场经济,放弃计划经济,朝韩统一就不会有任何障碍。金家不可能无限的往下继承的,想必金正恩不会不懂这个道理的。
2018-06-13
评论对象: 半岛问题很有可能最后以东西德的方式予以解决
回一楼xiyengenuo:只有半岛的和平统一力量能够保护小金,剩下的谁也不能给他提供保护,所提供的保护也都是假的。
2018-06-13
评论对象: 劳动分为雇佣劳动和非雇佣劳动两大类
了不起,一个认识上的飞跃。
2018-06-13
评论对象: 农业已经演变成工业化社会化的农产品制造产业
我在这篇文章中试着对工农业“剪刀差”的形成原因进行了剖析,感兴趣的人可以提出你的看法。这是如何看工业时代的农业的很重要的一个问题。“剪刀差”问题认清了、解决好了,农业问题就可以认清和解决了。
2018-04-17
评论对象: 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应是一个逆市场的反哺行为
回11、12楼tonygu:你的那些都是表面现象,不是控制过程,我感觉没有意义。养老和医疗卫生健康服务,必须是上下同心全民性、全覆盖、全社会的去做,仅仅对一部分人提供服务,那不是真正的工业社会的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而人应该是尽可能的延长健康的生存年限,降低不能自理的生存时间,使养老尽可能的回归家庭,让家庭成员完成一个人的临终前的关爱和抚慰。这需要社会经济制度和合理的社会经济结构来保障,也需要健康知识的普及。
2018-04-17
评论对象: 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应是一个逆市场的反哺行为
回13楼huluseng:实际上是这么回事。只要国家和政府有心,每年的新增货币就可以解决这些问题,而且是实实在在的对实体经济让利,为实体经济提供服务,给他们创造利润。做好了,不仅是医疗消费,还可以把百姓的储蓄放出来进行投资和消费,给市场不断的注入资源,壮大市场经济。
2018-04-17
评论对象: 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应是一个逆市场的反哺行为
回8楼北安:在医疗卫生健康产品采购这一块,在现代信息技术时代,所有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就看政府愿不愿意,只要愿意,就可以很好的解决。对在医疗卫生健康产品上做出贡献的企业,政府还可以进行奖励。而加大采购力度就是最好的奖励。在没有私人医院存在的情况下,就是政府集中购买社会服务,也就是统购统销,而消费者既是医疗卫生服务人员,也是百姓,都是最好的监督者。搞腐败,就是侵害医生和百姓的利益,有了网络,一条信息就可以把腐败分子挖出来。只要政府在宏观经济上对医疗卫生健康的费用进行统筹处理,节省的费用可以拿出一部分对医生进行奖励,那么医生和患者和政府就都是一心的,谁在这中间搞腐败,就很容易发现和处理。比较难处理的是医生和患者的关系,需要医生调整价值观和树立大服务意识,以高效劳动和公民健康为主进行医疗卫生资源消耗的降低,而不是在用药上,这样就可以很好的摆正医患关系,既提高医生的效用值,增加医生的劳动收入,也可以让患者获得最好的医疗服务。在这个前提下,所谓的多级医疗网,全科医生等,就都可以派上用场发挥作用。而在市场化、商业化的情况下,所谓的多级诊疗、全科医生都是扯淡,是没法发挥作用的。
2018-04-17
评论对象: 养老和医疗卫生服务应是一个逆市场的反哺行为
回6楼hwbzj1966:在自给自足的农业社会,人的生产是在自然生产,是在维系种族和劳动力再生产的数量意识下进行生产的,他们不可能有财富意识,只有劳动力和生活资料的意识。而在过剩的工业时代,特别是在全面私有的资本主义社会,可以基本解决人的生理和安全需求,人们有了财富意识后,就更注重财富的占有,而对种族的延续和劳动力的再生产已经从人口数量的生产上,转移到人口质量的生产上,也就更注重教育,而不是人口数量。当数量影响教育的时候,自然会控制数量而保教育。
2018-04-17
评论对象: 毛泽东没有错
回42楼东方仁凯:你说的这些现象,不就是毛泽东在想办法解决的问题吗?否定了毛泽东,这些问题不就是要越来越严重吗?毛泽东所谓的文化革命,不就是要解决人的思想问题吗?不解决人们的思想问题,能解决你说的这些问题吗?面对即将到来的工业社会,毛泽东有着敏锐的预见,这就是他的伟大,而不是他的什么冒进,因为他是一个政治家,不是老百姓。用老百姓的思维去看政治家,甚至去冒充政治家,自然是理解不了他的,自然是要否定他的。
2018-01-19
评论对象: 毛泽东没有错
回40楼东方仁凯:你如果是一个地主或者资本家的后代,解放后让你受这个罪,你发牢骚可以理解。如果你是一个工农大众的孩子,你这样发牢骚,就肯定是你思想有问题了。毛泽东是想顺应时代的发展需要,适应工业社会发展需要,建立一个共享的社会。而一些人并不支持他,甚至有些像你这样的工农的孩子今天也不理解他,那么他当时的困难有多大你能想象吗?帝国主义封锁,蒋介石捣乱,旧思想的束缚,意想不到的人口增长,各种向旧制度回潮的力量的牵扯,仅有的一点物质积累都被蒋弄到了台湾,出现一些问题是很正常的。这不应该理解成他犯了什么错,而是历史和现实在考验他,考验所有的中国人。看他能不能带领中国人经得起这个考验。后来你都经历了,你说他的中国经得起这个考验了吗?换任何一个人能够经得起这个考验吗?老天爷给他的时间太少了,如果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可以把中国带向一个新的世界的,他有足够的智慧来解决面临的所有问题。所以,批评他做错了什么,我们真的没有资格,应该留给历史去做这个评价。
2018-01-19
评论对象: 评何祚庥院士的政治经济学“创新”
连何祚庥这样的人都要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了,可见在改开中,中国人的价值观已经被颠覆到了什么程度。中国作为一个农业国家,几千年来一直是劳动价值观的信奉者和坚守者,中国人勤劳朴实,崇尚劳动。何祚庥院士年轻的时候除了搞物理学研究,还是中国自然辩证法的早期研究者,后来又和司马南一起对伪气功进行了揭露,就是这样一个人,现在也要改变自己的价值观了,中国要真的走上邪路,真的要好好从核心价值观的改变和颠覆上找找原因了。
2017-07-12
评论对象: 从国球到国企改革,到底谁存在“制度性障碍”
今天的中国,有一些人是以民主的名义破坏民主,以改革的名义破坏改革。
2017-07-1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41楼杨锋:我的方法论就是辩证唯物主义。你既然说我方法论错了,你可以指出我对辩证唯物主义理解上的错误,或者干脆说辩证唯物主义就是错的,我愿意和你辩论,你敢吗?我说过,我和一个我的在大学当经济学院当院长的同学讨论经济学问题,他就因为我说我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是辩证唯物主义,他就拒绝和我讨论,我说他不讲理,他说他们的西方经济学就是不和我们这些辩证唯物主义者讲理。你比他咋样?你敢和我讲理吗?
2017-07-0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41-42楼杨锋:你自己回去查查,你从哪里都已经不会说话了?还是那句话,回去好好想想吧,到底咱俩谁拿错了工具?
2017-07-0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41-42楼杨锋:你自己回去查查,你从哪里都已经不会说话了?还是那句话,回去好好想想吧,到底咱俩谁拿错了工具?
2017-07-0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40楼杨锋:哈哈,一晚上也算你明白点东西,知道我拿错了工具。既然你知道我拿错了工具,干啥还要和我在这辩论?你直接针对我的工具说事也算你会辩论。你现在却抛开我的工具进行批评,却和我针对一些问题进行辩论,你还觉着你多委屈,我不听你的。我都拿错了工具,我还能听你的吗?
既然你已经明白我拿错了工具,那那你就好好想想,到底咱俩谁拿错了工具?好吗?孩子!我估计最少比你大二十岁,这样称呼你是爱你的,你应该接受。你这样对我说话,就是没大没小了,希望你以后改正。
2017-07-0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38楼杨锋:既然你已经不会说别的了,就不用和你耽误时间了。公有公有你不懂,资源资源你不懂,国有国有你不明白,问你你都不敢回答,还我不敢针对问题。我还怎么针对问题?你让我说啥我说啥,就是针对问题拉吗?别太自以为是了,还是谦虚点的好,否则你错了真的不会知道你错哪里了。我这个帖子就是谈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公有,否则就可以私有,你不针对公有、资源讨论,是我不针对问题?还是你不针对问题?你想卖你的那一套东西,我不干涉,你可以到别处卖,到有人认同你的地方去卖,在我这强买强卖你真的做不到,我希望你也不要在我这耽误功夫了。
2017-07-0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35楼杨锋:公有就是不能私有,流转就是把公有的偷偷的私有了,就是偷人家的老婆,就是不道德的见不得人的流氓行为,你能懂吗?你可以在你和你老婆合法存续期间不允许别人偷你老婆,你却允许土地还是公有的期间让金融垄断投机资本偷百姓的土地,我就是要为百姓保护公有土地,这不是针对问题回答你吗?别忘了,你是在我的帖子下讨论问题,我就是不允许土地在公有下被别人以流转偷走,你可以不赞成我的看法,但你不能说我不针对问题说话,你如果连这点规矩都不懂,只能说你太狂妄了,还是先学会尊重别人,在和别人沟通吧。否则,你在我这还会碰的一鼻子灰的。
2017-07-0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33楼杨锋:你连公有和国有都分不清,还在这装大明白,所以,你才会说不能百分之百。我告诉你,公有是不能私有,要公有就必须百分之百,不能含糊。国有是私有,不是公有,你能明白吗?你给我针对这个评论评论,看看是不是那么回事?你不要针对吗?就针对这个说,看你怎么说?
2017-07-02
评论对象: “该公有公有、该私有私有”应是改开共识
回32楼杨锋:并没有转移话题,是你说货币不是资源的,我在告诉你,你不懂资源是什么。如果你真的懂什么是资源,你就针对什么是资源告诉大家,我的资源认识是错的,货币确实不是资源,你能做到吗?我一直在告诉你资源是什么,你不敢回答,而不是我在转移话题,我就是针对你的货币不是资源说的,是你没话说了,在这耍赖。不是吗?再给你说一遍,货币对每个人、对一个国家的国民经济来说,就是资源,是具自然垄断性的公有性质的公共资源,你能否定吗?
2017-07-02
评论员简介

为百姓争取权益,为社会寻找公平,为人类伸张正义,为人民探索未来。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10/22 14:15:38
评论: 0

访问: 1666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