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factor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这就是你学新党章的体会?你连社会主义也要反?!
--------------
    是您在反社会主义。消灭了资产阶级,无产阶级还会存在吗?如果无产阶级也不存在了,你要让党代表谁去?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北安:    
bb段:
为了庄稼长的好就要除草,未必草除没了庄稼也没了?
    ------------------
    你又来抬杠,庄稼与草是一对矛盾吗?它能与您和老婆的关系相比吗?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78楼中华术数:
    矛盾属于哲学的最核心问题。不过,这里所说的矛盾,属于哲学中的对立统一或阴阳,可不是像北安理解的那样属于邻里间吵架拌嘴那种矛盾,是不可以消灭的。所以,无产阶级消灭资产阶级是不应该的,只能利用这种矛盾,并在矛盾的运动中争取主动,使社会向着对自己及整个人类有利的方向发展。
    矛盾属于事物运动的固有特征,它推动着事物运动发展。您说的没错,“归根结底是生存的矛盾”,对此深表赞同。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76楼老犟军:
    您老说的也没错,这人要是有理了,都会像我这样。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75楼老犟军:
    您说的没错,政党或领袖,就是遵着某种“主义”对社会进行领导的。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74楼老犟军:
    从你的“木桌子”来说,在没做之前,它可曾存在?那不是0是什么?而您却扯进来“木头,木匠,木工具”,可那些不属于桌子。
    如果按您的“木头、木匠、木工具”说,最终这一问题还是要追踪到有限宇宙与无限宇宙上去。
    关于“混沌”和无限宇宙的问题,我在前面文章中已经根据宇宙运动的现实将其剔除了,因为根据客观所观测到的事实,宇宙是有限的,不是无限的。这个问题我们两早也曾一起犟过。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72楼老犟军:
    您老又激动了。
    关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区别问题,早在我《劳动的人类社会》考察稿中就搞清楚了,并做了一个图专门对其予以说明。这一步跨越可是很有意义的,在人类历史上,人性第一次战胜了动物性,劳动性第一次战胜了寄生性,在人类进化史上出现了金叉,使人类进化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但人们似乎都不注意这一点,只是根据自己的思维和理解去进行解释,难以统一。

    知识的确属于前人劳动的成果,属于资本,但好人可以用其为社会办好事,而坏人则就可以利用其办坏事。所以,事情最终还是要归结到人类自身的思想改造。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70楼老犟军:
    1)丛林法则是自然之道。会劳动是人的本能本领之一,无关人性。
    --------------------
    为首先解决这个问题,我这篇文章分作两篇来写,其(1)首先解决的就是这一问题。
    您这样理解很具有普遍性(前阶段,钊哲曾写了21篇文章争论这一问题等),既搞不清人属于动物,也分不清人与动物的区别,而是继续沿袭几千年来的习惯或宗教思维,不将人看做动物,也不将人看做高于动物。

    2)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战,持有法西斯主义、军国主义,整个国家都会表现出魔邪行为来。是他们国家的人们不劳动吗?
------------
    这就属于政党或领袖的问题了。德日意人民或老百姓是好的,但他们的政党或领袖,或贪婪的寄生资本则把路给领歪了,由此而爆发了二战。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65楼老犟军:
    资本的对立方应该为劳动(也就是马克思所称的“死劳动与活劳动”),不是“社会”,而称作“社会主义”是承袭西方当时的社会舆论。所以,对其的理解不能仅仅停留于字面,而是应该看其本质。
    实事求是地讲,资本本身无罪,它属于人类前期的劳动积累,而这种劳动积累如果被人性和劳动性所掌控,它就会对社会运动产生有益的作用;而如果其被动物性和寄生性所掌控,它就会对社会产生负面作用。这个问题准备在下下篇稿子《矛盾、运动与能量》中谈谈看法。
2017-12-21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64楼老犟军:
    热烈欢迎啊,老想您了。可您老总是端架子,不理人,总让我失望。

    1)人类的前期文明应为自然农耕牧猎文明,现代当下文明是工业科技信息文明,人类的未来文明是人工智慧智能文明。称当下文明为资本文明不合适。
--------------
    “农耕牧猎文明、工业科技信息文明、资本文明”,这些都属于按西方的发展而划分的。虽然有其一定的道理,但并不太适合于中华文明,因为中国哲学一开始就解决了宇宙的本质问题,其“气一元论”能够贯通古今,只是随着科技的发展和进步,它需要在一些细节上进一步补充完善而已。
    我下篇稿子《再谈本质与现象》就要讲这个问题,通过阅读资料、思考、玩,今天开始着手写了。不过,可能需要好几天才能写出来,感觉有些精力不如从前了,只好边玩边干。

    2)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起来,是个认识错误。
--------------
    在这一点上,我与您老观点一致。将两者对立起来,那是北安那种“本本主义”老脑筋的观点。

    3)认为社会主义先进,资本主义落后,它们会发生先进替代落后的进化,更是一种理论错误。
-------------
    对此,与您老观点不太一致。从您老原来的发言看,对“社会主义”您有些顾名思义,它的基本含义应该为“人性和劳动性”才对。由此,就与资本主义的“丛林法则”拉开档次了。
2017-12-21
评论对象: 看恢复高考后各大学当选院士名单汇总及排名有感
以前没读过牧野征夫的文章,感觉这篇还不错。
    前几天,在草根网也曾读过这位戴教授一篇文章,感觉其鼓吹战争与目前整个政治态势不太合拍,其写作也不如以前了,但又一想,他是军人,多思考些战争问题有情可原。可从牧野征夫所披露出来他的一些言论看,如果属实的话,是存在一些问题,就跟那位将军差不多。
2017-12-21
评论对象: 强心剂
而由此,中国将会进入到一段时期内和国际关系紧张的时代。美国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时机发展。而中国则等于用自己暂停发展来作为换取统一的代价。
-------------
    难倒真会如老唐估计的这样?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综上所述,中华民族迫切需要提升在实践中自觉超越资本文明、有效建构新型文明的素养。当前正是从根基处超越资本文明进而创生新型文明的良机。从历史发展的高度,切实并睿智地把握这一宝贵时机,坚定有力地向更为高远的目标迈进,对中华文明的当代复兴至关重要。能否成功领导中国人民深刻超越资本文明,有效创建更高的文明形态,是对中国共产党执政能力的重大考验。富于实干与创新精神的中华民族,将越来越自觉地践履这一使命,使中华文明乃至人类文明焕然一新。
  
  ●作者:郭湛,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北京 100872。
  刘志洪,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北京文化发展研究院;北京 100872。
  ●基金项目: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17CZX004)
(完)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注:这里有一个自然段总被告知“审核未通过”,不解何因,只好将其略去了)
  因此,我们需要自觉地站在新型文明立场上,以超越的眼光看待和处理资本文明。在尚未从根本上达到或超过资本文明的情况下,接受、学习和借鉴资本文明是首要的;在同资本文明共处乃至互为发展条件的世界上,与资本文明交往、互联和协作是必需的。在历史的发展中,固然存在着所谓文明的冲突,但文明的合作更是常态。合作之中有竞争,竞争就是试图超越对方。合作和竞争都是文明发展的方式。文明竞争中的超越性努力,在继承的基础上创新,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内在动力,能够引领我们通达更高文明境界。在学习和利用资本文明的过程中,有无最终超越的取向,效果是大不一样的。如果不以这种超越为目标,就不能确保资本文明有益中国发展的方向,而可能导致其正向作用削弱而负向效应强化。如果明确以超越为目标,将其贯彻于具体认识与行动中,就会自觉限制资本文明的消极影响,更好地发挥其积极作用,实现中华文明的复兴。
    我们把国计民生中的一些主要方面,如住房、医疗和教育等大幅度推向市场,但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又没有及时加以完善。由此导致民众生活成本与生活压力加大,甚至成为“房奴”“病奴”和“子奴”等新式“奴隶”,难以憧憬更高品质以至诗情画意的生活。这说明,我们在学习和利用资本文明的同时,还没能有效超越这种文明,未能有力建构更高文明。更有甚者,一些地方表现出的不是对资本文明的超越,而是粗糙以至畸形的模仿与追随。经济乃至各个领域中对增长或发展的盲目推崇与过度追求,在很大程度上正是资本增殖和扩张本性的反映。某些地方或领域,至今还沿用资本主义以往常见的“边污染边治理”“先污染后治理”乃至“只污染不治理”以及“转移污染”等发展方式。没有足够有力地超越资本文明的弊端,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中华文明的复兴。反过来看,这种能力的不足亟待改变,更表明中华文明复兴核心取向的重大意义。
 (待续)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四、 立足现实,解决问题,创新发展
  中华民族正昂首前行在文明复兴大道上。然而,中华文明复兴的征程险阻频现、荆棘丛生。不经过艰苦卓绝的奋斗和对接踵而至的困难的克服,新的更高的文明是不会来临的。目前特别需要警醒的是,迄今为止,我们并没有很好地超越资本文明,甚至距应有的超越程度还有明显差距。总体而言,当下中国超越资本文明的意识不够明晰,体制、机制和政策措施不够健全,从而超越资本文明的能力不强。特别是我们还在一定程度上淡忘了这种超越的必要性。这对中华文明当代复兴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造成严重制约,甚至可能让我们忘却初心、迷失方向,贻误复兴中华文明的大好时机。因此,对资本文明的深刻超越,已经实际地成为当代中国发展的内在要求。
  整体上看,我们尚未形成明确的超越资本文明的意识。虽然对资本文明的超越几乎已成学界的共识,但还没有完全成为政界、商界和民众的共识,没有切实成为国家层面的自觉理念,更没有真正引起各级领导干部的足够重视。一些人仍旧以为,社会主义中国对资本文明的超越轻而易举。在党的领导下,实行公有制,就足以保证超越资本文明了。即便遇到点困难,也完全可以应对和克服。这种观念实际上存在很大隐患。事实表明,如果没有一整套健全的理念与制度,特别是具体的政策与措施,单靠公有制,难以保证有效超越资本及其文明。资本的文明作用和积极意义,还让一些人忘却它的根本局限性与负面效应,从而无法产生超越意识,甚至以为无须超越这种文明。少部分人将资本文明视作人类文明的顶峰,对之热切欢迎乃至唯其马首是瞻。
(待续)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作为当代社会主义运动的引领者,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相比,中国更有责任以对历史发展的自觉意识和勇敢担当,把握资本文明的运行与变化,实现对这种文明的不断扬弃。中国对当代资本文明的睿智处理,对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具有普遍的示范作用,同时也对资本主义国家适当处理资本文明问题提供有益启示。当中国成功创造出一种新型、优质的文明从而超越资本文明时,或许一些资本主义国家会争相到东方来取经。“将来,也许美国对中国的关注将不仅在于从中国出口的产品,并且在于中国所出口的经济模式”,进而是中国的社会制度与文明形态。“较之美国,中国有两个优势:其一,中国加入自由市场游戏的时间较美国短,尽可能吸取我们的经验教训;其二,中国政府尚未像美国那样已被强大的私有企业所垄断。这意味着,中国可能有机会为其经济发展另辟蹊径,从而在享有市场经济的要义精髓的同时,避免资本主义的弊病。”事实上,中国具有独特条件,拥有后发优势,又经历了几十年波澜壮阔的实践,很有希望创造出一种新文明形态。
  总之,对资本文明的深刻超越和新型文明的积极建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规定和历史责任,是中国道路、中国经验、中国模式的内在灵魂与核心特征。判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成功与否,一个关键标准就在于是否有效超越了资本文明。如果明显超越了资本文明,创生了新的更高文明,那么我们的事业就是成功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历史发展和中华文明的当代复兴高度一致、相互规定,本质上在于建构比资本文明具有更高水准的社会主义文明。当然,当代中国对资本文明的扬弃是以对前资本文明的超越为条件的,二者同时展开于中华文明复兴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过程之中。
(待续)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三、 创新社会主义文明:中华文明复兴的历史责任
  从历史趋势讲,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积极超越,共产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根本扬弃。超越与扬弃资本文明,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基本规定性。中国既然是社会主义国家,就应该实现和表现出超越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实现和表现出对资本文明的根本性超越。虽然现实中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有特殊的历史文化条件,但作为资本文明的积极超越这一基本规定性是不能否认的,否则就不能成为社会主义。在经济落后基础上建立的社会主义国家,总体上低于资本文明水准,这不是不能改变的宿命,而是在长期发展中必将改变的状态。
  超越资本文明是社会主义普遍、长远和本质的要求,必然贯穿其发展的每个历史阶段。即使依然处于初级阶段,社会主义国家也需要始终保持对资本文明的超越态势,以此作为思想与行动的基本原则。只有在超越资本文明前提下,我们的社会主义性质才能得到坚实有力的确保。超越资本文明,建构新型文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断前进的唯一选择。虽然具有特殊的国情,尽管长期处于初级阶段,但当代中国社会本质上是不断成长的社会主义。现实情况的特殊性并不构成可以忽略这一本质之点的充分理由。
  在超越资本文明中创建新型中华文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合法性和优越性的重要前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之所以是合法和优越的,一个基本根据就在于能够建构比资本文明更合理、更高级的文明形态。作为人类积极活动成果的整体,文明是社会发展程度的直接表征。不能在社会文明上超越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的合法性与优越性就无从谈起。只有从根本上超越了资本文明,才在本质上超越了资本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是“人类社会现代化道路的一种新的模式,它开辟了一条新的人类社会现代化道路”。这条道路指向的是深刻超越资本文明,从而具有更高文明水准的社会主义新型文明。当然,也需要看到,虽然当代中国已经在一些方面和相当程度上优越于资本文明,但还需要继续砥砺前行,才能全面彻底超越资本文明,进一步强化和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合法性与优越性。
(待续)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由于不愿意对资本文明亦步亦趋,又不可能同资本文明隔绝开来自行发展,因此,当代中国只能走立足资本文明而又超越资本文明的道路。正如罗素所言:“中国人如能对我们的文明扬善去恶,再结合自己的文化,必将有辉煌的成就。”这样的时代已经到来。当代中国发展道路必然要内在汲取资本文明的有益成果,再从根本上扬弃其文明的历史局限。换言之,在充分利用乃至发展资本文明的同时,也对其加以深刻的变革和超越。这是真正有益于中国长远发展,进而也有助于整个人类通达更高水准文明的解放与自由之路。在这一康庄大道上阔步前行的中华文明,“将作为不同于西方文明的一种文明,在未来几十年间,发展成为有自己特色的、在世界上产生深远影响的重要人类文明,甚至可能在许多方面弥补、矫正西方文明的不足和偏颇。这种历史的大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
(待续)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改革开放以来,资本及其文明迅速在中国大地上扩展开来,在推动经济迅速发展的同时,显著改变了人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人们的观念与行动越来越被资本,特别是其当代主导形态——金融资本所改造和同化,顺从于资本文明的秉性与节奏,被这一“看不见的手”牵着走。资本文明的冲击使当前中国产生或加剧了许多问题与矛盾。“曲折的发展历程表明,我们在很大程度上还是步了西方后尘,几乎‘继承’和‘再造’了它们发展中的全部问题。”对人的统治与奴役,对社会核心价值和公共利益的侵蚀,对资源的掠夺和对生态的破坏等,资本文明这些典型后果都不同程度地在当今中国出现了。简言之,资本文明虽然有效促进了中国社会的进步,但又在根本上制约着中华民族的发展。无论国内还是国际,越来越多的学者都对此发出了明确的警示。
    20世纪世界风云变幻。在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之后,绝大部分发展中国家都以之为蓝本设计发展图式,希望把自己变成或至少部分变成美国那样的国家。然而,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国家取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在中国,许多人也试图走这样的发展道路,做着“美国梦”,这是不具有现实性的。因为缺失超越性的视野,甚至连资本文明的精华都无法把握,更遑论有效吸收和借鉴,从而必然连资本文明的较高水准也无法达到。况且,如果只是简单重复西方国家走过的道路,即使完全融入资本文明体系,中国实际上也难以迈入先进国家行列。
  在没有根本超越而是简单重复资本文明的情况下,纵使中国在经济总量乃至总体实力上超过美国,成为新的天下共主,只不过是第二个美国或另一个美国,也没有什么值得庆贺的。中华民族应该有更高的追求。复兴的中华文明所追寻的目标,决非旧式一家独大的霸主文明,而是和平发展的共同体文明。既然美国式资本文明不可能让中华民族实现长远良性发展,那么我们就需要自觉走出一条新路,才能通达更高的文明境界。但这种“新”应该是本质的新,亦即“新事物”的新。从文明角度看,这样的道路就是超越资本文明、建构社会主义新型文明的道路。也就是说,正在复兴的中华文明,相对于原有的封建文明和资本文明,应当具有超越性的核心取向。  
(待续)
2017-12-20
评论对象: 试谈社会科学大统一理论(2)
(续)
    二、 超越资本主义文明:中华文明复兴的核心取向
  中华民族需要奋力开拓的新型文明,实质是超越资本文明的社会主义文明。在对资本文明的超越中建构更高形态的社会主义文明,是中华文明复兴的本质要求与基本方式,是促进人类命运共同体发展的中国方案的主要内容。中华文明的当代复兴,不只是从传统文明向现代文明的转型,而且同时包含对现代文明的超越。在马克思主义哲学视域中,发展是原有形态的超越,而超越则是辩证的否定即扬弃。这种扬弃尽可能保留、吸收事物的积极方面,同时否定、破除其消极方面,进而实现综合创新。当代中国对资本文明的超越,也不是简单否弃或全盘推翻,而是积极的否定与扬弃。历史是不能绕过的。作为一种社会整体的、全方位的文明,肇始于西方的资本文明是现代文明的同义词,早已成为中华文明当代复兴的基本境遇。
  在归根到底的意义上,资本文明是一种物化文明,这种文明显著地推进了人与社会的发展。马克思指出,“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继“人的依赖关系”这种“最初的社会形式”之后的“第二大形式”。“在这种形式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要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这种现代文明必须进一步发展,而不是自诩为“历史的终结”,才会开创人与社会发展更好的状态。“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的生产能力成为从属于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第二个阶段为第三个阶段创造条件。”以人的发展为尺度,我们通过现代化进入的第二个阶段的文明,已达到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阶段,还没有达到个人全面发展和共有社会财富基础上的自由个性阶段。而物化文明当然还不是真正人的文明。资本主义生产以资本增殖为目的,服从和服务于资本增殖的需要;不但不以人的存在及其发展为目的,而且不惜以人作为手段或代价。不仅物质生产如此,精神生产、社会关系生产乃至人本身的生产也都如此。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基础的文明,在本质上是排斥人、异化人的。这是资本文明与生俱来的根本局限性。早在一个半世纪前,马克思就对此作出科学的揭示和论证。虽然资本主义一直被动或主动调整和改良自身,但资本文明不变的本性使之无法超越自身的局限。资本文明阶段的历史使命,就是为更高文明发展阶段创造条件。
(待续)
2017-12-20
评论员简介

破除对一切理论和权威的迷信,运用0根思维,探索宇宙和人类社会的诞生、存在和运动,由此而揭示其基本矛盾和特殊矛盾。愿与众网友共同探讨并交流提高。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6 9:16:20
评论: 0

访问: 54324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