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样东西叫质量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阶级斗争,分左分右,只是统治阶级的统治术。
他们自己都不信。
如果他们自己信,那还了得,运运起码还要凶百倍,而且他们也会分不清南北,更不会有后面的向美示好,以及五六十年代,就与香港各界打得火热了。
2017-03-25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林占了东北,自然搞到了不少三八式,同时还带来了俄的榴弹炮。此时,武器发生了对比变化。国党哪里见过榴弹炮,当年连日本都没有啊。
所以打天津时,守军说可以说守三十天。罗荣恒说三天攻下,而林则说只要三十个小时,实战只有了29小时。
榴弹炮一响,耳朵都不好使了,有些人都被埋了,回过神了,对手就是开始缴枪不杀了。

有些战域,如围国军74师,用的是人海战术。我们先用对手将士的父母喊话,大量的民工挖阵,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我见过74师里的后人与亲人,还有家书)。我们心中有队级敌人,但国军不同啊,他们想的是父母兄弟。这战争也是一种发明。
2017-03-25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我曾到一个偏远小区的兵工厂里去玩。厂里人说,这个厂很多技术都是当初赫鲁晓夫派专家改进的(这个厂是解放前蒋建的。可以想见其水平,国民党军队的装备其实很差,枪的有效射击距离只有一百米。当然国民党军队里也有美式装备,但是弹药是很有限的,只能供给少量的独立师——实际是旅的建制,军的架子。同期的日本三八式枪,则可以当阻止枪用。所以电影里的镜头往往是反的。真实的是,我们中一枪,基本就死了,我们打对手,几枪没有,中了,也不致死)
2017-03-25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当年,俄的火箭炮能打30公里,卡秋沙在朝战中立了真正的功劳(除了空战无法外,阵地战几乎是毫无问题。也正因为卡在朝手中,中国的参战投入了巨大兵力,却无法在谈判中,在后来势力左右中,起不了根本作用。中国当初并不是扶金氏哟)。

如果俄的这个武器给中国,当年解放台湾就不是问题。而且美又明确表示不参与两岸战争(美想全力从亚洲撤出,抛弃蒋介石,与中国实行正常化的邦交)——但入朝参战则改变了这一切。
2017-03-25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俄罗斯人也很难理解中国。
赫鲁晓夫帮中国建长江大桥,建钢厂,建兵工厂,甚至于核武上也派了不少专家,而且即使是撤专家,也留了不少资料。但中国全然不认帐,反而说俄撕毁合约,单方面撤走专家。
相反,斯大林,一付高高在上的态度。与中国订立的条约,不仅仅在矿产,在交通上(如东北每个火车站的付站长,要设一个俄国人)对中国作了诸多要求,而且毛为了台湾,向俄要军火,不但不给,反而直接给了朝(给中国脸色)。中国呢,其实是作了巨大让步,因为同期,美向中国伸出了绿枝,中国没有理……但至今天,我们的一些人嘴里总是斯大林如何好。这帮不懂历史,脑子一根筋的人却还牛气得狠,似乎自己是正宗的左派。
2017-03-25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1959年10月1日,赫鲁晓夫访华,中国国家政府向他提出对中国核潜艇研制提供技术支持。赫鲁晓夫傲慢地回应....
毛主席听后愤怒地站了起来....
***** 摘自本文

这是文学作品。一个国家要搞核潜,肯定有一个长久的思考,绝不是与某某见一面,就愤怒决定。事实上,元首与元首之间见面,一般会在喜气中进行,知道那些事能当面提面,那些要慢慢地在后面提。这种事,不是向邻居借把菜刀这么简单,要通过各种层次的交往来实现。
真实事实则更不是这样。因为中国的核武,最初是斯大林坚决反对。相反,赫鲁晓夫的还有各种手段支持了中国。至于核潜就是故事了。核武都没有出,何来谈核潜。核潜的成功日,是1984至86年之间的事。
2017-03-25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什么“工匠精神”,这是国内的叫法吧。
企业里,只有质量管理。管理要求严,质量就好。

国内曾想学德,造出一个“工匠精神”。但是市场取向不同,质管不同而造成的。事实上,一个中国工人,在德国一样能造出高品质的产品。这不是工人的问题,也不是管理的问题,是企业的产品品级选择问题。
2017-03-24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一个国家靠的就是企业。
企业做得好,才有钱,才能更好地发展。
企业有钱,国家也才有钱。国家有钱,才可能烧钱去搞高大上。
而且只有企业的能力强,企业才能配合国家搞高大上。

高铁,涉及到的厂家多。但为什么能搞起来。以机械加工为例,大量的机床是现在的,只要采购,你给图纸,给订单,人家都就做出来。一句话,基础强大了,你设计合理,企业就能马上做出来。高铁的工程大,企业是不敢独立涉足的,因为它不敢冒这个市场风险,它也搞不起来,有政府订单作后盾,企业自然就有胆去做。这是牵头的问题。
反过来,你把订单给三一重工。它从来没有做过高铁,但你把订单给它,它一样能做出来——因此,不是技术问题,中国的技术实现跟全球水平没有差距。
差别是有。如日本,在某些细节上做得很好,如电池,摄像,某些材料。但这不是差距,不是整体上的差距,仅仅企业用力的角度差别,这也是因为日本发展早,企业分工更细更专业。
2017-03-24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大家都是生活中人。
都是在工作中不断努力。生活工作中,你会想到自信吗?不会。所谓自信,是针对赶考的年轻人,或者要挑战困难的人,他自己给自己打气而已。实际上,它或许有用,或许没有。
一个国家的发展,是真实而全面的,一步步来,一环环变,需要真金白银,需要流血流汗——以我个人为例,没有自信,也没有自负,因为我心理没有这些概念了,我只知道做好工作,发现问题,研究问题。生活中有烦事,但也不是靠自信能解决,自信,有时还比不上睡一觉来得实在。
2017-03-24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这几十年,中国的技术发展相当大。
只是你们这些人,脑子有问题,总是选择性地失明。

七十年代,连厕纸都没有,连凉鞋也没有,脸盆都是铁的。九十年代,尿不湿没有。九十年代初,房子是什么样的?有几条象样的公路?到工厂里去看,一些所谓的大型企业,还远不如现在一家小小企业。过去的设计,绘个图是牛,现在,电脑三下就解决了。
也许,这几十年,我们没有超过国外,但我们至少跟上了吧。

以台湾为例,其塑胶工业在全球是首出一指的(台湾因此,其科技在全球能排到第十名)。六十年代,台就不错。我们呢,到九十年代初,全国开花,到中期,塑胶工业就跟上国际吧。如果不开放,莫说做手机壳,只怕连鞋底都做不出。
2017-03-24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科技与经济的发展,不是靠狗屁自信。
而是靠企业的效益与持续投入。企业在早期,做一些简单产品,然后不断进取,不断改进,这就是发展。正如,你的圆珠笔做大了,你就会去考虑笔芯的研制与生产,或许研制后,觉得不适合介入,这也是进步。
你一定要有市场。没有市场的技术,实际上反映的是技术本身有问题。当然,研究是另外一回事,它是一个浪荡儿,什么地方都可能去。
2017-03-24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中国高铁、航空、航天、国防产业动辄数万、几十万人参与、涉及庞大的产业链,技术难度堪比上天揽月、精度毫厘不差,哪一项不比1500万美元市场规模圆珠笔的笔芯材料难度、市场价值高千万倍。

其一,这不能比较。一个是综合性的,投资大,一个是专业性,技术难度大。以航空为例,材料就是很重要的。飞机设计做不好,就是因为没有好材料可以用,你的飞机设计就不可能超前,否则只是一张纸。
其二,圆珠笔芯这个材料。你不能小看。它是一类钢,实际上,模具钢与之很接近。
其三,技术,不是高精尖,而是要用大量的企业,开展特色研究与生产。只有在分开合作的基础上,技术才是真正的进步。

此博里,如果想细看,几乎句句话都会出问题。写文章,能这样胡写吗?如果这样胡写,还要读书学习干啥,村妇最会骂架。
2017-03-24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在生活中,我没有看到什么崇洋之类。
国外有好商品,有人想买,这不应当算崇洋吧。
同样,国内也有东西,大家也买。
奶粉,是一个买得多的。只能说质量可靠吧。出了三聚青胺,而且后来还出了其它事,总不能用崇洋去打击消费者吧。

从制造业来讲,中外技术差不多。只是大家生产的东西的取向不同,国外有些企业做的是高端,我们做价低又好用的。这不是技术差别,是各自对市场的分类选择。从技术来讲,价低,又要好用,这才考验技术。同样,日本走的也是价低好用的线路。

至于你说的所谓国内的先进技术,如数控机床,如TD-LTE,量子通信……这些拿出来丢脸。
我说技术上国内外一致。是因为我们的装备差不多,相关的企业人员水平差不多。以数控为例,国外能做出,我们也能做出,国外能使用它,我们也能使用它。或许,象德国的床子要好一些,但这不等于我们就差,德西门子在系统上,比我们早,已占了这个领域。我们如果要去搞,投入与产出就不合适了。
2017-03-24
评论对象: 崇洋媚外,来自顶层设计的意识形态深改
清华毕业生,竟说出“一万米高空,子弹打子弹的超高精度”此类狗屁不通的话。

反导武器,能根据目标变化,可以不断变更方向,调整姿态。就好比,你跑得快,眼睛又好使,就能追上或者拦截某个人。要点是你的眼睛看得快(这是天然的,是光速,不是人发明的),跑得快(高能喷射,与武器轻量化),及时调整(计算机)了。

这个不是靠所谓的精度。机械精度很难精确到一微。如果你把精度提得很高,那么就不是武器,是空想了。

这样说吧。反导,不是瞄得准,而是追得紧,追得活。靠近时,自身引爆,差个几十米也没有关系。
子弹打子弹,是神话,是笑话,不能用来比喻反导精度,也不能比喻办事精神。
2017-03-24
评论对象: 70年产权到期无条件续期要有法律保障
从政府的面子来讲,要交一点。

从法来讲,有点乱。有法说要交,有法说不要交,打架了。打架了,自然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解决方法是要交也不多。
2017-03-22
评论对象: 70年产权到期无条件续期要有法律保障
70年续期,交或不交,不能判断。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即使是交,也不会要很多钱的。
不会超过房价的百分之5。多了,交不起!我估计会低于百分之一。
2017-03-22
评论对象: 美联储加息和多地限购 楼市疯狂还能持续多久?
放心,2018年是底部,2019年继续涨。这是没法阻挡的事。
2017-03-21
评论对象: 华为的新增长之路会否平坦?
几乎可以肯定,华为到了瓶紧期。
营收增长了那么多,然则利润却只增长了一点点。
摊子大了,一点风浪就可能是大灾。新市场又很难拓展。未来应当是裁员的时期。
2017-03-21
评论对象: 政府应主动吸纳成功企业家入阁做部长
以省城为例。
你搞个房价10万平的没有关系。
只要里面办个高级学校,有外教,有名校教师,在区内的人可以自由入。外面进来要出高价。除这个学校只能由房产公司或相应的物业公司去办。国家不出一分钱。
这样搞下去,或许某个学校搞得特别好,从小学,至大学办全了,或许有一天校友也出名了,成了世界名校。

而一些广而招之的学校,国立的,就应向全市招生,不能搞区域。不然大量的穷人怎么活?一个刚大学毕业的学生,如何面对高的房价?他们的儿女又如何活?

这些是实际问题,不能含糊。

至于建庄园式房子与学校用地,好说。离城几十里,总可以找到吧。有钱人,也不在城远近。因为,他仍可以去买普能房。
2017-03-10
评论对象: 政府应主动吸纳成功企业家入阁做部长
我的观点恰恰相反。
首先政府中的办事人员,要让初中生,高中生去做。工资不高,要求他们做事,钉是钉,眼是眼,不能乱。
要国务院,要有超级巨大的智能机构,制订政策与法则。下面各级就是执行。部长,就是一个管理官员的官,有审计特色,并无特权。
天下的人才往企业去,去就业,去拼,去努力,并承受风险。至于机关,就是一个低工资的幸福院,有好的作息制度与保障房,有政府保障的退休制度——这部分没有必要绑在社保上。天归天,地归地,人从中选择。

搞得人人有压力,人人不开心。进的进取不了,退守的也平安不了,这样做,不是一个幸福社会。
现在人心不稳。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有钱人没有安全感,没钱的人又看不到希望。高价房与低价房没有区别,价格都在一个水准上。把不能混在一起的人,强行混在一起,富人感受不到治安与高质量,穷人感受不到低价,大家都不开心。
2017-03-10
评论员简介

有一样东西叫质量,没有质量就不要谈生产。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12/28 17:08:23
评论: 0

访问: 11177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