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安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没说清楚,这不仅是专利费的问题,而是谁控制标准的问题,所以应该是华为提出标准较比美方提出的标准那个更有利于中方控制。
另:专利的控制力不能只讲各方专利所占的数量比例。而要讲核心或关健专利数,那么华为手握的300多件专利的份量究竟如何?
2018-12-04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然后是LDPC和Polar投票,反对票的比分为24:27,LDPC胜出。联想投了Polar 的反对票,但无关结果大局。
----
谢谢介绍并请教:无关大局是什么意思?
1、是指不管票数多少都不做数?或只为摸底投栗?
2、是指即便联想和摩托罗拉投不投那两张反对票,也是24:25而华为的反对票也多美方的反对票1张。
如果是第2种情形,那么投票人可以投弃权票吗?如果可以那么是只会出现24:25的一种情况,如果不能投弃权票而只能在两个方案中选择,那么如果联想掌握的两票与华为的选择一致,则会出现26:25的局面,即反对美方的为26,反对华为的25。即美方的方案以多一票的反对而败北。
2018-12-04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嘻嘻,本人一对曹老师展开同志间的批评,果然转先生就停止了“攻击“?
批评(按曹老师话叫督战)总比“攻击“强吧?因此曹老师又欠本人一个人情。
噢,曹老师可能又去整什么由北安(或按曹老师的说法二龙系列)的言论所想到的系列文章去了?那么我可没有老段的奢想---不能流芳百世,那怕遗X万羊,总之雁(飞)过留声。另:本人早己说过由于博文和评论的影响力不在一个层次上,因此用博文的形式与评论员对话是对评论员的不公平(当然事先取得当事人同意的除外)。
2018-12-04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联想在5G标准投票中,投的反对票是关健一票,赞同票却是非关健一票,这是事实吗?对此曹老师即说我道听途说瞎起哄又不愿正面澄清。那么本人只好顺着说下去而不被曹老师认为与他下套。
联想共投票两次,这或许是公认的事实,分歧可能在反对票不是关健票这点上。那么就这两个可能做如下分析:
1、反对的一票不是关健票,那么即然赞同或反对都改变不了外方的标准方案胜出的局势,那么联想的智力那么差吗?不会投赞成票卖个顺水人情给中方提出的方案吗?
2、相比投的反对票为关健一票的可能性更大。那么在这个可能下讨论:
联想辨称,由于自己的技术积累更靠近于外方的方案,因此用投给中方方案的反对票办法选择了外方方案,这可以是一个理由。
那么公众会问,在使用外方的方案时联想有控制权吗?如果有,显然使用华为或联想选择的方案对中方而言没有区别--都是中国人自已控制嘛。由此公众也不会有那么大意见。如果不能控制外方方案,只从联想本集团的利益出发,且又标准牵扯到下一代互联网的话语权的问题,那么公众质疑也有道理起码不能斥为“恶意中伤“。
至于为此件事扣上卖国帽子确实过份,但联想或联想支持者的企业活动与政治无关和不能用爱国绑架企业及活动的解释反而火上浇油而激化矛盾,联想不是中国的公司出自联想高管之口的信息将联想推向了浪尖,虽然这话最后澄清为联想不仅是中国的公司,他的客户也遍布世界各地,但與论己成势,犹如曹老师的逻辑那样,特朗普还知道美国优先那?结果联想产品国内贵国外便宜的言论也连着出来了而一发不可收弄的联想十分被动。
纵观此事,本来面对同一个事实就会有多种看法,而联想的公关工作很差,由此说明联想的用户理念从高管起就有问题,思想根源还是吃的了苦受不了屈和官商的傲慢作风。如果理念正确那么就会顺利多,例如即便是竞争对手有意为之,联想完全可以用新闻发布会的形式并在私下拟订好记者问,用答记者问的形式将负面新闻消化于无形。
这个问题算事出有因但情有可原可以吗?那么澄清下一个问题,联想产品是否在国内卖的比国外贵?曹老师对此知情吗?可否澄清一下?


对道听途说之后又无法得到权威渠道证实的小老百姓而言,向人求证并包括向正方人员曹老师求证,这就己经很不错了。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回152楼:
谢谢曹老师的澄清,原来说我要毙你是你的比喻。否则不以杀人入罪也要以杀人未遂入罪呀,虽罪不致死也得蹲个几年。不过后一调查来自你的比喻,你小心获毁人名声罪哟。
另:
本人已说过捉曹削斌可进可退,退的解释拉上曹共同帮助斌。如果你也认为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是自残双手,那么曹老师你说,对这种观点该不该又捉又削呢?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哈,我突然发现我与曹老师的角色对换了,捍卫马克思主义是党员的责任和义务,而我充其量算一个想学习马克思主义的群众,但在曹老师的眼里却是他帮我而不是我帮他,我却成了而不是曹老师担任与非马克思主义的观点斗争的指挥者和督战员。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回,我记得你跟其他博主讨论时,人家也曾让你到他的博文下了解观点,你答:你可以将观点简要介绍一下,那能以此搪塞呢?那么轮到自己就双重标准啦?
再说不就是联想在5G标准的反对票为关健一票,而赞同票为非关健,这么一个筒单的事实吗?是,或不是,又或而是什么,不就这么简单吗?
你不回答,那么我只好认为你说我道听途说瞎起哄是无的放矢,为此歉你就不用道了,但你欠我个说法哟。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回145,
你马列主义水平再不高,也应该知道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不是一只手砍另一只手呀?
再者你不是没管老段呀?对此的博文就有几篇嘛,怎么要以管不过来做借口来为自已面对如此违反马克思主义的观点而视而不见的行为辨护哪?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回145
我何时说过将你划为坏人?并还要毙了你?
请你复制一下。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曹老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批评我道听途说跟着嗐起哄,我与你澄清事实,你不理也凑和,那么也要给个对140楼提出的问题是否同意讨论的意见吧?
否则你说别人道听途说不是乱扣帽子呀,何况你也不清楚事实那又怎么判断别人道听途说呀。
另:讨论先定个规则和题目不能叫强加于人吧或督战队员吧?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这也太慢,我有耐心而我的手机却要没电啦。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曹老师:我在140楼说的有关联想的事情是不是事实?咱们好继续呀?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我知道了在伟大用词上我错怪你了,原来如老段所说,即不是三八二十四,也不是三八二十五,而根本就不是3乘8的问题--用伟大形容柳或任都不对。
歉道了气消了,就进入正题吧?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咱们就以斥疑联想开始,以事实为依据,曹老师同意吧?
事实1,在5G标准投票中,联想的反对为关健一票,而赞同票为非关健票。
以上请问曹老师是否为事实?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即便我仰慕柳传志,在草根网仰慕一下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求见柳传志去表达呢?按照你的意思,你在草根网批评一下柳传志和联想远远不够,一定会去北京向相关部门检举揭发喽?
---
这话的起因是你认为我对柳有意见就去国安、公安反咉吧?那么对等,你赞同不该面见本人呀。另你又认为说联想在美国是造谣,这会又说让我拿钱给你去美国找柳,那么你骗我钱私款旅游呀?
又:本人手笨,手机上复制功能一会有一会没有,因此咱也沒有能力翻旧帐。
还是言归主题,我们采取一来一往并一小时为限可好?
我先起个头?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回曹老师:
我们不能笼统说,凡事领导说过的指示的就可以反对吧?
因而肯定胡福明是肯定他当年的政治勇气。
那么现在你不妨再问问胡福明:头几年凡是邓定的可以反对吗?现在住房贵成这样连中央都说房子用来住而不能钞,那么问问他,实践捡验后我们的住房改革有无检讨之处?
如果他还具备一如以往的政治勇气,那么我选他。否则我只能选当年的他。而且还只能肯定他的勇气而不是他所有否定的具体事情,因为非毛由此拉开序幕,以至邓当年就说要完整准确的理解毛泽东思想,非毛的结果使人们心中失去信仰并成为敌对分子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突破口,对此不可不察呀?!尤其在中国的国情下由于没有上帝等的精神领袖,而更需要民族的象证和正义公平、为百姓说话的化身。那么放眼中国近代史谁可担此大任,非毛泽东莫属也。因而对此不能完全说成是个人崇拜,而是民族向心力、凝聚力之必需。
因而我为什么说柳传志等人要克服吃的了苦受不冤的用好听一点就是士可杀不可辱的读书人传统的患得患失的毛病?对比一下多少共产党人在受到自已的组织或同志误解时,那怕违心的检讨自已也表示永不叛党,这种气度和忠诚是这些私人企业家可比吗?当然入选改革人物不能用优秀并杰出的党员标准,但也不能捧上天连"伟大"都用上呀。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在马克思的墓碑上刻着两行字:“以往的哲学家只是解释世界,而问题在于改造世界。
----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翻译成通俗语言就是:马克思理论不与以往理论那样空对空,而是来源与实践并指导实践而致力于改变世界。还有一句话给予了更好的注解:马克思主义是工人阶级争得解放的思想武器。由此理解或拥护马克思主义确实存在一个立场问题,所以不站在无产阶级立场上对马克思主义不理解或者误解的现象不奇怪。
马克思认为,认识来源于实践,但絲毫不贬低正确的理论对实践的指导作用。因此不能否认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原则在当代的普遍适用性。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提供曹老师在评论中涉及到本人33楼的内容如下:
北安:
还有那个入围的胡福明也有商榷之处。
我们现在知道“实践检验真理标准“是政治斗争的产物而不是学术争论的结果。结果现在何止一人搞两个凡是,恐怕现在是个负责人也要求下级要两个凡是。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在哲学上的意义应该引向对真理相对论和绝对性的讨论,世界观和方法论关系的讨论,革命目标与方法的讨论,革命信仰与道路之间关系的讨论等。而实际上却引向了庸俗的实用主义和片面的发展观。又由于它的来源先天就是政治斗争的产物因而必然受现行政治环境的制约,而失去探索真理的勇气。
另一面任何社会都需要次序,维持次序的重要方法之一就要讲求纪律,那么从组织纪律的角度,当然要“两个凡是“。
现在法治社会,规定可以改,但要经过法定程序。
因而实践检验真理标准的讨论在理论上并未走上深入探讨的道路,从最终的结果看也失去了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而面对实践的理论勇气。又由于它本身就是现实政治的产物,因而犯了不分场合的失误。例如可以不听领导的话吗?例如即便实践检验错了,就不需要通过法定的程序和法定的承办机关修改吗?
因而评选这些人物不过是评选他们的精神而己,例如,小岗村、华西村带头人先人后己的精神,柳传志科技人员下海敢为天下先的精神,胡福明的政治勇气等。至于他们做的事还有待人们的共识和实践的继续检验吧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续:
再拿老段的核心观点的人性来说。抽象的人性总是相对固定,那么用此可以解释同样的人心却又有不同生产方式和社会制度变迁的历史发展吗?如此不是将历史看做成王败冦的英雄创造历史的唯心主义的历史观吗?不管前三十年经验也好教训也罢,如果抱着从个人动机(人性、人心)去衡量的观点,也就难怪不去探讨这些大事件的背后的社会意义,而看做权力之争,兔死狗烹了。从现实讲,讲关系的厚黑学大行其道甚至渗透到党内生活中使党内关系庯俗化而败坏党的风气。按抽象的人性自私来看,雷锋事迹就不会是真的而是装的或拿来骗人的,由此历史虚无主义和对英雄人物的诋毁很难说与之这种唯心主义的世界观没有关系。用这种人性观考察未来,那么共产主义就不会实现而私有制永存并如福山所言资本主义制度是历史的终结。
那么曹老师你看出了人性论的要害了吗?当这种观点出现时,向你这位党员并自称捍卫客观论的人来寻求声援,你难道不应该感到义不容辞吗?
可是你在反老段什么?只反对他的狂妄,那么如果老段的观点真的符合马克思主义,那么他自称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虽然狂了点,可是又有何妨呢?如曹雪芹自称假语村言并假托疯和尚之口,那么由此能否认红搂梦的价值吗?因此你帮助老段也未帮在点上。

本人从来认为网如大海,个人的言论不过沧海一粟,多一个人支持或反对就能改变一粟的位置吗?因此我也不需要什么人支持。当然自觉的同道我欢迎,得一知己人生足矣嘛。
2018-12-0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北安批段修斌,非要扯上我,我不配合,就把一腔怨气撒向我,我真的有点无辜。日前,段修斌又要我去批“注目礼”,要批“注目礼”你段修斌自己去写文章批呀,干嘛要支使我去批呢?不知北安和段修斌为何如此要求我?
----
怎么曹老师后悔我拉住你帮助(段修)斌啦。
你对错误的行为敢于批评,这些行为谁都会感谢你。但你批评的内容却不能让我满意:
老段有一个政治理论观点让他洋洋得意,他说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为左右手,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的斗争犹如一只手砍另一只手。那么在党重申即要完成全面实观小康的当前工作,也要不忘初心坚定共产主义理想的今天,你做为组织中的一份子对老段涉及到的如此大是大非的理论问题取什么态度呢?联系到本网的一些博主或评论员与老段类似的观点和言论,剥削不存在甚至剥削养活工人而在道义上有功的言论,将公有制企业或集体取之于民用之民的留存也称为剥削,将列宁曾经施行过的国家资本主义,称为国家剥削等等不分性质而挖空心思为资产阶级辨护的奇谈怪论,那见你曹老师有半个字的回击,那怕受相应理论水平限制而表个态度也行。所以你或未了解老段这类观点的要害,或为其避重就轻,或仅限于个人恩怨而己。当然这是你的自由,但别人会问这符合你的政治身份吗?
2018-12-03
评论员简介

春华秋实。学习,讨论,交流。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3/16 8:04:25
评论: 0

访问: 91390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