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ggu1012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为什么美国工资很高,物价却很低?
46块钱1度电!美德州电费创纪录 网友:开空调要破产
2019-08-14
评论对象: 请问吴晓求,征房地产税是常识,要理由吗?
这点上支持易宪容
2019-03-28
评论对象: 华为可以做电气化公路的先行者
3.Frederic Pierucci,Alstom的前任高管,在被美国敲诈集团羁押为人质五年之后,回到法国,立刻将整个事件写书发表,参见2019年一月16日出版的《Le Piège Américain》,《美国陷阱》。Pierucci的书在法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毕竟Alstom是法国传统重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肢解了,法国人也咽不下这口气。如果不是因为黄背心运动,Macron必然会有动作。中方应该从最高层出手,配合欧盟对伊朗制裁的疑虑,利用例如高峰会议这样高调的手段,尽力把美国这个半合法的利益链曝光,并且通过国际组织来节制美国使用FCPA和经济制裁的域外管辖权,例如限制其罚金的数额。就算欧洲因为70多年亲美传统而拒绝完全配合,中方每一次提出合法、合理、合利的提议,就是又一次削弱欧洲的偏颇态度。

另一个可行的着手点是特朗普。他和这个敲诈集团没有关系,如果能成功查办,他反而有了宣传借口,可以用来抹黑Mueller对他的调查。如果中方能说服他,命令新任司法部长Barr启动内部调查(Internal Affairs,毕竟这个集团是靠消耗美国的国际信誉以自肥),这将是最理想的结果:即使没有定罪,也会吓阻这个集团未来几年的行动。当然特朗普有可能不相信或不愿意,反而以为这些针对华为的司法案件对他的贸易讹诈有利,但总必须尝试一下。
最后,中方应该审视自身的团队,为什么13亿人的国家,居然(似乎,如果已经有内部人士做出正确的分析,自然最好)没有人注意到Pierucci的新书。一个世界数一数二的国家,在国际事务上必须有灵活、及时、正确和深刻的认知与反应。整顿并补强外交方面的智库,是无需外国人合作的自我改善工作。
2019-02-12
评论对象: 华为可以做电气化公路的先行者
2.一般大众熟悉的富豪,无一例外都是有哄骗投资人或客户的需要,才会追求知名度,例如马斯克和特朗普,否则闷声大发财才是明智的选择。如果所作所为不是完全合法合理,那么更加不会愿意曝光。这里正是如此:不但参与的那批律师,宁可安安静静地做亿万富翁,就是司法部那个部门的官员们,也不会希望他们的财路被公开。单是其他部门人员羡慕嫉妒恨的眼光,就不好受。

所以中方的应对之策,只能针对他们的弱点,多管齐下。这里我先解释为什么中国不能再试图回避,必须积极处理:原本这种半合法的勾当,就是专门针对无还手之力的弱者,而中方在去年中兴事件的反应,基本是花钱消灾,多罚了9亿美元,不但爽快掏钱,还兴高采烈。对比法国Alstom拖了近五年的坚决抵抗,哪一个是软柿子,非常明显。几个月内,就轮到华为,这其实是中方邀请他们来继续敲诈的必然结果。

中兴的案子,起自好几年前,去年再度爆发,原本就是所雇佣的一个律师抓到一点小毛病,建议中兴主动向司法部认罪。现在回想起来,显然这人不是在尽公民或律师的职责,而是原本就属于敲诈集团的一部分。事实上整个中兴(华为也一样)在美国的法律团队,很可能就是敲诈集团的核心,所以他们应该早就注意到中国人息事宁人的偏好,在去年如此轻易地得到天量收入之后,未来中国企业必然会成为他们的首要目标。如果只是继续雇佣这批人来做纯被动的反应,只怕几年之内,中国大型企业的高管都不能出国了。

所以中方的对策,只能是主动反击(但不是蛮干),而法国人Pierucci的遭遇和经验,正是解决此事的关键。首先在孟晚舟一案,必须赶快绕过美国来的法律团队(最好是只用这些律师来处理与美国司法部的直接交涉,策略讨论不应该让他们参与),把《经济学人》的两篇文章交给法官。如果可能,可以请Pierucci亲自出马来当证人,说明美国法律系统会以不人道的手段来对待人质。-王孟源
2019-02-12
评论对象: 华为可以做电气化公路的先行者
1.首先,像是前文讨论的利用司法权力以自肥,在美国是极为普遍而且历史悠久的现象。最简单的例子是Speeding Trap,超速陷阱,几乎在汽车一发明不久、马路有速限就开始了。一般是在美国乡下,如果有公路通过,那么就可以靠开超速罚单来敛财。20多年前我在德州工作两年,曾经读到附近有一个小镇原本连一个全职警官都养不起,后来开始大开罚单之后,不但警察局扩充到15人,又增设了连带的法官、书记等等,在付给他们优厚的薪水之后,还有盈余做为全镇预算的2/3。换句话说,这种超速罚单的生意所带给公家的抽成,比当地的税收还要高出一倍。

这些钱当然都是从路过的外地人压榨出来的;本地人能投票选举警长和法官,所以自然免疫。我在四年前《当警察做什么都合法时,还算是法治吗?》一文中讨论过的,美国警察可以随意、无条件地扣押任何人在公共场所所携带的财产(尤其是现金),更是匪夷所思,而实际上也是盛行在南部乡下,专门用来敲诈外地人。

这些例子与华为案,既有极高的相似程度,也有一些细微的不同;我们必须做出审慎的分析。司法部的这个团队,就像开罚单的警局一样,是独立王国,只受到很间接的监管(前者是国会,后者是当地的选举);为了避免这些监管,他们同样都专注在敲诈没有政治能量的外地人。他们也同样会对公家的财务,贡献相当的收入,进一步削弱政治监管的阻力。而且他们“执法”的方向,也都有若干政治正确性(前者是打击外国“犯罪”,后者是整顿交通),即使媒体有所报导,一般也无法改变他们的行径。-王孟源 《美国华人》
2019-02-12
评论对象: 楼市实施全面价格管制适得其反
一辆在高速行驶的汽车,司机因突遇障碍踩了刹车,结果汽车因惯性减速向前滑行了几十米,撞后司机受伤了,一砖家来了看后,说:你们看,司机踩了刹车,汽车还是向前前行了几十米,这不是越踩刹车,车月往前走吗?受伤了吧。这都是踩刹车的错。呵呵呵,如果不踩刹车呢?确实不会受伤了,而是直接完蛋了。
2018-07-12
评论对象: 楼市实施全面价格管制适得其反
这是什么狗屁逻辑,因为调控,所以上涨?大错特错,因为有调控,只是涨的慢了,不调控涨的更多,更快,风险迅速积累。这跟说股市大跌,GDP却大涨,就说股市跟经济没有关系是一个道理。到底是股市大跌,拖累了GDP增长(拖累后也增长不少),还是股市如果大涨,GDP会涨的更高?
2018-07-12
评论对象: 人民币汇率下跌还会继续吗?
当然还会跌,上一波1万亿美元储备的消失之痛和教训还不够吗?
2018-07-03
评论对象: 筑巢引凤与带枪投敌:论美国对中兴的制裁
中兴受制,半导体危机,不是中国加入WTO后的双刃剑的一面。其实反过来,这又不是危机。试想,如果特朗普没下手前,我告诉你,中国芯片一直无法长大,就是因为美国的芯片性能好,价格低,谁会自己浪费财力、人力去生产?即使想生产也要保护一下吧,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关税,可是你家关税就违反了世贸规则,所以不能干。现在好了,特朗普主动退出了,这不是国产芯片的天赐良机吗?我们自己做不到的事情,特朗普帮我们做到了。当然,他做的比较暴力。若执行下去,中兴很可能完蛋,不过芯片产业一定会腾飞,十亿的市场摆在那,甚至不需要去猜测这个产业的前景(肯定好的,而像人工智能现在资本都还在寻找市场化之路,都在试探,不敢狠砸钱),最多两年,国产高端芯片就会崛起,那么有人会两年内怎么办,呵呵了,高通的专利摆在那,不用明里说,中国善于仿制和山寨,自己拿过来直接生产,政府睁一只眼,闭着一只眼,熬个两年(为了不影响老百姓实际生活),就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滴微软和安卓了,中国芯片出来,你们对不对接开放?不对接,我们没得选,没有高通,你们就得退出中国市场,我们自己继续研发自己的系统,未来连软件都要拿回来。对接,你们利益有保障了,继续赚中国的钱,而中国芯片可以迅速走向世界了。
2018-04-19
评论对象: 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为什么中国有那么多汉奸和贪官?
也只有在中国,汉奸一词或者被称为汉奸的人自古以来盛久长存,就跟贪官一样成为人们经常用以痛恨及谩骂某类人的词语。恍惚“汉奸”与“贪官”已然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和生存现实中特有特色。
  自从近代西方的航海大发现以来,伴随着战争之路与人类血泪进程,世界各地区和各民族国家之家逐渐走向了相互了解,相互沟通甚至相互融合学习,自然也避免不了志趣者对不同文化之间的比较与深思。当今的世界已然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但是放眼望去,我们便可以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其他各国和中国一样,也无法避免各自出现自己的国奸和贪官。但是又总觉得跟中国的不一样。就拿去年的“棱镜门”事件来说,斯诺登揭露美国政府对他国的监听计划,斯诺登可算是美国的“美奸”了。当然,如果说出卖美国政府和出卖美国人民是两回事,而斯诺登却维护了世界人民的利益,那他也就不能称为“美奸”了,最多算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叛徒。叛徒只是出卖某个组织,而国奸则是出卖国家与民族的利益的人。
  可以说世界各国都出现过自己的国奸和贪官,腐败问题更是全世界各国共同面临的问题。关键是,汉奸问题和官员腐败问题只有在中国得到了某称程度的泛滥,甚至成为了中国的一种文化特色。当然,我们在这里没有必要去寻究和赘述中国最早的汉奸说法来源和最早的汉奸人群。但是我们必须清楚的是,汉奸的内涵实际上是不断变化的。比如如果只以背叛汉族的人就成为汉奸,那么汉朝背叛刘氏王朝投降楚国的曹无伤,文帝时投降匈奴的中行说,以及到了宋代暗通金国的秦桧,明末投降清朝的吴三桂都可以成为汉奸。
  但是若以维基百科中所给的汉奸的定义,只将背叛中华民族的人视作汉奸,那么上面所述之人,又不能称为真正的汉奸。因为我们现在文化和思维已然将古代少数民族视作中华民族的一部分,匈奴如此,蒙古族和满清亦如此。
2017-09-05
评论对象: 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因此,我们现在所说的汉奸严格意义上讲是指近代以来西方列强对中国侵略开始才出现的。比如汪精卫之流。而实际上我们也不能忽视的一点是,我们现在经常挂在嘴边的“中华民族和炎黄子孙甚至包括国家一词”的提法实际上是在清末才出现和流行的,至今也不过只有百年的历史。而清代以前的国人称自己是什么?叫“朝廷”,“天下”,“邦”或者朝代名称,如“明”,“清”。所以当你看到电视剧中清朝皇帝叫我们“大清国”为国,那纯粹是胡说八道。
   因此,自古以来对于我们中国的民众来说,就存在一个认识混乱,就是什么是国,什么是家,什么是朝廷。国和家为什么不分开,朝廷和天下百姓到底是不是一回事。既然国和家不分,那么对于贪官来说,贪污国的财富到自己家也就不算问题,因为国和家不分嘛!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从没有哪个国家在像中国这样在面对与外国抗争的同时,还要面对内部之间的争斗。而更可笑的居然是,中国军队在抗日的过程中居然要面对伪军即皇协军这个由中国自己人组成的“侵略者”。日美战争没有(成规模的),苏德战争也没有这种情况,只有中日战争才有,这真是中国特色。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汉奸?为什么中国有这么多的贪官?这些“中国特色”的根源在哪里?笔者一直秉承着那个观点,这是文化属性的必然,是中华文化在几千年发展过程中所形成的特有文化环境造成的特有现象。而两千年来中国的政治结构,经济基础,什么工人,农民,资本家和各个阶层后来都一股脑的出现了,这些都不停的在变化,而唯独深深扎根于中国人骨子里的文化属性没有变化。所谓的孔孟之道自古以来都只是知识分子和上层人士玩弄的文字游戏,你跟古代和现代的劳动农民谈什么之乎者也,谈仁义礼智信,谈温良恭俭顺他们知道这些的内涵吗?你开玩笑呢?但是就算是不识字的农民和乞丐他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攀关系,逢年过节要送礼,见面要问“你吃了吗”。他们只会根据现实的需要去选择这些上层的礼仪,而这些笔者称之为“道德系统表”。
2017-09-05
评论对象: 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笔者一直在说,其实各国各民族文化属性或文化环境的不同,根本的表现方式则体现在人与人关系的不同上。如果用理性,本能和道德来分解一个人的人格结构,那么笔者认为在远古时代的华夏部落开始,中国人一直没有处理好自我道德的一级,中国人既没有形成有效的公义约束自我道德,也没有形成严格的自我反思道德。而将这个道德的一级作为一个不定的因素放在与他人的联系中,也即“选人道德”。
  笔者已然发现,这种选人道德模式的存在,是来源于最初华夏部落的阴阳哲学崇拜。目前也正在尝试从考古学,训诂学,从神话和史料中寻找这个“阴阳二元人格模式”下选人道德的最初发端,然后通过一种异化放大吸收的辩证推理,彻底的发掘出这个文化属性的整个全貌。
   如果将本能,理性和道德作为一个人人格结构的三角稳定元素。可以说任何一个元素的“不正常”都必然导致整个人格结构的异常。拿我们国人自己来说,因为个人将道德这一级拿出来以别人来定位。于是便让理性和本能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呈现出来。比如人有死亡恐惧的本能,在战争中有些人一旦被俘,他的自我道德一级因为只是跟他身边一些人比如一个班里的兄弟相挂钩,而不是跟最高的君主建立的直接二人关系。所以他被俘后,不必遵守君主对他的道德约束,而让自我本能处于完全无压制状态,自然他就十分怕死什么都招了。      当然,如果这其中有个他已建立约束二人关系的好兄弟被杀害了,则因为仇恨,导致他已死的这位兄弟严格的约束着他的自我道德一级,所以也必然以道德和理性去压制自己的死亡恐惧,而誓死不从,从而变成大义凛然的英雄。这也是我们在抗日战争中经常看到的,伪军既可以帮助日本人,也可以在自己的兄弟或老婆被日本谋害之后,迅速成为了反抗日本的先锋。这种由汉奸到英雄的转变是多么迅速。这是鲜明的选人道德模式的存在,是二元人格结构在作怪。
  同样,我们也可以发现中国人十分的好赌,喜欢在公共场所大声喧哗,喜欢出入黄色场所,这些都是在避开自我的二人道德约束后,本能的一种泛滥。但若是见到了能够决定他命运的上级,则立刻就跟老鼠见到猫一般,谨小慎微,大气都不敢出。这是因为那个上级能给他严格的选人道德,能够完全压制住他泛滥的本能。
2017-09-05
评论对象: 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当然我们也必须要解释一点,就是这种二元人格下选人道德的存在,也会存在于西方社会。他们也是有的,只不过当这种模式变的十分明显而构建成整个文化环境的时候,则完全是呈现出两个不同的形态。就跟我们和西方人一样,在人性方面可以说是没有任何差距的,但我们都清楚,我们的文化环境是不同的。就跟两个人一样,他们都有五官躯干,有两只胳膊两条腿,生存的机理也一样。但我们一眼就能分出他们的不同。 笔者所说的这种选人道德的人格差异,实则是一种特有的普遍状态环境,不能严格以个体和个案来判定。
   还是回到汉奸和贪官问题。笔者曾经说过中国可以说是一个全民皆腐的国度。正因为这种二元人格选人道德的存在,才会出现那么多的特有的现象。开车撞人了,他说“我爸是李刚”,用他父亲来给自己建立道德一级。在外出事了,总是立刻打电话找有关系的人来帮助,这也是在寻找有效的道德,通过各种关系,实现自己与要惩罚他那个人的道德建立,进而免受责罚。我们总是喜欢说,我家里怎样怎样,自己的什么亲戚是做什么的,或者说自己认识哪个大人物,都说的津津乐道,这些都是自我稳定人格缺失的表现,因为这个人都在用别人为自己建立选人道德。所以没有独立人格只靠选人进行道德建立的人们就很容易的随着环境的变化而成为了变色龙。  
  这种文化造成了两个结果,一是只要这个人在某种人情圈子内,他就变的可以比任何人都无私高尚,都勇于承担。但是一旦出了这个圈子,就变得没有束缚,一切丑态也就表露无疑。所以,中国人会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会随地吐痰,那是因为他没有处在人情圈子的范围之内。一旦你见到了认识的某个人,那就是圈子内的事了,你就变得热情,关心,嘘寒问暖。
   这个社会存在无数个人伦关系圈子,这种圈子内的人与人的连接,可以是亲情,友情,利益等一切媒介。也只有这些才能真正的束缚他。法律是全民性的,但是没有几个全民的圈子存在,所以法律始终无法成为约束整个国人的媒介。在人伦圈内,成员之间可以利用各种手段来给彼此之间创造利益,而成员也只需要为维持圈子的稳定负责,至于圈子得到的利益是否侵犯他人的利益则是不重要的。所以,大众从不觉得逢年过节请客送礼,是不妥的的事情。而借此对方能为自己办成某些事情,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因为他没有自省人格,所以只要能保持这个人伦圈子的稳定就是给他自己创造一个较稳定的选人道德。
2017-09-05
评论对象: 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那些贪官们也是,他们同样不可避免的生活在某种人伦圈子内,也只有这个圈子才能体现他是他自己。所以对上他要巴结上级,对下要笼络人心,这都是保持圈子稳定的一种生存方式。而为了这种稳定,再加上他缺乏独立的自我,进而造成了行为的泛滥。直到他的所为触犯了别人圈子的利益,才终究被别人以维持自己圈子为目的,以法律或其他方式为手段,把他挖掘出来。 所以腐败的源头不在于哪个政府和政党的问题,而在文化属性决定下的广大民间大众。
   人伦的圈子文化,造成了每个个体的人都必须利用人伦圈子去发展自己,否则他就很难生存。如果一个官员铁面无私,正直不阿,除了与之相距甚远毫无利益瓜葛的人为之叫好外,在他身边所面临的是一群人伦圈子的围攻,尽管他按照章程办事,但只讲圈内规则的其他人,每个个体都不同程度的触犯了这种章程。所以这个清官一旦行动,势必遭受到排挤和报复。而他遭受的对抗往往是非人性的,不合理的,因为他是敌人的圈外人,可以不按规则去对付。另一方面,因为缺乏独立人格精神的其他个人存在,他必须使用非人格的形式,也就是必须自己建立一个人伦圈子才能找到更多的助手来帮助他,否则,即便某种个人是他的下级,因为他不在你的人伦圈子内,下级也会阳奉阴违,甚至按照圈外人来对付你。
   自古以来那些铁面无私的官员,是很难建立一个自己的人伦圈子的,因为只要建立这种人伦圈子,就必然出现圈内规则,而破坏清官一贯的行为方式。那清官也就不存在了。如果他不建立这种人伦圈子,仅凭他一人之力,是根本做不成任何事情的。因为上下各种圈子都会将你置之死地。所以,你看中国历史上有名的清官,他们往往有皇帝那个最高领导人给他建立的一个最强的人伦圈子,那就是皇帝和他自己。但是有多少清官因为没有这种幸运而死无葬身之地都不为人所知。
2017-09-05
评论对象: 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古代皇帝为什么时常派遣钦差大臣去走访和调查地方,这不是对地方官员的不信任吗?皇帝知道,地方官员有自己的人伦圈子,这种人伦圈子为了圈子的利益可能损害皇家的利益。所以皇帝找了个亲信,组成了一个属于皇帝的圈子,去地方查访。而这个钦差因为出自最强的皇家圈子内,自然到了地方就有了更大的底气去做事。
  中国的官场于是就形成了一个怪圈,当官要想往上爬,就必须建立属于自己的人伦圈子或加入别人的人伦圈子,你的上级下级,亲属子女都会一股脑的逼迫你成为圈子的一员,而加入之后就必须为圈子贡献利益,这种利益一定是潜规则的,一定会触犯公认的法律,于是他就变成了一个“坏”官,如果再不能很好的自我约束,就会走向腐败堕落的深渊。
  说了这么多,汉奸与贪官一样,他们也是在进行选人道德。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一直没有成为民众普遍接受的公义道德,那些汉奸们自然也就没有道德意识去为一个他们没有建立的选人道德的人去承接某种义务。在他们眼里,普通民众的生命就如草芥一般。
  这种二元人格结构下人格的不稳定性,让那些毫无顾忌的人为了自己或自我一家的利益而甘于跟外国势力结成一种特有的选人道德,而将国内其他人和整个民族至于一个外人的地位,只要能获得众多的利益,哪怕是给外国人做奴才,他也心甘情愿建立这种选人道德模式。
  而任何妨碍他们获取既得利益的人,都势必成为他们的死敌,而被除之后快。
  笔者不得不说,中国人的这种文化属性已然被外国,至少为美国所洞悉。让笔者十分震惊的则是,连国人都没有普遍的了解自己的弱点之时,美国却已然拿着这个作为对华战略的一个重要参考。写于2014年4月
2017-09-05
评论对象: 抗战胜利日,要铭记英雄,也别忘了汉奸!
东方的大一统政治结构的核心,并非主要建构个人的精神世界,而是建构一个稳定的群体社会。那自然,为了维护和保持这个群体社会的稳定和长久,就需要大一统的上层人士去不断的设计二人关系的建构系谱。也就是用怎样的认知去填充人与人的关系。这也是中国人比较讲究实用主义,或讲究现实主义的最根本原因。中国文明的核心则是围绕着这个二人关系设计,以它为最初的圆核,而以后所有的历史时代,无论产生怎样的文化认知,比如诸子百家时代,都不是对前代进行一种批判性的渐进上升。而是围绕着怎样建构更好的二人关系,用一种更高级,更饱满的知识体系去建构二人关系。于是我们便能从中国的文化中感受到深深的人伦气息,道德气息。随着历史的发展,最初的阴阳哲学基核,非但没有被消灭和改造,相反随着越来越多的新二人关系的设计,或新文化认知的融入,而让整个东方文化的重心不断的向这个无限圆环的内心聚集,让这个基核越来越稳固。你越是要超越它,反而被它拽的越近,而围绕着它打转。
2017-09-05
评论对象: 中国的对印战略的一些想法
1.
让印度通告诉您中印对峙背后的惊天秘密
来源:纯科学;作者:汪涛

现在对中印洞朗对峙的分析铺天盖地,但几乎没有一个真正靠谱的。印度这次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些网友认为印度人这次做了美国的冤大头,也有人认为印度想把原来没有争议的洞朗地区制造成有争议等。其实,这些都纯属不着边际的猜测。如果为这么个不毛之地面临与中国打一仗的风险,这完全不是印度人的思维方式。绝大多数人没有去深究一下此事的蹊跷之处,说是印度军队进入中国境内100多米,开着2辆推土机要去阻止中国修路。这就意味着,其实路已经修到离中印边境线只有100多米的地方了。印度军队跑到中国境内来,就为阻止中国修这100多米的路?之前干什么去了?

另外,事情发生之后,印度为此事的说词前后变化了很多次,开始说是中印间有争议的领土,后来又说是替不丹出头。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其实印度做这个事情并不象是一个有详细计划的行动。也就是说他们做这个事情很可能是临时而为,并另有所图。要搞清楚另有所图的是什么,那就得看他们做事情的前因后果。要明白印度为什么要在洞朗与中国对峙,必须得充分理解印度的思维方式,以及国际大环境和中印之间关系的小环境是怎么变化的。
2008年,我在去过西里古里(就是这次对峙中经常被人谈到的只有20多公里宽的印度连接东北的咽喉要道)之后,到300多公里的另一个印度东北部城市古阿哈蒂(Guwahati)。当时我是坐着印度客户的汽车通过这段所谓西里古里走廊的。

其实,类似这种事情早就不是第一次了。地球人都明白,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中国的崛起,真正在体量上能与中国相比拟的潜在力量只有印度。所以,美国和日本拉印度与中国抗衡,绞尽脑汁做印度的工作也早就不是什么秘密。最关键的是,中国和印度对此也早就心知肚明。
2017-08-10
评论对象: 中国的对印战略的一些想法
2. 2003年,美国就开始掀起了一波拉拢印度以抗衡中国的高潮。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2003年7/8月刊上,塔伦·凯纳(Tarun Khanna,印度裔,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黄亚声(Yasheng Huang,中国裔,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副教授)发表了题为“印度能否超越中国?”(英文标题Can india overtake china?)的文章。美国学术界马上开始狂炒,中国和印度学术界以及媒体也开始有所躁动。中英文版本我都看过了,不用问,这就是想挑起中印恶性竟争嘛。

2005年5月份,我还在印度负责中兴印度子公司业务,一个叫亚洲协会的组织在印度搞了一个论坛。亚洲协会?别以为他是日本或其他亚州国家的组织,他是一个纯粹美国发起的NGO。这个论坛邀请了大量中印政府首脑和两国大企业家参加。中兴老板侯为贵也随当时中国领导人温家宝总理出访印度,在孟买机场附近的希尔顿酒店搞了一个大型论坛,侯为贵作为嘉宾要在论坛上讲话。我陪他先在贵宾室休息,同时也作他的翻译。一个论坛负责人和嘉宾主持人(是个美国人,奇怪吧!)来与嘉宾先私下谈谈。

我忘了这个美国主持人的名字,不过他截至当时10年之间很频繁地来中国,算是个美国人里面的中国通,他把一本西方人William Gascoyne-Cecil写的书《changing china》(改变中的中国)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不过主要是免费赠给一些重要人物,市场上几乎见不到。他完全不加掩饰地对侯总说:你们中国和印度现在发展得太快了,9%的GDP增长率,太疯狂了,所以你们中国和印度得竞争一下。

外面媒体都说侯总不善言词,那都是说给外面人听的,其实他反应极其敏锐,言辞犀利。侯总几乎没加思索就反问:“那美国和谁竞争啊?”。这一下把这个美国主持人给问愣了,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侯总就说:“美国是在和拉登竞争啊”。主持人一下很尴尬地说:“唉,美国也有美国自己很头痛的问题啊。那不是竞争,那已经是战争了!”。
2017-08-10
评论对象: 中国的对印战略的一些想法
3. 随后几年,美国给了印度很多很多好处,2006年承认印度拥核地位,签署美印民用核能协定,经济贸易优惠……反正印度张开血盆大口,把美国人给的好处全吃下去了。美国以为下了这么多鱼饵能把印度钩住,印度也装疯卖傻地不断在美国人面前反复宣称“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让美国以为印度天生就是跟美国一伙啊。你怎么就不去亲自查查印度宪法是怎么说的啊?

印度宪法第42修正法,将印度国家的性质表述由“主权的民主共和国”修改为“主权的、社会主义的、世俗的、民主共和国”。印度确实是民主国家,但印度也是社会主义国家明白吗?国大党是有社会主义性质的政党,甚至共产党在印度西孟加拉邦等地方长期就是执行党。美国人那能理解得清楚这种咖喱糊糊式的表述到底算是什么东西?知道美国、原来的苏联(现在的俄罗斯)甚至中国都不同程度把印度当自己人是为什么了吧!

美国人哪里能想到印度不仅把鱼饵吃了,鱼钩取下来自己用,连鱼线也给剪了自己留下。然后还跑上岸对美国人说你这鱼杆、鱼饵桶和桶里剩下的鱼饵都是给我准备的,凭什么不赶紧都给我?等美国人目瞪口呆想印度人怎么考虑问题这么“不可思议”时,印度人一脸正经地对美国人说你们口袋里不是还有7套方案吗?赶紧把这7桶鱼饵都拿出来啊!如果还有新的方案一定不要忘了及时通知我们一下,否则你得负责任。美国人想要的与中国竞争的事呢?印度人晃晃脑袋搞不清是肯定还是否定地说,那是我们和中国人之间的事情。然后呢,那就没有然后了。

200多年历史的美国想直接编个逻辑设个鱼饵,就去套住有5千多年历史的中国和印度两个国家,你都在想啥呢?知道印度政府公益宣传广告是怎么说的吗?“Incredible India”,那就是“不可思议的印度”。
2017-08-10
评论对象: 中国的对印战略的一些想法
4. 这就是印度人的思维方式,他们做生意要求全世界最便宜的价格,同时还得要求全世界最高的品质。我在北京中关村给企业作国际市场培训时一再告诫中国公司在印度做生意时,一定要非常清楚印度人的商业文化。在什么地方打价格战都可以,但绝对绝对不要在印度打价格战。中国公司在印度赔钱赔到吐血的事情太多了,包括华为,曾在印度1年营业额7、8千万美元的时侯,竟然敢赔进去5千多万美元。除了我在中兴负责印度公司,在现在的公司数码视讯负责国际业务时在印度赚到过钱之外,很少见到中国公司真能在印度赚钱的。

上一次拉拢印度抗衡中国的高潮还是克林顿任上就开始干的,奥巴马继承了这个资源一直不停地推动这个事情,明白特朗普刚上台时为什么要掀中情局的桌子,把桌子底下的国家机密全抖落出来原因何在了吧?亏吃得太大了!这次总统特朗普那可是生意人出生,要糊弄这个生意人就没那么容易了。但是,如果以为这次特朗普就能精明得过印度人那就想错了。如果美国人做生意能做得过印度人,就不会有那么多美国大公司包括微软公司的CEO、CTO都被外来的印度人“篡党夺权”了。

印度军队什么时侯越境到洞朗的?穆迪去美国访问的时侯。所以,这里面的内在关联性再清楚不过了。既然特朗普不象奥巴马那么好糊弄,那就来点更真切的呗。所以就摆出一副印度真要与中国打起来的架式,让中情局和特朗普那是相当地有成就感,并且后续为印度人花起钱来就更大方了。把一般盟国都买不到的22架MQ-9B死神无人机等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尽情地喂给印度,私下里还有什么大派送那就去想象吧。

有网友只是在说印度花的钱有多贵,20亿买22架,合一架9000万美元,都快赶上美军自用的F-35战机了。但知道MQ-9B对美军来说有多先进吗?2012年通用原子公司开始研制,2016年11月首飞,计划2018年交付美军。美军还没正式装备呢,印度就签下定单买了,足见美国为拉拢印度这本下得有多大。
2017-08-10
评论员简介

双手揽日月,举目窥天心!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3/8 23:50:32
评论: 0

访问: 1543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