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超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卢麒元要重建什么样的社会
卢麒元虽然是一个以点带面小学水平的糊涂虫,但刘祥生则是一个幼稚园大班尚需要再进修几年的老糊涂虫。
2016-04-21
评论对象: 发展的陷阱:唯GDP论发展
实际上,追求GDP,就是通过市场化让所有商品生产经营企业进行竞赛着涨价。因为在没什么项目可干的情况下,只有涨价才能推动GDP的增长。毕竟无论GDP怎样核算,最终都是需要与商品的价格相乘才能获得。

即红利的放开所有商品价格地由市场自由定价的市场化改革,就是为了虚荣的GDP数字好看,让中国在世界上有面子,让其有执政合法性。但东西还是那些东西。只是因为价格全部上涨了,才显得GDP增长了许多。
2016-04-18
评论对象: 发展的陷阱:唯GDP论发展
一般以地讲,高科技推动商品生产和交换等效率的提高所产生的GDP,是很难反映就业状况的好坏的。因为科技进步是提高商品生产和交换效率与排挤劳动力的“双刃剑”。

即很多GDP都是联合播种收割机、生产线流水线、大机械机器、飞机轮船、互联网等的高科技生产手段和工具帮助人类创造的。随着科技的不断进步,效率会越来越高,需要的人手也会越来越少。即保8、保7,与就业增长与否已不是正比例关系。

即中国这帮主流大老粗,还在用古典经济学教条主义刻舟求剑地管理着中国已经是高科技化的现代经济运行体。
2016-04-18
评论对象: 发展的陷阱:唯GDP论发展
实际上,宏观经济指标中,GDP这个指标是排不上数的,仅是一个参考指标。特别是在“过剩经济”条件下,基本上仅是一个总量参考指标。因为在“过剩经济”条件下,GDP增长有一个递减规律性。

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三大经济指标是:一是就业率;二是财政收入增长率;三是社会保障覆盖率和水平。
2016-04-18
评论对象: 发展的陷阱:唯GDP论发展
关于对GDP的批评批判有很多,但在没有提出一种更好的经济总量的统计方法之前,任何批评批判都是没有什么大用滴。而且“红利”也只能靠每天撸一遍这类GDP的数字混日子了,并以此给自己整的乱糟糟的经济在内心中找点自信了。

然而,听婵释禅先生在2009年提出的用“四轮汽车说”代替“三驾马车说”的新的宏观经济总量的统计模型和方法,却一直没有得到整个经济学界的重视。即“四轮汽车说”较好地弥补了“三驾马车说”之GDP的统计缺陷。

听说,LCL编写的《宏观理论政治经济学》一书中,就是专门把听婵释禅先生探讨的“四轮汽车说”之宏观经济总量统计方法这部分内容做为一章编入此书中的。
2016-04-18
评论对象: 启用《信用价值论》 再造中国经济高增长30年
马克思的经济哲学,原本就是有巨大缺陷的理论,小菜在有重大缺陷的经济哲学的基础上,也必然是不能自圆其说的。

此文里“生产和价值”两个词乱用瞎用的泛滥成灾,即说明不了什么问题,也给许多人给绕惑晕了。
2016-04-15
评论对象: 启用《信用价值论》 再造中国经济高增长30年
呵呵,这俩货一唱一合。也就骗个三岁小孩吧。虽然这年头吹牛逼不上税,但也应该有点自尊地悠着点。别埋汰马克思了行不行?连中国话都说不明白,还传百年?最好是能说点人话再出来显摆。

理论就是“大道至简”,让很多人看不懂的东西,跟垃圾没有什么区别。谁要对此议谩骂,谁是狗娘养滴。
2016-04-15
评论对象: 找到了彻底治愈痛风的方法,结果被人骂精神病
什么是科学发现?这就是。
2016-04-05
评论对象: 经济学难不难?
在中国基本上只有经济学人(学习已有经济知识并教学的人),有极少数经济学者(掌握大量经济知识并能够应用的人),但“经济学家或政治经济学”(能够创新系统经济理论的人)只有一人。

但对经济话题能发议论的人几乎是遍地开花。
2016-04-03
评论对象: 经济学难不难?
至于“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则是“政治经济学”的一个分支学科罢了。谈论的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前提条件下,政治如何按照经济规律管理经济”的问题。

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从教科书上看是包括“资本主义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两部分。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局限性,先不说其的理论对错与否,就其研究的这两部分,当今世界各国的社会制度基本上全都用不上。因为现在全世界各国,除了朝鲜古巴外,全都是由两种或两种以上社会制度混合而成的“混合社会制度”。所以应用起来就很不顺手。即在任何国家的即有资本主义成分,也有社会主义成分、还有封建主义和共产主义因素的“混合社会制度”国家里应用都难以做到“自圆其说”。这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被边缘化的根本原因。即缺乏符合现实的应用性,也就失去了存在意义和价值。
2016-04-03
评论对象: 经济学难不难?
政治经济学,只际上是“政治学”关于“管理经济运行体的部分内容”,与“经济学”的有机结合统一。

这就决定了“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必须是由这两部分组成。即:一是要研究政治如何管理经济活动;二是还要研究经济运行体的内在机理和规律性。

由此也就可以推出“政治经济学”这个概念的简单定义就是:“政治经济学是研究总结抽象概述政治如何按照经济规律管理经济的跨领域学科。
2016-04-03
评论对象: 经济学难不难?
纯种的经济学,是一种冷血的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和学问。其追求的是利润最大化等的实现局部经济利益的目标,其没有政府这个“大公有制组织体”的对自由市场经济的“组织管理、规划计划、调节调控、监督约束”的人文关怀。

按照“纯种的经济学”的无政府主义的放任自流走法,就好象上海深圳的房价那样可以随心所欲想怎么涨就怎么涨。因为按“纯种经济学”的关于商品交换“供求关系理论、竞争法则的市场定价理论”等,上海深圳的房价大涨是符合经济规律的。但这也就是经济学本身的重大缺陷所在。

所以,才需要政府=政治参与管理经济活动的“政治经济学”了。于是就有了上海深圳等城市调控房价过快上涨的政治管理经济的经济政策出台了。否则发生的“虹吸效应”的涨价连锁反应就把“去库存”的经济方针打乱了。
2016-04-03
评论对象: 经济学难不难?
现在的问题是“理论政治经济学”有重大缺陷,通过这个基础理论指导所建立的“应用政治经济学”也就必然是有缺陷的。而通过这两个有缺陷的理论指导制订的“经济政策”自然而然也就要错上加错了,那么实践结果就是“贫富分化、危机重重”。

当代所谓的“纯种”经济学,已经完全没有了存在的可能。因为各国政府=政治参与经济管理活动已经完全是一种新常态。否则政府三天两头发政策文件那属于什么呢?所以说,现在只能叫“政治经济学”了。
2016-04-03
评论对象: 经济学难不难?
谈这个问题,首先要明确“经济学是什么?”

其实,现在谈论的所谓经济学,都是政治管理经济活动过程中的应用“经济基础理论和经济应用理论”制订的具体经济政策措施等的在实践中实施性的东西,连“应用经济学”都谈不上。咱不知道“安倍经济学”这个词怎么来滴。

叫“学”的东西,肯定是“基础理论或应用理论。比如:“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理论原理”就是经济学的基础理论。“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就是经济应用理论。经济政策就是国务院常务会三天两头下发的各种经济政策文件。

即是:理论经济学--应用经济学---经济政策--实践。至少是这四个层面的逐次从上到下的指导。然后再通过实践检验这三个层次的对错。
2016-04-03
评论对象: 让第三产业超越实体经济并非结构优化
作者不懂经济,更不长心地用心去思考。在讨论这个问题时,其基本上是不考虑科技进步在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是如何兴风作浪地跨跃式提高商品生产效率滴。现在是一个现代化企业生产的产品数量赶上以前几十、上百个企业生产的商品数量。所以才出现“商品和产能过剩的经济危机”的。

比如:大家最熟悉的盖房子这件事,靠以前的建设房屋的机械设备和工具手段,一个三层楼得盖两三年,现在盖一百层楼,也仅个一年半载而已。西方经济学中有个“三次产业理论”说的就是这个规律性。即因为科技进步推动的农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已在大量地排挤劳动力。

所以劳动力向第三产业转移也是一种经济正常的运行规律性。第三产业参与的人员多了,演生演化出的产业和行业多了,经济量大了也自然而然的事情。至于财富分配的不公平问题那是所有制出了问题,但即使毛时代遇到这种科技进步大量排挤劳动力的状况也是只能这样调整产业结构的。现在都机器人在艰苦工作岗位顶替人干活了,那排挤的劳动力干什么呢?作者最好给想个怎么养活大量闲置劳动力的招?
2016-04-01
评论对象: 东北究竟缺什么
作者的实证分析挺靠谱。原来有公有制的经济基础还能对东北的恶劣文化生态进行一下最大程度的规范和扼止,现在完全私有化、市场化了,其人性的恶就不可阻挡地完全暴露了。比如:官场生态,即使十八大爷来了以后,还是一如既往地只是稍微收敛一点点。一个基本上靠钱买到官的官场生态,又如何可以管理好经济呢?只能这样日益烂下去了。谁也无力回天。
2016-04-01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简论
9楼mikezc123说的总体上是对的。实际上凯恩斯主义就斯大林主义 ,就是毛泽东主义。都是通过先重工业,然后基础设施、再然后就是高科技国防工业。毛泽东主义几乎就是三头并进了。所以才创造了仅二十八年就追赶了西方国家几百年才发展出来的成果。

其实,这点屁事呀,有点脑子都是能想明白的。但糊涂虫在中国还是占绝大多数。
2016-03-24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简论
续:



从总体的西方经济学发展历史来看,其是不断学习和完善的经济学发展史。从西方古典经济学的“以金为本”,到“金本人本兼顾”的实用主义精神。以至于现在的中国不得不全盘学习西方近代的经济学了。即把自己好的东西认可丢掉而去学习本是中国就有的东西。

这就是没有创新精神的跟屁能耐。即中国人很难长大自立地有主见。就一个毛有主见,但也不能总活着地照顾中国呀。
2016-03-24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简论
续:


1929年的世界经济过剩危机,即商品和产能过剩危机之后,美国罗斯福总统采用了凯恩斯从斯大林那里学来的“政府干预之对经济运行体的有计划,即搞了计划经济”和“不断建立健全社会公共福利保障制度体系”等的两个主要“社会主义因素”,才挽救了西方资本主义的灭亡,并通过和平演变方式顺利过渡到了“社会主义一半、资本主义一半”的“社会资本主义”社会,才使西方国家繁荣发展了七十多年。

这也是西方资本主义没有灭亡的根本原因。即西方国家吸取了以往了资本家集团吃独食的教训,及时地通过引进“社会主义因素”调整了整个社会的分配关系。这是西方国家的聪明之举,也或是危机逼迫下不是不引入社会主义因素的调整好分配关系,推动大多数人增强消费能力地推动经济发展。

然而中国却傻了扒叽地走了回头路,即通过破坏公有制这种良好的“财富分配关系”而产生了包括生产过剩在内的各种金融经济危机。
2016-03-24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简论
续:


即在这三个发展阶段中,商品生产和交换活动,由于社会化的互助合作运作产生了对科学技术提高商品生产和交换效率的急迫社会需要,推动了商品生产和交换活动的高速运行,使人类第一次进入到了“经济相对过剩”的历史发展时期。1929年的世界经济过剩危机,即商品和产能过剩危机,就是这种人类文明跨跃式进步的重要标志。只是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处理不好分配关系,才产生了危机。

因此上说,“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社会主义交换方式与资本主义交换方式”是基本相同的。即都是互助合作性的社会化大生产、大交换等。西方这种“社会化大交换方式”是采用你不开放就用炮舰逼迫你开展商品交换活动。因此,在生产方式和交换方式上是没有阶级性的。

只有“社会主义分配方式与资本主义分配方式”之间才有本质上的区别。

这也充分地表明了“传统政治经济学”与实践不符并且不能解释实践所形成的不能自圆其说。
2016-03-24
评论员简介

热爱学术,追求真理!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2/18 13:16:28
评论: 0

访问: 49071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