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超越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各位珍重
不错不错,拿的起,放得下。但打坐确实很奇妙,许多灵感就在这平心静气中产生。人类社会无论怎样,地球还是得转,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
2016-03-02
评论对象: 假如灭掉朝鲜,中国的压力就会减轻吗?
臭棋连连,自掘坟墓,没有道义,好坏不分。
2016-02-26
评论对象: 储备价值论纲要
当前中国的经济社会危机确实非常大,比如一个大市级政府部门都提出了保行政事业单位的工资这样的底线任务了,你就说其他各项事业还能做点什么吧?至于县区级地方政府则大多在通过拆了东墙补西墙地借钱开工资呢。谈到企业就更惨了,倒闭关门的日益增多。

钱都到哪去了?这种状况再延续两年,问题可就大了。如果在《政治经济学》重大理论问题上不突破,并实现经济指导思想的根本转变,那么危机四伏的状况也就离中国不远了。

可以说现在的主流垃圾经济理论是导致中国这种恶性循环状况的罪魁祸首。何新先生11年前的预言---主流经济学家在搞垮中国,今天得到了彻底的验证。
2016-02-18
评论对象: 储备价值论纲要
人类思维的误区确实太大了,要实现真正的理论创新和突破,也不是多困难的事情,而是因为人类自己用一些条条框框束缚了自己。

而且这种划时代的理论创新在五、六年前就已经实现了,只是人类的肉眼凡胎认识不了,并自寻烦恼地骑驴找驴罢了。
2016-02-18
评论对象: 储备价值论纲要
8楼奇正相生:

应是“两头对进”,且需要弄清理论体系和实践体系的关系。

=========

从实践中总结抽象概括出“理论”,然后用“理论”解释实践,并用实践检验“理论”的是否正确性。
2016-02-17
评论对象: 储备价值论纲要
李扬说:“建立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一直是中国经济学人的一个努力方向。但由于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的实践时间不长,而且还经过一些曲折,所以一直没有有效地建立起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框架。”

=========

没有比较成熟的“宏观理论政治经济学”,想建立分支学科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很困难的。因为没有根本的立论基础和理论基础。

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大概念分类出中小概念”的问题。
2016-02-17
评论对象: 储备价值论纲要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没有错,错在用这一种“按劳分配方式”解释所有经济现象。

正如李扬所说:讨论中国经济问题有一个共同感觉,我们吃亏在没有自己的(宏观)理论体系(做指导)。

但这种现象不会持续很久了,一代宗师也许就要出山了。
2016-02-17
评论对象: 机器人时代,当勇敢拥抱财政赤字
没心眼。赤什么字呢,借富人的钱总是要还本付息的,并在借到一定数额后就只能是借新债还旧债了,特意养一个庞大的食利者阶层干嘛,直接印钱多省事。
2016-02-01
评论对象: 普京对列宁的批评有一定道理
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领导人想让他漫长,其就必然慢长。

其实在过剩经济条件下的物质极大丰富的时期,只要调整好分配关系,社会主义中高级阶段很快就可以到来。

所谓的慢长是私有制经济基础已经成精了,治不了了,不想让其慢长也不行了。即老D让中国和社会历史倒退了至少一百年。而这完全是人为的。苏联更是人为的。跟理论关系不大。一个好的领袖是会创造或选择最好的理论进行指导实践的。
2016-02-0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呵呵,还挺有讨论问题的兴趣呢。不过,你这小屁孩四六不懂,俺也懒得跟你唠叨了。
2016-02-0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鬼豺这货,俺考考他,让他下定义,他到好,把球踢回来了。俺要是不能下定义,敢教导你吗?你要是下不出定义就一边呆着去,就别磨牙了。说的那些幼稚园大班小朋友话,也不怕让人笑话?
2016-02-0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给社会主义概念下一个定义?“社会”是一个主义吗?古有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现在是资本主义社会,你能说这些社会不是社会吗?你说社会主义应该指哪一个社会最合适?

===========

关于“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现在是资本主义社会”这些简略语,准确地讲应该叫“原始主义社会制度、奴隶主义社会制度、封建主义社会制度,资本主义社会制度”,而“社会主义社会制度”是与这些社会制度有本质不同的“社会制度”。

不错,他们都是一种“社会”,但“各个社会”所采用的“分配制度”却是不同的,即有着“财富分配方式的不同组合形态”。

“社会主义社会制度”的简称叫“社会主义”。你还停留在需要人做科普的档次,也好意思出来靠吹混事。
2016-02-0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12楼鬼才毁三观:

  既然你明白现在是过剩经济阶段,你有办法处理这个过剩经济问题吗?普天之下,只有一种解招,说了你不信,鬼才也无法了。

==========

呵呵,自信过头了,就是偏执狂。你这偏执狂的病确实病的不轻。现在跟你这样的二愣子说什么也没用的。只能是通过不断的失败才能让你回归理性。草根网的夏绍春、刘志军跟你一样,都是从自信走到偏执,结果一辈子的学术努力又怎样呢?你的方案跟他们的一样都是马戏耳。

搞学术有自信是对的,但走向偏执就走火入魔了。大千世界向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论智商,特别是记忆力方面的智力。你觉得你能超过江苏卫视办的最强大脑的哪一个参赛者呢?就你这样的井底之蛙的见识,几乎是遍地都是。

搞社会科学理论研究,尤其要有高度的逻辑抽象思维能力。你觉得你在这方面的能力如何呢?而检验这方面能力的最好办法就是看你能否给一些概念下定义之创造知识和发现真理的能力了。

俺也不给你出太难的题,你就给大家整天唠叨的“社会主义”这个概念下一个定义吧?看看你的逻辑抽象思维能力到底有多大?
2016-02-0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还“世界上还有谁的经济理论能够超过鬼才?”,也不怕大风煽了你的门牙。说你无知无畏、坐井观天吧,你还总是不服气。

你就说吧,L总上台以来几乎天天开常务会议出改革发展的政策措施,新提法是层出不穷,那可以说是集中了全部主流精蝇的智慧了吧,可结果这经济不也是这半死不活的熊样吗?信誓旦旦地要把7.5%做为未来几年的经济增长的底线,以确保小康实现,结果不到两年就砸到6.9%了。

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其不懂经济规律,不按经济规律办事。俺不发明一个“过剩经济条件下GDP的递减规律”吗!还有“资本有机构成超高,就业率越低的规律”吗!即GDP增长递减,这本来属于正常经济运行现象,而这帮家伙却用“短缺经济”条件下的“GDP的递增规律”来解释“过剩经济条件下GDP运行规律。开这种“关公战秦琼”玩笑,你说是无知无畏呢,还是故意丢人现眼呢?

即他们根本分不清“短缺经济”需要应用什么经济理论,“过剩经济”需要应用什么经济理论。你说愁人不?

这也是为什么经济理论需要创新的根本原因。因为前提条件已完全不同,即现在已进入到“过剩经济”阶段,还用原来的“短缺经济”理论硬磕,不出笑话才怪呢。
2016-01-3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理论界这样评论的,鬼才没必要反对,你不也有自己的一套经济学嘛?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何必把经济学定格这么高呢?

=========

俺那一套一套的东西,是有真才实料的理论定义、理论分类和原则原理和规律性滴。这个叫经济学理论。

而“经济政策”是依据已经存在的经济理论制订的在实践中实施的政策措施。这两者是有本质区别滴。

约定俗成的词语含义是不能瞎乱用的,否则就会把辈份搞乱地无法进行互相交流的。这还把你看成正直的人而不是只会拍马屁的小人呢。
2016-01-3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你这货,跟草根网有个叫黎亚彬的一样,他是无论说什么都是他的“小集体经济”是万能的,你则是你的“智能经济操作系统”是万能的。都是坐井观天的二货而已。

一个庞大的经济运行巨系统,靠一两样小东西就能万事大吉吗?多读点书不行吗?否则只能这样无知无畏地丢人现眼下去。大学问靠小聪明是做不成滴。
2016-01-3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4.  既不放松也不收紧银根引导市场预期。并强调:我刚才讲的稳增长也是为了保就业,那么我们引导市场预期,确定这个合理区间,就是增长的下限稳定在7.5%左右。

===========

话音未落,6.9%的大嘴巴糊来。说话一点撇没有,也是统计局长没长眼利见,一点面子也不给,他不下班,谁下班?
2016-01-31
评论对象: 克强经济学的遭遇与鬼才解数(-)
呢玛,叫“疴呛经济政策”行不?他创建“新经济学”了吗?其不过是用了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一些理论,搞点无为而治的放权让利,让企业自己做主“自由地”在市场丛林互相生死屠杀而已。其除了放、放、放地把政府代表国家行使公权力一点点下放给企业外,你看到其它属于他自己创新创立的经济理论了吗?

如果没有,哪来的经济学,作者这样的二货,拍马屁都拍不到正地方。
2016-01-31
评论对象: 黑洞理论所称的宇宙不是真宇宙
吾超,可能连望远镜是什么样都没见过,就在这瞎呕吐了。既然都是推论而已,用不着说三道四滴。在宇宙面前,人类的认知是极其渺小的。有点敬畏行不?
2016-01-31
评论对象: 叫停股指期货是避免股灾的重要措施之一
叫停股指期货是避免股灾的重要措施之一 !!!
2016-01-30
评论员简介

热爱学术,追求真理!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2/18 13:16:28
评论: 0

访问: 49072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