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606882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货币来到世间,在一边脸上带着天生的血斑,那么,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逃避动乱和纷争,它的本性是胆怯的,这是真的,但还不是全部真理,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如果动乱和纷争能够带来利润,它就会鼓励动乱和纷争。走私和贩卖奴隶就是证明。

1997-2010年,中国的房地产、金融行业几乎年年维持高达30-40%的利润率,石油行业维持惊人的300-500%的剩余价值率,而印钞、货币互换、特别国债又是什么利润率?这些疯狂印刷出来的资产阶级债务,这些没废统治阶级一个成本仔子的债务,竟然要全部劳动人民为之承担!否则,一个只有30岁的年轻小伙子为何要将香蕉水泼在自己身上而绝望地自焚以此控诉资本主义的黑暗与罪恶,控诉这个现代的人吃人的社会,虽然他的行为连累另外一些无辜的平民!
2014-07-07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资本主义年生产利润的来源是什么?是剩余价值,是工人阶级被剥夺的无偿劳动所创造的剩余价值,这个年剩余价值总额,是整个资本家阶级利润总额所无法逾越的限制,而资本主义各个生产部门的不同的利润率,由于各个生产部门的竞争,必然平均化为一般利润率。因此,一般利润率是所有资本主义部门中创造的全部剩余价值按各个部门所投资本的大小重新分配的结果。由于这个平均化过程,商品出售时的价格与它们的价值不一致,在一些部门高于它们的价值,在另一些部门低于它们的价值。由此,便产生了不同行业不同的特殊利润率。
       这个一般利润率又从那里体现?这个绝对数字?它在一定条件下可以通过GDP增长率的变动或者说波动来体现。GDP,年社会商品的交换价值,V+m,工人的工资与剩余价值总和,在一定的历史,一定的劳动生产率下,它的变动率-增加或减少-是可以被证明为一般利润率的变动率,2者不仅仅高度近似而且是相等的,也就是说假如中国今年的名义GDP增长率是15%,相当于今年的中国全部资本主义行业利润率比去年增加了15%。美国是资本主义完全发展国家,由于价值规律的作用,名义GDP增长率与实际GDP增长率趋同,如他们3%的GDP增长率,则行业平均利润率增加是3%。
        一般利润率决定一般利息率(中长期利率),也就是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全行业平均利润率决定央行的利率!而这个利率又决定一切建立在此基础上的债券的利率,即便是信用债,信用债利率=一般利率/杠杆率,也就是等量的债券如果动用的杠杆越高,那么,这个债券本身产生的利润越低。
        这一切都是华尔街所谓的今年的波动率低的根本原因。…………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铜、黄金、纸这些曾经的货币材料,随着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而逐渐淡出,新的媒介-电子正在企图取而代之,但这个本身并不重要,它不过是一种货币材料而不是货币关系,也就是说现代资本主义正在企图用没用任何抵押的信用债取代有抵押的国债,以达到货币的量的增长,似乎货币发行因此可以挣脱黄金、美元等具体货币材料组成的旧有的抵押物的限制,突破资本主义发展本身的限制。
        看看美联储凭空购买国债,欧洲央行设置长期甚至超长期资本,英国、日本就不提了,好像如此,资本主义的困难就解决了,经济、就业一切资本主义难题统统克服了。到了中国,一堆这样的资产阶级全部开始想入非非,所谓的自主发行人民币,不管你有没有国债或其它抵押物作为发行的依据,事实上不过是仅仅是一种形式,不过是一种以资本主义作为抵押的形式。
        不管有没有抵押物,是何种抵押物,它的形式是什么,这些不是关键,关键的是资本的产物:利息,也就是说利息变成了抵押物,资本成为自身的抵押物,资本主义成为自己的抵押物!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货币,这个曾经镀上了金银的社会关系被神秘化了,似乎它理所当然是由国家、资产阶级发行的,这是他们的特权、统治权,它的增长来源于货币当局-央行的发行,但他们的认知是完全错误的,只是看到了问题的表面,货币,新生的货币而不是存量货币,真正的货币,它的真正来源是资本,来源于生产,来源于劳动,它作为资本的利息而存在。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一群可怜虫,总在那里像苍蝇一样不停地嚷嚷、不停地咬牙切齿要对美国这样,美国那样,要挑战美元霸权,要多极化,到了关键,本相全露,开始祈求美国的经济理论。连货币是什么都弄不清楚,说经济学以外的东西提提神,换个思路:
    一切产品和活动转化为交换价值,转化为金钱,转化为货币,既要以生产中人的历史的一切固定的依赖关系的解体为前提,又要以生产者互相间的全面依赖为前提。每个个人的生产,依赖于其他一切人的生产;同样,他的产品转化为他本人的生活资料,也要依赖于其他一切人的消费。价格古已有之,交换也一样;但是,价格越来越由市场费用决定,交换延及一切生产关系,这些只有在资产阶级社会里,自由竞争的社会里,才能得到充分发展,并且发展得越来越充分。
    这种互相依赖,表现在不断交换的必要性上和作为全面中介的交换价值上,表现在作为商品的一般等价物-货币上。经济学家是这样来表述这一点的:每个人追求自己的私人利益;这样,也就不知不觉地为一切人的私人利益服务,为普遍利益服务。关键并不在于,当每个人追求自己的私人利益的时候,也就达到私人利益的总体即普遍利益。从这种抽象的说法反而可以得出结论:每个人都互相妨碍别人利益的实现,这种一切人反对一切人的战争所造成的结果,不是普遍的肯定,而是普遍的否定。关键倒是在于:私人利益本身已经是社会所决定的利益,而且只有在社会所设定的条件下并使用社会所提供的手段,才能达到;也就是说,私人利益是与这些条件和手段的再生产相联系的。这是私人利益;但它的内容以及实现的形式和手段则是由不以任何人为转移的社会条件决定的。
    毫不相干的个人之间的互相的和全面的依赖,构成他们的社会联系。这种社会联系表现在交换价值上,表现在货币上,因为对于每个个人来说,只有通过交换价值,通过货币,他自己的活动或产品才成为他的活动或产品;他必须生产一般产品-交换价值,或本身孤立化的,个体化的交换价值,即货币。另外一方面,每个个人行使支配别人的活动或支配社会财富的权力,就在于他是交换价值的或货币的所有者。他在衣袋里装着自己的社会权力和自己同社会的联系。
    也就是说,货币不仅仅是商品的一般等价物,因为一切商品都与货币交换,货币瞬间可以转化成商品,而反过来商品转化成货币存在一定的困难,所以,货币本身还是社会财富的一般化身,除此之外,资本主义的社会联系,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又体现在它他的口袋里的货币,所以货币更增加了一种神秘性:资本主义的社会权力、社会联系、社会关系!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活动的社会性质,正如产品的社会形式和个人对生产的参与,在这里表现为对于个人是异己的东西,物的东西;不是表现为个人的相互关系,而是表现为他们从属于这样一些关系,这些关系是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而存在的,并且是由毫不相干的个人互相的利害冲突而产生的。活动和产品的普遍交换已成为每一单个人的生存条件,这种普遍的交换,他们的相互联系,表现为对他们本身来说是异己的、独立的东西,表现为一种物。
         每个个人以物的形式占有社会权力。如果从物那里夺去这种社会权力,那么你们就必然赋予人以支配人的这种权力。人的依赖关系是最初的社会形式,在这种形式下,人的生产能力只是在狭小的范围内和孤立的地点上发展着。以物的依赖性为基础的人的独立性,是第二大形式,在这种形式下,才形成普遍的社会物质变换、全面的关系、多方面的需要以及全面的能力的体系。建立在个人全面发展和他们共同的、社会的生产能力成为从属于他们的社会财富这一基础上的自由个性,是第三个阶段。第二个阶段为第三个阶段创造条件。因此,家长制、古代以及封建的状态随着商业、奢侈、货币、交换价值的发展而没落下去,现代社会则随着这些东西同步发展起来。
      对于货币的一种形式-货币充当交换手段-古典经济学家都清楚,货币存在的前提是社会联系的物化;这里指的是货币表现为抵押品,一个人为了从别人那里获得商品,就必须把这种抵押品留在别人手里。在这种场合,古典经济学家自己就说,人们信赖的是物-货币,而不是作为人的自身。但为什么人们信赖物呢?显然,仅仅是因为这种物无非是人们互相间的物化关系,是物化的交换价值,而交换价值无非是人们互相间生产活动的关系。每一种别的抵押品对抵押品持有者可以直接作为抵押品来用,而货币对于他只作为社会的抵押品来用,但货币所以是这种抵押品,只是由于它具有社会的-象征性的属性;货币所以能拥有社会的属性,只是因为各个人让他们自己的社会关系作为对象同他们自己相异化。
2014-07-06
评论对象: 中国成品油价为啥会比美国贵30%?
如果说中国经济的增长一定程度上可以参考发电量指标,美国经济增长便可以参考石油消费量指标。美国的石油消费量近年明显在大幅下滑,他们甚至开始在出口,也就是供给在增加,需求在减少,当然他们会吹嘘他们采用了先进的页岩气技术革命,就像什么厄尔尼诺现象或者什么南美的蝴蝶扇扇翅膀地球都会抖三抖一样!要知道,对于那些会快速增加商品供给或大幅下降商品价格的“先进技术”,资本家是一律不会采用的。从乌克兰、伊拉克发生的事情,以及欧美不断下降的cpi,还有刚刚公布的美国GDP增长率创下1976年的新低,比2008GDP下降还要多【周三,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一季度GDP终值年化环比下降2.9%(-2.9%),远不及预期。本次GDP下修幅度为1976年有记录以来最大。】,就可以看出全球资本主义发展遭遇重大挫折与转折。

2008年各大新闻媒体不就大幅刊登建立战略石油储备,石油价格不是猛拉倒150美元/桶,炒作什么资源的稀缺性,现在还在这里老调重弹。当然,不幸的是2009年石油35美元/桶。你可以把媒体吹嘘的所有经济政策反过来理解就对了。

无非就是中国人继续扛着高油价(英国大单),高天然气价(俄罗斯大单),当然也有高房价,这些都是全球资本主义、全体资产阶级的债务却要全体劳动人民群众看在万能的上帝的份上为他们买单!

中国的债务,中国的楼市,中国的车市,欧美的债务,欧美的石油,欧美的股市都是高度正相关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2014-06-26
评论对象: 城镇化难解房地产困局
亚里士多德拿经济同货殖作对比。他从经济出发。经济作为一种谋生术,只限于取得生活所必要的并且对家庭或国家有用的物品。“真正的财富就是由这样的使用价值构成的;因为满足优裕生活所必需的这类财产的量不是无限的。但是还有另一种谋生术,把它叫做货殖是很适当、很贴切的。由于货殖,财富和财产的界限看来就不存在了。商品交易按其性质来说不属于货殖范围,因为在这里,交换只限于他们自己<买者和卖者>需要的物品。”他又说,因此,商品交易的最初形式也是物物交换,但是随着它的扩大,必然产生货币。随着货币的发明,物物交换必然发展成为商品交易,而后者一反它的最初的宗旨,成了货殖,成了赚钱术。货殖与经济的区别是:“对货殖来说,流通是财富的源泉。货殖似乎是围绕着货币转,因为货币是这种交换的起点和终点。因此,货殖所追求的财富也是无限的。一种技术【生产技术】,只要它的目的不是充当手段,而是充当最终目的,它的要求就是无限的【不停的科技创新、产品工艺改进,在这里,是生产,是使用价值】,因为它总想更加接近这个目的;而那种只是追求达到目的的手段的技术【不仅赚钱术还有升官术】,就不是无限的【生产的结果是商品,是价值,更是价值增殖,是不仅实现这些价值,更要保留价值,甚至永远保留下去,代代相传,千秋万代!】,因为目的本身已给这种技术规定了界限【一切私有制社会都有这样的界限,因为追求权力不断往上爬,因为追求金钱、资本不断积累积聚,所以发展经济的法门就是通过有限的资本的积累达到无限的富:投资、发债别无其它!】。货殖则和前一种技术一样,它的目的也是没有止境的,它的目的就是绝对的致富。有界限的是经济而不是货殖……前者的目的是与货币本身不同的东西,后者的目的是增加货币……由于把这两种难以分清的形式混为一谈,有人就以为,无限地保存和增加货币【货币本身越来越成为一种形式:价值符号,钱多的人不正是这样吗?QE、购买资产等等,通过杠杆10倍-20倍地放大这一切,放大这些想象中的财富】是经济的最终目的。【房地产不正是这种货殖术之一。】”

2000年前的古人亚里斯多德都看的清楚,竟然在科学技术如此发达的年代一堆人看不清楚,真是滑稽可笑。
2014-06-13
评论对象: 城镇化难解房地产困局
劳动资料、劳动工具、劳动对象、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劳动->劳动力:过去的劳动)生产(正在进行的劳动,活劳动力)->产品->商品(一般商品、奢侈品,不仅包含价值,更包含剩余价值)->货币(商品的一般等价物,社会劳动与财富的一般化身)->资本(现实资本、货币资本、虚拟资本)->债务(虚拟资本:国债、债券、股权、债券)->(对未来劳动的索取权,未来劳动的收入的无偿占有)金融衍生品、次级贷等,这些就构成完整的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在这个资本主义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颠倒过来的,把关系“->”反过来就是这样:“<-”;

在这个关系当中,劳动资料、劳动工具、劳动对象、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劳动者->产品,是与资本无关的物质要素,构成(劳动)生产力,它生产使用价值,而生产力、商品、货币、资本->债务构成社会生产力,它生产价值,更重要的是生产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的生产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剩余价值,为了赚钱,为了发家致富,再无其它。

工人->(产业)资本家->(商业资本家)商人->(金融或货币资本家)银行家->(社会->国家)->官吏->军队->警察->监狱->法官->律师->医生->教授->高管->职业经理人->主管【以他们从事的社会职业作为他们的收入来源、源泉,这个庞大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队伍】......,前4者是整个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后者的长长的劳动锁链则是对工人阶级生产的剩余价值的转移与间接剥削,这些不仅是阶级关系,也是“【对抗性的分配关系】”;

国家、社会、法律、道德、思想、修养、文化、哲学、历史、艺术.....,这些是上层建筑。
2014-06-13
评论对象: 城镇化难解房地产困局
直接剥削【东莞裕元等工人阶级】的条件和实现这种剥削【直接剥削他们的产业资本家阶级,间接从资本家转移剩余价值的天朝政府、打手,以及各类文人骚客】的条件,不是一回事。二者不仅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分开的,而且在概念上也是分开的。前者只受社会生产力的限制,后者受不同生产部门的比例和社会消费力的限制。但是社会消费力既不是取决于绝对的生产力,也不是取决于绝对的消费力,而是取决于以对抗性的分配关系【说的真妙!】为基础的消费力;这种分配关系,使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消费【工人们就只剩下生存下去的消费能力】缩小到只能在相当狭小的界限以内变动的最低限度。这个消费力还受到追求积累【不仅仅是尽情的享乐】的欲望的限制,受到扩大资本和扩大剩余价值生产规模【投资,再投资,赚更多的钱】的欲望的限制。这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规律,它是由生产方法本身的不断革命,由不断和这种革命联系在一起的现有资本的贬值【看西方发达资本主义,不仅GDP增长率直奔0,就是中长期国债收益率也直奔0,真是讽刺: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三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跌至各自18世纪和19世纪以来的最低点。】,由普遍的竞争斗争以及仅仅为了保存自身和避免灭亡而改进生产和扩大生产规模的必要性决定的。因此,市场必须不断扩大,以致市场的联系和调节这种联系的条件,越来越采取一种不以生产者为转移的自然规律的形式,越来越无法控制。这个内部矛盾力图用扩大生产的外部范围的办法求得解决。但是生产力越发展,它就越和消费关系的狭隘基础发生冲突。在这个充满矛盾的基础上,资本过剩【QE、购买资产、ABS债券犹如洪水般涌来】和日益增加的人口过剩【美国人10个人里面4个人啥事不做只知道吃大锅饭】结合在一起是完全不矛盾的;因为在二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所生产的剩余价值的量虽然会增加,但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条件和实现这个剩余价值的条件之间的矛盾,正好因此而日益增长。

6月11日,新钢业三千多工人大罢工进入第六天。尽管9日晚上和10日下午人群中几次传出消息“特警要抢人”,但工人仍然坚持着阵线,看守着苏钢、杨希茂、刘学清三大新钢业资本家。虽然传说20号给方案,部分工人有所期待,但也有很多工人不抱希望,还有人认为这是缓兵之计,并将之与2001年国企私有化改制时的教训相提并论。
2014-06-13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亚里士多德拿经济同货殖作对比。他从经济出发。经济作为一种谋生术,只限于取得生活所必要的并且对家庭或国家有用的物品。“真正的财富就是由这样的使用价值构成的;因为满足优裕生活所必需的这类财产的量不是无限的。但是还有另一种谋生术,把它叫做货殖是很适当、很贴切的。由于货殖,财富和财产的界限看来就不存在了。商品交易按其性质来说不属于货殖范围,因为在这里,交换只限于他们自己<买者和卖者>需要的物品。”他又说,因此,商品交易的最初形式也是物物交换,但是随着它的扩大,必然产生货币。随着货币的发明,物物交换必然发展成为商品交易,而后者一反它的最初的宗旨,成了货殖,成了赚钱术。货殖与经济的区别是:“对货殖来说,流通是财富的源泉。货殖似乎是围绕着货币转,因为货币是这种交换的起点和终点。因此,货殖所追求的财富也是无限的。一种技术【生产】,只要它的目的不是充当手段,而是充当最终目的,它的要求就是无限的【不停的科技创新、产品工艺改进,在这里,是生产,是使用价值】,因为它总想更加接近这个目的;而那种只是追求达到目的的手段的技术,就不是无限的【生产的结果是商品,是价值,更是价值增殖,是不仅实现这些价值,更要保留价值,甚至永远保留下去,代代相传,千秋万代!】,因为目的本身已给这种技术规定了界限【一切私有制社会都有这样的界限,因为追求权力不断往上爬,因为追求金钱、资本不断积累积聚,所以发展经济的法门就是通过有限的资本的积累达到无限的富:投资、发债别无其它!】。货殖则和前一种技术一样,它的目的也是没有止境的,它的目的就是绝对的致富。有界限的是经济而不是货殖……前者的目的是与货币本身不同的东西,后者的目的是增加货币……由于把这两种难以分清的形式混为一谈,有人就以为,无限地保存和增加货币【货币本身越来越成为一种形式:价值符号,钱多的人不正是这样吗?QE、购买资产等等,通过杠杆10倍-20倍地放大这一切,放大这些想象中的财富】是经济的最终目的。”
2014-06-13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劳动资料、劳动工具、劳动对象、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劳动->劳动力:过去的劳动)生产(正在进行的劳动,活劳动力)->产品->商品(一般商品、奢侈品,不仅包含价值,更包含剩余价值)->货币(商品的一般等价物,社会劳动与财富的一般化身)->资本(现实资本、货币资本、虚拟资本)->债务(虚拟资本:国债、债券、股权、债券)->(对未来劳动的索取权,未来劳动的收入的无偿占有)金融衍生品、次级贷等,这些就构成完整的现代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在这个资本主义的世界里,一切都是颠倒过来的,把关系“->”反过来就是这样:“<-”;

在这个关系当中,劳动资料、劳动工具、劳动对象、土地->生产资料(生活资料)->劳动者->产品,是与资本无关的物质要素,构成(劳动)生产力,它生产使用价值,而生产力、商品、货币、资本->债务构成社会生产力,它生产价值,更重要的是生产剩余价值,资本主义的生产目的就是为了这个剩余价值,为了赚钱,为了发家致富,再无其它。

工人->(产业)资本家->(商业资本家)商人->(金融或货币资本家)银行家->(社会->国家)->官吏->军队->警察->监狱->法官->律师->医生->教授->高管->职业经理人->主管【以他们从事的社会职业作为他们的收入来源、源泉,这个庞大的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队伍】......,前4者是整个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后者的长长的劳动锁链则是对工人阶级生产的剩余价值的转移与间接剥削,这些不仅是阶级关系,也是对抗性的分配关系;

国家、社会、法律、道德、思想、修养、文化、哲学、历史、艺术.....,这些是上层建筑。
2014-06-13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直接剥削【东莞裕元等工人阶级】的条件和实现这种剥削【直接剥削他们的产业资本家阶级,间接从资本家转移剩余价值的天朝政府、打手,以及各类文人骚客】的条件,不是一回事。二者不仅在时间和空间上是分开的,而且在概念上也是分开的。前者只受社会生产力的限制,后者受不同生产部门的比例和社会消费力的限制。但是社会消费力既不是取决于绝对的生产力,也不是取决于绝对的消费力,而是取决于以对抗性的分配关系【说的真妙!】为基础的消费力;这种分配关系,使社会上大多数人的消费【工人们就只剩下生存下去的消费能力】缩小到只能在相当狭小的界限以内变动的最低限度。这个消费力还受到追求积累【不仅仅是尽情的享乐】的欲望的限制,受到扩大资本和扩大剩余价值生产规模【投资,再投资,赚更多的钱】的欲望的限制。这是资本主义生产的规律,它是由生产方法本身的不断革命,由不断和这种革命联系在一起的现有资本的贬值【看西方发达资本主义,不仅GDP增长率直奔0,就是中长期国债收益率也直奔0,真是讽刺: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三国的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分别跌至各自18世纪和19世纪以来的最低点。】,由普遍的竞争斗争以及仅仅为了保存自身和避免灭亡而改进生产和扩大生产规模的必要性决定的。因此,市场必须不断扩大,以致市场的联系和调节这种联系的条件,越来越采取一种不以生产者为转移的自然规律的形式,越来越无法控制。这个内部矛盾力图用扩大生产的外部范围的办法求得解决。但是生产力越发展,它就越和消费关系的狭隘基础发生冲突。在这个充满矛盾的基础上,资本过剩【QE、购买资产、ABS债券犹如洪水般涌来】和日益增加的人口过剩【美国人10个人里面4个人啥事不做只知道吃大锅饭】结合在一起是完全不矛盾的;因为在二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所生产的剩余价值的量虽然会增加,但是生产剩余价值的条件和实现这个剩余价值的条件之间的矛盾,正好因此而日益增长。

6月11日,新钢业三千多工人大罢工进入第六天。尽管9日晚上和10日下午人群中几次传出消息“特警要抢人”,但工人仍然坚持着阵线,看守着苏钢、杨希茂、刘学清三大新钢业资本家。虽然传说20号给方案,部分工人有所期待,但也有很多工人不抱希望,还有人认为这是缓兵之计,并将之与2001年国企私有化改制时的教训相提并论。
2014-06-12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如果说“资产阶级的民主”不值几钱,天朝价值几何:

据6月11日中国劳工通讯网站报道,吴贵军的代理律师庞琨在听到检察院撤诉的消息后表示,“虽然撤诉也不是什么坏的结果,但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无罪判决,我们想要的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无罪判决。因为现在只是撤诉,并没有撤销这个案件,所以这个案件严格意义上来说还没有结束,还可能有其他的变数。”如果检察院撤销这个案件,吴贵军将会获得国家赔偿。但检察院也可以认定吴贵军犯罪情节轻微,不予追求,“这种是我们最不想看到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吴贵军就无法获得国家赔偿了。”http://t.cn/RvSWCOR 在庞琨律师的微博下,有些亲政府法律人士急于为政府在吴贵军案上的“进步开明”表示欢迎,但是这些亲政府人士却无视了有关当局在借助法律的幌子打压罢工工人之后,其实是想在司法的范围内最大限度地逃避自己打压罢工工人的责任,企图消灭工人争取罢工无罪、捍卫争取罢工权的斗争。吴贵军案之所以值得重大关注,正因为它是目前最集中反映中国当局如何对待罢工工人的一起劳工政治案件。读者可以检索到过往一系列报道及详尽的资料合辑。围绕吴贵军案的政治斗争远远没有结束,**社将继续高度关注、追踪报道。
2014-06-12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今年春夏以来,国内工运有新一轮高涨的显著趋向,继4月份持续12天的东莞裕元鞋厂4万8千工人大罢工之后,进入6月以来从福建、广东等沿海工业区到四川、河南、安徽等内地工厂,从年轻的农村出身工人到老一代的国企职工、农民工都爆发了越来越多工人追讨历史欠账的集体行动http://t.cn/RvSNkel,大有复兴两年前全国工潮的势头。近日有关当局在厦门、深圳对罢工工人的那些动作,就是在这种工潮兴起背景下,对劳工界和工人运动的一种十分草率的企图逃避自身罪责、希望息事宁人的动作。这些动作背后的实质就是资产阶级当局对工人阶级斗争的恐惧,害怕工人正在日益萌发的争取罢工无罪、捍卫罢工自由的阶级觉悟。因为,一旦大批工人突破争取经济利益的局限、开始以直接行动要求基本抗争权利,势必将动摇资本统治根基,可能引发触动中国政治版图的重大历史变化。十八大以来天朝极右专政政权对工人运动的高压严打态势,激发了中国工人更具政治性的反抗(捍卫罢工无罪、争取集体谈判权及劳工三权呼声越来越高),这一点是当今中国工潮与以往十分不同的一个新趋势。
2014-06-12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关于厦门罢工仲裁案,**社特别注意到境外媒体“自由亚洲电台”6月10日的报道,其中援引了“海外的中国工党名誉主席方圆”围绕该案件对天朝政府的欢迎称赞态度。据这位“海外的中国工党名誉主席”说,“这个事情的结果还不错,终于开始保护工人权益了,尤其是保护罢工这种方式了。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个案还是未来有一种趋势。如果是未来还有其他个案出现的话那当然就更好。……我首先认为它是一种进步,即便是一个偶然的个案,也需要一些条件的。但很罕见,就这么一例,说明中国仲裁委员会和政府,不是站在中间,以中间人的姿态维护劳工大众的利益。”http://t.cn/RvSl1qA 工评社认为,这位急于为天朝政府评功摆好的“海外的中国工党名誉主席”,也许是在澳大利亚的上流阶层里呆惯了,离中国工人阶级可能已不止十万八千里距离了。如果这位“中国工党名誉主席”也像深圳工人吴贵军那样莫名其妙地被人间蒸发、然后在牢房里静静呆上一年零6天,也像东莞裕元鞋厂工人一样“享受”防暴警察全副武装带狼狗进车间暴打一顿的“待遇”,也像去年广东许多罢工工人一样“享受”一下催泪瓦斯和警棍的味道,是否还能做出像现在这样为朝廷评功摆好的优雅姿态呢?

另外,“自由亚洲电台”对中国工运的报道有事实性的错误,在6月10日上述报道中援引“广州民间组织平机会的程渊”的话:“一些很著名的,林东、吴贵军这样的工人运动领袖现在还在被拘禁当中”(原话)。但事实上,林东已于5月21日释放,吴贵军已于5月29日取保候审。工评社欢迎一切对国内工运的报道和传播,无论海内外何方何种立场的报道,但一切报道应以事实为准绳。
2014-06-12
评论对象: 民主的斤两
根据“工革斗研究者”秋火同志的独家搜集,继2010年春夏的沿海罢工潮之后,2011年末-2012年春夏发生了又一轮从沿海到内地、从外资私企到国企、新老工人共同发威的更大规模全国工潮(详见http://t.cn/zOtawhC)。这场全国工潮的特点是加薪诉求与争取历史欠账的诉求混合在了一起,而且令人惊讶地发生“新老工人诉求交叉并用”的现象:即,过去认为更关心加薪的沿海农民工也提出了买断工龄、争取积欠社保等追讨欠账诉求,传统认为更关注历史欠账的国企老工人也提出了加薪诉求,而且越来越多新老工人并肩团结、一些正式工开始与农民工、劳务工共同作战。

两年前的上一轮工潮的这些特点,目前已开始出现在最近的工运趋势中,例如至今已持续一周的西昌新钢业三千多工人的大罢工,其中就有原国企老职工,也有年轻的农村出身工人,他们现在已经不分彼此地团结起来,反倒是绕开了各资本与政府之间的复杂利益纠葛,为争取同属于工人阶级的安置补偿方案而斗争,这是一个具重大意义的斗争趋势。

如果严格评估,新一轮的全国工潮是否已经开始兴起,这一点还需观望;但无论是否开始,我们都应该共同坚持努力,为继续、深化和提升一切工人维权斗争而努力。同时,**社始终主张不信任上层的种种动作,坚持资讯挖掘、揭露和阶级分析,尤其注意资产阶级方面反工运的种种举动,提醒工人大众切勿轻信上当,随着维权深入更要依靠工人自身的团结行动和加强自我组织。
2014-06-12
评论对象: 混合所有制是新卖国主义
裕元工运或许只是开端:货币作为独立的价值形式和商品相对立,或者说,交换价值必须在货币上取得独立形式,这是资本主义生产的基础。而这所以可能,只是因为某种特定的商品成了这样的材料,所有其他商品都用它的价值来衡量,它也因此成了一般的商品,成了一种同一切其他商品相对立的真正的商品。这一点必然会在两方面显示出来; 而特别是在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英国都发展快200年,还是资本主义"发达"的国家,而中国还在屁颠屁颠的发展,等到发展出一堆贫穷国家真是莫大的讽刺】更是这样,在那里,货币在很大程度上一方面为信用经营所代替,另一方面为信用货币所代替。[第一,]在信用收缩或完全停止的紧迫时期,货币会突然作为唯一的支付手段和真正的价值存在,绝对地和商品相对立。因此,商品会全面跌价【跌价的白酒、房子、汽车,最近是奶制品,跌价的白酒、房子、汽车,最近是奶制品,等到中俄政府签署的天然气大跌那才搞笑。】,并且难于甚至不可能转化为货币【一堆钢筋水泥,1990年的日本】,就是说,难于甚至不可能转化为它们自己的纯粹幻想的形式。但是,第二,信用货币本身只有在它的名义价值额上绝对代表现实货币时,才是货币。在金【美元,人民币的贬值】流出时,它兑换成货币的可能性,即它和现实的金的同一性,就成问题了。为了保证这种兑换的条件,就采取了各种强制性的措施,提高利息率等等。这种做法,可以由于错误的立法或多或少地被导致极端,这种立法是以错误的货币理论为依据,并且为了货币经营者奥维尔斯顿之流的利益而强加于国家的【钱多的人财源滚滚而来】。但是信用货币【带利息的钱,货币索取权】的这个基础是和生产方式本身的基础一起形成的。信用货币的贬值(更不用说它的只是幻想的货币资格的丧失)会动摇一切现有的关系。因此,为了保证商品价值在货币上的幻想的、独立的存在,就要牺牲商品的价值。一般说来,只要货币有保证,商品价值作为货币价值就有保证。因此,为了几百万货币,必须牺牲许多百万商品【扔到江里、河里的猪,就是不能便宜卖】。这种现象在资本主义生产中是不可避免的,并且是它的妙处之一。在以前的生产方式中没有这种现象,因为在它们借以运动的那种狭隘的基础上,信用和信用货币都还没有得到发展。【最精彩的一段话】一旦劳动的社会性质【没用的劳动,满足借钱、赚钱、赌博的需求,或者说满足贪欲的需求】表现为商品的货币存在,从而表现为一个处于现实生产【有用的劳动,满足生活需求的劳动】之外的东西,货币危机──与现实危机相独立的货币危机,或作为现实危机尖锐化表现的货币危机──就是不可避免的【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另一方面很清楚,只要银行的信用没有动摇,银行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增加信用货币就会缓和恐慌,但通过收缩信用货币就会加剧恐慌。
2014-05-30
评论对象: 混合所有制是新卖国主义
1998年混合所有制便公开提出,汉奸个没完没了,都是汉奸,都是败类,只不过一个在台上,一个在台下,一个要维权,一个要夺权。国企不也是私有制,官僚们的集体私有制,和股份制的区别无非就是没有记名嘛!
2014-05-30
评论对象: 金融怎能老创新

    每一次危机都会暂时减少奢侈品的消费。危机使(IIb)v到货币资本的再转化延缓和停滞,使这种再转化只能部分地进行,从而有一部分生产奢侈品的工人被解雇;另一方面,必要消费资料的出售也会因此停滞和减少。这里完全撇开不说那些同时被解雇的非生产工人(工人并非都是生产工人),他们由于为资本家服务而得到资本家奢侈支出的一部分(这些工人本身相应地也是奢侈品),特别是在必要生活资料等等的消费方面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在繁荣时期,特别是在欺诈盛行期间,情况正好相反。在这个时期,货币的表现在商品中的相对价值已由于其他原因(并不是由于现实的价值革命)而降低,所以商品的价格不依商品本身的价值为转移而提高。这是劳动价值理论受到攻击的原因之一。但其它的价值理论虽然能够解释某种价格现象,但其不能成功解释的现象要比劳动价值理论多得多。不仅是必要生活资料的消费增加了;工人阶级(他们的全部后备军现在都积极参加进来)也暂时参加了他们通常买不起的各种奢侈品的消费,此外,他们还会参加这类必要消费品的消费,其中绝大部分通常只对资本家阶级来说才是“必要”消费资料,而这些又会引起价格的提高。某些商品的价格变动,是由于社会消费结构的变动。
  认为危机是由于缺少有支付能力的消费或缺少有支付能力的消费者引起的(有效需求不足),这纯粹是同义反复。除了需要救济的贫民的消费或“盗贼”的消费以外,资本主义制度只知道进行支付的消费。商品卖不出去,无非是找不到有支付能力的买者,也就是找不到消费者(因为购买商品归根结底是为了生产消费或个人消费)。但是,如果有人想使这个同义反复具有更深刻的论据的假象,说什么工人阶级从他们自己的产品中得到的那一部分太小了,只要他们从中得到较大的部分,即提高他们的工资,弊端就可以消除,那末,我们只须指出,危机每一次都恰好有这样一个时期做准备,在这个时期,工资会普遍提高,工人阶级实际上也会从供消费用的那部分年产品中得到较大的一份。按照这些具有健全而“简单”(!)的人类常识的骑士们的观点,这个时期反而把危机消除了。因此,看起来,资本主义生产包含着各种和善意或恶意无关的条件,这些条件只不过让工人阶级暂时享受一下相对的繁荣,而这种繁荣往往只是危机风暴的预兆。
2014-05-27
评论对象: 金融怎能老创新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活跃在这里的小资产阶级,甚至是资产阶级,你们继续走你们的封建资本主义道路,拥戴特色,既不反对权力也不反对资本,终有一天,不管是权力还是资本,一定会剥夺到你们自己头上。
2014-05-27
评论员简介

所有的评论都是留给那些希望正确认识资本主义社会,正确认识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的朋友的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1/27 20:05:50
评论: 0

访问: 4026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