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9606882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中国,又到战略选择的关口!
最后,应该再加一句,那些工人根本就不是人,他们不过是资本家的役畜、骡马、奴隶,甚至连工资都是多余的!
2014-08-05
评论对象: 国有资本是中国的万里长城!
社会主义之前是什么社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又是什么社会?什么社会的本质才是发展生产力,发展生产力的目的是什么?难道不是为了工人阶级的剩余价值?难道不是为了赚钱?难道不是为了发家致富?

这一切难道不都指向了资本主义,这个人类的史前社会!
2014-08-03
评论对象: 国有资本是中国的万里长城!
列宁曾经正确地指出孙中山的反封建、反殖民地、反资本主义、反帝国主义的实质就是发展资本主义,虽然列宁肯定了孙中山的革命精神,这一点或许连孙中山本人都不知道,也就是说孙中山要反对的正是他要发展的,他连自己都没有搞清楚他的民主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的民族资产阶级的思想与社会主义思想的巨大区别,既便是他后来的联俄联共政策。

在这里,我们又看见了新的“民粹主义”,看见了他们的理论的苍白,看到了他们的假面具,就像那些曾经的“理性的经济人”在2008年之后集体大溃败,甚至连残存的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存不存在科学、是不是科学都被他们自己否定了,“法律党人”。
2014-08-03
评论对象: 国有资本是中国的万里长城!
一个扶不上墙的烂泥巴,偏要认为自己是万里长城,随之而来的全球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大风暴一个巴掌就把它打的露出原形!

一个“大思想家”、一个“大理论家”指着垃圾焚烧场里面堆积如山的垃圾说那是“高山”,指着污水横流的烂泥塘说那是“流水”,那是我们为之奋斗终身的地方,这就是他们高深莫测的“理论”水平:好高啊!
2014-08-03
评论对象: 国有资本是中国的万里长城!
一群在台下的汉奸、夷狄、蛮夷反对另外一群在台上的汉奸、夷狄、蛮夷,2群汉奸共同享受着夷狄、蛮夷的奢侈,集体奔向夷狄的怀抱,这就叫汉奸与捉汉奸。

一个大老虎倒下去了,千百万个小老虎又站起来了,一个老老虎趴下去了,亿万个小小老虎成长起来了,一群贪官反对另外一群贪官,贪官们的战争,这就叫腐败与反腐败。
2014-08-03
评论对象: 国有资本是中国的万里长城!
上百名工人兄弟用他们的生命与鲜血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怎样的人吃人的世界,旧社会那种直接人吃人的场景已经被新的人吃人的“安全生产事故”掩盖着,对于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资产阶级来说,他们是这样说的:”8月2日早上7时多,昆山中荣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发生一起因粉尘爆炸引发的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2014-08-03
评论对象: 国资委有权卖国有资产吗
自由之邦,人民之国,是如何一步步走向奴役之邦、奴隶之国?通常的说法是讲改革开放前中国的国民经济崩溃,人民贫困,现在有人假惺惺哀嚎痛哭流涕声讨子孙不孝,卖祖宗基业,其实他自己早就在瓜分祖产,恨的只是生不逢时,捞少了,所以要反腐败,让自己的人捞最后一把。早点卖啊,垮台最好,人民喜笑颜开。我们还是以数据说话,对于那些没脸没皮的资产阶级来说,我们还是要和他们有所区别:

中国人均收入世界排名:
1960年第78名,1970年第82名,1980年第94名,1990年第105名,2008年第106名,2010年第127名;
中国GDP世界排名:
1978年第15名,1990年第10名,1995年第7名,2000年第6名,2007年第4名,2010年第2名。
总人口及增长率(前30年,1949中国人口:54,167亿,以此为基数至1980年人口增长率82%:后30年,人口增长率36%,前者为后者的2倍多):
2010年 2008年 1990年 1980年 1970年 1960年
134,091 132,802 114,333 98,705 82,992 66,207
0.97% 16.15% 15.83% 18.93% 25.35%
35.85% 49.09%

再配合特色党背负的巨额债务,居然借了60万亿的债务,人均收入竟然是127名之后,特别是2008年的经济刺激之后,2010年比2008年人口仅仅增长1%,而人均收入大幅下跌,堪比非洲,可见这些脑满肥肠的家伙不知吃什么屎长出的“智慧”:还恬不知耻地讲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就像那个北京玉渊潭公园湖面上巨大的充气蛤蟆,娘希匹!!!
2014-07-24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狗的评论是我随便写的,谈不上什么文章。
2014-07-22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我转帖右而左最近的2篇文章,右而左已经不让讲话了。
2014-07-21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转2篇文章。这个自称左派大佬的资本家董事长,最近急了,不停地发一些垃圾出来,谁承认那些从不关心人民群众的“人”是“左派”呢?倒是广西玉林狗肉节有那么几个爱心人士关心起狗的命运,他们大谈特谈狗的权力,同是猪、牛、养、鸡、鸭的动物就没有任何权力,只能被宰杀被吃掉,可是他们为什么那么关心狗的命运呢?因为狗不仅一方面是“人类”忠诚的“朋友”,更是宠物,别的那些动物不是;而另外一方面,当看到那些血淋淋的屠狗场面时,他们突然间意识到自己曾经做过狗、做过宠物,仿佛惊恐地看到了自己的未来:被屠杀。所以,他们义无反顾地去拯救那些狗,那是他们的同类,救它们就是就救自己!

至于说那些普通的中国老百姓,那些农民工兄弟,在这些资产阶级的眼里,他们又是什么呢?当然,比农民工兄弟更高等级的那些乘坐mh370、mh17的“人”,他们在资本主义的“共同利益”、“共同底线”面前又算什么呢?死了不就死了,谁管他们呢?在这里到底是死几条狗还是死几只蟑螂又有多少区别呢?谁见过这位左派大佬真正关心那些逝去的生命呢?他的文章最后一转,又谈到了他的专业:货币(金钱),当然,拿钱收买人命是资产阶级经常干的事情!

正像当年的张角讲“苍天已死,黄天当立”的时候,不知道当时他相不相信那个苍天;洪秀全说:“人心太坏,政治腐败,天下将有大灾大难,唯信仰上帝入教者可以免难。入教之人,无论男女尊贵一律平等,男曰兄弟,女曰姊妹。”,不知道洪秀全相不相信那个上帝。

对于他们来说,他们只有简单的道理,不动用暴力是无法在这个世界存在的,不加入组织或者干脆自己创办一个组织去对抗另外一个庞然大物,也是不能存在的!就像那些不幸被宰杀的动物,毕竟,这里是封建资本主义,这里尊崇丛林法则,虽然它持续了3000年,有那么一批人总认为它是永恒的,就像天上的太阳也是永恒的!
2014-07-21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谁来关注他们的真实生存?!

最近官方对舆论的管控(也可能包括对群众的行动的监控)明显是更严了!至少我个人的感觉给了我这样的印象。

几天前我写了篇《为谁而写》,在文末我写道:“广东地区许多的农民工已经在行‘武器的批判’了,官工和小资们可以只观望而不给予支援吗?或者轻信某些人的说法以为那是美国走狗在制造颜色革命而正义凛然地去加以斥责与诅咒吗?今天你不去为农民工说话,不去与农民工并肩地战斗,明天那些压迫者捕杀的就是你自己,那时谁来为你说话?谁来和你并肩战斗?你难道没有听到私有化那残存的最后的国有企业的战鼓已经擂响,你沦为农民工一样处境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吗?”这本是一个铺垫,为下一篇写东莞工人斗争文字做准备。然而,就在这篇文字贴出后,我的《右而左自选第六集(上)》被删除。这个第六集(上)不过是汇集了几篇理论性旧文,加了一个言辞朴实的实事求是的“序言”,已经在博客挂了一年了,却居然在这个时候被删了。由此,我感到某类管控正在加强。在这样一种情形下,我觉得自己对于裕元工人斗争的声援需要谋求其他的途径。
2014-07-21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东莞裕元鞋厂工人们的正义的维权斗争,时至今日只得到了少许来自社会边缘人群的道义支持,却没有得主流社会和全国工人的声援,现正遭受各方的压力,就要落下大幕了。裕元工人当是以农村户籍工人(农民工)为主,主流社会和主流知识分子对于他们的斗争,不会给于真心关注和支援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是如果今天的国企工人和城市小资也置身事外,冷眼旁观,认为那是事不关己的事,那就太不应该了。因为以张维迎、厉以宁为代表的主流知识分子(无一不是喝工人、农民血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已经多次用不同的语言直接或间接表达过,所谓“改革”本质就是要把工人阶级、农民阶级从当家做主的位置打回原形,重新做牛做马;没有工人、农民重新做牛做马,就不会有少数人的重新上天堂。在我看来,这个“工人阶级”的成员决不只是由农民子弟构成的当代城市农民工,而是包含国企工人在内的一切工人阶级的成员,而城市小资本质上不过是依附于工人、农民的价值生产而生存的一群“政治浪漫主义者”,随着工人、农民的生存状态越来越恶化的时候,这群“政治浪漫主义者”不可能独善其身,永远保持自己的小资生活不变(这是可预测的,因为经济危机在加深、官僚机构财政入不敷出的状况在恶化、沪港股市直通车抽血功能在加强、货币的名义贬值和实际贬值都在加快、政策性洗劫小资财富将越来越频繁……)。换句话说,裕元工人的现实生存状态和待遇实际上代表了很多现在还自我感觉不错的国企工人和城市小资未来的生存状态和待遇。因此,这两个群体今天应该主动站到裕元工人身旁去,支持他们的斗争就是在保卫自己的未来。官方的工会即使还没有完全堕落为工贼,也不能依靠;商业性的维权组织所追求的是商业回报,可因地制宜的与他们合作,却不能无原则信任他们,因为当资方和官方开出更高的价码让他们出卖工人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工人队伍中一切不甘自我沉沦、不甘心永远被压迫和剥削、不甘心自己的后代一代一代重复自己命运的人,从现在起都应该认真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某一天裕元工人斗争的大幕重启,自己将以怎样的方式去支援他们的斗争?进而为了整个工人阶级的利益,是不是该想尽一切办法组织全国性的独立工会以迎接和领导未来的工人运动?
2014-07-21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为谁而写?

常有人埋怨我的文章看出了病灶,却没有开出救治的方子!这埋怨里面暗含了一个问题:文章为谁而写?换句话说就是,写作者该站在谁的立场写文章?是站在压迫者的立场,急庙堂之所急,给他们开出所谓良方,梦想他们照方抓药,药到病除,还这世界一个朗朗乾坤呢?还是站在被压迫者的立场,急他们之所急,活跃他们的思路,为他们改变自身的现状发出哪怕最微弱的鼓舞之声?点燃哪怕最微弱的心灵亮光?我的文章当然是站在被压迫者的立场的。唯其如此,即使我写篇《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上)》,随意聊几句历史,也会因冒犯压迫者而遭到“斥责”!
2014-07-21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为什么说只是“最微弱的鼓舞之声,最微弱的心灵亮光”?人贵有自知之明,举批判之武器犀利如鲁迅者,行武器之批判扫腐朽凌厉如毛泽东者,改变国民性,改变被压迫者之人心和灵魂又几何?我一个自我边缘化的小人物,在一个只有区区之人数关注的博客里所发的几句漫说,当然充其量只是“最微弱的鼓舞之声,最微弱的心灵亮光”——何况这点漫说还不时遭遇种种的封杀,正如《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上)》所遭遇到的境况那样。
今日中国,为庙堂开方子,并自以为其方子可以救黎民而实不过害百姓者,何其多也,多如过河之鲫。庙堂的座上客如吴敬琏、厉以宁、张维迎、许小年、茅于轼等右派学者,“民间” 如孔庆东、张宏良、司马兰、韩德强、孙锡良、卢麒元、艾跃进等所谓左派学者,以及来历不明的郎咸平、牛刀、谢国忠等知名吼士,无不是这样的开方子之人!这些人无论属于哪个队列或哪个派别,跟在他们后面的都是一串长长的名单。庙堂也直接地或间接地,正面地或者反面地接纳了其中很多人开出的方子,黎民百姓因此得到了拯救吗?如果回答是肯定的,那不绝于耳的美国对我C型包围、转基因对我灭种灭族、民族危机、国家危机、黎民百姓正陷入水深火热等等,又都从何说起?如果回答是否定的,那多如牛毛的方子又有什么用?岂不都是祸国殃民的吗?许小年最新发出的声音认为,今天中国经济的绝大部分问题都是由于改革滞后而引起的,因此促改革应是未来提升经济时应主要着力的目标;解决了改革的问题,经济结构的调整自然启动,届时稳增长的目标自然水到渠成,反之则可能本末倒置。许小年这个方子具有代表性,老调重弹,毫无新意,比狗屎还臭还无用,却正在被庙堂采用。进而要问,是谁在照着那比狗屎还臭的、祸国殃民的方子抓药用药?并最终造成美国对我的C型包围、转基因对我的灭种灭族、民族危机、国家危机、黎民百姓水深火热呢?难道单单就是被张宏良、孔庆东、韩德强等左派斥为汉奸、卖国贼的那区区几个庙堂大人物吗?单单他们几个就能完成一个浩繁的、长久的历史工程吗?他们几个难道不是帕蒂领导下的职务行为吗?不是代表了帕蒂的统一意志、集体决心吗?
2014-07-21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我们的社会的确需要狮子吼,但我总是疑心,许多发自所谓左派领袖及其追随者的狮子吼,实不过是翻过锣鼓来为压迫者欺压被压迫者所敲出的另面锣鼓声,是和许小年等一样的为庙堂、为帕蒂的帮闲与帮忙!这样另面的锣鼓声从来不绝于耳,先前敲打较响的是张宏良、孔庆东、司马南、韩德强、卢麒元等等左派的领袖们(这几位都拥有广泛的群众追随者),现在又有什么学者艾跃进来接力了,还有什么网络写手梅子及其轻信者加入他们的锣鼓队,大扭“挺”的秧歌舞。
张宏良为船长的孤独落泪,但船长孤独吗?为船长的集权喝彩,坚信其集权是为回归社会主义服务的,但船长集权真的是为回归社会主义服务吗?孔庆东认定船长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者,号召力挺船长,但船长真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者吗?艾跃进语重心长说“三十多年来执行了一条错误路线,很多党员干部被腐蚀了。如果毛主席在,会如何办?真正的共产党人从不拒绝议会斗争。不管真的假的,党章还写着为人民服务。街头革命是西方正需要的,不论是从策略是政策,我们不支持X(船长)支持谁?……我在讲座中有这样一句话,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认可:在遵义会议之前,不认可毛的,是以红军长征为代价的;在遵义会议之后,还对毛泽东有看法的,包括林彪,刘少奇,那就是个人的悲剧了”但船长真有遵义会议时的毛泽东之智慧力挽狂澜,有毛泽东一般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把今天中国航船的指南针拨到社会主义的方向吗?——艾跃进你有胆拿自己的头颅向十多亿的工人、农民保证吗?梅子说“三个苹果中,他是那个只有一两个虫子洞的最好的苹果,我们要支持”但船长真只是有一两个洞的烂苹果,而不是一个实际已经完全腐烂的苹果吗?梅子的判断标准是什么?即使他只有一两个洞,就成为支持他的理由吗?量变到质变的规律是不是在梅子的“烂苹果论”里破产了?……好了,奇谈怪论不必多列举了。保皇者总归是探囊取物一般轻易就会为自己找到保皇的理由的。猫爷爷不好,还有蛤蟆爹,蛤蟆爹不好,还有面瘫哥,面瘫哥不好,还有船长大大,这个下台了,还有那个,总归要等待,总归要支持!这就是今日所谓左派领袖给左派群众以及民族开出的救治之方。
2014-07-21
评论对象: 乌克兰陷阱
这些善于开方子的左派朋友无不是先大声而且大篇地批判现实(这些批判是必要的),事无巨细罗列种种社会的不公、黑暗(这些罗列也是必要的),坚韧不拔地“反对”特色主义(虚伪,所以反对二字我要加引号),义无返顾地高举被他们改造甚至亵渎的毛泽东思想的旗帜,“大义凛然”地抓汉奸、批卖国贼、痛击颜色革命(当今之世,还有比干这样的勾当而当上革命者和左派更轻松的营生吗?)借此俘获被压迫者的人心,把俘获者一并绑在他们自己的维稳战车!这样的左派无一不是始于批判特色而终于维护特色,始于高举毛泽东思想而终于背叛毛泽东思想,是为哲学的贫困!而他们心灵的湖泊,据我看来,除了几千年来根深蒂固的奴化思想的苔藓之外,再无其他,所以他们总在不断地等待好官、清官、健康力量的出现,忽一日拿了他们开出的狗屁不通的方子就把黎民百姓救出水深火热了,独忘了鲁迅说的管他“三坟五典,秘制的膏丹,祖传的丸散,统统踏倒它”,独忘了毛泽东说的“造反有理,不破不立,破了立也在其中”的道理,独忘了“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的简单常识。一群精神的乞丐、思想的贫儿统治着当今的所谓左翼群众。这残酷的现实只略一看便知依然是鲁迅笔下的“黑屋”!我的文章是为这黑屋里的群众而写,纵然我向黑屋发出的微弱的鼓舞声音,投进黑屋的微弱的心灵亮光,会搅了黑屋里沉睡者的好梦。
“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这是敌人的行动纲领(也即许多人抱怨的“温水煮青蛙”),却正可以为我们自己所借鉴。广东地区许多的农民工已经在行“武器的批判”了,官工和小资们可以只观望而不给予支援吗?或者轻信某些人的说法以为那是美国走狗在制造颜色革命而正义凛然地去加以斥责与诅咒吗?今天你不去为农民工说话,不去与农民工并肩地战斗,明天那些压迫者捕杀的就是你自己,那时谁来为你说话?谁来和你并肩战斗?你难道没有听到私有化那残存的最后的国有企业的战鼓已经擂响,你沦为农民工一样处境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吗?
2014-07-21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M1里面的接近30万亿的“外汇占款”形成的人民币“货币”,央行的存款准备金“货币”也在这里,如果这2者是重叠或交错的,又如果这个存款准备金是空的,那意味着什么?就像一个企业的会计轻而易举的做一个假账,告诉你公司还有好多好多的钱,但钱却到了***手中,这意味着什么?难道一个国家就不可以做假账???
30万亿人民币,既然他们是货币,是钱,那么他们就还在流通中,即使他们有一部分转化成了资产,至于在谁的口袋里,调查调查就清楚了,毕竟这个调查很简单,懂小学数学的智力就足够了。
2014-07-08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在资本主义世界中,汇率,作为2个国家之间资本价值的比率,它的变动是由2国之间的贸易结算差额、利率差以及信用发展程度所决定的。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资本作为商品同样被大量地交易着,而现实的世界贸易的规模与资本的贸易的规模已经占据越来越小的份额,美、欧、日、英等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它们的信用发展程度我们可以看做基本相当或者差别不大,那么美元指数,这个综合了世界各国的汇率变化的指数最终就由这些国家的利息差所决定,而它们的利息差目前正在日益收窄,这也是美元指数长期围绕每个点位上下做窄幅波动的原因,而这个根本原因则是这些国家的GDP变动率所决定的。

    世界是平的,这一点,弗里德曼说对了,至于他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那要问问他本人。
2014-07-08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货币是资产阶级的抵押品。黄金因为自身的内在价值而得以成为天然的货币材料,可以在流通中长期存在,随着资本主义的发展,1973年的布雷顿森林货币体系的解体,宣告黄金退出世界货币的地位,美元取而代之,但黄金真的失去货币的价值了吗?
   1997年美国通货膨胀保值债券(TIPS)的问世是金融市场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因为TIPS第一次让世人可以清楚的看到市场最新的真实利率情况。在此之前,分析师们都通过各种其他数据来推断市场真实收益率,真实收益率是分析师们研究经济未来增长和通胀水平的重要工具。通货膨胀保值债券(TIPS)与黄金一样是典型的避险资产,TIPS同时还是唯一能实时体现市场真实利率的无风险资产,TIPS与金价走势高度相关,TIPS是一种无风险、抗通胀的债券,并且也是唯一政府担保的同时可以让你提前知道真实收益率的债券,所以中短期的TIPS收益率可以用来指示市场对避险资产的渴望情绪。黄金作为传统避险资产的代表,其价格走势与TIPS的相关度是非常高的。
   在这里,TIPS的相关解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可以从TIPS中发现黄金依然作为潜在的货币价值-也就是美元的货币价值,黄金作为潜在的货币,并没有退出历史舞台,但如果对它进行深入的研究,还会发现更多惊人的结果,超出想象的结论。虽然黄金已经被人们解释成避险资产,没用的东西,奢侈品,就像当年金银成为货币其他货币材料的命运同样如此。
   纸币因为资本主义的流通这个外在的价值而得以成为货币材料,但纸币本身没有任何内在价值,所以纸币的发行是建立在国家的信用,国债的基础上的,正因为这个外在的价值赋予了纸币以内在价值,所以也给纸币的流通带来限制,带来了界限,带来了规定性:流通中的期限,也就是我们看到的国债的发行期限,1年、3年、5年、10年期等等,这些说明纸币的发行是需要抵押与担保的,只有建立在国债发行上的纸币才能成为货币。
   美元作为世界货币,以美国国家债务为基础,但随着2008年的美国金融危机的出现,在全世界再也没有更多的美元购买美国国债,美联储粉墨登场,自己购买国债,实施所谓的量化宽松政策,这个没有任何抵押物的货币发行,而在欧洲,则是购买资产:“一个是有条件的vLTRO(极长期再融资操作),另一个是购买与增加信贷有直接联系的金融资产。”。在这里,我们看到这些所谓的金融创新,一个毫无任何抵押的“货币发行”,与其说是“货币发行”,不如说是纯粹的债务发行,一个纯粹以资本主义本身、资产阶级“私人(社会)关系”作为抵押的“货币发行”。
   随着www的发展,电子,这个微小的物质,它正在企图取代纸币的货币材料的地位,一个只有世界杯足球场那么大小的地方,或许将要容纳一个国家的财富。所有的资产阶级都将在那个“道德不足1尺高”的坟头中渡过他们的一生,追逐他们的利润!从这些货币材料的变迁与发展,我们可以看到如果货币只是作为货币存在,它不过是一个价值符号!现今的资本主义世界:货币与资本正在分道扬镳,泾渭分明,就像黄金指数与美元指数,富人与穷人,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一样!
2014-07-08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中国M2的构成:
    M0:货币的流通手段(交换手段、购买手段),流通中的现金,工人(其它非生产阶级、当然资本家也要消费)工资的收入的转化形式;
    M1:货币的支付手段与交换手段的共同体,货币的资本价值形式,资本家阶级共同的货币资本,生产准备金,工人阶级剩余价值(当年活劳动力)的货币转化形式,政府存款-资本家阶级剩余价值的以税收方式的强制转移,新增国债的货币形式,农民的存款(列宁讲,农民、小资产阶级每日、每时都生长资本主义,但随着现代资本主义的发展,农民,这个曾经的阶级也在日益衰弱)-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以手工业、小生产、小制造为代表的非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阶级的货币存款也被视作资本家阶级共同的货币资本,流入的美元资本的人民币转换形式(30多万亿里面居然有接近30万亿的外币形式);
    M2-M1:主要是货币的支付手段,信用货币(象征性货币,想象中的货币,对货币的索取权),在这里是信用资本、虚拟资本、流动性资本的总和,它们是作为资本关系或者资本的社会关系出现的,历年货币资本的积累(工人、农民、其它非生产阶级、资本家因无法再扩大再生产)-以定期存款的形式保存,股票等证券在2级市场上的存款-资本主义社会所有的资本市场都分为1级、2级市场,在这里,资本本身是作为商品进行着买卖(让渡-借贷),资本的价值是以利息体现的,而这个机制正是资本主义金融无限制扩张的秘密。
   综上所述,M2的总和=货币+货币资本+信用资本+虚拟资本+流动性资本(短期借贷资本),也就是M2是由独立的社会财富(资产-死劳动)、对象化的劳动(活劳动)、未来的对象化劳动(未来的劳动的索取权)构成的,前2者是独立的财富代表-货币-金光闪闪的金子,后者仅仅是货币关系、资本关系,资本主义的信用-这个潜在的、可能的、想象的、象征性的货币!
2014-07-08
评论员简介

所有的评论都是留给那些希望正确认识资本主义社会,正确认识马列毛科学社会主义的朋友的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1/27 20:05:50
评论: 0

访问: 4026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