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中国的美元大部分是储存在政府手中,这样就限制了风险等级与投资技巧。
即使中国政府不强制收购,百姓也不会储备,因为百姓进出境投资是相当不便的,说白了,百险拿了美元在国内是没有一点用的,所以它不会拿。
如果开放投资,并让百姓自由购买美元。那么这好比一个大房,一下子拆掉,这会造成巨大的风险。即使政府没有风险,百姓去投资国际,由于缺少经验与理论,九成的人是要大亏的,造成民众的大情绪爆发。
如果不储存美元,那么开放金融投资又是必然的。但初期,也只能让一些有能力的人去冒险,慢慢在让民众去认识投资的风险与机会。事实上,政府现在是这么做的。在未来,个人投资审批与限额会放宽,这也是必然的,这也是与国际接轨的必然手法。我们总不能让的子孙与我们一样,与国际绝缘吧。
2014-07-29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储备美元,购买美债,当然起不到军事作用。
但也有准军事作用,可能是好的,可能是坏的,这在于时机与状况。
储备美元,购债,只不过是一种储备手段,本身就不是军事手段。通观世界,它目前还算是一个最安全的投资之一,当然收益不高——这好比买超级大盘股。
如果你经济得搞不好,又何来谈军事。哪一个实验,哪一个军事新发明,不需要大量采购物资,哪一个不需要大量的金钱投入呢?
2014-07-29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国债是到期结算清的。未到期,你只能通过市场交易。
但经济是需要耐心与技巧的——你不可能是一天内抛出所有的国债,如果这样做,你会亏得很大,你应当等待合适的出货机会。这不是什么大道理,但却是经济的根本目的。
不顾一切状况,抛出手中的债券。可能会出现半折的情况,既造成美元的波动,也会造成人民币、黄金、石油等大宗类商品的价格巨大波动,但首先失败的是自己,成功的是一些抓住了你失败时机而获得成功机会的人与单位。
2014-07-29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能三万亿到美国去提货,能提的来吗?

天大的笑话。你拿美元到美国去采购物资,人家会非常高兴。比喻说,你拿一万亿去买飞机,人家会高兴死,你拿一万亿去买设备,人家会高兴死,你拿一万亿到其它国家去买石油,也会高兴死。
但你拿三万亿去买英特尔,只怕买不到,而且买来了,你也经营不了。钱是万能的,不是全能的。我不知三楼是发什么神经,说出“三万亿美元到美国去提货,能提的来吗?”
2014-07-29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如果美元是欠条,那么哪个货币又不是欠条呢?这些欠条被一个超级巨大的势力背书,承担了责任。如果你不用,那么你只能去进行货货交易了。
即使是货货交易,作为标准的货币,实质也是欠条吧。你出口货物,得到黄金,难道黄金的功能就多于货币?仍是一种凭证吧。
2014-07-29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我们的党,有国际野心,却没有国际视野;口号强硬,拳头不强硬;控百姓狠,控官员不狠,分化知识分子,让读书人内斗,让各种过时的思想理论洗大众的脑袋。在此基础上去控美元,是做梦吧。
应当站在国际视野上,与各国交易,与各国合作,作好准备应对国际变化,作好偷袭准备。
经济学,不是测算十年,二十年之后的事,那么政治与科技。经济,只测算明年,今年下半年的机会。真正变革的,始终是科技,政治说白了,仍是游戏——世界风云变化,一国占领另一国土地的事越来越少,大家都是国际秩序中玩规则。几年前,央行行长,搞出的发行新的世界货币,曾经多么地热闹,结果是多么的惨。难道还不吸取教训?
2014-07-29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当然,如果你有能力直接干掉美国,成为世界老大,那么货币就是小菜了——你甚至可以占领世界重要资源与科技中心。到时,你再发行超级中国货币吧。没有这个能力与准备,先就不要高调了,这些高调在现实中只有反作用——让你交易不成功,让你承受巨大的亏损,你让与世界格格不入,让你面临种种潜在对手的偷袭。
2014-07-29
评论对象: 必须停止储备美元,才能推翻美元霸权
国家大都要采用储备手段,以应对不时之需。如果不储票子,则只能储其它的实物——但一样有风险。
美元有超级权力,但大家都在享用——你可以用它在世界其它国家使用,购大宗商品。

事实上,我们并不是储备美元,而是购买美元债——这是一种投资,相当于存款利息。
当然,你也可以储备日元、欧元,我相信你们更不放心。日元不是基准货币,波动大,而中日的关系紧张,相关牵连大。欧洲,仅仅是法国的人权思想(最世界最强调人权,反应最急烈的是法国哟)就是一个天大的难题了——为了人权,法甚至直接停办一些合资企业。至于俄,巴西,印度,这些货币尚不是通货,波动超级巨大,想必也没有胆量冒这个风险,最重要一点是,他们的经济活动能力弱于中国,岂能成为中国的储备货币呢?

如果你对美元有点反感。可以提其它建议,如改变美元的发行机制——按全世界平均物价指数来发行,或者有全世界一个更高级的中心来发行——当然,成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而且谈判也将是非常长。
2014-07-29
评论对象: 成立中国铁路银行非常有必要
要看清未来的世界。
网络化,制造业机器人化,会使得因工作而移动的人减少。这是要思考的。
2014-07-19
评论对象: 成立中国铁路银行非常有必要
铁路的资产有多少,这并不重要。是四万亿,还是四百万亿,这不是重点。作为财务核算,一个最基本的结论是获利能力,与财务扩张之后的获利能力。

如果扩张之后,能获利,而不过份地损伤原来的铁能获利能力,当然可以建,不必管原来的资产有多少。为了经济的独立,新建设的项目可能独立核算,并单独上市。

铁路还有一个问题。与百姓不是零距离。而汽车则不同,一条汽车路,路边的民众都为受益——因为汽车路上可以走各种车,甚至民众步行,但铁路则不行,铁路具有封闭性。

乡村公路建设,农民是愿意出一部分钱的,这也是乡路道路快速兴建的一个重要原因。但是铁路有这个吸引力吗?

铁路作为干线运输力量的确强大,但也仅此而已。
2014-07-19
评论对象: 成立中国铁路银行非常有必要
铁路不是简单的建设问题,而是乘坐问题。如果没有人坐,你再建就没有意义了。

小汽,有个性空间与自由度,这是得以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铁路能否解决这个问题呢?这值得研究。其次,小汽车电器化也是一个正在发展的方向。

西方很多国家铁路很长,但是相当长的时间内建起来的,有些早几十年就收回了投资,有些是因为一、二次世界大战建起来的,现在不过是摆设在哪里——作为地产留在哪里,作为军事备用留在哪里。

银行是要科学经营的,如果银行集资的目的是为了支持某一个风险行业,那么这个银行也很可能完蛋。
2014-07-19
评论对象: 为什么利润就是负债?
种苹果花10元,苹果卖15元,利润5元,这5元就是负债,因为苹果吃了或者烂了,已经不存在,而钱,还在那里,利润还在那里,那5元利润就是5元负债

苹果不存在了,利润就是负债了,为何不说总销售是负责了。种苹果,贴本卖给人家,利润-1元,苹果吃了,这-1就变成了--1吗?

博主其实谈的是消费与浪费。消费本来就是消费掉利润。与正负有鸟关系。

好了,就按你的利为负。大家都追求负,结果不是一样吗?正负不代表本质,不过是符号的取向。你谈了负,也该谈什么是正吧。你是准备把财务时的正、负全反掉吗,这样玩有意思吗?
2014-07-15
评论对象: 地方政府隐性救楼市的严重危害
不要谈危害性了。没有用。
官员只把房子当作跳板。害了未来,只是下一任管员的事。

你只能换角钯思考——如果你是市长,你该如何办。如果税收跟不上,工作人员发不出工资,下级官员说你是一个背时官,你如何办?
如果你有办法让他们过得好,百姓也过得好,他们才会听你的。他们听你的了,党就会听你的。否则是空谈。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经济学真难吧。
洋为中用,是不能用了,会给自己添堵,风云变换身受累。古为今用吧,搞来搞去,会关联到国外的理论。搞玄学吧,如易经,如中庸之道,哪是有点超级系统论了,结果只有两个,要么自己套进去不知所云,要么变成大欲望——想天地人合一,却被现代社会弃掉。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回博主。货币数量学,是基于实际数据的统计,有一点可信性。但,真的按客观需要发货币,政绩就没有了,过份借债的地方政府就度日过年了。因此通过的可能性就很低了,加之又是一个洋名字,不小心,就被判上卖国,媚外。
经济学被大环境所左右,不容易哟。对的,可能实行不了,反致大错,还不如错的方案实用。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社科院是最有中国特色的组织了。
它名义上是研究部门,实质是为中宣服务的。社科院的院长们,就是政治家们,文化程度可能连一般学历都没有哟,或者仅仅是当过某某的秘书,或者是部长宣传干事过来的。
这个部门看似弱,其实质比中科院还牛。与中央党校是表里合一,与党的各项政策表里合一。当然,内部的斗也是复杂的,仅学术是不够的,得靠背景。
出书、报告、电影等是获利手段之一。只要有名,就好办,什么样的都做得出。至于有没有人看,有没有人买,就无所谓了。
搞社科的,实在混不下去的。就有上街游行,然后打人的了。也有搞活动,搞串联的,吹捧的,唯恐天下不乱。
即使是搞经济的,也不好搞。经济是联肉的。你搞经济,对一个老总说错了。老总要调整投资方向,也是伤动筋骨的,弄不好,死得更快。搞经济的,上战场,有几个有底气。在民间,说一大堆,真上了位,也不敢轻易动作了。搞法律的,更不好办法。法律是局部的,因为法律是为经济服务的,立法的人,往往是搞经济的,法律又是为政治服务的,立法的人,又是搞政治的,所以法律是打工的。搞历史的,考古还好说,有实证。如果搞猜想,想得再准,争议都是跟随一辈子,无法走往下一步。研究宗教的,只能是说故事,搞修炼了,世界是怎么样的,他也搞不清了:见了如来,不必在乎世界,未见如来,万般都是虚,不知自己是陷了,还是未陷进去。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国家鼓励私立大学。
不为别的,不要国家拔工资啊。但私立大学,只能靠办学招生来成长。这一点国家也支持它收费高——反正不是政府的钱,政府只要出一张批文。在私立大学在申报科研经费就难了。这些老师只能去加人正规大学的团队,喝点汤,或者得个名。
前面说了政教的无可耐何。但政教的地位却低。为什么,一是学生不喜欢,二是科研经费少。一个教授研究马列,不需要买什么设备,材料吧,只要查资料,这个开支大不到哪里去。再者,重大科题,其实国家暗中指定了人——舆论导向,这是党的统战法则之一,也不允许广泛研究——你是一位拿财政钱吃饭的人,如果研究结果是反马列的,国家会允许吗。国家在讲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相结合,你拿国家的钱得出结论:不可能结合。你这个课题还能结题吗。所以这是社科的悲。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95
校长比书记大的情形多,但这不是权力结构决定的。我前面说了。如果这个校长,在业内威望高,学术成就大,连国家总书记都要让三分,党委书记能不让吗?校长还可能拍屁股去国外呢?
这也不限于校长。名教授,院士都有可能比书记牛。这是学术的特征。

学术有很强的关系性。如果是我主持的项目,我接受一些有能力的人之外,安一个我喜欢的人,也是很正常的。或者我喜欢某某,把相关的成果给某某的情况也有。父亲给儿子的情况就多。
大的项目,都要组团队。一个人可以参加无数个团队。领导也可以参与。但如果这个领导是院士,项目到上级单位(科技部,教育部,或者相关部门)审批就容易一些,个个团队都喜欢。这个与职务无关。如果书记,是地方官员调过来的,没有一点学术成就,当然也想搞个职称,不得不加入某团队,这个时候就要求校长了……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还有一些有趣的现象。一些大学里,分院的院长是挂名的,是某个院士兼的,他不过是推却不了,只好一年来两次。这个时候,分院的书记实质是掌一切权力了。
2014-07-06
评论对象: 只有弗里德曼的货币数量论才能救中国经济
书记比院长弱的情况有很多,但这并不是权力带来的。因为院长很多是院士,他有自己的科研团队,有一个小世界在运作,他申报课题,能得一大批经费。这是个人能力带来的,不是组织带来的。
2014-07-06
评论员简介

d
 

统计信息
创建: 2013/12/7 11:51:40
评论: 0

访问: 60028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