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我不说谁知道:孔夫子是军事家!
两千年都在保密的军事家,我看,也不是什么军事家。
2019-08-06
评论对象: 美国没有经济学家
恰恰相反,美国是因为经济学家太多太滥(也就是智库太多太滥),所以,才把经济搞那么差。
2017-09-27
评论对象: 吴铭:说说“言论自由”[草根话题]
回复CLOUDWOLF:
     并非我把议论自由比作大小便自由,而是那些精英的确是按照大小便自由的标准来规定自己的议论自由。你再讲什么议论自由有底线、边界之类,它们是不愿意听的。
     难道不是吗?
2016-11-23
评论对象: 也说历史惊人相似
早就说过,股票业是负产业,只要股票业出现,就意味着社会主义的经济出现了肿瘤!必须清除,不能保留。要谴责那些要在中国搞股票的所谓改革家实为卖国贼!!
2015-07-09
评论对象: 吴铭:说说“言论自由”[草根话题]
回复三楼:这里说的言论自由,是精英公知的言论自由,也是精英公知奉行的言论自由标准。而精英公知,是特指那些洋奴走狗,他们就是中国人民的敌人!!如何能给他们言论自由?把他们的言论自由比作大小便自由,并没有什么不妥。
广大工农群体当然要有言论自由,但是,这个自由和公知精英的言论自由是完全对立的、你死我活的。有了广大工农的言论自由,就不会有公知精英的言论自由;而公知精英有了言论自由,则工农就是必然丧失言论自由,同样也会丧失政治/经济等基本民主权利。你理解了吗?
2015-05-26
评论对象: 智能型企业什么样?
骗人的理论。
2015-05-23
评论对象: 中国制造为什么要产业结构升级?
关键是经济体系被破坏了,经济主权不在了,产业升级也没有什么作用。
2015-05-23
评论对象: 如何看待美元的危机和人民币的机遇?
当前的金融改革是放弃金融主权,并没有什么机遇,晓得吗?
2015-05-23
评论对象: 警惕金融业过度发展的危害
不是过度发展,而是金融主权的丧失!!中国的金融不是发展了,而是堕落了!!金融家都是骗子。
2015-05-23
评论对象: 崩溃论、忽悠论、控制论
你胡说什么呀!!
2015-05-23
评论对象: 吴铭:说说“言论自由”[草根话题]
即使是非共产党员,也不允许这样说话。
2015-05-20
评论对象: 吴铭:说说“言论自由”[草根话题]
如果能看到点击量,就好了。、
2015-05-18
评论对象: 吴铭:说说“言论自由”[草根话题]
就是这么回事。
2015-05-14
评论对象: 重用人才这事情最好是偷偷地弄
“人”才是关键,“人才”不是关键。
重视每一个“人”,就必然会有大量的人才。
比如说,雷锋,是人才吗?不是,只是个普通的战士。王杰是人才吗?不是,只是个普通的战士。
张思德是人才吗?不是,只是个普通的战士。但,就是这些普通的战士,做出了惊天动地的伟大事业。他们已经成了我们心目中的“佛”。
2015-02-17
评论对象: 重用人才这事情最好是偷偷地弄
我最反感所谓培养人才/尊重人才之类的说法,讲这话的人,其实并不懂什么是人才,怎么才能产生人才。
2015-02-16
评论对象: 重用人才这事情最好是偷偷地弄
毛泽东时代是重视人,而不是重视什么人才。重视人,自然会产生人才。
当前的所谓重视人才,其实忽视人,所以,即使有人才,也会有环境对人的忽视中消失。
人才不是自封的,不是头衔标志的。
大学/科学院,不要培养人才,而要培养人。有人了,自然也就是有人才了。
    吴铭
2015-02-16
评论对象: 认为毛泽东著作不是他本人写的观点为何不通
不为写文章而写文章的人,才会写出好文章,所谓专家学者、所谓文人,是写不出好文章来的。
2015-01-27
评论对象: 认为毛泽东著作不是他本人写的观点为何不通
最爱数学的文章,很雄辩。文字功底极佳。
我曾经用“代数”笔名写过几篇文章,我也觉得很好了。可是,现在看看,还是我的风格,却不是数学这样的风格。
继续努力!
2015-01-27
评论对象: 当代圣人南怀瑾
南怀瑾,就是一个大学术骗子,我开始也很崇拜他,后来,我觉得,他就是一个骗子。什么也不懂,感言功底很差。就是台湾需要这种骗子,所以,就生产这种骗子,媒体也鼓吹他,于是,他就成了“国学大师”。
尊重老人,是应该的,但是,尊重骗子是不应该的。难道作为老人,可以当骗子?
2014-12-05
评论对象: 接着说《记忆中的茅草屋》中的不真之处
我本人六七岁就帮助大人烧火,顺便也做饭,比如“打糊涂”,也就是粥,还有熘馍,还会炒菜,当然,我炒的菜味道可能不是很好,也就是把油盐放在一起,然后烧开,然后再把菜放进去,用铲了铲几个,同时火烧,差不多,就可以了。炒的最多的是南瓜菜、白菜。肉之类的菜,都是大人做。
我是否973年生人。我并不觉得这些活有什么不好。相反,我爸爸回家,看到我把饭做好了,尽管不好吃,他们还会表扬我。我很高兴。
再说一遍,我小时候并没有觉得做这些活有什么难受的,相反,我觉得很好。
我小时候还经常打草,回来喂马。打回的草要用铡刀铡碎,然后放在水缸里洗一下,然后用捞草舀子倒到槽子里面,然后拌上料。缸里的水是要每在一换的,不然,发馊,马不爱吃。所以,我每天还要换一次草缸水,我似乎比莫方干的活多吧,我丝毫也没有觉得什么不好。
2014-10-21
评论员简介

爱写文章,不平则鸣。坚信前途光明
 

统计信息
创建: 2013/8/12 22:19:35
评论: 0

访问: 687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