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先生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乔良:“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思维过时了[草根话题]
乔良先生也算是能思考的学者了,大国崛起、利益撞击,
核心利益谁会让,比如大清国也不愿割地赔款,但经过战争,输了,必须让。
2018-01-22
评论对象: 乔良:“大国崛起必有一战”思维过时了[草根话题]
大国崛起,没有一战,那是不可能的。中印必有一战,不战藏南收不回来了,还叫大国?中缅必有一战,不战西南大门洞口、域外华族遭殃,还叫大国?中日必有一战,不战钓鱼岛能回归、台湾能很好的统一、琉球华族能不受日本压迫?还叫大国?中蒙必有一战,不战外蒙岂能回归,一旦域外国家介入,怎办,中国不统一岂能叫大国?台海必有一战,不战岂能乖乖收回台湾,国家不统一岂能叫大国?中越必有一战,不战南海诸岛被越南占领岂能回归?中俄必有一战,不战丢失几百万领土岂能回归?中国崛起,必有一战。
2018-01-22
评论对象: 《资本论》续集为何为《信用价值论》?
书我买了一本,但太厚,没看完。该书有创新,但也存在明显的错误。
2017-11-29
评论对象: 东方经济学宣言
首先,愿博主取得成功。但是却困难重重。因为以中国传统理论建立经济学体现可行性不大,因为经济学发展到现在,光是概念就成千上万,传统中国经济理论不足以支撑他。目前,世界上主要有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和西方经济学,我的观点还是以马克思主义为主,在此基础上重新建立中国的经济学。原因:西方经济学占世界的85%以上,但对世界经济发展的作用还不足5%;而中国的世界级经济学家不足1%,而对国家的影响却达80%以上。
2017-11-27
评论对象: 中国目前意识形态的本质
文章能运用马克思的基本理论去创新值得肯定,很好。可惜,马克思的一些基本理论是有缺陷的,而作者恰恰也犯了教条主义的错误。
2017-11-27
评论对象: 萨德入韩将中俄逼到死角 合作更加紧密
第四个错误,误判韩国干政门事件后的发展局势。

在韩国去年7月宣布将部署萨德应对朝核威胁后,中国没有严厉反对,只是口头表达抗议。若说刚开始官方要静观其变的话,随后一直止于抗议的做法,则表明官方对韩国国内的事态发展出现严重误判。
大概官方以为,韩国总统朴瑾惠曝出闺蜜干政丑闻,导致韩国出现大规模的倒朴运动后,其国内的乱麻一团以及朴遭国会弹劾被免总统的事实,会让韩国无暇部署萨德,至少会延后待新总统上台后再定。很多中国的半岛学者就这么认为,他们没有考虑到韩国军方和保守派的态度。结果军方和保守派趁乱强行加快部署,造成既定事实,让新政府无法改变。这一严重误判导致中国在这段时间里基本无所作为,现在眼看生米做成熟饭,再严厉的反制也无济于事。

综观上述战略和政策失误,很大程度上与中国对朝采取的绥靖态度有关。而绥靖的背后,是中国对朝鲜半岛的战略思维出了大问题。中国想对半岛双方都不得罪,采取两面下注,离岸平衡的外交手法。这种外交手法,说好听点是想南北通吃,说难听点是想脚踏两船。但这一需实力,二需高超的把控平衡的能力。前者是基础,后者看水平,也就是如何展示你的实力。

不客气地说,中国的实力虽然近年来上升得很快,但要在半岛一言九鼎,说话算事,还差得远。至于把控平衡的能力,更是欠缺。因此,出现目前这种进退失据、进退维谷的情况,走向自己不愿看到的局面,看似是萨德引起的偶然,实是必然。

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和战略再次面临着何去何从的选择,需要重新辩论,但不管如何选择,眼下的局面是维持不下去了。
2017-03-10
评论对象: 萨德入韩将中俄逼到死角 合作更加紧密
第三个错误,是自缚手脚的不干涉内政原则。

不干涉内政是中国外交一直坚持的一个基本原则。这一原则是在中国国力弱小的时候确立的,当然中国确立这一原则还是基于主权高于人权的理念。从国际关系的现实出发,中国长期以来坚持该原则是必要的,因为说句不好听的话,即使你想干预人家的内政,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何况,中国多数时候是被别人干预,所以,中国坚持该原则可以理解。

但是,不干涉内政必须做区分,不能“一切内政”都不分青红皂白地“不干预”,否则,就变成了在“不干预”借口下的不作为。固然中国政府可以反对人权高于主权,但有些他国“内政”辐射、影响到中国的利益时,中国就可以而且应该进行干预。

朝核问题不但一般地影响中国,还对中国国家安全和东北亚的和平稳定造成巨大威胁。这远远超出了朝鲜内政的范畴,而变成一个国际问题。中国本该理直气壮地去干涉,可是,怕干涉引起朝鲜的不满,同时引来其他国家对中国是否能坚持“不干涉内政”原则的怀疑,因而在朝核问题上自缚手脚,放弃了很多好的机会,而试图用“规劝”息事宁人,导致朝核问题越来越严重。

第四个错误,误判韩国干政门事件后的发展局势。
2017-03-10
评论对象: 萨德入韩将中俄逼到死角 合作更加紧密
第二个错误,是被“血盟”关系透支的友谊。

中国在60多年前为朝鲜打了一仗,虽然“抗美援朝”的目的是“保家卫国”,但客观上保住了朝鲜政权,两国也在共同“抗美”中结成了鲜血凝成的“友谊”。假如两国能够互相扶持,相向而行,或许这种“血盟”友谊也是值得的。然而,此后的中朝发展历史证明,这种“血盟”友谊成了朝鲜单方勒索中国的一张牌。

朝鲜声称自己为中国打了一仗,挡住了美国对中国的“侵略”。因此,是中国欠朝鲜,而不是朝鲜欠中国的。中国帮助朝鲜是在还朝鲜的“债”,是天经地义的。对朝鲜的过分“勒索”,中国出于维持中朝“友谊”的“面子”,总是能忍则忍,从不敢撕破脸皮,怕对不起60多年死去的“英魂”。

可朝鲜早已不把中国看做“血盟”友谊了,它随时准备背叛中国,只是苦于一直找不到机会。正是抓住了中国的这个“弱点”,朝鲜就像一个被大人宠坏了的孩子,一不如意,就撒泼耍赖。而中国每每在被它坑了后,还要替它收拾残局。
2017-03-10
评论对象: 萨德入韩将中俄逼到死角 合作更加紧密
中国与韩国因萨德反导弹系统问题,正在演化成两个国家意志的较量。韩国政府在加快推进萨德的部署,首批装备已经抵韩;另一边,朝核问题也未见丝毫缓解迹象,相反,平壤日前又发射导弹,据说差点误击中国的民航客机。中朝关系也因最近的金正男被暗杀事件而陷入持续的冷淡。

中国对朝鲜半岛双方都不讨好的状况,是自南北分裂后从未出现过的,想想中朝或者中韩发展的黄金时代,真使人感慨不知今夕何夕。


对一个自许已经崛起,而且外界也是这么认为的国家来说,事情变得如此糟糕,确实有些匪夷所思。原因是什么?中国政府一贯喜欢讲辩证法,讲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按照官方一向强调的内因决定外因的思路,虽然有朝、韩各自的因素,但问题显然出在中国自己,是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观念和思维导致眼下的这种困局。

具体来说,首先,最重要的一个错误,是坚守过时的地缘政治观。

这种观点认为,朝鲜对中国有战略缓冲作用,一旦中美关系变坏,大打出手,朝鲜在东北亚就可以牵制美国,使美国无法越过鸭绿江,即使中美不会发生战争,朝鲜的存在本身,特别是它时不时“捣蛋”一下,也可以使美日更多关注朝鲜,而减轻对中国的压力。所以朝鲜对中国的战略价值是巨大的,中国不能放弃朝鲜。

如果说朝鲜的地缘政治价值在冷兵器和常规武器时代具备,在如今的核弹和导弹时代,即使有,也微乎其微。且不论朝鲜发展核武,本身就构成了对中国国家安全的巨大威胁,为维持朝鲜的这种所谓地缘政治作用,对其“胡来”睁只眼闭只眼,就不是一个崛起大国的应有担当,何况它让中国付出了而且继续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2017-03-10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专政
看你的文章,整篇都是他人如何说,就是没有自己的分析,这是不行的。
2016-12-08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的本质是人民民主专政
作者不懂就不要乱说。本质是区别他事物的标志。社会的本质由经济的本质决定,经济的本质由生产力决定,这才是正确的分析方法。作者应该多读点毛泽东在1928到1938年之间的作品,会有所得的。
2016-12-08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理论思维(2)
作者很辛苦的探讨精神可嘉,但方向错了。看本人的《把社会主义的本质说清楚弄明白》一文。
2016-07-05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理论思维(1)
终于出来一个敢质问社会主义理论的了。确凿无疑的是,马克思明白无误的告诉后人:社会主义是资本主义后的一种社会形态,一个初级阶段,共产主义是高级阶段。说明马克思是不知道的。
2016-07-05
评论对象: 我读毛著五十年
毛泽东是伟人,不评价。胡鞍钢学问深的学者,但不懂国情与经济。
2016-07-05
评论对象: 成立一种跨两岸三地联合机构的建议
现在的统战部就可以实施这样的功能,若脱离共产党控制,联成立都没有可能性。
2016-06-22
评论对象: 不应这样错误的处理任志强
社会的接班人不是某个组织或个人能培养出来的,而是社会培养出来的。
2016-03-09
评论对象: 党性只能是人民性
任志强在强调人民性何错只有,党性和人民性在历史上很多时候都没有统一,这不是事实嘛?
2016-03-02
评论对象: 资本的终结:一个时代正在落幕
一篇胡扯的论文,这些作者根本不懂经济
2016-03-02
评论对象: 谁给了任志强反党的底气 一篇令人不寒而栗的评论
hwbzj1966: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在一片模糊中,有些东西似乎也是清楚的。如在封建社会,地主肯定是人民的部分。而且是人民的主体;而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别的部分是什么不很清楚,而地主肯定不是人民了。因为资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就是封建地主,封建贵族。如果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封建地主也成了人民,资产阶级革命不成了对人民的革命了吗?按照一般惯例理解,。对人民革命,应该认为是反革命。
  在资本主义社会,资产阶级、资本家肯定是属于人民的范畴,,而且是人民的主体,不然就不叫资本主义社会了。  而共产党,搞社会主义革命,革的就是资产阶级的命。即针对的就是资产阶级,资本家。所以,在社会主义社会中,谁都可以是人民的部分。只有资产阶级,资本家不行。如果他们也成了人民的部分。社会主义革命搞的谁,不是成了一笔糊涂账了吗?所以说:在社会主义制度下,替资本家说话,肯定不代表人民,肯定是不允许的。
   社会主义社会,是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社会,工人阶级是人民的主体,而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政党,(正确的共产党)共产党执政是代表工人阶级执政,也可以说是代表人民在执政。反共产党,就是反人民。这个逻辑是能够成立的。

--------------------------------------------------------------------------
评论员的逻辑很严密,但基础错误,所以结果推论错误。封建社会,地主肯定是人民的部分,但雇农也是人们,二者都是人民的主体;而到了资本主义社会。别的部分是什么不很清楚,而地主肯定不是人民了。因为资产阶级革命的主要对象,就是封建地主,封建贵族。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资产阶级和雇佣工人共同构成人民的主体,这也没有错。而现在的关键是现代社会包括最发达的美国,还都是资本主义社会,何况现在在生产力上落后的中国。在一个资本社会里,在资本家的消失和工人的消失正如封建社会里地主和雇农消失产生资本家和雇佣工人一样,未来社会主义的社会的主人一定不会是资本家或者工人,二会产生新的经济生产者,因此,单纯的工人阶级或无产阶级专政都不是社会主义,事实上我们的国家还处在资本主义发展比较落后的阶段,工人和资产阶级还都是当今社会的人民。
2016-02-29
评论对象: 假如灭掉朝鲜,中国的压力就会减轻吗?
朝鲜在中国门口架起了核武器,多么危险,多么可怕。
2016-02-29
评论员简介

《资本论》研究学者,真理社会的创立者。有经济学专著《资本主义社会的衰亡》、《社会主义的胜利》和《势机论--怎样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等作品。本人以探索并定义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的本质为出发点,探索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真理社会qq群293830158
 

统计信息
创建: 2013/6/3 12:04:09
评论: 0

访问: 1569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