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启正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正确认识和处理中美经贸关系必须搞清的三个问题
说人说事入木三分。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2019-05-31
评论对象: 晚清贪官为清官立廉规的小故事
《三体3死神永生·公元1453年5月,魔法师之死》:“……这震动是一枚一千二百磅的花岗石质炮弹击中城墙时发出的,每次间隔三小时,这是奥斯曼帝国的乌尔班巨炮装填一次所需的时间。巨弹击中的是世界上最坚固的城墙,由狄奥多西二世建于公元5世纪,之后不断扩展加固,它是拜占庭人在强敌面前的主要依靠。但现在,巨弹每次都能把城墙击开一个大缺口,像被一个无形的巨人啃了一口。皇帝能想象出那幕场景:空中的碎石块还没落下,士兵和市民就向缺口一拥而上,像漫天尘土中一群英勇的蚂蚁。他们用各种东西填堵缺口,有从城内建筑上拆下的砖瓦木块,有装满沙土的亚麻布袋,还有昂贵的阿拉伯挂毯……他甚至能想象出浸透了夕阳金辉的漫天飞尘如何缓慢地飘向城内,像一块轻轻盖向君士坦丁堡的金色裹尸布。”
(注:乌尔班,匈牙利工程师,曾到君士坦丁堡建造巨炮,但财政空虚的拜占庭当局连他微薄的工资都无法支付,他便投奔穆罕默德二世,为奥斯曼建造了一种巨型大炮,长逾八米,直径约七十五厘米,可发射半吨重的炮弹到一英里远的地方,史称乌尔班大炮,在对君士坦丁堡的攻城战中发挥了巨大的威力,是唯一能摧毁该城市坚固城墙的武器。)
2019-05-28
评论对象: 我们该怎样学习一战封神的任正非、华为?
“ 对,发展越来越让我们认识到:毛主席的思想才是真理。应对斗争,我们只有用毛主席的一套才能发展,华为的发展壮大实际上就是毛主席思想在高科技生根发芽的结果。”

——同意!
西方言语:打不败的敌人是朋友。
2019-05-28
评论对象: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创新发展
【 6、发现了公有制仍然是属于资本生产关系,共产主义没有公有制】

作者高烧多少度了?
看到没有?此人要么高烧糊涂,要么刻意制造思想混乱。
孔子、孙中山明确提出:“天下为公。”
毛泽东:“大公无私。”
但是作者却在这里鼓吹:“天下无公。”
可怜至极、可悲至极、可笑至极!
2019-05-21
评论对象: 发达国家凭什么发达?
在英国作家乔纳森·斯威夫特出版于1726年的《格列佛游记》中,吃鸡蛋是从敲小头开始还是从敲大头开始?是小人国矫情政治纷争的焦点。斯威夫特跳在红尘以外认为:“所有的政治纷争,其实都不过是迷惑人、蛊惑人的烟幕。”搞资本主义还是搞社会主义?是现代社会政治论战的烟幕焦点。不过这种各自标榜、相互攻讦之纷争、碰撞、磨合的经历过程,倒绝对是人类社会,减少特权阶级与草民阶级之间人权差别,富豪与贫民之间贫富悬殊差别的良好教化过程。
身处红尘以内的在下则认为:有史以来烟幕重重、令人分不清楚东南西北的文化纷争、军事纷争最终所争夺的,均不过是共有财产的支配权而已(马克思却只将此笼统地说成为“资产”)。
佛说花花世界是火宅,老子说人间世是众妙之门。共有财产就像唐僧肉,什么妖魔鬼怪狐狸精蜘蛛精都想咬一口。合法的私有财产其实也不安全,遭遇水火灾害被偷被抢被诈骗的事件时常发生。贼款赃物属于非法侵占,通过地下漂洗工序就改头换面地变成了合法。有史以来:公共财产在受到伪君子领导人非法私侵的情况下,本是属于窃国大盗、江洋大盗非法侵占的贼款赃物性质。非常遗憾的是:现代社会所有的政治书籍,竟然无不概念模糊地将之统称为“私产”!这般性质的颠覆转化,是通过:“侵占为私产”这样的一句,四两拨千斤的“洗钱”陈述词华美完成的。这就是修正主义偷梁换柱,任意黑白操控意识形态的真实面目。
2019-05-20
评论对象: 人工智能时代“道德低下者”将不复存在
地藏菩萨: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2019-05-18
评论对象: 论五四运动是共产党革命实践运动的开端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历史的发展总是一个倾向掩盖着另一个倾向,正宗清流雄辩空谈文化(现代负面词汇称之为:鸡血、狗血、鼻血)最常犯的错误是:不容不同意见人说话——喊冤。在政治黑暗、民不聊生,军阀割据、腥风血雨的二十世纪初期,清流学派新文化五四运动的最大功绩是:敢于否定、能够否定彼时中国的一切文化。因为中国封建社会的任何修正主义吃人文化,无不打着孔孟之道仁义道德的鲜明大旗。
泼脏水连孩子一起泼,这是彼时新文化五四运动的特色。冲历史角度看,功绩与失误,一半一半。冲救国强国角度看,功绩大于失误。
说不清,理还乱。面对社会如此风潮,就算是身为华夏擎天大儒的毛泽东,彼时当然也就只好主观顺应客观了。其实翻开历史认真一查,马列主义,不过是一脉海归游子版“不语怪力乱神”的,先秦正宗本土儒家济世学说的细流而已。
因而马列主义,只是中国儒家太极阴阳济世圣学体系大树上面,唯物主义哲学部分马背文化的一个小小细枝。
2019-05-17
评论对象: 中美关系已到抉择时刻了吗?
毛泽东:谈谈打打,打打谈谈。
美国谚语:打不败的敌人是朋友。
如果一打就败,那就没有资格做朋友,只有资格做奴隶。
想要做朋友,那就先打一架再说吧!
2019-05-14
评论对象: 贸易战风云再起:“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毛泽东: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人类社会进化发展到今天,哪个国家具有了既不受别国武力威胁的能力,又具有了价廉物美产品制造的优势,则哪个国家就具备了淘汰其它产品制造国的优越条件。
以此,美国将华为视为国家安全的潜在威胁。
但是并非发现了问题,就可以避免其严重性的发生。
原因在于:毛泽东创建的社会主义国家组织漆抟优越性,完胜于资本主义的国家组织水抟(金融)能力。说到底:这是一场国家组织能力你死我活的战斗。
刘伯温《郁离子·抟沙》篇,将凝聚人心的国家、群体组织能力分为:漆抟、胶抟、水抟、拳抟四种。拳抟者:“其下者以力聚之,犹以手抟沙,拳则合,放则散。”
圣人永恒耀然朝野之漆抟光辉,依朱熹:“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 语,雷醒于世。
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这更是依一场义在利先,中国必胜的战斗。
所以:只有社会主义能够救中国。
2019-05-14
评论对象: 《论语》齐家篇:仁义
世界上面的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凭空产生,都是要有条件的,不可以孤立、单方面地提出来,否则便不成立。儒学系统也是这样,请看条件如下:
《礼记·礼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
如果没有达成这样的社会条件,那就是处于矛盾特殊性的阶段了。例如孔子被困陈蔡时,不知道子路从哪儿搞来了一口猪,杀了煮好后先敬孔子。孔子问也没问,接过就吃。
如何对待社会矛盾的特殊性?《孟子·尽心下》讲得分明:“诸侯危社稷,则变置。牺牲既成,粢盛既洁,祭祀以时,然而旱干水溢,则变置社稷。”照此办理之结果,理所当然是会造成统治者们“四海困穷,天禄永终(《论语·尧曰》)”之悲凉结局的。
2019-05-08
评论对象: 《论语》齐家篇:仁义
《论语•;里仁》子曰:“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贫与贱,是人之所恶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君子去仁,恶乎成名?君子无终食之间违仁,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
(我的浅译  孔子说:“富裕和显贵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但假如不是采取正当的方法,那就不要去得到它;如果用不正当的方法得到了它,必会造成难以想象的恶果。贫穷与低贱是人人都厌弃的,但假如不是采取正当的方法,就注定摆脱不掉它;即使用不正当的方法摆脱掉了它,亦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君子要是离开了仁德,又怎么可以叫做君子呢?还用什么来成就君子的好名声呢?做为君子,绝不应当用哪怕一顿饭的工夫去背离仁德。在意气风发、努力拼搏上进的时候要这样做,在时运不济、忙于生计的时候也要这样做。” )
2019-05-08
评论对象: 《论语》齐家篇:仁义
天不生仲尼,万古长如夜。
2019-05-06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五四运动一百年来,西学东渐。主流文化从历法、语法、服装、生活习惯等等方面,受其深刻影响,亦步亦趋地跟在西方文化的屁股后面邯郸学步。直至改革开放初期,达到顶峰……物极必反,阶段性适用期过去后,接下来发现不行了,发现西方现代的前卫文化人,反而在重视中国文化!怎么办?只好也回过头来重新拜研老祖宗的学问。但是可怜,满脑子过去的落后西方人思维,还读得懂吗?
所以我才说:“当今人们对汉字的“迷恋”,从为学的方面看,浅得掉渣。从为道的方面看,尚未入门。”
2019-05-06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回38楼
【此书是书本,还是字、语言?
俗语为何有“白纸黑字”之说?为了证明“字”是游戏?】
除开日常的学习、工作、生活所需外,往大的方面说,语言不过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游戏,切不可以迷陷太深。
回37楼    
【哦?语言与文字有无区别?】
语言为声,文字为形,都是思想的外壳。
【汉字与道是什么关系?】
汉字就是汉字,道就是到道。
【孔子、荀子为何提正名、解蔽?】
为了悟道。
【当今人们对汉字的“迷恋”到底是深了,还是浅了?】
《道德经》:“为学日益,为道日损。”
当今人们对汉字的“迷恋”,从为学的方面看,浅得掉渣。从为道的方面看,尚未入门。
2019-05-05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强极则辱,情深不寿。实践是检验一切事物的唯一标准。但须切记:“实践之中,包含着学识浅薄、鼠目寸光、只顾眼前与学达性天、目光远大、利在长久之天壤之别的因果区分。”除开日常的学习工作生活外,往大的方面说,语言不过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游戏,切不可以迷陷太深。
《孟子·尽心下》:“尽信书,则不如无书。”
《论语·子罕》:“吾有知乎哉,无知也,有鄙夫问于我,空空如也,我叩其两端(中庸)而竭焉。”
陶行知:“在死教育、死学校、死书本里鬼混的人,是死人。”
将一件事物剔除活的灵魂,然后进行分解阐释,是“离坚白”学说的主要方法,是白马非马诡辩论的核心秘技。倚仗此种说辞,战国时期的公孙龙先生,将在函谷关口查禁马匹的秦国守关将士说得目瞪口呆,由此牵着白马顺利过关。此种说辞与辩证法三大规律的歪用,属于新桃换旧符,旧人穿新衣的承续关系。寻常人根本难以区分,因此不少学者干脆就将辩证法称为诡辩法。兹对照如下:
1、对立统一规律=坚而白的石,用眼看,得其所白;用手摸,得其所坚。分开感觉白时不能感觉坚,感觉坚时不能感觉白。统一起来就是“坚白石”=石(形)。
2、量变质变规律=所有物质颜色均会随着量变质变的过程发生变化=白(色)。
3、否定之否定规律=推理判定=坚(触觉之意识形态的延伸)。
现代人在下级不甘心无条件服从上级的情况下,亦会搬出这套诡辩说辞来搪塞下级,即可以让下级拿着鸡毛当令箭地心服口服。
针对这些玄之又玄的情形,庄子在《齐物论》中概括道:“何谓和之以天倪?曰:是不是,然不然。”
(浅译:什么叫遵循道的真实规律呢?答曰:就是——错误伴随着正确,错误滋养着正确;不可以伴随着可以,不可以滋养着可以。)
是故:道法自然蝶梦一体的道家强调“无”,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的佛家强调“空”。释迦牟尼说法四十九年后,在《金刚经二十一品·非说所说分》中说:“若人言如来有所说法,即为谤佛。”
据此清代四川总督何元晋,在四川省新都市《宝光寺楹联》中,谐出人世语法之玄奇,智举颐养天年之良方道:
世外人法无定法,而后知非法法也;
多少事了亦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但这似乎消极了些儿,于是成都市《文殊院楹联》又有了补足云:
见了便做,做了便放下,了了有何不了;
慧生于觉,觉生于自在,生生还是无生。
2019-05-05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庄子·寓言》:“孔子行年六十而六十化。”
2019-05-03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回21楼风行九天:
【 呵呵。问题在于在道学或哲学的意义上,梁的结论并不准确。】
梁的结论要是很准确,晚年就不会说:“当初真不该和毛泽东对着干了。”
其实他的修为,仅在毛泽东之下。
2019-05-03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接12楼)
《论语·为政》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从阶级斗争在历史进程中的演化来看,其踪迹通过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一路行来……每次斗争的结果,无不体现着仁人志士们修缮改进社会潜规则法律制度视死如归、前仆后继,不达目的、绝不甘休的奋斗拼搏补短板精神。
社会制度就是这样在左右潮流造反有理——轮挑毛病的交互作用下,优胜劣汰、新旧交替、弥补短板地日益健全、先进起来的。其间无可争议地,体现出来了颠扑不破的四条定律:
1、 先进必定战胜落后。
2、 民主必定战胜专制。
3、 真理总会不断遭遇花样翻新地修正,因为修正主义私心是真理公心的影子。在人民大众尚不具备明辨是非黑白火眼金睛学识、条件的情形下,就会鸠占鹊巢冒名顶替地走上神坛。
4、 正宗真理必定战胜——面目败露、人心丧尽的修正主义伪真理。
饱暖思余事,饥寒起盗心。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旧符是符,新桃亦是符。换一种心境,新鲜一下活法。喜新厌旧,人之常情。换汤不换药,换衣不换人。兴废虽万变,但是历朝历代秉持正宗孔孟之道,追求政通人和、兴旺发达的明君忠臣们,治国理政令近者亲,远者来的《中庸》核心宗旨,上下五千年来从未有过一丝一毫的改变。因此领导阶级不断进行自我反省(慎独)、自我革命(见贤思齐),不断进行推动社会发展的制度改革战略部署至关紧要——攸关存亡。
2019-05-02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易经》就像一个银河系,凡人想要彻解很难。以孔子之睿智博识,到了晚年修学,也需要花上韦编三绝的工夫。但是清不要望而却步,因为《老子》、《庄子》和《佛典》,都是解读《易经》的实用白话文。出世道入世儒,入世孔子韦编三绝,属于出世入道的功夫。韦编三绝后,孔子并没有否定自己的前说,只是言其尚未“彬彬(周全做人)”,用以入世治世,还是蛮管用的。而出世庄子在《田子方》篇中入世,更是毫不掩饰地自称:“以鲁国而儒者(自己)一人耳。”
否定之否定的哲学辩证法认为:对立和统一是矛盾的两个根本属性,通过规律之演化,质量可以互变——亦即矛可以变成盾,盾可以变成矛。因此貌似截然相反的唯心主义与唯物主义,既严酷对立斗争又首尾相连形成太极而浑然统一。
中国有史以来,总是在官僚朝廷和蛮族统治者的实用主义修正下,以物质世界摸石头过河庸俗市侩的短期经验,自以为聪明地形成潜规则法律。从而不断丢弃华夏正宗儒学道统的长远明识,从而不断地改朝换代。自从摸石头过河取得了一定的物质成就以来,现代很多人,又已经短视地把精神与意识混同,把文化信仰与祖宗的道统给抛弃了。
大儒梁漱溟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中讲到:所谓“精神”与所谓“意识”不同,其范围大小相差甚远。“意识”是很没有力量的,因而是被决定者;“精神”则是很有力量的,并且有完全的力量,因而是决定者。在此,梁漱溟凸出了生命的创造力,将作为科学心理的意识和作为哲学本体的精神,明确地进行了区分。反对将精神和生命,从活体中剥离出来,作一种科学意义的理解。
2019-05-02
评论对象: 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二分,是不是也失了中道?
这把钥匙在上帝手中。
2019-05-01
评论员简介

1950年4月20日生于四川省广汉县。
1964年——68年12月28日在四川省绵阳地区手工业半工半读中学读书。
68年12月28日分配到四川省青川县二轻系统手工业社当木工。
80年12月顶替父职进入铁路,在绵阳火车站装卸车间当起重司索工。
86年任绵阳火车站委外装卸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87年参加中国质量管理协会、中国科协普及部、中央电视台联合举办的《全面质量管理基本知识》电视讲座,获结业证书。
《加强质量管理,杜绝野蛮装卸》全面质量管理成果获88、89、90年成都铁路分局、成都铁路局优秀成果奖。
90年获铁道部“文明装卸标兵”称号。
91年至92年考入新都“铁路成人中等专业教育学校运转管理专业”,获结业证书。
95年12月1日病退,潜心研读马列毛著作、传统古籍、中外文学至今。
近年来多在“国学论坛网”、“ 国学复兴论坛网”摸爬滚棍打,磨练筋骨。
 

统计信息
创建: 2013/2/17 23:27:47
评论: 0

访问: 34378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