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灯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中国与蒙、朝、韩、日、越、新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但有人缠着你来骂”???
——曹怨妇啊 曹怨妇,你以为草根网友们都是一群瞎子吗?任你来凭空造谣、报屈?
老曹啊,有本事你可以给下面这个过程挑挑毛病:
【1,我在张文木先生的博文下表示支持左重权先生的观点,之后你老曹约我打擂;2,我回复你:只要你愿意遵守擂台规矩,我很高兴应战,可如果仍坚持你一贯地 在高粱地里胡钻乱滚般的辩论风格,就请恕我不奉陪了。(此时,你老曹如果表示愿意按擂台规矩打擂,我们明确一下打擂规则之后,开辩就是了;如果你表示不愿按什么规矩打擂,我们88就是了。)3,[[注意!]]可之后,关于擂台一事你便没了下文,你就扯出了“(142楼的)祝君阖家**”并说我那是咒骂你老曹】——有问题吗?

扯出来就扯出来吧!——我请你老曹凭良心说一说“我哪里咒骂你了”,凭据是什么?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你有凭据就拿出来;没有凭据 就承认一下“我没有咒骂你”。
可之后你老曹是怎么做的?——成套成套地东拉西扯、甚至接二连三地一个一个地造谣,就是躲避着不回答我的问题。——这 就是“有人缠着你来骂”吗?

老曹啊老曹,你作为一个自认为合格甚至优秀的共产党员、人民教师,就这种德性吗?
2018-12-14
评论对象: 中国与蒙、朝、韩、日、越、新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
呵呵,5楼滴老曹:
你完全有自由将辛道南先生和黄老山人的一番话 蓄意地理解成是“一番软话硬话公道话”。
但你想消停?门儿都没有!
2018-12-14
评论对象: 中医和科学
时光如梭,转眼两年多过去了,俺对中医和科学的关系,又有了新的理解和认识。至于为什么会有新看法,在这儿卖个关子,不解释。俺依然坚持中医不是科学,就像老师不是学生一样。同时,俺依然坚持科学不能用来指导中医,但是中医是可以用来指导科学的,特别是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
========================
难能可贵!
希望政府高层 能尽早有这样的变化。
2018-12-1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回复266,267,269,270,271楼黄老山人:
十分感谢先生直舒胸臆的训诫和指导。
(这次可别删贴了,会令不知情的人们认为你是心虚的)
我还有些甚是纠结的问题,十分希望黄老山人不吝赐教!
请看:【197楼曹耀成: 188楼黄老山人说得很对,再与转型灯搞辩论毫无意义。我也不与他辩了,由他去说我没种没带把开溜筛吧。
    ---------
     【草根众网友:
    铁的事实已经证明,曹耀成就是草根交流平台上最大的的排污大户和雾霾制造大户。
    为了维护草根网正常的交流辩论秩序,及时、有力地遏制、打击他时常的制污、排污行为,本评特为网友们搜集、准备了一批既上手又较有威力的“弹药”放在这里!以备需时之用。(欢迎各位也能够及时发现并补充 )
    *曹耀成,安老爷子说你是“八姓家奴”!你可知罪?
    *祝君阖家灭亡……哈哈哈哈 哈哈哈!(赵少侠)】(其中,另一位博主的内容已删除)
    ---------
     北安先生是否还有必要辩别,转型灯不是在借人的嘴骂人,而只是“用铁的事实判定曹先生是草根网最大的排污大户、雾霾制造大户”呢?
     “安老爷子”、“赵少侠”骂我的话居然成了我是“排污大户、雾霾制造大户”的铁的事实,这铁的事实还不如纸糊的事实啊。你转型灯,还有转型灯钟爱的金然寿,骂得更多更频繁,岂不更是我为“排污大户、雾霾制造大户”的铁证。笑话!
     骂过我的博主、评论员被清除出草根网的超过十人了吧?如果他们的评论还留存着的话,转型灯一定能找出更多的曹耀成是“排污大户、雾霾制造大户”证据。
2018/11/22 20:31:51】
一、看他2018/11/22 20:31:51之后的表现,你的曹兄没闲着 说话是不是如同放气?
二、看看上边的文字,我说你的曹兄“没有基本的阅读能力、也没有基本的分析能力、更没有基本的判断能力!”我的判断对不对?会不会冤枉了他?
三、你曹兄的197楼所复制的,基本就是我在盛博主那里的142楼,他说我咒骂他了,可我认为 那里既没有咒骂他的动机,也没有咒骂他的事实。黄老山人认为呢?
四、草根网已经因为你的曹兄“清除出了超过十位”的曾经很活跃的博主和评论员,事实上因你的曹兄虽尚未被清除出草根网而至今“保持静默”的博主和评论员则更多!
——所以我说你的曹兄是多年来草根网的头号网霸、草根网上最大的黑恶势力!对不对?
(先说这几条,盛请黄老山人赐教!余者日后再说。)
2018-12-1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回复265楼辛先生:
关于我与曹先生之间的事情,诚谢您苦口婆心的劝导,这份好意我领了。
也许,是你我之间看问题的角度不同,所以对性质的判定也就不同了。
所以,请辛先生恕我不识抬举。——我与曹先生之间的事情,我还“不能退”。

不过,如果方便,我倒真的希望辛先生能够针对我言论中存在的问题,给予坦诚、直率的分析、批评甚至批判;也欢迎辛先生能够将自己认为曹先生有道理而我忽略的地方 给予明示。

对了,接受辛先生的意见,日后我将尽量杜绝使用“党人”这个字眼。
2018-12-1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所以,我尤其认同和赞赏习主席再三强调的“问题意识”。
(其实,太多的人尤其是太多的共产党人,并没能真正理解“问题意识”的妙处。)
所谓问题意识,就是要求人们在面对现实问题的时候,既要避免受传统经典等教条框框的束缚,也不能被当代流行思潮所裹挟(无论是儒释道耶回等到经典,还是当代民主自由马列毛思)。——而只是力求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问题 找到其中那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问题所在(找到病根),且只依据最基本、最朴素的人性原则 拿出简洁高效的解决之道。
——这,也是要求人们能够尽量地坦诚率真,心思和头脑如赤子般纯洁。
2018-12-13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265楼辛先生:
我对先生这楼的内容进行了认真的思考,现回复如下。

【还有,转先生如果觉得有高于目前执政党哲学思想的理念,可以开博系统发表出来。这是光靠写评论与论战所无法取代的。本人已经劝了很多次了,但迄今先生是雷声大雨点小,很是令人失望啊。也难怪人家曹先生会不服你的“道统”呢。哈。】
——先生中肯地建议我开博 的确已经有很多次了(曹先生亦如是),这次我认真地权衡了一番,认为开博好似确有必要(但我还需要再斟酌斟酌)。
只是,我若真有一天开博的话,也不大可能空谈什么抽象的哲学思想与理念:
1,我一直认为,理论(研究)家是思想家、实践家的秘书;真正的思想家是无心研究什么理论的。
2,我是一位本色郎中,这一职业决定了我的思维模式或思维惯性:
发现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即:患者——诊断——处方。
3,所以,我不会空谈病症、诊断和处方   以博取什么虚名。
就是说,当有患者承认自己有病、且想治好自己的病的时候,我才会进行诊断和处方。
(当然,碰上行家里手,就一些病例的诊断和处置 切磋一番,也是一件乐事。但,若说随随便便一个外行,就想随随便便看一看郎中的功夫如何,最好还是识趣一些 滚一边去为好。[共产党队伍中的这一类人,还是很有一些的。])
4,所以,我若开博,也只能是挂一块牌子,告诉人们这里是一家中国特色的诊所,可以治疗“中国、人类社会人文社科领域存在的一切痼疾(人文社科领域的一切现实问题)”,如有怀疑,咱还可以“对赌包治”。     当然,我还可能会在这个园地抽空“采集并自种一些比较珍贵的药材”...如此而已。
5,所以,辛先生如果发现了什么难解的问题,可以随时提出来,我们共同探讨、切磋。至于曹先生这等人,若只是猎奇地想让我展示一番、从而由他来品评品评,还是一边玩儿去的好。您说呢?
2018-12-12
评论对象: 美加政府必须无条件释放孟晚舟
有些事情需要慎重对待,三思而行;
但也有些事情根本无需考虑,必须当即、立刻、马上采取行动!
稍一考虑,就定是怂蛋一个!

正如博主所喻,哪怕是自家的孩子放火被人抓住了,家长该做的也是第一时间把孩子从人家手里要过来——哪怕要过来马上就揍一顿再说赔偿,也不能让孩子被人揪着谈如何处理此事。
有人问了,人家不撒手该怎么办?——想都不用想,先抡拳头招呼哇!大人一打起来,孩子自然就跑回家了。然后再说事儿!而且就是赔偿也理所当然地不会带着歉意了!
——此事的正确处理方法,必须要求加拿大立即放人;不立即放 就立即掐脖子...然后再说事儿!

习总说过“...我们也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更加渴求人才。”——习总身边缺人啊!...
2018-12-12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211楼太有意思了。我一再奉劝转型灯,我是我,共产党是共产党,不要把我和共产党作捆绑,不要把无耻和党人作捆绑,转型灯非要作这种捆绑,这里却说我拿共产党来撑腰!
     与十个转型灯斗,我也不需要拿共产党来撑腰。但是,我决不能任由转型灯将我与共产党、共产党人捆绑借污辱我来污辱、挑战共产党。
=======================
曹耀成,你敢不敢回答我——我若说徐某厚、周某康们是无耻的党员、党人,就是在借他们污辱、挑战者共产党么?你小曹儿这大帽子扣起来无比顺溜嘛!
曹耀成,你的“不捆绑”理论若能成立,请问:共产党的荣耀和荣光是从哪里来的?是共产党三个字天生自带的吗?——不正是千千万万个党员个人抛头颅、洒热血  靠一个个党员个人的荣耀与荣光捆绑出来的吗?
曹耀成,你的“不捆绑”理论若真的成立,你就真的可以成为特色大师啦!——你就可以凭借你发明的“不捆绑”的伟大理论,将千千万万个作风腐烂、道德败坏的党员腐败分子轻轻松松地与你的党划清界限 而不至于让他们败坏党的名声、影响党的光辉形象了!
——真是天真滴可爱,无知、无耻之尤嘛!

曹耀成,请好好找找你自己的良心!
你必须清楚,找到与找不到  直接关系着你的党的形象哦!
——就看你能不能凭良心说一说:我的142楼咒骂你了没有?凭据在哪里?
2018-12-08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211楼太有意思了。我一再奉劝转型灯,我是我,共产党是共产党,不要把我和共产党作捆绑,不要把无耻和党人作捆绑,转型灯非要作这种捆绑,这里却说我拿共产党来撑腰!
     与十个转型灯斗,我也不需要拿共产党来撑腰。但是,我决不能任由转型灯将我与共产党、共产党人捆绑借污辱我来污辱、挑战共产党。
     再说拿共产党撑腰不比拿不知何方神圣的师父或不知有没有成型的道统撑腰光明正大么。共产党是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靠山嘛。
我不是一个杰出的共产党人,不能为共产党增添多少光彩,但我还算是一名合格甚至优秀的共产党人。
===========================
好,我们就首先来看一看,共产党员曹耀成是一名多么合格、如何优秀的共产党人。
共产党员曹耀成曾明确地表达过 他身边基层党组织的几届一把手都“那个啥了”。可见曹党人身边基层党组织队伍的风气 会是多么的污浊和不堪!
可他曹耀成面对这一切,没有与他们同流合污 是真的,
却做起了鸵鸟,生怕树叶砸着 影响了自己的既得利益和安稳的生活。
请问共产党人曹耀成:面对自己身边基层党组织的不良风气和坏人坏事 如果自己不能为了维护党组织的声誉与健康运行挺身而出、与党的破坏分子做坚决的斗争,也可以成为合格甚至优秀的共产党人吗?如你所言 你的党真的需要几千万象你这样不敢与身边不良风气和坏人坏事做坚决斗争的党员吗?几千万像你这样不敢与坏人坏事做斗争的党员 还可以像你这样自豪地依靠党,你就不怕把你的党靠散架吗?你就是这样爱党爱国地吗?
当然,你曹耀成是不会怕的。因为你所在乎的只是眼前的既得利益嘛!
放着自己身边的正事儿不干,光靠在网上喊爱党爱国,哪个戏子不比你喊得漂亮?人家还差点就中国精神了呢!
赶紧撒泡尿照一照,你曹老妖自以为的合格与优秀是什么颜色?!
2018-12-08
评论对象: 联合国该搬家了
哈哈,楼下的北安先生,“治病的人”=治,得了病的人。
2018-12-07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辛先生:
就在刚刚,一网友与我通话,说崔永元为了个人的恩怨手撕冯裤子、单枪匹马挑战整个娱乐界,并矛指上海警方与朝阳警方,全国人民都为小崔点赞、声援!但没见谁有什么实际行动支持、支援小崔。    她说只见我转型灯在以实际行动响应、支持小崔,说我也是纯粹因为个人恩怨在手撕草妖撑的同时,正在以一己之力捅破盘踞在草根网多年那看似坚不可摧的黑恶势力,并说草根网重回公平、原生态的交流辩论环境可期......说得我都挺不好意思的。
但我也清楚,全国人民都担心小崔可能会死得很残,而我,也有可能在草根网死得很残、死得默默无闻且悄无声息...
小崔说他不能退!      我能退吗?
2018-12-07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辛先生,看了下面这两句话,您的心境真的还能静如止水、毫无涟漪吗?
【你曾万分得意地说“骂过我的博主、评论员被清除出草根网的超过十人了吧?”
试想:那些因厌恶你曹老妖、以及因“不理解”“为什么草根网管理每每总是 支持你这个龌龊、下贱的曹耀成”而静默下来的博主评论员的数量 会少于你这个“超过十人”的一倍吗?——你个曹怨妇还有脸 报屈、报冤?】
——您真的还觉得我们共同关注的草根网——仍是一片祥和、不存在什么问题吗?
——您真的还觉得 我与老曹之间的事情,是双方二一添做五、半斤八两、无大所谓的“口水战”吗?
2018-12-07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终成正果: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二位的口水战本人不参与了,谁能先停下来不回应对方,本人就投谁一票哦。感觉转先生的怒火要甚于曹先生,你是郎中,可以先开点散热败火的药调理一下自己。开个小玩笑。
======================
哈哈,辛先生指导我的拟方原则是“散热败火”!
辛先生应该知道,您所说的怒火实质上是郁火,对于郁火,散热的原则是对的,“寒凉的败火、压制”之药是不对路、解决不了问题的。再,您所看到的“怒火”方式,不正是“散热”之法吗?莫非辛先生没看出来?
同样,您的“谁能先停下来不回应对方,本人就投谁一票”,形式上看很文明,但却是不符合中国思维、不完整的偏法(如果您首先加上一条:谁先启动的 谁首先认错道歉,就完整一些了),也只是(很符合中国现实表现、但难以真正解决问题的)“维稳思路”,解决不了实质问题呀。

辛先生,记得上次在你的博文下 我将小曹儿的脑蛋按在地上吃土的时候,您也是这样开导我的。还记得当时你判对、并说对了那半句话——直至现在我都是心存感激的......
2018-12-07
评论对象: 联合国该搬家了
其实,联合国搬不搬家,眼下真的不是什么要务。
正如一楼所言,当下中国的要务 是做好自己的事。
中国做好自己的事也要选择好 基点;真能选准基点的话,那么做好中国的事 就是在重建中国、更是在重建联合国!
重建中国、重建联合国的基础奠定好了,到时联合国若真想搬家 才顺理成章、有益无害。
2018-12-07
评论对象: 联合国该搬家了
成针先生对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剖析很是精道。有力证明了西方马哲 认识思想上的错乱。
2018-12-07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曹耀成,别只顾了抓狂。千万别忘了 提供本评咒骂你的凭据——这才是主题!
2018-12-07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本评赞同草根网对高老师的严肃处理。
但我对高老师的品质是佩服的:她的和善不容置疑,她有自己的信仰,且我相信她完全可以为了自己的信仰奉献一切、甚至生命!

可看看共产党员曹耀成的龌龊品性!安老爷子一直追问他“你反对资本主义吗?”他楞是憋到第三天 才脸红脖子粗地吼出一声“我坚决反对资本主义!”——可是,声壮者往往内虚呀!果不其然,没过多久他便在他的博文中坦然悠然地表白出“我甚至不反对资本主义”。——指望这等下流之辈真能爱党爱国?骗鬼去吧!(是吧?辛道南先生。)
2018-12-07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草根网、草根众网友:
话说到这儿,我想大家有必要回顾、总结一下。
下面本评先说一说(曹耀成提到的)关于草根网对“金然寿、高振秀、 牛刀、shalako等”几个人处分的看法。
窃以为,在这四位博主评论员中,只有对高振秀的严肃处理 我是赞同的(原因不赘述);
对牛刀我不大了解,略过;
关于金然寿,此人辩锋狂妄、刁钻,很令人讨厌,但他还年轻,看得出他的学习力很强、很不一般,所以偶尔小施惩戒是必要的,非要清除出草根网 是不是过了?
关于shalako,想必熟悉草根网的人们 都清楚他属于什么风格和立场,既然清楚了,那么他对网友们的危害也就很有限了。可这个shalako有他的突出特点呀!——他这个人 非凡的理性恐怕不只在草根网,就是在全球的网友中恐怕也属翘楚了;另,他的思维视野、角度十分刁钻,也可说十分高妙,且逻辑运用上很是细腻、精道。——他的言论,是不可多得的理性与逻辑运用的样板(甩共产党员曹耀成八百条街 恐怕都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一个人,我看由于他一向的不燥不怒,连“小施惩戒”都没必要的!让网友们谁想练他了就练上一练,应该绝对是利大于弊的。为什么非要将之清除出网呢?
一己之见,仅供草根网及众网友们参考。
2018-12-07
评论对象: 评《任正非和柳传志,谁是中国最伟大的企业家?》
草根网的不少博主、评论员就是在这种情景下静默的。自然也有些博主、评论员是在草根网玩了一阵子后觉得没有什么新鲜感而自动静默的。在我来草根网之前,就有一大批原来很活跃的博主退出了嘛。
    可见,转型灯把一批草根网博主、评论员静默归咎于我,一则是混淆视听污陷我,更重要的是借污陷我发泄他对国家加强网络监管的怨恨。
=====================
更重要的?这更重要的 恐怕就是如你曹耀成这等龌龊的党员 总喜欢对别人扣帽子、打棍子了吧?  无耻之尤!
再:你小曹儿这个“一批”用的很巧妙啊!你知道若用“所有、全部”静默的博主评论员是不妥的,对吧?可是 你用“一批”来掩盖“另一批”的龌龊伎俩,在本评面前你以为就能蒙混过关了是吗?小曹儿你实在是太龌龊了呀!
你曾万分得意地说“骂过我的博主、评论员被清除出草根网的超过十人了吧?”
试想:那些因厌恶你曹老妖、以及因“不理解”“为什么草根网管理每每总是 支持你这个龌龊、下贱的曹耀成”而静默下来的博主评论员的数量 会少于你这个“超过十人”的一倍吗?——你个曹怨妇还有脸 报屈、报冤?
2018-12-06
评论员简介

生于赵北;居于中原。道循老子,佛灯照仁。

观点:
一、当下的人类世界,处于天道运行“总程”中之“匪道横行”(物质道、能量道)阶段之“末期”;亦是“人道昭彰”之开端期。
二、中国、世界最大的问题在政界(表象);政界的病根在学界(学界是心脑,政界是脑脊);“廓清学界”(开创一个全新的道统:一元之下、多元共生的学界秩序)是治本之道;学界的希望是几个关键的“牛人”能够就位。
三、知者不博;博者不知---人类三千年一遇的大转型、大道统,需要知者现、博者建。

动机:奉师之命,觅访“牛人”。(诚望有缘人不吝举荐)

邮箱:qnrenwen@yeah.net
 

统计信息
创建: 2013/1/18 11:31:09
评论: 0

访问: 18294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