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去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古中医治证不治病
历史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关于朝鲜的预言,已经成为何新的滑铁卢。其实并不意外,何对毛的解读就属于叶公好龙类型,如果有机会和毛处于同一时期共事,何也会对毛的“不理智”呲之以鼻,如同今天对金正恩的轻视一样,对于真正勇于挑战一个世界的人,何以带手铐的经历去衡量,如同秦舞阳去搭配荆轲。
而何新预言的下一个滑铁卢应该来自中东,以色列。这个国家已经处于外强中干的境地而不自知,国内腐败愈演愈烈,周边态势越来越恶劣。随着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蔓延深化,其国内矛盾的爆发必然在这个国土面积狭小的地区引发巨大的灾难。
2018-01-18
评论对象: 古代天文学(1)
最近四篇文字应该不是何新本人发的。
2017-12-10
评论对象: 古代的希腊半岛根本没有形成过国家
何先生要的是实锤,结果几个学术泼皮上来大谈如果如何如何……
2017-11-13
评论对象: 一切神圣都意涵着荒谬
何新给这个国家带来最大的改变,应该是一改重文轻理的学界面貌。不管当初动机如何,现在的学生们已经越来越自觉的抵制鸡汤文化。
2017-10-31
评论对象: 史学札记:关于封建制度
如果把土地贡赋看作一个行业准入标准,那么根植其上所谓的政治层面的封建制度不过是一种托拉斯垄断形式的投影罢了。
与封建这个词相比较用藩镇其实更能表达出欧洲贵族与皇权的关系。
封建这个词从创立伊始就不是用来客观实际的描述它的对象,有着一种自我麻醉开脱的意味。“封邦建国”恐怕当初说出这四个字的家伙也是一脸苦笑吧。后来把2B项羽给忽悠瘸了。
2017-05-23
评论对象: 何新:李白《静夜思》新解
五四以后,随着白话文的研究普及,一部分新文化运动的棋手把传统诗词以‘古’名之。来和白话诗相对照,并自命白话诗为‘新’。从那时起,对传统诗词的批判也就等同于对古文言的批判。但是传统诗词的语法是和古文言有本质区别的。称呼其为传统指的就是指在这种文体中有着始终不变的内在特质。这种特质即为韵。这韵在唐人看来,是其本身所认同的,因此不以两晋为古。宋人也是认同的,把诗发展成词仍不以唐诗为古。明清小说盛行仍认为诗韵为己所欣赏,所以也不以唐诗宋词为古。单新文化运动搞个‘古诗’名词出来。这本身就表明新文化运动的不成熟,尽管它反应了时代的进步性。这场新文化运动就像个学步的孩子,难免摔跟头,很不幸的是对诗词的理解就是它摔破了皮的一个跟头。
人们对客观世界规律的了解总是逐步加深的,对于韵的理解也是这样。把韵以律的形式加以固化本身就是在对韵的初步了解的基础上采取的手段。随着认识的深入,韵和律所谓的因果性联系不断受到挑战。今天可以说,律只是韵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但不是韵的全部表达方式。就如同直线是曲线的特殊表达方式一样。因此说不合律的就不合韵本身就犯了以偏概全的错误。而新文化运动时由于没有认识到韵和律的关系,或者说当时持批判态度的人也是用旧的韵律一体观来解读诗词文体的。因此他们自身也是在旧的框架下进行的批判,因此既不彻底也不准确。这种幼稚病不只出现在一个领域里,马克思曾经谈到过工人对资本的反抗由于不明白生产运作方式因此把仇恨发泄到机器上进而捣毁机器,新文化白话诗对传统诗词的批判也可以说是把怒火发泄到了韵的身上。
现在的诗之式微一方面是所谓的现代诗自己把自己搞成了四不像,几十年仍不能产生万人传诵的诗篇,另一方面把传统诗词扣上一个‘古’诗词的帽子加以排斥。因此要想恢复诗词活力首先就要给传统诗词证明,把这个‘古’字丢到垃圾箱里。诗词就是诗词,前人历经千年都不曾以‘古’名之,当代人这种说辞只能表达自己的虚弱而已。现代诗的式微或者死亡这都是事物自身发展的内在规律造成的必然结果,没什么值得痛惜。说现代诗死了中国诗就终结了这种论调和说皇权制度消亡了,皇帝变平民,人类社会由此就会终结一样是可笑的。传统诗词在这种情况下将从被学术权威封禁的冷宫里重新回到大众身边。
因此我不会为现代诗的死亡掉一滴眼泪。
2016-03-21
评论对象: 何新神话考古学旧作:鲲鹏考
另外这种对动物尺寸的夸张描写,也是民间故事中常见的一种手法。是人们对未知自然力量的一种拟化。中外的神话传说中也多有这种刻画。
2016-02-07
评论对象: 何新神话考古学旧作:鲲鹏考
鲲字若为庄子生造的一个字,并用来配合他故事中的意象,那么阅读者如何在没有注解下来了解这个字的含义呢?
我看更有可能鲲字早已存在,并为当时人所熟识的一个动物(无论是否实指)名称,而庄子只是夸张了这种或是现实中的动物,或是神话中神兽的尺寸。
2016-02-07
评论对象: 何新:论《诗经》
既然是野合,还要事先带着白茅去野外偶遇死鹿?不合逻辑。
事实上这首《野有死麕》是蒙太奇写法。
一个青年男子打算把遇到的死鹿作为礼品送给心仪的女孩子,当他用白茅包裹那只死鹿时,不由联想到了女孩被白茅编织的衣裙包裹起来的美丽身体。
这部分内容“ 林有朴敕,野有死鹿。 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作为主观叙述由男子在女子面前作为调情的话语讲了出来。
最后的围裙点明了欢好的地点不是野外,而是女孩子的家里。所以女孩子才强调不要让院子里的狗叫起来,免得引起邻居的注意。
2016-01-19
评论对象: 中美特殊的奇妙的经济贸易关系(修订稿)
记得何新以前讲过一个和尚在天安门广场看学生打的旗帜,说兆头不好。今天,街上流行在头上用草花做装饰物,这兆头不知如何,毕竟以前卖儿卖女才用这个打扮。
2015-09-29
评论对象: 我至死绝不改悔!
保重,珍重。
2015-09-23
评论对象: 走近资本主义最深处
金融战打响了。
几天下来战况激烈,当局貌似技穷,除了把金融相关领域都绑架在这个冲向悬崖的马车上妄想刹车,好像也没什么其他新意了。
那么是不是真的没解了呢?
马克思早已指出,国家信用不是表现在金融方面,而是金融系统一直想模拟国家信用。
这也是资本论第三卷讲到1844年英国银行立法的破产但英国并没有破产事件时,所要论证的。
当下局面,只要国家出面夺回一部分金融资本所代表的国家信用既可解决危局。
国家以无上限收购股票手段介入股市。并且讲明这种收购在某个时间段内大盘上达到某个点位之前不会停止。
但是这个阶段出卖股票的人将得到特殊的国家券,而不是通常的货币,这种国家卷将可以购买现实的消费品而不能再次购买有价证券,商家收到此种国家券可以兑付为货币。
通过此种手段,将会锁死攻击性资金的周转路径。
2015-07-03
评论对象: 通篇伪史的现行中学世界历史教材
关于共济会,托洛斯基年轻时做过详尽研究,其汇集的俄文资料在不断辗转的生活状态下遗失。
2015-06-27
评论对象: 忆草根天才徐荣祥辉煌华丽的悲剧人生
从《皇帝只是历史的奴隶》到这一篇,三篇可以当一篇看的。
2015-05-01
评论对象: 历史札记:关于马其顿亚历山大史料的不可信
鉴于当下东西方各个主要国家都有向元首制演变的趋势---此趋势乃是内外部经济压力导致的最终必然选择---国家集团的选择也将是中国不可避免的。
那么如何组建一个具有抗衡能力的国家集团应是当局该认真考虑的。
我的建议是可以提出这样一个概念《世界穹顶》。以欧亚大陆从大西洋到太平洋形成一个国家集团线,中,俄,德,法构成主线。围绕其周围的国家形成辅线。共同构成一个“世界穹顶”。
由此基础出发来解释历史上的战争事件。也就是要得出一旦穹顶遭到破坏,必然导致世界性灾难的发生。而穹顶越稳固,则世界遭到全局战争的威胁越小。
我并不喜欢这个概念。但是若能减小未来战争规模,用一下倒也无妨。
2014-12-11
评论对象: 《夏小正》新版序
gz3hua先生东拉执政党,西扯资本家,在朝在野还是没能掩饰你的无耻。这确实是个悲剧。
2014-09-30
评论对象: 《夏小正》新版序
我上面提到,当你们用无耻来为你们这个群体辩解时,下限就是个摆设。
高额年度收入税和遗产税只是针对剥削后的剩余价值部分。而对无产阶级的剥削首先就表现为对他们劳动时间的极度使用上,因为只有这样使用劳动力才能在剥削剩余价值的竞争中胜出。当欧文在近197年前的生产力水平下提出8小时工作制时,又当128年前实现了这个目标后的今日。中国,这个世界工厂里却还不能实现。
剩余价值可以拿去再分配,但属于每个人一生的时间却是一个定量,尤其是最宝贵的青壮年时间。把花掉的时间进行重新再分配即使是科幻小说家也没这个想象力。而阁下居然以为拿剩余价值再分配就可以来找平。如果这样可以的话,那么请先让资本家们来执行吧,让他们在失去劳动力竞争价值后再享受他们剥削来的财富,之前请和工人一样每月拿同样的钱在同样条件的屋子里生活。对靠剥削为生的人这已经是极其人道的条件了。
如果一个行业中工人平均年薪以5万元计。那么起码说明这个行业中一个人的社会平均劳动力价值。而针对这个行业中的资本家来讲,对其私人财富的扣除也应以这个标准来进行而不是什么百分比。对靠剥削为生的人这已经是极其人道的条件了。
2014-09-30
评论对象: 《夏小正》新版序
阶级矛盾来自于阶级间的剥削压迫,当一方赖此为生,那么所谓的调节试问怎么进行呢?
如果调节适用这个领域,那么有什么理由去抓捕抢劫犯,盗窃犯呢?应该调节不是吗?
按照阁下的逻辑盗窃是可以的,抢劫也是可以的,适度就可以不是吗?
不要说我上面的推导不现实,现在为贪官辩解,不追究原罪的调子可是上传到官方了的。可见当一个群体只能选择无耻来为自己辩解时,所谓的下限也就是个摆设。
2014-09-29
评论对象: 《夏小正》新版序
9楼这位gz3hua,高级黑呀。表面上是看是缓解矛盾,可你这么替整个执政党理论界代言,不是等于说执政党理论界口径一致吗。这一群搞理论搞出整齐划一的军事效果倒也蔚为奇观。
“同志们辛苦了。”
“为人民服务。”
哈。
再说一点,一个政党之所以叫政党必然与政治有关。而阶级斗争这个天天发生的根本事实不主动提居然还成了理由。就好比法官在法庭上不主动提法律一样,还有比这种行为更可耻的吗?
2014-09-28
评论对象: 毛泽东狂草古今独步,天下第一
这篇文章是典型心理学上移情现象。何新呼超人而不得的结果。
2014-08-30
评论员简介

马克思主义者,无产阶级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12/11 9:48:38
评论: 0

访问: 443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