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一位好的老中医就是一所好的医院(一)
满大街到处跑汽车。
    如果,随机截住一些车作车况检查,只要是跑过二十万公里以上的车,相信十之八九都会有毛病。就像人过中年,很难找到百分之百的健康人一样。
    有经验的司机明白,如果车有毛病立即送汽修厂大修,那么,修不过三五次,车就差不多该报废了。
    所以,理性的车主会根据行车里程,容忍汽车有毛病,而不会动辄对汽车实施大修。
    倘若把汽车闹毛病比作人体生病,那么人体治病就可以类比于汽车维修;医院也就可以被称作“人体修理厂”了。
    问题是,很多人修车之理看得清楚,修人之理弄不明白。
    近年来,随着社会对健康关注的升温,有了一个很时髦的说法:勤查体、早发现、早治疗。
    能时髦,且能成为主流社会的认识,自然有它的道理,其积极意义已被宣传得妇孺皆知,此不赘述。我想强调的是,任何事情都有它的两面性。理性的社会应该学会透过正面看反面,“勤查体、早发现、早治疗”强调过了头,其负面影响便会凸显。略述其三——
    一、在误诊率高发且无奈的背景下,勤查体往往使人徒增烦恼。据统计,我国目前临床误诊率在30%左右,而某些疑难病例的误诊率达到40%以上。中华医院管理学会误诊误治研究会前些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更显示,个别单病种误诊率甚至高达90%。误诊且无奈,还鼓动大家勤查体,这不是没事找事添乱吗?
2012-08-01
评论对象: 一位好的老中医就是一所好的医院(一)
二、人体作为宇宙间最复杂、最精密的巨系统,人类对它的认识目前尚处于盲人摸象阶段;尚在路上的医学对许多疾病,除了莫名其妙便是无能为力;医生队伍更是良莠不齐。如此背景下,很多病不治往往好于乱治。汉代名医张仲景当年尝言:“有病不治,常得中医”,意思是有了病不看郎中,等于在接受中等水平郎中的医治。言外之意,乱投医,特别是投庸医,不如不投医。
    美国医学专家在对数十例80岁左右老年人的尸体解剖中发现,四分之一左右的人身体内有肿瘤;一位在欧洲从事免疫学研究的专家报告称,在他每年解剖的近200例尸体中,80岁左右的老人,百分之百身体内有隐匿性或无任何症状的肿瘤。这些人生前均无与癌症有关的任何症状,他们的死亡是其它疾病或原因所致。换言之,这些人的癌肿没有被早发现,更谈不上早治疗,但癌肿并未对他们造成伤害。
    三、相当多的人心理承受力差,查出病来,可瞬间致精神崩溃。此种结果于病家何益?数年前,一事业单位的副总在单位组织的例行查体中,发现胃部低分化腺癌。副总先惊后怕,手术后终日失眠。结果,前后不到一个半月,人就没了。而查体的前一天,他还带队去合作单位洽谈业务,能吃能喝,谈笑风生。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者也,死生之地,存亡之理,不可不察也!
    借用其语言形式,我们可以如此演绎:手术刀者,健康之关键者也,死生之地,存亡之理,不可不慎也!
    如果有一种引导,让人往医院跑得勤了,却未使人养成健康的生活方式,那么,这种引导是有问题的。
    美国医学博士门德尔松,在行医30年后写了一本书,叫做《一个医学异教徒的自白》。在书的序言中,他写道:“没有比冒失地走进医生的办公室、诊所、医院,更为危险的事情了。”
    美国人说话太直白,也有点绝对化。顺着东方人的接受习惯,微音将此改写为:就健康而言,没有比小题大做、动辄跑医院更危险的事情了。
    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
2012-08-01
评论对象: 关于我的《医学理念》的争论
中医治病不着眼于病

    西医治病,必须先弄清楚致病的具体原因。是病菌就杀病菌,是病毒则抗病毒,是炎症就消炎,是中毒则解毒。中医治病则往往不需要这样具体。
    20世纪70年代初,北京中医药大学(当时为北京中医学院)的刘渡舟老先生带着几个学生在河北东北部的一个城市办班讲学。当地有个当时属于保密性质的工厂发生了火灾。火在燃烧过程中,有许多有毒的化学物质弥漫在空气中,参与救火的消防人员及这个工厂的部分工人共有六十余人因吸入了有毒物质而出现了中毒症状。这种有毒物质很厉害,中毒者不同程度地出现了呼吸道黏膜水肿、肺水肿,食道黏膜、胃黏膜水肿,胸闷、胸痛、憋气、发烧,严重者已经昏迷。北京、天津、唐山各医院抽调了一大批专家前往抢救。在抢救过程中,他们已经查明了引起中毒的化学物质是什么,但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种毒物没有特效解毒药。只好对症处理,呼吸困难的给氧,呕吐不能吃饭的就输液。治疗了三天,所有病人发热不退,症状不减。一筹莫展之际,有人提醒,北京中医学院的老师在附近讲学,何不请他们来会会诊。于是派了一辆破吉普车把刘渡舟等人接了过来。路上西医大夫向中医们介绍了这次中毒的化学物质,希望中医能提供一种针对这种毒物的特效中药。陪刘渡舟同去的郝万山想起了甘草水和绿豆汤,但刘渡舟一言不发。到达现场后,一连看了三四个病人,症状大致一样。刘舟遂在郝万山耳边说了两句话:“呕而发热者,小柴胡汤主之”、“小结胸病,正在心下,按之则痛,脉浮滑者,小陷胸汤主之。”于是郝万山立即开方:柴胡2000克,黄芩1000克……支上大铁锅,煮好之后,清醒的人拿大碗灌,不清醒的人用大注射器往胃里灌。轻的病人,当天症状就得到有效缓解,昏迷最严重的病人第四天早晨也醒了!
    这则事例非常典型地体现了中西两种医学治病的差异。中医治病,着眼点不在病而在人,它通过整体地调整人体,把人体的正气激发出来,让病人自身的正气充盈而抑制病邪。而正气一旦压倒了邪气,病便不治而愈了。
2012-07-26
评论对象: 谈谈中医复兴的“瓶颈”(下)
我为藏医喝彩。
    喝彩之余,我为中医哭泣——
    一哭中医行好不落好,被后世子孙以怨报德。想我中华民族延续数千年,历经天灾人祸、战乱瘟疫,九死一生而能文明不断,中医中药居功至伟、功不可没!后世子孙不感恩倒也罢了,何以恩将仇报,泼污水、断生路,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呢?
    二哭中医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中医有自洽的理论体系和完备的临床积累,却被当代精英挡在科学门外,一会儿是封建糟粕,一会儿是神秘主义。仅仅为了证明自己是朴素的唯物主义,还要削足适履,让原本就属不同体系的西医来证明自己的科学性。试想,一双自自然然的天足,如何削,才能适三寸金莲专用的绣花之履呢?
    三哭中医后学数典忘祖,妄自菲薄,抱着金饭碗要饭吃。
    四哭中医兄弟睨于墙,自毁长城,自取其辱。常言道,家和万事兴。面对别有用心的资本阴谋和社会大众的误解,中医人本应该和衷共济,通力兴业。偏偏有人彼此相轻,互相拆台,为求自保,在历次针对中医的批判中,极力证明自己是真科学,而指斥同类为伪科学。最终毁的是中医的形象,砸的是中医的牌子。
    长歌当哭,辞曰——
    中医中医你好可怜,
    国人国人你好负义。
2012-07-26
评论对象: 谈谈中医复兴的“瓶颈”(下)
听藏医讲座,为中医哭泣
当代健康报发表于2011年9月29日
微音
    前些日子,当代健康报邀请藏医师米玛次仁做题为“解开藏医神秘面纱”的专题讲座,笔者有幸全程参加。
    平心而论,米玛次仁的讲座不甚出彩:首先,他讲汉语不像说母语那样流畅;其次,其内容重在介绍藏医历史及其特点,平铺直叙,既无连珠妙语,更缺乏风趣幽默、引人入胜的演讲技巧。但米次讲得极其投入,受众听得相当耐心。
    米玛次仁讲,善心是藏医治病的根本。自己学医主要是靠家传。父亲从六个孩子中只挑选二人传授医术,理由很简单:二人具备医者所需的大爱仁心。
    米玛次仁还讲,藏医为病人治病,按传统应该是免费的;诊断病情后,藏医要画出所需药材的图形,指导病家自己采集药物;病家采到药物,除了用于自家治病外,剩余的药物要奉送医家,为其他病人备用。
    米玛次仁讲座近两个小时,从内容上说,上述两点于我们当下的社会最有价值。如果撇开具体内容单说感受,那么,让笔者感触最深的也是两点:
    一、藏医对自己的医学非常自信,并为之自豪。不像中医,不敢谈自己的特色;非谈不可时,还得小心翼翼,看着别人的脸色行事。
    二、藏医谈藏医,重在证实自己的疗效。不像中医谈中医,总要证明自己是科学。
2012-07-26
评论员简介

跑卫生口二十三年的记者兼编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7/26 15:06:45
评论: 0

访问: 1110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