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元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逢美必反,逢西必骂?
这事再次证明:全世界最爱美国的人在中国。他们想美国之所想,急美国之所急。而且,他们之所想,是美国人自己想不到的。他们之所急,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2016-06-20
评论对象: 吴建民大使武汉车祸身亡能否盖棺论定
老人云,君子干不过流氓,因为君子讲道义,有底线,而流氓什么也不讲,即使讲些好听的词汇,那也是为了欺骗君子。在君子与流氓对决的较量中,君子必须拥有对流氓的绝杀技,才能吓阻流氓就范,规规矩矩,服服帖帖。那种以为态度和蔼就能感动流氓的做法,不是自欺欺人,就是流氓的说客或帮凶。
深刻!
2016-06-20
评论对象: 世卫组织有坏蛋
表面上看是世界级医学精英,其实,是一帮笨蛋、蠢蛋、混蛋和坏蛋!简单道理都搞不懂,当然是笨蛋;自己也受害,当然是蠢蛋;明知有错却死不改正,当然是混蛋;用医学错误杀人,当然是坏蛋。不会冤枉他们的。
2013-05-08
评论对象: 王涛患医学疯狗病
老百姓都懂一个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你可以把学科中的高人邀来,你选地点,你选辩论方式,只要是公开辩论,我乐意奉陪。我知道你不敢,你心虚,你肚子里除了书本上的内容以外没有真货,你是靠着牌子在网上乱咬人,你可能会说真理越辩越明,但真要辩论见阳光,会扒了你医学错误那层狗皮!

哈哈,痛快!
2013-05-08
评论对象: 王涛患医学疯狗病
医学的不谦虚更为严重,再塞进人类的恶,就成为现在医学这个样子。对生命的理解是错的,用解剖学包打天下,把体液病理学恶意改成病灶病理学,把手术的辅助作用搞成主要治疗手段,把医学在社会中的适当份额强行膨胀为巨大利益集团。医学的膨胀,说到底是在科学光环掩盖下的人性恶的膨胀。这种恶远不被人们认识。

说得好。
2013-05-08
评论对象: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草根话题]
能否把“以人为本”改成“以民为本”
  
理由——
1、以人为本,穷人富人都是人,官人草民都是人,利益发生冲突时,以谁为本?
以民为本,非常明确,没有歧义,就是以人民大众为国之根本。

2、“民本”比“民主”更有意义。

3、历史上的进步观念叫“民本思想”。一旦确立了“以人民大众为国之根本”的指导思想,且使这个思想深入人心,那么,程序上由谁“做主”拍板就无所谓了。
如果没有上述前提,凡事都让老百姓“做主”,那就势必乱作一团。一方面,七嘴八舌,难成共识;另一方面,“民可与乐成,不可与虑始”。普通民众很难有长远的战略意识和战略思维。
2013-03-27
评论对象: 民主是客观一致性[草根话题]
以人为本,穷人富人都是人,官人草民都是人,利益发生冲突时,以谁为本?
以民为本,非常明确,没有歧义,就是以人民大众为国之根本。
2013-03-27
评论对象: 民主是客观一致性[草根话题]
“民本”比“民主”更有意义。
2013-03-27
评论对象: 民主是客观一致性[草根话题]
历史上的进步观念叫“民本思想”。一旦确立了“以人民大众为国之根本”的指导思想,且使这个思想深入人心,那么,程序上由谁“做主”拍板就无所谓了。
如果没有上述前提,凡事都让老百姓“做主”,那就势必乱作一团。一方面,七嘴八舌,难成共识;另一方面,“民可与乐成,不可与虑始”。普通民众很难有长远的战略意识和战略思维。
2013-03-27
评论对象: 一位北京患者的温州之行
为“利天生”先生补一段:
最有讽刺意味的是,其中有个儿子是医药公司的代表,经常跑医院贿赂医生卖药,自己得提成,左手进右手出,财源和散财之地都是医院。
2013-01-31
评论对象: 悲心如海毛泽东
《毛主席,您的柔情我永远不懂……》
作者:就不闭嘴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您是为革命而生的,您是为百姓而生的。贪官骂您我不生气,可是有的老百姓也骂您,我真是怒不可遏,真想抽他们。您把岸英送到战场,他们说您想让岸英接班;如果您不让岸英去,他们就会说您让百姓家的孩子去送死,却不让自己的儿子去。一个失去了那么多儿女的父亲,难道不想留下唯一一个健康的儿子么?他们这样侮辱您还是人么?您一腔情感系于人民,您对儿子情谊缠绵,却不能把他留在自己身边同享天伦之乐。主席啊,您的柔情有谁能懂?
2012-09-10
评论对象: 从易中天说的两个谣言来看我们教育上的问题
毛主席说: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
2012-08-13
评论对象: 反思西方内科医学治疗学
当今世界,不仅是医学界,各行各业,问题成堆。关键是没有正确的哲学指导。经验主义、教条主义、实用主义、拜金主义······毛主席作为哲学大师,一生跟这些错误的东西作斗争,并感慨党内真懂马列的人不多、形而上学猖獗!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
2012-08-07
评论对象: 中国最该反思的不是竞技体育,而是大众体育产业化
侯老师好。
文章很好,稍长了些。压缩一下,便于从纸质媒体上发表——
殖民心态与大众体育失落
侯峰
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与今次伦敦奥运会,中国军团收金夺银,可喜可贺,令人振奋。
然而,透过辉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中国奥运金牌多了,球迷多了,粉丝多了,但普通民众的普通运动少了。

曾经,我们在简陋的空旷地上打排球、羽毛球、篮球;曾经,我们围着水泥台子打乒乓球,就地挖坑练跳远;曾经,我们无忧无虑地踢毽子、跳绳、做广播体操;曾经,我们豪情万丈地跟随毛主席畅游长江,全民举办游泳大赛。

如今,这些都成了往事。

据报导:中国青少年肥胖率10年增长近50%,近视率10年增长11%。《中国青少年体质健康行为调查》显示,我国60%以上学生的居住环境不具备进行体育运动的条件;在休息和节假日的空闲时间,学生最喜欢做的三件事是:上网聊天或游戏,听音乐学唱歌,看电视。走出户外运动的不足30%。
应该说,造成这种局面的因素是多方面的。但是,其中最不可忽视的是,沉渣泛起的殖民文化给我们心态上施加的恶劣影响!
2012-08-07
评论对象: 中国最该反思的不是竞技体育,而是大众体育产业化
打开电视,充斥于体育节目的除了意甲,西甲,就是欧冠联,美国NBA,而中国本土体育就像中国足球一样,既可怜又猥琐。
 许多人在探讨和反思中国足球现象,其实中国足球是典型的体育产业殖民地化怪胎。
中国社会把足球放在超重要的位置,其本身就是失去文明主体意识的一种表现。堂堂五千年文明堕落到连自己怎么个玩法都不知道了,还不如只有几百年历史的美洲和澳洲。英国当年的殖民地现如今都已经摆脱了殖民地文化,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哭着喊着向“主流文化”看齐?
  在传媒铺天盖地的崇洋媚外渲染下,不仅是中国足球界充满自卑,整个中国人都沉迷在看西方足球转播的亢奋中。大笔的转播费、广告费流向外国俱乐部,急需资金的中国大众体育产业失去源泉活水;最严重的是,孩子们在媒体的误导下,从小就认为只有西方流行的运动才叫运动,不屑于中国传统的运动项目,不屑与屡战屡败的中国足球为伍。这种人文环境的土壤,能让中国足球事业结出丰硕果实吗?
  如果,中国的孩子没人知道庄则栋,郎平,没人看重林丹,王皓,只对外国的球星如数家珍,且以知道多少外国球星为荣。那么,中国大众体育就缺少动力,就没有未来。没有大众广泛参与并形成规模,中国体育产业就只能沦落为西方体育产业的打工仔。失去坚实的群众基础,中国足协再挣扎也只能是缘木求鱼。
  
  大众体育的失落恐怕只是中华文明自我迷失导致意识形态混乱的冰山一角。如今,一些自诩“有品位的中国人”,穿洋品牌,提洋包,用洋手机,开洋车,吃洋餐,喝洋酒,对外国球星津津乐道、如数家珍,甚至出现像黄健翔那样因捧洋人而使自己成精、成星的怪现状。长此以往,中国的下一代不仅体质上将蜕变成新一代东亚病夫,文明上的自我矮化和自卑,也将限制文化进步并严重束缚中国社会进步和提升的步伐。一个精神上失去自信,体质退化的民族,最终会在激烈竞争中像中国足球一样一蹶不振。
  该醒醒了——中国政府和传媒;
该反思了——中国的知识分子们!
2012-08-07
评论对象: 我给公知支几招
中国知识分子的观念永远都是对的,情绪永远都是受压制的,说话永远都是不自由的,生活永远都是需要优待的,地位永远都是需要提高的。天下太平、伟大成就永远都是因为听了他们的意见,国家衰弱、现实问题永远都是因为没听他们的意见......

哈哈,这就是“公知”呀!
2012-08-01
评论对象: 一位好的老中医就是一所好的医院(一)
全部家当不足支付半个月的住院费
         看病吃饭难取舍  患者无奈欲轻生
         被救后张宝川痛苦感言——
              有病不治是等死,没钱硬治是找死;
              不治死我一个,硬治毁俺全家!
《当代健康报》发表于2011年11月17日
    本报讯  积劳成疾,举债治病;全部家当不足支付半个月的住院费;病没治好,债台高筑——农家汉子张宝川为了不再拖累家人,痛苦地选择了轻生。被救后哭诉:“早知道治不好,俺还花那么多钱干啥!”并进而感言——有病不治是等死,没钱硬治是找死;不治死我一个,硬治毁俺全家!
    48岁的张宝川是济南市历城区仲宫镇后沟村的普通农民。一家四口人,妻子是盲人,大女儿已出嫁,小女儿先天性白内障。一双手挣钱,三张口吃饭,张宝川既要操持家务,又要务农,还得外出打工。里里外外一把手,多年苦撑,终于在今年4月累倒了!先是乏力,胸闷,憋气,继而下肢浮肿。开始时,老张舍不得花钱就医,想按既往习惯,卧床休息几天,拖一拖扛过去。无奈病越拖越重,按普通感冒吃药打针也不管用。后经省级大医院专家诊断,他得了尿毒症。
2012-08-01
评论对象: 一位好的老中医就是一所好的医院(一)
有病就得治病,治病需要花钱。可花钱对张宝川而言无异于要命!家里一亩多地,种点粮食种点菜,自家吃了没余头;而外出打工,则今天干了明天未必有着落。一个月几百块钱养三口人吃饭,说他家无隔夜粮有点夸张,但说他银行没存款则是事实。好在张宝川平日为人老实勤快,在亲朋乡里间颇有人缘,大家捐的捐,借的借,前前后后给他凑了三万多元的医药费。钱不宽裕,省着花。吃点药、打打针,拖着捱着到了10月上旬。听人说有家大医院治尿毒症有高招,遂托关系住进了这家医院。医院大花费也大,从10月9日至10月21日,住院13天,花费10500元!眼见账上的钱花光了,病人又无力续费,医院便催着办理出院手续。
    从医院回家后,张宝川整日陷于绝望与后悔中。半个月前他竟然萌发轻生的念头,踉跄着欲跳进门前的水渠。幸亏发现及时,被乡邻救下。
    “你怎么能轻生呢?”
    “我不想再拖累家人了。”
    住院治疗13天,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这13天究竟对治病起了多大的作用,没有谁能量化得出来。但急火攻心的作用在张宝川身上倒是明显地表现出来了:虚肿滥胖不见消转,神情比住院前更萎靡,连说话都口齿不清了。
    尽管口齿不清,见到记者,他还是把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早知道治不好,俺还花那么多钱干啥!那些钱俺几辈子才能还上呀?”——张宝川是个实诚人,心气高,要强,好面子,借款还不上给他造成的心理压力,实际上已远远超出了病痛对他的折磨。
2012-08-01
评论对象: 一位好的老中医就是一所好的医院(一)
采访后记
一人治病很重要  全家吃饭更重要
请给病家留条生路
《当代健康报》发表于2011年11月17日
微音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的段子在民间已流传很久,有关老百姓看不起病的事例也听过不少,但真正零距离与张宝川接触,亲眼目睹了他一贫如洗的家,并与他神伤黯然的泪眼长时间对视后,我才真切感受到作为卫生记者肩头的重负。
    长期以来,媒体人习惯于报道一些因病致贫的典型事例,呼吁爱心人士伸出援手,帮助贫困者走出困境。应该说,这是一桩功德无量的善事。但时间长了,无意中给人造成一种错觉:医学是无所不能的,关键是钱能不能到位。
    于是,善良的人们一次次慷慨解囊,昨天救白血病,今天救尿毒症;刚帮张三换肾,又帮李四骨髓配型······不能说这种努力下没有奇迹发生,但奇迹不是总能发生——多少人钱没花完,生命已经终结;多少人钱花完了,病情依旧;多少家庭为给一人治病,致全家人的吃饭成了问题;多少家庭花光了积蓄筹借款,病人一走了之,亲朋好友却为此债台高筑,生不如死!
2012-08-01
评论对象: 一位好的老中医就是一所好的医院(一)
文明进步的社会需要理性,理性的民众应学会权衡。为了大局,可以赔夫人;为了不赔夫人,可以折兵。但既赔夫人又折兵、大局仍无法挽回的事,我们还有必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做吗?
    柳宗元的伟大,不仅仅在于他有同情心,表示愿意去官府说情,帮助蒋氏一家不再干捕蛇这档子危险事;也不仅因为他印证孔夫子“苛政猛于虎”的论断,写出了千古名篇《捕蛇者说》,而在于他对下层百姓生活有着感同身受的深切理解,在于他认同并尊重捕蛇者在二难选择中作出的无奈选择!
    医学是发展的,医学正在路上,医学远未达到无所不能的地步。因此,医学界需要谦虚,需要真诚,需要对人民大众、尤其是贫苦民众说实话——医学对疾病的认识有几分?医学对健康的意义有多大?医学对付疾病成功的几率有几成?万万不可误导民众,把复杂的科学问题简化成钱的问题!
    平心而论,住院13天,花费10500元,作为一家三甲大医院,其收费不算出格;医生按照常规给病人治疗也没什么错。关键是慈悲为怀的医生不能只管治病,而不管得病的是什么样的人。一个农民怀揣万把块钱欲治愈尿毒症,这一方面证明他对医学的崇拜和对医生的信任,同时,也说明他对现代医学根本就不明白,当然也就无从理性。此种情形下,医生有责任帮助他建立理性。杀人不眨眼如李逵者,遇到李鬼,当听说“杀我一个便是杀我全家”时,尚能想到他家有老母而慈心处置。我们文明社会的医生在明知万把块钱对治疗尿毒症是杯水车薪的情况下,想想患者家中毫无经济来源的盲妻弱女,想想她们面临的吃饭生存问题,又该如何处置呢?
    医学能解决一些病,也确实解决不了很多病。理性的好医生应该清楚这个事实。
    自己没有金刚钻,却硬要揽瓷器活;钱收了,活儿干砸了,又试图将责任推给钱不到位,这样做人不厚道。
2012-08-01
评论员简介

跑卫生口二十三年的记者兼编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7/26 15:06:45
评论: 0

访问: 1088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