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松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一线城市的房产价格为何越调越涨?
看看日本东京在八十年代房地产的疯狂上涨吧,没有通货膨胀,也没有地方政府卖地的问题,但东京的房地产还是疯狂上涨。那时有一种说法,说日本人要祖父、父亲、孙子三代供楼,才能够供完。
因为政府、银行、地产商、买了楼的人都希望房地产价格不断上涨,合力的结果,果然上涨的速度越来越快。
直到有一天涨无可涨了,会有什么后果呢?东京房地产价格后来大跌特跌,是不可违抗的经济规律。但中国官方是不相信这一点的,作为“官方的发言人”,博主的论调我是太熟悉了,什么负利率,什么土地供应不足呀,香港媒体曾经清一色出现这样的言论。
政府,包括香港政府和中国政府,虽然表面上都说房地产价格不能上涨得太快,但内心都希望房地产价格不能跌,因为通过房地产价格上涨政府能够收取最方便的税收,而“纳税人”是心甘情愿地纳税,不会偷税漏税。房地产价格涨得越快越厉害,他们纳税得更起劲,更加心满意足。
但政府最终能够违抗经济规律吗?
2012-07-07
评论对象: “统筹发展”治国论
要“统筹发展”治国谈何容易?
过去中国向西方出口大量的廉价商品,商品常是西方人设计的,一些原料进口,一些生产时导致环境污染的原料自己生产。农民工背井离乡来到生产工地,用长时间的劳动来加工商品,如果要顾及工人的健康、福利、象样的住所,劳动成本并不便宜。如果要再加上工人必须和老婆子女住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这本来是工人应该享受的起码人权。则这种生产方式根本行不通,就是因为农民工愿意接受低工资不要福利,才使这种生产方式延续了二三十年。
现在说要提高内需来发展经济,首先要搞清楚这是精英主动为了中国工人的利益进行重大的改革;或者只是因为西方金融崩塌了,无法用“金融产品”来交换中国的廉价商品,而实行的权宜之计?
二三十年来精英没有做事,根本就没有建立中国独立自主经济体系的理论,要“统筹发展”治国谈何容易?
2012-07-06
评论对象: 从全球公民和准全球公民角度谈爱国
博主把“阶级分析”搞得太复杂了,其实可以简化成“白领专业阶层”和“民众”。世界上发达国家都是白领专业阶层掌权,政府、金融、大学、医疗、媒体这些关键产业都是他们掌权,而“民主选举”是他们掌握政府权力的主要途径,而在“民主选举”中,媒体大派用场,政府、金融、大学、医疗政策是他们向民众许诺“美丽新世界”以寻求民众的支持。因此“民主选举骚”是必要的仪式。
但“民主选举”过去了,大部分是“美丽新世界”行不通,另一方面是暂时不需要讨好民众,就算民众支持率一跌再跌,跌到少于20%也好,反正“笑骂由他笑骂,好官我自为之”,等到下一次“民主选举”来临再说。
2012-07-06
评论对象: 2012年下半年经济形势展望
香港房地产的价格曾经跌到最高价的三分之一,导致不少房地产地盘停工。虽然引起不少建筑工人失业,但因为香港以服务性行业为主,刚好又是国内有钱人大批来香港消费,因此对就业市场的影响不是十分大。
而国内如果发生这种现象,建筑工地开工不足导致钢材价格下跌,铁矿石堆集在码头上还是小事,最怕是影响农民工的就业。
中国的老人农业是建筑在大批青中年走出农村到外面就业,如果此路不通,应该怎么办呢?
中国官员能够逆经济规律而行吗?西班牙的经济危机是因为四年前房地产价格大跌而起,使借钱给房地产的银行出现问题。中国的官员难道是如此神通广大,一手就能阻停历史巨轮转动吗?
2012-07-05
评论对象: 大国心态面对世界的尴尬与窘迫
中国想有健康的“大国心态”,必须全民共同建设一个“中华新文明”思想。所谓共同建设不是大家都做思想理论创新工作,这是不可能的。思想理论创新是极少数人的工作,甚至由一个来总结。
全民共同建设必须“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毛泽东就是典范。就是说,中国现在急需的是新的“毛泽东思想”,不是用来统一思想,而是要有共同的思想基础。
2012-07-05
评论对象: 我们忘了我们为什么而出发
中国实际上是没有市场经济的,有的只是民众、专业人士、民间企业、官员都寻租。
以医疗行业来说,我们能说是政府的错吗?紧缺的医疗,例如动某种手术,如果主要是政府出钱,需求很大的话,就只能是公平排队,只有在紧急情况下才优先动手术。香港公立医院就是这样做。在这种情况下,医生是有权决定谁先动手术。
如果想优先动手术的病人送红包给医生,而医院没有把接受红包的医生立即开除,公平排队的制度就名存实亡。
民间企业苦苦挣扎,也不一定是政府的错。过去几年,楼价一升再升,而一些老板送红包给银行职员借钱炒楼,所赚的钱比经营本业多得多。但楼价不是永远都升,民间企业的老板却已经无心搞本业,一旦情况有变当然是苦苦挣扎。
中国的事,是政府该做该管的事政府不做,民众、专业人士、民间企业、大学、中学、医院也都如此,其综合作用当然是非常糟糕。
2012-07-05
评论对象: 市场机制是破解三农困境的唯一路径
大家都说市场,但实际上在市场的背后是政治。
工业化将传统农业边缘化,主要是因为工业政治,是工业资本家利用政治力量将农业压下来。农产品的价钱低,一方面是由于农产品的固有缺陷,例如难以保存,生产农产品的规模小,被炒家囤积就能够是价格炒上炒落,对生产者不利。
但如果从历史角度来看,传统农业被边缘化主要是政治原因,建国六十多年来就是如此。
美国的大农业因为有政治力量,有大量的政府补贴,过得还比大工业舒服呢。后来美国金融兴起,最受政府优待的是金融行业,以前常说是因为金融的附加值高,现在还敢这样说吗?
2012-07-04
评论对象: 人类为什么无法征服金融危机?
我根据易经创建了全新的经济学理论。
但没有华裔经济学者Richard Koo的“经济阴阳周期学说”,也没有人类的“过度自信、过度乐观、过度兴奋、过度投资导致过度借债和过度泡沫”。
我是把马克思《资本论》的商品交换改成信息交换,即商品就是信息体。为什么意大利的名牌手袋是几十倍普通手袋呢,因为两者包含的信息不一样。
延伸出来的理论是每一个阶层都是利用信息为自己争取利益。要摆平利益争斗,各阶层必须有新的协商方式来解决纷争,而不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和财政刺激政策,因为大家都想利用新的政策争取更多的利益,使情况更加恶化。
恕我贩卖私货,我的光盘书内有《信息资本论》,是易经的经济哲学理论,而《香港经济学》是解释2008年的西方金融崩塌和香港的政治经济。此外还有《香港集体回忆》让你彻底了解香港。
我只收邮费和材料费,有兴趣者可电邮给我。
黄松明
电邮:info@togolden.com
2012-07-03
评论对象: 经济的解决战略之策:沿海产业带高速走廊
文人最喜欢讲经济体、产业带、开发区,但实际上这些东西对促进经济发展效果如何,我实在是不清不楚。
就GDP来说,建设产业带、开发区对增加GDP实在是大大有用,从农民收购土地、平整土地、基本建设、公路、电网、厂房都是使GDP大增加。但GDP有什么用呢?经济是要计算投资付出和收益,如果投资太大而收益太小,就叫做亏本,资本家是不会这样做的,否则资本家会亏本得非去跳楼不可。
如果只顾投资不理收益,GDP大大上去了,资本家笑逐言开,但笑的是外国资本家,他们卖铁矿石给中国,中国建设得越旺盛,所需要的钢材越多,就要进口更多的铁矿石,铁矿石大大涨价,结果中国得到GDP,而外国资本家得到超额利润。
中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资本家,中国有承包政府工程发达的,高铁建设给了那么大和那么多的赚钱机会。中国有利用公司上市圈钱发达的,钱拿到了,以后公司股票大跌,自然有人垫在下面,自由市场嘛。
2012-07-02
评论对象: 大西北六省经济漫谈(一)
美国的农业耕作条件是太优厚了,但就是这样好的条件,在三十年代美国一些农业地区曾经发生大沙暴,肥沃的农田一下子就沙漠化。天有不测风云,现在大家都讲气候变暖,但实际上它是西方书呆子的呓语,再传到东方的精英,全球都说气候变暖,并不知道气候变冷才是大灾难。
唐朝时期的气温比现在高,中原和陕西省西安(唐朝的国都)的降雨量和农业产量如何呢?唐朝和西北的商业来往是那么繁盛,有没有气候变暖的因素呢?
明朝的气候变冷是大灾难,旱灾特别严重,宋应星在《民财议》说“其他经行日中,弥望二三十里,而无寸木之阴可以休息者,举目皆是。生人有不困,流寇有不炽者?”
后来李自成攻入北京,满清入关,对汉人大屠杀,硬硬地减少大量的人口。
2012-07-01
评论对象: 当年美国尚惧中国,如今反而不惧中国?
现在世界政治军事已经发展到了这样的一个阶段,如无“意外”,拥有核报复能力的核大国之间是很难发生大战的,因为将导致大家同归于尽。
1962年美苏之间发生古巴导弹危机,好象是会将世界拖入核灾难,双方赶快做台底交易,用古巴导弹基地交换土耳其导弹基地,世界才松了一口气。
洪博培何许人也?他只不过是在当美国驻华大使期间尽量捞取美国国内政治资本,但无法如愿提高他的地位。至于现任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你以为美国真的会提拔一位华裔到非常重要的位置吗?他是花瓶而已,不用多久就会无声无息。
2012-06-30
评论对象: 敬请尊重中华语言习惯(之一)
中文不是我的母语。我弟弟曾经学过中文,但失败了,现在除了自己的名字外,不懂其他的中文字。
我的中文写作水平如何呢?下面我写了一篇评论文章,将中国精英形容为“树未倒猢狲散”,传神吗?
中国的精英,包括香港的精英,除了提倡讲英语、写英文外,还将中文英文化。但实际上他们的英文不好。他们不懂得英国的文化和历史传统,也不懂得英美的现实政治和社会变化,所讲的英语,所写的英文是干巴巴的,但可以吓吓中国人。他们的目的正是在这里。
2012-06-30
评论对象: 当年美国尚惧中国,如今反而不惧中国?
如果“80万中国内应”有一点点本事,有一点点能够吸引人民的理论和政策,不用美国的支持,他们肯定牢牢掌握中国的政权、经济、文化、思想。
但他们太没有用了。他们学历很高,不少在美国欧洲拿到博士学位,连西方的基本知识都学不会,更学不到西方政客在表面上讨好人民的伎俩。
他们一讲话太吓人了,全是为了自己一少撮人的利益。而他们是如此自私,就是一小撮人的利益也不会全力捍卫,一有风吹草动就树未倒猢狲散了。
美国前驻华大使洪博培太看得起他们了。但主要也是因为美国已经无力进攻。美国打朝鲜战争,是集结了16国军队打硬仗;打越南战争是派50万大军,不知道断送了多少美国青年的性命前程;打小国伊拉克,用金钱收买了伊拉克,只有同文同种英国一起打,打了那么多年无功而返;打连国家都还没有成形的阿富汗,不但无功,连本来是盟友的巴基斯坦也可能失去。
美国还有什么呢?
2012-06-30
评论对象: 金融市场的资本绞肉机(二)
致博主清湖渔夫:
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同是看不惯官学的僵化和腐败,想发出民间的声音。
如果你愿意给我地址,我会将我的光盘书寄给你,它名为《香港集体回忆》,内有《香港经济学》和《信息资本论》。后者是我的哲学思想,主要是根据易经的思维将马克思的《资本论》现代化。
进入金融阶段以后,经济学实际上是操纵人民思想和行为的学问,不过官学是不承认这一点。
最新的新闻是英国巴克莱银行因操纵伦敦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被美英两国监管机构罚款超过4.5亿美元。
我的理论是认为资本主义已经死亡,现在是专业主义,由政府、大学、金融掌握权力,操纵人民的思想和行为,比资本主义更厉害。我的理论很简单,我认为是继承了中国的传统。光盘内有大量的插图,任何人都可看懂。
我的电邮地址:
info@togolden.com
2012-06-29
评论对象: 金融市场的资本绞肉机(一)
工业产品是有客观的标准,例如一辆汽车产品可以看到它的外形、最高速度、一公升汽油的公里数、各种各样的技术指标等等。购买该产品的用户对此有客观的认识。
但金融产品就不一样了,一般的客户是不知道它的客观标准是什么,只凭“专家”介绍。例如美国雷曼兄弟的迷你债券,它破产之前香港许多银行都向客户大力推销这种金融产品,而大部分的客户都不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东西,但相信银行职员的游说它可以赚钱,就购买这种产品。
有一个金融传教士陈志武教授,我看来看去都不知道他的专业专长是什么,而他常常来中国传教,宣扬金融好赚钱,目标是把中国变成美国的金融附属国,让美国金融大鳄随时来中国“提款”。
2012-06-29
评论对象: 金融市场的资本绞肉机(一)
过去三十年西方金融膨胀,产生了大到难以想象的虚拟财富。这些虚拟财富是账面上,但随时能够套现,成为实际财富。
例如楼价升了十倍,如果大家一起出售楼宇套现,楼价马上大跌。但如果只有少数人出售楼宇,他确实能够拿到十倍的金钱,太奇妙了。
虚拟财富的“通货膨胀”是冻结在各种各样的金融结构上,西方的“金融创新”,就是建立新的金融结构,这是西方的大发明。而这些是建筑在互相交连的“信用”体系上,如果有一天金融结构都融化了,西方将淹没在金融大洪水之下。
2012-06-28
评论对象: 顶层设计需要有理论基础做底否则还不如没有
致7楼:
现在的顶层设计,只剩下毛泽东的八个字:“自力更生、奋发图强”。过去三十年之所以“成功”,是西方从“工业”转向“金融”,而我们被纳入西方的金融体系中,成为西方的尾巴,没有了自主的能力。
现在西方的金融崩塌了,而我们实际上更危险,看看中华大地上处处价格奇昂的高楼大厦,以后单单维持这些高楼大厦就需要大量的资源。而我们付出的,是两代的农民工和荒废的农村。
过去六十年代初期中国发生饥荒,但农村土地没有荒废,水利在人民公社制度之下是发展了,因此农村的生产力恢复得很快。
以后我们怎么办呢?只有毛泽东的“自力更生、奋发图强”才能够解救中国的困境。
2012-06-28
评论对象: 顶层设计需要有理论基础做底否则还不如没有
我想再讲一下哲学家-国王的矛盾。
如果哲学家同时具有国王的权力,他就能够用他的思想改变世界。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他的《理想国》中提出这种看法,奥地利思想家波普尔持反对意见,他引用了康德的观点“国王成为哲学家,或者哲学家成为国王,....因为权力之位将不可避免地降低理智及独立判断的能力。然而,一位国王不应压制哲学家,而应该给他们公开言论的权利,这一点无论如何是不可或缺的。”
在今天的中国,掌握权力的领导人,可以让哲学家畅所欲言吗?那怕他的言论是如此刺耳。现在要搞顶层设计,如果只让吴敬链这样一个与时代脱节的人搞顶层设计,说说领导人爱听的话,有什么意义呢?
说到哲学家-国王,不能不提毛泽东。他在大跃进时要实践他的哲学思想。以毛泽东的性格,他能够随机应变,根据实际的情况进行调整。但是他的最得力的部下,先把毛泽东的哲学思想放大一万倍,搞出极左和荒谬的种种事情出来,大跃进失败的主要就是在这里。当时毛泽东先退到二线,只变成思想的领导者,而具体的指挥权是在处于一线的领导人手里。这可以避免领导人蛮干,而当时是蛮干了一万倍,责任人是谁呢?
2012-06-28
评论对象: 在第六届国际儒学大会的发言稿
儒家思想在国际上是没有战斗力的。
在国内,如果想用儒家思想来限制和平衡改革开放三十年所产生的权贵阶层,那是异想天开。看看明朝和宋朝的经验教训就知道了。
恰恰就是儒家的尊卑思想培育了和西方资本家不同的中国传统权贵阶层。
2012-06-27
评论对象: 浅论俄罗斯倒向美国的可能及反思
回8楼:
我是一直记得那位拿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克鲁格曼写的“The Chinese Disconnect”(中国的不合群),他是把中国当作西方的尾巴,叫人民币升值就要升值;什么西方货币炒家要对人民币收割,人民币币值大跌,中国也要负责到底。
你有没有看国那篇文章?可百度一下,连中文译文都有。
2012-06-26
评论员简介

我是文化评论人,准备将余生贡献给中华文明的复兴事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2/17 22:54:13
评论: 0

访问: 101248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