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松明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七谈“孟晚舟事件”:我们应当注重博弈的施为
孟晚舟事件看美国法律精英的全方位攻势。
中国人对美国的看法,总是以为美国是大资产阶级掌权,美国的政治经济是受大资本家家族所控制。
实际上不是这样,美国总统选举老早就已经出现各种法律,限制资本家家族出大钱协助某一个总统候选人。
美国通过加拿大扣留华为公司的孟晚舟,能够占据世界舆论的制高点,未在美国法院审判孟晚舟就已经妖魔化中国和华为公司。
2019-01-30
评论对象: 论经济学的科学基础
宋应星在《论气》和《谈天》描述了明末中国人的自然观。
当时西方的地球观念已经传到中国,宋应星说:“西人以地形为圆球,虚悬于中,凡物四面蚁附,且以玛八作之人与中华之人足行相抵。”
在《论气》中,宋应星说:“二气下聚而为水,上聚而为风”,当然是不符合今天的自然观,而我们可以从中知道当时中国人的自然观。
令我羡慕的是宋应星的书是明朝崇祯年间的刻本,可以保存至今,而我的书是无法保存。
2019-01-29
评论对象: 七谈“孟晚舟事件”:我们应当注重博弈的施为
在微软盖茨的电脑事业上,盖茨的律师父亲帮助盖茨拿回BASIC语言的权益,才使盖茨有机会和IBM公司合作。
就是因为那家微电脑公司采用盖茨的BASIC语言,才使盖茨的BASIC语言为人所知。这是在关键的时刻帮助了盖茨。
而盖茨的律师父亲打官司拿回了BASIC语言的权益,那家公司最终破产。
据说盖茨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那家微电脑公司。
2019-01-29
评论对象: 七谈“孟晚舟事件”:我们应当注重博弈的施为
美国微软公司的创始人盖茨,本来是在美国哈佛大学读法律的,盖茨的父亲是律师,他当然知道在名大学读律师专业是美国的金光大道。
但因为盖茨和校外的朋友利用大学的电脑开发微电脑的BASIC语言,而那部电脑是美国国防部赠送的,在核数时被发觉了。
盖茨被逼退学了。
2019-01-29
评论对象: 七谈“孟晚舟事件”:我们应当注重博弈的施为
中国人了解什么是“法律美国
”吗?
在过去200年,美国的总统、副总统、议员有一半以上是律师背景。
近年来的比例没有那么高,因为美国律师另有出路,就是当大公司的法律顾问。
美国大公司之间,分分钟需要打官司,因此美国人在这方面已经身经百战,用法律对付外人那是拿手好戏。
2019-01-29
评论对象: 七谈“孟晚舟事件”:我们应当注重博弈的施为
美国司法部正式向加拿大要求引渡孟晚舟。
美国控告华为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及两家子公司共13项刑事罪。
指华为公司涉及银行诈骗、密谋窃取美国电信企业T-Mobile的商业机密。
美国司法部指控华为误导一家国际银行及美国当局,模糊其与两家子公司(香港空壳公司Skycom Tech以及Huawei Device USA Inc)的关系,令对方以为这两家独立公司,借此跟伊朗经商,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
2019-01-29
评论对象: 论经济学的科学基础
明末的宋应星,是《天工开物》的作者,这是一部关于农业和手工业生产的综合性著作,收录了机械、砖瓦、陶瓷、硫磺、烛、纸、兵器、火药、纺织、染色、制盐、采煤、榨油等的生产技术。机械方面有详细的记述。
文革时期在江西图书馆发现了他的另外四部著作:《野议》,《论气》,《谈天》,《思隣诗》。
《野议》是关于政治,经济和社会现象的著作,学术水平很高,竟然是300多年无人赏识。
2019-01-29
评论对象: 论经济学的科学基础
我15岁自学西方数学和物理学,因为印尼没有有关的中文书籍,我是直接买美国大学的英文教科书来看。
当时印尼对进口英文教科书有津贴,价钱不算太贵。
60年了,现在我还保持着家里有八本的美国新书,是从公立图书馆借的。
我读书是注重作者如何推导理论的,爱因斯坦的引力空间论我能够接受,但爱因斯坦所用的黎曼几何学和张量分析我有抗拒,因此不学。
下一篇我就谈谈明朝中国人如何用阴阳变化的理论谈地球气象学。
2019-01-29
评论对象: 文人和商人
日本是亚洲唯一一个军事封建主义国家,国内阶级森严,国内的商业环境从大商人到小零售店,一级一级阶级分明。
每一级都要赚钱,结果零售店东西很贵,我这个在轮船擦机器的小工,在日本只敢买日本从中国进口的“国光”小苹果,吃没有肉的面汤,在只有一个女理发师的店铺理发,走的时候她还鞠躬一下。
但日本公司是一级一级负责,伪劣产品很少。
在国外日本的大型商业师团攻城掠地,无论西方国家的大城市,或者落后国家的城市,晚上都可以看到日本大公司的招牌霓红灯。
中国走出去,比日本差得远呢。
2019-01-27
评论对象: 文人和商人
实际上商人也和其他的社会阶层一样,是两头小,中间大。
大部分的小商人只求温饱而已,福建的农民小商人会到舟山群岛的小城市开小餐馆,由于生意不好,我吃过变坏的鱼肉而上吐下泻。
在深圳的商场我认识来自舟山群岛的女商人,她开旅行袋和皮包小档口,也一样难经营。
两头小的是大商人,和其他的社会阶层一样,有君子和小人之分,而小人是嘴巴讲得好听,不择手段将金钱收入最大化。
而中国有一个不好之处,是发财之后移民美国和英语国家。
2019-01-27
评论对象: 文人和商人
博主没有在中国的小商人群体中生活过,而我是有在印尼、香港、深圳的经商经验,也曾经随轮船在日本的大小港口停泊,上岸观察过日本的商业环境。
中国经历过长达30年的反商环境,那时把商人讲得十分不堪,似乎商人都是投机倒把,唯利是图的劣等人种。
2019-01-27
评论对象: 中国不想同美国对抗,但这事有点麻烦
我认为中国应该是发展高科技农业文明,而不是高科技工业文明。
美国等发达国家发展人工智能高科技机器人取代人类工作, 那是走火入魔,继发达国家的人民不愿意生育小孩的危机之后,将会产生更大的危机。
应该是全民参与人类的事业,人类依赖石油等化石能源不可持续,依靠核能太过危险,发展高科技太阳能农业文明才是改善地球环境的千年大计。
解决和美国的矛盾,中国要走另外一条路。这是我的看法。
2019-01-26
评论对象: 中国不想同美国对抗,但这事有点麻烦
博主既然知道了中国主流精英的想法,除了现在消极的“以靜制动”外,还有其他的方法吗?
还好现在的美国是已经分裂了的美国,美国的金融势力也还没有恢复,暂时也不会发生大问题。
积极的“以靜制动”是毛泽东的“备战,备荒,为人民”。
2019-01-26
评论对象: “人性自私论”对吗?
辨证逻辑是源于19世纪的德国,教父是黑格尔,最著名的继承人是马克思。
至于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和马克思唯物主义之分,我这个不把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加以区别的人,对此不关心。
中国因为受苏联的影响很大,在前三十年是非常注重唯物辩证法。
但西方的主流思想总是把唯物辩证法和马克思主义联系起来,我用美国谷歌搜索和辩证法有关的英文语句,没有超过二百项的,而且多数是和“词典类”的网站有关。
现在西方主流思想已经传遍全世界,如果我们仍然使用“唯物辩证法”,可能是不能出国门的。
2019-01-26
评论对象: “人性自私论”对吗?
大部分人都经历的夫妻关系也是阴阳变化的,如果“阳”是利己,“阴”是利他的话,有时一天之内就有利己和利他的思想变化,就算是终生厮守的夫妻,不一定是一帆风顺的,发生各种不愉快的事多得是。
极端的,男人离开家庭和情妇同居,多年后男人身体有病,情妇离开他,妻子再收留他也有发生。
是不是“一夜夫妻百夜恩”,不知道,反正各种各样的人都有。
2019-01-26
评论对象: “人性自私论”对吗?
什么是阴阳变化逻辑呢?在西学进入和控制中国人思想之前,中国人就是用易经阴阳变化来思考问题的。
“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中国人看《三国演义》都知道这句话。现在发生在欧盟的“英国脱欧”事件,土耳其曾经努力想加入欧盟,现在乌克兰想加入欧盟,这种分分合合的事件一直发生。
美国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国内事务上公开分裂,而在对付中国问题上还一致。
国际事务是复杂多变的,就算是夫妻的日常生活也是如此。
2019-01-26
评论对象: “人性自私论”对吗?
中国的人文学术著作,除了毛泽东思想外,在西方和世界没有影响力。
以经济学来说,张维迎和林毅夫竟然成为中国的“国师”级经济学家。
张维迎从他十几年前在《经济观察报》写文章以后,我就在网络上批判他了,他只有迎合中国精英的结论,形式逻辑推理混乱。
而中国精英要听的是张维迎的结论,例如要赦免贪污才是“向前看”,西方的科技成就都是因为“自由”。
2019-01-26
评论对象: “人性自私论”对吗?
形式逻辑和辨证逻辑都是西方的,中国是阴阳变化逻辑。
西方的学术是使用形式逻辑推理来形成理论的,连马克思的《资本论》也是用形式逻辑推理的,现在的电脑和软件也是形式逻辑的产物。
我写过软件并在香港市场上出售,是使用美国微软公司的工具软件写的,全都是形式逻辑推理。
2019-01-26
评论对象: 贸易战争也是战争
国家大事匹夫有责吗?
在国家面临衰退,或面临危机的时候,更需要匹夫们同心协力解决国家的困难。
1987年任正非在深圳创立华为公司,1988年我在香港开办《电脑教育》杂志,因为我在香港《信报》写过专栏,有一些读者,因此一出版就有较多订阅者,就这样独力经营十年。
1988年我的本钱还比任正非更多,不过国家不开放出版杂志,因此我无法接触中国的民众,我是想利用电脑协助民众自学各种知识,我相信自己有这个天分,我可以改写美国和英国的书籍,成为通俗易懂的读物。
就是到了现在,我还是能够硬碰硬和中国的经济学家辩论建设国家的理论。
2019-01-25
评论对象: 谈谈智能社会经济模式如何缩小社会贫富差距
前苏联人民都享受国家提供的免费教育与免费医疗等福利政策,都有稳定的工作与稳定的收入,不用过度劳累,但不是最幸福的生活。
人类不是社会昆虫,人类的行为不是全部为体内的基因所控制。
蜜蜂和蚂蚁的社会可以一代一代没有变化,但人类的社会变化是难以预测的,有的“智能改革”适得其反。
2019-01-25
评论员简介

我是文化评论人,准备将余生贡献给中华文明的复兴事业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2/17 22:54:13
评论: 0

访问: 101381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