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博之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古丽斯坦情话
回2楼zhujqz先生:
一场悲剧,对新疆各民族造成伤害。
2012-12-01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26楼行路人先生:
所言极是!在国家政治这一层,宗教从来都是马甲——不论伊朗、抑或沙特、还是以色列,包括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美国总统手按圣经、嘴不离GOD的马甲秀。
2012-11-30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18楼残缺的美先生:
您说得很对,信仰文化可以提升一个民族的博大。但我理解:宗教首先得教人明是非、知对错。尽管宗教也教人忍耐,教人宽容,但“明道理”“说正义”应当成为一切之先。您说呢?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16楼李传斌先生:
您这样说也有道理。但本文讨论的对象是:现代犹太人。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4楼行路人先生:
所谓“巴以冲突”,最简洁地说:与64年前被清洗的390多个村庄有关系,与64年前被从世世代代居住的村庄驱逐的77万难民有关系,与戴尔亚辛村惨案有关系,与今天400—500万难民回家的权利有关系,与萨布拉、夏蒂拉难民营2-3万难民妇孺被屠杀的贝鲁特大屠杀有关系,与非法占领、暴力强拆、检查站、推土机、橄榄树……等等有关系,唯独与宗教信仰可以说没有丝毫关系。
所谓“巴以冲突”,它不是一场阿拉伯人与犹太人之间的冲突,更不是一场伊斯兰教与犹太教之间的冲突,它的本质是:世界金融资本主义在整个20世纪全球范围内取得的一个最大的战略成果。它是牢牢结为一体的、“美英以”为代表的世界金融资本主义轴心,为实施全球控制战略而新老接力、前赴后继并最终成功完成的一个关键步骤。所以,它是资本主义全球战略的有机组成和重要一步,而不是地区性、局部性问题,更不是一个民族或者宗教问题。
巴勒斯坦的意义并不在于其宗教象征,而在于她从二十世纪直至今日成为了世界主题的象征地:种族主义与人类平等精神、殖民主义与独立斗争、资本主义与阶级革命等几乎所有人类历史主题的演练场。无疑,她也成为过去半个多世纪全世界正义人类和知识分子良知的试炼之地,任谁也无法回避。
前不久的10月16日,日本最具代表性的中东研究者板垣雄三先生在上海举办的“2012亚洲思想界上海论坛”上,曾精辟论述了巴勒斯坦问题:目前巴勒斯坦人反抗以色列的迫害所进行的斗争,往往会染上宗教和民族的记号,世界将巴勒斯坦人很容易地判定为恐怖势力。这样的情况根本没有“正义”可言。他认为整个巴勒斯坦的问题已经集合了世界上所有的不正义和不公平,已经成为一个中心的参照物。巴勒斯坦,是在全球化的前提下,受到最多最复杂的迫害的地方。以色列是在一个欧洲赎罪心理下才在巴勒斯坦建立起来的一个国家。但如果欧洲真的要赎罪,就不应该让无辜的巴勒斯坦人来为他们的罪孽负责,真正的“正义”也由此被践踏。板垣先生发出质问,为什么巴勒斯坦要提欧洲承担这样的一个历史的赎罪?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7楼Lyu_Xianhua先生:
“桑博”一词,是西班牙语zambos的汉语音译。是对拉丁美洲印第安人和被贩卖美洲的黑人奴隶通婚的混血一代。印第安人和美洲黑奴,可谓人类史上遭受苦难最深重、命运最悲惨、地位最卑贱的人种。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8楼黄松明先生:
(续上)您谈及史称“安达卢斯”的西班牙穆斯林政权,西班牙近代著名作家布拉斯科-伊巴涅斯对此有过评论:“穆斯林带来了一个崭新的社会,其富有生命力的种子处处生根发芽。穆斯林珍重的原则是信仰自由,这是一切伟大民族赖以存在的基石。凡穆斯林建立了政权的地方,都允许保留基督教堂和犹太礼拜堂……在不同民族和不同种族的融合中,世界各地的思想、习俗、发明创造,以及各类艺术、科学、生产技能、古代学问共生共荣。从如此多样化因素的碰撞中涌现出新的发现和创造力。”
这一时期的西班牙,得益于穆斯林政权宽容的文化和宗教政策,成为三大宗教共处共荣的文明繁荣国度。当时西班牙伊斯兰都城科尔多瓦,是公认的世界文明中心。这一时期,不仅被视为伊斯兰在世界范围胜势的缩影,且被称为“三文化共存时代”。
本文所引用的《以色列问题》的作者罗杰-格鲁迪,就在西班牙创建了一个叫“安达卢斯之家”的博物馆。他论及安达卢斯时代的西班牙时说:“欧洲的第一次复兴不是始于十六世纪的意大利,而是在很久以前——在十三世纪的西班牙——就已开始了。”
1492年西班牙穆斯林政权被攻灭之后,天主教政治势力展开对摩尔人(阿拉伯人)和犹太人的宗教迫害,以及接踵而来的西班牙自身衰落,正应了西班牙著名作家胡安·戈伊蒂索洛一句话:“一种不承认边缘文化丰富性的文化注定要遭到诅咒。”
——但愿这种诅咒不要落在中国文化的头上。
2012-11-28
评论对象: 关于犹太人的几个历史常识(一)
8楼黄松明先生:您所说的“亚洲的基督教徒多认为犹太人是一个聪明的民族,巴勒斯坦是犹太人的地方……”作为基督教的右侧一翼,这种观念及宣传始终存在于基督教,由来已久。支持“许诺的土地”、“优选民”之说的基督教徒们,至今还未摆脱旧教堂的错误观念——这一观念从诬告犹太人杀害了耶稣这一点出发,强调基督教与闪族人的敌意。今天正是这些基督教堂想通过执行完全相反的路线来改变它的立场。因为过去他们被骂成“被驱逐的民众”。他们想给“优等人”提供安全保障。但这正如俗话所说:双脚都拐的瘸子是走不好路的。
1975年4月16日法国主教管委会发出的“关于基督教对犹太人的态度的牧师指导”文件第5条说:“作为基督教徒,不能忘记上帝给予以色列人的恩赐,即犹太人可以在此聚集的土地上。”显而易见,它的目的只不过是:旨在建立一个同犹太教、以色列国和犹太复国主义——“三位一体”的东西。威廉-恩道尔称之为:“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或“利库德—美国战略联盟”。
而我们中国人年轻一代中越来越多持这种立场者,不仅仅与基督教的传播有关,更与三十年来的资本主义教育有关。自私为核心价值的教育,教人们抛弃了价值判断中的道德标准,胜王败寇,正如布莱斯-巴斯卡尔所说:“当人们无力使正确的东西成为强者时,就把强者视为正确的。”现实的成功——正是被扭曲了原旨精神的基督教义与资本主义拜物教伦理拥抱产生的哲学怪胎。(接下)
2012-11-28
评论对象: 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上)
TO:[12楼] 评论人: panzi

“先知穆罕默德曾向犹太人的送殡队伍起立以示尊重。”这一典故出自《布哈里圣训实录》第一卷第四十九节。(祁学义译《布哈里圣训实录全集》第一卷第272页,宗教文化出版社2008年12月第一版)

[1311]据欧拜杜拉·本·米格散传述:贾比尔·本·阿卜杜拉(求真主喜悦他父子俩)说,有一次一个殡尸经过我们时,先知站了起来,我们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们说道:“真主的使者啊,这可是一个犹太殡尸。”先知说:“当你们看到殡尸时,就应当站立。”
[1312]据阿慕尔·本·蒙拉传述:我听阿卜杜·拉赫曼·本·艾布·莱俩说,塞赫勒·本·胡奈夫和盖斯·本·赛阿德两人在卡迪西亚坐着,忽然见人们抬着一个殡尸经过他们,他俩便站了起来。有人对他俩说:“那可是一个异教徒殡尸。”他俩说:“有一次人们抬着一个殡尸经过先知的时候,先知便站了起来。有人对他说:‘那是一个犹太殡尸。’先知说:‘难道他不也是人吗?’”
[1313]据阿慕尔传述:伊本·艾布·莱俩说,我曾经同盖斯和塞赫勒(求真主喜悦他俩)在一起,他俩说:“我们曾同先知在一起。”据伊本·艾布·莱俩传述,艾布·麦斯欧德和盖斯两人看见殡尸时就站立。

“圣训”在伊斯兰典籍中的法律地位仅此于古兰经,在伊斯兰的四大立法依据中,地位居第二位。《布哈里圣训实录》是“六大权威圣训集”之首。
2012-08-16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5、对于毛泽东思想,我素无研究,不敢浪言。
对此,我认为:作为一种政治思想的毛泽东思想,与传统意义上的宗教信仰还是有区别的。因此,它能够成为现实政治的指导理念,但并不能够替代宗教信仰,不能满足人们对宗教的需求。
对于毛泽东,我本人深怀尊重。尊重的理由有二:1、他是一位始终将个人立场与底层受压迫民众立场结合在一起的人;2、至少,他是一位超脱了低级物欲情趣的人。无论如何,无论他一生犯过多少错误,这样的人,是值得敬重的。但是,作为一个七零后,对于毛泽东这样一位如此重要的历史人物,张口就来,是轻率和不自知的表现。我们没有资格去评论他。
只有一个预感:中国人,认真地反思和公道地评价毛泽东的时代,还没有到来。
6、最后,您所说的“信仰对信仰、科技对科技、经济学对经济学”,我感觉其中隐含着一个误区:是的,纯粹的精神信仰不能替代人类的全部生活,但是,精神信仰绝不可等同于“科技”、“经济学”甚至政治,放在同一个层面上看待。精神信仰,是一切的起点——它决定着科技将是什么样的科技、经济将是什么样的经济、政治将是什么样的政治……我想,您明白我的意思。
这种跟帖评论的方式,实在不是一种好的交流方式。勉为其难吧。
信口而来,说的不对的,请指正。
2012-08-15
评论对象: 21世纪的武器(上)
黄松明朋友:您好。
对于您对伊斯兰教表现出来的兴趣和交流的愿望,我感到高兴。
我所高兴的,不是由于您对伊斯兰教观念的认可,更不是出于对您接受伊斯兰教信仰抱有期望。而是:不同信仰的人能够进行交流,以平等的、互相尊重的、话语的方式,而不是诽谤、攻击甚至枪炮的方式。
下面谨就您提及的几点,略表个人看法:
1、阿拉伯语是一种拼音文字,只要学会了字母读法规则,可以读出来,但不知其意。
2、关于中国(回民)穆斯林的来源问题,是历史学感兴趣的问题。不论西北东南,除了它自身的特殊性之外,更重要的是,回族的族源、形成更具有历史上所有人类迁徙、融合变迁的共性。就我而言,与其强调回族穆斯林形成的特殊性,我更对它作为人类之一部分的共性感兴趣。过多地纠缠于本族、本教的特殊性,我认为不是一个好的倾向。
3、东南亚的穆斯林历史,我不是很熟悉。但从历史宏观轮廓来看,恐怕不仅仅与中国东南沿海的穆斯林侨民、不仅仅与郑和有关系。
4、您有“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千多年恩怨”一语,这一点我个人不认可。我认为,就宗教而言,伊斯兰教与基督教之间并无恩怨。非但如此,伊斯兰教对于基督教从教义、经典到先知是全面认可的,这在古兰经中比比皆是。只是双方对于先知弥赛亚的身份认识上有分歧,而这一点,恰恰是穆斯林对于“今天的基督教”所持的见解不认可。尽管如此,历史上伊斯兰世界与欧洲之间的千年攻守,事实上与宗教本身并无太大关系。宗教只是被用作号召双方的人们进行战争的旗帜。十字军东征,为的是黄金,而不是圣地。
2012-08-15
评论对象: 和维吾尔人一起抽莫合烟(上)
[6楼] 评论人: 郑雪昭  
并不是你们的人有问题,而是你们的文化、宗教有问题。
为什么在哪里都无法和别人和平相处呢?
在一个地方无法和平相处,可能是别人的问题。在所有国家中都无法和别人和平相处,难道所有人都有问题,就你们正确?

穆斯林群体中,不和平的表现或许有之,正如在任何一个人群、民族中,都会有一些不懂得爱人之道、不懂得尊重他者、歧视他者民族的种族主义分子。
但雪昭先生大可不必因此悍然断言穆斯林的“文化、宗教有问题”。毕竟,它是一种古老的、经历了一千四百年历史实践检验的文化宗教,毕竟今天这个世界上至少5个人中间就有一个人信仰它。
依您的逻辑,我能因您的表现而断言“汉文明是一种有问题的文明”、“犹太文明是一种有问题的文明”或者“基督教文明是一种有问题的文明”吗?我不能。从理智和感情上讲,我也绝不愿。
否则,我会觉得自己变成了自己所反对、批判和厌憎的种族歧视主义者,如同一个滑稽的小丑。
2012-08-15
评论对象: 大家都是老鼠
[13楼] 评论人: 黄松明
我是有一部精美的阿拉伯文伊斯兰教可兰经,对阿拉伯文我是连一个字母都不认识,但我对该书的解释文字看得懂。书是2008年我在印尼买的。
印尼是世界上最多穆斯林的国家,而印尼是有不同的族群,各有不同的语言和文化,同是穆斯林,是有穆斯林的共性,但也有各自的特点。桑博在另一篇文章说新疆的维吾尔穆斯林和回族穆斯林有所不同,印尼也是如此。
……

此文所论,其实是我们人类共同的问题。
结尾涉及穆斯林部分,是刻意面对穆斯林人群说的。
阿拉伯语是一种很难学的语言,据说在全世界各种语言中难度仅次于汉语。但了解古兰经,未必需要学习阿拉伯语,市面上有各种汉译版本可以买到。
2012-08-15
评论对象: 大家都是老鼠
shaoping0330  
很有道理的一篇文章。的确,我们大多数人都世俗化了,都是‘老鼠’,但是如果不是这样,该怎么样?人剥削人也许永远不会改变。

是的,也许永远不会改变。
但改变它,一定要成为我们人类永远的理想。
放弃了这一理想,我们就真的成老鼠了。
2012-08-15
评论对象: 大家都是老鼠
五峰散人  
博主所说的体系其实就是资本主义体系,现代人生活在这样的体系里的意义竟不如老鼠。但是博主确忘了,人是万物之灵长,是有理想并能实现理想的自然界之神。现代人既然在这样的体系里不如老鼠,那么就毁灭这样的体系,并创造一种适合现代人生活的新体系。我想这才是做现代人的意义

五峰散人先生说得极是。
我此文说的就是“资本主义体系”和“人的异化”问题。
但在今天,张嘴批判资本主义,甚至只要一提“资本主义”这个词,就会立即遭到误会和有意的污名化。所以,我文中回避了这个词。
是的,创造或者恢复一种“人的生活”,正是今天人类面对的思考题。
2012-08-15
评论对象: “我们是最有力量改变世界的人”
[8楼] 评论人:shalako
桑博主:
我的观点就是你说得”独立媒体“其实也不独立。
但这是你这篇文章的核心---独立媒体.
如果你用另外一个角度去说明你的观点,论述也许不这么明显地”矛盾“。
但你给自己冠以”独立媒体人“,故而要强调”独立媒体“。
但其实也没有”独立“。
不同意”主流媒体“不应也不能就自然而然地一定是”独立媒体“。
除非你对”独立媒体“另有解释。
而我对”独立媒体“的理解是:不受任何一方影响的,不带倾向性地进行客观报道的新闻媒体。在实际中,做到这点很难。因为人都会有倾向性。问题是如何在意识到这一点后,尽可能地加以控制而不是放纵这种倾向,从而使得新闻报道[尽可能]地客观。
博主是新闻专业出身,在这个问题上一定比我明白。
但阅读博主的几篇博文后,我不认为博主是一个”独立媒体人“。因为你是在放纵你的个人倾向,并把这个倾向传输给“读者”---- 为读者下结论,而不是控制自己的倾向,作新闻报道,让读者(听众)自己下自己的结论。
有倾向性应不能称自己是”独立媒体人”。
Good luck.
=====================

呵呵,shalako先生,原来您认为我是先以“独立媒体人”自居、继以“独立媒体人”自夸!——天地良心,这个,您还真冤枉我了。我自己真没想到。
再说了,我也实在算不得什么独立媒体人,不过是间歇性地出一两份公益性民刊罢了。更不能与本文中所论的独立媒体相提并论。
另外,你对“独立媒体”的理解,我也赞赏。
您的观点中,提出了一个核心问题:媒体不可能做到没有立场倾向。那怎么办?我认为:区别就在它站在谁的立场上。
谢谢赐教,交流愉快!
2012-03-13
评论对象: “我们是最有力量改变世界的人”
回复3、5、6楼的shalako先生:
各有各的观点吧,就像您此刻正在表达自己的立场。
我理解,草根的价值,就在于表达,不是吗?
感谢参与。祝您开心:)
2012-03-13
评论对象: 从霍姆斯出发的26条恶犬
[6楼] 评论人:妮子  
像你能忧虑阿拉伯的人不多了,期待你以笔代抢,能敲响更多人清醒的活着,能具有正义的活着
====================================
呵呵,所忧者,也是我们安身立命的中国。
2012-03-11
评论对象: 再说杜建国的意义
雪昭先生19楼的引用,修正了我对“国企私有化”的观点。谢谢。
2012-03-08
评论对象: 再说杜建国的意义
[17楼] 评论人:冰焚
资本和权力的博弈是一条漫长之路。这仅仅是开局,可贵的是一部分人在觉醒,我们需要觉梦人,一路的呐喊,他们是当今最可敬佩之人,开花结果的可能是后来的人。这是一场超限于世纪的决战,力量的源泉来自中产以下。当权力缚住资本这条苍龙的时候,我们还要伏住权力这只白虎,任重而道远。这一切都取决于大众的觉悟。有时历史不总是螺线上升的,否则就没有所谓的末法时代,可见人心的重要。可贵的是马列并不是历史宿命论,他们是我们以小搏大的理论先导。
======================================
极是。受教了!
2012-03-08
评论员简介

桑博(zambos),世界上苦难最深重、地位最低贱的人的儿子。我以作一名桑博而安心。行走,写字,无衣无业,无家无国。请记住桑博的歌,忘掉我!
桑博之子的草根博客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2/12 8:59:18
评论: 0

访问: 1079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