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l555888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湖南精神:智深勇沉
湖南曾有过精神,但现在从糊难卫视那一帮阿猫阿狗的“娱乐至死‘金钱至上”的思想倒影中,是再也看不到什么“湖南精神”了,只能看到“糊里糊涂,活一天算一天”的一帮精神病,其太给曾有过的“湖南精神”丢脸了。

“湖南精神”已经不在。
2012-02-06
评论对象: 申请“草根话题”请进![草根话题]
有一些人旗帜鲜明地要“炮轰民主”。他们的理由大致归纳起来是——
基层民主乌烟瘴气,一桶豆油就可以买来选票。
=====
小样,还会整断章取义了呢?“民主的形式”是划分为:参政权,选举权,议政权和监督权的权力,不能只理为解为选举权其中的一个种选票制。议政权哪个没整天地使劲行使呢。监督权也是。有关系、有门子的还参政权大大地行使呢。只是这个选举权,现在是采用“选票制、代表制、任免制、任期制、推举制、推荐制、自荐制、退休制、禅让制、世袭制”等多种多样的各种不同的选举组合方式进行的,“选票制”只是选举权中的一种相对公平的选举方法罢了。但其在人情社会、熟人社会、金钱社会,其弊端也是有目共睹和显而易见的,但哪个说不要这些的民主的形式了。难道说现在的“五年一选举,十年一禅让”就不是一种可圈可点的选举方式吗?起码是打破了终身制的,是实现了“退休制”这种和平方式进行权力交接的了。看来,就你那臭见识,就是给你一张选票你又能发现什么治国安邦的大才呢?连话都听不明白,还直断章取义呢?还能指望尔等什么呢?
2012-02-05
评论对象: 中国应禁止光伏电池等高耗能高污染产品出口
光伏产业只有实现重大技术上的突破,实现低成本化并在实际上得到广泛应用,才能有突飞猛进的发展,这也是解决能源危机的一个重要方面。应该下大力气发展,并主要放在重大的革命性技术突破上。
2012-02-05
评论对象: 养老金危机 我们能安心退休么?
养老金危机 我们能安心退休么?
====

这是一个危言耸听的伪命题。俺最瞧不起的就郎咸平,一个无知无畏并自命不凡的废物点心。真是懒得批你那不实之词。
2012-02-05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我不是只认老子孔子,也不是只推崇古人而承认每个时代都有千千万万个思想者、思想家的。但在我眼里,由于中华之道体系两千多年来本来就是一整套的,所以,奠基与框定者、搭建起主体结构的他们二位,享有的地位便是无可替代的了。

======

老子孔子是奠基了中华文化的一些基础的思想,但其也是对自然、社会伦常道德等很狭窄方面内容的宏观性的“浮光掠影”罢了。再深度挖掘、再牵强附会地诠释,又能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以及西方经济学,听婵释禅先生等那样的可以治国安邦的理论和理论体系挖掘和诠释出来吗?至少当世的金融经济危机的“四大类九个基本类别”的危机表现形式和应对方法你就不可能从孔子老子那几句话里挖掘诠释出来吧。现实是严酷的,当前的吃饭问题是必须要解决的,仅仅谈一些大道理的之乎者也,是不能解决现实中这些吃饭问题和世界危机问题的。

请问老子孔子那里可有多少经济和政治问题方面的论述。其又能解释和解决多少当代复杂的经济和政治问题呢?而“吃穿住行娱乐安全”等就是人类得以生存和发展的根本问题。老子孔子可面对这些问题拿出最有效的解决办法了吗?说两句“三人行必有吾师”等的劝导人上进和行善积德、协调社会关系等的道德建设的话,就可以解决世上所有的“吃穿住行娱乐安全”等的复杂经济政治问题吗?

文明也好,文化也罢,不过都是指导人类行为和实践的思想理念而已。孔子老子等那不成体系,也没有内在逻辑关系,更谈不上理论和理论体系的零散思想火花,给后人的,也只是奠定一点思想启蒙和启发而已,虽然一般人做不出来,并且其也必将永留史册,但其解释解决当世问题的能量毕竟是有限的,对于尔等这种“拉大旗做虎皮”并试图压制其他至用学术思想理论的发展的学术风气是令人感到遗憾的。

文明者,不过文化之精华、精髓和精神也,文化乃是更大的一个思想理念范畴而已。当然,这文化里是包括许多文化垃圾的。老子孔子的那几句话能做为世界文化大厦的哪个支点呢?是经济?还是政治?是社会?还是军事?是科技?还是管理?其与秦始皇的“郡县制”都没有什么可比性。尊重过去和先贤,并不是为了妄自菲薄今天,而是为了在前人的基础上建立起更强大的文明和文化大厦,并用以指导社会实践,给人类带更美好的生活。孔子老子的框架何在?框架了什么?至少你说的那些是说服不了我的。
2012-02-0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在学术研讨方面,草根网比乌有之乡更有广度、深度。但一个网站的兴旺主要决定网站管理人员的办网方针。而能吸纳国内各类顶尖学术高手作者,则是网站成功的根本要素。乌有之乡就是因为吸引了大批顶尖高手作者和明确鲜明的办网方针等才成功的,当然,他的网站设计也是一流的。而贵网的页面设计就缺乏让人一览无遗之感觉。当然,最好也能让“网名作者”有发表文章的机会。毕竟这是一个网络世界,有人想出名,有人不想出名,而只是想把道理说一说而已的呀。毕竟以网名发表看法更能表现内心世界,象我对王岩林的那种直言不讳的表扬和批评及建议等,要是真名就会不好意思的。虽然大家都有了面子,但对讨论问题和启发蒙智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学术气氛总应该是这样的真刀真枪的才能推动大家的进步。这是我多年来在乌有之乡暗地里做为一个学术领袖和学术灵魂的体会和经验。乌有之乡网站的改版,就是因为我的苦劝而放弃的。至少应该是起了重要作用的。但他们从不问我是谁?甚至也不给我设置文集之类的东西,只是让我任性来往穿梭。这就让我很满意。

续:
不过乌有之乡专一一个主义,至少学术研究方面已步入停滞不前阶段,并也步入论资排辈之俗套。如不换高水平的编审,在学术研究方面将难有更大的发展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更好的栖息地。通过王岩林这篇文章的指引,才找到这里,觉得有耳目一新的感觉。但还了解不深。闲话至此,多有打搅,不好意思。
2012-02-0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44楼] 评论人: 草根网管理员  查看 草根网管理员评论专辑  
回复43楼:欢迎“超级评论员”lcl555888来草根网交流。本站的评论系统和博客系统是两套系统。“草根评论员”就是本站的“高级评论员”。如果你希望开博,请将你的个人简介和代表作两篇发到我的邮箱icaogen@126.com,一旦通过本站专家的审核,即可为你开博。

========

贵网的设计挺特别,不过也好,能让一些有点水平的人集中发表想法。但世事纷扰,本人从来不愿泄露自己的个人身份,来徒增烦扰和烦恼,只想就事论事,就理论理,不想加入任何身份的所谓话语权托助力自己。代表作是有许多的,但个人简介恐怕不能提供。如果能够例外开一个博客丰富一下草根网的学术内容也是可以的,如果不行,也就算了。

感谢来到草根网的两天内编审和网友的关心和关注。虽然草根网的学术追求不错,但毕竟发表文章的限制会对进行更好的学术交流有一定的约束,虽然这种宁缺勿滥的想法是好的。但具有大家风范的人是会讨厌这种论资排辈行为的。毕竟在一定的约定条件下的海纳百川是对网站的建设和发展有利的。
2012-02-0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我说管理员啊,我在别地方都是用“超级评论员”这个名,你这只给我个“草根评论员”。注册时着急了,我能改成原来通用的“超级评论员”吗?这个网名,无论到哪,他们都说很配的。但你这地方怎么没地方发文章呢?我要是到哪,一般都能挺火的。
2012-01-3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续:

然后列宁说,在城市进行暴动可以夺取政权,并实现了;而毛泽东说,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政权,并也实现了。又给世界多了一种理论选择。这就是“应用理论”。没这种实证,马克思的基础理论就只能高高在上,而构不成“大、中、小”的完整理论体系了。马克思的基础理论也就没什么用了。



      二是世界上快有一半的人口“信仰”这个“马列毛主义”了。



      三是世界上近一半的人口为了这个“信仰”,特别是中国人民,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百折不挠地进行实践追求。



      你还能说不是一种“主义”吗?



      至于叫什么,虽然有个习惯的问题,但更能表达这种理论和信仰的意义和含义的词,往往人们更愿意用。这也不是什么谦虚不谦虚的问题。当然,毛泽东虽然也有谦虚的成份,但必竟自己也知道没有足够的能力独立出来。这样说应该是比较客观的了。





       至于钱学森的研制导弹的理论问题,说他是进行了“应用理论”创新,你不会反对吧。道理都是一样的。



      再说马克思的“公有制”基础理论,列宁用了,毛泽东沿着列宁的实践足迹用的更顺手。但具体怎么应用,那是不是还得有“应用理论”创新呀。如果没有列宁和毛泽东符合各自国情的“应用理论”创新,马克思的“公有制”基础理论,到今天说不定还束之高阁呢?



     再说至古以来的“私有制”基础理论,也是被不同时代的人们一样地应用来应用去的。这里也有个不同的“应用理论”创新问题。
2012-01-3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续:

关于“主义”,上面已说了三个基本组成要素:


      一是可以自圆其说的“完整的理论体系”。


      二是必须上升到“全人类或是某部分人群”的“信仰、理想”的高度。


      三是通过“全人类或是某部分人群”百折不挠进行实践追求的一种自觉自愿的“道义”准则体系。

      比如说:“自由主义。一是它有可以自圆其说的“的理论”。二是一部分人的“信仰和理想”。要不西方也就用不着装在“普世价值”里整天唠叨了。三是一部分人”百折不挠进行实践追求的一种自觉自愿的“道义”准则。实践追求的例子随处可见。


      由此看来,基本符合这三个要件。因此,叫其“主义”也是可以的,只是在现实中稍含贬义,并信仰的人不是很多,而且只是个小信仰罢了。


      但就“马列毛主义”来说:一是他个大理论体系。不仅包括“最基础”的理论,还包括“应用层面”的理论,还有“技能、技术、技巧”等的知识和谋略。这才是即有指导,又有应用的完整理论体系。


      毛泽东思想里,“应用方面”的理论和技能、技术、技巧方面的理论”更多一些。比如:马克思说,社会主义要在发达国家才能实现。列宁说,在不发达国家也能实现,并做出个样来让世界不得不服气。列宁发展了马克思理论,给世界多了一种理论选择。当然,以后马克思的那种说法,也许也能有人实现之呢。
2012-01-3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谈“思想与理论”之间的区别


       思想,一般是指相对零散,但却也是真知灼见,并具有真理性的认识。而理论,一般是则是具有前后联结逻辑关系的“体系化、系统化”,并可以自圆其说的思想理念体系。

       马克思的思想理念体系,肯定是从最本源的概念出发的从哲学到政治经济学等形成的可以自圆其说的完整“理论体系”的。


     “主义”,则不仅是可以自圆其说的“完整的理论体系”,而且还必须上升到“全人类或是某部分人群”的“信仰、理想”的高度,并通过“全人类或是某部分人群”百折不挠进行实践追求的一种自觉自愿的“道义”准则体系。

所以,用即有可以自圆其说的理论,又有成功实践追求,并还是世界上很多民族和国家的“信仰和理想”的一脉相承的“***主义”这个概念更准确一些。

      思想家、理论家、主义者,不是那么好当的,那是得有真材实料的,否则不是弄巧成拙,就是让人贻笑大方的,过后没谁会把那“自己都说服不了自己”的东西当回事的。这也不是什么光感情用事就能做到的。凡事总得讲“以理服人”,强权只能呈一时之快,但不会在历史上留下任何回响。这就是历史的辩证法。
2012-01-3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王岩林的学术研究方法,仍然是沿用何新先生的“实证、例证、引证、批评批判”等的方法。这种方法在对具体的实践或战略等问题的论证上,往往很占优势,但对于推演、归纳、演绎、总结和概括普遍经济现象,并将其凝结成‘理论化”的定义、分类、原理等理经济论或经济理论体系,往往就力不从心了,并且其也只能起到一种佐证作用。运用这种方法去探索理论问题,永远也达不到马克思那样的高度。何新先生一生的学术研究,主要也是因吃这个亏,而难再上一个台阶,并伦于实用主义、国家主义等这类工具性的“次级别类型”的思潮之中而不能自拔。

追述历史发展历程,最终得到的是不能概括普遍经济现象的一叶障目。何新先生运用这种方法,得出的许多结论就越来越让人目不忍睹。因为越往古老方面追述,那些经济形式和现象就越简单、单纯,含义、含量就越少,用其去解释和概述当今纷繁复杂的经济社会性现象,无疑是远水解不了近渴、画虎不成反类犬,而且也完全不能说明什么。

时代在发展,经济现象日益复杂,同样一种经济现象,在古代和与在当代,由于复杂性有了很大的变化,其同一个“经济概念”的内涵和外延,就会有很大的不同。也即很多“经济概念”都需要根据时代的发展为其赋予新的内涵和外延,也即需要重新“下定义”。这才是“理论经济学”的出路。而不是用那些单纯、简单,含义有限的古代经济现象或是经济概念,去解释当代的复杂经济现象和给当代经济概念下定义。这本身就是本末倒置的学术研究方法嘛。

何新先生正是陷入这种自我束缚之中,而影响了其学术取得更高的成就。而中国的绝大多数学人也同样走进了这样一条学术不归路。只有缠中说禅和听婵释禅走了马克思那样的通过推演、归纳、演绎、总结、概括等,并上升到理论化的高度进行的学术研究的道路。所以中国的学术就总是不能进步发展,原因就在于绝大多数学人只能伦于对原有或古时理论、理念等进行解释、诠释、实证、例证、引证、批评批驳批判等实用方法上,而难有理论上的创新,并也根本不可能通过建立起“崭新的认知体系”去“准确合理地解释”经济和世界。
2012-01-3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现在人们总是躺在老子、孔孟甚至诸子等人的功劳薄上,并只认可他们是大思想家,其做为思想的起源和起点也是可以的,但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思想理论内容的工作需要去做。比如马克思,在“以商品为纲”的时代,运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去解释一切是可以的,可在当代社会,却是“以交换为纲”,甚至“以消费为纲”了。城市里三楼以下的店铺门市等在干什么呢?众多专门从事交换、交易、贸易的公司在干什么呢?他们可不是在进行商品的“生产”,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再是“生产关系了,而是交换关系,消费关系和分配关系了。你还用马克思那老旧的”生产关系”去解释这已不再是“生产关系”的经济现象和问题,是不是有些牵强附会了呢?只要你不是傻瓜,都是能想明白的。所以,马克思的理论也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充满了其无能为力的缺陷了。你把一个大商场中主要是“交换关系”的经济经营现象,硬用已不是在生产商品,而只是在卖商品的“生产关系”的理论去硬套,还有哪一个人不是在说你有病呢?

所以说,理论是需要不断发展的,这种发展就是需要去能够解释更复杂和新产生的经济现象。而面对当今社会复杂的生产关系、分配关系、交换关系、消费关系等社会关系,你还是抱着马克思那一个只能解释一部分经济现象的“生产关系”的大腿不放,那你这经济理论不是只有被掏汰的份,还有什么呢?贴子里有人认为我说马克思理论有缺陷并不能解释当今复杂的经济现象还不服气。我现只说这一小点,不服气的那个出来给马克思自圆其说呀?然而听婵释禅先生的理论却能准确合理地解释和解决这样的大理论问题。这也是我推崇他的原因。

因此说,孔孟也好,马克思也罢,他们只能在他们的时代完成属于他们自己的理论和思想任务,以后的时代的理论思想工作,还是需要后来人,并随着时代的发展去完善和创新创立新的思想和理论。也就是说,哪个时代都是有这样的大思想家、大理论家的,只是因为人们的认知水平太差发现不了,或是因为自私嫉妒不愿意承认罢了。推崇老旧的,是为了淹没当代新的,孔孟老庄周等的那几句话,再有含盖性,也是不能包医百病的吧,后时代出现的问题,还是要由后时代的人去解决。而解决这些问题的指导,就是后时代的人结合实际创立创新的新理论思想。任何厚古薄今和厚今薄古的顾此失彼的学术态度都是不可取的。

这个世界那种大公无私的公正智者和评论者毕竟是凤毛麟角的。象王岩林这样的还算是公正无私的人毕竟是不多的。
2012-01-31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当代的听婵释禅先生做为大思想家、大理论家,恐怕不会有什么异议的人吧?至少谁要是能批倒批臭他的1387个理论观点的“社会市场经济理论体系和世界文化架构理论体系”的人,应该是毫无疑义的一个大思想家、大批评家的。
2012-01-30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空泛而论,不得要领。原有的理论认知体系,根本完不成这样的工作。即使比较牛的马克思的理论也是缺陷和不足大大的。说这个可不是说大话。

你说马克思可给“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经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等最基本的概念下过可以准确合理地解释其引发的各种经济现象的定义吗?这就是最根源上的缺陷。而且还是致命的。所以其经济理论是无法科学解释当今社会的各种经济现象的,其他的所谓理论就更不用说了。

中华文化多是一种协调处理、平衡调整、和谐稳定“社会关系”的文化。其对经济关系是很少涉猎的,你的想法无疑是想缘木求鱼。是不现实的。原本就没有,你怎么总结概述啊。就一个“家企合一”的小作坊式的私有制。怎么可以解决复杂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分配关系、交换关系和消费关系等的复杂繁杂的社会关系呢?研究方向根本就不对。牵强附会,往往会让明眼人贻笑大方。呵呵!看你还有点想法,才说这许多,自省自处吧。
2012-01-30
评论对象: 当今中国为什么难以出大思想家?
哇晒,不容易啊,至少中国还出了这样一个知道“里表深浅主次好坏是非黑白”的评论者。没有把老季、老愈等研究解析,最多也是集大成别人东西的学者混为理论体系创立创造者的思想家和理论家的糊涂虫呢,但也仅仅是一个有眼无珠并且根本看不到整个思想理论界全貌和精华的空泛论者。一个指望别人创新创立思想理论体系的人又能有什么出息呢?
一个真正的高水平评论家,将不仅仅是学贯古今中外的学者,而且必须是能够创立创新自己的崭新评价或理论认知体系”的顶尖高手,驾驭和超越才会有评论别人的能力。也就是说,你都不能理解别人创立创新的理论或理论体系,你怎么去评价啊?这就是中国始终出不来真正意义上的“大评论家”的根本原因。就象马克思之后的一百多年,无人能认清马克思理论的真正价值是一样的道理。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这样的高手才认清了马克思理论的真正价值。而当今中国,比较公认的学问最大的何新先生都没有这个能力,何况其他人了。因为何新先生的研究和解析别人东西的集大成工作,也难以超越自己,也只能在别人理论认知体系之下去看世界。王岩林算是已经难能可贵了,大多数学人则是根本就分不清“里表深浅主次好坏是非黑白”等的。中国思想理论界除了孤芳自赏和爬行的份,还能做什么呢?
2012-01-30
评论对象: 草根网2012新年寄语专辑[草根话题]
从乌有看到王岩林的文章才找到这里,但却如此狭窄的网页设计,连个发稿的通道都找不到。有水平的也不是很多,但话题还是有点意思。
2012-01-30
评论员简介

理论工作者,超级评论员。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1/30 14:20:38
评论: 0

访问: 56401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