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l555888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公务员闲人懒人多又要涨工资,天理何在?

象[56楼] 评论人: zyk2013网友说的话,怎么那么不受听呢?一个人通过特定的知识和技能善长某项工作,是几乎经过一辈子的努力而磨炼出来的。小青年还好说,那些已经熟悉多半辈子的工作,是说丢掉就能丢掉的吗?换一种不同知识技能的工作,那是说着玩的吗?

你会以为公务员和老师、军人等是谁都能当好的呗?但象你这样的话都说不明白、不通情理的人,除了照本宣科背诵或复制一些谁都不愿意听的佛儒道片言只语忽悠住了球人灯塔外,你还会点什么?你还能干什么?你不服气给写一个三中全会的报告来?你草根网上写跟贴,你说你写出过完整意思和观点的话了吗?就你这水平的,要是当公务员,顶多也就当个扫地打水的勤杂工,而且还得靠走后门进去。

别他妈的总用公仆说事,现在是无论从事什么职业,你不尽职尽责,连资本家都不会要你。可以这样说,机构精简的问题是上边的事,不是绝大多数普通公务员的事,绝大多数公务员是执行上级指示的事。你连简单事物的基本职责和机理都分不清楚,而是跟涨不涨工资混为一谈,说你“看不懂手表”,你还有什么不服的。
2014-03-09
评论对象: 公务员闲人懒人多又要涨工资,天理何在?
续:



当然,工资低不是腐败的理由,但适当并过得去的工资,并没有后顾之忧的“社会公共福利保障”,确实在打败腐败问题上更有威力和能量。即“恩威并重”才是打败腐败的治本之策。而不是全社会养成的斤斤计较、鼠肚鸡肠、心理变态式的“羡慕嫉妒恨”。

毕竟当今社会,除了“按资分配”占主导地位外,即使是工人农民公务员老师军人等也都是通过分配差距比“按资分配”小很多的“按劳分配”方式在通过劳动能力、智力体力技能、职称级别等的不同衡量标准在获得不同的“按劳分配”收入。这即是社会主义分配原则的现实,也是每个人都需要有可以养家糊口的工资来进行生存生活。

更不需要用“机构改不改革、精不精简”去说事,这与公务员和老师等涨不涨工资是两回事。难道说,政府一辈子不进行机构改革之精简,这类人员就得通过饿死来精简吗?
2014-03-09
评论对象: 公务员闲人懒人多又要涨工资,天理何在?

说句公道话。给公务员涨工资这事,一些偏执的民众不仅把对“以权谋私”之腐败的痛恨掺入通货膨胀之后必然要“水涨船高”地给各类工作群体正常涨工资之中,而且还充满“羡慕嫉妒恨”地完全不把公务员也要养家糊口,也要正常生活的事,当常人、常理、常识去看待,似乎在这些人眼里,只有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都象“叫花子”那样生活,他们心理才能舒服和平衡。

现在有的偏远地区的公务员和老师的工资确实没有上海、深圳等大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和“企业退休人员的平均退休金”高。如:上海等地的最低工资标准已达到1800元,企业退休人员的平均退休金也已达到了1900元)。
2014-03-09
评论对象: 从“厉股份”到“厉混合”

厉老龟,这个老不死的。骗术确实高人一筹,开始是打着股份制的旗号私有化,这回看老X整天说“公有制为主体,做大做强公有制经济”,就来个更具欺骗性的遮羞布----混合所有制的蚕食方式私有化。

妈的,以前是股份股份就股份到资本家手里了,这回更巧妙一些地混合混合就都混合到资本家手里了,老江上当了,老胡上当了,本以为老X挺精明的,原来也通过厉鬼的高级忽悠术和L资代捧哏给搞定了。这也不光是普通人犯“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糊涂呀。
2014-03-06
评论对象: 社会市场经济:新经济简论

作者这傻帽,人家听婵释禅先生都对此建立健全了完整并无懈可击的“社会市场经济理论体系”了,你还在这孩童一般幼稚可笑地瞎掰,也不嫌累的慌。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2014-03-06
评论对象: 左翼的定力
续:



而一个再伟大的国家,一旦财政资源被瓜分并导致枯竭,以至到养军队都没钱的地步,那一个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用什么来保障呢?更别提那个费天大的努力“建立健全的社会公共福利保障制度体系”的良性可持续运转和提高保障水平了。

也就是说,私有化后的财政收入必然逐渐枯竭,而一个国家政权没有了钱,还能做点什么有益于国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事情呢?

哥穷通古今中外历史,历代的朝廷或政府的更迭变换,无不“滑铁卢”于这个“成也分配,败也分配”的历史周期规律性上。尽管现在这个“过剩经济”可以“一俊遮百丑”,但历史的规律性总会让有的人哭的时候。

节约和反腐虽好,但仅靠此又能解决什么大问题呢?能普遍地增加国民收入和福利吗?

所以,左翼不要把“目标和手段”弄颠倒了。这才叫“定力”!
2014-02-21
评论对象: 左翼的定力
续:




立法也一样,在私有制被推崇的年代,“贫富两极分化和剥削压迫”是自然而然的普及化状态。在这样的“立论基础”条件下,你“立法”无非是能给广大工人农民们争点合法的汤而已。而现在右翼和极左用表面的沸沸扬扬和做秀想俺盖的无非是这些大事大非的原则性问题。

老卢不提“回归财富共享的社会主义”大目标、大方向,只提“立法”,其显然是在“私有制的立论基础”下去求解与资本家“分汤”的手段而已。这虽然是不得已的不是办法的办法,但左翼不应该仅有这点鼠目寸光的理想。

现在私有化的变种“国有股权证券化”正在轰轰烈烈地上演。昨日中石化开始引狠入室了。这就意味着国企的利润上交的份额是要缩小的。因为国企得给私人股份分红派息。这显然是枯竭财政收入的巧妙掠夺方式。
2014-02-21
评论对象: 左翼的定力

呵呵,这些日子左翼似乎确有点迷失。以红歌会网和乌有网刊为平台的左翼喉舌,也在随帮唱影地被表面现象迷失了自我。似乎做这些枝稍末节的事情,“财富共享的社会主义”就能回归了,虽然这也是在创造“回归”的条件,但这不是实质。因为总干这些事情,除了树立好的政府形象外,是不能自动改善民生的。

哥的一切努力,都是想从根本思想理论上拨乱反正地重建一个可以“准确合理地解释和正确有效地指导”经济政治文化实践的“宏观理论体系”。然而又能有几个人应和与认同呢?

立法,是正确的方向,然后在错误的理论和实践指导下的立法,又能“立”出什么代表国家和人民根本利益的“好法”呢?这就象我们大中小学那堆积太多的垃圾知识内容的教科书是一样的境遇。因为教科书的内容垃圾,培养的人也只能是垃圾人,而且越认真刻苦学习,这人被洗脑的就越是垃圾人渣。
2014-02-21
评论对象: 周青良:《推背图》指迷[草根话题]

这是左派旗手张宏良的观点:当今中国有两大谎言,一个是落后就要挨打的历史谎言;另一个就是当今中国是民主与专制对立的谎言。把当今中国不同民主模式之间的斗争,说成是民主与专制之间的斗争,是最大的政治谎言。

==========

作者显然是与这位“一点论”的左大炮是一个德行。即什么事只强调其一,不强调其二。

“落后就要挨打”,这话错了吗?“没有信仰”就不算落后了吗?就算指科技方面的落后,那难道不能在“有信仰”的前提下说“落后就要挨打”吗?即信仰是信仰,发展国防科技等是发展国防科技,难道“信仰+高科技国防”二者不能兼得吗?非得要“只有信仰”,然后大刀长矛就能打胜现代战争吗?

也就是说,“信仰”需要有,“高科技国防”也要有,这才是“两点论”。两个哪个都不能落后。“哪个方面落后都必然要挨打”滴。

清朝军队面对洋鬼子的洋枪洋炮不断地冲锋,然后一片一片地倒下,这没有信仰吗?要是没信仰早跑没影了,但因为国防科技落后,“信仰们”都在敌人相对现代化的高科技武器下倒下了。

所以,对于这帮混子来说,别说中国的“阴阳五行宇宙大法”他们没法理解和弄懂了,就是那小儿科的辩证法“两点论”,都是掰扯不明白滴。而中国的这类不学无术之人实在是太多了。呵,这要不是大过节的,哥真不知要把尔等酒囊饭袋损什么样呢?
2014-02-14
评论对象: 周青良:《推背图》指迷[草根话题]

这篇文章写的太幼稚可笑,作者显然是对由中国顶极“阴阳五行宇宙大法”所推演出来的有如周易、中医、八字等各种应用学科的否定。

如果作者抱着如此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虚无主义无知无畏的态度探讨问题,那么还研究什么“中医”呀?因为中医也好,推背图也罢,其的“理论基础”都是源于中国顶极“阴阳五行宇宙大法”。

既然很多中国古老的应用学科都“暗合”这种宇宙运行规律,那么人类社会也是在这样的五行之中运行,为什么不可以有天定之数和可以预知的呢?

比如:我在一年前草根网的跟贴上就预知:黄金必然要跌。一年过去了,情况确实如此。按你的马后炮狗屁逻辑。一定会说是你瞎猫碰死耗子。但我在这里说(当时就说了),今年之2014年不还没过去吗?我说黄金还是会跌,直到2016年之后才会有象样的反弹并上升。

看来作者及其老师,显然不是对“术数”很精通之人,否则如果其是一个术数高手,是不会开这种国际玩笑的。因为你们不是无知无畏的大学里意识形态“叫兽、砖家”说客,而是想探求真知的人。所以,不懂就不要牵强附会地瞎放炮,这会让明眼人笑话的。
2014-02-14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TO:[102楼] 评论人: 349606882

信用,在它的最简单的表现上,是一种适当的或不适当的信任,它使一个人把一定的资本额,以货币形式或以估计为一定货币价值的商品形式,委托给另一个人,这个资本额到期后一定要偿还。

=========

这位用“番号”作网名的朋友,我已注意观察你几天了,其显然是一位严肃严谨的学人或学者。最好你能用一个响亮的网名,以便让人们记住你,也便于称呼。

关于小菜的东西,就我的评论而言,多半是以鼓励为主。因为要想建立一个崭新的认知体系,那是必须要通过对传统习惯的“概念体系”进行重新定义的,以便能形成“自圆其说”的新认知体系。

比如:对于“信用、价值、信用价值”等诸多属于“立论基础”的东西进行即不违反常识常理和约定俗成,又可以自圆其说的创建。这才是建立新理论的基石。

否则,过于违背常识常理地跳出现在流行的话语体系和其约定俗成的含义,就很难让人们理解和接受;而因为没有可以自圆其说的“崭新的定义体系”揭示事物的内在机理、本质特征和规律性,就不能说服人并指导实践。

我想,这应该就是“349606882 ”想说明的事情。即你小菜既然想“拉大旗做虎皮”地借马克思的话语体系说事(想说与马克思之“实体经济”相对应的“虚拟经济”部分的内容),那么也就应该借用马克思的“概念定义体系”之约定俗成含义,否则别人又怎么能理解了呢?

既然小菜的“信用、价值、信用价值”的含义或定义,已非马克思定义的“信用、价值、信用价值”,那么借用马克思的名义又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象听婵释禅先生那样重新建立自己的“概念定义体系”地建立属于自己的“崭新认知体系”呢?

也就是说,“349606882 ”这位朋友的质疑是有根据的。而其质疑的理由也是充分的。
2014-01-29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转续:



也即只有“商品或财富的生产、分配、交换、消费的循环和演变过程(听婵释禅先生给“经济”下的反映其本质特征的定义)”,才能形成一个反映“经济”这个概念的本质特征,才能形成这个解决人类“衣食住行用”等的“经济运行体”。

你一个“交换”,就给“经济”这个概念给打发了。其他的“经济运行”方面,你总不能全给贪污了吧。如此挂一漏万的学术抽象概述能力,怎么能说服人呢?

再就是你把“货币”的功能作用无限放大。固然在现代“过剩的市场经济”条件下,发挥好货币的作用是很重要的,但如果没有丰富多彩的“商品货物”在那顶着,你那所谓的“货币”,其作用那就只有“熬粥顶饿”这一项功能了。其他那两项,还是给你留点面子吧,就不一一批驳了。

如此的一点论,一根筋、片面地看世界、看客观事物,是根本研究不了学术的。也就是说,即使再客气地讲,你现在也不是写书的时候,因为你连最基本应该掌握的常识、常理都没掌握,许多该读的书都没读过,知识和眼界的局限性极大。引用一句赵本山的不客气话就是:小学都没毕业,写什么书呀?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关于对Q7那杂货铺里东西的评论,早在2013年3月就对其做了概要评论,下面转发过来,让老非等人再复习一遍。

============

转:

TO:[89楼] 评论人: q700220

哲学的核心本质是:求真。哲学的最大功用是: 统一全人类的世界观。

政治的核心本质是:秩序。政治的最大功用是:维护人类正义。 核心是:总泥论

经济的核心本质是:交换。经济最大的功用是:使商品的交换结果符合人类正义。核心是货币的使用。

========

上面的那三句话是从你的博客里找到的应该算是你的所谓“哲政经通论”中代表实质内容的“立论基础”吧?可这“三句话”给人的感觉却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即片面性十足,周延性很差。

即使从“集大成”的角度看,你也没有汇集到当代最前沿和最有说服力的“哲政经”思想理论成果呀。“通论”是根本谈不上的,只能算是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一孔之见吧。因为你的这个宏观概述性实在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如果这个世界,或是哲学、政治、经济等重大领域,象你描述和概述的就是:“求真、秩序、交换”这六个字,那这个世界就太简单平实了。那些数以百万计的社会科学工作者真就是应该去种地而别在这所,那院里瞎浪费粮食了。

比如:咱就说一下“经济”这个概念的含义吧。你说“经济”的核心本质是:交换。那如果没有商品的生产、分配、消费的活动,你“交换”什么呢?固然,在“过剩的市场经济”条件下,怎样把过剩的商品卖出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经济”活动不光是仅有“交换”就万事大吉了。其它的商品之“生产、分配、消费”活动也是缺一不可的。

很显然,你的定义,就象新华字典里给“经济”下的是:“商品生产和再生产的活动。”的定义是一样的“一叶障目,不见泰山”那样的可笑之至。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TO:[27楼] 评论人: 沙子  

这只有傻子才这样想吧?不管是老蔡或者q700220应该都不会这样想的 我虽然没仔细并通篇看过他们的大作,但凭一般常识我就知道 老蔡或q700220绝不会犯这种极幼稚的错误。发钱给全民 我也说过 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最低限度的生活保障来发 量是很有限的 指望这个过不了好日子 要好日子还得工作。这个每个人少量的基本保障在宏观上是一个可观的数, 能充当整个经济系统的总利润源 由所有企业公平竞争获得。我想 他们应该也是大同小异这样的意思吧?
你把老蔡或q700220的错误想得太简单了。他们错误有 但不是你指出的这些简单地方。

========

要不怎么说你是:“沙子=傻子”呢?白纸黑字,你还替他搅辩。下面的话是Q7的跟贴原话:

Q7认为:“纸币时代,社会主义【公有制央行】必须把【按GDP实际增量】持续新增双权纸币去资本化直接分配给全民(社会最终商品消费的主体)构成产业资本家的利润源,使商品市场经济基本逻辑自洽(根除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

“全民”,显然不是你给搅辩的“一部分弱势群体”吧?

沙子你认为:“他们错误有 但不是你指出的这些简单地方”,那么你给指出他们真正的错误吧?要是没能力,就别在我面前瞎显摆。装什么大明白人呀?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续:




这样的思维能力,恐怕连傻子都不如。俺说Q7呀,别再这样继续地光腚乱窜地丢人现眼了。这人丢不起呀。你这幼稚小朋友的智商,离研究学术还差N个级别呢?一个纷繁复杂的宏观世界,哪能靠你那几个概念或几句话就能说清呢?

《道德经》已经算是最言简意赅的了,那还五千字呢?但也仅说明白了一些普通道理,还根本没有深入到政治经济文化等的具体内容上呢?你就那么几百字,就拉大旗做虎皮地想成为“哲政经”的顶极真言了。你说你再能开国际玩笑也不能这样瞎开呀?

大多数人不理你,都是把你当傻子看了,你不自知,还是没完没了地找踹,你也是真算是一个“受虐狂”了。还是收拾收拾回家好好过年吧。这“学术研究”根本就不适合你。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续:




“劳动生产商品和交换商品等赚钱吃饭”,是人类生产生活于群体性分工合作的社会中的基本经济运行法则,就象人饿了需要吃饭,渴了需要喝水一样自然而然。你让国家(央行)把印制的货币发给“全民”,用来买各种消费口,那我问你:谁参与商品生产和交换呢?光靠资本家一个人吗?还是全靠机器人?工人农民老师公务员等都回家等着国家发钱吗?

这就是Q7的这种幼稚园大班的思维方式,即:国家把货币发给全体人民,全体人民全在家打麻将地不去参与生产和交换任何商品了,然后饿了渴了就用国家发的货币去买吃买喝,可到市面一买,因为没有工人农民商贩等参与商品生产和交换,光资本家一个人什么也干不成,结果狗屁也买不到。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续:



再比如:Q7举的例子(例子也能称得上原理吗?你以为你那东西是圣经吗?)。什么“如果天下仨人:央行家、资本家、工人。纸币时代,央行家把新创生的双权货币的所有权留下,使用权贷给资本家,资本家用之雇佣工人生产商品逐利,工人工资全部消费商品。可资本家双权货币利润(马克思剩余价值)何在?资本的利润不存在,商品生产就不存在。仨人可咋活?群体自作孽!”  

难道说,社会简单再生产,资本家和地主靠自有资金而不去借贷银行的资金,就不能活了呗?那封建社会的自给自足小农经济怎么活下来的?

即使是现代社会,有的资本家和农户等也是完全可以靠自有将资金进行基本商品生产和交换活动的。也就是说,一种理论要想成立,那就必须能解释所有与此相关的现象。而象出现这样的不需要借贷银行资金的状况,你那所谓的理论还能成立吗?
  
而Q7的“纸币时代,社会主义【公有制央行】必须把【按GDP实际增量】持续新增双权纸币去资本化直接分配给全民(社会最终商品消费的主体)构成产业资本家的利润源,使商品市场经济基本逻辑自洽(根除资本主义周期性经济危机)。”的话,就更能扯蛋了。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续:



其次,再说其的所谓“政治经济学”,其不过就是从众多的早已成形的“政治经济学”的丰富内容的书海中找几个他认为漂亮并有价值的贝壳,然后东凑西拼地弄一块到处炫耀。但你自己摸着胸口说一下,哪一概念是你自己创立的?哪一个概念的定义是你自己下的。而且这些破烂货是根本就不能“准确合理地解释”任何一种现实政治经济现象的。

比如:Q7认为的《哲政经通论》最简单的商品社会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之(1)、(2),其说的不过是“经济学之分科学科---“货币金融学”中的早已有之的基本常识常理而已。这对于读过”西方经济学“和马克思的《资本论》的学人来说,是没有不知道的应知应会常识常理而已。

许多人不愿意得罪Q7,怕遭到他的无知无畏攻击,也就都不愿意当那个“说破皇帝新衣”的小孩。但大家说说看,就这些挂一漏万,自认参透客观世界的真理和真谛的破烂货,能“准确合理地解释”什么哲学、政治经济学现象呢?其不过就是一点早已被N个经济学家和学人玩烂的“政治经济学”的概念的拼凑而已,并且还是政治经济学中非常具体的应用内容。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续:




也就是说,“哲学”做为一个独立的思想思维方法论的基础学科领域,不仅学术成果汗牛充栋,而且对客观世界的真理性揭示也成果斐然。比如:马克思主义哲学之人类哲学成果的集大成和创新。中国“阴阳五行大法”之人类哲学的顶峰。等等。

很显然,把“哲学”这个早已独立于众学科之上的内容丰富,自成体系,并且自圆其说的“思想方法论学科”,再“一锅搅马勺”地与其指导下的下属的“政治、经济”等的“第三级别概念”的学科鱼目混珠,就有点太能开国际玩笑了。

更何况,Q7的所谓《哲政经通论》中,又有什么属于自己创立创新的“哲学内容”呢?即使有,也不过是先哲们早几百年、几千年嚼过的东西,他拿出来东拼西凑一下而已。
2014-01-28
评论对象: 信用价值论概述
续:



首先,从《哲政经通论》这个“一锅搅马勺”的名称看,就狗屁不通。大家清楚,面对纷繁复杂的“社会科学”现象,人类社会为了把纷繁复杂的客观世界条理清晰,才产生了从大到小的“概念分类学”。为的是让人们把纷繁复杂的现实世界在头脑中条分缕晰地各有所属、各有所归地分别、分类清楚,而不是在人类的大脑中产生一片混沌不清的现象。

因为毕竟“当代社会”已不是“原始社会”时期那样的“混沌初开”,并可以“一锅搅马勺”的认识客观世界的愚氓状态。而Q7的认知状况和认识问题方法,显然是“原始社会”时期古人那种混沌初开的认知状态。即把所有的事情放一块说。这才引出了《哲政经通论》这样的返古笑话。

现代社会,人类对“社会”的认识已经更加全面,并且极其深刻了。所以,“哲学”做为一种人类认识客观世界的思想思维方法论,才上升到指导人类全部认知世界“自然、社会、人类思维”三大领域的工具和手段的最基础性的学科,从而才形成了“自然科学、社会科学、思维科学”的三大基础学科领域。
2014-01-28
评论员简介

理论工作者,超级评论员。
 

统计信息
创建: 2012/1/30 14:20:38
评论: 0

访问: 56402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