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地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忏悔、道歉与自我批评
想卖啥就直接吆喝啥吧,何必缩头缩脑?免不了又要藏头露尾,很是难堪。
另:倒数第二段的引用真叫人恶心。
2012-06-24
评论对象: 假如中国不停止计划生育
[38楼] 评论人: 马西彦  查看 马西彦评论专辑  
中国的人口暴涨是毛皇帝的“一人”决定导致的(上世纪中,毛说: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
这是人类的智商水平对语言的分析能力吗?什么叫生产罪恶?什么叫肆意扭曲、恶意中伤?这个马西彦就是说明。
2012-06-24
评论对象: 每次飞天都是对国家品牌的提升
呵呵,好像有名人说过大意是这样的话:一头蠢驴提出的问题,十个聪明人也解释不了。
不过,这句话却也不太准确,并不是解释不了,而是不论解释多少,这头蠢驴都油盐不进。
最有意思的是,那蠢驴却洋洋自得的以为自己提出了能难倒所有人的尖端问题:自相矛盾。
2012-06-23
评论对象: 大同社会的理论框架(一)
[13楼] 评论人: 利天生  查看 利天生评论专辑  
回[8楼] 评论人: 沉默地看  
“孔老二的徒子徒孙何其多也!
什么狗屁礼乐!狗屁仁义!砸的就是你这套婊子牌坊!
我看2—7楼的苦口婆心是说了也白说,还要小心变成少正卯。”

先生受毒害不轻。
人云亦云,没有主见。
2012/6/22 8:46:27
------------------------------------
不是瞧不起你,你还真没资格谈什么叫“主见”。
2012-06-23
评论对象: 现在的退休制度错误并谈合理的退休制度是怎样的
过度消费和预存储蓄这两者其实都是一个消费心理,就是对社会的极度不信任。
培养社会的信任感应该是政府的职责,政府又靠什么来履行职责呢?应该是先进的、大众化的社会文化。
这个推崇丛林规则的人吃人政府有文化吗?我看是没有。外面有狮子老虎,自己要做狐狸恶狼,但却要求劳动者老老实实的做耕牛,能干活就要干活,干不动活了就自生自灭。说得再好听,实质无外乎还是如此,都是穿着衣服的兽在扯迷魂的鸡巴蛋。
2012-06-23
评论对象: 每次飞天都是对国家品牌的提升
to1楼:我看您还没有活明白---------请问苏联第一颗人造卫星何时上天?苏联的解体(也就是真正的“红旗落地”)又在何时?
------------------------------------------
我活的明不明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红旗确实落地了,被实实在在、真真切切的踩下了脚下。
2012-06-21
评论对象: 楼市正在演绎“回光返照”
城镇私有化是从住房开始的,问题也会从住房上开始,但这只是才开始,都从容淡定一点吧。
2012-06-21
评论对象: 每次飞天都是对国家品牌的提升
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过八个字,叫做:卫星上天,红旗落地。一直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活了四十几岁,终于有点儿明白了。
中国字太深奥了。
2012-06-21
评论对象: 关于“紫薇圣人”的相关问题
被奴役的起始一定是从无知开始的。
自己不努力,抱定一定会有“圣人”来解救,须知救得了一时、救不了一世,救得了一世、救不了永生。
无知的结局注定是悲苦的死亡,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自己无知。
2012-06-21
评论对象: 未来,村庄会消失吗?
圈地好啊,土地不集中怎么会有大规模产出效益?怎么变现?鸡的屁如何增长?至于吃什么并不重要嘛,哪里都可以买得到。
继续圈!多圈!
2012-06-21
评论对象: 大同社会的理论框架(一)
孔老二的徒子徒孙何其多也!
什么狗屁礼乐!狗屁仁义!砸的就是你这套婊子牌坊!
我看2—7楼的苦口婆心是说了也白说,还要小心变成少正卯。
2012-06-20
评论对象: 朱大可说的不对,文科方面撒点谎无大碍
呵呵,撒谎这种事儿没必要上升到什么道德的高度。
其实,能够分辨什么是谎言才重要,对谎言当然没必要诚实,否则岂不是成了2B?以谎言对谎言是理所当然的办法,老祖宗早就说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至于那个跟奥斯卡小人儿差不多的诺贝尔奖,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儿,那只不过是一群骗子在忽悠世人的眼球,没必要把那玩儿意看得太重。
2012-06-20
评论对象: 漫谈股市与楼市
“股市有风险”听了好多年了,难道是真的有风险么?真有很多钱被套牢赔本了么?
那貌似也没什么办法,还是你们自己愿意。要我说,这就叫“活该”,套不牢你也要套牢他,终归会套牢。
想喷就使劲喷吧,砖头瓦块想扔就使劲扔吧,绝对只接不还。
就是活该。
2012-06-20
评论对象: 假如中国不停止计划生育
[24楼] 评论人: 忍不住发评论  查看 忍不住发评论评论专辑  
先在城市生存,为工作为家庭为子女,再回流农村种地呼吸新鲜空气享受田园生活与自产自销的生存资料,这是多数35岁以上的非城市原住民的想法,根本不能指望政府。延续了三十年的严峻计生政策说白了是为老毛当初的“鼓励生育,当英雄母亲”错误政策还债。人口过分膨胀带来了极其严重的社会问题(从上山下乡开始一直折腾到现在),有时想,造成今天这个社会局面有40%的原因要归于人口过多,天才都难以治理。狠狠撞墙毫不奇怪,这就是民族短视的代价。
2012/6/20 16:14:49
-------------------------------------------
请教一下博学的24楼:
你从哪个粪坑里的公知那里知道中国有“鼓励生育,当英雄母亲”的政策?什么时候施行的?都有哪些母亲是英雄?抑或这个政策是你替老毛制定的?
2012-06-20
评论对象: 高消费是一种不文明的行为
人类无底洞似的贪婪导致对大自然及同类无休止的掠夺被称为是“智慧”的一部分,据说这也是“文明”的一部分。
2012-06-19
评论对象: 中俄为什么会如此靠近?
什么叫“改革开放”?不外乎就是对美帝国开放国门,开了30多年了,学来什么?买来了什么?学来了一堆苍蝇狗屎!买来了另一堆狗屎苍蝇!就这也成了作者嘴里的“世人瞩目、翻天覆地”,不觉得是你自己在意淫吗?
这类中国所谓的知识分子是最可耻的一堆权力附庸,应该叫他们为知识粪子。这其中就包括些写这篇垃圾文章的这个作者。因为这样知识粪子不懂社会和自然的从属与辩证的关系,自然也就更不懂什么才叫进步。允许你们攀附权力,你们就欢天喜地、死命吹捧;不许你们攀附权力,你们就怨天尤人、恶意中伤,知耻乎?
当今中国已失去作为榜样的能力,这和这个作者这样的知识粪子不无关系。
2012-06-17
评论对象: “政企不分”是中国革命成功的关键
党、政、企这几个概念在人类还没大同以前不会消失,既然相当长的时间内不会消失,就要探讨一下这几个概念的作用:
“党”既政党,是干什么的呢?是指出国家发展方向、拿出见解来的,但这些见解并不都是真理,所以很多国家都产生了所谓多党派多政见来供本国人选择,但很多国家不过只是在若干个王八蛋里选出个漂亮点的杂种而已,谓之为“宪政”“民主”;
“政”既政府,干什么呢?是执行、落实执政党为国家设计的见解,为此见解的发展提供必要的保障手段,执行不力或阴奉阳违的政要要随时滚蛋,所以,很多“民主国家”经常换内阁,但下了台的还会是政要,鲜有例外,此谓之为“政客”;
“企”既企业,干什么呢?看似相对前两个要简单些,只是为社会提供必要的需求,但不能偏差出国家政策之外。其实不然,企业实力是政党政见和政府政策的基础保障。所以,总能看到执政党挽救某个濒临死亡的企业或补贴企业之类,其本国政界谓之“爱国”,外国谓之“贸易保护”。
由此可见,这三者是有千丝万缕的关联的,但在曾经的中国这些都是例外,因为那个中国的执政党是没有私利并鼓励劳动价值观的,所以,一切认为劳动创造财富的中国人都一致拥护了那个先进的党并承认那个党领导一切。不过,现在已时过境迁了。时过境迁的后果呢?就是各式分开。
也由此可见,什么“党政分开”“党企分开”“政企分开”不外乎就是混在那个党里的一些畜牲在放屁而已,其目的无外乎是觉得曾经的无私利亏大了,还是有私利过得舒服些,只因有私利后工作不再劳神又可以装得有一些神气还可“安度晚年”而已。
但不知其懂不懂得阴魂是可以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这个道理呢?估计不是不懂,而是不在乎,因为活着的时候过足瘾捞够本了。不过,摊到哪个赶个末班车还没死就被钉就悲催了,而且一定会有,此为轮回历史之铁律。
2012-06-17
评论对象: 肮脏的财富观
说中国穷人“仇富”,这可能有点儿影,但绝不是十分准确。
要追究可能就要探讨什么是“富”的问题,容易被认可的定义应该是某个个体所拥有的支配货币的能力高于或远远高于社会平均水平。这个支配货币的能力可能多数最终以支配这个世界的物质的能力来体现。
这里就有一个问题:
“富人”支配物质财富的原因是什么呢?若是其自己创造或制造出来的物质财富,天经地义,无可厚非。若不是其个体创造或制造的,那就是掠夺自然或占有别人劳动成果得来的,占有别人劳动成果的手段一定是欺骗,而欺骗是极其可耻、罪恶的;同样,大自然也绝不是哪个上帝指定给某人的,掠夺大自然占为己有再拿出去交换同样是可耻的、罪恶的。
当然,人的需求不止是物质需求还有精神需求,物质离开精神即成死物,精神离开物质必定死亡。由此看,精神产品换物质财富也是对等的。但提供某种精神产品的前提是应该对这个世界物质财富的产生积极促进作用才是正当的,若提供的某类精神产品不能对这个世界的物质财富产生积极的促进作用甚至相反,那同样也是欺骗、是罪恶。
怎么样对待罪恶,这可能是人类共识。
另外,生产罪恶的那部分在我眼里并不属于人类,一概斥之为:畜牲!当然,这是对真正是畜牲的那些动物的一种侮辱,但我的语言能力无法再找到更贴切的词汇,只好暂以代之。
2012-06-17
评论对象: 深圳的退休制度经验有可能是错误的
对于深圳那些乱七八糟的所谓“窗口经验”,我一贯是嗤之以鼻的,但我绝不反对推广,只有这套垃圾东西推广了,才会有更多的人受害,也才会有更多的人觉醒,觉醒自己原来是被裹挟着上了一条贼船。
还有,在这劝一下数学,不要谈“社会主义”这四个字,要谈也要加上“特色”才准确;也不要谈“无产阶级专政”这几个字了,这个词在中国不论是在宪法里还是党章里都已经几近消失。
再加一点儿,我对多数无产阶级自己的不去主动掌握知识原理的不求上进和自甘堕落表示无奈和谴责。
2012-06-17
评论对象: 对于崔永元搞的乡村教师培训提几点疑问
本不想评大裤衩里任何家伙,他们不过是权柄者的吹鼓手,鹦鹉而已。若说他们懂知识、有水平、有深度、有思想、会分析、能判断,这是要了我的头也不会得到我的认可的。
崔歪嘴的这个所谓的教师培训机构也搞了有些日子了,此之前也时不时地弄点动静出来炒几下。对此,俺既然无力制止,也就懒得开口。
近来只因高考,又惹出许多关于中国教育成功或失败的话题来,而教师又是教育的主要承担者,此话题不说,有漠视社会之嫌,但说了肯定也是白说。鉴于白说谁不说的理论,就借数学的私人领地说一点儿(只因数学的涵养极好,从来不在评论里争论,我却是做不到,这也是我的悲哀。):
教育的方向是什么?当今世界愚以为大致有三个方向(也可能更多,但某漠视之):1.为了人类的觉醒、进步和发展;2.为了统治的稳定、麻木与盲从;3.为了资源的侵占、掠夺和杀戮。这三个方向都以掌握知识为手段。
鉴于生命的时效,个体的人要掌握全浩如烟海的所谓知识,那是扯鸡巴蛋!怎么办呢?只能选择性继承和发展,被某个人群认定正确可以继承并加以发展的,也就是所谓的“科学”。这个科学又分出几类,其中最重要的有两类: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但这两类却并非并列,而是从属,自然科学为社会科学服务(这点不论承不承认都是事实,而许多牛逼的专家正是不懂这道理的白痴)。其中社会科学在人类意识形态中分歧最大,这种分歧导致以上所列的三个教育方向(其中第二个方向宣称的终极目的是自以为可以达到第三个方向,但也仅仅是宣称和自以为而已),但后两个方向无一不打着第一个方向的旗号,这很吊诡。但这种诡异的事儿目前为止是没有什么办法制止和杜绝的,只好等待人类自己用血腥和生命为代价在以后漫长的历史阶段中来判断取舍。
这三个教育方向在人类教育史上都出现过,后两个在一直持续,第一个在中国曾昙花一现,现在也可能存在于世界的某个角落,但也仅仅是某个角落。从这点上说,这个世界的教育到底要去往哪里呢?教师们又都干了些什么呢?
至于崔歪嘴的培训机构干什么、怎么干,还是无所谓吧,俺以为假以时日其自己就自生自灭了。
2012-06-17
评论员简介

无法无天无组织,法棍民主美分狗闪避,勿谓言之不预。
 

统计信息
创建: 2011/11/20 21:31:36
评论: 0

访问: 3790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