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cWash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都是市场经济惹的祸
[4楼] :是吗? 分配不等就可以造成负债, 不分配不就万事大吉 - 就像过去的生产队那样,你不拔资本主义的苗, 就不让你吃社会主义的草。

民众都好战, 国家是凶器。 人人化拳民, 个个传暴力。   神棍满地走, 遍地下咒语。  独夫奴才背,  暴民顺民立。 各国无伟人, 唯有毛主席。 他国为宵小, 异族是狄夷; 全球要分裂, 中华须一体。  有谁来挡道, 管叫变火鸡。 你要不相信, 草根是豆萁 -  题【草根网】近期博文  注: 豆萁=煮豆燃豆萁。
2011-06-18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希望你能理性而不是选择性失明的存在, 这是唯一我想对你说的。 谢谢。

【x根网】
它是个战壕,许多武士, 骑士, 勇士,战士藏身其中,个个百炼金刚, 身怀绝技, 正等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信号升起。
它是个沙案, 许多地区, 许多民族被一些通灵的国师,国老,法师,遗老遗少的手搬来搬去, 没有硝烟, 没有血迹,新世界, 新次序就此产生。
它是个密室, 密室外, 没有天空,没有光线, 没有时间, 没有未来; 密室内, 热血沸腾, 合纵连横, 锦囊妙计, 惊天动地。
它是殡仪馆的化妆间,那么多奇妙的意念,把死人翻来覆去, 最后, 你一定发现, 死人比我们更活, 而活人成了死人,
它是裱褙大师的工作, 能生产绝妙的效果: 几千年的木乃伊, 也能容光焕发, 雄风再起; 相形之下, 今人猥琐渺小, 苍白无力。
它是百宝箱, 妙不可言, 所以, 我流连忘返。  它让我感觉, 平常的日子: 吃饭, 如厕, 上班, 爱人, 生育, 睡觉, 毫无意义, 绝对无聊。

2011-06-1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博主:好像我不用向你彙報工作,而你應該不是安全部或真理部的人。 不然, 你也不會如此心驚膽戰,草木皆兵,以至於如此口不擇言。

草根網應該不是你的后園吧?

我不清楚,你到底是干什麽的,也沒有興趣知道 - 我只知道,每個人都應該有理性言論的自由,而無論雙方觀點有如何大的距離。

你可以拒絕了解抗戰歷史,可以拒絕了解一切危害你心目中那個支撐你生存的存在物,但你不能干涉別人去了解真相,去追求‘真理’的自由 - 真是很奇怪,在你對別人做出如此粗暴的判斷之際,你就從來沒有捫心自問過:自己是個什麽?  

49年之後中國大學教育的失敗, 你可以算作一個範本。 你的認知力,距離300年前的顧炎武還差一大節。

不要太無聊了,也許,你適合找一分網管的工種。  那比你談發財更給力,幾乎是肯定的。
2011-06-17
评论对象: 美联储黄金“失踪”的又一间接证据
8樓:何出此言? 我忽悠你了? 那是萬萬不能的。 因爲,我連我自己都忽悠不了。
2011-06-17
评论对象: 别让那道体制的高墙让党和群众内外有别
胡老牛:老牛啊老牛,你讓我們說你什麽好呢? 但凡有可能性,我們就不用挖空心思擠進天堂,乾脆把天堂搬到隔壁來好了。
2011-06-17
评论对象: 美联储黄金“失踪”的又一间接证据
[1楼] 评论人: chinachenhao888 :天機不可洩漏啊。 這次,你終于明白了。
2011-06-17
评论对象: 都是市场经济惹的祸
博主:你能告訴我,你的邏輯語言如此強大,是從哪兒學習到的?
我看了幾遍,還是看不懂。 我們沒有錢,需要去打工;我們沒有特供,日常生活用品只有到市場去買 - 你說今天世界的所有問題都出自市場經濟,請教一下,你是如何生存的?
2011-06-1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沉默的奶酪:謝謝支持。

这句话, 希望各位深思和理解 - 保罗说: 如果一个人自以为知道什么, 那么, 在当知道的事上, 他还是不知道。(林前8:3)

人, 是绝对有限的, 何况还有‘罪性’。

我们是在唯物主义的强制性教育下长大的。  今天,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才明白许多事本末倒置。

这个有限的世界, 今天的物质极大丰富, 科学的突飞猛进 - 有多少是所谓‘唯物主义者’奠定的?  我们不妨扪心细问?

即便是共产主义, 公社制度, 这些唯物主义津津乐道的产物, 早期共产党人以歌以颂的‘世界公民’, ‘国家消亡’的概念, 不都是出于基督教吗?
在罗马统治者确立基督教为国教之前, 每天面临十字架的死亡威胁, 基督徒不就是处于‘共产主义’和公社之中, 人人平等, 财产公用,无需任何分配制度, ‘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远离邪恶的世俗社会,互相以‘兄弟姐妹’相称的吗?

再看看一千七百年之前, 奥古斯丁的‘国’的概念(上帝之城): 肉体, 物质和显性的存在, 与灵魂,精神和隐性的存在的比较, 来对应中国人在顾炎武那里的物质性的“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否,肉食者谋之;亡天下与否,匹夫有责。” 对比一下, 高下立判。
只要他还有一颗追求‘真理’的心。

谢谢你的回應。
2011-06-1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shalako: 可能我說得你一頭霧水- 爲什麽我提人类社会的四种存在方式?

因爲,我感覺,中國人的許多思維都被一些預設性,功利性的概念洗得脫顔色了- 拿奴隸和封建而言,在地球上許多民族都沒有經歷過 - 他們處於的原始狀態。 從來沒有任何’主義‘或’制度‘能夠描述;  而在歐洲,’奴隸和封建‘並存了很長時間,俄羅斯160年以前,这兩者甚至還同資本主義連襟過。  還有,現在許多中國人一提民主,就想起私有制,商品經濟,市場經濟,資本主義 - 好像民主是為這些經濟模式遮羞用的。 其實,私有制,商品經濟,市場經濟一直伴隨著人類歷史的發展,只是真正成熟,有大規模集成的社會效應,是進入了資本主義才有的 -  而民主早在資本主義發端之前,西方社會已有實踐,絕非民主是資本主義的產物。  所以,馬克思從經濟角度看社會形態,是漏洞百出,很難自圓其説的。  那麽,人類社會有沒有具體的社會(國家)形態呢? 肯定是有的,但不能從經濟角度觀察和描述。  因此,我們不妨從自由这個概念切入, 來看看以下的社會形態,能否涵蓋人類社會到目前爲止的歷史:

無限自由的社會 -  叢林社會;自由無邊無際,無法無天。

收回自由的社會 -  專制制度; 皇帝有天馬行空的自由,公侯將相有相對的’刑不上大夫‘的自由, 老百姓有自生自滅的自由,被蒙昧的自由;

開放自由的社會 -  民主制度; 人人都有法制下的自由,有權利也有責任的自由。 民衆有修憲的自由。

如果我們承認这個概括是比較合乎歷史事實的,是可以將到目前爲止的所有民族的歷史放進這樣的框架中而不至變形的,那麽,我們就得承認,民主的新生性和先進性, 而無論她有什麽樣的先天性缺陷,以及很不完善。

關於中國人的素質,及急功近利,唯利是圖的一些表現,我一點不比你少了解 -  但是,这不是民主的障礙 - 我們只需要看一下韓國,日本,臺灣,香港和新加坡的近代史,就可以知道,對於盛世社會超恆穩的東方國家而言,一旦民主進入實踐,會有比西方國家更大的后發優勢。
謝謝回應。
2011-06-1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显然你所理解的属于制政的内容和我理解不同,可能更多你把“制"解析成”专制“之"制”,所以你有西方国家制弱之说。在我看来也许恰恰反之,我国制弱政强,政凌驾于制。美国政弱制强,须服从于制。'

chenggao: 這樣說也無不可。 丹麥一位哲學家說:to believe is for the understanding; to understand is for the believing.  到我們這裡,可能改成 信是利之干,利是信之根 方對。 也符合毛澤東說的:不奪取政權,要共產黨干什麽?

當然,歷朝歷代,中國人都是這麽干的,上臺之前是‘替天行道’,下臺之前,必‘中飽私囊’ - 這是規律,如此說,有歷史依據。

問題是:沒有‘制’, 我就不知道什麽是‘合法性’了。  還要什麽四個堅持呢?  加大維穩力度就是了。

'譬如我国几千年帝王制历史,其王朝兴废是制之无效还是政之失当?如果以制度适用时长作为考评依据,帝王制会是不二之选。如果你说帝王制是无效的,那么何以延续了几千年?是我国古人智慧不足认知太低?不知道帝王制在你的眼里是否可以政教合一的例子(取决于你如何看待教)? '

我認爲是。  所以,每隔二三百年,‘神授’的君權,雞飛蛋打;‘天人’的合一,妻離子散 - 这就是中國‘古人智慧’。
當然,歷史的慣性,老百姓認爲只要不輪到自己頭上,管他身後洪水汎濫,也無不可。

謝謝理性的回應。
2011-06-17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另外, 由于马克思认为人类的经济活动决定了一种社会的形态(上层建筑), 所以, 过去我们的教科书照搬全抄苏联的对于社会形态的表述: 奴隶, 封建,资本, 社会主义, 就是人类所有社会的四种存在方式。  而今天, 按照这样四种形态来看人类有国家有社会以来的历史, 我们难道不感觉既难以理解, 也不符合历史事实吗?
2011-06-1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各位, 请原谅我的口气, 有什么得罪之处, 先行请各位海涵。

chenggao:‘我不反对民主,我相信这里站在你对面挥刀的没有一个反对民主的。我不反对任何制度,不反对选举,不反对你支持的很多东西’  -

既然如此, 我就不多说什么。  只谈一点我的看法: 任何体制下, 都没有‘’政‘’(具体管理)控制制‘’这样一种现实, 因为‘制’是宪法源头,‘ 政’是应用活水; 源头不腐, 活水就不容易成为臭水。  西方的‘制’相对较‘弱’, 因为有国会多党的制约, 弹劾和修宪的辖制, 还有专业管理团队 - 官僚体系的制约, 所以, 活水变死水的可能性更小。 而专制国家‘制’却很强势, 不受制约, 而且‘政’‘制’一体, 所以, 病生一处, 周身是病的现象极为普遍。  如果, 有人认为今天的中国除了一党专制之外, 还保留了完整的过去的那个‘制’(内容), 那么, 我就不知道, 上个世纪同类型国家的结局究竟有没有反应历史意志。  眼下, 连最后两个还完整保留那个‘制’的一国 - 古巴已经在最近的五大上决定走市场经济之路, 朝鲜先军经济究竟还能支撑多久呢?  

五六十年之前, 这个‘制’还像朝阳一样, 强调着它的普世价值性, 强调着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 强调着共产党人的世界公民观, 今天呢?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 ‘制’已不在, ‘政’岂能独脚走路?

更通俗地讲, 历史上, 我们何时见过一个政教合一的政权有可持续性呢


2011-06-16
评论对象: 新物种进化的逻辑点
保罗说: 一个人自以为知道什么, 便是在他当知道的地方, 还是不知道。

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为知。
2011-06-1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选择之所以是选择, 显然不是‘唯一’ - 即便‘权衡’, 一定也有几套方案, 上中下是起码的, 不然, 也无所谓‘权衡’。

我们固然不要绝对化, 但也不要‘虚无化’。  比较之后, 判断还是要的。
不然, 讨论和议论干什么呢?
今天, 许多中国人的看法, 一般会这样: 手动割草机没什么坏, 自动割草机也没什么好 - 我家后院根本没有草坪, 只有水泥和杂草。
2011-06-1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制和政之分辨,  好!   在中国, 显然, 制政是不分的。  你对此有何高见, 不妨让大家洗耳恭听。  

关于‘光谱’或比较, 对于那些坚持‘最坏’和‘次坏’都不坏或没有区别的人, 恐怕唯一的建议是: 看看眼科如何?

我在这个本来适合谈发财而不是谈民主的博文下, 已有跟帖谈制和政的不同及西方如何在架构上进行处理 - 我已经谈过了。

博主, ‘请问你的这些“历史声音”是从哪里来的?是你自己收集的吗?’ - 好问题。  你Google一下, 想必比我得到的信息更充分, 为什么我说历史隧道的光线前所未有的强烈, 这就是原因。
当然, 不想睡醒的人例外。  
如果, 中国的所有档案都能按时公开, 博主, 不瞒你说, 你的问题会更多的。  
我们今天得到的大部分解密文件, 恐怕都是‘第三国际’卖出来的。  所以, 真实性, 你问历史。
2011-06-1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1945年3月31日《新华日报》发表《新闻自由——民主的基础》,文章指出:“新闻自由,是民主的标帜;没有新闻自由,便没有真正的民主。”“一个国家,如果其所统治的人民没有起码的说话自由,则其统治必属独裁。而以现时术语称之,则为法西斯的专制,断乎不能是民主。”“十数年来,因为检查制度的树立,使报纸的使命,未能充分达成……报纸之所提供于国人的,几乎全国一致、千篇一律!”这种做法的“终极的结果,便演成人民的无识和不知”,“使人民的脑子一型化、僵化硬化”。新闻自由既是人民应当享有的自由权利,也是对执政者进行舆论监督,使其不敢懈怠下来和防止腐化堕落的必要条件,那些由执政党控制舆论媒体、封杀不同声音,从而使其成为“党的喉舌”、报喜不报忧的国家,绝不是民主国家。
2011-06-1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针对“稳定压倒一切论”,1946年5月17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谁使中国不能安定?》,文章指出:独裁专制者希望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欲为的‘安定’。”“中国人民早已知道什么是拨乱反治的办法了,那就是——停止内战!取消特务!废止国民党的一党专政!”它无情地撕下了专制者的“稳定压倒一切”的假面具:他们的那一套大道理看似会吓死人,实则不过为自己的专制利益计。而民主却为各个阶层、各个政党提供了利益博弈、利益平衡的稳定机制,虽然这样社会表面上有些乱纷纷的,议会里更是唇枪舌剑的,但正因为如此才避免了“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因此,民主才是实现社会长治久安的根本大计。

中国共产党人还就民主的具体内容等方面进行了科学的论述。1944年2月2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论选举权》,文章指出:“选举权是一个民主国家的人民所必须享有的最低限度的、起码的政治权利……如果人民没有选举权,不能选举官吏和代议士,则这个国家决不是民主国家,决不是民治国家……凡是真正的民主国家,就必须让人民享有选举权。”文章指出:“不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选举权,而且人民都享有同等的被选举权。”文章强调:“不仅不应该以资产多寡、地位高下、权力大小为标准,而且也不该以学问优劣、知识多少为标准。唯一的标准就是能不能代表人民的意思和利害,是不是为人民所拥护,因而也就只有让人民自己去选择。如果事先限定一种被选举的资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选人,那么纵使选举权没有被限制,也不过把选民做投票的工具罢了。”
这不仅把民主选举的思想清晰地勾勒了出来,还把两种不同的选举明确地区别开来,是十分中肯的。民主选举的投票权掌握在人民手里,人民按照自己的意志选择代议士和执政党;人民有选举权,同时也有被选举权,权力部门并不是谁的专利品,而对社会上所有的人开放。而专制政治往往也会“与时俱进”,采取选举的形式产生权力机构,但无论是选举人还是候选人都是上面定好的,选举不过是一种装饰,做做形式、走走过场罢了。



2011-06-16
评论对象: 黄金与终极泡沫
在草根网,进行思辨讨论?  不如听一些历史声音。

“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一个国家是不是实现了民主,执政当局是不是有诚意实现民主,就看他是不是把人民应有的权利,毫无保留地交给人民。”1945年9月27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民主的正轨:毫无保留条件地还政于民》
1941年10月28日《解放日报》发表文章《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文章指出:“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唯有党治结束之后,全国人才,才能悉力从公,施展其抱负;而各党派人士亦得彼此观摩,相互砥砺,共求进步,发挥政治上最大的效果。”

“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其中,前半部分是前提,没有这个前提,后半部分便失去了意义。而且“党外”的“党”还指政治上可以合法存在的反对党,而不是一党专制下作为执政党陪衬的所谓“参政党”。


针对“国情特殊论”,1944年5月17日《新华日报》发表《民主即科学》一文予以有力的驳斥:“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这对那些总以“国情特殊”为借口抵制民主思想的人来说,不啻是一个当头棒喝:民主之花并不是只能落到谁家,它是符合人性的,具有普世价值的,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慢了一步,但经过努力我们总也有一天会迈出这一步。


2011-06-16
评论对象: “正义”的枪声,能否抚平中国人心底的痛?
博主: 谢谢如此理性的回应 - 两年之前, 如果有人对我这样愚妄固执的人说我现在对你说的那番话, 我一定会狠狠地批他并骂他是‘神棍’。
在你身上, 我似乎能看到一点早期共产党人的影子。

我成为今天这样, 不是我有多少悟性, 我绝不敢以为我知道什么, 事实上, 人, 知道的远不如被启示的。

这句话, 我也希望你深思和理解 - 保罗说: 如果一个人自以为知道什么, 那么, 在当知道的事上, 他还是不知道。(林前8:3)

人, 是绝对有限的, 何况还有‘罪性’。

我们是在唯物主义的强制性教育下长大的。  今天,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 才明白许多事本末倒置。

这个有限的世界, 今天的物质极大丰富, 科学的突飞猛进 - 有多少是所谓‘唯物主义者’奠定的?  我们不妨扪心细问?

即便是共产主义, 公社制度, 这些唯物主义津津乐道的产物, 早期共产党人以歌以颂的‘世界公民’, ‘国家消亡’的概念, 不都是出于基督教吗?
在罗马统治者确立基督教为国教之前, 每天面临十字架的死亡威胁, 基督徒不就是处于‘共产主义’和公社之中, 人人平等, 财产公用,无需任何分配制度, ‘各尽所能各取所需’ 远离邪恶的世俗社会,互相以‘兄弟姐妹’相称的吗?

再看看一千七百年之前, 奥古斯丁的‘国’的概念(上帝之城): 肉体, 物质和显性的存在, 与灵魂,精神和隐性的存在的比较, 来对应中国人在顾炎武那里的物质性的“有亡国,有亡天下。。。。亡国与否,肉
食者谋之;亡天下与否,匹夫有责。”  一经对比, 我相信, 高下立判。
只要他还有一颗追求‘真理’的心。

再次谢谢你的理性。
2011-06-15
评论对象: “正义”的枪声,能否抚平中国人心底的痛?
很多人, 把科学看作真理的代言人, 事实呢?  

科学, 还是作这样的定义比较靠谱: 科学是暂时未被否定和修订的一些有关自然界和物质世界的道理。

为什么呢?  科学根本赶不上人类‘宇宙观’的扩张速度: 想象这样的情形 - 你进入一个迷宫, 看到十扇门, 好不容易打开一扇门, 这扇门后面又有十扇门 - 人类揭开的谜越多, 放到面前的谜则成几何倍数的增长 - 事实上, 现代科学发现, 人类充其量, 能解开的宇宙奥秘, 最高不会超过百分之四 - 同摸象腿的盲人没有区别?  

这样的科学, 能发现某些事实和真相差不多, 但离开真理, 则是天远地远。

我们还应该相信‘人定胜天’’? ‘天人合一’吗?
2011-06-14
评论员简介

民众都好战, 国家是凶器。 人人化拳民, 个个传暴力。   神棍满地走, 遍地下咒语。  独夫奴才背,  暴民顺民立。 各国无伟人, 唯有毛主席。 他国为宵小, 异族是狄夷; 全球要分裂, 中华须一体。  有谁来挡道, 管叫变火鸡。 你要不相信, 草根是豆萁 -  题【草根网】近期博文  注: 豆萁=煮豆燃豆萁。

【x根网】
它是个战壕,许多武士, 骑士, 勇士,战士藏身其中,个个百炼金刚, 身怀绝技, 正等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的信号升起。
它是个沙案, 许多地区, 许多民族被一些通灵的国师,国老,法师,遗老遗少的手搬来搬去, 没有硝烟, 没有血迹,新世界, 新次序就此产生。
它是个密室, 密室外, 没有天空,没有光线, 没有时间, 没有未来; 密室内, 热血沸腾, 合纵连横, 锦囊妙计, 惊天动地。
它是殡仪馆的化妆间,那么多奇妙的意念,把死人翻来覆去, 最后, 你一定发现, 死人比我们更活, 而活人成了死人,
它是裱褙大师的工作, 能生产绝妙的效果: 几千年的木乃伊, 也能容光焕发, 雄风再起; 相形之下, 今人猥琐渺小, 苍白无力。
它是百宝箱, 妙不可言, 所以, 我流连忘返。  它让我感觉, 平常的日子: 吃饭, 如厕, 上班, 爱人, 生育, 睡觉, 毫无意义, 绝对无聊。
 

统计信息
创建: 2011/6/2 7:14:54
评论: 0

访问: 731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