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bin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两会建言:中国高铁达速不能缓行
楼下,他公司名字叫高铁公司不等于他列车速度是300吧,不等于他不用动车吧?
而且你列举的例子正是我主张的地段高速:京津,沪宁,广深等。
广深之间也有两种列车:动车,老铁路升级版,使用老火车站;高铁,号称300多公里,单独线路,单独火车站,间隔平均15分钟。
2016-03-06
评论对象: 两会建言:中国高铁达速不能缓行
楼下,类似和谐号之类的动车不是高铁,动车的运行速度正是我主张的速度区段。
2016-03-06
评论对象: 两会建言:中国高铁达速不能缓行
高铁唯一的出路是降速(除了关键性路段)到150公里每小时左右,增加车次密度(间隔几分钟)和车厢数量(20节)。当然,那个时候就不是高铁了。
2016-03-06
评论对象: 两会建言:中国高铁达速不能缓行
对于短途,大量的快速运输需求,正确的方案是支线客机,尤其是涡轮螺旋桨客机,造一公里高铁的钱可以造一个支线客机的机场,而支线客机机场的占地面积比一公里高铁差不了多少。
2016-03-06
评论对象: 两会建言:中国高铁达速不能缓行
刘志军们的理想很浪漫,但上帝不领情。
时速300公里的高铁,小时客运能力还不如时速150公里的普通列车的四分之一,且有诸多限制,例如晚上不发车,雨雾天速度无保障等。
2016-03-06
评论对象: 两会建言:中国高铁达速不能缓行
这个瓶颈现象是最近我观察得出的结论。
我的理解是:由于列车行驶时对地面支撑的压强和运行速度的平方成正比,当列车时速300公里时,其压强是时速150公里的5.4倍!对于高铁沿线大量的高架桥梁,这个物理定律是要命的东西,这意味着这些支撑结构的标准比普通铁路桥梁必须搞高上几倍!
2016-03-06
评论对象: 两会建言:中国高铁达速不能缓行
高铁本身只适合作为普通铁路网的辅助部分.

因为,现今这些时速300公里的高铁,有一个很明显的瓶颈,那就是每小时客运流量不超过2000人。换句话说,高铁之间的间隔差不多平均15分钟,且每列高铁只能挂几节车厢。
2016-03-06
评论对象: 街区制的走势
除了工业区,有几个小区楼房之间宽到能跑汽车? - 有几个开发商按良心留够间距?此其一;

其二,更重要的是,小区和小区的路要接得起来,否则,车子出来了还要去原来的十字口,更麻烦。

任何事情,最怕的就是中途改: 成本往往最高,效果一定最差。

真破围墙,城管要发大财了。
2016-02-24
评论对象: 敬畏乡村 又添乡愁
现今的乡村交易成本实在太过高昂,小农经济早已难以为继!
千百年来形成的这些个村落,不得不一个一个地凋谢然后消失。
这是一个缓慢而坚决的历史过程,也许还会持续几十年,但乡村的人们越早脱离农村,前途越是光明。
2016-02-21
评论对象: 比较中美两国及中国两个时代的积累速度
最后,回黄博主之问:人民能享用得起自己劳动创造的东西!
2016-02-03
评论对象: 比较中美两国及中国两个时代的积累速度
长期以来,政府喜欢的一个做法是,强行匹配产品和劳动力的关系,例如高速公路、高铁、福利房、地铁等。这些“强行匹配”或叫做政府代消费正是所有债务的根源。
2016-02-03
评论对象: 比较中美两国及中国两个时代的积累速度
消耗大量资源生产的商品,大量的外流,这个现象只说明出口商品与劳动力不匹配,要么不适用,要么买不起。与其责备外商,还不如反思自己的经济制度。

例如,为什么 iphone在美国的价格,比国内还便宜?
2016-02-03
评论对象: 比较中美两国及中国两个时代的积累速度
借黄博主的观点,阐述下什么是经济学:

所谓经济学,就是研究资源、产品和劳动之间的相互关系的学科,这个“相互关系”有三个:

1,劳动和产品的关系,简单的说,就是劳动者能否买得起自己生产的产品;
2,产品和资源的关系,即全社会劳动生产率;
3,劳动和资源的关系,即充分就业率
2016-02-03
评论对象: A股市场拿国际空头做替罪羊
我国的股民亏钱是天经地义,不亏是天理不容。
2016-02-02
评论对象: 城市有轨电车必须慎行
有轨电车只适合工业专线。
2016-02-01
评论对象: 到底该不该强刺激?
拿猎人射大雁的寓言为例,两个猎人去射大雁,正要射的时候,一个说要红烧,一个要醋溜,争论不休,结果大雁飞跑了。

2016-01-28
评论对象: 到底该不该强刺激?
由于忽视资源有限性这个大前提,只着眼于分配,经济学一定产生无数的派别,无数的主义,无数的点子和无穷无尽的争论。
2016-01-28
评论对象: 抄底的风险:港股老千股397实战记录
没找到450397这只股。
2016-01-27
评论对象: 到底该不该强刺激?
在没有通畅的债务吸收网络时,强刺激的唯一吸收渠道就是城市规模急剧膨胀 - 拉美经济的典型现象。 2015年来一线城市房价的反常激增,印证了我的说法。

在泛刺激时代,城市规模必须每8-12年膨胀一倍,通过规模效应吸收债务。在膨胀过程中,城市与城市会展开激烈的竞争,主要途径是基建,城市外观,城市的行政级别等;无法膨胀的城市将倒闭破产,当然破产后一切地方债务由中央承担。

以深圳为例,1992年总人口为200多万,2000年为600多万,2008年为1200多万,目前超过2000万(均计算非户籍人口),按照这个速度膨胀,即使未来超过1亿人我也不觉得奇怪。
2016-01-27
评论对象: 到底该不该强刺激?
当刺激产生的债务无法消化时,刺激必然常态化 - 正如目前的情况。
博主提出的“强刺激”,实际上是建议一个瘾君子加大吸毒的剂量,获得暂时的快感。
2016-01-27
评论员简介

莫谈敏感话题,只论学术,和气生财,呵呵!
 

统计信息
创建: 2011/1/9 20:57:51
评论: 0

访问: 425053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