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边眼前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刚说能煽起一大帮,还真就来了一大帮,看来是点到这几位的疼处了,各位“爱国者”都是义和团的后备军。
2011-09-11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评论人: xiaomao10000

地摊儿上那点儿“揭密”材料都被这位当成真的了,是个人一“忽悠”就能煽起一大帮。

这里有位先生评论的好,原文照搬送给这位“小毛”,顺带也捎给过河:

【选择信息的能力标志着个人心智发育程度.是非人专拣是非信息是常见病.谁也矫正不了。】
2011-09-11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怎么了?先是凭着道听途说的戏说历史煞有介事地要理论一番,这么快就油滑戏虐玩世不恭了?居然还能把真实的历史当作伤痕文学,而且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看来这位年纪应该不小了,可惜浪费了不少大好时光,见什么新鲜就囫囵吞枣撑的五迷三倒,继续接着摸石头过河吧。
2011-09-11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谁跟你一样年纪?别在这儿自以为是!
2011-09-11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原来你所依据的就是这样一些“材料”,难怪要无理搅三分了。

拜托了,要想研究历史起码也要先学会收集可信的素材。毛泽东的七律《登庐山》,彭德怀的回忆录,当年庐山会议工作人员的现场采访等等是本人的依据,看来跟你讨论真是瞎耽误工夫!
2011-09-11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以事后诸葛亮的心态与自然科学的简单逻辑与思维来对前因后果如此错综复杂的社会生活随意点评与下结论,是头脑简单与不成熟的表现】

事情已经过去半个多世纪,历史事实已经明明白白,当事人自己都曾经承认错误,可怜到今天有人还不能理解,还在子虚乌有的想象中晕头转向,却还要故弄玄虚自诩“成熟”,这样的人倒也确实不多见。

【再者,历史无法重演【重新试验】,你很难知道如果当时采取另一种措施,十几年几十年以后整个局面又是怎样的态势? 】

如此说来还要研究什么社会科学,还要反思什么文化传统,一切听天由命,走到哪里算哪里就是了。如此苍白无力的辩解就没有想到已经抹杀了你自己煞费苦心思考学习的任何必要性?也嘲笑了所有诚心诚意殚精竭虑研究社会科学寻求社会进步的有识之士,也包括大量以此为饭碗的形形色色的中国文人们。可是却还要在这里冒充深思熟虑、复杂成熟,如此自相矛盾自我否定也是另有一番情趣?
2011-09-10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评论人: 过河

随便说两句就不敢再讨论了?

先就事论事吧,把庐山会议上毛彭关于当时经济形势和大跃进的不同看法扯上什么彭的什么政治野心,什么军事俱乐部等等早就被证明是无稽之谈,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是一些当时军委日常工作中由于做法不同引起的工作矛盾借毛泽东之手压彭德怀人,带有明显的泄私愤的动机,个别人如林彪当然想借此重掌军权。而粟裕实际上是直接与彭德怀发生工作矛盾最多而且受到压制的人却没有落井下石。再扯上什么压彭挺刘,支持文官集团等等更是荒唐。哪有什么军人集团,除了黄克诚还有哪个军队高级将领?张闻天、周小舟、包括更多有相同观点而受到牵连的田家英、李锐等等哪个是军人?

根本问题就在于毛泽东容不得彭德怀对大跃进方针政策直言不讳的批评,其它的种种是非都是因此而引发,都是为了掩盖一个错误而不分青红皂白借助各种没有直接关联的矛盾、借助各种个人动机、甚至不惜翻出历史陈年老账,还有什么里通外国等等更荒诞无稽的指责批判,一切都是为了在气势上压倒不同意见。

【社会是复杂的,不象自然科学技术那样一是一,二是二的对错分明】
自然科学仅仅在一定范围内一是一二是二对错分明,这个世界本质上是非线性的,甚至即便是以往公认最严谨的数理逻辑领域也一样,线性只是少数的表面的常见的现象,所以有《确定性的终结》。

人类社会就是产生于自然界,你认为自然科学简单那是你能认识能理解的自然科学都是前人经过无数探索、失败总结出规律,有条有理地编入教科书,加上老师多年循循善诱的启发开导才使你略知一二,居然就可以大言不惭地宣称自然科学比社会科学简单了?
2011-09-10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如果非要做个比较,乔布斯也并非全知全能的天才,但就他死里逃生之后得到的人生感悟绝不输于半个世纪前庐山会议期间飘飘然的毛泽东。历史的事实证明当年的毛泽东显然犯下了大错(事后他自己也不得不勉强承认),甚至确实不如质朴的彭德怀。
2011-09-10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评论人: 过河

那是你才会做这种不伦不类的比较!
2011-09-10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回【评论人:wangxiaonan】

只会以眼前的利害决定取舍,看起来挺精明,其实不过是“小聪明”,中国人吃这种小聪明的亏还少吗?所以才会有数千年“其勃也兴其亡也忽”的周期律,只会随大流的人太多了。

就像当年彭德怀被误解而蒙冤一样,乔布斯的格言今天又有几个人能真正理解?!
2011-09-10
评论对象: 再看1959年庐山会议,联想乔布斯的人生格言
任何时代任何人都会出错,问题在于出了错是否能很快察觉到,是否能很快得到纠正,是否能很快从出错中总结出教训和经验。

中国传统文化的重大弊病之一就在于出了错很难被认识到,因为没有客观的评判标准,是错还是对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是由权力和地位来决定的,一个明显的错误甚至需要历经几十年,历经多少次失败或惨痛的代价才能刚刚被意识到,之后的纠正、反思、总结就更困难了。
2011-09-10
评论对象: 创业板龙种变跳蚤的三大原因

【拔苗助长、行政管制、利益链条三大原因,使创业板龙种变跳蚤】

为什么要拔苗助长?为什么会过度行政管制?利益链条为什么会助纣为虐?背后的原因如果没有深入一步的探讨和解决,任何在其它国家行之有效的形式到中国都会变味儿、走样!创业板“变种”只是又一例而已。
2011-07-15
评论对象: 主体辩证法(一)
希望作者不要把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与苏联人二十世纪80年代的《唯物主义辩证法》混为一谈。马克思的《辩证唯物主义》当然同样需要与时俱进,没有任何理论是绝对的,但是它的核心基石至今并没有被证伪。

作者显然还没有彻底搞清“人”与“物”的关系,作为人类的一员谈论辩证法当然只能是以人为主体,关键和最终的局限就在于“我们不是天使,可以从宇宙之外观察宇宙”,好在人类意识活动的能力、自我认知的能力也在不断提高,尽管人类物质上永远也不可能超越自然,但在精神上却并非不可逾越。在认知物质与精神的关系上作者仍然被束缚在中国文化传统观念的无形框架中而不自知。
2011-06-27
评论对象: 坚决支持中国发展转基因粮食


目前商业化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国家仍然是25个,每年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都在增加。但是,根据ISAAA(国际农业生物技术服务机构)的报告,德国2008年已经退出,由于哥斯达黎加新近加入所以总数不变。而日本虽然对进口转基因粮食商品没有十分严格的限制,但是绝对禁止在本国种植转基因作物。欧盟各国对转基因粮食作物的推广一直持严重保留态度,而且各种规定似乎越来越谨慎保守,美国、加拿大对转基因作物态度最积极。对于种植转基因粮食作物的利弊得失和长远影响,目前国际社会和无数研究机构都是毁誉参半、褒贬不一。

笔者认为,中国这样一个人口超级大国,又是严重依赖大米等主要农作物,一旦出现不利后果,代价实在是太大太严重,况且中国已经拥有完全自主的技术可以充分保障粮食需求,在这方面完全没有必要争当“先进”。基因工程也有比农作物生产领域更广阔的其他应用研究领域,在转基因粮食作物上保守一些并不会影响对基因科学的实验、研究和掌握。
2010-03-03
评论对象: 坚决支持中国发展转基因粮食
此文作者完全从市场竞争和经济利益的角度看待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的问题,观点和坚决支持的态度有失偏颇。

虽然笔者并不完全同意目前激烈反对转基因主粮商业化的立场,因为他们的观点带有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将国际上转基因作物的推广基本上都当成阴谋,这是另一种极端。而且理由也并不够充分有力,即便是选择权和知情权的说法,也仅仅是考虑到人类目前的道德观念和基本权利,并非是应该如何对待对转基因问题的最终答案。

笔者认为对转基因主粮商业化问题,特别是中国确实应该慎之又慎。简要地说这是因为,现在的基因工程实际上是人类已经在干预自然界的进化过程,而人类自身正是大自然千百万年的进化“成果”之一。进化本质上是随机的,人类可以更深入地在分子生物的层次上研究分析进化的原理,从而更有把握地预测并掌握对人类的健康可能造成不利影响的基因突变。但是如果直接干预进化过程,却可能造成完全无法预料的结果。相对于进化的高度复杂性来说今天人类掌握的基因工程原理和手段应该是微不足道的。而且更重要的是,时间之矢只有一个方向,进化是不可逆的,人为的干预一旦造成不是预想中的后果,人类根本没有任何可以加以补救的手段,只有或者放弃并转而依赖其他物种作为主粮,或者进一步实施转基因以求相对有利的结果,但这是否会更糟却完全没有保证。

主粮生产对于人类的生活具有直接的影响,尚且应该慎之又慎,更不要说应用基因工程“改良”人类自身了。
2010-03-03
评论对象: 日本装傻 中国真傻
由于思想方法(或称思想路线)的根本性错误,由于长时期的本末倒置,眼下的中国最高决策层以及绝大部分官僚和智囊精英都是在坚定不移地固守不正常的习惯思维,却将正常的判断都视作为反常或别有用心,让人实在不敢相信究竟还有几个明白人,即便是经过仔细斟酌甚至严格审查才得以公开的报道中,都可以找到许多各级政府官员从上到下在基本常识上闹出的笑话,实在都不好意思一一列举。

让人不得不再问,为什么中国每每在一派盛世景象中全社会(特别是当权者)都会陷入全方位的迷茫?这就是中国文化的复兴吗?今天刚刚还在网上看到,国防大学一位教授宣称中国文化的复兴已经是高奏凯歌了,简直令人啼笑皆非,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时有还无。中国这是怎么了?
2010-02-25
评论对象: 在北大学怎么当“君子”
有切身体会的好文章。

尽管“well-rounded person”、或“君子”、或“人格”等等名词概念在不同文化价值观念中实际上都会有不同的理解或定义,比如对于什么是“well-rounded person”?具体就拿孔子来说,绝大多数中国人恐怕都会认为即便是在今天一个学者如果能达到孔子的境界也应该算是一个“well-rounded person”,或者“君子”。但是至少笔者就认为,两千多年甚至近到五百年前也许都可以这样评价孔子,但如果是今天则远远不够格。再比如东西方文化价值观念中对于“人格”概念的理解也是不一样的,等等。但是如文章末尾所提这位“郑教授”的标准,仅仅在路灯下看书,或者如文章在最后所有意无意中表达的意思——仅仅有执著的精神追求就可称为“君子”这样的理解却不敢苟同。

但是笔者以为此文好在作者由切身体会引发的的思路涉及到了现今中国教育根本性弊病的关键点,也是中国文化传统特别是新、老儒家思想中一个根本性的误区,即:究竟什么是“人”?究竟什么是教育?以及更广泛的究竟什么是文化?或者如杨振宁老先生所称“文化自觉”,笔者称“认知自觉”。更早有前辈哲人的名言:“人啊,认识你自己。”

这里作者的真实感触是:“我实在想不出一个人为什么不能自己教育自己。”显然涉及到了究竟什么是教育的问题。

中国教育界、以至大到全社会范围内古往今来并不乏执著追求精神完美甚至奉献生命也在所不惜的志士仁人,然而为什么却每每在一派盛世景象中全社会都会迷失了自己?为什么像周恩来毛泽东这样整整一代优秀的民族精英,一生奋斗也曾经功绩辉煌,但最终却落得令人如此痛心的悲剧性结局?
2010-01-03
评论对象: 现代文明为什么没有在中国产生?


如果说对于金钱的狂热追求能催生思想以及科学技术杰出人才,那么今天中国社会对于金钱的崇拜和狂热恐怕丝毫不亚于当年欧洲的资本主义自由竞争初期,也丝毫不亚于美国十九世纪中期的西部淘金热,而且已经狂热了超过一代人的时间,现状如何呢?钱老的问题恰恰是针对当代中国的现状有感而发,而且是反复思考痛感而发!

想起前段时间,三位诺贝尔科学奖项获得者到中国公认的第一流学府清华大学与学生座谈,(网上可以看到那次座谈的全部录像)席间一位研究生同时向三位诺奖获得者提问:各位在开始研究后来获奖项目课题的最初时刻是否想到过这个项目可能获得世界科学技术的最高奖项?(说实在的,提出这样的问题笔者都为这位研究生感到脸红)三位获奖人不假思索异口同声地给出否定回答,其中一人还特意补充道:如果是因为追求获奖,那完全不可能得到成功。这样的回答其实已经是相当严肃地、间接地批评了提问者。这就是中国教育界的现状,功利主义、实用主义、急功近利。作者似乎是认为这样的动机还不够强烈,这就能回答钱老的问题了?就能解答李约瑟难题了?这就是作者[在完成经济学理论思考后,这个答案终于浮现出来。]的思想成果?不得不说,太令人遗憾了!
2009-11-17
评论对象: 现代文明为什么没有在中国产生?
看得出来作者对于有人要否定钱老反复提出的问题充满了义愤,并将钱老的问题等同于著名的李约瑟难题。笔者认为,严格地讲这两个问题并不完全一样,但可以相提并论,因为都涉及到中国文化传统为什么缺乏创新能力?进而再问为什么中国文化没有产生现代科学技术思想体系?不同的是李约瑟难题主要是对中国古代和近代文化和历史的反思,而钱老的问题更多的是针对当代中国的教育制度。

赞赏作者此文的动机和意图,可惜作者的回答却令人惋惜,似乎近现代科学技术体系的诞生是由于人们从对金钱的狂热开始,进而导向了对知识的尊崇,因此引发了人类文明的快速演进。如作者的原话:“这个时候,伴随着金钱狂热,渐渐地用知识可以获得货币这个规律开始显露出来,西方社会在欲望引导下,在追求获得货币满足欲望这个理念引导下,进入了对知识的崇尚,蒸汽机出现了、电力被认识掌握了……,最终使现代文明迅速推进。”

笔者对这样的答案实在不能恭维,简单地说吧,首先,近现代科学思想体系最初的奠基并没有也不可能很快实现商业利润,最初的科学思想萌芽不仅没有金钱的回报而是甚至可能付出生命的代价,具体事例都是众所周知的。其次,即便到了工业革命以后知识的商业价值充分体现出来,而真正伟大的发明和创新也几乎没有一个是因为疯狂追逐商业利润的产物,无须赘言,诺贝尔、爱迪生等等直到钱学森都是明证。
2009-11-17
评论对象: 美元外部性通货膨胀的陷阱
“同床异梦、以邻为壑”,有意思的是这正是目前美国许多人描述中美关系时出现越来越多的词汇,当然是指责中国以邻为壑,英文称作:“beggar-thy-neighbor”,而且这正是就在前一两天Paul Krugman 谈到人民币汇率问题时的明确言论。可见中美之间的相互不理解、猜疑甚至是显示出些许敌意的猜疑在日益加深并涉及越来越多的领域,奥巴马对胡锦涛郑重其事的承诺是经过仔细斟酌的,基辛格在特别撰文谈中美合作时特意提到一次大战前英德两国关系的演变也不是偶然的,虽然战争的可能性仍然很小,特别是美国在经历了伊拉克和阿富汗八年战争落得如今境地之后。但是可以看到中美两国在战争选项以外的几乎所有领域已经出现越来越多的摩擦和猜疑,美国自然而然地会充分运用各种优势向中国发起全方位的“进攻”、“战斗”(engagement),在经济领域,至少Paul Krugman 已经在用这样的语言:“Something must be done about China’s currency.”另一位200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也在闪烁其词地劝说中国接受未来如有可能在中美之间或G20之间达成关于人民币升值的协议。
2009-10-27
评论员简介

时常上网喜欢评论,真话实话自得其乐。
天边眼前的草根博客
 

统计信息
创建: 2008/3/8 12:01:51
评论: 1088

访问: 5876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