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老夏现原形记(1):

我给老夏当师叔是因为他比赛输了,我们的规则是输者要给对方当学生,结果比分一次是2:0,我领先,还有一次是人家裁判判的他输。可是他输不起不肯承认。事前我还开导他,你自称毛学生,我呢是润之诗友,就算输了,也不吃亏,不让你给我当学生,叫我小师叔就行。所以,从老夏这来论我和润之算的是相对老夏来说的诗兄弟,但是本来两人间三人间的事,老夏给穿越了几千年,结果还弄不清别人的辈分了。
2013-01-25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老夏现原形记(1):

我给老夏当师叔是因为他比赛输了,我们的规则是输者要给对方当学生,结果比分一次是2:0,我领先,还有一次是人家裁判判的他输。可是他输不起不肯承认。事前我还开导他,你自称毛学生,我呢是润之诗友,就算输了,也不吃亏,不让你给我当学生,叫我小师叔就行。所以,从老夏这来论我和润之算的是相对老夏来说的诗兄弟,但是本来两人间三人间的事,老夏给穿越了几千年,结果还弄不清别人的辈分了。
2013-01-25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驳老夏的错误观(3)

说到底,我一直主张政治决定经济,这一点和润之相似,我不记的他在哪说差不多的话了。但是你死抱着马恩观点,总以为经济决定政治。这就是我们的分歧所在。往大里说,这也就是当代中国左右之争的分歧所在,一个要求政改定规则,一个要求经改求胜负。之所以这样这是由于不同的世界观决定的。——但最后在中国能起作用的,还是政治而已。今天先和你说这些就够你忙活的了,我当然理解你回答我这些问题的难度,矫情不过人家就说误解,过几天有空我再来开导你,要不然外人说我这个小师叔不给润之面子老欺负你。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驳老夏的错误观(2)

我们为什么老说,中国的特色就是和别的国家不一样,就因为中国没有规则,没有民主政治做底子。你们左派不也说权贵当道么?所以,多数主流经济学家再好的经济政策也实现不了,外人看来就是经济理论错了或是没有经济理论了,其实非也。在当今换成谁的经济理论也不行。你老认为自己是系统更新了,2G变4G,就算是改朝换代吧,可是你忽视了一点,中国人没有变,国民党换成共产党不是也一样有腐败么,久旱盼来的甘霖不是也没解决问题么,何况你不过是玩了把小聪明。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驳老夏的错误观(1):

老夏以为,当今高层智囊们——他们的政治理论是讲得通的,然而:经济理论呢?!他们的经济理论是什么?关于这个我早就说了,玩游戏讲规则,要不没法判输赢,治国也一样。而这个规则就是政治。政治好比建筑,经济不过是装饰,附属品。如果建筑坏了,再好的装饰有什么用呢!所以,公有制能变国有制,全民所有制到头来还是会变成腐败所有制,这样老换马甲有意思么?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小师叔忠告(2):劝你老夏不要被人利用了,成为人民的罪人。说你劫贫济富你不爱听,但是祸国殃民是一定了。记住有公共的地方都会有腐败,别管是不是政府名义,别说言之不预也。罚你回头看一遍我的润之诗友批评陈伯达等人的文字,好好反思一下国情民情,千万不要再劫民为腐、为腐败帮凶了。老百姓够可忴,你是不是还嫌腐败的不够,眼见没处可捞了,再为它们增加腐败新机会!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小师叔忠告(1):
最后,告诉你一个道理,小平同志的成功是在毛的基础上的改革,那时政治相对廉洁,经改成功了,现在你的是在腐败的基础上改革,失败是必然的。所以,在中国什么经济政策都一样结果,就是成为新腐败的口实。——记住,没有规则的游戏是没有胜利方的。中国当务之急就是把权放入笼子,不是你把人民一起带上枷锁。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再说润之徒弟夏(6):
第四,从决策层说,现在中国的步子是相对保守的,还是大市场,小政府,你的建议本身就是给政府找活,有瞎折腾之嫌,搞不好成为引爆社会矛盾的导火索,所以,我可以断言,你的这个建议能成为提案的可能都不大,更不要说通过了。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再说润之徒弟夏(5):
第三,从当前社会说,老百姓多数接受了现在的私有化政策,你突然大面积转向了,人民接受不了,你要记住,改革最大的失败就是现在的人民开始不相信政府了。所以,这种情况政府给人民钱,老百姓没意见,如果反之,从老百姓这里用钱哪怕为民办事,人民也不一定相信了。为什么?1.是诚信,2.是腐败,3.是观念,4.是执行力。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再说润之徒弟夏(4):
第二,从深层原因说,就是你的理论不外是回归公有制,就是把老百姓的东西公有化了,这有点和当年的入社一样,是属于社会分配中的一种新玩法。我相信你比我更懂这个历害。当年要不是润之在,我想中国没人能做到要求中国人入社。为什么?说白了,就是公有化变私有化易,哪个领导人都能完成,但是私有化变成公有化,一定离不开政治强人。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再说润之徒弟夏(3):第一,从政治上来讲,现在国情并非毛时代,而是朝野共认的腐败,这种情况下,任何好的经济政策都会变成腐败新口实,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的建议就算通过了,也一样会变味,甚至是祸国殃民,所以,你不要低估了我们现在的这些中南海高层智囊们,他们和你一样不是理论讲不通,却是实际办不到。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再说润之徒弟夏(2):
我相信但凡写论文的没有一个不找论据的,这不算什么,你如果非要找个懂数学的来打倒你,只能说这和骂人一样,我当然不如你了。但是要证明一个学术结论的错误不一定非要用数学。数学只是研究经济学的方法之一。我虽然从不说自己通学术,相反我的经济理论来自于自学,但我相信真理未必在你那边。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公民思想者夏(1):

我大略看了这些评论,现在来与你盖棺定论一下,你的储蓄论或者利息论,从经济学说不能算是原理,这个你得承认,——因为没理可讲,取之民用之民,难道还要老百姓感恩不成?所以,就算你用了类似萨氏的数学法和你自己的实证方法,最多只提供一种可行性证明。
2013-01-24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邵趋寄语:希望老夏好好发扬毛的思想,小师叔有空我会常来帮你。88
2013-01-20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润之学院:抗议老夏再次给毛主席诗友当祖师,这是对伟人朋友和毛伟人的不敬,但是我们可以做证明,老夏提案失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重新做人。
2013-01-20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画外音:既然草根老人,对自己的方案,这么有信心,做为润之的诗友邵趋表示,真不好意思破坏他的好意,反正都是一家人,批判的文字就不写了,等他两会后就看认师叔了,呵呵。亲不亲,自家人,他是毛的弟子,我是润之诗友,都一样呀。
2013-01-20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记者采访:经过网友表决同意,第三场1:1,总体比分2:0,我们的老夏输了,我们问问他肯不肯认师叔,但是邵先生表示,鉴于,老夏年事已高,口头承认就可,如果不服气,就等他的提案,二会后被否决那天,再拜师叔也行......稍后就回来。
2013-01-20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记者:经过这一天的比赛,老夏终于也学会了规据这个词,我们不访采访一下,请问他对自己是不是还有信心,败后还有没有复出的可能。我们经济希望老夏振作点...
2013-01-20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记者报道:现在经过,三场比试,从1点到九点,胜负已分,我们的冠军是——第一场,记录2:0,邵趋先。第二场,邵趋胜,同志们,这第三场呢,你们说,几比几呀
2013-01-20
评论对象: 社会公共服务=社会保险服务:大谬不然!
刚才我看了下人民网,不是有个专门提议案的地方么,我想你们左派们一定也都提过了吧,不过当做提议参考一下,听听你们的意见还是可以的,至于治国么,还是要事实求是,从大局出发。按市场规律办。呵呵。
2013-01-20
评论员简介

邵趋,汉族,80后。
中国当代进步学者,爱国诗人,时事评论员。
现居北京,从事国贸。著有——
《华夏诗歌行》、《邵趋反左录》、
《八零后主义》、《我的中国政治观》
以及《剐龙台——中国历代皇帝审判词》等。
 

统计信息
创建: 2010/10/24 21:31:55
评论: 0

访问: 42107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