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无止境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美帝国就是赤色证券的克星,赤色幽灵是西方人放出来的,由西方收回,也算有始有终,天经地义!

中、西方文化之间的互补,是大势所趋,是一个极其重大、而且意义极其深远的重大事件,甚至可以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重大的事件。这个重大事件将在《马前课》第12课这个朝代来完成。

为什么说这是个极其重大的事件?因为中西文化融合互补,它所带来的结果,就是“世界大同,全球一统”(比如联邦制)!这就是《马前课》第13课所言!《推背图》第59象也是一样的结论!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全世界的文化精华融合在一起,必然塑造出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帝国,这个伟大的帝国主导推动全球一统,这个功业与其思想文化,是完全匹配的,换句话说,它的智慧和德性担得起这样伟大的功业!
2017-07-06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中国文化复兴的历史大势,是不可抗拒的,不是某些流氓土匪证券所能阻挡的!因为中国文化的复兴,不仅仅是中国历史的需要,也是整个世界的需要,世界需要中国文化去纠正和弥补西方文化的不足。当然这种纠正和弥补是相互的,这是人类社会最重要的两大历史悠久的文化体系之间的互补!

未来世界也许依然会有中国与西方世界的竞争和对抗,但是这种竞争和对抗,依托的是智慧深厚、历史悠久的中华文化,绝不是来自西方的某个蹩脚的极端思想,建立在后者基础上的这种对抗,真的是毫无质量可言,完全就是弱智的级别,是大人与小孩之间的较量,被人当猴耍,胜负是没有悬念的!

从2017年年末开始,中国历史将进入动荡期,中国硕大无比、宇宙第一的经济泡沫,在美帝国的打击下,将彻底崩溃。随之而来的,将是祸不单行,十年之内,必有巨变!这种盛大的危机,可能我们一生都看不到第二次了!

古代有个国运预言《马前课》,相传是诸葛亮所作,每朝一课,第11课就是某朝,“四门乍辟,突如其来,晨鸡一声,其道大衰”。今年正好就是鸡年,看看以易经为理论基础的中国古代术数推算得准不准,因为占卜本身也是易经的功能之一,看看易经的本事到底怎么样!

当然,我更期待的是第12课的到来,这个时间估计不会太久,如果能平安度过这次危机,应该可以看到!

另一个著名预言《推背图》也是久负盛名,这里就不说了!一切自有定数!
2017-07-06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对于帝国内部治理而言,政府和国民整体的德性同样很重要,虽然三权分立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标准配置,但这些都是外在的制度和他律,不能完全代替政治人物的道德主观能动性。没有足够的道德主观能动性,即使实行西式体制,也可能只是徒有其表!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在改革发展、政治经济的运作尚未定型的过程中,可能政府的主观能动作用更重要一些,政府的权力更大一些,这样政治人物是否有足够的德性和自律,就显得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国家未来能否实现长期善治的重要条件,因为良好的制度也是人来建立的,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这些都是西方政治理念所忽略的地方!
2017-07-05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其实,人与人外形虽然相似,但个人所代表的正义性程度,却可能相差很大,因为人的德性可能相差很大。人类的德性分布,是呈现正金字塔的形状,德性越高,人数越少,底下大多是德性平平之辈!一个人越接近中庸的境界,那么德性就越高,同样,当一国国民整体受到中道思想的熏陶越深厚,言行离中庸的境界越接近,那么正义性就越强。所以,不同国家和文化系统下的国民,其正义性程度是可以不同的!

特别是当一个帝国的影响力超出其国界时,这种国民整体的内在正义性程度就非常重要,因为当帝国外部范围的他律,暂时尚未建立之时,帝国的自律就显得极其重要,这时帝国的自律程度,就取决于其政府和国民整体的德性程度,取决于政府和国民整体接近中庸境界的程度,尤其是政府!

这些都是西方政治理念的盲区,不是单纯靠法律和制度可以解决的问题,西方的法统解决不了这些问题。这也就是为什么要在法统之上建立中国文化之道统的原因,因为它代表更广大的正义!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从中道政治的理念而言,不要去强调什么君权、民权,任何人或者人群都不应该处于至高无上的地位,因为人性都是不完美的,要像摒弃君权一样摒弃民权。摒弃民权,丝毫不妨碍共和、三权分立、宪政等理念。

摒弃民权,也就可以摒弃票选制度(改用考试制度),因为没有必要标榜“权力民授”,因为没有任何人或人群能天然、永恒的代表正义。特别是当一个帝国的影响力超出其国界时,帝国国民之民意更不能代表普遍的正义,相反,帝国国民整体可能挟私利而对外集体作恶!

其实说来,人权这个理念,更加中性一点,也更宽泛(不拘国别),可以保留,但是要灵活运用,不可死板。比如对待msl,在这个宗教实现宗教改革之前,恐怕就不能完全放任他们的宗教信仰自由的权利,必须要采取一系列手段遏制其扩张(这个宗教很有点得寸进尺),并且引导甚至必要时迫使其实现宗教改革,不然后患无穷!对待这个宗教,恐怕要用一点专制的强制力成分(尺度要注意),我称之为“定向专制”。但“定向专制”不是最终目的,最终目的是要引导甚至迫使其实现宗教改革。

欧洲如果不实行“定向专制”,而是对msl继续采用自由、民主、人权的理念,那么欧洲的未来,只有两个结局,要么欧洲被绿化,要么欧洲极右翼上台实施大屠杀。这个宗教恰恰击中了西方政治理念的死区和盲区!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在政治上,采用西方的思维方式,左倾有左倾的毛病,以欧洲为代表,右倾有右倾的毛病,以美国为代表,极左有极左的毛病,以前苏联为代表,极右有极右的毛病,以希特勒德国为代表。任何主义,有所主则必有所偏,长期下去,必然问题越积越深!主义,就是偏见的代名词!

中国必须回归自己的文化和哲学,回归自己的道统,在道统的主导下,运用中道的哲学和治国方法论,吸收西方政治的长处,完善法统和体统,这是唯一能将中、西方政治文化之精华融合在一起的办法,也是未来中华文明的必然出路!

也就是说,未来中国的出路,在于从中国文化的角度,去寻找进而弥补西方文化的弊病(反过来也是一样),而不是单纯的从西方文化中去解决西方文化的弊病!正如从西医的角度去解决西医的弊病,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单就针灸和经络理论来说,经络和穴位所反映的人体生命内部的复杂关联程度,远超西医的想象,那可远远不是解剖所看到的那么简单!

中国文化一直认为,人体奥秘的复杂程度,堪比整个宇宙的复杂程度(天地大宇宙,人身小宇宙),而自然科学对宇宙才了解了多少呢?

人体生命远远不是解剖所你看到的那么简单,其实宇宙何尝不是如此,科学家也宣称宇宙的绝大部分都是暗物质,人类肉眼以及科学观测仪器延伸所及,远远不是宇宙的全部。

想通过自然科学的探索搞清楚宇宙的全部奥秘,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以易经为代表的中国哲学,是通过万物类象的哲学方法来进行归纳浓缩,建立一个以阴阳为基本代表的哲学模型,易经也由此成为中国文化的学术之源!阴阳哲学也成为中医的基本理论。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西医的弊病太明显了,只见局部不见全体,治标不治本,导致很多疾病实际上是被错误治疗,越制越重,从而成为人类健康的杀手。医生罢工,没有进行治疗,病人的死亡率反而下降!这就是被重复验证的真相!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西医有一个很讽刺的现象,就是每当医生罢工的时候,病人死亡率反而下降,这表面上看似是医学的问题,但其实背后折射的却是西方哲学体系的问题,这种现象既暴露了西医的弊病,也暴露了西方哲学体系的弊病,那就是“只见局部不见全体”。

西方哲学的思维方式,用在自然科学上,短时间还觉察不到有什么弊病,相反还是自然科学发展的推手,但是一旦这种思维方式用在研究人体生命的医学上,则很快就会暴露出其弊端,因为对人体生命的认识,最重要的就是全局观,而这恰恰是西医和西方哲学先天的不足!

所以,中国必须确立中国哲学(以易经为代表)的战略地位,只有如此,才能高屋建瓴,才能在思想的战略高度上超出西方文化。如果不依托厚重的中国文化的智慧根基,而想超越西方,那是痴心妄想!

你用西方的思维方式,你不可能超越西方!就像你用西医的思维方式,就无法超越西医的弊病一样!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西方只有法统,无道统,西方法统的渊源就是自然法理念,西方文化重视的是法律治国,所以法律体系发育十分完善,直到宪政的诞生。

中国古代有道统,但法统不完善,法律体系发育不成熟,但是中国文化的道统具有西方文化所不能及的战略高度和全局观。

只要善于吸收西方法律治国的长处,同时保留自己的优点,那么中国的政治体系必然优于西方,从而塑造最优化的道统加法统的体系。至于体统,那自然不是问题。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在辱母案发生后不久,我就断言,此案如果发生在古代,只要有人主持公道,一定会无罪释放,而在当朝,即使此案重审,最多轻判,绝不会无罪释放。随后,我在天涯论坛上发现了一个类似的汉代案例,印证了我的看法,看看当时的汉和帝是怎么处理的:

董黯,字叔达,一字孝治,生后汉时。家贫少孤,事母尽孝,采薪供养,甘果美味,奔献于母,母甚肥悦。比舍有王寄者,富而不孝。二母各言其子,寄闻而衔之,伺孝子出,苦辱其母。黯恐贻母忧,默而不言。母既葬,斩寄首以祭母墓,自囚以告有司。和帝释其罪,召为郎中,不就,以寿终。

汉和帝不但判其无罪,相反,还给他官做,只不过此人不受。而当朝对此案的重审结果,也印证了我当初的看法。
2017-07-04
评论对象: 民权与法统
卢博主说,“我们没有宗教,我们以文化为纲常伦理,我们自己废了自己的纲常伦理,从此也就不存在树立法统和体统的道统了”。看来,博主心里还是有数的!是谁在建国初期将中国的文化一网打尽,这个罪责,将来历史自有公断!感情不能代替理性!我以前说过,新规矩只能从旧规矩中来,不能从无规矩中来,当tg解除了一切束缚之后,他就再也无法建立任何规矩,除非改朝换代,重新奠定以中国文化为主、兼容西方文化的意识形态!所以,文化复兴是中国未来真正复兴的必由之路!
2017-07-04
评论对象: 经济压制理论
看来,博主的思想还是有料的,但是依然属于体制内经济学家,是为现有体制说话的!作为读者来说,还是要有选择的接受,要仔细分辨。那些有料的部分还是有一定启发意义的!
2017-05-24
评论对象: 孔学与儒教
(七)
儒家是否能催生现代社会,与儒家是否能很好的适应现代社会,这是两码事,决不可混为一谈!

但是,从政治上讲,要说儒家对君主制完全没有反思,那也是不对的。其实在明末清初,黄宗羲、王夫之、顾炎武这些人就对既有的君主制提出了强烈的批评,以黄宗羲的《明夷待访录》为标志。这是中国土生土长的限权思想的萌芽,这在中国历史上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这本书对后来的戊戌变法和孙中山的革命都有重要的影响,孙中山闹革命的时候还经常随身带着这本书!

黄宗羲他们与西方启蒙时代早期的一些思想家是同时代人,比如英国的霍布斯、洛克。

但是可惜,继承明朝的是满人异族政权,它对汉人有着高度的、变态的防范心理,这必然会导致对主体汉族的极大压抑,学习吸收西方学术根本无从谈起。满清连对火器的重视都远不如明朝(这完全是倒退),又怎么会继承明末知识分子对西方学术的学习吸收呢?如果李自成不是头脑发昏,而是具有足够的政治智慧的话,那么问鼎中国的绝不会是满人!

可惜,这样的假设没有现实意义!但是,对于正确理解中国近代的变局,还是具有一些理论上的意义的!儒家并不保守,如果清朝是汉人政权,在内、外启蒙思想的双重浸润,以及西方对中国的战略压力之下,中国会具有更多的主动权,而绝不会像后来满清那样极其被动。制度变革不一定会先行,但经济、教育、军事变革完全可以先行。

西方启蒙时代一直持续到清乾隆末期,而这时期正是满清文字狱的高峰时期,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大把的时间都浪费、耽误了!这时西方的工业革命还没有大规模展开,差距还没有迅速拉大。

俄国的彼得大帝与清康熙帝是同时代人,从那时起,俄国就开始向西方学习,中国并不是没有时间,但是让满清给白白丧失了!

最后,中国失去的是对整个中国文化的自信,达到丧心病狂的程度(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疯了)。丧失了理智和分辨力,又饥不择食,胡吃海塞,先是消化不良(民国),最后终于中毒了(共产)!这是自作自受!中国历史也经历了巨大的磨难,走入了黑暗,直到今天都没有走出来!
2014-10-05
评论对象: 孔学与儒教
有时候我真的佩服那些西方的战略家,他们真的是眼光深远,他们的确是一个难缠的对手,以后的中国也会面对这样一个对手,那么中国的战略家们必须做好自己的每一件事,要做到滴水不漏,还要比对方的眼光更为深远!从哲学,到政治哲学,从政治哲学,到制度架构,再到政治、经济、军事的每一个细节,都要构筑一个严密的体系!

这拼的是扎实的内功,玩不得半点虚的!
2014-10-05
评论对象: 孔学与儒教
美国对苏联的颠覆可以说长期布局的,共产政权对于西方列强来说,真的是漏洞太多了,人家不利用都不好意思!
2014-10-05
评论对象: 孔学与儒教
中国来自西方的任何主义,西方人都了如指掌,当朝的这点思想家底,西方人还不知道?也许当初中国改革开放的路径选择,都是西方人为中国量身定做的!
2014-10-05
评论对象: 孔学与儒教
共产主义这只魔鬼,西方有能力放出来,就有能力收回去,有能力制造,就有能力毁灭!天经地义!

共产主义的结局是跑不掉的,自欺欺人是没有用的!不信就看吧!

有道是恶人还需恶人磨,一物降一物,西方对付共产主义还是不在话下的,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
2014-10-05
评论对象: 孔学与儒教
这里的很多人不过是一群井底之蛙而已!全然不知外面的世界,人心之所向!
2014-10-05
评论对象: 孔学与儒教
不是我要终结,是人心所向!是大势所趋!你去问问全世界的人!
2014-10-05
评论员简介

向卢博主学习经济学知识,以及他分析问题的视野和方法,并参与一些问题的讨论。
 

统计信息
创建: 2010/9/3 14:48:46
评论: 0

访问: 2279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