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renyin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周边诚服:中国外交布局
毫无疑问,周边国家肯定会相应我党中央的号召,放弃自己的国家利益,围着一个指挥棒提溜转。
2013-10-29
评论对象: 网上种兰:自由的前置条件是集中[草根话题]
官媒的宇宙真理被博主变换成了宇宙规矩。又什么“前置”啦“质中心”啦“质核心”啦,云云。但博主自始至终也没给出他所说的“集中”到底是个啥东东。从字面上,倒是有民主集中制这一说,但从博主的文中意思似乎不是这个层面的讨论,而是强调“集中是自由的前置条件!”!!!!(呵呵)、“人们要想更大自由空间,其实需要更大的集中。集中度越高,其公共空间越大。”从这里可以得出结论,把博主五花大绑,再用胶布捆牢,博主的自由度就最大了。没有捆绑这个前置条件,博主就不会有自由了。是吧?
2013-10-28
评论对象: 新快报“请放人”提醒新闻媒体当自省
很多蹊跷。让人联想起希特勒时期的国会纵火案。
2013-10-28
评论对象: 两岸宪法各表与中国宪政之争
好像“宪法各表”的本意应该是台湾秉持其初始执政地位理念的一个技术性概念,跟大陆的宪政争论有个狗屁关系呀?博主这位洋博士是无知呢,还是为了舔菊而混淆视听呢,还是故作惊人之语来吸引眼球呢?
2013-07-12
评论对象: 发改委反垄断引发出三大诘问?
发改委,自身要完善。
2013-01-07
评论对象: 中国家庭基尼系数咋会到罕见地步?
2楼,基尼系数本是一个表达贫富差距的一个指标,或者说一个数学工具。一个工具怎么会有“险恶”的属性呢?就像投资收益率一样,都是为了表述经济现象的指标,研究这些指标的目的在于通过这些指标跟标准性的指标比较来判断哪里出了问题以便纠正。把这样一些客观的数据污蔑为“险恶”,是不是有人的心里本来就不健康、或者无知得可怜呢?
2012-12-17
评论对象: 谁故意制造了楼市虚假“恐慌”?
你说的是真话。赞一个
2012-12-17
评论对象: 普世价值在中国的困境
善意提醒这里众多的糊涂虫一句:宣扬普世价值的绝不是那些既得利益的集团,而是深受既得利益的集团剥削的广大民众当中的觉醒者。因为很显然,普世价值提倡的是普遍选举基础上的民主,而那些既得利益集团最怕的就是普选。一旦普选实现,他们下台的日子也就不远了,他们的特权以及由特权带来的特殊利益也就到头了。当普选成为现实的时候,一人一票,什么阶级、什么阶层,都用你手里的选票来说话好了,免得那些“政治清醒者”、“政治敏锐者”之类的潜在大政治家们天天把“阶级”挂在嘴上,跟他们的祖师爷一个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装孙子的一帮,省省吧。
2012-12-03
评论对象: 法律党人不了解中国法制体系构建的理解
常识告诉人们,法律是要经过立法机关批准的。博主在这里把劳教都列入法律的范围,还无耻地说劳教有他的合理性,是否知道劳教制度只是行政机关的一个规章呢?如此的法盲在这里奢谈法律体系,也太幽默了点吧?
2012-12-02
评论对象: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一个机会主义的骗子
2012-12-02
评论对象: 一句话透视社会价值观混乱根源!
赞同1楼。13楼讲得更有趣了,呵呵。不过,需要跟13楼探讨的是,这篇博文大概不是价值观的问题------那就抬举这篇博文了;我觉得这篇博文更要命的是,本来想标新立异,反而搞了个弄巧成拙。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本来应该是一个逻辑上的命题,也就是说,最基本的事情都不肯做或者不会做,又怎么能指望有更大的成就呢。这样一个浅显而又客观的逻辑,到了那些“自视高人”那里,就成了被批判的靶子------用以彰显自己的深刻和独到,也就是像韩德强们的逻辑一样------大象走路那能顾得上蚂蚁。名义上是颂扬领袖,实际上是企图卖弄自己的不同凡响。不过可怜复可笑的是,他们的想当然,却一览无余地把他们自己的浅薄和粗俗就这样很有喜感地暴露给大众,直到最后成了一个个笑话。
2012-12-02
评论对象: 《薛涌看中国》:房价究竟高不高?
任志强很多时候都是标新立异、不符合常识。假装正义大炮实则贩卖私货。我看扁他。
2012-12-02
评论对象: 谁才是伟人
伟人,只不过是人们对某一个人物做评价而给出的一个尊称,并且对于同一个人,众人的评价也各有其表,他只是作为谈资的作料,真的没有啥特别的意义,不会影响到我们的吃喝拉撒。比如博主说“但也是至伟,如列宁”,就只是博主本人对列宁的评价,不代表其他人。据有关史料,列宁在建立苏维埃的时候是耍了阴谋欺骗手段,到最后不惜撕下面具对与他共同推翻沙俄的其他派别的盟友进行武力镇压,才换取了独裁的苏联。如果说哪个人做了几件大事就可以算伟人,那么希特勒跟列宁就毫无区别。
2012-12-02
评论对象: 我们的思想为什么会变?
有几天没来这里。对于43楼代表38楼回复41楼,本人不持异议,哈哈~。本来马西彦先生大概是想说,38楼现在不在,我且来先回答41楼对38楼提出的问题。不过我对马西彦先生的观点基本上都是赞同的,所以即使“被代表”了,也不觉得委屈啦~。言归正传。从“黑狗兄”的发言看,这位先生似乎生活在毛时代,一如我们自己当初在毛时代那时候的想法。进入新世纪以来,尤其是上世纪末期互联网普及以来,在毛时代被隔绝的先进思想主张得以冲破铁幕的限制而为广大的公众所了解,人们经过反思和比较,认识到了民主价值对于人类社会普遍的必要性。黑狗兄在52楼的发言,显然仍是被洗脑的意识形态主导意识的语言,仍在强调巩固主义、巩固政权。他不想去了解,主义、政权到底是用来做什么用的,单单为了主义而主义,为了政权而政权。在常识看来,主义也好、政权也好,最终都应该是为了人的生活服务的,为了绝大多数人服务的、谋利的-----由民众自己选举出来的政权和它所秉持的主义,才是真正能够为它的选民----真正的大多数负责;而打着为人民服务的旗号、打着为大多数人谋利益的幌子却拒绝让大多数人决定自己属意的政权和领导者,假民主选举、真专制暴政。这样的政权和主义实为挂羊头卖狗肉,现在中国贫富严重两极分化、贪腐盛行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时代和现在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只不过那时候的高官的腐化生活因为没有互联网而被隐藏得更好罢了。黑狗兄在53楼又问到:“再说人权自由,现在法理下,娼妓也自由了,是正道吗?”这真有点幼稚可笑了。人权的自由,本意上是法律不禁止的,都是可以自由的。娼妓从古自今都有它存在的市场,即使现在的文明民主国家,娼妓(红灯区)也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而在中国,百姓嫖娼是犯法,要扫黄;官员们则可以用贪来的钱养几个几十个情妇,只是是犯了事才被公众知晓。黑狗兄不去追问一下为什么官员可以这么嚣张吗?正是因为你所崇拜的主义和政权的性质------权力不受制约才会有这样的风景。
2012-10-16
评论对象: 我们的思想为什么会变?
致36楼:我相信你说的这种现象,我也遇到过这样的从开始讨厌毛到后来接受甚至推崇毛的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我觉得,大部分原因还是他们对真相了解的不够。什么是真相?真相包括内部的-----我们国家的真实历史;外部的-----那些民主国家公民的真实生活。有了这样的对比,我们才会知道,哪个制度是人性的,哪种制度是没人性的。那些“转变者”,还可能是由于看不到今天的所谓“中国模式”的希望,转而又想回到毛的老路上去,才有了这样的“转变”,这实在是杯具了。中国当今所有问题的根源,就是在于毛所开创的专制制度一直延续至今,社会公众没有选择的权利,全凭领导的一言堂。而那些掌权的人把自己的私利凌驾于社会公众的利益之上,靠着国家机器使百姓无可奈何。这就是内部的真相。这些“转变者”不承认或者不愿意承认这一点。把希望寄托在一个专制制度(恰恰是因为这种专制制度产生的诸多灾难)的制定者或者他的精神遗产上,是何等的荒谬。
2012-10-11
评论对象: 我们的思想为什么会变?
博主说到了他“转变”的原因之一是,“原因在于国企的管理者不是国企的拥有者,人性决定不是自己的东西不会尽心管理,可是一涉及西方企业,又鼓吹西方的职业经理人的模式,把西方企业拥有者放手让职业经理人管理的行为极力美化吹捧,可是全然不管这其中的逻辑谬误,因为西方职业经理人虽然收入不菲,但也不是企业的拥有者,却可以搞好企业,这不是自相矛盾?”请问博主,中国的国企是那种西方的完全市场化的职业经理人在管理吗?中石油可以花上千万去买一只吊灯,可以用公款买成件的茅台,外国的职业经理人可以吗?把两类根本不同的事情硬拽到一起去对比,能得出客观的结论吗?
至于你对自由派的非难,我认为,有些自诩为自由主义者的人同那些愣头青左派并不是真正的左派一样,知道一点民主的皮毛而胡言乱语,让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蒙羞。对于你这样的观点,因为一匹害了软骨病的马,就否定了所有的马,是不是一叶障目呢?说到爱国,楼下的马西彦先生已经指出了你的浅薄(难听点说,不排除是故意的浅薄------为了忽悠别人。还别说,你这种忽悠还真挺凑效的----众多的脑残成为了你的拥趸)。
2012-10-11
评论对象: 剑指普世价值之“人权”的固有缺陷与解决之道(二)
按博主结尾的意思,“不管是《美国独立宣言》、《人权和公民权宣言》还是《世界人权宣言》”,它们的大前提是“太初或起初是个什么状态,之前又是个什么状态,上帝的灵是什么,上帝来自何处?”。博主的意思似乎是把一切有关伦理的根据找到一个本源性的支点。那不妨建议博主去考察一下博主所提到的上述文献是怎么形成的,它们的形成是教会的宗教裁判所的论题还是物理学家考察物质起源的论题。在我看来,上述文献的形成无非是各国的管理者在考察了人类社会发展历程后,对于基于人的本性所作出的社会管理者约束的主张,它仅仅是出于对于现实人类社会的管理的一个综合评价。如果非要在吃一个馒头时也要去追究吃这个馒头的合理性、合法性,甚至去追究吃馒头是否人道公正,那只能证明是博主自己馒头吃多了撑的。对于一个命题,我们所考察的仅仅是跟它有比较直接关联的因素,如果把所有的看似有关联的全部因素都去考察,既不必要,也不可能------否则我们会为我们要不要去吃这个馒头终生去冥思苦想了,还能做别的事情了吗?您说是吧?
2012-10-11
评论对象: 掷地有声的十问
当今天朝的虚伪:一方面口头上承认价值、文化的多样性,另一面却不遗余力要“统一思想”“保持一致”。荒唐的事情无处不有。
2012-10-07
评论对象: 如何应对“韩寒现象”
赞同博主的观点。韩寒的确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尽管我对韩寒的看法也有一个从推崇到怀疑的转变,但也坚持认为韩寒的确说出了一些真实的东西-----这跟韩寒的或公或私的目的是两回事。
2012-10-07
评论对象: 我们一直生活在标语口号之中
民主国家不需要设什么“文明办”,其文明程度则是实实在在的。
2012-10-07
评论员简介

一个热爱生活、追求自由公平正义的草根老百姓,不是哪一方面的专家,始终认为常识是人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基础。
 

统计信息
创建: 2010/6/25 20:29:55
评论: 0

访问: 3382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