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日本狼在对中国象进行强度测试
二楼诠释的有道理。

这个字,虽然经过历史的漫长演变成了现代繁体字的龙。它的原始源出,如果从甲骨文来看这个字,是“雷‘‘电的“隆隆”的拟声,拟态意义的描述。这个字是一个发源以“天”字为主干背景,由“天“(神)这个字,腿部跺脚,发怒,从腿部,发出的,如天上的行星连接行行向下动能辐射,是比较确定的在甲骨文字里描述天文运动的一种符号式笔画,共同结合构成的一个字。这个字,是一个词的概念。它有声的烘托,有字意的背景,有描述天文符号的笔画示意,表达了一个比较确定的雷鸣电闪的‘雷’电概念。它不仅在一个时节上,如后人“春分登天“的天文与季候至极一致的刻画,而且,度过严冬,标示着“立春”一年开始的时节到来,伴随着电闪雷鸣,春雷“隆隆”,滚滚而来。

上古时代的中国人崇天,敬天。达到天的境界和力量的,后世尊为天神。各种部落徽记,是各种人间精神寄托意义的支持和象征。人是依精神活出意义的。每一个动物特征徽记代表一个部落或邑域,与最大的精神力量,天(神)的,变幻不定又威力无尚的直接表现,电闪雷鸣的“龙龙之形,龙龙之象,龙龙之声,龙龙之力”结合起来,赋予人类精神意识世界和天神意志的归化一致。它是华夏土地上先人,精神上天人合一意识的一种生动的形象概括。

相信上古的中国文化也在早期传播和移位影响到其他文字,这个词“龙“在希腊语言里也有闪亮的意思。
2012-09-13
评论对象: 声东击西,以色列要攻打埃及非伊朗
“以色列独自攻打伊朗,可行性大不大?”

不管它大不大,它总是一种敲山震虎的行为。假如那个地方发生战争,封锁霍尔木兹海峡,最多造成一场石油危机,造成经济危机和灾难。假如发生核战攻击,整个波斯湾的石油,核辐射造成的油田和通道污染,使那里的油,就都基本不能使用和扩散了。那就是一场数十年的重大深远的灾难。40%以上石油依赖那个地区的中国经济现代发展将被打断。后果恐怖,很难想象。所以军事战略家是要考虑这些问题的。因为战略是关系战争全局的问题的。假如,发生那种战争,你怎么办?这会决定中国对那个地区的策略构思。
2012-09-04
评论对象: 通货膨胀本质是一种经济增长现象
似是而非的标题论点。它将伴随经济运动中的现象之一,通货膨胀的实质或者说本质,与经济发展中随着人口增加,经济活动增加,经济成长中,正常的货币增发概念相混淆,归结为一个大前提经济成长背景下的现象,表面上,似乎冠冕堂皇,实际上,混淆概念,用整体覆盖具体,又用具体代替整体的思想方式,本身误译,同时误导读者。

通货膨胀有千种气味。但是实际结果上都是货币减值。有权管理和做到使货币减值的,就是主权国家当局,它负责管理经济,它常常犯错误。你可以说它经济管理上犯的错误,是经济成长中的一种现象。但是你不能用经济成长为由,掩盖和混淆它常常犯的管理错误。经济管理中的错误要纠正,经济才健康。

另外,其他国家的经济包括美国发展的正面而具体的经验观察是,经济发展先长工资,物价上涨,再涨工资,物价再上涨,而当这些国家变成物价先上涨,再涨工资,物价再上涨,工资再长的反过来循环的时候,一定是负面和不良的一种货币扩展行为导致经济和社会问题频出的困境。它造成人们信心恐惧。因为,后面的那种循环,是明显地向政府分配财富的模式。所以,当你说市场上物价上涨了,要具体看,可能是天灾造成的某产品或连带衍生产品链上的供不应求,管理调节不及时的市场现象,但是当你看到市场上物价基本上是全面上涨的时候,那绝对是减值货币的扩张行为。当你抱怨物价高,钱毛的时候,他们把手往市场上一指说,你看,物价上涨了。然后,说我们要怎么怎么提高职工工资,这个时候,你已经落入它的陷阱。就是上述,那种经济成长了,先涨物价,后涨工资的循环,就是财富向权力和利益部门分配的模式。
2012-09-04
评论对象: 货币自由兑换等于出卖经济主权
放开资本管制,现在是适当地放开自己对自己民族国家的自我束缚。对外国资本基本没有什么管制了,因为你的政策是对外开放,引进外资。你的主权货币是人民币,主权货币是政治概念,就是说在你的管辖的土地上,谁在市场上,什么时候买东西,都得用人民币,都得交税。假如,现在一个外国人拿着一百万美元进来买房子,在中国银行现在就按中国央行规定的汇率换成人民币,注意,这个钱不是央行造出来的,是外来的,你就该按你自己规定的汇率,换给他,比方说现在6.34,银行不能不换给他,你不换给他,那你就违反了国家的对外开放,引进外资的政治原则和政策。但是你看到,这634万人民币就这么“多”造出来了,这里不算乘级效应。这里的问题,你可以指责说,央行没有货币主权了或是形容被绑架了,但是谁叫你自己当局规定自己6.34换给他的?或者说,干吗要遵守这样的规则(这里的规则是这种制度)呢? 这是什么阶段下或条件下执行的制度?如果你知道这样不行,为什么不改这种规则制度,什么原因不改?为什么不可以对外宣布废除这种货币交换制度呢?谁说就一定不可以呢?在事物条件变化到一定程度时,为什么非要自己用这种金本位沿习下的制度自己绑住自己以资本经济为基础,有国家信用支持的人民币的向外运动活力呢?这里,不用讳言,你处在这个现实的资本国家,要废除这种以金本位为认识根源的固定联系汇率的货币交换制度,那它该怎么做呢?它要这样做,它就得逐步放开资本管制,在这个电子太空技术时代,你用国土防卫的金融长城,即使从保守主义的角度看,那不也是一种自己的落后吗。让落后演绎能得到什么局面呢,它助推经济扭曲,加大社会的利益结构分化。

在浮动汇率制下,日元换美元,美元换欧元,汇率浮动,他们有说你侵犯我的经济主权吗?金砖其他国家也没有这样说的,你看到的是,他们代表公共部门的当局指责市场上的私人金融资本。你看到的是私人部门与公共部门的博弈。如有大规模投机资本攻击,公共部门,可以采取适当资本管制。(事实上,你看到全世界央行们联合起来了)。放开资本管制,还是可以根据情况的变化再设限制的。这是国家的主权,是政治概念。哪个国家,包括美国,欧元区的公共部门,现在还不都是该立规立法,就立法立规,该收紧的收紧,美国08年信用危机的时候,现在资料揭露,他们的领导在密室里连在经济上的军事戒严都在考虑之中。只要,涉及到最高政治利益,即对政治家的权力及统治的最高利益的威胁,无论哪种社会,这些经济金融的东西,都会被他们扔到边上去。损失和风险大部分也是私人资本的。

你生产了那么多财富,你建立了那么大的制造能力,假如你不把自己的特殊商品货币放出去,不是愚蠢是什么。为什么不对自己的货币给予向外开放的制度?世界上谁说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这样做,人家做。你不变人家变,人家为什么不可以减值货币跟你换,而你要坚持愚蠢地用“一盎司黄金换35美元的破产模型”源出思想概念建立的人民币/美元兑换联系汇率制呢?当然人家就可以使你财富在不断增加的程度上转手更多地送给他了,这种模型,美国在1971年就破产抛锚了。你要埋怨说不公平,那是因为在浮动汇率制度下,你的思想认识仍然是源出于把美元当黄金的模型,现实上,就是执行羞羞答答的准联系汇率制度,而你看到外人的度量衡模型是不固定的。它甚至会有40%以上的波幅,可以完全颠倒原来的货币比量事实。但是它推给市场上全球私人金融资本之间,全球私人资本部门与各国央行和各国当局代表的公共部门的政策之间博弈,估值,检验和取舍。而技术的进步强化了全球化的资本世界运动。

欧元与区内各国债券发行的关系就是一种建立在“一盎司黄金兑35美元”的思想模式上的制度变体。这里,它把欧元当黄金,各个发债国试图让自己的国债在市场上维持与欧洲央行指导的利率的一定范围内,而债券是货币的期权。市场上的资本不认账。你国家的财政经济严重不健康,你要发债,就得付出更大的代价。那些南面的国家经历的,在某个意义上,就是陷入了这种原初依赖与欧元固定联系汇率变种制度而破产的思想模式陷阱。

中国私人资本,包括个人的钱,必然加入到全球私人资本部门的市场化中,钱毛的时候,它就会尽可能流动转移。让私人资本监督公共部门的政策与国家经济管理健康水平,在全球化资本运动背景下在各资本主义国家的流动是自然形成的,也是资本的固有特性。在国际市场上流动的一个国家的货币,有它的国际价值,正像没有利差就没有外贸或国际贸易一样,一个国家的货币在全球货币市场上,是有非本国货币持有人或资本来确定他的价值的,就是由利差造成的估值。不同的国家的人是根据这种流动货币的经济支持力与他本国货币购买商品的价值能力进行比较的,所以流通到国际市场上的货币会有一个国际价值,不是由持有它作为本国货币的本国人来确定的。货币流动是一种力量,自由流动,它总是有一种相反的力量最终达到动态平衡水平。

没有理由认为,人民币由于央行宣布不再承担固定兑换义务,而与世界货币市场上每天成千上万亿的其他货币自由兑换,中国就马上变成了恐怖世界。如果因为美国不让人民币自由兑换,那就更应该废除这种制度。事实上美国既没有这样说,也没有这样做,其他国家也没有。既然中国走入国内市场化道路,让外人进来的开放,它一定要走到全球资本市场上去的,让自己走到外人的市场上去。现在还不是都在这样干吗。无论贸易,投资,和资本流动。除非你不认为现代中国是资本主义国家,或者说,你还自欺欺人地认为中国是传统社会主义国家。放在市场上,有买的,就有卖的。从制造创造财富的角度,假如,在全球市场上人民币升值,就不向外或少向外送一些财富。假如,人民币贬值,制造品变便宜就会具有国际市场竞争力。说来说去由包括中国这个大经济体在内的全球市场决定。你争人民币是高了或是低了,都没用。低了,自然有资本买,高了,自然有人卖。资本投机,选择恶意攻击,也是要看一个国家的经济健康水平的。一个国家的货币代表着构成这个国家的全部生产力。资本最擅长根据全球背景下一个国家的经济健康水平估值它的货币,它反应在市场水平上。

一般而言,统一的大的经济体的货币承载变化力比较强。货币稳定性也强。国际价值估值也高。总之,往外走有风险,不往外走,这个自我捆绑的对已经被证明会导致破产的货币兑换制度的思想模式的坚持,而造成的人们对货币主权被限制或绑架,送财富的谴责,以及对实际造成的经济结构严重扭曲,起着强化社会的利益结构分化的一部分功能作用,也会把一个国家搞的困境重重。
2012-08-23
评论对象: 我国金融的核心问题是货币主权被出卖
在大国经济对全球全面开放条件下,坚持准联系汇率制,最终导致货币管理的公共部门负担沉重到使自己国家经济被压到承受不下的地步。一个演化中的资本主义国家对支配全球资本流动的浮动汇率制的认识大大落后,没有经验。在浮动汇率制下,货币没有储值固定功能。储备货币国家可以通过货币政策向国内外流动,出口和转口它的国家经济政策。浮动汇率制,使在国际上流动的一种货币的国际价值,在一定时期,产生大幅度波动运动,改变了全球经济贸易金融活动中对不同流动货币估值,就是在国际间怎么用钱的几乎一切行为。40-50%或以上的一种国际流动货币波幅波动,会对这个国际流动货币,或者对与这个国际流动货币基本固定联系汇率的国家的经济产生逆转性,长远的影响。浮动汇率制的压力,对一个国家经济管理健康的挑战,也在这里。全球私人部门资本监督一个国家的经济管理政策和经济健康水平。

货币主权是一个政治概念。如果中国,一方面,真地不改变汇率制度,另一方面,又坚持持它确立的因吸引资本,创造的经济奇迹,而得到肯定的政治主张和原则即对外开放,对外国投资和资本开放,它就无法摆脱外汇储备多了也叫,外汇储备少了,也嚷,被自己制度自我束缚,给别人提供货币殖民机会的魔咒。不过,作为一个资本经济的国家,在受到别国货币政策挤压的条件下,现在它已经对浮动汇率制有所认识,正向逐步过渡到浮动汇率制的方向运动。不过资本创造经济奇迹过程中的软肋也在暴露破裂中,成为很大的拖拽因素。
2012-08-04
评论对象: 农历六月六:禹王节、山海经文化节
“大禹的主要功绩有治理洪水、考察国土资源、划分九州,这三项都与当时的科学技术创新创造密不可分,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测绘技术的突破。“

大禹对华夏人类最重要影响的贡献,还是“禹颁夏时于邦”。这个伟大的贡献记录在十二个字的“夏禹书”上,它是人类第一座有文字历法建正的里程碑。夏历是最准确的历法。到现在还是这样,千秋万代的人们受惠于他的贡献。
2012-07-25
评论对象: “国”字是如何来的吗?
甲骨文字的或、国是一个字形和意思。做“国”的本义用,现在也是应读作YU的第四声或者后来的“域”这个字的音。音韵训诂这个字“国”,也是从“戈”过来的。武器的概念是先有的。

它简化字里面那样做,也是含义“或”既YU的音的一种假通。
2012-07-23
评论对象: 当代货币发行本质是货币信用价值创造
不仅仅是“当代货币发行本质是货币信用价值创造“。注意, 从国家发行的金属货币,与在民间存在的金属,同样重量,不同价格,那一刻开始,统治者就发现和认识到货币发行是信用价值创造的道理了。

这里的观察是:

“罗马帝国,拜占庭,还是中国各朝代封建帝国社会,半殖民地半封建,都将国家信用作为货币的发行基础,你可以看到并且能理解,国家或者政府铸造的那些金银铜币表示的单位价格与同样大小的市场上的金银铜块是不等价的。问题重要的是,为了维护统治阶级的权力即最大利益,你可以看到他们用国家的信用,用掺假,混合和增加其他金属含量“无止境地信用掺水”所留下的,伴随着帝国和朝代没落倒塌的不同时期的贵金属铸币真实含量减少,直至用另一种廉价金属替代的证据。他们搞的这种通胀,把财富向国家权力转移,这同现代,统治阶级为了维护权力即最大利益,你看到他们用国家的信用,印纸币,减值纸币购买力的性质和道理是一样的。”
2012-07-10
评论对象: 人民币为什么会“外升内贬”?
对现象分析的文章显示,还是对资本世界的浮动汇率制缺乏研究和认知。 这种现象是制度性造成的。浮动汇率制改变了国际间的经济和贸易生活的一切交易行为。日本和欧洲国家当局花了十年时间才有了经验认知。当局搞资本主义,不改变汇率制度,而仅仅是指望内部自我调整,对于向世界开放的一个大经济体而言,几乎是困难重重。会被弄到崩溃程度。最终并且事实上,已经把自己弄得够受伤的了。他们被逼到一定程度上,认识到了这个问题。让人民币出去,实行浮动汇率制,让自己国家的钱流出去,它获得它的国家信用支持的国际价值和生命力。中国的钱,繁体字是两个戈上下相连,不用武器往外打,纸弹不飞出去,那一定就是向内打了。

宣布浮动汇率制就是了。是贬,是升,看国际市场上私人金融资本博弈。央行又不是不可干预。或者没有干预办法的。并且,那些代表公共部门的各国央行会联手对付国际市场上的私人资本。这次金融危机某种意义上代表了私人资本部门和公共部门博弈。有趣的是正因为人民币去年以来加快了向外流动,在一定程度上,不断地在抽出中国池子下的部分货币流动能量,而那些人民币已经被国外储备持有。实际收缩了国内流动的放大效应。才有所推动所谓的结构调整。如果人民币要流动回中国,在中国,它是主权货币,只能用人民币买东西,买资产,买东西,就促进生产,买资产炒作,还是在中国土地上,政府可以收税,它可以有所作为的。要换美元或其他货币,到国际货币市场上去就是了,没人理你用多少人民币买卖,那是私人资本的自由的自己的事。政府公关部门不理或废除了固定汇率向它的银行换钱的事,负担推给私人资本去了。就算是国家资本主权财富基金在国际货币市场上也只是一个放大了的私人性质的资本,波动性负担风险由私人资本自己负责。

用预置的鱼缸经济的观念看世界,看货币流动,汇率算来算去,怎么算平衡是理论上扯淡,解决不了一个国家汇率制度变革才能解决的问题。它是资本主义国家,不按资本主义核心的交换制度,不尊重市场之道,不对外干资本主义的事,它自己资本性质统治的合法性和宣导,就会受到内外压力和挑战。
2012-06-28
评论对象: 人民币汇率接近均衡步伐还有多远
中国公共部门不再,或者说要废止按固定汇率换汇了。它现在策略地不宣布这样做,而实际上却在踏踏实实地做这样的事,那就是三位一体的人民币对外贸易结算和储备交易的推动,浮动汇率是实验,资本流动项目进一步开放的人民币国际化过程。

这是少有,很好的机会。

对于中国这样规模的资本国家而言,这是最重要的对外制度性调整。可以说正是这个东西起动运作,才有了有利于国内的经济结构性问题调整的推动力。这是货币制度性的演变。正是要向外放水,放人民币,才能部分缓解内部通胀过多的水淹围堰内部的民众,才能更大平台上有效挤压泡沫,(尽管泡沫是人民币国际化的软肋暴露),才能使公共部门腾出手来,为到达到一定平衡而调整,减速,大修,也是公共部门的自我利益的现实迫切要求。

它现在就是坚决做而不说,争取更多对外市场基础建设和经验,耐心观察,延时宣布向浮动汇率制切换的机会。届时,那些所谓的短期资本,在宣布制度切换的时候,也被实际的市场波动时间周期荡涤的翻不起很大浪潮。

2008年错过了机会,2010年以来,中国被逼出来的走探索性人民币国际化道路,终于开始走了出来。世界期待着人民币,否则就不能解释,也不会有越来越多,越来越大量的国家间的货币互换,这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这样的储备货币国家。人民币借助这两三年的机会走出去,流出去很好,这正是大禹治水的办法。流出去了,它就部分,或大部分被外国的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储备起来了。它们是比较评估所有竞争性贬值货币的,评估一个国家的全部生产力能量和前景的。也是他们的交易利益需要,这是一种货币的国际价值的增值和资本流动的生命力。这样的结算储备安排交易,实际上在蚕食和切割美元的本位货币结算功能利益。当然,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之一后,它仍将面临本位货币的挤压。

如果你的钱贬值,便宜了,人家就可以更多地购得你的商品,就是你的商品在外国产生利差的国际价值上升了。而如果你的货币在国际市场上升了,就是你的商品在外国产生利差的国际价值下跌了。很简单的道理,但要以非本国货币的人的货币价值感受和视角来译解。

在货币浮动汇率制的资本世界机制下,对经济开放下的中国资本,对中国民族国家而言,不进行货币浮动,不在浮动过程中,让人民币走向国际市场,对国内国际的利益,绝对害大于利得。因为浮动汇率制改变了这个世界各国的一且对外交易活动的基本量度。中国必须而且不得不适应对外货币价格动态稳定,才能有力,有效的对外把握自己的货币主权。不需要恐惧,杞人自扰。

2012-03-27
评论对象: 人民币国际化是真正的金融革命
这是个采访性文章。带有采访意定倾向。这里并不是说它好还是不好。一般人会被导入到采访者通过提纲形式下预设策略或事后编辑整理中,虽然,经本人审阅,还是要让他说出媒体导引想要他说出的话。中国国内资本或者着说民间资本,部分利益集团资本,包括登陆的外资,不是国家资本,渴望在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早日分到他们希望属于他们的一部分。不过,说”。。。人民币的国际化就会半途而废,最多能够成为一个重要的国际贸易结算货币。“的认识结论,有点莫名其妙,不符合资本流动和货币流动效用的逻辑。

后面一部分文字,借这位农行首席经济学家,也被有的媒体称坐金融战略家的说出了他们的思想认识,把它提到了所谓“金融革命”的程度意义。不过,这是金融演变,是制度性或系统性地通过人民币国际化,构成人民币结算,浮动汇率制,资本项目对外开放三位一体的动能性的演变推动,反过来,推动实现国内市场的利率汇率市场化,可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这个演变过程的应有之意。事物大都演变。没那么多革命的。人民币资本往外放,获得人民币货币的国际价值。对疏导国内货币泛滥有利,整个有助于推动国内结构调整。美国日本发行的货币有百分之四、五十都是流到国际上去的。政府管理好经济健康,中国规模是一个国际资本视为长期赢利的战略市场,不必过于担心短期资本流动。浮动汇率了,谁也不能指望向政府按固定汇率换外汇。一天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国际外汇市场交易,代表了市场的国际私人资本(包括主权基金)对货币的实时日日监控,检验评估和投票。在中国各银行已经有现成的平台,一般储蓄人要用,都可以用。公共部门的大量外储可以有力的干预市场。全球的央行已经建立了一定默契联合干预机制。他们代表公共部门,都是对付私人部门资本的。去年11月,央行调低准备金,就是和西方六国央行欧债危机干预同时进行的。更何况,最坏的情况,政治家还有最后实施资本管控的权力在。资本知道,”经济学的第一课是稀缺性,而政治学的第一课是不理会经济学的第一课“。

人民币成为国际储备货币是重要策略目标。在储备货币中,还有若干储备货币与本位货币的区别。所以人民币的国际贸易结算是人民币国际效用最本质的实现,不过,成为储备货币是中国对外开放在金融领域的第一策略目标。而到了这个目标后的国际货币演变,现在不确定。要看世界政治经济,国际主要货币演化。央行的那个报告,没看过,不过,独立观察,可以说,未来的架构它是要参考美国资本市场为蓝本的。那么,即使假设,纯粹假设条件,在和平环境下,它必须建立强大的国债市场,提供资本市场竞争的基础设施。资本需要驻留。几十亿,几百亿,上千亿的主权资本,退休基金,对冲基金除了流动集聚,还要有避各种风险的可容纳的地方驻留和停留。这是大资金资本运动的特性之一。这就是美国国债市场起到的效用。否则的话,即使在和平环境的条件假设下,人民币国债市场系统缺陷,要最终想使人民币储备货币成为本位货币的竞争者,也是不可能的。国际化的过程会反过来有力的运动国内市场建设。资本总是倾向围着动力源运动。日本最近持有中国国债伍佰亿是有先见之明的一个动作,数量不算大,但是它会增加的。
2012-03-19
评论对象: 人民币国际化是否“引狼入室”?
不是技术性的,是制度性的演变。它这是顶层设计部分。这个报告也不是象媒体说的向上试探,而主要是向下吹风。

因为以固定汇率制对付资本世界的浮动汇率制,负担全部压在一个政府及公共部门身上来对付国际资本的流动,在对外经济开放的社会条件下,最终会把一个政府和一国的经济压崩掉。3.2万亿外储就是这样,压得政府的货币政策怎么调动都喘不过气来,不由自主。而政府是绝对有自我利益的。格林斯潘在2005年所谓中国汇率制度改革启动前一些时候,确定的认为,他们,指中国,不动汇率,国内一定通货膨胀泛滥的。并且人们可以看到,中国本身已经成为国际资本世界的一部分。新兴经济国家在政治上都是新兴资本国家,而资本集聚过程是可以创造巨大繁荣奇迹的。宪法上写什么对他们已经不重要,或者已经变成欺骗性的,重要的是任何时代的权力统治实际代表的自我利益是什么。所以,早就可以料定的是政府最终要把这个汇率负担甩给私人部门。采用浮动汇率制。资本账户开放,资本流动项目放开,就是推动向私人部门转移演化。内在方面,这是它的自我利益决定的。尽管这样做,政府要受到国际资本当然包括中国私人资本和利益集团资本对政府的货币政策的时时和不时的监督,检验评估。但是政治家,会不管那一套,即他们也不怕,只要威胁到他们的统治权力利益,他们就会以代表国家民族和人民的利益,搞资本控制和管制。此一时彼一时的。看看希腊就知道那些欧元区政治家的作为了。那些所谓衍生品,全过程,全对冲,是在假设诚实市场的条件下的。当它们碰到政府或者政府支持的银行重新定义和解释那些产品的时候,那些在私人或机构手里的衍生品几乎撞的粉碎,能对冲到什么,毫无价值。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变的东西。对外而言,新兴的中国国家资本和私人资本就更有理由拥抱国际资本市场,国际资源市场了。人民币放出去,可以获得人民币流动的国际价值。货币在一个国家的经济支持下是有它国际价值的。不放更糟。对外、对资本恐惧是没有用的。这只能是从中国资本主义国家扩张,争夺空间本身角度观察的。其他宪法怎么说,特色怎么说,解释争论坚持等等,已经没有用或故意搞混和被利用了。政府与人民历来就是对立的两个方面,重要的是任何时代的权力统治实际代表的自我利益是什么,以及由自我利益派生的利益演化对社会的变化影响怎么样。
2012-03-06
评论对象: “人民币汇率稳定”已成巨大陷阱
11楼小鼎鼎说的对的。

外资入,外储增,外储多,你担忧,困惑加诟病;外资出,外储减,外储少,你也忧虑加诟病。

中国这个新兴资本主义国家,对浮动汇率机制和现代货币没有清楚深刻地认识,人民币资本货币的国际价值,流动交换的生命力,都被首先扼杀(中性地说,管控死)在自己手里这边。对浮动汇率机制没有深刻地认识,使中国在兴起的过程中,付出而且还将付出巨大的代价。
2011-12-22
评论对象: 北京市“新政”是最严重的托市政策
现代的房地产市场是信用在前,货币储备在后的杠杆经济运动。各种资本某段时期集聚某个部门,创造繁荣。政府干预与操纵已经是出于多重困境中,选择主动的一种无奈。这个部门成了现在国家资本和人民币国际化,突破国际货币围攻,更高一层政治策略的最大软肋。


做空中国不是容易的事情。现在,做空资本选择从信贷关联最多的银行业到房地产等开始砸,它是一个互为因果相关,借力打力,来回反复攻击的长事件过程。信用经济增长靠货币通胀和市场信心可持续支持。做空的资本借助政府的干预操纵,外围主权债务危机的动荡恐慌,经济增长萎缩和恶化的时机,在动摇和摧毁市场信心。信心崩溃的时候,这个泡沫拐点才真正确立,反向的干预操纵都变成证伪的过程。

泡沫破灭是一个消灭信用的时间过程, 一个漫长的过程。房产泡沫破灭后,会有一种现象,一部分人坚持说通缩,另外一部分人坚持说通胀。现在对国内房产破裂推测,也有这种单边说法。实际上的观察:美国,日本的经验是资产信用通缩,货币供应仍然是通胀的。这是可以看到的这些国家的现实。我们可以看到这种现象在中国的根据。
2011-12-01
评论对象: 人民币国际化骗局
它现在是做人民币浮动汇率制的境外实验。好像改开初期的经济试验区先对外开放。这是命令推行系统特征。(你跟他谈法律,它跟你谈政治的)。这里的观察是,最高政治当局对国际金融和形势演绎,已经高高地抬起了触角天线。虽然,以前签订世贸条约时,提及到资本流动改革方向,但这一行动,确实是被这场旷世的国际金融危机逼出来的。

陷入了美债陷阱,本国货币受制于美元,人民币内向贬值,一方面金融压抑,另一方面,维持推升泡沫,国际上,危机演绎又证明,对美元的信心,是错误的,不可靠的。那么,在现实的资本世界浮动汇率制度系统下,货币危机演化,结合中国制造与贸易有利条件,小步快走,小心翼翼,人民币尝试走出通向国际之路。做这件事还要靠自己。货币似水,这是一种向外疏浚开发工程。用固定汇率应对浮动汇率货币,在互动界面上,把人民币资本向外流动的生命力扼杀了。这个制度,最终会把一个国家搞到进退维谷的困境,就像人们感受到,货币越发越滥。

它现在让人民币资本外流,较多借助香港的离岸贸易,货币,贵金属交易中心,采用人民币结算,一步步往外扩散。这些交易都是在试验人民币浮动汇率制。外商直接投资FDI人民币结算业务管办法,也已经开启了人民币回流的门洞。后面它看上去,要进一步对内开放资本项下的可兑换。它有些倒过来做的。它要求一种系统配合改变。地方政府发债,长远看,也是启动尝试,加入中国的多层次国债市场结构。中国的改革,命令系统操作的一个特点,大都是需要借助外力来推动的。利率市场控制的开放,也许排在较后。不像原来银监会人士认为的资本开放,先改利率市场。虽然国债市场,利率市场的改革,国内都叫的比较多和迫切,这些都是当局相对可以容易控制和操作的。
2011-11-08
评论对象: 人民币国际化骗局
人民币资本走向一些国家,贸易交易用人民币结算,人民币可以成为储备货币,或主要储备货币,但是人民币还不能成为主导货币,即准本位货币。这是可以关注到问题,人民币国际化,还是美元化。就象欧元储备对比的对手盘是美元,欧元美元化一样。准本位货币是要以它的国际接受质量和支持庞大国际资本流动的国债市场的国家系统实力支撑的。现在的旷世债务危机,整个的都是一个个法币垃圾化的过程。所以,人民币还是有机会。

到今年底人民币结算贸易额,可能达到进出口总额的6%,如果,未来发展达到到百分之四,五十, 就很不错了。政治家们认识到国内资产泡沫,是人民币国际化质量的软肋。但泡沫这个东西,短期可以,长期,不是政治家能操纵控制的。这个过程中,人民币国际化存在成为套利货币的较大风险。

国际特别提款权(SDR)是一场国际舞台演剧,但是,更像国际金融资本最终推动世界统一货币的努力的一部分。国际资本要拥抱中国的国家资本。中国好像希望扮演第二经济体的利益角色作用。
2011-11-08
评论对象: 物价飙升的背后是市场的力量还是政府
物价上涨,作为一种可见现象,当局往往用来转移消费者的注意力。你直觉告诉你,东西贵了,他们总是把手往市场上一指,你看,物价上涨了。总是把矛头指向市场,指向民间的市场活动,告诉你,他们如何可恶。要打击,要规范,要控制,要调控,正义都在他们手里。

如果,对单个商品应供求关系变化引起的价格上升,或者对通胀,不同的人,还可以有什么不同的解读,翻译的话,那么,物价全面上涨的精确定义,就是货币贬值。或贬值货币。这是明确的。浅显的道理。古今中外都是一样的。那么是谁干的呢,是谁能干的呢?这是蓄意的。无论是国内外客观条件推动,是主动还是被动的,政策抉择的时候,肯定是有意倾向的。

你可以看到,通过货币化路线,推动资产价格上升,创造财富效应。通过货币化,继而维持资产价格膨胀,引发所有物价上升,所有物价都上升,继续推动资产价格上升,进一步带动物价上升的循环。这种腐败堕落一个国家货币的行径,直到整个社会的怒火,通过资本,象蒜你狠,姜你军,糖高宗这样的浪花,多少开始烧到了他们的手指和统治根基,游戏在形态上和时间上,使政治家看到这样玩不下去了,这样又回到以前的老话,资产通胀只有一条路,而且是唯一的路,就是资产通缩。捍卫货币,还是捍卫资产的通胀,是货币与资产的最后的斗争。时间上,是斗争结束的开始提出的问题。政治家们在这一方面,腾挪操控,平衡空间变窄。而开放经济条件下的国际国内私人资本流动,对资产通胀泡沫的担心,客观上有意助推与借力政治家们完成这个周期过程。当然,这不是末日。


另外一个现象,世界上,很少国家用“管理通胀预期”,这样露骨的话的。很低俗。最多用“经济预期管理”,比较模糊地忽悠大众。在不少选票国家,用“管理通胀预期”,政治家一般就别想获选当政,一般他们也不那么低俗。 即使经济预期管理,亦常常被市场看做是经济预期操纵。
2011-11-01
评论对象: 中国有货币发行体系吗?
浮动汇率制改变了全球经济生活中的一切。用联系或准联系汇率制度对付这种浮动汇率制度,无论是哪种储备货币主导,美元也好,欧元也好,日元也好,时间一长,不是带来这种制度性输入型通胀,就是这种制度性输入型通缩。中国老百姓的经济生活,很大一部分现在不就是受到这种制度的冲击与改变吗?那些“蒜你狠”“姜你军”“糖高宗”不就是这种制度下资本推动的浪花吗?所以当局早晚要改变这种制度,除非关闭对外经济,否则,人民币就会被堕落到社会紊乱,使中国在国际上有所作为,丧失大好机会。相信当局会深刻认识到这个问题。日后,会采用浮动汇率制,这也是中国资本利益所致。
2011-08-15
评论对象: 所谓的“外储”主要是用国内通胀换来的沉重对外债务
这是在经济全面开放和融入并形成世界经济新格局中,大体量经济体,用准联系汇率应对浮动汇率造成的,它是制度性的输入型通胀。只要是制度对应,就会逼得联系汇率制国家经济运行和对策,内爆不已,会逼得当局里外不是人。钱是一种商品,钱的价格是变化的。你对外人的币值变化开放,自己用制度把自己的币值几乎封死,最终不得不向内放水淹国内老百姓。刺激全球资本投机流入。这种制度性输入型通胀,成了对社会的一种摧毁性的税赋。宏观势能是,它逼着你内爆。只要面向世界,开放经济,当局将不得不推翻这座金融墙。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的制造基地,最大贸易国,几乎所有工业发达大国的第一贸易伙伴国。这些提供了必要条件,离货币开放,制度变革已经逐步接近。货币开放浮动,会解放政府公共部门。他们会这样做。不得不这样做。除非封闭,现实是,中国是资本国家,要寻求空间,机会是在到来,也在倒逼。其他解决方法,不治经济的大病,维持不可持续。这是最大的对经济结构的调整。肯定有阵痛。总比这种制度性输入型通胀,就对社会的摧毁和堕落一个国家的货币而言,预示着浴火重生的强大生命力。
2011-08-11
评论对象: 中国金融机构有可能面临系统风险
从传统智慧中寻求平衡解决办法,是新货币主义者的主张基础。行为上,符合人类历史上货币的周期演变。但有它新的特点。他们认为现在黄金可以作为一个货币衡量工具,而不作普世价值交换工具,或者只限各国央行间交换,部分地控制黄金同时制约各国货币的滥发。这种形式国际货币和黄金指数绑定与浮动汇率制结合的讨论可能持续若干年。这个过程本身在债务的背景下,给黄金自由市场提供了博兴的机会。金价,它现在是债务的产品。统一货币与黄金指数监控各国货币发行,它的前提,还是各国对国际资本流动开放。只要资本开放,就有战争形式文明的演化,不需要国土占领。它好像是全球资本新世纪的政治目标。
2011-07-20
评论员简介

思想就象花朵。如果你任其待在那儿而不让它吸收任何东西,它就会枯竭。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8/15 17:59:30
评论: 0

访问: 226722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