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弋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周易·说卦传》:大道文明轴心几制
“天地定位” ,“帝出乎震” ,“万物出乎震,震东方也。齐乎巽,巽东南也;齐也者,言万物之絜齐也”。“帝出乎震;齐乎巽;相见乎离;....“

字面上的意思,对于在地面上某处进行天地时间定位的时候,观察天球上黄道的东、西两翼,北天区的帝星,是处在背北朝南观察者东翼的。帝星在十二辰的辰时,即太阳出升前时候的那个东翼方向的位置。有时辰和位置,它是可以观察到的。而这个可以看见和辨识的时节和位置,正好是现在,“冬至” 时节这十天。“帝出乎震”,就是这恒星(除了公转,主要由于地球自转)看上去在夜空中从东翼开始,而逆时针方向运转。

到了“立春”的时节,(地球公转加自转),夜晚可见原来在南天区的参宿明亮的等距三星,大约在酉时后,行进到了华夏大部分地区民众头上,这个时候这参宿三星在天上与地下民众呈垂直位置,同时,正好在天上与北天区的帝星位置呈一条直线,形成三点定标,这个才是齐。而这个时节,(除了可以看到绕帝星运转的北斗星斗柄在昏时指向东南以外),白天观察,太阳也是从东南位置升起。所谓“齐乎巽,巽东南也”,齐就是上述星象现象的出现。这个是确定以一岁(年)为单位的时节星象辨识,它是“立春”时节。

实际上,立春是的这个现象,在“冬至”起十天里,也是很明显可以观察到的。但是它是落在一“天”周期循环的“时辰”上,即确定的观察时间,“子时“这个时辰。这两个星象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华夏先人发现,并且将它们作为衡量天地时间和定位的“客户”端,天地安排联系起来的位置做定标线,也是作为三者以上之万物一齐开始的照准标记线。在农耕文明时代,对于天文按自然时节变化有比较精确辨识的对象,意义重大。这也是夏历的伟大之处。它在自然时间循环周期中,准确定规了一个岁周期的开始。

“相见乎离”,是指到“春分”这个时节了,帝星与“三星”(这个三星,也是看上去差不多等距的,但是它已经不是参宿三星了,而是心宿三星。以心宿二为中心的红巨星,古称大火。所谓(商星)。可以观察到这二者恒星,在夜空中行进到可“相见”的南北一条直线上的时候,在夜空上到了辰时,就是太阳快要出来了。跟帝星位置在“冬至”后辰时,可观察到的太阳出升前的时辰类似。这是字面上所谓“相见乎离”而“离为火”的隐含意思。这三个时节弄明白了,后面的字面意思也比较好理解。这些星象时位,到现在,都是可观察,可验证的。
2014-12-26
评论对象: 中国央行加入“做多美元”的行列
这一波美元上升,是上一波08年危机爆发以来,国际私人资本,过度空美元,新兴国家经济,例如房地产,过度借贷美元套利、欧元区国家债务形势恶化、日本货币政策,导致资本国际范围流动,奔向美元的一轮回补波浪推升。主要涌向美国的股权资产市场,当今,大资本,数千亿,上万亿的主权基金,社保基金,退休金计划,保险基金,大机构基金,对安全盈利需要第一。它必须要有安全盈利停驻的地方。除了其他因素外,别的国家货币,没那个唯一深厚广大市场基础规模支持。这跟美国08年发生信用危机后,急速地引发欧元区流动性危机,导致主权债务危机,滋滋作响的欧元货币裂缝,欧元区资本和国际上其他一些投资投机资本,拼命往美元逃离那个短期波浪类似。

没有理由,把美元看得强大无比。无论美国玩什么加息不加息,上一波危机一直以来,多美元的中国央行,都应部分地卖掉美国国债。它可以用来支持人民币国际资本化基础架构建设。中国有强大的生产和制造能力,这才是在世界上最根本的创造财富与支持人民币能力的。既然全球都看到,并且预期未来若干年全球都陷入经济衰退和通货紧缩波浪周期,而中国过去,在不那么太大开放状态下,连自己的商业周期都避免不了,中国有那个能力,有那个必要举国之力,与全球化下的经济周期对抗吗?中国自己在扩张周期,过度投资扩张的生产能力,就跟周期性地一波起一波落一样,现在不得不承受扩张,严重过剩关停并转调整的痛楚折磨周期,尽管现在当局也在试图为维持和改变而努力的做一些事。但这不是哪个政府或政治家意志能避免的资本经济运动的固有周期。世界上没有一直宝大祥的事情。中国没必要同美欧经济变化作对,客观上,是同全球经济周期作对,对中国不利。如果美国经济真的腾飞了,德国马克最终替代了欧元,这两个国家,与中国经济贸易还是最大最密切联系的,对中国没有什么大不利的。人民币加入形成新的货币篮子,国际货币系统演变,将确立中国货币以前没有的地位,那样是中国的一种进步。


上次危机到现在,全球资本市场上失去了一半的流动性。再怎么印钱,想把经济刺激起来,不管用了。资本法则讲净回报的。全球通缩周期到来,在各国经济政治社会动乱和战争形态形成下的运动中,欧,日等部分国际私人资本,在这两个经济体的主权债务爆发裂缝加重与货币危机转嫁政策下,抢入美国股票市场的证券资产,未来还会继续推升美国股票股权证券市场,而不是国债市场,反映了国际资本对主权债务风险,对美元债务的长期戒心,反映对公共及政府的信心下降,从而,大量介入美国私人部门持有现金和比较安全的公司的股权(证券)资产。国际资本这种对安全与对美元股权资产需求,推升对美元的需求,推升美元指数。美元是唯一准本位货币,国际资本自然向美元流动。其他货币都没有象美国那样的资本市场巨臂条件。不过,美国发生问题,波浪周期转折的时候,很可能发生在2016。这个东西是一波上后一波下的。没有什么商品包括货币,是永远上行的。美元越是上升,客观上对美国经济不利。整个货币摆动过程,促进和激发国际货币系统的演变。
2014-11-26
评论对象: 最近人民币会不会持续升值?
人民币兑美元,表现在限定的范围里,目前在比较合理的水平上下波动,这样很好。未来美元升值贬值,或者说美元指数往上走也好,往下走也好,都对人民币有利。关键是人民币走出中国并且内外循环的市场条件也在形成中。人民币具有相当不错的国际价值。而一种货币的国际价值不是由持这种货币的本国国内持有者视角决定的,而是外面的持有者确定的。人民币在几个货币丑姑娘中,不是太丑的。

现在就国际贸易与资本流动而言,不在一个水平上,贸易只是很小很小一部分了,以传统的视角老是盯着贸易额盈赤,一定迷茫的。资本账户下的资本流动额远大于贸易额,会越来越大。沪港通开通人民币国际市场资本化的运河。这是建设性工具性的支持人民币在国际上循环的部分努力,国际资本拥抱人民币。中国在金融市场建设方面在向美国学习,以全球为平台,憧憬为全球资本提供平台的金融市场和金融之都建设。现在一点点热钱进来出去,什么都不是,没必要担心。国土金融防御的思想完全不能适应中国资本的发展要求。虽然很缓慢,但是一个列强和资本国家哪能不在全球扩张呢? 资本的内、外扩张要求人民币参与国际货币系统在缓慢中加快的货币系统演变和变革。这是中国政治家们的使命。
2014-11-15
评论对象: 玉玦:最早的共鸣通灵玉器
带王字边旁的器物,(王宗)、瑗、环、 玦、 珪等器物显然是到一定时代阶段后的定义。

从发源的视角看,这些器物在这个王字定义上去以前的上古就有了。特别是(王宗)、玦、珪都是上古人的观天之器或工具。可以利用这类工具,在特定的时间,根据天文现象日月星的运动,相对准确的确定某个特定周期中的时间。

很古的玉玦的厚度或高度比例不适于做耳环的。

古人将玦置于眼睛旁边,看上去好像是在耳旁,后人主观推断做耳环用的。

人在大地上观天,对照物是天,以大见小,人用玦,可以以小见大之特定。

太阳西下,月亮从东方升起,天上的月亮随着地球自转,在夜空中西行,月光照射在大地上,我们看到自己的影子。古人将玉玦的缺口直缝对准北极星,月光透过直缝,由斜射,到垂直射,再斜射,走过一个半个圆的过程,透过这个直缝在玦的内壁上形成人们可对照的影像光标。古人利用取向和月亮运动的照射,就可确定比较准确的夜间时辰了。

简单易用。也不简单。可以说是对应日晷的一种夜晷。只是日晷通过太阳阴影投射,而玉玦通过月亮的阳影投射光标原理,是人类最早的准确观天测时工具,最早的一种夜表。它是通过观天做到的。这个天文工具当然就是眼睛用的工具。它置放在人的眼旁,而不是在耳旁当耳环用的。到后期时代,一大堆的衍生功能附加定义,不一定没道理,但是就器物的溯源而言,后人已经不清楚了。

同样,玉(王宗)也是这个道理。先夏的人已经非常清楚地告诉后人,他们刻在(王宗)上的眼睛,是表面它是人的眼睛用的工具。(王宗)是用于更大的年周期的观天工具。很多良渚文化中发掘的玉(王宗),都带有眼睛的刻画,即所谓神面或神兽纹之形容,后世又见诸于商代的青铜和三星堆中青铜器中的这种所谓神面或神兽纹器物承继,这些都是先夏流传下来的观天文化“神”迹。先夏时代或者说新石器时代晚期,古人运用天文知识的能力,已经很熟练了。
2014-11-06
评论对象: 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经到拐点了吗?
央行干预是肯定的。试图打击套利,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它为什么早不这样做呢?套利,和批评套利又不是今年才发生。除了其他因素以外,它是一种发泄对美方的不满,首先是一再警告美国总统不要会见达赖,但是没用,一点面子都没怎么给,就在那个时候起,就快速调节中间价,笼子里浮动,人民币走软。这种术略时间选择,与其说与客观配合,还不如说是传话,美方好像也是领会的,它就是把美元指数一直压在那里,该上行的时季,或者不少人期待上行,它就是吊在那不上行。不过,美方还是有人熬不住,嚷嚷人民币不按他们的思路方向走。这边官方媒体就发文回击。美方最近干脆派人来这边官方交涉了,那个后戏多少也是可以预料的。经常账户季度顺差不大,但是资本账户顺差很大,没什么好担心的,中国自己的事需要调整,则是难以回避的。
2014-05-14
评论对象: 从美元国际化历史看人民币国际化
从宏大含义来理解自由兑换,没什么太大意义,因为大家都知道世界上哪个国家的政府即国务政治家都是“干预主义者”。如果说他们诞生在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理论,无论是马克思的,还是凯恩斯的,除了理论的其他重要特性和立场利益代表不同以外,都是在固定汇率制下的经济理论,都具有干预主义倾向性的。要知道,任何国家,政治本性之一,就是干预。

中国资本项下的可兑换,是相对于不可兑换状态下的一种权力自由。如果一个资本国家的公共部门对民众连可兑换的权力都不给,那你看到的是这个国家的人民选择货币兑换的权力都没有,这里以全球经济发展背景下,仅从资本国家的角度来观察,就是表面上,你也没有尊重给你国家的人民向其他现代资本主义国家的人民一样所具有的一种权力。兑换不兑换是个人的操作选择,而可不可以兑换是公共部门给不给私人部门这个自由权力。这是一种兑换权力的自由。就像你可以把钱存银行,也可以,假如有选择自由的话,存基金,国债,存余额宝们,如果,它说,余额宝,或某一种金融模式不可以,你都没有选择的自由。对中国公共部门而言,当今金融市场,最重要的国际层面控制,不是对人们操作性的兑换权力控制,而是资本流动管理,这是公共部门已经意识到并且会大加实行的宏观水平监控和分类管理,在世界各国都是如此,只是背景各国不怎么很相似。尤其在美欧国家,它的法规修订建设的趋势,是向政治家们提供带有更多干预性的工具。资本国际间的流动和对资本流动的管理,才是金融领域里公共部门的最重要工作之一。会不断因时强化,完善,使用它的工具。
人民币国际化还是很容易被各方面,特别是媒体的话语权力有意无意推导为人民币像美元那样的国际上本位化的货币效应概念。但它还是有狭义的和广义的国际化区别的。很容易产生概念叠加混淆在一起,使人产生画面误读,误导人的意识判断。实际上看得出来,上面的天牛还是比较审慎,很少提人民币国际化,多数也是说人民币出境。当然,这都是种种不同说法,他们认识到,如果是一种国际化,也是作为几种目前主要储备货币之一,获得它的国际间的几种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之一。而不是替代美元的国际本位货币即普遍的国际间结算货币地位,那种广义国际化特性,就是货币国际间的准本位化。所以对中国当局或公共部门而言,它的目标是策略性的,不是颠覆,也还没有力量足以到颠覆现有货币系统。如果这种货币系统本身蕴育和发生重大危机,给人民币带来的则是比较好的机会。就像2009年以来那样,官方的人民币流动,由被迫,到主动出境。

国际资本界需要人民币资本。人民币资本也需要走向国际。这是国际形势下的一种客观趋势。当然什么事件的展开过程,都是有起伏的。时期上,还是由于中国的财富,即它的全部生产力和经济发展变化支持取得的在国际地位上,得到相应地互动形成的形态。现在主要大国包括中国、俄罗斯都是资本国列强。有一些类似一战前几个列强存在的国际局面。但是中美两国的政治领导人,还是倾向走英美那个时候的道路,而不是当时的德国道路。所以现在的人民币国际化,如果这样说,那也是一种狭义国际化含义。人民币首先应该获得也可以获得像欧元和日元那样的主要储备货币地位,并且,在一定程度和范围,达到一定结算水平。那样会促进和促成国际货币系统的演变。

因此,由于策略目标的不同,用学习和模仿美元本位化的方式试图达到人民币本位化,也就是某种含义上的帝国化,是不现实的。客观条件和国际环境形态,还远没有形成支持。完全帝国化,就还要经过不同战争时代的洗礼。而亚元纯粹是子虚乌有的策略联盟幻想。货币要有财政统一意志支持,中国是大国是大经济系统,不能指望依靠发展靠不住的东西。
2014-04-07
评论对象: 人民币、楼市拐点基本可确认
这一波,中间价往上抬,上浮的人民币“贬值”,本周或下周初达到波峰结束后,下调。
楼市衰退,时间周期去年就到了,而且那个市场还发生过冲。楼市,跟人民币出境,及流行的国际化,有深远关系。跟人民币在资本项目不可兑换和准固定汇率下模拟的浮动“贬值”,目前,没有长远关系。
2014-03-20
评论对象: 人民币贬值速度应比热钱流出快
这种开裆裤骑竹竿指挥淮海战役架势式的扯谈,那些务实操作的人只能沉默。天牛已经说了在(波动)正常范围了,还喋喋不休地渲染画图,制造羊群效应,什么美元现金不够,出现大跌50%,90%的,纯粹胡说八道。即使资本项目下可兑换现在放开,它的资本流动管理会更明确和严格。它有针对不同性质资本流动的分类管理。它知道盘子的多少可控。还有国家的法规政治手段看着。实际上,对机构公司的资本项目该开放的已经差不多也都开放了。一般人换钱,你换了美元还不是在央行辖下在中国领土上的金融机构里吗。在外面设账户,往外汇款可以,超过金融机构规定的定额,他还是顺便要问你出示凭证和缴税文件。到不一定是国家不容许,而是没有什么金融机构本身是会存巨额现金,等着个人随时一下提出,转出去的,哪个国家的金融机构都不行。央行在慢慢训练和教育交易市场和投资者投机者适应走向浮动回率这个市场。如果说,过去三年来,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包括印度卢比,巴西里拉,阿根廷比索、俄罗斯卢布、越南盾、印尼盾等货币大多已对美元贬值了10-30%,是啊,人家在浮动汇率制下,你看也没出现国家经济就完蛋了的事嘛。你得了解和实践浮动汇率制,才知道。不要说根本不实际,即使就是大规模的外资一晚上想逃掉,央行都可以随时或银行营业前一小时宣布一下贬值10%。你看看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的时候,美元对所有货币就是开盘一下贬值10%以上,所有想逃的都得老老实实继续背着麻袋。要是到现在才提出什么“人民币贬值速度应比热钱流出快”这种策略,央行那些人要是到这个时候,还这么麻木和幼稚的策略预见操作的话,他们早就被下课了。一个大的经济体,只要具有强大的生产力,不用过于担心自己货币升升贬贬,这是国际政治经济在市场上动态平衡的博弈。那个国家的经济发展都没有宝大祥的道路和道理。人家那些弱势国家都不怕并主动利用浮动汇率调整。而这里总是有人一惊一乍,把市场交易的那套说辞思维无限延伸到国家经济危亡头上,什么做空,做多。那时思维框架化误导。要知道,中国现在可不是孙悟空的国家,而是六耳猴王的天下。
2014-03-07
评论对象: 为什么乌克兰的事态值得关注?
普京在记者会上称,“俄罗斯准备好主办G8峰会,但如果西方领导人不愿来,那就不必来。俄罗斯一直支持国际法,动用武力也会遵循,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战争则违背国际法和安理会决议。“

从政治视角上看,这是经典的适时的政治言辞反驳。政治家都会这样。普京在地缘和国际政治中扮演的角色,已经成为那个地区的主导动源。西方和美国在那个地缘政治上同俄罗斯无法对抗。

“路透社报道,俄政府顾问格拉济耶夫刚刚表示,如果美国因乌克兰对俄罗斯制裁,俄政府可能不得不放弃使用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并拒绝对美国银行偿还任何贷款,推荐所有美国国债持有者抛售。路透社指出,俄政府常用格拉济耶夫释放强硬态度,但并不会影响政策制定。“

这是直接对美国和西方对俄经济制裁警告的警告。俄罗斯的政治策略家看到了,地缘政治的地平线上,战争可能导致的发展苗头,会对当代货币系统中美元,这种国际化准本位货币,造成对全球资本而言的,不可预料的系统性变局。战争是可以加剧演变国际货币系统的分解的。

各国政治家们在碰到国内经济困境的时候,其外向政策方面,策略往往是强化竖立外敌,展开骂战,转移民众视线。
2014-03-05
评论对象: 为什么乌克兰的事态值得关注?
俄罗斯很清楚美欧现在都不能在这个地缘政治上同它对抗。俄罗斯已经用合法选举出的总统和保护俄罗斯人,那样的合法性理由,准备战争。这与美国用萨达姆搞核武和杀害人民的理由,攻入伊拉克,推翻那个政权的合法性理由类似,军队要侵入,要重新安置它的代理人。
2014-02-28
评论对象: 人民币汇率为何由升转贬?
嗯,张博主过去的文章老是抱怨人民币出境造成套利有多么严重等等,现在的边际效应之一,央行回应这些不懂浮动汇率制的学者,稍稍放开一点浮动,就把套利整得惊慌失措。这事件,资本项目下可兑换开放也好,人民币出境也好,都是服务与受制于浮动汇率制的,只有在浮动汇率之下,才能获得一定层次的货币地位。否则,除了关门,永远不能想象天上掉下来个人民币国际地位。没有或不实施浮动汇率,在当今世界,连博弈的政治地位都没有。要是像那些货币一天发生对外贬值9%的其他资本国家那样,还不把这些人吓得魂都没了。人家国家经济自组织不是照样运行吗。除非政治危机,有经济周期性的衰退收缩萧条,也没有什么经济崩溃。把市场崩盘和剧烈波动或摇树,渲染成一个国家的生存危机,是一种没有根据的恐慌心态极端化定势。中国天牛头上的天线还是笔直地竖着的,有行动地推动事件演化是有信心的表现。而货币最终是信心的游戏。尤其在一个大经济体。只有在一个国家的政府,就是国家政治发生大的动乱的时候,信心会发生根本动摇。小的造反,是一个社会警示和维持健康的表现,而政治家为了权力,会常常反过来做,是维持它的社会权力存在的表现,维持它的社会权力,就是维持社会的信心。央行在这么一点点小的浮动范围松开,顺便训练和教育一下社会和各种资本,在中国市场从固定汇率制到浮动汇率制的过渡过程中的思维,完全有必要,早就可以这样做了。那些抱怨人民币出境套利的,应该学习浮动汇率制下的市场。世界上没什么东西是宝大祥的。
2014-02-28
评论对象: 左翼的定力
呵,哪能这么完美主义的思维。具官是历朝历代都要周期性干的事。不具官,他们都疯了,党国主义的政治家需要根据历史规律,周期性的具官。不光光是什么立法不立法的事。党国内外的法规多的是,不付诸行动具官,立法没用啊。你看那些法官,还不清楚吗。它必须用具官手段,周期性的具官,有的时期,集群性的具官,作为一种社会权力的生存方式。这是一种历史性平衡术。哪个力图维持的朝代,不具官啊。无论左右都应支持具官。不能光说不练啊。光说不行。该具的还得具。法规总是滞后,伺候行动的东西。卷土重来,对于政治家来说,就再具官。一直是这样周期性的。很正常。
2014-02-21
评论对象: 周青良:过年的思考[草根话题]
腊月二十四,不是马年第二天。立春日才是马年开始。腊月二十三小年的叫法,就跟有说二十九晚是小年夜,三十是大年夜类似。但是传统上,人们从这天开始着手送旧迎新年的活动了,好像传统的春节期间了。二十三也好,二十九也好,三十也好,包括民国确定初一为春节也好,显然都是月相周期日的循环排序。好处是比较直接根据月相判断。到了初一看不到月亮了,很明显的月日。但是,它规定必须是在正月。而正月,是按夏根据自然的天文地候,以地支十二个数字赋予月份顺序确定的。子月总是冬至所处的那个月,而冬至,从人类立杆测阳时代起,就确定了。而夏正建寅。那么,一般轮序到这个寅月即正月的月相初一,才能符合要求。实际上,夏时代的时间规定的伟大,是准确找到和确定规定了寅月四日为立春,这是阳历属性的。就是现在所谓公元历的二月四日。但是,按月相轮序的初一,并不总是正好在立春日。当中为了统一月和年的周期,岁差,还要置闰。就产生了有的年日初一是正好在立春日,有的在立春日的前后若干天。今年就轮到了立春前四天。甚至,按现在公历,这个初一还落在丑月的最后一天。所以,传统中国历法是阴阳合历,与世界上有些民族,完全以月亮周期排列计算的(太)阴历的阴历是两回事。

另一方面,立春的时间,古人以子时开始一天,它在子夜前,结束前一年最后一天周期,开始新的一年周期,在子夜时辰,开始进入新的一年,它的开始日衡量确定,是根据极星,恒星与人之间处于同一条线上位置时,同时,距冬至45天,据传统阳历一月一日35天,于子时午夜开始新的一年,所以对于白天而言,子时午夜前后时辰的夜空,是一种人在阴时状态观察与衡量确定年月日的开始。从上面两方面的意义上,称它是一种传统阴历历法,可以是说对的,不能说错的。错,也许是人持有的概念差别。中国历法是一种典型的负阴抱阳,或者背阴朝阳的理念基础上来历法的,立春这个日子,也曾被称为元旦。当二月四日的黎明到来时,这个日子,与太阳在黄道上的位置吻合和确定的,因此,本质上,夏历,农历都是阳历年性的。
2014-02-09
评论对象: 周青良:子丑寅卯与子午卯酉[草根话题]
初一看不到月亮,可以看到星星。立杆测阳,一般日晷观察,太阳太近了,离地球只有八点六光年,不同地域,角度选择,差别发生太大,北斗星柄,只能做大致的季节方向的判断,而农耕时代,一般人,不能轻易解决年周期中,正确的与准确的开始时日的确定和判定。

农耕时代,世界上有不同的民族,根据天狼星与太阳出现的特别时间,确定一年的最恰当的自然周期的开始。而华夏古人在长期的天文观察中,是以参宿星座中,三颗看上去等距串连的恒星,随着地球自转和公转,来判断和规定符合农耕时代的年周期的开始,也是地球上万物复苏的春季的开始。三颗星中间那颗星,距地球1342光年。当这个星宿三颗星,到达华夏大地上人们头顶上空时,人们可以抬头看到垂直在自己头顶上这三颗星的时候,星光熠熠,明亮夺目,并且,这三颗星在同一时辰,也行进到了与天空中最北端的比较亮的恒星帝星,(即北极二,这颗恒星有点红化,距地球126光年),在夜空中平行呈一直线时,它距冬至的时间是45天,距子月最后一天的子时,算起的第35天,就是“立春”。(在子月最后一天子时,也是按干支历丑月的第一天的开始,可以看做传统阳历一年的第一天。民间有冬至十天阳历年的谚语)华夏大部分地区可以看见参宿在傍晚酉时,从东方出现,随地球的运动,到子时的时候,夜空中,参宿与帝星到达并行,呈一条线的时辰开始,但不是立春,可以看成阳历年的第一天。后来的老子有“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说法。我的理解,他有指这个子月子时的意思。

先夏时,古人农耕需要,正确和准确判断一年的春季,也是要经过观察实践,找到一年中最重要的开始时日的天文景象。这是夏时在先前的天文历法基础上颁布的。当时到现在,虽然地球进动,产生岁差,人们视线中的极星中轴(这个“干”,也转到了勾陈即北极星照准,不过,夜晚观察,若以帝星为照准,这个判定规则,仍然符合天文观察的景象。这个日子在后来传统的阴阳历结合中,是阳历的二月四日。实际上,按古时的算法,是从二月三日午夜十一点,即二月四日的子时开始。这个在横跨东经120到90度,大约30个经度地域,纬度从南面赤道到大约北纬40度,包括华夏地区的大部分,在一个时辰里,即不差二个小时里,从东到西,从南到北,男女老少,都可以看得见的,自然的,令人信服的冬季恒星座——参宿,伴随着地球的自转和公转,在这天晚上八点左右呈现,人们顶礼膜拜和庆祝这样的三焦性定位的天文景象。“光”这个字的甲骨文结构,就表现了人朝向头上的三颗星发出的光芒,跪着膜拜的仪式。即使变化了,现在看上去,这个字还是在天的一种单体写法符号上,托着三颗星。这个是古时“春节”的溯源。毫无疑问,这两天的北斗星柄是指向正东南角的。以现代天文知识来看,在天球黄道上看,走过了一个圆周率数字的圆周角度314,进入315,所以立春这个日子以恒星与恒星和地球人定位,还是比较正确,准确与精确的。


实际上,古人也知道在白天,一些地方当太阳升到人们头顶上的时候,它也是直线对着帝星的。只是白天阳光太亮了,看不见那颗星。太阳替代了一个夜间三星定位的角色。只是因为离地球近,在比较小的地域有效。因此,在一些早期出土的文物中,就有了八角星的阴阳区别。阳八角代表太阳,像凌家滩的太阳鸟身上的那颗星,子午卯酉,十字主凸。阴八角代表星,像大汶口出土的器皿上和以前有的博主在文章中,展示的彝族妇女使用的方巾图案之星,十字主凹。

像“元起行止化(华)中正光,包括一干易道子午”等等,这些字的古文和甲骨文写法和溯源,也都与来自这个天文景象和这个过程的具象与抽象符号描述以及与字的演化衍生的认识或概念,有关系。

若没有雾霾和光污染,可以看到星星的地方,这几天晚上八点前后,可以观察到参宿三星高照,与帝星(北极二)和地面上的人形成一个以参宿三星为焦点的直角三角形。根据夏时都邑建设的出土,那时已经掌握勾股定理,他们可以假设和推断出恒星之间与地面人与天球之间,大一统的直线距离比例,由此即使没有文字,应该也可以出现像洛书那样的上古形貌和数字定向定位文化记录。这个大概是出自历法需要,画先天八卦时,先夏古人已经大部分认识到,尽管“竹书纪年”记载是到夏时才颁布于天下的。




    
2014-02-02
评论对象: 人民币和货币政策“被美元化”了吗?
类似跟风文章出现在一些主要媒体很有意思,公开责备批评这种管理当局自己造成的人民币“内贬外升”状态,有当局硬着头皮,有意在推动对这种现象情形,向着浮动汇率方向演变所需要的统一大众思想意识共识的引导含义。

人民币在真正转向自由浮动制度以前,升、贬值辩论基本上是对制度产生的现象表现的谋略性计算,不是以制度性转变为根本取向的。不在国际市场上自由浮动,就没有获得与经济程度相称的货币地位。没有相称,相当的货币地位,会程度比较大的受到主要货币国家的货币政策的制约影响,反应就是汇率风险。类似具体情形,在东亚地区人民币形成一定地位,其他相对小经济体货币受到人民币货币政策变与不变的影响较之这个地区其他货币的货币政策影响显现的影响力而言,比较大些,就是相对这个地区存在能量较大的人民币货币而言,这个地区小些的经济体的汇率风险是增大的,所以他们实际货币政策比较趋向与人民币对应汇率变化的权重就会增大。这种地区性货币权变能量反应的是人民币在这个地区活动的货币地位。它要争取更大范围的货币地位,减少过度依赖主导货币产生的全部或较大汇率风险,就得走向全球,转向人民币货币对外的浮动汇率制度。

08年后,人民币多元化外储,那只是临时报不及的外储防护策略,汇率风险仍然全部是自己的。要把这种风险,适当减下来,只有寻求人民币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通俗点,尽可能在国际市场上多使用自己这个人民币,汇率风险趋低,自主性增升。无论升贬,在市场上,让它找到自己的市场水平,毕竟人民币是由人民币大经济体基本需求支持的。多使用人民币,增加包括人民币货币的国际贸易存在,结算,投资,流动结构建设与合作支持,所谓比较自然地融入货币浮动汇率制下的主要货币篮子系统。它是建立在小心翼翼维稳或者国土金融防卫策略的思想源上的,采取的是渐进模式演变原来的固定汇率制成为现在所谓的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实际上。就像周小川承认的,我们会看到继续演变要改掉的,所谓“央行常态干预”。而这种常态干预,支持了自己意志规定的一定范围的汇率变动,还是一种准固定汇率制。虽然可以理解,但是实际时间从2005年开始蠕动,到现在,已经尝到了个中滋味。老百姓被弄的吃不消,当局也被弄的吃不消了,像那种罗列一大堆一,二,三,四现象原因,还有什么名义汇率,实际汇率等等,好像告诉人们为什么会这样,说来说去,却无所作为。

历史上,英国,泰国东南亚那些国家,都是受到拿自己的固定汇率制与国际浮动汇率制下的资本流动博弈,吃了大亏后,才被动使自己的货币转向浮动汇率制。中国毕竟是大经济体,有开放的条件,有基本人口变化的需要推动,还可以顽强抵抗。摸石头的思想模式,决定了不会承受汇率制度改革突变短期紊乱,即最好宝大祥的道路。不过,世界市场经济,和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没有免疫商业周期的宝大祥道路。代价已经认识到了,继续准固定汇率制,受折磨,再也难以承受的是自己国家的经济与政治基础。你货币在国际市场上浮动了,那些搞出的什么名义汇率实际汇率的学者概念,在市场上,它就会自然趋同,因为是在全球经济互动基础上的国际市场和市场上的力量博弈支持和驱使这种趋同平衡。所以周小川表示了要走向浮动汇率制了,不能再常态干预。市场经济下,当局有权干预汇率。但是,不可常态干预。

人民币向外走,并且当局要向这个货币地位增强的方向努力,国内人民币市场利率势必受到直接和间接影响。假如真的对内界面,调整接近平衡了,而外界面还是这个常态干预的准固定汇率制,那么失衡的机制,就是这个汇率制度性通胀或通缩根源就改不过来。

中共政治局委员韩正比较清楚地说出,“牢牢把握所有的改革创新都要与中国经济发展水平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为不断提高我们国家的国际竞争力服务;牢牢把握所有的改革创新始终要为实体经济服务,而不是为金融而金融、为创新而创新”,表明中共当局,在局面上,比较倾向于中国经济在国际视角下的取向,定位和指导中国国家利益的行动策略目标了。
2014-01-18
评论对象: 纠正对购买美元美债的认识误区
博主的观察和想法是在接近符合浮动汇率制的客观事实反映的。央行当局也意识到并且在演变。常态干预坐庄死扛国土金融防卫,它根本受不了的。所以它要想在在市场上长期操纵是做不到的,这等于跟全球的资本流动长期作对,哪一个国家都不行。闹得国内通胀汹涌。所以必须废除外汇汇率管制,就是废除自我坐庄,自我束缚的固定汇率制。你尽管让人民币在国际自由市场上按浮动汇率兑换,不要固定,换了无非是存在了国内银行,或者汇出。但是,你当局要做好资本流动管理。这同外汇汇率管制是两个概念。你想从金融机构里一下汇出一亿,对不起世界上哪个国家,哪个银行也没那么容易让你那么干。做好资本流动管理就行了。它要流,你可以让它流,你也可以让它流的快或流得慢,你也可以限制它,流进流出多少的闸门规格。这是国家的金融主权,跟外汇汇率管制自我坐庄自我束缚这种固定汇率制是完全两个概念。人家早就明白这个道理。不过中国的学界和最高当局认识都比较晚。或者是国土金融防御的恐惧惰性。没什么好怕的,今天给你在浮动汇率下自由兑换了,你也不能指望想把五万美元一下汇到国外去。不行,这是国家资本流动管理的概念,与自由兑换两回事。只要流进流出这个国家的金融机构, 你就得受到当局的管理规定的变动的管理。 当局管理资本流动是宏观带有法规性主权性的。而放开汇率自由兑换,才是尊重客观市场水平的。放开兑换率会有国内外市场的互动相关,但是,流动,你当局是可以动态管理的。这个国家的各种内外的金融机构在流动方面都是必须要受制于央行的金融管理和政策的。这才是央行的职责之一,而不是常态坐庄盯住汇率不动。很多浮动汇率国家都认识到和这样做,很多国家是在吃了固定汇率制即拿美元当黄金的思想推动事件过程大亏,以后才这样做。中国也不例外。
2014-01-02
评论对象: 评易富贤的生育观(中)
《2006年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报告显示,我国男性平均寿命70岁,女性平均寿命74岁,人均寿命72岁。
《2013年世界卫生统计报告》,对全球194个国家和地区的卫生及医疗数据进行分析,包括人类预期寿命、死亡率和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等9个方面。
报告显示,2011年,中国人均寿命已达到76岁,高于同等发展水平国家,甚至高于一些欧洲国家。

记住; 人类预期寿命是动态变化的。注意,预期和平均寿命是变化的。中国人口平均寿命从解放初53岁,到上面的几年相隔的统计,到今天,你看看中国主要大城市的人均寿命,就应该有动态思维。要是拿过时的教条的平均寿命来衡量未来的话,显然除了主观辩理,逞一时口舌之快,什么也说明不了。而人口发展变化客观的趋势,可是不理会任何目前人类利益观念发展的。希望是寄托在年轻人身上的。重大不平衡的压力的含义之一,也是最终主要压在劳动年龄人口上的。这不是政策调整,这是客观趋势挤压下,政治的一种被迫转折。一个国家的人口年龄越大,对不平衡的人口发展,就越显露的清晰。大家都会看到的。
2013-12-24
评论对象: 评易富贤的生育观(中)
看看1954-1975大约22年中的人口出生统计就知道了,平均每年2100多万人出生,总计4.6亿左右,假如从明年开始,1954以后出生的人就60岁了,典型的,即像习李这一代的人也开始进入了老龄阶段。这个20年里出生的4亿多人,在后期,创造了中国社会的从少年,青年,壮年的主要人群不同阶段所需要的巨大的生产力和消费市场的中流砥柱,一直到现在,假如从明年开始走向60岁了,这样即从明年开始的未来20年里就有4亿多人进入老龄,加入到现在已经60岁往上的众多老人数字中了,可想而知。人口到了严重不平衡的阶段。人口的发展,最主要是平衡。重大不平衡的含义是多维的,深远的。所以当局自己没信心了,刚性政策的信念被客观的形势发展撕开了裂缝。值得特别指出的是,这个已经形成了趋势,形成客观趋势的东西,国务政治家们可以试图逆向操纵,但是绝对做不到长期操纵,这是因为人口与寿命周期的缘故。任何与自然周期作对事件,都会受到自然惩罚。那些争论延期不延期退休的社会现象,除了眼前利益的考量,就是当局的人,对未来社会的人口发展失衡恐惧的表现反应。人类的理念和观念总是在吃了苦头后,才改变。
1975    2114万1974    2287万1973    2363万1972    2480万1971    2516万1970    2801万1969    2502万1968    2772万1967    2174万1966    2483万1965    2480万1964    2414万1963    2787万1962    2092万1961    1141万1960    1468万1959    1306万1958    1714万1957    1900万1956    1736万1955    1861万1954    1851万
2013-12-23
评论对象: 评易富贤的生育观(上)
如果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注意他们一直说的是基本国策,就像环境保护那样,是中国的基本国策,那现在这个中央改它干什么呢?这不是考虑一个当代人利益的问题。有真理,有信心,有本事,你当局可以坚持的啊。 为什么不坚持?

我看到是,这恰恰是以易为代表,近十年如一日的奔走呼号式的推动和坚持,得到了这个国家愈来愈多的客观理性的认识,从而发生的一种历史性和标志性转折。在他的“大国空巢”一书中,比较系统的,是系统的,展示了人口理论和观点,那是来自并得到人类历史和实践总结观察研究的支持的。而在一个小人物的战斗过程中,为了战斗,若干文章,倒是完全有可能会有说的不全和过激一点的观点,这很正常。只有比较全面的观察他一贯的长期的系统的总结和论点,观察中国人口发展的重大不平衡,才会有比较客观的认识。

回到上面的问题,为什么改变一贯的“基本”国策和政策,还要假装说什么没有改变,如果没有客观形势的发展对民族国家的压力,没有人对民族国家的人口健康发展,出于非个人利益的长期坚持战斗,以现代利益政治和官僚们作为,会怎么做?这是一种客观趋势发生的转折,它告诉我们易的坚持取得了一步重大胜利,这不是他个人的胜利,并且还会继续取得由于客观内在关系的推动的客观事实发展,战胜主观意志的胜利。易的作为是会有未来历史事件学家写上人口发展史的。
2013-12-17
评论对象: 中国工业化进程面临中断的危险!
这类文章的观点和意见,思维出发点或立场也许不错,据“理”力争,但是,线性思维主导还伴随担心颜色革命,浑然不知天变,或不理天变,或试图解释,并且要求天未变道理条件下,应该怎么样,怎么样。过于扯了一些。
2013-12-12
评论员简介

思想就象花朵。如果你任其待在那儿而不让它吸收任何东西,它就会枯竭。
 

统计信息
创建: 2009/8/15 17:59:30
评论: 0

访问: 22672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