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被庸医多年误解的“肾”和“补肾”
何新不懂中医 竟然敢写中医文 想必闲得无聊了哈

此文还是一知半解。
2016-10-20
评论对象: 古希腊伪史辩应该引起党和国家高度重视
博主辛苦了 谢谢文章!
2016-10-20
评论对象: 现行房地产制度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制度?
45楼终成正果: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_____________

看了你的《社会科学理论中基础概念之辨析》文章 认同你的相关观点 但是对论证说理过程有写不同意见。
2016-10-19
评论对象: 现行房地产制度根本就是一个错误制度?
27楼 终成正果:特别贡献

他认为是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其实人类劳动不仅有差别,而且差别很大,大到可以说是天壤之别,云泥之别。
————————————
很欣喜看到草根网上还有两位博主已经意识到价值论的问题!一个是郑雪昭 一个是终成正果。郑雪昭主要责疑价值 使用价值 交换价值的名称易导致这些概念含义混乱。我当然是同意他的责疑的 早前 我与静夜书虫辩论时就这样责疑过。但是 更主要的 我认为不只是概念的名 马克思概念的内涵也是有部分错误的!即马克思主义认为劳动无质的差别 只是量的差别 量由劳动时间确定的观点是错误的。我早前在文章中有详细论证这一观点在当今时代是违背客观的。在这点关键性质疑上 今天看到了终成正果与我一致。

马克思时代,马克思发现市场给予不同商品不同价格的原因就是:不同商品凝聚的劳动时间不一样 凡商品价值高的 一定是其中凝聚的劳动时间也高 商品价值与别的因素没关系。于是 马克思得出结论:商品价值的本质是商品中凝聚了劳动 且劳动无质的差别 劳动时间决定劳动价值量。不同商品的不同价格是由市场给出的 马克思承认并尊重这个被其观察到的客观 并以此作为劳动价值论研究的客观基础与前提 如果不承认这个客观 马克思便不能推导出商品价值的本质就是商品中凝聚的劳动 且劳动时间量决定价值量这个结论。马克思时代之劳动确实无质的区别 因为作为一个普通劳动者都能胜任当时的任何一种劳动---->由此 马克思主义要求搞平均主义 推翻商品经济生产体系。不得不说 马克思的观点在当时看是正确的 但只是相对正确 相对于当时的时空条件下正确———>随着时代的发展 现代劳动已经有了质的差别 再也不是任何一个普通劳动者都能胜任任何一种工作了——>于是 劳动价值论需要修正了:商品价值的本质是商品中凝聚的劳动 而凝聚之劳动的价值量与劳动时间有关 但主要由凝聚之劳动的质决定 市场确定劳动价值量 。市场从马克思时代的发展至今 这一功能不变。现代,事实上市场对于不同人的劳动给予的报酬在相同劳动时间前提下天地之差。不同商品的价值再也不是一定与其内凝聚的劳动时间成正比例关系 客观事实证明了现代劳动有质的差别 所以无法只用劳动时间来衡量劳动的价值量。---->所以搞平均主义是不公平的 违背客观的做法必然受到客观惩罚----->不公平的生产关系就会抑制生产力的提高--->之所以计划经济+完全公有制的彻底玩不转之原因。
2016-10-15
评论对象: 如果陈云在世,面对今天的房价疯长他有办法吗?
呵呵 昨日今日之房价皆是政府想要的结果 有何谈他们调控无能?

明日的房价政府也预定好了 只是能不能调控得到 不得而知。
2016-10-14
评论对象: 信用货币真的有信用吗?
无耻!做学问得老老实实!真传一句话 任意解读 按需解读 裹再多浆糊还是改变不了浆糊的属性 也颠覆不了概念的本真含义。

马克思所言价值是何?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理论中定义的清清楚楚 简洁明了 涉及什么层次 领域 涉及抽象还是具体 其定义核心元素是什么等等 白纸黑字学人都看得懂。 尔等宣示同意马克思的价值定义 既如此 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引用前人创造的概念 然尔等所言价值实非马克思之价值 尔等却把自己的价值概念宣称就是马克思的价值概念 理品何其不端!

不同意马克思之价值定义也可以 或可以在自己的理论中另行定义嘛 或干脆说明就是日常使用时的含义嘛 老实做学问为好。
2016-10-12
评论对象: 信用货币真的有信用吗?
有一个国家存在 那么就有一个国家所承载的经济社会存在 就有经济社会所应有的生产力存在 以及这个生产力一般应有的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提升的生产力水平的属性存在 这是客观基础。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府其应有的功能、职责就是为了经济社会的需要而发行法币与这个生产力匹配 其表现形式往往是货币发行量围绕生产力所需上下波动 或偏多些或偏少些 如此而已。
————当你深刻观察客观世界 看到了这些最本源的东西 你就会明白 发行法币乃是政府或其它公认权力中心的职能 法币的信用来自于法币的购买力 法币的购买力来自于与对应的生产力的匹配度 国家如果罔顾生产力情况而发行货币 就会失去货币信用 货币信用并不取决于由谁发 不能说 我们是国家发行的货币 所以怎么发都是恒有信用的      不存在什么用之不尽的国家信用的概念。

如果是金本位货币 由于生产力的不断发展 金本位货币本身所受自然资源限制不能动态匹配生产力发展 所以必然成为通缩货币 而影响经济发展 但是 本身没有物理限制的纸币不能莫名其妙的来一句我有国家信用支撑 所以可以无视章法地增发法币 。还是回顾头去看看本源 就能理解法币增发是必然受到生产力及生产力发展水平的客观限制的。否则 就不会有津巴布韦现象了 也不会有改开后的几次恶性通货膨胀了。

纸上谈兵 客观观察浅薄 从无聊空洞的概念到概念 这是掌握不到真理的。
2016-10-12
评论对象: 信用货币真的有信用吗?
使用价值:是一切商品都具有的共同属性之一。任何物品要想成为商品都必须具有可供人类使用的价值;反之,毫无使用价值的物品是不会成为商品的。使用价值是物品的自然属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使用价值是由具体劳动创造的,并且具有质的不可比较性。比如人们不能说橡胶和香蕉哪一个使用价值更多。使用价值是价值的物质基础,和价值一起,构成了商品二重性。
————以上是使用价值的解释。鉴于价值概念有专门的定义(请注意马克思所谓的价值不是人们口头上常讲的那个相当于意义含义的价值。)用使用意义而不用使用价值这个词 就与价值概念很好的区分了。当价值概念被定义而脱离了那个口语中意义的时候 再在同一理论中 把使用与价值搭配起来作为一个专用名词是不伦不类的。导致有人说价值与意义可互换 请问:价值是指商品中凝聚的劳动 难道意义也是指商品中凝聚的劳动?

下面改一下大家看看:使用意义:是一切商品都具有的共同属性之一。任何物品要想成为商品都必须具有可供人类使用的意义;反之,毫无使用意义的物品是不会成为商品的。使用意义是物品的自然属性。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使用意义是由具体劳动创造的,并且具有质的不可比较性。比如人们不能说橡胶和香蕉哪一个使用意义更多。使用意义是价值的物质基础,和价值一起,构成了商品二重性。

“而是,国家信用,生产【价值】的过程与规律。”——胡言乱语。正如前述 在马克思理论中 价值是个专门定义的概念 是指商品中凝聚的劳动 这个定义就排除了其与“国家信用”会有母子般关系 不管你这个国家信用是专门有严格定义的概念 还是就一口头语所有的字面含义 国家信用本身都不会有属于其本身的劳动 并能把其劳动凝聚在商品中。因而国家信用不能生产出价值。

2016-10-12
评论对象: 信用货币真的有信用吗?
作为以马克思经济学为正统来说 所谓价值 马克思最后定义为凝结在商品中的无质的区别的劳动。既如此 就不应该产生使用价值这类不伦不类的词组 “使用”与专门定义的“价值”搭配在一起要表达什么意思?使用价值中价值的含义只能是“意义” 即使用意义。这里同样的价值名在理论中竟然有两个含义 这是违背逻辑的。我怀疑是否是翻译的问题 即马克思本来就没用使用价值这个词来表达他想表达的意思 难道把使用价值这个原本对应的外文翻译成使用意义或者其它类似的词不是更清楚吗?。正因如此问题 所以草根上相关概念纠缠不清的没完没了。

信用价值这个词把信用与价值搭配一起 就是受到使用价值搭配的病毒感染。信用价值的含义应该是信用的意义 如果你要表达是信用也是凝聚在商品中的劳动 信用量即是劳动量即是劳动时间 也即信用是马克思定义了的那个价值 那么你得论证是这回事 然后才能以其作为基本概念展开论述问题。

有一个国家存在 那么就有一个国家所承载的经济社会存在 就有经济社会所应有的生产力存在 以及这个生产力一般应有的随着时间推移而不断提升的生产力水平的属性存在 这是客观基础。作为一个国家的政府其应有的功能、职责就是为了经济社会的需要而发行法币与这个生产力匹配 其表现形式往往是货币发行量围绕生产力所需上下波动 或偏多些或偏少些 如此而已。如果能朴实认识到这点 那么搞什么信用价值的说法还不让人怀疑其智商 只能认为其另有所图 如果本身没看清经济运行根机制 还扯着喉咙乱吹一通 就很搞笑了。

中国就不缺王振式的人物。
2016-10-11
评论对象: 计划经济时代并没有打压个体劳动者
再过20年 中共抓住创新、公平正义这最最基本治国方略的两点 基本实现了共同富裕的时候 就是回头从理论上总结反思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错误的时候。现在 时机还不成熟 一个是极左派还有较多 二个是没有好成绩 说话不响。

如果不能抓住创新 如果不能给予国民公平正义 那么 外 先进大国虎视眈眈 内 星星之火自顾不假 内外交困 迟早垮台。
2016-10-05
评论对象: 计划经济时代并没有打压个体劳动者
政府就如人的大脑 极其重要 。但是 每个细胞的新陈代谢不是大脑管的 而是生命之神管的 市场就是经济体系的那个生命之神。生命之神是公平正义的 公平正义的对待每一个生命细胞 而市场不见得自然的具有公平正义性 建设一个公平正义的市场规则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应有之道。

计划经济就犹如由大脑指挥每一个细胞的新陈代谢 这注定就是一个有违天道的安排 注定就是一个不能完成的任务。而计划经济的这种安排是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实施的必然形式。
2016-10-05
评论对象: 计划经济时代并没有打压个体劳动者
试图控制每个人的自由择业、自由创业 即从严格控制第一环节来解决共同富裕问题 然社会主义新理论揭示可以通过放开生产环节 而只是对生产结果进行干预 比如交税而形成的公共财政普惠国民 开征遗产税等等办法来实现共同富裕。
2016-10-05
评论对象: 计划经济时代并没有打压个体劳动者
10 由此显见,一旦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大大节约劳动力是必然的。唯一可惜的是,低成本进行农田及水利基本建设的可能性同时也就不存在了。
——只有公平的生产关系才能激发劳动生产力的提升 你的“一旦实行土地承包责任制,大大节约劳动力是必然的”也承认了这点。至于“低成本进行农田及水利基本建设的可能性同时也就不存在了” 如果这种所谓的低成本以以压低农民的劳动价值的方法二达到的 那是不公平的 如果采取国家水利项目市场化运作 那么会营造出刺激水利项目生产率提高的势态 各种提高生产率的技术会容易出现 而如果只是在压低劳动者劳动价值上做文章 那会相对容易形成这种路径依赖。

农民的劳动价值相对压低 这就是工农剪刀差的根源之一。反过来影响整个工农业平衡。

但是 这是需要强调的是 压低农民劳动价值 不是像以前被地主剥削去了 这里没有宏观意义上的剥削  这是为了羸弱的国家积累发展而不得不牺牲。

再但是一下 尽管没有剥削 但不能说安排就是正确的。这种安排很不科学 根子在于马列理论本身有欠缺。
2016-10-05
评论对象: 计划经济时代并没有打压个体劳动者
请问 土地承包制后 为什么只要更少的人就能满足这些农产品的生产了呢?
2016-10-05
评论对象: 计划经济时代并没有打压个体劳动者
把这么多人约束在土地上务农 平均是平均了 但是 宏观效果是极大约束了生产力。
2016-10-03
评论对象: 三农与城镇化
14  你要说什么呢?
2016-07-15
评论对象: 三农与城镇化
沙子评论:没有科学管理社会的必然结果。交给每个县 每个城镇去规划 必然出现这个结果。这不是问责的问题 而是应该在国家层面上统筹规划的问题 。这种建议本博主早就指出来了!
2016-07-15
评论对象: 三农与城镇化
如果能正视以下两个层面的问题,这些新城沦为空城的概率,又会增加好几成:一是人口总量短期内不会有太大攀升。中国人口生育高峰已经过去,即便迎来全面二胎时代,人口增速也不会出现大幅上涨,类似“青海目标人群二孩生育意愿相对较低”“陕西近六成家庭无二孩生育意愿”“二孩政策放开河南群众生育意愿低”等新闻并不鲜见。
二是城镇化进程中,农民进入小城镇的比重并不算高。近期出版的《国家新型城镇化报告2015》显示,中国农民工流向地市级以上城市的占70%以上,流向小城镇的不到10%。专家直言,目前我国户籍人口城镇化率为39.9%,未来还要提高5个百分点,相当于有1亿人在城镇落户,任务已经相当艰巨。这个时候,就算各家“抢人”的本事炉火纯青,在“总盘子”有限的事实前提下,估计也很难让34亿人口容量的新城区人马欢腾。
城镇规划,按理是“有多少人口盖多少楼”,但在土地财政的刺激之下,演变成“有多少土地卖多少房”。还是数字最有发言权:最新公布的《国土资源“十三五”规划纲要》显示,“十二五”时期全国城镇建设用地增长约20%,远高于同期城镇人口11%的增幅,城镇建设用地增长速度约为同期城镇人口增幅的180%。中小城镇的烧饼越摊越大,不仅使得2016年去库存压力山大,更重要的是,长远而言造成严重的资源“空间错配”,总结起来,问题有二:一是地方在发展中小城镇的时候,规划如何统筹考量?地方规划是“散户”,难免信息不对称,全国规划总蓝图如何对其产生指导作用,这需要一整套自上而下的协同机制。二是中小城镇在布局发展的时候,如何逆转“唯利是图”的短视倾向?一任领导一张图,以及盲目攀比速度与规模,这是不少地方罔顾实际、大干快上的根本。面对34亿人的总量,公众难免要问一声:城市规划问责机制刚性何在?
投机的“接盘侠”支撑不了城市发展的命运,硬件资源的铺设也不能拯救城镇内生力的危机,规划人口达34亿的新城,莫非要向宇宙招租去?多盖一座楼,不等于能多留一批人。尤其是不少人口净流出城市,突飞猛进地造新城,恐怕只会为国内的短命建筑增加“一声炮响”的次数。城镇规划,是到了在制度的框架内厘清责权利关系的时候了。
2016-07-15
评论对象: 三农与城镇化
记者近期在多地采访发现,在特大城市限制人口、中小城镇扩容的情况下,一些中小城镇迫切希望加速发展,纷纷提出2020年、2030年人口倍增的目标。国务院有关部门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5月,全国县以上新城新区超过3500个,规划人口达34亿(7月14日《新京报》)。
小小的地球,已经安放不下中小城镇新城区的大梦想了。3500个新城区,规划人口超过34亿,大概相当于中国目前人口规模的2.5倍,足以装下全世界约一半人口。显然,就算中国城镇化的步子一路狂奔,估计也填不上34亿人口容纳量的“天坑”。
2016-07-15
评论对象: 人、政党、政体
哦 明白了党组织外再搞组织 而后在这个党组织之外的组织内搞政治活动是为非组织政治活动。

对照这个标准 令是犯了非组织政治活动规矩 但bo没有。
2016-07-15
评论员简介

科学应为人类基本价值观服务,即为公平正义服务。
 

统计信息
创建: 2008/12/28 17:12:34
评论: 0

访问: 76168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