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子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钱往哪里去了
拳拳之心 家国情怀!
2017-07-14
评论对象: 论加快经济发展的重要性
草根上看了一下 还是Q7的观点较有深度 但还有不足。

进十数年改革大都都是微观层面的改革 而且不乏有改歪之嫌。鲜有真正意义的宏观改革。

顶级宏观改革之一:就是金融机制的改革:直接印钱给公共财政 配套措施是保证法币的购买力动态恒定 二者是黄金搭档。要发行国债干什么?国家向有钱人借款付利息?有钱人的钱一则大部在代际遗传的时候以征税形式回收 一则赶向资本市场、高风险创新资本市场。大力培育公正的前述资本市场 绝不允许有钱人在民生领域投机倒把。看准大发 看错湮灭 正好满足了有钱人找刺激 又客观上让大量资金为国家创新做贡献 。顶级金融改革以保证二个方向为目标:一、人民由尊严的生活 二、创新能力全球第一如此循环不息 永续发展矣!

未见有价值的金融改革 只见以创新名义的乱世改革 什么校园贷之类 。当今有经济天赋的体制内人只见黄奇帆。我看随着形势所迫 将不得不有重用他的一天。就像不得不重用毛一样。
2017-07-14
评论对象: 宗教、科学与哲学
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宗教被用于维持剥削 是被剥削阶级的迷魂剂 故大力压制宗教 。其实宗教可以为公平正义服务 可以为人类达到先进文明的社会服务 所以某种意义而言 宗教只是工具。
2017-07-03
评论对象: 宗教、科学与哲学
宗教强烈折射人文精神 是感性的 是道德性的; 而辩证唯物主义是一种研究客观世界的方法 是冷冰冰的 是理性的二者不是同一属性事物 不能对立而论。

宗教被政治力量用于政治目的 特别是用于邪恶的政治目的 这种情况要引起注意。
2017-07-03
评论对象: 清晰性是思想的生命力所在
我曾今怀疑是否是我们的语言问题?后来自己否定了 因为用我们的语言来说明自然科学一点问题也没有 在哲学方面 尤其是顶级哲学方面 有的东西确实是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比如老子讲的道 他自己无法用语言进行正确描述 这也许是语言的囧境吧。
2017-07-03
评论对象: 清晰性是思想的生命力所在
博主很好的话题 草根上大部分不知所云的文章就是证明了这个话题的必要性。
2017-07-03
评论对象: 金融行业的王者时代已完结
在我文章里 分析了泡沫总是天然具有强大的吸金的能力 而之所以确定为泡沫 乃是其本质是越来越虚化其使用价值的无价值的空转 稀释了劳动价值 是对劳动价值的掠夺 增加了社会的不公平 因而是不公平不道德的经济行为。泡沫之吸金犹如肿瘤之吸营养。而金融货币系统可以为泡沫吸金创造货币条件 可以是一个泡沫的伺服系统 我们已经成为这样的一种局面了。对于社会来讲 如果放任这个房地产泡沫 那么就是继续维持这个泡沫的不道德的既得利益群 可如此即便政权乐于这样做也难能为继 因为这么高的房价必然转为为极高的使用成本 转而极大危害经济的平衡运行 。为此 必然紧缩货币挤出泡沫(挤出泡沫过程要讲究“术”  也就是用猛药还是轻药 这里不展开具体讲)。

金融系统只是经济运行的伺服系统 可以为健康经济服务 也可以为泡沫经济服务 宽松货币政策只是泡沫出现的必要条件而非充要条件 泡沫的出现还要取决于其它的经济政策 这里我不想批评政府的愚蠢的催生泡沫的政策 只是提醒紧缩货币能挤出泡沫。进一步提醒作为健康的经济运行 只是需要一个货币的伺服系统:也即只要健康经济运行需要货币 那么我的货币系统就能自动匹配 恰当的货币政策可以做到这点。政府不要拔苗助长 不要浮躁。

金融体系的完善 需要建立货币的回笼机制 回笼至公共财政 由公共财政循环支出 形成货币的主循环 如此生生不息 否则只靠宽松是无解的 必然导致经济系统货币越来越多 最后极有可能血脉喷张而死 出现各种经济乱像。

货币经过经济活动分配后 即便期过程是完全公平正义的 必然也沉淀在少数人手里 而公共财政不可一秒的处于萎缩状态 如果一味宽松来解决公共财政的问题 是极其简单想当然的想法 也是极其愚蠢的想法 因为随着经济系统总货币的越来越多 必然中风爆血管 。只有把公共财政当成心脏回收静脉血一样回收沉淀的货币才是道。

靠什么理由回收货币?靠税 完善税制 今天权力不能继承已经是共识 财富当然也不能完全继承甚至不能继承也必将成为共识 。
2017-06-30
评论对象: 党性是人性的升华
贤者的人性是一般人性的升华  贤者进入这个党 体现出的党性就是贤者的人性 当然是人性的升华。而不是一般人或道德差的人加入了党  其一般人性或较差的人性就升华了。

为此,必须把关入党口 靠什么机制?靠人民群众的参与。比如: 任何人要入党 必须有无利益相关群众多少人以上推荐。

务必使得党成为贤者的集合 否则 必然成为魔鬼披着佛的袈裟冒充佛作恶。否则 一党专政必然失败!
2017-06-30
评论对象: 中国风险之辩:如何化解金融风险
金融风险在于金融体系的结构性硬伤。
2017-06-30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相对论
习总号召要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 本人的三篇文章:《社会主义相对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我们的信仰没有错)就是发展了马克思主义 把马克思主义相关具体科学部分上升升华为人类追求公平正义的科学理论 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就是公平正义无剥削的社会。特色社会主义也应如此 如何存在制度性 机制性剥削关系的社会都不是社会主义。

周新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姓“社”不能姓“资”的文章提出了很多深层次问题 http://www.szhgh.com/Article/opinion/xuezhe/2017-06-27/141020.html 他所提出而不能解答的这些问题都能在我的这三篇文章里找到直接答案。
2017-06-29
评论对象: 试论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的局限性
不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有局限性 而是马克思主义的具体科学部分有局限性(社会科学之科学社会主义理论) 马克思主义具体科学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哲学原则。

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提出剩余价值概念并像证明自然科学一样的严谨论证其成立——》市场经济是剥削经济体系——》要消灭剥削 就实行公有制+计划经济——》实践走不通 出现回潮苗头——》发起文化大革命极力维持之。——》非真理 最终必然行不通 原教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必然碰壁失败。

而我论证了剩余价值不是永恒成立 指出了其成立所需的几个隐性条件 并进一步揭示恰恰随着客观的发展 其得以存在的(隐性)客观前提条件不复存在 从而导致剩余价值理论不再适用。市场经济即永恒意味着剥削的观点是静止的观点  违背了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哲学原则——》推出市场经济也属于社会主义的理论——》可以通过市场经济建立无剥削关系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
2017-06-29
评论对象: 警惕!房地产大级别调整真的要来了
实际上,之前学界曾经为M2与房价究竟谁推高了谁,展开了激烈辩论。————关于这个问题早在我文章《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里说得很清楚了。就是泡沫有吸金作用 快速占用信贷资源 巨量创生m2  而基础货币的增发及存款准备金率的下降是泡沫快速创生巨量m2的前提条件。
2017-06-18
评论对象: 科学从来都不是中药研究的必由之路
唯心不是科学 无逻辑不是科学 反过来说 科学意味着 客观、逻辑。那么 对照科学之含义 中医是科学的 严格地说中医其实更是哲学 其具体科学性类似于社会科学。

我要说中医是古老的伟大哲学、科学。
2017-06-14
评论对象: 共产主义已经在发达资本国家内部孕育产生
从马克思的社会科学原理可以得知:生产力的质变必然引起生产关系的质变 从原始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到现代生产力已经是质变了 必然产生质变了的生产关系 这个发展了的不同于原始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新生产关系就是社会主义。尽管西方发达国家仍然自称资本主义 尽管我们称谓它们是资本主义 自称自己是社会主义。

那么 人类社会发展的必经阶段:社会主义,其生产关系的内涵是什么?马克思没有明确具体预测说明 只是说该生产关系中不含剥削。之后的马克思主义实践者依据马克思科学社会主义原理得出认为完全公有制+计划经济才是唯一的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内涵。不符合的不叫社会主义。他们的逻辑推理不错 错就错在科学社会主义理论存在唯心的核心错误。

北欧这些国家早就是社会主义了 实践走在了前头 。社会主义是随着生产力的发展 人类社会从资本主义“自然”演变到社会主义 说是“自然”的产物更显得自然。在资本主义社会基础上 生产力质变催生新的生产关系必然就是且才是正宗而不做作的社会主义  完全公有制+计划经济不是社会主义的标准。

当今中国发达的生产力下 迫切需要建立货币的主干循环 否则必然阶段性的爆发金融危机甚或经济危机。须知被各种分配机制所分配的货币最后绝大部分必然沉淀在一部分手里 这些钱或货币必须在以代为时间周期内被以税收的形式回收至公共财政 由公共财政再支配出去形成货币回环 满足经济循环 。这种货币的主干循环方式显示了社会主义的生产关系的部分面貌。

再者,我们须检查分配环节是否公平正义 如此 我们就发展到社会主义了。

着眼于其它的 必然碎碎叨叨叠床架屋概念繁复 都是不得要领罢了。
2017-06-13
评论对象: 毛泽东思想与当代世界体系治理[1](下)
这篇文章得慢慢看 我先做个记号
2017-06-13
评论对象: 他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国民男神,堪称国士!
有正义立场的人多 有能力了解客观事实的少 正义立场没有客观事实支撑也就是成了无本之木。除了一片嘈杂 一地鸡毛外余不下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2017-06-08
评论对象: 他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国民男神,堪称国士!
在谨慎的反思自己是否了解了客观事实 然后再评论不迟 现在社会到处充斥着不了解客观情况而自以为了解了的 人民内部正反方互掐 有些传播者故意扭曲事实 渲染事实 这些 人民要警惕 发言要谨慎。前段时间的于欢案就是这样 草根网上的舆情也反映了此种毛病。

人民要进步啊!
2017-06-08
评论对象: 他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国民男神,堪称国士!
没有这样的粗暴的政治结论 这样的结论全世界都行不通 不得人心 。如果按照你的逻辑 那么毛主席也是受的封建时代的教育 是否要把封建时代的办学人 学校全部批倒批臭?!

毛主席的批评是立足在江青组织的所谓调查事实上的 而江青的结论是武训是个流氓恶棍 其捐学也是被逼的 如此才能有主席这样的上纲线性批评  如果主席了解武训是个大善人 他决不能这样批评。
2017-06-08
评论对象: 社会主义相对论
前不久,中共印发了《关于加快建构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简称《意见》),其中再次提到要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的问题,简言之,就是要使马克思主义真正产出解释和解决时代问题的能力,在中国社会和人民心中切实落地,成为信仰。

事实上,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一直都没能被改造成为被普遍地由衷信奉的价值理想,因为它的在地性较弱。其理论可以为一部分知识分子所理解、推崇,可以为工人阶级接受,却很难在占中国人口最多的农民阶级中产生共振,因为它无法为平民提供心灵的安宁、慰藉,也不能使大众从中找寻到安身立命的抓手。

工人和农民对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拥护,在很大程度上受中国传统的道德、价值观、文化、宗教信仰等因素影响。在毛泽东时代,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之所以能够嵌入中国社会当中,之所以能够在这样的语言背景下维持一个秩序,是因为嵌入的意识形态和制度方式,与传统之间有着同构性。
中国人是需要信仰对象的。建国初期,伟大领袖的神魅性取代了既往神明、菩萨在人民心中的权威性,但无论是在情感结构还是理论搭建上,这种取代都脱胎于中国传统,这便是同构的表现之一。领袖的神魅性决定了在特定历史时期中国人民对马克思主义的认受性,而如今的中国早已不存在这种人格化的决定力量,那么马克思主义如何成为一种给人自信力和愉悦感的信仰?

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时代化和大众化,其实现必然要从中国传统的理论经验中寻找依据。从《意见》和习近平的“5·17”讲话中可以看出,确切地说还是要从中国哲学中寻找对接点,建立健全中国哲学的理论体系,并将这一体系中的有效成分渐融到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当中,对后者进行再诠释。

但是,中国哲学的理论体系建构同样面临挑战,中国哲学与中国传统特别是民间传统之间的关系、张力,可能是影响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切实落地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国哲学的合法性证明尚处在从完全参照西方“认证体系”到自我证明的转换过程当中。走自证之路并不意味着“去西方化”或是“去殖民化”,在全球空前紧密联结的当下,任何哲学、思想及文化都不可能自说自话,因为即使内容不变,我们看待和运用内容的方式也在悄然改变。以我为主,为我所用的选择性吸收,是中国建立和完善自己哲学体系的应有方式。

在中国哲学的理论体系建立和完善之前去谈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问题是缺乏根基的,而且即便是该体系建立和完善了,也要弄清楚其中哪些内容是与人民大众直接相关的,这些内容又是否能够满足人们对信仰的预期。可以说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与大众化是两个不同的阶段,它们统摄于时代化的前提之下。


习近平在哲学社会科学座谈会上的讲话绝不只是就理论谈理论,其内容体现出专业与严肃,有更为深邃的内涵和布局(图源:新华社)

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多么复杂而庞大的系统工程。时代化涉及到中国传统价值观和道德的现代性转型问题,更指向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理论的转型问题。而这两个转型不是彼此孤立的,而是紧密关联在一起的,两者的契合程度决定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实现质量。

最后落实在大众化上,就是中国有没有可能建设一种类似西方自由、平等博爱之类的基础性的、中国的价值观,以此来对接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或者说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能否提供这样一种价值观。

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思考这种价值观可能性的路径也许并不正确,通常人们试图从孔孟当中当中去寻找,而孔孟包括道家文化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它是作为不同时期的统治者的意识形态的,它在本质上是精英文化,而不是作为人们安身立命基点的民间价值。

所以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落地必须重视民间的价值话语,而这种价值话语要从人们的社会实践当中去寻找,这也正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所在。
2017-06-06
评论对象: 三农与城镇化
什么叫顶层设计?看看黄奇帆的思路你就明白了 。你得有顶层眼光 顶层思维的天赋 !
2017-05-28
评论员简介

科学应为人类基本价值观服务,即为公平正义服务。
 

统计信息
创建: 2008/12/28 17:12:34
评论: 0

访问: 29113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