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才(二)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怎样正确的理解共产主义社会“各取所需、按需分配”?
gz3hua:资深评论员百强评论特别贡献
未来,难道登月旅游,也能“按需分配”吗?高档稀缺药也能“按需分配吗”?
===================

     高档稀缺药不一定是你需要的,国家发给你工资,这个工资收入可保你衣食无忧,可以过上小康生活,你不懂得根据自己需求去消费?既然懂得按照自己需求去消费,是不是已经说明,工资收入分配本身就是按需分配?
    本文的意思你没有看明白吗?本文有主张所有东西都免费白拿吗?你这口气在质疑马克思的观点还是质疑我的观点呢?
    关于免费医疗,也不能绝对免费,至少药品不能免费。为什么?因为药品完全免费会导致医院的药品被人们洗劫一空,不拿白不拿,到时医院治病就会无药可用。
2019-08-13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如果你们还不信的话,我再举出一个万能财政的调控工具,由不得你不信。这个调控工具就是价格。如果社会中突然遭遇如汶川地震一样的巨大自然灾害,凭空为国家财政带来1万亿元的支付压力的话,国家财政怎么办?那就是要求物价局将国营市场物价调高一点,则国家财政的新增货币支出能力就产生了。如果国营市场的商品存量是300万亿元,此时只要将所有价格调高0.4个百分点,也就是价值100元的东西涨了4毛钱,那么国家财政1万亿元的新增货币支出能力就产生了,而且还有多。有效的做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效果,根本不用社会募捐,物价简简单单变动一点点,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知道物价调控的厉害了吧?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以2019年为例,国家公共财政的总支出能力可能在25万亿元左右。这是在税费制度逼垮无数的企业的前提下实现的。如果采用智能模式改革,当年的公共财政的总支出能力将高达450万亿元,而且还能保证货币零通胀。为什么?因为智能模式中的市场是国营市场,国营市场物价由国家控制,岂有通胀之理?面对450万亿元的公共财政支出能力,现实社会还有什么问题不能解决?是不是万能?万能财政有没有言过其实?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按照货币与经济的正比关系,那么国家财政增发货币的总量规模有多大?以2019年为例,如果2019年的GDP是100万亿元,那么国家财政当年的货币增发总量就是100万亿元。而且完全不用考虑社会中流通的原有货币存量。国家财政只管按照GDP总量增发货币就是。这是智能社会进入正常化之后每年的货币增量的通用公式。但在国家进行智能模式改革的头先一年,如果2019年是智能模式改革的第一年,国家财政的实际货币增量在当年可能达到450万亿元。为什么?因为现实社会中库存了太多是商品,这些剩余商品一旦进入国营市场,那么这些剩余商品的价值都是国家财政增发货币的依据。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的货币的哲学定义就是“社会的血液”。
货币的现实定义就是,货币是国营市场商品的支配证明与支配权力。国家财政发行货币就是针对国营市场现有商品的支配权力的分摊。支配证明一次性使用有效,支配证明(货币)使用之后过期作废。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货币的原理就是,货币随商品价值的存在而存在,货币随商品的价值的消失而消失。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市场经济社会中的商品价值实现方式是通过交换来完成的,如果商品没有卖掉,那么商品的价值就是摆设,也就意味着商品价值没有实现,那么剩余商品就是烫手山芋。
在智能社会经济模式中的商品价值实现方式是完全不同的,智能模式中的商品价值是依靠国家财政增发货币来实现的,因此,智能模式中的商品价值的实现基本是不费吹灰之力。国营市场交换不是实现商品价值,而是意味着商品的消失=价值跟着消失,即国营市场营业收入通通过期作废处理。
    因此在这一点上,智能模式与市场经济模式是一个完全相反的现象。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市场经济把利润当作命根子,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恰恰是消灭利润的经济模式。其内核模型是,货币与社会生产总量的关系就像两条齐头并进的铁轨,生产总量是多少,国家财政发行货币的总量就是多少。国营市场消费了多少商品,那么国营市场的营业收入也就同时作废,即消灭利润。就像拆除火车双轨一样齐头拆除。始终保持社会中流通的货币存量与国营市场现有商品总量呈正比。无论你在任何时候来看社会中的货币总量与经济总量的关系,始终象两条铁轨的正比关系。在前方,一条铁轨无限延长,那么另一条铁轨也跟着无限延长,而后方,国营市场消费就像拆除铁轨一样,一条铁轨拆掉多少,那么另一条铁轨也同时拆掉多少。始终保持两条铁轨是平行相等的状态。这就是智能模式中的货币模式的内核模型。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2016年12月,阿里巴巴集团马云也和钱颖一就《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能复活计划经济吗》话题进行隔空讨论,马云对计划经济的未来持有极为乐观的态度。阿里巴巴集团旗下的阿里研究院也在展开相关研究。
==================
     如果设计一套计划经济体制以利润为前提,那么这套计划经济体制设想也就完了。因为利润会牵着社会的鼻子将社会拖拽到黑暗的深渊!马云的思想能够跳出利润的桎梏吗?一个依靠利润而走向成功的企业集团老板会怀疑利润是社会的杀手吗?太超乎想象了,阿里院就更别提了。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上个世纪30年代中期,经济学家兰格已经开始构建用计算机模拟市场的【兰格模式】,基本思路是在不改变公有制的前提下完善计划经济!又被称为“计算机社会主义。该模式假设在社会主义经济中!只要提前全面地知晓信息资源的存量和技术实施条件;中央计划局就可以利用数学模型计算出一套使所有产品供求都相对均衡的价格体系。
====================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有一套全面系统化的社会分工改革方案,见诸于《智能社会分工管理学说》。没有这个东西,就像智能手机还没有发明出智能手机的零部件分工与如何组合安装一样,这样能有智能手机吗?智能手机岂是单纯的数学模型可以模拟的?如何建立智能社会也是同样的道理。
2019-08-12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超主权货币:
人不是机器,完全用智能控制,人不成了智能的奴隶了吗?
================

    青岛港自动化码头集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与智能机械化于一体的生产模式,但仍然需要人来控制,一个庞大的货物进出口转运码头,只须9个人操作控制就行了,码头机器脱离了这9个人的控制,那叫失控,就像开汽车一样,汽车失控了会怎样?
    程序员是智能机器运作程序的编程者,程序员在编排程序之时,就已经设定关键位置由人来控制程序的运转,一套智能机器上岗,是要经过无数次测试的。关键位置脱离了人的操控,那么这套机器设备就是失控的,是要发生事故的。这个道理不明白吗?
   任何时候,人都不是智能机器的奴隶。因为机器没有欲望。
2019-08-11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超主权货币:
完全的智能计划听起来很好,实际未必好。
=========

    你也是研究学术理论的,要找到智能模式“实际未必好”的证据应该不难,不妨找找,我的文章都在草根网,你可以逐一批驳。
2019-08-11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超主权货币:
计划与市场结合-----混合经济,是当今中国实践摸索结果,足够有效。
===========

   真有你说的那么灵的话,不用你提出来, 现在的世界早就全面普及混合经济。因为混合经济对于中国政府而言早已熟悉无比。把负债累累的国营企业进行上市,即所谓的债转股、就形成了混合所有制经济。
    这种操作手法实际非常的卑鄙,由广大散户股民为上市公司还债,上市公司不仅不对股民分排红利,反而组建股票主力操纵股票价格一遍又一遍的剪散户股民的羊毛。这就是证券市场支持下的混合所有制经济的内幕。也是你认为的“足够有效”的混合经济。只是不知道这个“足够有效”指哪方面的“足够有效”。
2019-08-11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hwbzj1966:
  一个完整的计划经济的体系。改革的目的,改革的方向,就是要改变这个计划经济体系。
===============

你跟我抬杠了几年,其实我知道,你背地里还是蛮赞赏我的观点的。
2019-08-11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但如果没有【具体算法】上面的重大创新,您们此时提出“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虽然没错,但也只是在重复N年前就已经有的思想罢了。毕竟“数据≠信息”,“数据”是客观的、死的,必须经过【算法】的计算才可以转变成为主观的、对人有用的“信息”。
==============

这位仁兄的意见表达比较模糊,我一时看不明白,不好作答。
2019-08-11
评论对象: “智能社会经济模式”能解此局
原来刘博主写专题文章评论我的《谁人能解此局》以及智能模式?能够引起您的关注并较为认同此观点,鬼才深感荣幸!
2019-08-11
评论对象: 怎样正确的理解共产主义社会“各取所需、按需分配”?
一种效果的想象是需要根据的,没有根据就是胡思乱想。共产主义初级阶段都不能采用的分配方式,到了共产主义社会高级阶段想都别想了。你以为共产主义初级阶段与高级阶段有什么不同?除了科技发达一些,商品丰富一些,环境建设搞得好一些,其它的制度性的东西当怎样还怎样。
2019-08-08
评论对象: 金融证券市场的真相
没有看懂你表达的什么意思,不知你在说什么。
2019-08-04
评论对象: 金融证券市场的真相
光宇:
宣传与谣言是操控人群的两大舆论工具——作为操控工具使用,一正一反。并非哲学上的对立关系。
==================

    错了就是错了,不要曲解,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然,你为了圆一个谎,就要撒一个百个谎来圆。
    谣言与真相才是一正一反,二者要扩大影响,都得依靠传播方式,而宣传属于传播方式的一种形式,还有如以讹传讹,大造舆论,口传心授,同样也都是传播方式,特朗普颠倒是非曲直,恶人先告状,别有用心,歪曲事实真相,讹诈别国,同样采用的是舆论宣传方式,所以,宣传并不代表宣传的东西都是好东西。那些害人的虚假广告也采用的是宣传方式。
    只有谣言与真相的概念才能形成对立。
2019-08-04
评论对象: 金融证券市场的真相
谣言与宣传,不是一个对立的概念,谣言指误导人的虚假言论,宣传指传播方式,这二者似乎非一正一反的对立关系。。
2019-08-03
评论员简介

智能经济模式创始人,一生只为揭示人类科学社会为己任!
 

统计信息
创建: 2016/12/19 10:09:31
评论: 0

访问: 228511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