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zhuping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共享单车惊现倒闭潮,未来发展的路在何方?
每一次倒闭和洗牌都是资源的一次巨大浪费。共享单车是【浪费GDP】的一个样板,也是资本主义经济危机一种表现。
2017-11-25
评论对象: 房价背后的逻辑及中国老百姓的命运
在中国扭曲的房地产市场,“房价背后的逻辑”,就是资本增值的逻辑,是房地产和金融资本间接地残酷地剥削劳动力的逻辑,是资本主义的逻辑。
2017-11-25
评论对象: 管理八要素概述
“要素”是指无可或缺的因素。本文所说的八个要素——创意、概念、理论、沟通、专业、量化和精准,除了沟通可算是管理的一个要素外,其余七个都不是管理无可或缺的因素,因此都不是管理的要素。
      依管理学常识,管理的基本要素是三要素:计划、组织和控制。由于计划、组织和控制过程都需要沟通,因此本文所说的“沟通”可算一个要素,但因为可以包括在计划、组织和控制三要素里,因此不必再列为一个要素。
      对管理来说,创意是重要的,但并不是必要的。大多数管理者和每个管理者大多数时间的管理都是照章办事,不需要创意。因此,创意并非管理的一个要素。机器人不需要创意,而机器人可以参与管理,就是一个例子。
      对管理尤其高层管理来说,理论是重要的,但并不是必要的。不少成功的管理者,都没有多少理论和没有经历MBA的培训。有资料表明,美国成功企业家中40%没有大学学历或没有大学毕业。“视窗”的比尔·盖茨读了一年半大学就不读而去创业了。可见,管理未必需要理论。反之,理论也未必能使管理成功。
      管理的专业化是重要的,但不是必要的。现代企业有不少读过MBA的专业化管理人员,但也有从非管理专业的技术人员或工人中提拔的管理人员。
      管理的量化和精准也是重要的,但也同样不是必要的。许多小公司,没多少人,从事的业务也简单,管理起来,无需一套量化而精准的考核指标。
      既然“创意、概念、理论、专业、量化和精准”这七个因素不是管理所【必要】的因素,它们就不是管理要素。
2017-11-24
评论对象: 围观文明的冲突
赞同本文。资本社会培养人力资本,人力资本是资本而不是人,因此,作为人力资本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都不是人,不能用通常的“人的标准”去衡量这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
2017-11-22
评论对象: 中国人没信仰吗?
现在中国不是有没有信仰的问题,而是信仰什么的问题。比如,是信仰人民还是信仰人民币?是信仰社会主义还是信仰资本主义?是信仰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还是信仰从孔子到王阳明到曾国藩的历史唯心主义?等等。信仰归根结底是信仰真理,因此,现在不是没有真理,而是对真理的看法有分歧或有动摇。
2017-11-20
评论对象: “休闲”可能是人类当务之急
贪欲使得资本不可能休闲,无论生产过剩有多严重。资本不能休闲,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劳动力也不能休闲,因为劳动力是受资本支配的。
2017-11-17
评论对象: 房地产税是促进社会公平的手段 立法须慎重
房地产税直接涉及房地产资本利益集团的利益,必然会遭到这个集团的反对,因此,不宜乐观。
2017-11-13
评论对象: 一体化的利益分配模式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根本
生产关系而不是包括信息化在内的生产力决定分配。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私人占有生产资料(包括占有信息化资本)。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无论信息化程度有多高,也改变不了资本与劳动力之间由于资本剥削剩余劳动而存在的利益分配不公,和改变不了私人(资本)利益最大化而造成社会整体利益及其分配有所损失。不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使用再超级强大的计算机及信息化也不可能实现社会整体意义上公平合理的利益分配。
2017-11-06
评论对象: “两岸一家亲”
影响两岸一家亲的根本因素是阶级感情。台湾国民党的“不统”和民进党的“台独”,说到底,是【买办资产阶级】对帝国主义有感情,而对两岸人民没感情,因而对人民共和国没感情。阶级地位或经济地位决定政治态度。台湾只要买办资产阶级掌权,就很难与大陆一家亲。对资产阶级来说,家亲不如钱亲:只有利益是永恒的,情谊不是永恒的(前英国首相丘吉尔)。
2017-11-06
评论对象: 我对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关系的一些思考
经济基础是指生产关系,而不是指生产力。生产力的信息化智能化,并不意味着生产关系或经济基础的改变,因而并不意味着上层建筑随经济基础的改变。生产力的信息化智能化并没有改变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资本雇佣和剥削劳动力的关系,因此也没有改变与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相适应的资产阶级专制统治的上层建筑。在资本主义生产关系下谈所谓“上层建筑的人民性”,是无稽之谈。
2017-11-05
评论对象: 向天再借湖南人
不过,蒋介石天天学曾文公,却到头来一败涂地。可见,曾国藩的思想不宜估价太高。
2017-11-05
评论对象: 实力是最好的话语权
曾经有“实业救国”论。但实业救不了中国,能救中国和能使中国人站起来并有话语权的是反对帝国主义的社会主义及其政党。当年清政府的实力并不比西方(包括日本)差,为什么没有话语权?就是不敢反对帝国主义,相反,投降帝国主义。话语权是跟帝国主义斗争的结果。实力是斗争和话语权的一个因素,但不是决定性因素。抗美援朝战争就是一个证明。斗争和话语权的决定性因素是人民,是民心所向。而社会主义就是中国的民心所向。
2017-11-04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走向世界
赞同3楼黄松明老师。中国文化是血缘文化,不是世界其他地方通行的宗教文化,因此很难走向世界。这是一。二,中国文化的开放,主要是外来文化的输入而不是中国文化的输出。这跟中国经济的开放主要是外资的输入而不是中资的输出一样。中国文化喜欢吸收他国文化,但不喜欢对他国输出文化。即使输出也走样,对日本的文化输出就是一个证明。同样是文化输出,英国文化输出到北美和大洋洲,没有变质,英国与北美和大洋洲的关系始终良好,而中日关系并没有历史上的文化输出而保持良好。三,中国文化是农耕文化,不好流动,不像西方等其他一些文化是游牧文化,好流动。这也是中国文化较难走向世界的一个历史原因。
2017-11-04
评论对象: 泡沫,让多国恐惧的泡沫
非常赞赏本文。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房地产就是中国经济的“萧何”。
2017-11-03
评论对象: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六点建议
在农民城市化的趋势下,乡村振兴的难度越来越大。
2017-11-01
评论对象: 毛主席教导我们依靠人民解决矛盾
要解决社会主要矛盾,“资本势力不再是中国的主要依靠力量”,非常赞同本文这个观点。事实上,造成不平衡不充分的主要原因正是资本被过度地作为依靠力量。资本赚钱的贪欲决定着资源配置的不合理,从而造成地区之间、城乡之间和社会群体之间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其中尤以房地产资本最为典型。房地产资本的扩张和暴富是造成中国阶级重新分化和三大差别重新扩大的一个“元凶”。因此,解决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的根本途径就是节制资本和扶助农工(孙中山),以实现社会各阶级(包括各地区、各领域)之间的平衡发展和充分发展。谢谢作者!
2017-10-31
评论对象: 冻结楼市流动性乃超级巨变
非常赞赏本文!遏制房地产资本炒房,是经济政策的一个“超级巨变”。房地产资本炒房确实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国家真的下决心打击房地产资本炒房,那将是扭转中国社会阶级分化的一件大事。
2017-09-29
评论对象: 建议在西部荒漠建一个特大型中国主题游乐城
【回20楼朱大碌老师:市场配置资源不是资本配置资源,市场的主体也不是资本,市场要配置的资源包括资本,资本是资源的一部分。市场的主体是价值规律,是基于价值规律的一系列规矩法则,市场是一杆公平秤,它所称量的东西绝不可能是秤的主体。如果说私人资本要谋私利,则市场是与之抗衡、体现公众利益最大化的有力工具。】

      在经济学里,市场主体是指企业(包括从事经济活动的个体),不是指“价值规律”。“主体”是人,是相对“客体”而言的,“客体”是物。企业是市场上的法人,因此企业是市场的主体,而资源是物,是客体。市场配置资源,是主体配置客体,是企业配置资源,是人配置物。资本是物,是企业配置的资源之一,这没错,而企业配置的资源还包括土地和劳动力。在市场经济中,劳动力由人异化为物(异化为商品),因此也作为市场主体配置的资源之一,叫劳动力资源。但重要的是:在市场经济中,作为物的资本又人格化为企业,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法人就是资本的人格化,市场主体要赚钱就是因为他所代表的资本要赚钱。资本赚钱牟利的本性成了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的本性,因此,赚钱大小成了市场主体配置资源的根本依据。也就是说,在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配置资源实质上就是资本配置资源。所谓的“市场经济”在这个意义上就是资本(主义)经济。
      朱老师仅仅把资本看作物,看作资源,而忽视了资本赚钱牟利的本性指导着市场中企业法人配置资源的行为,因此得出“市场配置资源不是资本配置资源”的结论。以上都是个人拙见,仅供参考,欢迎批评指正。
2017-09-29
评论对象: 建议在西部荒漠建一个特大型中国主题游乐城
回15、16楼朱大碌老师:谢谢朱老师回复!“市场配置资源”就是“资本配置资源”,因为市场主体就是资本。资本是根据牟利最大化标准来配置资源的,个体配置利益最优不等于社会整体配置的利益最优,这就是资本或市场配置的根本弊端。迪士尼投资到上海并赚到了钱,这是市场个体的获利,但从社会整体利益看,如果迪斯尼资源由国家来配置,那么就可能选择朱老师的方案了,因为这个方案对西部待开发地区是雪中送炭,对西部开发有重大意义,不像配置在上海是一种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意义更大。
2017-09-28
评论对象: 建议在西部荒漠建一个特大型中国主题游乐城
迪斯尼选择香港和上海,主要因为这两座城市在经济和文化等方面与西方尤其美国接轨的程度最高,市场受经济和文化上的国别差异影响最小,由此带来的市场收益将超过这两座城市的地皮成本。因此,不是“失策”。既然国土资源的配置交给国内外资本来决策(即所谓“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而不是国家来决策,国家就无所谓“失策”。一定要说“失策”,那就是要问“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这项大是决策是否是“失策”。
2017-09-28
评论员简介

上海人,66届高中,北大荒知青锻炼10年,1981年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1993年起任大学教授,经济学研究和教学。2012年起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23 11:17:41
评论: 0

访问: 39271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