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zhuping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说不要征收房地产税的理由基本上都是扯的
完全赞同!反对收房产税是包括政府官员和银行在内的中国房地产利益集团的必然选择。现在就看敢不敢和愿意不愿意向这个强大的房地产利益集团“开刀”了,其他都是废话。
2017-12-23
评论对象: 楼市调控效果要看房价上涨预期是否逆转
赞同。只要房价不跌,炒房就难止。而只要卖地财政不中止,房价就难跌。因此,只要遏制炒房的调控对象不针对卖地政府,调控就是“空调”。在资本导向的时代,调控资本其实都是“空调”,没多大指望!
2017-12-20
评论对象: “群众满意与领导注意”的扭曲与割裂不可忽视
批评得很好,完全赞同!确实,“让‘群众满意’,还是让‘领导注意’?”这句话本身就无意间暴露了群众与领导之间的矛盾,否则无需这么问。也就是说,这位《人民日报》上的评论家无意间说出一个可能的事实:“领导注意”的事或人,可能不是“群众满意”的事或人。如果领导注意那些群众满意的事或人,就不存在当官的“让‘群众满意’,还是让‘领导注意’”这样两难的问题了。所以,领导想群众之所想和急群众之所急、全心全意让群众满意,才是中间当官的让群众满意的根本途径。谢谢作者!
2017-12-19
评论对象: 人类共同体,也迈不过民族国家的坎吗?
我的看法与本文正好相反:只有共产主义才能建立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而资本主义世界不可能建立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共产主义不但是一种意识形态,而且首先是一种经济基础或经济制度——生产资料的【全人类所有制】,即最彻底的公有制。共产主义的公有制将在全人类范围消灭阶级和国家,因此【必将跨越民族间的隔阂和障碍】,因为【民族问题说到底是阶级问题】(毛泽东),消灭了阶级,民族之间的障碍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所以,只有共产主义的经济制度,才可能跨越民族问题之坎和建立起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本文把共产主义缩小为一种与经济无关的意识形态并依此否认共产主义不能跨越民族之坎的说法和看法,是不对的。至于共产主义不能跨越“国家之坎”的说法更是荒谬的:共产主义,阶级被消灭,【国家消亡】,还有“国家之坎”吗?
2017-12-16
评论对象: “珍爱和平”,最重要是捍卫和平的能力
完全赞同!帝国主义是现代战争的根源(列宁)。珍爱(或真爱)和平,就应该反对和打倒一切帝国主义,否则,所谓“珍爱和平”就等于向帝国主义“祈求和平”了。帝国主义就是靠战争和战争的威胁牟利的,他们岂能放下武器并立地成佛?因此,抽象地鼓吹“珍爱和平”,其实就是要人们在帝国主义的战争威胁下屈辱求和。谢谢作者!
2017-12-15
评论对象: 看爱因斯坦名字发现勾股三角最早起源
斜边,即“大”字或“六”字的最后一笔,为什么是“5/6”?没有讲清楚,因此不能用来验证勾股定律。
2017-12-13
评论对象: 中国社会发展不平衡的三个主要问题
回11楼:
    1、市场配置资源就是资本配置资源,事实证明资本配置资源必然造成发展的不平衡。比如房地产资本的炒房,已经炒得中国房地产业资源占用过剩,巨量住房囤积、闲置和浪费,而许多实体产业投资不足和资源短缺。资本是按私人牟利第一来配置资源的,牟利大的产业资源过剩,而牟利小的产业资源不足,不可能平衡发展。不平衡是常态。
    2、旧中国或民国时期是市场或资本配置资源,新中国如果走市场或资本配置资源的路,岂不是真正地走回头路?新中国走公有化和计划化的路,才不是走回头路,而是一条崭新的社会主义之路。而从公有化变私有化、从计划化变市场化,才是真正走的回头路,民国时期走的路。
    3、社会平衡发展的实质和必要条件是社会公平。一个不公平的社会是不可能实现平衡发展的,因为马太效应:富的必然想和能够更富,于是穷的必然不得不更穷。穷富之间不可能达成平衡。而市场或资本配置资源不可能公平,因为市场的规则是“价高者得”,而只有更富的人出的起高价,因此市场通过“价高者得”的机制把资源最终向更富的人配置,因而不可能做到平衡配置。
2017-12-12
评论对象: 中国社会发展不平衡的三个主要问题
对3楼的一处更正:“……甚至连保留资产阶级法权的八级工【作】制也在缩小级别差异……”应改为“……甚至连保留资产阶级法权的八级工【资】制也在缩小级别差异……”
2017-12-12
评论对象: 中国社会发展不平衡的三个主要问题
中国社会发展不平衡的症结是从公有化转向私有化和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
    公有化和计划化的30年里,基于贫富差别的三大差别是逐步缩小的,社会发展是走向平衡的,其中关键是劳动者当家作主人,不受剥削,从而缩小了贫富差别,甚至连保留资产阶级法权的八级工作制也在缩小级别差异。比如评上一级和二级教授的越来越少,相反,评上八级技工的人越来越多。贫富差别缩小,地区差别和城乡差别自然随着缩小(比如黑龙江一些中小城市的知青宁可在农场扎根也不愿意返城当工人,因为农场的生活水平不低于甚至超过这些城市。如果全国的农村都走黑龙江这样农场化的道路,那么假以时日,公有化的中国的城乡差别一定会逐步缩小。
    私有化和市场化的3、40年里,出现了剥削——资本对劳动力的剥削,而【剥削是最大的社会不公平】,这种基于剥削的社会不公平就表现为三大差别的扩大,就表现为社会发展越来越不平衡。广东的资本剥削来自贵州的劳动力,广东发财了,而贵州相对贫穷了。城市资本剥削来自农村的劳动力,城市富裕了繁荣了,而农村相对贫穷了萧条了。因此,剥削和造成剥削的私有化和市场化,乃是中国社会发展日益不平衡的根源。不节制剥削,不节制资本,不节制资源配置的市场化,中国社会的平衡发展就无望。
    本文说的三大不平衡——城乡不平衡、资源配置不平衡、权力和责任不平衡,其实都可以归因于私有化、市场化和资本对劳动力的剥削。如前所述,城乡不平衡是因为城市资本对农村劳动力的剥削。资源配置不平衡是因为地区或行业之间资本的投入不均衡。比如最近20年里中国资本大量地疯狂地投入房地产业,于是造成整个国家资源配置的不平衡或产业结构发生严重的扭曲。权力和责任不平衡,归根结底,也是因为权力的私有化、资本化和市场化(交易化)。人们追逐私有化权力,追逐资本权力,追逐权力与金钱的交易,同时回避或逃避私人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因此社会权力(权利)与社会责任之间产生严重的失衡。
2017-12-12
评论对象: 看恢复高考后各大学当选院士名单汇总及排名有感
赞同本文的分析。77、78、79级本科生里出的院士并不多,一个主要原因是外语不够好,外语好的大都出国了。外语不够好,就较难与国际学术届接轨,而与国际学术届接轨是中国评上院士的一个硬条件。77、78、79级本科生的外语不够好的一个原因,又是他们作为文革前的中学生,相当一部分人学的是俄语而不是便于国际学术交流的英语。进大学本科后速成的英语,毕竟基础差一些。何况那几年还没有怎么开放,学外语的动力不像开放后那么足。以上是我补充曹老师的一点。谢谢曹老师的文章。
2017-12-11
评论对象: 全面认识城市地铁热的利与弊
讲得好!优缺点总是同存的。优点越大,缺点也可能越大。比如,地铁不大适合老年人,地铁站上上下下,老年人吃不消,地铁进出口较多和换乘的标识,老年人不容易搞清楚,容易走冤枉路。更甭说拥挤时老年人根本挤不上车和无法就坐。随着城市的老龄化,地铁的市场份额必将越来越小,因此地铁运力的浪费必将越来越大,而投入地铁的资源的浪费也将越来越大。可见,地铁虽然对城市投资GDP的贡献很大,但过度发展与城市老龄化的趋势不符。
2017-12-11
评论对象: 误解、争议、颠覆
成则为王,败则为寇。没什么深奥的道理!多数“自传”都是成功者写的。成功了,连放屁也可能是香的。
2017-12-11
评论对象: 人类共同体的推进之道
人类只有消灭私有制,才有真正共同的命运。私有制是人与人之间命运不同的根本原因,正如恩格斯所言,在私有制时代,一些人的幸运总是建立在另一些人不幸的基础上的,因此,怎么可能有共同的命运?比如能源危机关系着人类的命运,但占世界人口16%的发达国家却消耗着世界84%的能源,发达国家能源消费上的幸福是建立在发展中国家能源消费上的不幸之上的,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在全球形成一个解决能源危机的命运共同体?宣称“美国第一”的特朗普退出人类气候“共同体”——巴黎协定,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
2017-12-09
评论对象: 共享经济要走出“押金难退”的泥沼
不可能走出这个泥沼,因为对骑车人的竞争非常激烈,商家总是希望合约无限期地延续和骑车人不退出合约。商家的这种本能的锁定市场份额的愿望,使得这个行业不可能走出“押金难退”的泥沼,除非整个城市被一家垄断。所以,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是不适合私有企业来提供的。这是一种预料之中的教训,只不过现在的主流意识反对公有企业而鼓励私有企业来经营公共产品或准公共产品。
2017-12-05
评论对象: 经济减速与明斯基时刻
非常赞同。靠印钞票即货币资本拉动的经济增长是泡沫。当资本过剩时,生产一定过剩,危机一定到来。
2017-12-02
评论对象: 剩余价值乃抛荒价值
完全不赞同本文。商品零售价格-生产成本价格 = 商品利润,商品利润是资本所攫取的实实在在的货币,怎么能说是被“抛荒”的价值呢?我们知道,商品利润就是资本剥削劳动力所得的剩余价值。如果商品利润不是所谓“抛荒价值”,那么剩余价值就绝不是什么“抛荒价值”,而是被生产资本所剥削的劳动价值,并以货币利息的方式与金融资本和商业资本分成,以货币税收的方式与政府分成。把剩余价值说成“抛荒价值”,就完全抹煞了资本对劳动力的剥削,是一个非马克思主义的谬论。
2017-12-01
评论对象: 朝鲜展示了拼到底的决心和意志
佩服作者说真话的勇气!朝鲜就是反抗以美国为首的世界资本主义化(叫得好听点是全球化)的“钉子户”,是世界社会主义的希望。稍有马列主义常识的人都知道,【无产阶级】不能对美国帝国主义抱有任何幻想,只有【资产阶级】会对美国帝国主义抱以幻想。朝鲜不同于萨达姆和卡扎菲的根本点在于:他代表无产阶级,而萨达姆和卡扎菲代表资产阶级。只有用阶级的眼光才能看清朝鲜问题的实质。谢谢作者!
2017-11-30
评论对象: 为什么会有一个压制幼师工资的市场
让资本提供公共产品,是很难的。资本的营利性会使公共产品变质或有水分。像幼教这样缺乏政府监管的公共产品,是容易被资本偷工减料的,其中包括使用廉价而劣质的师资。谢谢作者!
2017-11-27
评论对象: 命运共同体理路一出,社资斗争话语将成历史
【回3楼王岩林博主】
       说“资本主义国家的工人阶级没有群起而反之”,是失实的。事实上,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工人阶级的罢工按年份算没有停过。美国前两年还出现旨在反对金融资本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只不过为垄断资本服务的西方媒体故意遮掩和不怎么报道而已。
      退一步讲,就算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阶级矛盾不像中国过去那样激烈,那也是因为随着资本的国际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阶级矛盾部分地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缘故,就是说,发达国家的垄断资本把剥削的对象从本国工人阶级越来越转移到【发展中国家的工人阶级】,用剥削发展中国家廉价劳动力所得来缓和一下本国的阶级矛盾。其中,中国几亿廉价的城市化的农村劳动力,为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危机和阶级矛盾的缓和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一句话,发达国家阶级矛盾的缓和是建立在剥削发展中国家工人阶级基础上的,即建立在西方资本与东方劳动力之间阶级矛盾的加重基础上的。
      越是资本全球化,这种跨越国界的阶级矛盾就越是深重。所以,资本全球化并不能形成发达国家资本与发展中国家劳动力之间的所谓“全球命运共同体”。资本对劳动力的剥削和由此存在的阶级矛盾,是全球范围内形成命运共同体的不可逾越的障碍,无论用怎样的文化都不可能扫除这种障碍。
      发达国家的资本与发展中国家的资本可以形成“命运共同体”,但那时资产阶级之间的共同体,并不是全社会或全人类的命运共同体。因此,不能把发达国家资产阶级与发展中国家资产阶级之间的合作、结盟或共同体误认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因为这样的共同体是代表资产阶级的,并不是代表人类的。
      总之,无论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内部看或从全球全人类看,贫富差别不是缩小而是扩大,阶级矛盾不是缓和而是加重,【基于消灭阶级差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形成越来越难。说实话,不要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就说一国民族命运共同体的形成都很难,如海峡两岸的统一(共同体)就是一个例子,其中相同的文化并不起实质作用。
2017-11-25
评论对象: 命运共同体理路一出,社资斗争话语将成历史
股份制并没有改变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性质,股份制不过是一群联合的资本家代替单个资本家,是社会私人资本的集中,归根结底仍然是私有性质的。资本并没有被消灭,相反,变得更加垄断,更加膨胀并虚拟化(金融化),更加容易被金融资本所控制。因此,股份制,只会加重资本对劳动力的剥削,加重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加重社会的贫富分化或阶级分化,而不是缩小以至消灭阶级差别。用股份制来证明劳资或贫富命运共同体和社资斗争熄灭,是徒劳的。在资本主义或私有制被消灭之前,人类或民族命运共同体是不可能实现的。
2017-11-25
评论员简介

上海人,66届高中,北大荒知青锻炼10年,1981年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1993年起任大学教授,经济学研究和教学。2012年起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23 11:17:41
评论: 0

访问: 392714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