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zhuping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特金会证明山姆是纸老虎特朗普是搅屎棍
写得很好!是毛泽东“纸老虎论”一个最好的验证。金正恩的“以核求和”,是很有辩证法,很睿智的。原子弹,在人民面前是纸老虎,在帝国主义面前是真老虎。
2018-06-14
评论对象: 是洲际核导弹将美国总统调动到了谈判桌前
非常赞同本文的观点。如果没有朝核,就不可能有现在的新加坡会谈。朝核是朝美平等对话和朝鲜半岛走向永久和平的基石。事实证明,在美国霸权主义的威胁下,赞成朝鲜拥核没有错。我最难理解的是:张志坤老师这一正确的看法,竟然被曹耀成老师说成“匪夷所思”。
2018-06-13
评论对象: 解决朝鲜问题的一揽子方案
赞赏作者的一揽子方案。关键在美国。只要美国不接受或接受后中途变卦,这个方案就没有用。现在世界上最大的不确定性因素就是美国。移民社会没有历史文化的根和演绎的规律,无法根据历史文化的演绎规律来预测现在和将来。移民较难有长期的打算,普遍比较短视,包括总统也如此,4年一换,顾不了长久之计。所以,移民社会的不确定性比较明显。
2018-06-07
评论对象: 中俄关系还应再上一层楼
赞同1楼mikezc123老师。由于中美关系是第一位的,由于俄美关系处于历史的低位,因此,中俄关系很难进一步拉近。只有在中美关系恶化或下滑和俄美关系不变的情况下,中俄关系才可能进一步。
2018-06-04
评论对象: 送上门来的“互信”机遇,不能轻易放过
欣赏本文的幽默!
  
    两国合作中出现的怪象,是因为这种合作的不平等性:一方比另一方更有求于对方。不平等的合作,难免出现欺负人的情况。而且为了维持这种不平等关系,被欺负的一方往往只能忍气吞声……
2018-05-29
评论对象: 特朗普威胁要消朝美峰会,并非与中国无关
2楼wysh121老师的见解很有价值,值得称赞!中朝【同盟】关系的回归如初,将从根本上改变半岛乃至整个东亚或亚太的局势。早该如此了!过去30多年是美国离间了中朝关系,其中亲美势力起到了重要作用。所以,中朝友好同盟关系的逐步回归,也是对美国及亲美势力的沉重打击。对此,美国及亲美势力是不会甘休的。中朝关系还有待于经受考验,比如美国的制裁……谢谢作者!谢谢wysh121老师!
2018-05-28
评论对象: 双赢之下谁输了?
1楼wysh121老师有才,说出了我想说的话,谢谢!资本双赢,劳动力双输。美国垄断资本赢大头,中国资本赢小头。中国劳动力被两国资本剥削,其中被美国资本剥削得更狠。而且中国产品大量地廉价卖给美国,中国劳动力不得不高价买中国产品。而美国劳动力被中国劳动力替代后陷入失业危机。
2018-05-22
评论对象: 贸易战会引爆世界大战吗?
非常赞同本文对贸易战与世界大战关系的历史分析。在经济全球化时代,大国之间的贸易战,实际上已经具有世界大战的性质,因为这种贸易战直接关系到世界上一些主要国家的经济主权,如货币主权、关税主权和核心技术的知识产权等。何况贸易战本身就包括军火及与军火密切相关的产品的贸易战。互联网还推动贸易战的世界化性质。
2018-05-15
评论对象: 最近这个世界怎么了?有这么搞笑的吗?
写得很不错,风趣,幽默,深刻,值得称赞!
2018-05-13
评论对象: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戈尔巴乔夫的也不例外
写得好,讽刺得好!如果是忏悔的眼泪,也已经晚了,连上帝也不要看了。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莫斯科(俄罗斯)只相信战斗。因此,放弃战斗的戈尔巴乔夫必然成为俄罗斯的“败类”,尽管在西方人眼里他是了不起的诺奖获得者。
2018-05-12
评论对象: 从“资本”看贸易战:谁怕谁?
本文的基本立论是“资本主义的美国比中国更需要贸易”,因此贸易战打起来,是美国怕中国。

    按此逻辑,美国似乎不应该发动对华贸易战,因为只有不怕谁,才可能主动挑衅谁。从正常的心理讲,怕一个人,一般不会主动去惹这个人。因此,唯一的解释就是特朗普不是正常人,特朗普疯了。这也是许多人对特朗普发动对华贸易战的看法,因此大量的舆论都是劝特朗普清醒清醒,不要疯,不要“损人不利己”,不要无视中国的应对力。
    然而,特朗普真的“疯了”吗?我认为,显然不是。特朗普没有疯,也不怕中国。【美国也未必比中国更需要贸易】。“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这一点,并不能作为中国对贸易的需要性比美国小的理由。中国的国有资本也是资本,资本就有生产过剩的危机和通过贸易来减缓生产过剩危机的需要(马克思《资本论》)。何况中国还有70%以上的私有资本及其生产。
    社会主义的生产目的是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中国的资本生产发展了和过剩了,为什么不能把【过剩】的产品【降价】卖给中国人民群众以满足他们日益增长的需要而非要出口和卖给美国人呢?因为资本出于【牟利】本性宁可高价过剩,也不愿意对劳动者降价。因此,在资本生产过剩的条件下,通过贸易来减缓和转移过剩危机就成为资本生产的唯一出路。
    只要中国经济是资本生产(包括国有资本),中国就存在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相对过剩”是指不是真的过剩,而是价格较高,无法卖给购买力不高的普通劳动者),中国也就需要通过外贸来转移过剩危机。中国经济要真正独立自主和不依赖贸易,只有节制资本和恢复公有制的以满足人民需要为目的而不是以赚钱为目的的生产关系。否则,不能轻言中国对贸易的需要不如美国。
2018-05-12
评论对象: 关于校长念白字之我见
本文似可商讨。

    1、北大校长念白字是一件小事吗?
    作为学生来说,可能写错一个字就考不上北大,难道对北大校长就可以以“小事”化了了?对学生应该严格,对校长教师的要求自然应该更严格,对一流名牌大学的校长和教师应该是严格的二次方。所谓严格,就是在关键点上实行“一票否决”。

    2、发表重要讲话的领导人具备文字功底没有必要吗?
    当然不是。领导人具备一定的文字功底是必要的。领导人的一个主要职责是向被领导的人宣传自己的思想,包括理想、愿景和目标以及实现它们的计划、途径和要求等。如果领导人缺乏必要的文字或语言功底,就难以讲清楚自己的思想,从而也就难以很好地起到领导的作用。更可怕的是,如果领导人的文字功底较差,会写白字或念白字(不是笔误),还会引起被领导者对领导人思想水平的怀疑:连字都没认全的人,似乎书读得不多,书读得不多的人似乎较难有高的思想水平。这种对领导人水平的不良联想,显然很影响领导人的威信。而威信对领导人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是不言而喻的。

    3、本文认为,把鹄错念成浩,是因为对这两个字里的“告”的联想,而这种联想的创造性的应当肯定。也就是说,本文认为这位校长的错中有对,不应该全盘否定。
    文字是一种社会规范,不是一种需要创造性的东西。念错里面的联想的创造性是对规范的破坏,因此并不值得肯定。
    正确使用文字是对社会、对他人的【尊重】。而写白字或念白字的行为,多少含有对听众不够尊重的因素。就像我们去见一个我们所尊重的人,我们通常不会穿有破洞的衣服,因为穿破衣服见人是对人不尊重。同样道理,如果我们尊重读者或听众,我们就会把文字或讲稿反复推敲、反复修改,甚至事先交给别人读一下或讲给别人听一下,这样或许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破洞”和避免失误。
    作为一位化学家,这位校长可能还是讲稿写得不够多,从而缺乏养成这种严谨的文字语言习惯的历练。这也说明不是科学家都可以胜任校长教师的,每天面对学生的校长教师应该有严谨的文字语言的历练。现在不是提倡面试吗?校长教师的岗位首先要有面试。通过严格的面试,可能有利于避免“校长念白字”的尴尬现象。
2018-05-10
评论对象: 现如今中国仍然惧怕美国吗?
赞同本文。反面教员的话有时候更深刻:对“怕不怕”更敏感,看得更准确。
    怕帝国主义,是中国资产阶级的一个本质特征——软弱性的表现。如金一南少将这两天所说,国民党惧怕日本。1931年日本就发动了侵华战争,但资产阶级国民党一直拖到10年后即1941年珍珠港事件发生和美国对日宣战后才【正式】对日宣战,可见怕到什么程度。而日本也利用了中国资产阶级的这种恐帝心理。
    毛泽东去世后的中国,出现【怕美帝国主义】的思想,最好地证明【中国资产阶级】及其思想意识的存在并形成较大的影响力。正因为如此,现在要变“怕”为“不怕”,如本文所说,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存在决定意识。只要存在资产阶级及其思想意识,中国就必然有怕美国的人。
    进一步讲,“怕不怕”其实跟国力跟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大小无关。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穷人/弱国未必怕富人/强国。反之亦然,富人/强国未必不怕穷人/弱国。宋朝是当时世界强国和富国,GDP世界第一,但惧怕一个小小的金,而且怕到杀抗金英雄岳飞的头以乞求金的程度。而同样是中国,一穷二白的新中国敢于同强大的美国在朝鲜战场较量,而且打得美国人满地找牙和不得不签署停战协定。
    所以,我最大的一个希望就是:【不怕美国的中国人越来越多】!谢谢作者张志坤老师!
2018-05-10
评论对象: 从95后“兴趣一代”想到未来
非常赞赏本文提出的问题和分析。
    爱因斯坦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兴趣的一代”,就是有“最好的老师”指导的一代。“名师出高徒”,他们可能是在许多领域尤其【不怎么赚钱的高尚领域】最有个性发展和成就的一代,比如基础科学研究、文史哲研究、高雅文艺、包括国防在内的公益事业等,将可能迎来越来越多不怎么在乎赚钱的“兴趣的一代”。
    真正的人才一定是兴趣导向的。在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时代,人才是国家花钱培养的,因此家境困难的人跟家境富裕的人一样能兴趣导向地选择自己心仪的专业。在市场经济时代,人才很大程度是自己花钱培养的,因此人才要能够较普遍地兴趣导向,家境就要较普遍地富裕至少要脱贫。这就是95后为什么能较多地出现兴趣导向的实质原因。
2018-05-08
评论对象: 马克思与资本的“春秋功罪”
回15楼刘祥生:8楼chenzhupin!--------你们想搞什么“革命”?-------革中国共产党当中国之政的命么/!!!
    刘祥生先生应该看看清楚:8楼的名字是“qianqianhaili”,而不是“chenzhupin(g)”。刘先生这样写错别人名字,是对别人很不尊重的表现。一个不尊重别人的人写的东西,别人能愿意接受吗?由于刘先生是本网的高产作家,几乎每天都有东西发表,因此作为读者的我实在看不下去而向刘先生提出批评,请刘先生谅解。
2018-05-05
评论对象: 马克思与资本的“春秋功罪”
本文提出的问题值得思考。
    资本“有功”是人们看到的表象。人们看到科技创造了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又看到科技是看得见的物质资本,由此人们容易相信资本创造了资本主义的生产力。连有的“马克思主义者”也被这种表象误导了,也得出“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其实就是“资本是第一生产力”)的感叹。
    马克思只说过,“生产力里面当然也包括科学在内”,并没有把科技看作“第一”位的生产力,一个“也”字就是证明。马克思还说,“最强大的一种生产力就是革命阶级本身”,也是一个证明。而列宁则明确地指出,“劳动者是生产力的首要因素”。更不用说毛泽东对生产力中人的因素的重视了。既然科技并非第一生产力,那么【从实质而非表面看】,资本主义的生产力就不能说【完全】或【主要】是科技或科技背后的资本创造的,资本主义生产力发展之功,就不能说是资本之功。
    【任何生产力发展之功归根结底都是劳动者之功】,尽管劳动者不会像出头露面的剥削者那样揽功。因为历史通常是剥削者写的而不是劳动者写的,劳动者作为生产力首要因素(功臣)的本质,往往被历史掩盖掉了。难怪刘少奇这样的马克思主义者也曾经认为“资本剥削有功”。
    总之,资本发展生产力“有功”,是一个似是而非的伪命题。可惜我们大多数人都相信了这一伪命题。都说马克思最了不起的一点就是揭露了资本发财(包括发展生产力)的秘密(剥削劳动创造的剩余价值),为什么不少“马克思主义者”还是相信“资本剥削有功”或“资本发展生产力”有功呢?恐怕还是没学好或没学懂马克思。关于这一点,毛泽东也发出感叹:“赫鲁晓夫这个人不懂马列”,“我党真懂马列的不多。”今天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如果我不懂马克思,那我的纪念就会变得惭愧。
2018-05-05
评论对象: 思想的力量是无穷的
非常赞赏本文!
    马克思主义的力量无穷,因为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科学的力量无穷。
    马克思主义的力量无穷,因为马克思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理论,理论一经掌握群众,就会化为推动历史前进的无穷的力量。
    马克思主义的力量无穷,还因为马克思主义者的榜样不断涌现,从马克思恩格斯到列宁斯大林再到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的继承者,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
2018-05-04
评论对象: 高房价下,我们到底要核心技术还是房地产?
2楼改正:
     误:……房地产财富或房地产资本成了中国在长远发展上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个最大的【阻力】……
     正:……房地产财富或房地产资本成了中国在长远发展上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个最大的【因素】……
2018-04-30
评论对象: 高房价下,我们到底要核心技术还是房地产?
写得客观而深刻,赞!
     我多年前在本网评论中就已经引用过已故诺奖经济学家刘易斯的话来劝说政府下决心遏制炒房,但人微言轻,根本无法被接受。
     刘易斯说:“各社会的基本差别在于用财富来做什么,以及哪种财富的来源有声望。”中国“资本主义”与西方发达国家资本主义的基本差别就是: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的财富主要投入【生产性】的技术创新的产业,而中国“资本主义”的财富主要投入【非生产性】的房地产产业。西方来源于技术进步的财富有声望,而中国来源于房地产的财富有声望。
     因此,房地产财富或房地产资本成了中国在长远发展上落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一个最大的阻力。靠土地发财的观念和现实,将中国经济实际上倒退到封建时代。这或许并非一句戏言!
2018-04-30
评论对象: 海南炒房将严重不利自由贸易区发展
赞同本文。本文的道理可以推向全国:炒房将严重提高中国经济的运营成本,包括劳动力工资成本和房地产租金成本,从而严重削弱中国在国际经济中的比较优势,影响中国的开放。炒房是影响中国经济的最大负能量。炒房不止,中国经济就难以恢复健康。
2018-04-26
评论员简介

上海人,66届高中,北大荒知青锻炼10年,1981年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1993年起任大学教授,经济学研究和教学。2012年起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23 11:17:41
评论: 0

访问: 45771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