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zhuping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朝鲜半岛目前和未来没有发生战争的可能性
赞同本文。有核国之间是平等的博弈关系,谁都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原来美朝之间弱肉强食的不平等关系已不复存在。金正恩很可能将在国际关系史上创造一个奇迹。
2017-09-30
评论对象: 以自由看待教育还是以教育布道“自由”?
非常欣赏本文。资产阶级鼓吹的“教育自由”,实质上就是“钱的自由”,因为资产阶级有钱。有钱,就能进北京,进学区房,进教育资源优质的地方,包括国外。有钱就有教育自由,而没钱就没有教育自由。
2017-09-29
评论对象: 冻结楼市流动性乃超级巨变
非常赞赏本文!遏制房地产资本炒房,是经济政策的一个“超级巨变”。房地产资本炒房确实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如果国家真的下决心打击房地产资本炒房,那将是扭转中国社会阶级分化的一件大事。
2017-09-29
评论对象: 建议在西部荒漠建一个特大型中国主题游乐城
【回20楼朱大碌老师:市场配置资源不是资本配置资源,市场的主体也不是资本,市场要配置的资源包括资本,资本是资源的一部分。市场的主体是价值规律,是基于价值规律的一系列规矩法则,市场是一杆公平秤,它所称量的东西绝不可能是秤的主体。如果说私人资本要谋私利,则市场是与之抗衡、体现公众利益最大化的有力工具。】

      在经济学里,市场主体是指企业(包括从事经济活动的个体),不是指“价值规律”。“主体”是人,是相对“客体”而言的,“客体”是物。企业是市场上的法人,因此企业是市场的主体,而资源是物,是客体。市场配置资源,是主体配置客体,是企业配置资源,是人配置物。资本是物,是企业配置的资源之一,这没错,而企业配置的资源还包括土地和劳动力。在市场经济中,劳动力由人异化为物(异化为商品),因此也作为市场主体配置的资源之一,叫劳动力资源。但重要的是:在市场经济中,作为物的资本又人格化为企业,作为市场主体的企业法人就是资本的人格化,市场主体要赚钱就是因为他所代表的资本要赚钱。资本赚钱牟利的本性成了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的本性,因此,赚钱大小成了市场主体配置资源的根本依据。也就是说,在市场经济中,市场(主体)配置资源实质上就是资本配置资源。所谓的“市场经济”在这个意义上就是资本(主义)经济。
      朱老师仅仅把资本看作物,看作资源,而忽视了资本赚钱牟利的本性指导着市场中企业法人配置资源的行为,因此得出“市场配置资源不是资本配置资源”的结论。以上都是个人拙见,仅供参考,欢迎批评指正。
2017-09-29
评论对象: 建议在西部荒漠建一个特大型中国主题游乐城
回15、16楼朱大碌老师:谢谢朱老师回复!“市场配置资源”就是“资本配置资源”,因为市场主体就是资本。资本是根据牟利最大化标准来配置资源的,个体配置利益最优不等于社会整体配置的利益最优,这就是资本或市场配置的根本弊端。迪士尼投资到上海并赚到了钱,这是市场个体的获利,但从社会整体利益看,如果迪斯尼资源由国家来配置,那么就可能选择朱老师的方案了,因为这个方案对西部待开发地区是雪中送炭,对西部开发有重大意义,不像配置在上海是一种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意义更大。
2017-09-28
评论对象: 评价毛泽东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条件
如果历史被虚无了,对历史人物的评价还能正确吗?如果历史被颠倒了,对历史人物的评价能不颠倒吗?
2017-09-28
评论对象: 建议在西部荒漠建一个特大型中国主题游乐城
迪斯尼选择香港和上海,主要因为这两座城市在经济和文化等方面与西方尤其美国接轨的程度最高,市场受经济和文化上的国别差异影响最小,由此带来的市场收益将超过这两座城市的地皮成本。因此,不是“失策”。既然国土资源的配置交给国内外资本来决策(即所谓“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而不是国家来决策,国家就无所谓“失策”。一定要说“失策”,那就是要问“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这项大是决策是否是“失策”。
2017-09-28
评论对象: 应对系列挑战,开展经济斗争
“违背经济规律是最大的不安全”这句话说得精辟。比如,经济学上有一个需求定律:在供给等不变的条件下,价格上涨,需求减少;价格下跌,需求增加。这是商品市场的客观规律。可是,现在中国的商品住房市场却违背了这条经济规律:房价上涨,买房需求反而增加,房价下跌,买房需求反而减少。可见,这足以证明现在中国的商品房市场是已经是最不安全了。不知国家安全部门有没有注意到这一危机?
2017-09-27
评论对象: 要想解决自身问题,就必须领头创建世界新秩序!
“当中国人在外面赚的钱越来越多的时候,当勤劳勇敢的中国人只要敢走出国门就能赚更多钱的时候,国内的贫富差距就自然缩小。”

      【点评】资本对外扩张和通过剥削国外劳动力赚得的钱,是落入资本的腰包,只能使富人更富,何以“国内的贫富差距就自然缩小”?即使资本上交的所得税有增长,也拿去抵补出口退税了,国家未必获得税收的净增长,即,资本对外扩张未必对通过税收来调节贫富差距有贡献。何况在资本导向的改革中,调节贫富差距未必是政府税收政策的重点。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历史和现实看,他们资本的对外扩张也没有改变国内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趋势,前两年美国因不满贫富差距而爆发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难道中国的资本就那么有善心能“弃”富济贫?
2017-09-26
评论对象: 用信息化实现现实和理想对接
马克思所说的“按需分配”是指物质产品的按需分配。信息不是物质产品,信息在网络世界或信息化世界的按需分配,并不是马克思主义讲的“按需分配”,因此,把信息的按需分配说成“共产主义的实现”,是当今一个大的思想误导,应该予以纠正。信息化绝不等于共产主义,马云绝不等于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或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只有推翻按资分配的资本主义才可能实现。
2017-09-25
评论对象: 繁华时代的肤浅
“非西方”的中国为何能快速崛起?因为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公有资产蜕变而成的大资本剥削几亿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即【大资本剥削大劳动力】,两个【大】字就解释了“快速崛起”的秘密。如果没有毛泽东时代积累的公有“大资本”,或者,如果没有几亿来自农村的廉价劳动力,中国就不可能这么快速崛起。说到低,中国的快速崛起是建立在中外前所未有的【大剥削】基础上的,尽管【剥削】二字难听。因此,伴随中国快速崛起的是【贫富快速分化】,就可以理解了。
2017-09-25
评论对象: 正面看待名与利
随着私有制在这个社会有了正面形象,基于私有观念的个人名利思想也像本文所说的那样有了“正面”形象。这就是马克思说的“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社会意识”或“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反过来说,鼓吹追逐个人名利也有正面形象,客观上也是为这个社会蓬勃发展的私有制服务的,此所谓“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的反作用”。感谢本文给我们上了一课。
2017-09-25
评论对象: 再谈两岸关系与大陆新政
其实,本文就一句话:“一国一制”,不过是资本主义制度。
2017-09-24
评论对象: 中国房地产的周期嬗变
如果从房改一开始就明确“房子是用来住的而不是用来炒的”,就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局面。为什么这句一开始就应该想到的话要拖到20来年后才说出口?还有用吗?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阿瑟·刘易斯说过,先进国家与落后国家的一个主要区别是投资在生产性领域还是非生产性(即消费性)领域。房地产住房是消费性领域,按这位英国著名经济学家的标准,20年来专注于房地产住房投资(投机)的中国能算是一个先进国家吗?这是很值得深思的一个问题。
2017-09-24
评论对象: 战争与美国发家史
非常赞同。战争是帝国主义的发家秘诀。现代战争的根源,不是所谓的宗教恐怖主义或核恐怖,而是帝国主义。中国要保持和平崛起的环境,最终离不开与帝国主义的斗争包括防卫战争。要想通过利益交换与帝国主义和平共处,是一种幻想。
2017-09-23
评论对象: 中国,最贴切的定位应是文明共同体
文明无族界无阶级,但文明者有民族有阶级。中国要成为文明者的共同体,就要解决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归根结底,要解决贫富分化所形成的阶级矛盾,因为民族问题说到底是阶级问题。比如,眼下台独港独都是中华文明者,那为什么不愿意加入中华文明者的共同体呢?因为阶级的原因:台独港独都是帝国主义的走狗,他们和包括台港人民在内的中国人民(尤其占大多数的劳动人民)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的阶级矛盾:他们喜欢帝国主义的殖民统治,而绝大多数中国人民不喜欢。
2017-09-23
评论对象: 美国没有经济学家
写得酣畅淋漓,赞!经济学的本义是人的生存之学,是研究人类怎样节约劳动时间和增加余暇时间以便自由地发展自己的一门学问。但资本主义时代把经济学的研究对象从劳动变成资本以后,经济学就偏离了正确的轨道。尤其资本主义发展到金融垄断资本主义(即金融帝国主义)以来,经济学就成了金融资本学——为帝国主义服务的金融资本学,从而完全脱离了劳动这个正题,也就是脱离了经济学的本义,因此,如本文所说,帝国主义国家已经没有本来意义上的经济学和经济学家,有的是一群金融资本投机家和骗子。
2017-09-23
评论对象: 中国该如何应对棘手的朝鲜危机?
评19楼:我生来就不是乡愿的料,嫉恶如仇,该爱就爱,该恨就恨。记住,我是中国民族主义者,任何对中国伤害的人,我下地狱都不会放过他。

      1、伤害中国的不是中国的草根百姓,不是朝鲜,而是美日韩(萨德)及其在中国的代言人。像博主如此同情韩国(说他是“最悲催的国家”),确实是同情了伤害中国的人,是同情错了,是东郭先生的行为。
      2、“民族主义”不是共产党的口号,而是国民党的口号,是资产阶级的口号,适合民国时期,并不适合共产党(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共和国时代,因此,现在不宜拿来说事。世界上,多数资本主义国家的右翼都推崇“民族主义”并以此为口号反动对异族异国的战争,如德日法西斯和英美等国的右翼势力都是“民族主义”的鼓吹者。
      3、嫉恶如仇和爱憎分明是好的,但什么是“恶”?该爱谁恨谁?说白了,是一个阶级的问题。阶级不同,答案就可能大相迥异。国际问题也有阶级问题,这是马克思主义的看法。
2017-09-22
评论对象: 中国该如何应对棘手的朝鲜危机?
中国该如何应对棘手的朝鲜危机?答:以萨德为由制裁韩国。
2017-09-22
评论对象: 只有苏联模式,才能重拾俄罗斯的大国荣耀
私有化就是把水都洒在地上,再也捡不回来了。俄罗斯如此,另一个大国也如此,区别只在时间。
2017-09-22
评论员简介

上海人,66届高中,北大荒知青锻炼10年,1981年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1993年起任大学教授,经济学研究和教学。2012年起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23 11:17:41
评论: 0

访问: 4236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