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zhuping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从世界体系变化看中国的兴衰
从生产关系的角度看,世界经济体系的一个最大的变化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资本雇佣劳动】的生产体系。几亿【特别廉价】的农村劳动力被国内外资本雇佣,就释放出特别巨大的劳动生产力,从而使中国经济崛起。所以,生产关系的资本(主义)化,才是近30年中国经济崛起并走向全球化的根本原因。一句话:中国是用生产关系的倒退换得生产力的进步,这也印证了恩格斯的话:私有制时代,每一次社会进步同时又是社会退步。(大意如此,可参见《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中国社会私有化的特征十分明显。
2018-02-20
评论对象: 票证和排队是两回事,排队也不是经济失败的特征
票证说明计划经济的物价低因而有短缺,但生产没有剩余,没有浪费,都被老百姓消费掉了,因此,代表短缺的票证并不是计划经济失败的证明。
2018-02-20
评论对象: 伟大企业的诞生
当政治代表资本,政治组织就变成企业。政治企业因资本而“伟大”。
2018-02-20
评论对象: 黄旭华先生为什么会挨骂
自古忠孝两难全。有人假借“孝”来辱骂忠,说明这个社会爱国主义精神的淡化,这使我想起历代汉奸大都是孝子,而那些背叛剥削阶级家庭的革命者是何等地忠于祖国忠于人民。一个国家到了“爱国主义”都淡化和爱国主义者受攻击辱骂的时候,这个国家危矣!
2018-02-20
评论对象: 从春晚的沦落看当下的教育危机……
春晚的沦落,是劳动的沦落,是资本的炫耀(发红包和嘲讽劳动)。资本炫耀的社会,必然是劳动被沦落的社会。春晚不过是社会的一缩影。
2018-02-20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回21楼22楼博主:

    俗话说:“忠言逆耳利于行”。学问或学术都是在批评声或质疑声中成长的,希望你作为一个想搞学问的人能早日适应和习惯于倾听学术批评。
    恩格斯这段话里的“基础”是指“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它是对这段话里的“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上层建筑而言的,与上层建筑相对的只能是【经济基础】,而【经济基础】就是生产关系的总和(可参见任何词典)。经济基础或生产关系决定上层建筑,就是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之一。生产关系不是一个“政治学”概念,而是一个“政治经济学”概念,是社会政治和文化等上层建筑的经济基础。而资本或剩余价值由于是一种生产关系,因此资本或剩余价值作为生产关系而被列入“经济基础”的范畴。《资本论》是对经济基础或资本主义社会经济基础研究的典范。《资本论》是“经济基础”理论的基础研究,拿《资本论》来研究中国的经济基础或生产关系,就是“经济基础”理论的应用研究。
2018-02-19
评论对象: 对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尝试新的解读
点评博主:“毫无疑问,恩格斯将“剩余价值”和“资产阶级社会”划为了“特殊的运动规律”,并将其从属于“基础”规律。
    “吃、喝、住、穿”反映着人与自然的矛盾,只有通过人类改造自然才能解决人类生存的基本问题,它属于人类社会的基本运动,而“剩余价值”和“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则属于人与人之间的矛盾(自然科学应该另行思考),它属于人类社会的特殊运动。只有在解决人类基本生存问题基础上,才会产生人与人之间的特殊运动。
    由此,恩格斯事实上已经将社会科学划分出了基础理论与应用理论。”

    博主这段话是对恩格斯的曲解或误解:
    1、恩格斯所说的【基础】就是指【经济基础】,即一个社会的【生产关系】的总和,其中当然包括【剩余价值】这样一种体现生产关系的【经济基础】。博主把【剩余价值】划为从属于(即区别于)【基础】(规律)的【特殊】(规律),是一个误解。
    2、恩格斯说的“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是指【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相对的是【上层建筑】,而不是博主所说的【特殊】运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是社会发展的【一般】运动规律,而【资本主义的经济基础决定资本主义的上层建筑】才是恩格斯这里说的【特殊】运动规律。博主把【特殊】与【基础】相对应和把【上层建筑】归入【特殊】,显然是对恩格斯的严重误解。
    3、博主把对【经济基础】的研究当成社会科学的【基础理论】和把对【上层建筑】的研究当成社会科学的【应用理论】,还说这是“恩格斯对社会科学的划分”,这更是错得不能再错的奇谈。事实上,稍有社会科学训练的人都知道,无论【经济基础】或【上层建筑】的研究,都有【基础理论】(或基础研究)和【应用理论】(或应用研究)两部分。
    总之,由于以上误解的存在,博主的这篇“恩格斯新读”的价值就可想而知了。搞科学研究,务必搞清楚一些最基本的概念,否则很难进入这扇大门。我愿以此与博主共勉。
2018-02-19
评论对象: 通学,或是中国人撬动世界的支点学问
评40楼孙强强:人的能力不平等决定人不可能平等。

    人的能力一半是天赋的,一半是受教育的结果。因此,无论何社会,由天赋所决定的能力差别总是存在的。但人的能力差别不等于人与人的【不平等】。人与人之间能力上的差别【未必】导致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比如军官的能力强于士兵,但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里就能实现官兵【平等】,不像蒋介石国民党军队里的官兵【不平等】。
    社会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的能力差别当然存在(尽管社会主义的劳动者教育可以缩小能力差别),但这一点不影响社会主义生产关系或整个社会中人与人的平等关系。比如毛泽东领导的社会主义企业实行“鞍钢宪法”,其中规定企业管理是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三结合的管理,规定工人拥有与干部和技术人员【平等】的参与企业管理的权利。可见,比工人能力强的干部和技术人员,在社会主义的“鞍钢宪法”里,与工人之间的平等的关系。只有不搞社会主义而搞资本主义了,干部才蜕变为企业的主人,工人才异变为企业的仆人或佣人,企业的干群关系才变成【不平等】。所以,人类的【平等】在社会主义社会是已经实现的,所谓“人类不可能【平等】”的说法,已经被社会主义的实践和历史驳倒了。而孙强强所看到的【不平等】都不是【社会主义】的现象。
    用人的能力【不平等】来解释和维护社会【不平等】,是古今中外一切剥削阶级维护其【不平等】统治的需要。最典型的就是孔子说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劳心”和“劳力”就是人的能力差别,因此,像孙强强先生一样,剥削阶级认为【不平等】的“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是合理的应该的。可见,孙强强先生基于能力差别的“不平等合理论和永恒论”,不是什么新东西,而是为几千年来为剥削阶级统治的【不平等】社会辩护的一种说辞。
2018-02-19
评论对象: 通学,或是中国人撬动世界的支点学问
继续回33楼孙强强:毛泽东主席在井冈山就批评了你这种绝对平均主义的人。

    我是赞成社会主义的平等。社会主义的平等,不是【绝对】平等,而是基于【按劳分配】的平等。因此,主张社会主义的毛主席绝对不会批评我这个平等观。
    【平等】不等于【平均】。【平等】是一种【精神】的概念,而【平均】是一种【物质】的概念,【精神】不等于【物质】。人平均分配一种物质,是人与物的关系,而平等待人是人与人的关系。把【平等】混同于【平均】,就是把【精神】混同于【物质】、把【人与人】的关系】混同于【人与物】的关系。这显然有违逻辑。因此,孙强强先生将这种模糊的和错误的逻辑强加于我并给我套上“绝对平均主义”的帽子,我是一定要反驳的。
2018-02-19
评论对象: 通学,或是中国人撬动世界的支点学问
继续回33楼孙强强:钱学森一个人可以抵两个加强师,别人可能吗?

    钱学森一个人可以抵两个加强师,这是在战争中的例子,战争是人群与人群之间【不通】的情况。且不说钱学森与其他人在战争能力上的差别是不是我们这里讲的【不平等】(显然不是),就算是一种【不平等】,那么,在【不通】情况下存在【不平等】,能拿来证明在【通】的情况下存在【不平等】吗?孙强强先生的逻辑学还得补补课。所以,孙强强先生并没有也不可能拿出【不平等】也能【通】的例子。孙强强的“【不平等】赞”一定是赞错对象的。
2018-02-19
评论对象: 通学,或是中国人撬动世界的支点学问
继续回33楼孙强强:记住人类不平等才是社会的正确,平等反而是逆社会而为的价值观。

    平等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价值观,是天然正确的一条公理。平等,是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三大要素之一(公有制、人与人平等和按劳分配),也是所谓“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看上去好像“拥护社会主义”的孙强强先生,为什么要如此反对和感冒“平等”呢?
2018-02-19
评论对象: 通学,或是中国人撬动世界的支点学问
回33楼孙强强: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及各个朝代,中国人平等了吗?

    这恰恰说明秦统一中国并非本文所说的“通”,秦是靠武力统一中国的,武力下的“通”不是真的“通”,这是社会常识。因此,秦统一中国并不是什么“通”,不能用来证明“不平等社会也能通”。所以,“统”未必“通”,“通”也未必“统”。不要把“统”和“通”混为一谈。
2018-02-19
评论对象: 通学,或是中国人撬动世界的支点学问
人与人相通的关键是平等,是消灭贫富差别或阶级差别。一个不平等的世界要实现所谓“通”,完全是一个美好的梦幻。马克思主义学人不讲脱离社会现实的“梦幻学”。
2018-02-19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之根本
继续回71楼博主:“真理客观存在,马克思揭示了真理而形成理论,可见真理是根,理论是果。”

    真理的对象客观存在,而真理本身并不是一种客观存在,而是一种主观认识,是一种反映客观存在的主观认识。真理产生的手段就是主观认识反映客观存在的手段,也就是文化。客观规律只有被文化(文字化或符号化)才能变成真理(主观认识)而被真理(主观认识)反映出来,因此,文化是产生真理(主观认识)的手段或条件,而真理(主观认识)是把客观对象文化的结果,所以,真理是文化之果而不是文化之根。
2018-02-18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之根本
回71楼博主:“真理客观存在,马克思揭示了真理而形成理论,可见真理是根,理论是果。”

    “揭示真理而形成的理论”,与“真理”有区别吗?这里的“理论”就是“真理”,因此,说马克思的【理论是果】,就是说马克思揭示的【真理是果】而不是根。所以,博主说的【真理是根】是错的。
2018-02-18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之根本
回69楼博主:或许我没有表达清楚,我想说的是,老子道学所揭示的“道”以及马克思理论所揭示的“真理”是文化之根本。

    对博主的想法只能抱以遗憾了。因为一,“真理”是【文化之果】而不是【文化之根】。二,没有表达清楚是因为没有想清楚。没有想清楚,就急于表达,而且是长篇大论地表达,难免冲动,难免失之谨慎和严密,难免似是而非。文化,文化,就是思想的表达,研究文化必先锤炼思想。没有思想的锤炼,就没有好的文化。这些与博主共勉了。
2018-02-18
评论对象: 通学,或是中国人撬动世界的支点学问
我还是这句话:中华“通学”如果真的有力道,就应该先在撬动海峡两岸关系上有所验证。如果连两岸关系都撬不动,所谓的中华“通学”就值得怀疑。
2018-02-18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之根本
【改正】

    “……老子的道是中华文化这棵大树上长出来一枝……”,应改为“……老子的道是中华文化这棵大树上长出来【的】一枝……”
    “……【树枝】也等于【树根】……”,应改为“……【树枝】也【不】等于【树根】。”
    在此,向网友致歉!
2018-02-18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之根本
回60楼博主:“如果把“普世文化”排除在各个“国别文化”之外,它也就失去了普世价值。 ”

    谢谢博主老师再次回复!
    我们说“老子的道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不是中华文化之根之本”,并没有把老子的道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排除在中华文化(即一种国别文化)之外。这两种思想,不是文化之根,但是文化之枝,文化大树的【科学之枝】。老子的道是中华文化这棵大树上长出来一枝,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被嫁接到中华文化这棵大树后形成的一枝。因此,博主是误读了。
    另外,人类的“普世价值”不等于人类 的“文化”。从人类进化和发展的历史看,普世价值的产生【在先】,而文化的产生【在后】。比如,据古人类学家的研究,在【有文字以前】的原始社会或野蛮蒙昧社会,人类已经有自由、平等、博爱和民主等现在公认的普世价值,如原始野蛮部落就有“投石选首领”的民主意识(参见恩格斯《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可见,在人类的文化产生之前漫长的原始社会,已经有“普世价值”了,尽管这种现在公认的“普世价值”在当时并没有文化或文字表达的形式。
    文化是一种【形式】,而普世价值是一种【内容】。形式不等于内容,内容也不等于形式。比如马克思主义,可以表现为【文化】的形式即写写成文字并出版发表,也可以表现为【武化】的形式即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你不能说【武化】的许多【目不识丁】的无产阶级参加的社会主义革命不是马克思主义。因此,如果依博主所说“马克思主义是人类的一种普世价值”,那么这种“普世价值”未必以文化的形式出现。这就是内容不等于形式的道理。所以,博主试图以“马克思主义是人类普世价值”为理由把马克思主义看作人类文化之本,也是失之严密和未必成立的。
    总之,崇拜老子和马克思并把他们的【内容】提升到普世价值是无可非议的,但不能用【内容】代替【形式】和把他们在文化【形式】上也拔高到【文化之根本】。他们在【文化形式】上都只是【树枝】而不是【树根】。普世价值不等于文化。【树枝】也等于【树根】
    最后,对博主崇拜老子和马克思的精神深表敬佩!
2018-02-18
评论对象: 中华文化之根本
回28楼博主:老子用的是汉语、马克思用的是德语还是英语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所揭示的道或者称真理本身 ,它与语言无关。

    【国别文化】是文化中的人文部分(包括语言),而不是文化中的【普世真理】。假定老子的道和马克思的剩余价值论是【普世真理】,那么就不是任何国家的【国别文化】,而是人类的普世文化。汉语或英语不是【普世真理】,但却是【国别文化】。每一句汉语都浸润着中国特有的人文色彩。
     博主的主题是谈【中华文化】,【中华文化】是一种【国别文化】而不是一种普世文化,因此不应该把属于【普世文化】的老子和马克思的学说看作这种【国别文化】的根本。
     另外,老子和马克思的学说属于【文化】范畴,但并不是【文化】之根或之本。因为老子或马克思并不是文化历史之源,而都是文化发展到一定时期的产物。如果把老子说成中华文化之根,那么试问:老子以前的中华文化岂不没有根了?这显然是荒谬的。老子以前的中华文化肯定有源有根,只不过不可能是老子。同样,把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说成中华文化之本也是荒谬的,因为在马克思主义传播到中国以前,中华文化肯定是有本的,只不过那个文化之本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
    总之,博主本文的立论肯定是错的。中华文化的根肯定不是老子的道,中华文化的本肯定不是(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老子的道只是中国道家文化之根,而(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只是中国共产党(意识形态)之本】。
2018-02-17
评论员简介

上海人,66届高中,北大荒知青锻炼10年,1981年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1993年起任大学教授,经济学研究和教学。2012年起退休。
 

统计信息
创建: 2015/2/23 11:17:41
评论: 0

访问: 76700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