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律德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停止罪恶昭彰的私有化混改!
曾飛教授的建議很好。特別是“官僚必须退出公有企业,由老百姓委托给有能力的董事会独立经营”的建議,說到實質問題了。官企分開,政企分開,說了數十年,改不了,原因何在?這個問題很重要。

党政分開,党企分開,不要既做裁判,又下場踢球,這麼簡單的道理誰都懂,但涉及到利益集團了,就很難辦。所以根子還是在體製上。
=============
曾飛:

老百姓就必须对当权高官大声断喝,我们不需要私有化,必须停止混改,停止医疗私有化的体制改革,还百姓的一条活路!很明白的事实是,“国企”必须改称“公有企业”,还其本来面目。官僚必须退出公有企业,由老百姓委托给有能力的董事会独立经营。公立医院交付理事会管理,保持其公益性,不得盈利。而不是被私有化鲸吞,变成官僚家族的私人财产。

    笔者以为,执政的共产党如果还是人民的先锋队,就必须真的对百姓的切身利益和他们的性命不被出卖牟利负责。不真实地负责必将失去执政的的合法性,也终将失去老百姓对共产党的信赖。高层必须当一回事,切莫轻视。
2016-05-22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人們常說小段是哈哈鏡思維,什麼意思呢?顧名思義,就是説其思維象哈哈鏡一樣的扭曲变形,由於扭曲变形,所以就不能真實地認知客觀事物,它只能歪曲客觀事物。

其實這個本質還是沒有邏輯性,因為沒有邏輯性,所以說出的話前後矛盾、錯謬百出,大家都覺得看小段的帖子伤智商,原因就在於此。望小段能有所长进。

...繼續學習《唯識與中觀》,作者:國學大師 南懷瑾

修密宗,那意识忙极了的,又念咒子“轰隆轰隆”,又结手印,这个指头弯过来、那个指头弯过去,搞了半天,又要散掉;这是花了供养了,这是茶了给佛了……完了,忙得很,又铃子铃铃铃、咚咚咚,脑子要观想:几个头哦……忙活完了,那个意识累到极点,一下来以后啊,意识疲劳了,就摆出意识现量。

意识现量一摆出,哦!呈现了。禅宗也**。那么一般人认为这个:“啊!悟了!空了。”

实际上我们晓得,许多学禅修道,这里空了以后——所以清朝的雍正皇帝他是学禅的,他就讲,禅宗有三关,所谓破初关是第六意识的打破了。

有道理,没有错。一般禅宗所谓破关哪,初步开悟了——参破了——是第六意识现量境界。这还要修,这不算数。所以初关破了没有什么稀奇嘛。

那么我们现在讲,假如破初关,我过去的经验,随时要你破就破初关了,把你引到那个空的境界很容易。因此你们也懂一个道理了。

比如说,我们这个身体上打坐以后,气脉发动,有个观念很重要,你们浙江有两个同学日记上都写出来,很严重的问题,什么任督二脉啊、奇经八脉打通了……你要晓得,任督二脉、奇经八脉通了没有什么稀奇,这不是道啊!

换句话,这是身上面身根的现量而已!因为一般人觉得:哎哟!任督二脉、奇经八脉打通了,得了道——不相干啊!你们是中了武侠小说的乱讲(的毒),就是拿武侠小说乱讲,任督二脉、奇经八脉打通了他不死吗?还是要死;他不病吗?还是要病。不过少病、慢一点死。

因为他气脉通流了,生理正常。生理上保持慢一点老化,有这个效果。所以气脉通流不过是身根与身识达到某一种现量的境界而已,不加意识破坏。

譬如我们每一个人气脉都在通的呀!你们注意哦,每一个人任督二脉都通的哦!在座的人,凡是活人(都是通的),不通他就死了。

那么你说我怎么没有一个东西在流动的感觉呢?那因为你的意识用在某一个追求观念非常紧的时候,影响了身识的神经也紧张起来,紧张起来自然感觉到有个东西在转动。这个东西一转动,反转来影响你的意识,“啊!这个东西好!”意识进入了另外一个现量境界上,是诱导性的进步。就是这个道理。不是不对,也是对。

但是,你认为任督二脉都通了,或者奇经八脉通了,乃至于密宗讲三脉四轮通了就成功、就得道了——不是的!错了!这个将来给你们讲,讲到那一部分再详细告诉你们。

所以,第六意识的现量是这样一个东西。

因此,许多,我们看古人,不要说现在没有禅师,古代许多的禅师充其量是第六意识破了的悟,不算究竟。几乎历代的禅师没有几个大成就的。因为教理不通。唯识是非通不可,有这样严重!

所以,现量的道理懂了哦。

前五识,你看,玄奘法师在偈颂第一个,性境,前五识属于性境,它属于现量,不属于比量。因为比量、非量是第六意识的境界。前五识是现量。

所以你假使一个人修持懂了这个理,不管你……,你坐起来就是傻拉瓜唧坐着都可以,你的意识不起比量、非量,不起分别的作用,你身体坐久了,这个现量自然起变化。

但是你要注意哦,身体起变化,刚才譬如提到奇经八脉、任督二脉,乃至身体内部到了某一个气脉、到了某一步功夫,你坐在这里,身体内部是亮的哦,发各种彩色的祥光哦!

在普通,你理不通呢,认为得道了!你这一观念错了,就属于外道。虽然不属于魔道,却不是真正的佛法。

但是这个功夫呢,外道也好,佛法也好,一样,内部发亮。其实这个是什么境界呢?这是五蕴里头“受阴”境界。

“受阴”是什么呢?就是感觉,还是感觉范围。这个感觉的东西哪里来?感觉就是第六意识的分别。

懂了吧?这样懂了吧?尤其明光(师呼人名)啊,你特别注意呦!你学科学的哦。所以这个课要很侧重,我希望你特别注意哦!要挑起这种担子来哦!

这个都属于这个境界——这是受阴。那么这个五阴同唯识的关系太严重了,将来再说。现在我们暂时把现量的讨论到这里为止。所以说你要整理这个讲稿恐怕很难哦!尚德啊!整理要很逻辑啊!

第二,关于性境。要注意哦,唯识有三境、三个境,哪三境?——性境、独影境、带质境。这三境。“三境三量”,唯识的名词,刚才上面“三量”先介绍了。

这个三境的研究,境就是境界。现在我们用玄奘法师的《八识规矩颂》明显地告诉你,直接告诉你,所谓直指人心,见性(一笑)。

他说我们这个身体是性境,不是独影境,也不是带质境。性境是阿赖耶识所呈现的,阿赖耶识的功能所变出来的。换句话说,进一步,我们这个四大、所有的身体、前五识这个作用,是它的性境,本身自然的功能所呈现的。

所以,我们要死以前,把这个好的眼睛捐掉的时候,这口气没有断,脑神经没有毁坏,赶紧就捐了。当然有一点点痛苦,这是菩萨道,牺牲了,给后面人用,这个好的眼睛挖出来马上冰冻。

你说假使说已经死亡的人,这个眼睛,为什么接到好人上面还起作用?一个学科学的问你学佛的,这是什么道理?讲物理的,唯物哲学就是物理,因为他眼神经细胞在没有死亡以前先把它保留。那么请问,你所谓灵魂、心性、这个意识入于哪里去了?在哪里?马上要告诉你哦!

这个禅宗、唯识学里头都有人问过这个问题,古人已经问过。一条蚯蚓、一个蛇,把它斩成三节或者两节,那个蚯蚓你把它一剁三节,它两头都在动,请问:本性在哪一头?

一条蛇,把它剁成三节,它尾巴、中间、头都在滚,尤其是毒蛇,很灵的蛇,你把它剁成两节,那个头马上跑了,半节的蛇头它会去找药,把草药找来以后,这样接上,自己把身体兜拢来就好了。

云南白药就是这样发现发明的。

那个云南人到山上采药,因为割草把药割来,把一条蛇给割断了。结果他看到那半截的蛇就拼命跑,跑了以后嘴里含了草来,自己把自己这么一放一放,两个身体一兜,那条蛇等一下又走了。

哟!他奇怪,这是什么东西啊?那个采药的人啊,他脑子一动,又去找到这个毒蛇,一刀就把它砍断,砍断了后那个头就又跑去找药,一找来他就把它(药)抢下来。

所以发明云南白药是这样来的,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你譬如蛇、蚯蚓,我们讲这个道理。那么这个问题,唯识答复你很简单:这叫做“余命未断”。

余命——这个时候阿赖耶识没有完全分开。也就是说,一个物理的作用一样——余力未断。我们把电风扇的开关关了,可是电风扇还要转动好多圈它才停。一个东西旋转很厉害的时候、生命活动很厉害的时候,突然把它停掉的话,它生命还要旋转一下,最后才完全静止。这是“余力未断”,物理的道理,是“余力未断”。

生命意识的道理是“余命未断”。所以人一死了,别的地方(还没有死),意识(先)死亡,我们要死的时候第一个——迷,脑子迷糊了、心里迷糊了,意识先死亡了。

前五识性境还死得比较慢。尤其这个时候他的余识还在——他是性境,性境是阿赖耶识,说白了。阿赖耶识,我是这个阿赖耶识,你也是这个阿赖耶识,他也是,万物共一个阿赖耶识,所以它接上可以起作用啊!这是生命。

当然这一段还要详细地分析哦!所以真正的佛学是个大科学。你们要注意,光是在那里办刊物,所以我反对办佛教刊物,一天十八界、十二根尘、六根六尘,倒来倒去的,就是那几桶水——不要再讲了,讲了几十年已经够烦了,听都懒得听了!现在要向科学里头证据,要懂得这个。

所以前五识是性境,阿赖耶识呈现变化的。好!那么我们懂了是这个样子。普通显教讲四大皆空,一讲了四大皆空啊,我们下意识有个注解,这是很讨厌的,很讨厌的东西。对不对?那么再加上小乘的见解不净观、白骨观啊,把它看得一毛钱都不值。

到了大乘的见解不同哦!所以大乘菩萨道自己把自己伤害,出了一点血,是犯菩萨戒的、犯杀戒的。因为你这个肉身就是菩萨身。假使你一旦悟道成佛,他就是个肉身菩萨,我就是个肉身菩萨,我自己出我的血也犯戒。

所以学密宗的人,乃至自己洗澡洗下来那个洗澡水不能马上倒,自己还要喝了三口才倒掉。你们觉得很可笑,一点都不可笑!

第一,是不垢不净;第二,你本身上下来的东西,它是坏的呀?也不是坏。为什么?它做肥料,会帮别的、他的生命又成长了。

朽腐就是神奇,所以化朽腐为神奇;神奇也就是朽腐。

所以大乘道的四大——四大不错啊!六尘也不恶啊!所以禅宗祖师讲,“六尘不恶,便同本觉。”(原文在三祖《信心铭》:六尘不恶,还同正觉)。

六尘六根有什么坏?用不着空了一面、取一面舍一面啊——不取不舍。“六尘不恶,尤同本觉。”还是自性所变的性境。所以依菩萨道来讲,等于中国的《孝经》上讲:“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你看曾子著《孝经》,你看起来那么愚腐。

换句话说,你爱惜自己的生命,也就是爱惜父母,也就是爱惜菩萨。它是性境所呈变,也是你生命功能的一部分。为什么四大皆空?这四大是不值钱的啊?!——非常值钱!

所以他是报身佛啊!因此要修报身啊!

好!性境。

怎么是“独影境”呢?“独头意识”所发生的(境界)。“独影意识”里头有个“独头意识”,也叫“独影意识”,

注意啊!这两个名词翻译不同,是一个东西。“独影意识”,也叫“独头意识”。我们现在西方文化里头心理学研究到“下意识”,也翻译叫“潜意识”。

现在的心理学只到这一步。实际上第八阿赖耶识和第七识他都没有懂。现在的心理学所讲的下意识、潜意识,不过是只懂得“独影(头)意识”而已。

怎么叫独头、独影呢?它不靠前面五官,做梦的时候那个意识,那个梦就是“意识”的变化;但是梦的境界是叫“独影意识”,也叫“独头意识”。
2016-05-22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周末還是要聊下健康話題,這是對小段的特殊照顧。話說小段多年來,明知但凡正常人都不會贊同他的謬論,卻還要自討沒趣,整天趴在網上慪氣胡扯淡,這樣不但搞垮了身體,連心理也不正常了,所謂“天孽猶可,自孽難活”,就是說的小段這種情況。望小段早日迷途知返。

...繼續學習南大師的《老子他說》:

“身与货孰多”,身体与物品比较,你手里拿了五百万钞票,遇到强盗,用刀逼着你说:“把你的钱放下给我,不给我就杀了你。”这时你一定放下那五百万元,因为身体重要。人对于生命当然看得更重要。

“得与亡孰病”,得与失哪一样是毛病?当然我们一定说,得到比较好。但是,一个人又有名,又有利,那就忙得非生病不可;你说穷了再生病,连看病都没有医药费怎么办?这就涉及空与有的问题了。前面两句,名与身相比,身与货相比,我们一定说身体重要,货是物质,当然其次。

其实这一句“得与亡孰病”,就解释清楚前面那二句了。老子对这些问题并没有讲哪个对哪个不对,两头都对也都不对。名固然是虚名,与身体没有关系,但是虚名有时候可以养身,没有虚名这个人还活不下去呢!虚名本身不能养身,是间接的养身。身与货、身与名,两个互相为用,得与失两个也是互相为用。

这个道理,后来道家的庄子也曾引用。在《庄子》杂篇之《让王》中,当时韩国遭遇了魏国的骚扰,打了败仗,魏国要求韩国割地,韩国实在不愿意,痛苦极了。

有子华子者劝韩王割掉算了,现在让了地将来还可以反攻拿回来。他问韩王,名利权位与身体比,哪一个重要?韩王说当然身体重要。再问他,身体与膀子比较,哪一个重要?韩王说,当然身体重要。所以子华子就劝他,现在你等于生了病,两个膀子非砍不可了;你砍了脖子以后仍有天下,有权位,你愿意权位呢,还是愿意要膀子呢?韩王说,我看还是命比膀子重要。

这是有名的故事,后来禅宗的大师相堂禅师有名的诗句——“天下由来轻两臂,世间何故重连城”,就是由此来的。

说到人的生命,一个当帝王的,天下都属于自己的,但是与自己生命相比的话,没有了生命,有天下又有何用?如果现在有人说,现在的天下还是属于汉高祖的,那汉高祖做鬼也会打你两个耳光,说,不要骗我了,与我根本不相干了嘛!可是活在人世间的人看不开,偏偏看重连城之璧玉。

蔺相如见泰昭王拼命护璧,因为那块璧的价值,可以买到现在法国、德国连起来那么大的土地。“天下由来轻两臂”,这是庄子用老子的重点加以发挥。天下固然重,权位固然重,如果没有生命的话,权位有什么用?天下有什么用?可是,就实际情形看来,还是天下重要,所谓“世间何故重连城”,人世间为了财富,为了虚名,忙碌一生,连命都拼进去,又何苦来哉?!

老子更进一步告诉我们,懂了这个道理——生命的重要,那么,“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你对一样东西爱得发疯了,最后你所爱的丢得更多,就是“爱别离苦”,这是佛说的“八苦”之一。“多藏必厚亡”,你藏的东西不管多么多,最后都是为别人所藏。

报纸上曾有两则新闻,说宜兰有一个人,一辈子讨饭,死了以后,在床下找出五六十万元来,这正是“多藏必厚亡”。同样的,美国有一个人也是如此,平常讨饭过日子,死的时候遗留了一百多万。这样的人生,不知道他是否也算看得很透;也许上帝的意旨要他这么做,真是不可思议啊!

因此老子教我们了解一个人生的道理,人生什么才是福气。“知足不辱”,真正的福气没有标准,福气只有一个自我的标准,自我的满足。

今天天气很热,一杯冰淇淋下肚,凉面半碗,然后坐在树荫底下,把上身衣服脱光了,一把扇子摇两下,好舒服!那个时候比冷气、电风扇什么的都痛快。那是人生知足的享受,所以要把握现实。现实的享受就是真享受,如果坐在这里,脑子什么都不想,人很清醒,既无欢喜也无痛苦,就是定境最舒服的享受。

不知足,是说人的欲望永远没有停止,不会满足,所以永远在烦恼痛苦中。老子所讲的“辱”,与佛家讲的“烦恼”是同一个意义。

“知止不殆”,人生在恰到好处时,要晓得刹车止步,如果不刹车止步,车子滚下坡,整个完了。人生的历程就是这样,要在恰到好处时知止。

所以老子说,“功成、名遂、身退”,这句话意味无穷,所以知止才不会有危险。这是告诉我们知止、知足的重要,也不要被虚名所骗,更不要被情感得失蒙骗自己,这样才可以长久。

这一节是说人生“冲气以为和”的“中和”道理,也就是后来子思在《中庸》上所说的道理。下面的两章,再把这两章加以发挥。

第四十五章 大成若缺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

如何达到无为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我们宇宙的物理,大成功大圆满的东西,天然都存在着相当的缺陷。不过,有一点缺陷的话,反而永远不会环;换一句话说,若求快一点圆满,就快一点完蛋。

道家的哲学始终是这个看法。很多名人懂得人生的道理,懂得了这个道,就像满清中兴名将曾国藩,到晚年还标榜自己的书房叫“求阙斋”,求一点缺陷;不能把自己搞得太圆满,因为万事不可能太圆满,所以要保持有固不足。

“大盈若冲,其用无穷”,大盈就是大满,真正的充满,如瀑布一样,不停地从山上流下来,天天都盈满流动,这就是“冲”的作用。

活的东西是永无在流动的,所以其用无穷。最可叹的是,有人想把现成的享受,现成的东西,永远保住不动,认为属于自己的,这就犯了前面所说“大费”的毛病,结果一定是“厚亡”。财富如此,权力也是一样,一切的东西,不能用之于私。如果不能“大盈若冲”,那就完了,要像河水一样流动才可以。

“大直若屈”,我们这个世界没有直线的,别的世界有没有不知道。你到太空去看,有些星球是横条的,有些星球是三条的,有些星球是椭圆的,只有我们这个星球——地球是圆圆的。我们这个世界,因为是个圆球,所以是圆圈曲线没有直线。

“大直若屈”是说直线像是曲线的意思。懂了这个,就知道人生的道理。所谓的直,是把那个曲线切断,然后人为地校定叫做直,这是假的直;真懂得的话,“屈”的道理就是直。

“大巧若拙”,现在科学进步了,什么东西都是电器化,越来越精细,当然不是古董。这些精巧的东西,用完了就必须丢掉;但是,真正好的东西,并不那样巧妙,而是很笨拙的。

“大辩苦讷”,真正会讲话的,就像是笨笨的那样,好像一句话都讲不出来——“若讷”,在历史文献上经常提到的成功人物多半如此,非常有趣。

这些人物不一定读过《老子》,但他们表现出来的智慧,吻合了老子这句话。

像宋太祖赵匡胤,当了皇帝以后,当时江南的南唐李后主李煜还没有投降。李后主的文学修养很高,比诗词的话,赵匡胤一定比不上的。可是,如果两个人考试比赛当皇帝,一定录取了赵匡胤,不会录取李后主。李的诗词歌赋样样好,他的大臣们,如宰相徐铉,文学也是非常之好。

有一天,李后主派了这位宰相徐铉出使北宋,赵匡胤听说这位宰相学问很好,特别召开了一个御前会议,研究派哪一位饱学之上来接待这位来自南唐的使臣。

这个人学问一定要比得上徐铉,才不会被南唐藐视。可是宋朝一个偌大的朝廷,却选不出一个人来,最后赵匡胤就从自己的卫士中找到一位相貌堂堂、一个大字也不认识的人,担任接待大使的任务。

徐铉到后,为了表露自己的才华,天文、地理、国际、政治,高谈阔论。可是这位接待大臣,什么都不懂,只是哼哼哈哈,请上坐,请喝茶,如此这般搞了三天。徐铉心里想,赵匡胤手下有学问的人太高了,我说了半天他都不置可否,也没有赞叹或认可,对于赵匡胤的政权,颇为莫测高深。

这正是赵匡胤的高明,对付这些满口谈学问的学者,只派一个老土与他接触,反正你讲什么他都不懂,以木讷相对就成功了。这是很妙的“大辩若讷”。

“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夏天的气候,到了中午,气温会热得令人发躁,“躁胜寒”,燥热的气一来,把寒气冰水化掉了。但是,你不要被老子的文章骗过去哦!反过来说就是“寒胜躁”;太阳的热能,照到北极冰山就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是稍稍温暖一点罢了,好像少穿一件皮袍而已,都是正反相合的。

“静胜热”,我们都晓得心静自然凉,一静下去就不会热了。反过来说,就是“热胜静”,热也会造成清净,不然的话,学佛修道成功,那个三昧真火一来,既不冷,也不热,能克服一切。

所以,老子引用的都是相对的,主要在说明这些都是两边的观念,只有“清静为天下正”。能够真正清净,才能有无为的境界。反过来说,无为又是清净的原则、道的原则;无为达到的境界就变成清净,这就是“清静为天下正”的道理。

第四十六章 天下有道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 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欲望造成祸乱

这一章讲的完全是历史哲学。人造成了一段历史,所谓英雄造时势;历史也产生了一个时代的人物,此之谓时势造英雄。

但是,历史哲学是人为的,历来的战争,需要好的武器,好的武器也很简单,一个人手里一把好刀,可以用几辈子,一支好枪也可以用好几代。

最难得的是交通工具——良马,“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真正太平的时候,马闲放着没有用,因为不必训练战马了,这时马便像粪土一样没有价值;等到天下无道的时候,又要训练战马。这个“道”指人文文化,当文化衰弱了,社会就变乱,思想的错误造成了战争。

人类永远在战争中,历史上很少有二三十年的太平,不是东边冒火,就是西边冒烟。人类整个的历史,都常性战乱中,所以做不到“走马以粪”。


“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以老子的历史哲学观点看人类,在天下无道的时候,人类的欲望不能停止,所以战马又要活动了。“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人类最大的罪恶就是想占有,英雄要占有天下,也就是占有权力;男人想占有女人,女人想占有男人;人想占有钱,钱反正不说话,随你们办,这就是“欲得”。
2016-05-21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老夫曾經說過,“小段的病根是邏輯混亂、理解能力極差,基本生活在一种‘妄想’中”,由於對科學的無知和對中國文化的無知,導致他把自己所不了解的事物胡亂混搭,這才有了“夸克太極”、“陰陽正負能”等低級笑料。望小段早日走出妄想。

....繼續學習《唯識與中觀》,作者:國學大師  南懷瑾

何况其他的世界、十方世界还依虚空所生呢!整个的十方世界还包含在虚空里头。就是说,这个文章反转来的:整个的譬如地球、星球、月亮、太阳,在这个虚空里头;但是,佛说整个的虚空在你的心性本体里头,不过是万里青天里头一点灰尘而已。就是说我们的心量有如此之大。

那么,这样看来《楞严经》所提出来这个要点,唯识所讲的:这个山河大地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是同一道理。现量境。

所以了解了这个现量境,我们晓得了。这是现在我补充出来给大家讨论。

本来这个课程,像我们这样上,是要给佛学很有很有基础;不敢说很有很有基础,甚至我们扩大一点,相当有造诣的人可以讨论了。现在也许我这样讲大家有点吃力,大部分的听众希望多多留意,也许以后再听到的这个机会还有没有不知道啊!

这个现量,山河大地是第八阿赖耶识整个的呈现的现量。那么好了,我们晓得这个道理,所以不要走小乘人的路线。这个物质并不讨厌啊!

修小乘人的路线有两个路线:一个路线是讨厌世间,讨厌物质,要离开外物好像才证得内心的清净,才能得道。实际上都在玩弄意识!对不对?

第二点呢,小乘的见解呢,把外物——外面的世界,同精神的“心”分成两个世界,等于柏拉图的西方哲学家的分类法——精神世界、物理世界,分成两个世界。实际上非也!

就是说,整个的三千大千世界,心与物这两方面,都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就是等于我们现在所讲心物一元是一体。

既然了解了一体,小乘的修法,是空外界、空掉身、抛掉四大,而证得清净的这一面,认为是究竟涅槃——错了!所以是外道。

我们翻开第八阿赖耶识的颂,结束的偈子:“浩浩三藏不可穷,渊深七浪境为风。受薰持种根身器,去后来先作主公。”这些将来都会讲到的,现在只引用“受薰持种根身器”这一句来说明这个道理。

根——就是前五根,眼、耳、鼻、舌、身。意——意识的思想。

身——就是这个肉身、这个身体。身,特别加重提出了这个身。根、身。因为根呢,是生理上的机能,前五根。身呢,把机能包含进来,整个的身子,活的这个身子,乃至死了的这个身子;器,是物理世界。都是阿赖耶识所呈现、所变出来的,这个现量。

那么,我们晓得现量是这么一个东西。在一般的唯识讲,大家忘记了,把这个现量范围说得很少,都属于第六意识。

那么现在有个问题来了,我们要进一步。
所以我经常有个感叹,这一百年来,这个唯识学,乃至说明朝以后,都给他们搞得范围缩小了,一塌糊涂。你要注意哦!

好了,我们人——凡夫为什么有思想?这个思想都是比量,这个比量也是阿赖耶识的现量。

这是我特别提出来告诉你们,这是很严重的问题!

假使有过去的唯识学家、前一辈欧阳竟无先生——我们是忘年之交的朋友——在这里,一定是听得胡子会起翘了,呵!他一定要跟我俩论辩。

当年我跟马一浮先生也是忘年之交,他是蒋介石先生的舅舅,马一浮先生那个时候他已经胡子头发都……马一浮先生著作上有这样一句话:“‘灵光独耀,迥脱根尘’,那是果位上的事。”

我说:马先生啊,你讲过这个话?他看我这样一讲,“哎呀!”他说,“我现在很后悔著作,很想把它烧了!”我就不讲话了。

前辈的谈话高明得很。晓得我这样一问,问题来了,他马上警觉到了:“哎呀!过去的著作我很想把它烧了!”因为我要问的:“灵光独耀”不一定是果位上的事;一切凡夫都有“灵光独耀,迥脱根尘”的一面,圣凡不二。

正要跟他辩这个问题,你看还没有等我开口提出来、我一字都没提,前辈的机锋好厉害,“哎呀!”他说,“这个这个……哎呀!我是很后悔当年轻易著作,想把这些著作都烧掉!”你看多高明!好,我们先休息。

刚才说的,我最后一句告诉大家,我所提出来的,再加一个范围说明。一般讲的唯识,是以观待道理,就是用唯识学的原来的名词——观待道理(刚才黑板上写过的),拿现在讲叫逻辑思想辩别的范围,而说意识的现量、比量、非量这三量的差别。

如果进一步,由阿赖耶识的道理讲,即使非量与比量,也都是阿赖耶识的现量。但是要加一个注解了,这个现量,是讲阿赖耶识呈现出来幻有的、幻有存在的这一刹那。这一刹那又要加注解了(所以以唯识的道理处处要用到逻辑),这一刹那,就是万古千秋也只是这一刹那。等于佛经说,你看每一本佛经只有“一时,佛在哪里……”万古千秋,无前后际,只有“一时”。这个道理要了解它。

那么刚才刘教授刘老师、刘世纶老师也来谈论过,她一提她当然就懂了。那么后来有同学来问,我说你找刘老师讨论,我刚刚下来想休息一秒钟,你再问我,把我的休息现量打破了!

(一笑)所以我不肯用比量,因为刘老师那里你可以去比量一番!后来跟着有一位我们的同学来问,他就问,他说老师啊,那么思想的思维意识,刚才据他所听的意思也是阿赖耶识的比量。我说:“你这个问题也去找刘老师。”他跟刘老师那边听了一下跑来跟我讲,刘老师所讲的同我的意思稍有差别。我说那你先挑出来,这个问题大家都可以讨论碰到;答复一个人也是答复,一千个人一万个人一起答(多好)。这就是佛经的办法。

你看佛经上有许多人,你看他的记录,问题他是懂了,他怕别人不懂,(比如像)阿难或者文殊菩萨,他都要提出来再问。不是为他自己问;为别人问。所以问一个问题,学佛的精神:我一个人懂了,希望大家懂。这也是慈悲心。那么,我说你写来,写来一起答。结果他一写出来,我说你已经自己有了答案。

他说:“思想思维也是阿赖耶识所呈现的比量,这个意思是否是由于我们的身心物质等等,都由于阿赖耶识所生起的这个道理、这个逻辑而来的?”对不对?好!我说你本身就是答案了,对了!那就不要我来解释了。不过我刚才念他所提的这一道,是这样讲的。但是要注意哦,闻者自负,言者、言语的责任、说话的责任自己负责,这是我说的,这样我要自己负责起来。

不过又说回来,回到一般所讲唯识道理,多半把这个,譬如说现在前五识的这个,前五识说:“性境现量通三性”,眼耳鼻舌身是现量的境界,不属于比量,也不是非量,你注意哦!

这是讲,我们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舌头、身体,这叫前五个识。你注意哦,我再说一道哦,我们的眼识,不是眼睛哦!眼睛是叫做眼根;耳识,不是耳朵,耳朵叫做耳根。佛学名词叫根;我们现在名词,眼睛是视的器官,看东西的器官;耳朵是听的器官,鼻子是呼吸器官,舌头嘴巴是吃的、尝味道的器官,身体是感觉器官。这是简单地说。

拿现代观念还要加上,这个感觉的器官,拿现在医学你就要——现在思想懂了,至少到目前为止,这个身体依医学的立场是九大系统:所谓骨骼的系统,这个身;神经系统;神经系统又有分类,中枢神经系统、自律神经系统,就多了。所以今天研究佛学讲修证,非懂科学不可。当然我也不懂。但是你要非常留意现代科学常识,一定要有。我已经不懂,一看同学们这些基本常识都没有,今天谈修证讲科学,太可怕了!不可能。

譬如说细胞是个系统,荷尔蒙又是个系统。比方学医学讲人体的内部,呼吸系统、消化系统,所以医学分类、科学分得那么严密。哦,这是肠胃科主要医生,他最后专门研究消化系统去;这是一个肺病的专科医生,他先都学过了,最后是专研究到呼吸系统去。那么这许多的学问知识,在佛学唯识学里,都属于“身根”。

所以今天你们青年同学要承先启后,弘扬佛法的文化,乃至古今中外的东西,希望比我要高明,我已经很差劲了。因为我还没有时间进去过科学去。我相信我有这个头脑,因为很多学科学的同学乃至到了大问题,他的专业解决不了,结果问我。

我有这个经验,问我我说我不懂,我说你把你那一门给我上课讲;讲完了,你的关键在哪里,“这个地方我怎么样试验都进不去”,我说你这样一来……?哦!他进去了。他说老师你怎么知道,我说我也不晓得(一笑)。因为你告诉我,你懂嘛!我是跟你学的啊。

这个地方就给你讲证明,一个思想、学识,我们人的生命里头的慧力、智力是无穷的,只要你晓得去应用它。这是附带说到。

现在,我们讲到这个三量的道理,刚才提出来这个前五识,眼耳鼻舌身是属于现量境界。那么我们眼睛为什么——你看,因此告诉你们,像催眠术——现在我讲了就是传给你们法哦!照密宗就叫传法哦!那密宗就不得了了,这样每一个法,不晓得你要磕多少头拿多少钱。我现在都把它作科学道理。所以像密宗有许多修持,现在研究佛学,要想证得这个身心道理,的确的确可以设计物理的机械,帮助人,(使人)容易升华、超脱。

譬如密宗、瑜珈(yoga)、后来的催眠术——世界上催眠术是yoga里头脱出来的一支;那么乃至于道家,中国的道家,很多是利用光来修持的方法。

譬如人假使对着镜子对着光,眼睛再一定好,一对,自然空了,一刹那之间就空了。但是要明师指导哦,吩咐你一句话,不指导很危险的,也许你人就精神分裂了,也许就走了。

这一刹那空了,他是利用什么?这个眼识现量,眼对着——你们大家可以试验哦!把眼闭起,突然张开对着前面,意识不加上分别,也不管它前面是个人也好、什么也好,这一刹那是眼识的现量。

等于那个照相机,我们把它一架上,对到那个景象;照相机后面有个人,这个人不按(快门)下来,这照相机永远是对着那个东西。我们的眼根、眼睛是照相机,外面景象就是照相机所相对的现象。那么眼睛看到东西,马上我们晓得,“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好看不好看”,那是第六意识加上的分别。第六意识不加上,眼睛就是这个现量。

所以你说,好,现在告诉你,意识的现量,有许多人,禅宗的参话头、净土宗的念佛、密宗的修咒子啊,又结手印、又摇铃鼓、又观想,意识忙得很啊!
2016-05-20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昨天南大師的文章講解了【現量、比量和非量】的區別,個人理解,現量就是眼耳鼻舌身這五識的作用,其中沒有意識的分別,這叫現量。一旦有了意識的分別,就是比量了。比量是凡夫的普通境界,現量則是高一個層次的境界,一般人達不到該境界。

至於非量,是指的胡思亂想甚至精神錯亂的那種境界,【這個用小段來做註腳是非常生動的】。如南大師所言:“那么至于这个乱七八糟的思想,乃至于说一般有精神病的、神经病的那一种思想,一个人或者是受情绪影响,思想想歪了的,一个人想到无缘无故情绪、生理情绪变化影响,受它的牵起走,.....这一种境界——非量,非正常的思想。可以说是幻想”。

小段的觀點恰好給“非量”做了生動註腳,這個相信他自己也是承認的。

...繼續學習國學大師南懷瑾的《老子他說》:

比如,我们中国乡下的老习惯,家里没有孩子,一旦生了一个孩子,就当作宝贝一样,但要替他取一个最低践的名字,叫“阿猫、阿狗”之类的。再不然抱到庙子上给和尚、尼姑们当“于儿子”,这样孩子才能养大成人。

从这种风俗的传统,我们看出一个哲学的道理:世界上最高明的,就是最平淡的;最平淡的,也就是最高明的。这不仅是一个哲学的道理,更告诉我们一个物理的道理。

“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先讲这个物理的道理,拿一棵树来比喻,把这棵树加以修剪砍锯,这棵树便能长成一种新的形态,所以“损之”是利益之,使它成器。我们经常听到教育孩子的话——“溺爱他就是害他”,对孩子的严格管教,目前给孩子吃一点苦,将来他会感激你,他觉得爸爸是个好爸爸,妈妈是个好妈妈。不然孩子长大会怨恨你,这就是“物或损之而益”的道理。又如人生了病,医生诊断非开刀不可,你不能说医生可恶,结果他在你身上开刀,你不但不告他,还要谢谢他,这就是“损之而益”。

“益之而损”,这是相反的道理,人越要求好,反而样样做不好,做人要想做到面面都好,就完全错误了,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面面都好,越是想做到面面都好,结果是面面都糟。一件事情的处理,往往顾了这一面,无法顾那一面,它是相对的,有因果的,所以是“益之而损,损之而益”。

也就是我们前面讲到的“大白若辱”,你只能顾到一样,不能顾到两样,想一下子面面周到的人,结果是面面都得罪了。

前面老子说“冲气以为和”,老子是把老实话告诉我们。他的原则方法,就在这个原理中。所以做工夫也好,修道也好,有时候看到是退步,“进道若退”,实际上,常常是“损之而益”。

有时破坏了一点,但过了这一点破坏,下一步发展成长得更快,又向前进了一步。相反的,天天求进步,天天增加,结果“益之而损”,反而不能成功。

等于现在有些人,尤其是美国的朋友们,喜欢吃补药,各种维他命吃得太多了,补多了,病来得更多更快,这就是“益之而损”的道理。

培养花草也是如此,花草树木长到某一繁茂情况时,要剪枝去叶,将来花才开得更美,果实才结得更须大,这也是“损之而益”。

如果不加修剪,拼命加肥料,结果,不但开不出好花,结不了好果,反而因肥料太多,整棵树都被肥料烧死了,这是“益之而损”。所以要“冲气以为和”,使阴阳调和,损益适当,才能真正欣欣向荣。

“人之所教,我亦教之”,老子说,人类效法什么呢?效法天地,也了解自然的物理。“物或损之而益”,比如秋天,万物凋零,只剩了一点种子,把这点种子留下来,还用灰土埋起来,在这个时候,这种子好像没有什么作用,到了春天再种到地下,它自然又生长起来,这就是损益的道理。

所以,人类要效法天地物理的法则,把握自己的生命,培养自己的生命,不衰老,要长存,并且不随现象而变化。如果把握住这个,就是效法天地自然的道理。

过刚则易折

因此,他又明白地说一句,“强梁者不得其死”,一个东西,不能过分的强壮,过分的强壮,不得其好死。水果也好,蔬菜也好,乃至鸡、猪家禽家畜,勉强给它打针,加饲料,希望培养到最好,结果反而招致它快一点死亡。

所以中国人过去所讲的养生之道,知道人不能求无病,一点病痛都没有的人,有时候死得很快。因为这种人,自己不晓得病的可怕,死的可怕,平常不晓得保养,所以一下就倒了。

我们看神仙的传记,可以研究道家的人;看到那些高僧的传记,可以研究佛家的人,他们十之七八都是年高、体弱、多病。带病可以延年,因为本身体弱,所以时常注意保养。他们胆子也小,也研究医学,后来变成大名医,不但活得长久,还能够医治别人。

年轻人身体强壮,希望他研究重视这些养生、医学之类,他绝对不干,结果“强梁者不得其死”。

于是,“吾将以为教父”。懂得了人生的道理,就是最好的教育,也就是我们要效法的最高原则。最高的原则就是“损之而益,益之而损”,用之于人生的道理,则是“祸福相倚”。

觉得很倒霉时,何尝不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呢?倒霉还可以睡大觉呢!不倒霉连睡觉都没时间了。所以一件事是好是不好,全在自已的运用。善于运用与否,仍是在于自己个人,这个就是“冲气以为和”了。

如何去综合调整,也是做工夫要注意的。有些修道家的人,天天要打通任督二脉,天天在运转河车,督脉转到任脉,任脉转到督脉。有些修道人说自己奇经八脉都通了,我说,那很好,那等于电力公司,电线都会炸了。

也有的说,自己现在河车的运转如何如何,我说那你要转到几时为止呢?如果河车永远运转下去,可不要把自己转昏了头哦!这是个问题。很多修道的人,最后弄得高血压、脑充血,平常自己好像夏天不怕冷气,冬天不怕太阳似的,这种样子,就是“强梁者不得其死”。所以打通气脉,运转河车,并不是这个道理。

这一章与上经第十章配合起来研究,会发现“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就是这个道理的说明,就会明了“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的道理。

第四十三章 天下之至柔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闲,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

柔、水、空,无坚不摧

天下最软的东西,克服了最坚固的东西,老子经常比喻天下最软的就是水。水没有骨头的,如果把它挡住,它只有转弯过去;如果筑一道堤防,水则一声不响慢慢等,等到水涨满了,又从堤防上漫出去了。就是屋檐的水,从高处向下滴,滴一千年一万年,连地球都可以滴穿。

所以,“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像战场上的马匹一样,冲锋陷阵,冲破最坚韧的东西。我们中国对女性的教育是温柔、温和、缓慢,这样可以融化一切。不管男人是土做的也好,石头做的也好,温柔的文火慢慢地炖,石头都可以软化了。所以不管多坚强的人,对温柔没有办法,只好投降。这就是“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无有入无闲”,古代的“间”、“闲”是通用的。无有就是空,所以无有进入到任何地方,都没有间隔;没有间隔也就是空。

或者说墙壁阻碍了空间,其实空是隔离不住的,乍看起来,墙壁好像隔离了虚空,但是只要挖一个洞,那个洞就有虚空。只要挖就有虚空,如果不挖呢?仍然是虚空包围了你,也包围了墙壁。

一座大山在那里,好像妨碍了虚空,且实大山是被虚空所包围的,山如果打通了,虚空就进到了山里去,虚空这东西,无坚而不摧。

所以,佛家把空的修法,作为最高的修法,因为无坚而不摧。道家的观念,是用至柔之阴,也是无坚而不摧的道理。

做人与做事,遇到难处,天天在想这件事如何解决,却永远解决不了,越想越糟,最后钻到牛角尖里去,处理得还是一塌糊涂。

这时最好把一切放弃不管,让它完蛋;但是真让它完蛋,那个蛋偏偏不完。为什么?因为“无有入无闲”,“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

老子说,由此原理,可以知道无为之有益,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靠不住,真正的真空则无为,无往而不利。教育的道理也是这样。

老子本来不想说话,骑一条青牛跑掉算了,不料被他一个徒弟,函谷关上的关吏尹喜拦住了,要求他说法,否则不放他出关。老子也不能叫青牛腾空,像现代的直升飞机一样飞过去,同时尹喜这样诚恳要求,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坐下来写《老子》这本书。

本来他主张天下行“不言之教”,不必说话,与佛讲“不可思议”的境界——没有话说是一样的。结果,他自己犯了自己的戒条,却又写了这本五千字的书,还是做了言教;虽然他在言语上讲“不言之教,无为之益”。

像现在这个时代,我们中国上古的文化,所谓《老子》、《易经》、太极拳、禅,在世界各国各地区、各民族都非常流行。最近有一位老太太从美国写信告诉我,隔壁那些美国人好怪,孩子跌倒在地,并不去搀扶,尤其犹太人,绝不搀扶。

这是老子的无为之道,一定要等孩子自己爬起来,这样孩子自己将来才会站起来。这是很有道理的,也是引用老子《道德经》说的。那位老太太觉得很奇怪,她说:“原来这就是中国老子的无为之教啊!

第四十四章 名与身孰亲

名与身孰亲,身与货孰多,得与亡孰病,是故甚爱必大费,多藏必厚亡,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

上面这一段话,是老子要我们看通人生的道理。世界上的人,就是为了名与利。我们仔细研究人生,从哲学的观点看,有时候觉得人生非常可笑,很多非常虚假的东西。

像名叫张三或李四的,只是一个代号,可是他名叫张三以后,你要骂一声“张三混蛋”,那他非要与你打架不可。事实上,那个虚名,与他本身毫不相干,连人的身体也是不相干的,人最后死的时候,身体也不会跟着走啊!

利也同样是假的,不过一般人不了解,只想到没有钱如何吃饭!拿这个理由来孜孜为利。古人有两句名诗:“名利本为浮世重,世间能有几人抛。”名利在世界上是最严重的,世界上能有几个人抛去不顾呢?

“名与身孰亲”,他要我们了解名就是假的,比起身体来,当然爱自己的身体。如果有人对你说,你最好不要出名,你出名我杀了你;那你宁可不出名,因为还是身体重要。
2016-05-19
评论对象: 南海动态几则
菲律賓出現新總統也不可能親華,只能親美。國際仲裁中國可以無視。

現在高層主要怕出現擦槍走火地軍事衝突,一旦打起來,就難免影響經濟發展,從而影響國內穩定。這是高層擔憂的。
2016-05-18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小段曲解科學、歪解中國文化的原因,是因為他的哈哈鏡思維模式,什麼東西一經小段的腦子,立馬變形變態。這也難怪,由於其天資極其低下,所以就缺乏正常理解問題的能力,這樣曲解歪解就不可避免。

先天素質無法改變,但後天學習還是可以彌補一二的,所以小段要老老實實地旁聽,...繼續學習《唯識與中觀》,作者: 國學大師 南懷瑾

所以唯识告诉你成佛是“转识成智”,只有这一转。是一个东西,把你转过来就成佛。凡夫也是人,佛、圣人也是人,转凡夫成圣人,只是这一转。所以转识成智,八识转成四智,前五识转成“成所作智”。

在凡夫是识,在圣人得道叫做智,智就是般若,成所作智——前五识。第六识意识转了,转成“妙观察智”。第七识我执的这个作用,转成“平等性智”。

第八阿赖耶识转成“大圆镜智”。这叫“四智”,转八识为四智,这是凡夫成佛。转识成智,这是唯识的道理。所以成佛的了,不是功夫的了,是智慧的了。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智慧的成就,不是功夫的成就。智慧成就是转八识为四智,转识成智。

所以玄奘法师以八识分成四智的四部分,每一部分写三首偈子,他所以写了《八识规矩颂》。颂就是佛教文学,非诗非词,又像诗、又像词,是印度的文学的韵文与中国文学诗词的韵文的参合拢来一种变体,所以在佛经里经常有颂、偈,这是印度文学、佛经文学与中国诗词文学参合的变体的一种作品。

那么八识转四智呢,我们晓得,顺便也提到禅宗里头,说六祖到底是开悟的人,六祖就讲过,转八识为四智,转其名而不转其实。还是这个东西,转了,转其“名”,这个理上转了、名词上转了、现象上转了,这个实际本质的还是这个东西——转其名而不转其实。是这个道理。

那么,现在我们大概介绍一下,先把这个《八识规矩颂》了解一下。

第一首,第一个颂:“性境现量通三性,眼耳身三二地居。遍行别境善十一,中二大八贪嗔痴。”所以有些同学我要你们背啊,你觉得很痛苦,背是很痛苦,不要说是你,我认为背书的记忆力比你们都高明,当年我要背这个的时候也很花时间。

因为它不是诗词,很拗口。但是一个方法,你必须要把它背来。这个背呢,不像诗词的背法,好的文章情感上背很容易就背来了。这个东西是理性上背,要分析地背,你就背来了。所以往往看到是四言八句,你也总想读诗一样的“月落乌啼霜满天啊……”用感情去背,绝对背不来。

现在我们提到前五识这个偈子,看下面注解——“性境现量通三性”。我们先讲这几个名词,我们先拿现量这个名词来讲,这个名词必须要讲一道,因为有许多新进的同学,好像又听过又没有听过,一看,听这个课很吃力的,所以……

唯识学有三量,这个“量”有三量,这个名词必须要记得:现量、比量、非量,这三个量要记得。实际上还有个名称,在三量以外还有个“圣教量”。

我们晓得,这个现量,“量”是什么东西?首先要搞清楚,量是一个逻辑上的观念。勉强拿现在观念来讲就是“范围”,也可以说它内涵的意思,拿逻辑来比方,量是这么一个意思。[录音中断]

……这个是眼睛当时的现量。等于一个照相机对好了一个镜像的镜头,这个是现量,照相机就呈现出来,这个叫现量、现量境。呈现出来。好了,我们晓得现量是这样。

那么现量在唯识学上的名词,用处最多是意识方面的比方。意识方面这个三量比方用处比较多。

因为说我们这个意识的现量,意识就是我们譬如讲打坐吧,我们拿证成道理来讲,作功夫求证,一个人打坐坐起来,六根一摆,身体腿一盘,手一收,这个时候;也不要念佛、也不要修气功、也不要念咒,什么都没有,这一刹那一摆的时候,心里头什么都不去分别,这一刹那之间,就是六根的现量摆在这里。里头没有思想,可是都知道,这是意识清净的现量,意识境上的现量。

所以像我们参禅的,或者修密宗的,或者是修净土的,譬如净土宗经常讲一句话:念佛念到,念而无念、无念而念,“南无阿弥陀佛”这句话念到阿弥陀佛都没有了,念不起来了,想不起来了;不是想不起来,没有阿弥陀佛这一念了。可是你说我睡着了?——不是睡着,很清醒。那么心里有别的杂乱思想没有呢?——没有;杂乱思想都没有,阿弥陀佛也没有了,他这个时候就是意识的现量。

那么这种现量的境界,参禅的,修密宗的,乃至于说念佛,经常会呈现。实际上有时候人,普通一个人乃至一个写文章的文人,一个艺术家也经常碰到这个境界。

一个文人,思考一个问题,想写文章,写写写……有时候下笔啊,笔拿着,呆住了,好像怎么没有思想了?可是说,前面一个人过来知不知道?——知道啊!街上有车子听见了?——听见啊!什么都知道。知道以后,可是呢,一下好像停顿了,也可以说这个时候是很轻灵,心境很空灵。这个情况是意识的现量。

所以一般学佛的人,乃至一般哲学家、心理学,把这个第六意识的现量到达了这里,加上自己意识的比量,比量就是比较性的,“哦!哎哟!这个就是道!”这个是比量。怎么比量?比量都是你那个原有的知识比较性地、相对地来下注解。

所以世界一切的学问、一切的理解都属于比量,没得现量。到现量来的时候没有比量。

勉强拿逻辑来讲,这个心理是绝对的,不是相对的。

那么现量的境界,就是第六意识这个现量境界,就是我们普通讲,六根大定,六根清净,不过是现量而已;“一念不生全体现”,意识的现量而已。

乃至密宗所讲的,像西藏的密宗最高的无上瑜珈的大手印,这么一拍之下,万念皆空,认为这个大手印是道——实际上还是第六意识现量而已,没有什么。

不过有许多人因为在这个地方悟到,认为就是悟了。这个时候的悟了,大家没有智慧的比方,他就错了。这个是现量中间你起了一个比量的念头了——“嗯!这一下是空的,这个就是道,这个是本来面目。”实际上,这个是比量的作用。

所以现量在第六意识上用的最多。我们第六意识,平常我们所有的思想,任何的学问(都是属于比量。)[录音中断]……比量就是分别意识了,就是意识在分别。

那么这个意识的分别,习惯性地,譬如我们一个学哲学的人,经常他讲话、他的动作,乃至于作人,我经常,因为我们也教哲学,经常我都笑那些哲学系的同学,你看那个一身的细胞都变成哲学了,那个样子都是哲学味,神里神经兮兮的样子。

他那个比量的意识已经形成一个意识的形态了。就是说每一个思想,他构成一个习惯了,所以我们现在心理学一般的翻译,叫“意识形态”。这个习惯性的意识,这个比量的作用,已经变成了一个固定的形态了。这是凡夫境界的心理,都属于比量。

实际上,我们这个现量,第六意识,那么,我们加上——唯识都讲到这里,我们现在讲的唯识(是)我的唯识了,就是告诉大家,经典上所有,包括哪一个经啊……太麻烦了,简单明了告诉大家。一般人讲唯识都在观待道理上说到这样已经很了不起了,况且还难到达。如果拿证成道理来讲,你这个现量也就是比量,这个意识的现量是比量。这个道理。

所以你们这个,在我们住院的同学听唯识,要非常非常注意了啊!如果真好好地听,大概你们这个课程下来,你们的思想智慧要开了。不用心是没有办法的,这种地方处处(要用心)。所以要给你们开逻辑的课,就是训练这个思想的观待的这个头脑习惯。

刚才因为我讲到这里,我说严格地讲起,意识的现量也属于比量,有一位同学坐在后面在点头,因为他已经领悟到了。那个当时一念清静,你只要晓得这一念清静,认为这就“是的!”,这个“是的!”这一念已经落于比量了。是的、非的,对待的道理出来了。(这是现量和比量的道理。)

接着这个三量的讲解。

至于“非量”呢?“非量”有几个解释了。我们普通的人,一般不管你学问多好,乃至于说拿唯识的道理,一般哲学家没有悟道、证道以前,你哲学家、逻辑学家、不管你什么高明,统统在比量的境界,没有得道。

意识的现量都没有拿到。比如我们举一个例子,西方有名的哲学家笛卡儿讲了一句话:“我思即我存”(我思故我在)——因为我有思想,所以我存在。

这句话拿唯识道理(讲),他在比量上玩,意识的现量都没有看到。意识现量看到的时候,意识现量那个时候不起分别,无所谓我思了。

所以有我在思想,这个思想——这个是意识作用,这个意识是比量境界,不是现量。那么至于这个乱七八糟的思想,乃至于说一般有精神病的、神经病的那一种思想,一个人或者是受情绪影响,思想想歪了的,一个人想到无缘无故情绪、生理情绪变化影响,受它的牵起走,或者是今天非常高兴、非常悲哀,乃至于想自杀,乃至于有时候高兴起来,“几度心狂欲上天,每回渴饮思吞海”,好像海水都煮上酒杯一样喝得下去;“几度心狂欲上天”。这一种境界——非量,非正常的思想。可以说是幻想。

幻想的境界所呈现的属于“非量”。我们拿这个三量先作介绍,先来研究意识境界。

所以这个三量,我们现在是讲唯识名词介绍,有个范围,啊。这个三量很重要。

但是唯识学进一步讲呢?我们现在介绍的,拿第六意识做个目标,说明这个三量的作用。可是唯识所告诉我们呢,整个的这个世界,宇宙万有这个世界、物理世界,以至我们的身心,一切摆出来,这是第八阿赖耶识的现量。这问题来了。

这个整个的世界,这个宇宙万有,太阳月亮星星,山川人物草木,乃至云怎么样飞、风怎么样吹、水怎么样流,乃至我的身心怎么活着,这一切满眼万象是第八阿赖耶识所呈现的现量境。

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先插进来一个问题。所以学唯识宗的批驳什么《楞严经》啊,批驳其他经典。那么其它经典也一样,《楞严经》上佛告诉阿难:“虚空生汝心中”,整个的虚空在你的心里头,“如片云点太清里”。

整个的虚空、整个的宇宙、无边的宇宙在你的心体里头、在我们自己心性的本体里头,不过万里虚空当中的一点云那么……。你看他讲我们的心量有多大!——“虚空生汝心中,如片云点太清里”。
2016-05-18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小段有兩個明顯特徵:第一個是偏執。北師大的田松教授在總結民科特徵時指出,“偏执是民科的最大特征”...,其實偏执原也沒錯,在有邏輯的情況下可以叫做“執著”,但小段恰恰沒有邏輯。

----沒有邏輯,這正是小段的第二個明顯特徵。

既沒有邏輯,又偏執,這就是鐵定的病態表現。如此狀態下臆想出來的東西,也只能是“哈哈鏡变态思維”的產物,有百害无一利,愿小段早日走上正途。

...繼續學習《老子他說》,作者:國學大師  南懷瑾

教育的道理,也和用兵一样,“置之死地而后生”,要经过艰难困苦,他才能站得起来;好的环境长大,成绩单上的分数非常好看,但这在将来的事业上等于零。幼年的聪明和成绩单,并不等于能做事,能创业。所以千万要注意,大器固然晚成,到底成个什么,就看小时候的教育了。

声音 形象 见道

“大音希声”,最大的声音反而不能听见,我们人类对极大的声音是听不见的,倒是有许多小昆虫,可以听到大声音。

蚂蚁比我们听力好,它听得见的我们听不见。比如科学上都晓得,银河系统昼夜都有声音,声音其大无比,除非透过科学的仪器,否则我们的听力是承受不了的。人类所听见的不是真正的大音,像宇宙有自然的音声,非常的大,大得我们却听不见,所以觉得宇宙很宁静。

尤其到了高山顶上,感觉一点声音都没有,非常宁静。什么人可以听见大音呢?只有人定的人可以听见,这用科学仪器可以测验出来。

“大象无形”,大的现象是没有形象的。比如佛家讲法身,成了佛的人,另有一个身体,永远不生不死,叫做法身,法身是无相无形的。
又比如说虚空,一般人绝不会承认有虚空,但是,虚空一定是有的;不过,虚空无形,我们眼睛所看到的虚空,不是虚空,而是天空,那只是空间罢了。

严格地讲,虚空是无相无形的,这些话暂时放在这里,因为文字很容易懂,如果深入去探讨,想求得究竟的话,那又可以做成哲学的论文了。像这样的学术论文,包含的内容非常多,正反两面它都说了,因为正反两面都是道的用,而道的体却看不见。

道起用以后,有好就有坏,有善就有恶,有是就有非,有轻就有重,有白就有黑,有正就有反。我们要留意这个道理,了解这个人生并不是偶然的,万物万事必然会变去;当你正面摆下来的时候,反面的力量也在你正面摆下了。
所以,一个人到成功的时候,就要晓得今天的成功正是失败的开始。如果说你永远不想失败,那就不要把今天的成功当作成功。要没有今天,只有明天,永远只有明天,永远只有向前走,这样,或者有一点希望。

所以,不要把成功当成是真实的,套用老子的一句话“大成无功”,要想大成,就要做到看不见功效才对。

最后,他为这一章做了一个结论:“道隐无名,夫唯道,善贷且成。”道的功能看不见,要如何去了解呢?要在人世间一切的作用上去体会那个“体”,在现象上来体会那个“体”。
所以,道的体是隐,是“无名”,它是没有名相可见的。因此,叫它道也可以,叫它佛也可以,叫它“哈不隆咚”或别的什么都可以,因为它本身无名、无相、无形、无体之故。

欲想了解“道”,该怎么去见呢?“夫唯道,善贷且成”。古文“夫唯”二字,就是现在白话文的“那么这个”。

“善贷”是善于假借一个东西,假托一个东西去表达出来。换言之,就是透过它的作用,透过了现象,才可以看到这个“体”。“且成”,姑且马马虎虎可以看出它的成效来。

所以,要修道,先要了解这个“道”,只有在用与相上去见“体”,光是找“道体”是看不见的,因为“体”是透过相与用表达出来的。

从这一章的结论就知道,“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我们既然想学老子,一定想做上士,上士要如何做呢?先要把中间这许多都懂了,“明道若昧,进道若遇,夷道若纇……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些原则都懂了,在做人做事上去体会,在很平实的人生中,才体会到形而上不可知、不可见的“道”,那你就修成功了。

假使你不在行为现象上去修,去体会,你想直接了解形而上的“道”,那是做不到的,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管是道家、佛家或者任何一家,都没有办法,只有透过“善贷”——假借行为现象的修持,才能到达形而上的“道”。“道”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第四十二章 道生一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而王公以为称。故物或损之而益,或益之而损。人之所教,我亦教之。强梁者不得其死,吾将以为教父。

一二三的奥秘

这是数字的哲学,数字的基本是三个,即一、二、三,这从人的生理上就可以知道。以前在大学教老庄哲学课的时候,曾说了一个笑话,“道生一”,父母生你一;“一生二”,你讨了老婆,或嫁丈夫,一个变两个;你两个人又生一个孩子,“二生三”,两个变三个。这就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说不定你还生五六个孩子呢!不过基本上三个。其实这也不完全是笑话,前面已经说过,“道”即“一”,由一到三,然后八卦、五行、十天干、十二地支,都是从这个“道即一”衍化出来,而生万物的。

如果研究生理学或医学,人体上的细胞,一个分裂为两个再分裂为四个,就是这样的分裂。一个细胞,乃至于形成人身的精虫的生命,一个可以变成几亿个。

但是“道”本身就是“一”,“一”就是“道”,所以你不能把它变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结果变成四个“道”,那就不对了。

“道生一”是变成两个,“一生二”,“二生三”,一直到八,所以《易经》的卦成为八个卦。就是这样的套法,你爱怎么套都可以,也可以套成五行,“五”也是在这个思想上的配合,并不是呆板的。老子讲的一点也没有错,宇宙道体只有一个。

一提到“一”,本身就是两个,也就是正反两个。正反两个的代号就是阴阳;阴阳本身就在变,阴中有阳,阳中有阴,所以变成三个。这并不是说到了三个就停止,“三生万物”,天地万物都是三个三个来的,再不能加,加下去就太多了。

三个是阳数的阶段,所以,《易经》伏羲的先天卦,只画三爻,三个阶段;后天的六十四卦,变成六多,六是它的用。先天代表了生成,只有三个阶段,这是数理的次序,在这里不多加研究,因为牵涉到《老子》以外的东西太多了。

万物的变化有三,一般人每说这和辩证法相同,也等于这个原理产生了辩证法的正反合,由此产生了生生不息。

自身阴阳须调和

万物的生命,“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负”是背上背着,“抱”是前面怀中抱着。一个东西分为阴阳两股力量,人也好,细胞也好,动物也好,植物也好,矿物也好,天地间任何一个东西,都是阴阳两股力量,“负阴而抱阳”。

“道生一”,它又分了阴阳两股力量的作用。“一生二”另外还有一个东西,光是阴阳两股力量,没有一股中间力量去调和是不行的,这个调和的力量叫做“冲气”,冲也就是所谓的中和,也就是“冲气”,老子是用“冲气”表达。所以,密宗、道家讲人修持做工夫说到中脉,也叫“冲脉”。

“冲气以为和”,就是有一个调和阴阳的作用,生命的功能,就是这么一个现象。许多学佛修道,打坐做工夫的人,懂了这个道理,自己就明白了,不需要去问人。

自己用功时,这两天很清静,过两天又不清静,说不定是更烦;但烦过了,再用功一段时间,又会很清静,就是反复在那里做周期性的旋转。

这个旋转的现象,佛家叫做轮回,也就是那样转圈圈。修行的人要想把握住,既不散乱,又不昏沉,既不痛苦,也无欢乐,就要知道如何“冲气以为和”,怎么样达到中和。

所以生命的奥妙,修持的方法,也都在这个地方;心理的调整,做工夫上路,也是在这个地方。这是一个非常奥妙的关键。宇宙的法则,就在这里,把这个道理搞通了,所谓学佛修道,以及人事,就都能够把握在手里了。

不但“万物负阴而抱阳”,任何一个人,本身就有阴阳。以道家的标准,是用阳来代表男人,其实男人全身都是阴,阴到了极点,只有一点点阳。女性的代表符号是阴,外表看来似阴,但是女性里头有一点阳,那才是真阳。男性是假阳,中间有至阴。

讲起来男女本身都有阴阳,每人的生命都是“负阴而抱阳”。自己体会到生命的这项功能,就可以自己把握住永远不老,永远不死。

理论上这是非常准确的。不过几千年来,到底哪一个实验成功了,我们并不知道;也许有人办到了,但他不来看我们,就跑到另外一个世界去了。

老子这一段话,理论上是绝对可能的,而且是一个生命自然的物理科学,并没有什么稀奇,也不是神秘,问题是如何能把握冲气的发动,调和好阴阳。

到了不阴不阳的阶段,那就严重了。对一个普通人而言,如果一个修成功得“道”的人,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那就是孔子在《易经系传》上说的:“阴阳不测之谓神”,这人是到了神化的境界了。这是老子讲经的方式,他刚刚露了一点苗头,下面又讲到别的方面去了。

刚才老子告诉我们一个原则,要把握住“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所以,生生不已。但是如果达不到阴阳二气之和,则不能生生不已。万物的本身就有阴阳,不需要向外求,只要把握到“冲气以为和”,就可以把自己的生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好恶与损益

接下来他转了方向,“人之所恶,唯孤寡不谷”。一般人最讨厌的是什么呢?就是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成为孤寡。

儿女、太太乃至丈夫,都不在了,父母也不在了,亲人都没有了。谁愿意成为孤寡啊?“孤寡”还好一点,“不谷”就更讨厌了,就是不吃人饭。

“不谷”有两种,第一是死了才不吃人饭;第二除非是神仙,不食人间烟火,或者修神仙修到“休粮绝谷”,五谷这些都不需要了。如果要他吃,等于是给他毒药,就害了他。所以,“不谷”有好与坏两种。

人世间最讨厌的事情是“孤寡不谷”,这是最低贱的事。但是,中国传统文化,天下第一人的皇帝,就自称“寡人”。“孤家”,自称“不谷”。上古帝王,为什么用人世间最低下的名称称呼自己呢?“而王公以为称”,这是什么道理?这是一个哲学问题。
2016-05-17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南大師所講的《唯識與中觀》是非常高深而複雜的學問,涉及到佛家的世界觀問題,這是宇宙人生的最高真理。

佛家講一切都是唯識顯現,《華嚴經》中有云:“心如工画师,能画诸世间;五蕴悉从生,无法而不造。” (《华严经》卷一)。這裡的“心”,指的不是意識心,而是“本心”,在唯識中叫做“阿賴耶識”(如來藏)。

如南大師所言,佛法非唯心非唯物,而是唯識,這個“識”,非心非物,心物一元,超越語言邏輯層次。

...小段可要老老實實的參與旁聽,以他的愚蠢資質雖然這輩子也無法理解佛法妙義,但種下一粒種子留待來生他世得以認識真相,還是可能的。

繼續學習南大師的《唯識與中觀》:

瑜伽就是现在一般讲巴利文的后代的梵文翻译,在英文里叫yoga。所以经常说一般人以为学这个动作,打坐啊、练身体这个就是yoga。

Yoga的意思、瑜伽(qié)的意思,那个是身yoga,作这些动作啊、打坐各种姿势啊,这叫做身yoga。

还有念咒语是声yoga,修声音的瑜珈。印度本身的心瑜珈——心yoga没有了,所谓心的瑜珈——真正的瑜珈,都到中国来了,就在佛学里头,这部《瑜伽师地论》。

讲到这个说明,我们要注意的,瑜珈我们为什么翻译成“yoga”?在古代的梵文里头,一般人修持,拿中国话来讲:修道的人。这个道不一定讲道家的道、佛家的道或者哪一家的道不管,这个道是个代名词。

在印度来讲一般出世讲修持的人,都叫做修yoga,瑜珈(jia1)。拢总叫修道,就是瑜珈。那么真正一个人,专门修道有功夫的,这叫“瑜伽(qie2)师”,不叫yoga,叫瑜伽师。“师”是中文翻译它的意思,那就不叫瑜珈了,叫“瑜伽”。所以中国的佛经里头有“瑜珈(jiā)”、“瑜伽(qié)”两种念法。

换句话说,“瑜珈(jiā)”就是yoga了。这是一个修道的统称、总称。一个是修持,有所成就的,那叫瑜伽。所以瑜伽师,就是说在修持有所成就的人。

由一个普通人修持而到成佛,尤其佛法,他把整个的佛法,由人到天;由人天之际,到达如何证小乘罗汉的譬如声闻缘觉的果位,乃至大乘菩萨道的果位,如何成佛,他的著作里头分成了十七章的范围,所以叫作“瑜伽师地”,一地一地,就是一层一层,一个层次;这个“地”代表层次,所以是《瑜伽师地论》,一共有十七地。

那么假使你学佛的观念不要搞错了,大乘菩萨分十地,为什么《瑜伽师地论》分十七地?不是的。他这一部的著作里头就是分十七个步骤,说明了由一个人如何到达修持成佛,要成就这个阶段分十七地。

那么,所有唯识宗,《瑜伽师地论》是他基本的一部大论。把印度的佛学,由释迦牟尼佛起,显教、密宗各宗各派的修法的大原理以及方法统统拢装在内了。所以真正要研究佛学必须要研究这一部书。它是真正的佛学大纲,也就是真正的佛学概论。

那么,所有的唯识的道理是《瑜伽师地论》的前面,“五地”,最重要的说明,是唯识。前面五地,分成哪个五地呢?前面第一地第一章,就是“五识身相应地”。就是人的五官,五官这个作用(五识身)相应地。“相应”就是yoga、瑜珈的意思。怎么样是相应、互相感通感应,这个是第一地。

第二是意地,意识地,意地的在《瑜伽师地论》包括最多了。我们特别注意这句话。就是“意”,我们这个能够思想的意,就包含了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就是第六意识地这个唯识所形成的,唯心唯识。

那么后面三个地:“有寻有伺地”、“无寻有伺地”、“无寻无伺地”。这个“寻伺”的道理,这两个字古代的翻译(这个我们先报了,免得他等着写黑板),还有“有余依地”、“无余依地”,就是说证得涅槃的,如何“有余依”、“无余依”。

那么这样合起来,这几地,它唯识讨论的,这五种最重要。至于说中间,所讲到“三摩呬多地”,如何真正得定;“非三摩呬多地”,一般人打坐走错了的,不是圣境,他以为是定。也有叙述,分析得很精详。

“有心地”,怎么叫有心?“无心地”,禅宗经常说证到无心,怎么样是无心?所以涅槃,“有余依涅槃”、“无余依涅槃”的道理在哪里?

那么《瑜伽师地论》一共十七地的一百卷,好像古今以来研究唯识,很少有人把一百卷的《瑜伽师地论》——不要说研究到滚瓜烂熟,把他好好看完的人就很少,几乎看得你会不懂了。第一文字的关系,文字的翻译特殊;第二太科学化了,逻辑的层次太严密了。

尤其我们中国人的头脑不大喜欢搞逻辑,大致上是酱油跟醋俩差不多。所谓指头一举就开悟了,这个中国民族很欢迎;究竟悟了没有悟了不知道,反正当成悟了——“啊,这个很好!”所以那么分析的精详是不大欢迎的。

不大欢迎的原因,第一,就是说这个民族缺乏逻辑科学的头脑,也就是刘教授前天也讲得缺乏,我们大家惯性,并不是我们没有。没有经过这个教育严格的训练,数学的头脑、科学头脑太缺乏。第二呢,我们的天生有一点马虎,所以很少有人研究完。但是你们要注意,真正讲修持,尤其对现在这个时代、未来的时代,《瑜伽师地论》是更重要。

这个《瑜伽师地论》十七地一百卷,同华严经一样的多,比华严经还多,华严经只有八十卷。《华严经》的翻译有两种,一种叫六十卷的华严,先期的翻译;后期翻译完备的叫八十卷的华严。可是《瑜伽师地论》是一百卷,讲卷数,本书更多。

那么《瑜伽师地论》这一部书道理、重点在哪里?讲修持。“修持”名词在唯识学叫做“证成道理”,我们上一次提到过。不过这些名词希望大家再记得,“证成道理”,(证明的“证”,成功的“成”)修证完成,这个道理——怎么样修道,能够证到这个道。不是观待道理,也连带着观待的道理。这都是唯识学的名词。

什么叫观待道理?观,就是观察;待,就是相对的。换句话,证成道理是功夫,观待道理是思想。所以讲唯识学有些是观待道理,在逻辑上分别得非常清楚。但是照修持做起功夫来,这个观待道理配合这个证成道理,事跟理两个真合起来,这是非常难的,非常非常难!

因此我们一般后世以来,研究唯识学多半落在讲观待道理上。所以能够把唯识学配合或者是念佛或者是学密宗、学禅、学什么,观待同证成道理配合起来的,几乎很少。

譬如我们晓得有两个东西,一个是学禅。禅,都晓得基本上达摩祖师吩咐的是依《楞伽经》为印心根本。《楞伽经》就是唯识宗的主要一部经,也是禅宗的主要一部经。换句话,各宗各派都离不开的这一部经。

那么,它重要的是在证成道理,修证完成。那么,同时密宗呢,学密宗的人对于《瑜伽师地论》、《楞伽》、《华严》等等都非要彻底了解不可,不然密宗学起来很危险,多半学成外道,学成魔道。学成外道是很客气的,走入魔道是很容易。

为这些道理,所以我们把玄奘法师的《八识规矩颂》一定先弄清楚,这是初步的,等于说学唯识学,它是小学一年级的课。玄奘法师因为唯识学,讲唯识有那么的困难,所以他翻译了这些以后,以自己的心得、了解,再把唯识的大纲的纲要,简要——不是详细的——简单的要领,归纳又归纳,所以他作了这个《八识规矩颂》。

我们想,《八识规矩颂》大家现在手边都有,就是这个《楞伽大义今释》上面有的。《八识规矩颂》有个《贯珠解》,这是几十年前一位研究唯识的居士范古农,稍加简单明了地注解,他这个注得比较更简单更要好。诸位假使没有书的,在座有书的可以跟他换一个位置,帮忙一下,没有书的找有书的旁边去坐一下。

那么玄奘法师的《八识规矩颂》,他把八个识分成四个部分,前五识、第六意识、第七末那识、第八阿赖耶识四个部分。每一个部分给它作三首偈子,分三部分。

那么我们晓得,第一要了解玄奘法师为什么把八识分成四个部分来作偈子呢?这个就是学唯识首先要了解的。唯识学认为一个人、普通的人成佛,普通的人、凡夫的心,结果成佛;不像别的宗派说,把人——譬如说我们普通人都听到禅宗是空的,或者说学佛是空的,空了就成佛,这个观念很错误的。

空了就成佛啊?是什么人的见解?是我们一般人自己下的注解,不是佛说的注解。佛经上很少找到说“空了就是佛”,没有这个话。这是一般人自己对佛学错误的见解相传。况且你还空不了,没有修空了的。

那么怎么样能够空?这个空这个问题,依逻辑来讲,什么叫做空?空有很多种啊。譬如说这个虚空也是空的。

譬如像我们现在拿唯物的思想来讲,一个东西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没有了就是空的;人死了,死了就死了,死了就没有这个人。

那么这种这样叫做空吗?这个空在佛学叫做“断见”,断掉了,这个东西没有就没有了。

所以空有很多种。拿般若经来讲,空,一直连下来有十八个空。你说“空了就是佛”,是哪一个空啊?拿我们来讲,空间也是个空。理性观念上对于这个东西没有了也是个空。没有了是绝对否定了;没有这东西就是没有了。

那么拿我们意识境界闭起眼睛来,觉得脑子不大思想,清清净净地、迷迷糊糊地,那个自己认为也是空——这是你意识境界,是你第六意识的现状,并不能算是空。

你如果认为这是空,你大错而特错!如果这样认为是空,打坐下去呢,越来脑子越白痴了,会糊涂了,将来什么东西也不会想了。

所以依佛经(讲)的果报,坐起来迷迷糊糊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什么感受,坐在那里以为自己是空,坐久了,他生来世是变猪,变成头脑没有思想的东西。

不要说他生来世,假使一个人在昏昏噩噩以为我自己这样空——住久了,三年以后,你文字都不会写了,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思想非常迟钝。

这不是空。这是意识停留一个无记位,丧失了记忆力。你意识可以把自己丧失,造成丧失记忆力。所以偷懒的人、不肯用脑筋的人,往往智慧出不来。这个脑筋是越用越出来,它不用了以后,它慢慢就变成什么智慧也没有,一天就是这样,懒洋洋的,就会到这个程度。

所以人到了自己整天脑子灵光出不来,慧力出不来,可以说前生你走这一类的顽空境界走惯了,所以脑子会笨,思想会笨。我讲脑子是借用的名词。

所以佛法不承认这些乱讲的。“非空非有,即空即有”,所以后来又批驳。

2016-05-16
评论对象: 警察执法可以,但雷洋死得蹊跷
嫖娼不對,要懲罰,但卻罪不至死。現在的問題是,他死了。

退一步說,即便他沒死,傷害過重了,也是非法行為。

嫖娼對應的是相關的法律罰單,而不是法律之外的懲罰。特別是警察,更不能法外用刑嘛。

這是法治社會的基本規則。喪失了基本規則,執法而犯法,還整天空喊“法治社會”,就只剩下諷刺意義了。
2016-05-15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今天继续談论下健康話題。

昨天說到“小段自己折磨自己”的問題,這也被稱為“自尋煩惱”,所謂“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就是說的這種情況。

這其實是一種心病,要治。小段之所以失去健康,關鍵在於心病,心理不健康,這比生理疾病更嚴重。

比如小段曾经说老夫來這裡是在故意“折磨”他,这又是莫名其妙,老夫來發帖研討問題,小段偏要凑上来慪氣伤肝,这是谁在折磨他?明明是他自己在折磨自己嘛~!

望小段能端正心态,不要再自寻烦恼了。

....繼續學習《老子他說》,作者:國學大師  南懷瑾

我经常说,你只要看钞票,就懂得世间的道了。世界上哪一种钞票最走运,那种钞票就又脏又臭,虽然快要破了,还是一天到晚走运得很。

用这样的钞票买菜,菜贩收到以后,又赶快把它用出去,因为它又脏又臭。如果是一张新的钞票,就包好存放,舍不得用出去。

所以,一个人要想得志,就赶快学做那一张脏钞票,一身都脏,就像那一张在市场上满天飞的钞票一样。如果把自己搞得太干净了,一定给人家包起来,放在抽屉里不用,最后更销进铁柜里去了。悟到了这个道理的人,便会前途无量了。老子讲的也就是这个道理。

下面开始从正反的论辩,说明道之用。所谓正反的论辩,看起来是讲正反的相对,亦就是阴阳的相对,其实是四个现象:正面、反面、正面的反面、反面的正面。这就要各人自己去体会了。

黎明前的黑暗

他下面又说,“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老子每一句话的文字都很明白,你仔细研究道理,都非常深奥。

什么叫“建言”?用现在的话,就是格言。老子说我们老祖宗的文化,是有格言的,格言如何讲呢?不晓得是几千万年前,老祖宗讲的“明道若昧”,真正的大道,光明的大道是看不见的。

所以,你不要认为白天才叫做光明,真正的光明就像黑夜,所以现在太空发现有黑洞。这宇宙的黑洞,现在还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所有宇宙的光明,一进入黑洞就变黑了,这个里头是什么东西不知道。现在的科学家在怀疑,是否整个的宇宙是从黑洞中放出来的?

西方人现在才发现,我们老祖宗,也就是上古的道家,早就知道。《道藏》中说“明道若昧”,大光明里头等于黑暗,黑暗是真正大光明的根本。

“明道若昧,进道若退”,老子文章的写作方法,是楚国的文化,现在说是南方的文化,都是有韵脚的,每一句都是押韵的韵文,很好听。

“明道”,真正的大明之道“若昧”,“昧”不是完全黑暗,是有一点模糊,有一点不明,就是我们现在一句通俗的话,“天亮以前,有一段黑暗。”这一段黑暗,文学专门的名称叫做“昧爽”,就是要亮而未亮之间,也就是现在常说的黎明。这种“昧”是自然物理的现象,也说明了道的作用。

这个“明道若昧”的道理,引申到为人处事方面,就是事情在成功以前.常有很艰苦的一段。在科学研究工作上,要发明一项东西时,研究到最后似乎绝望,当自己将要放弃时,忽然一个灵光来临,发明成功了。这就是“明道若昧”。

打坐修道的人,也许修了几十年,一点影子都没有,毫无进步。但在毫无进步当中,绝不要放弃!这一句话可以给自己当作一个安慰,也许快要悟道了,因为“明道若昧”,自己越来越采了。这虽然听起来像笑话,但的确有这样的一个现象过程。

“进道若退”,学任何一样东西,做任何一件事情,进步到一个程度,成果快要出现的时候,你反而觉得是退步。

比如说写毛笔字,开始写的三天,越看写得越有味道,越写越漂亮,自己也赞叹自己快要变成书法家了。到了第四天越写越难看,第五六天自己都不想练了,越看越不成样子。在这个时候,千万不要放弃,写的字虽然越看越难看,那正是你书法上的进步过程。

学拳也是一样,不管太极拳、少林拳,学了半月就想打人,觉得自己的武功天下第一,好像都可以飞檐走壁了。三个月后慢慢发懒了,半年以后,所学的通通丢光。所以,在进步以前就有这个现象,人情物理都是如此。古人只是拿人世间的经验,以及物理的状况,加以说明而已。

“夷道若纇”,“夷”就是平坦的道路,例如我们开辟一条新的马路,像建造横贯公路,未开辟以前有种种困难。“纇”就是堆积起来,没有办法开发;及至开好以后,就是平坦的大道了。换句话说,在平坦的大道要完成以前,我们会感到工程十分困难。

上面老子引用这些话,都是中国的上古文化,老子称之,为“建言”,引用古代的格言,藉以讲到人的修养品德方面。

真正有修养的人

“上德若谷”,真正有修养的人,所谓道德的完成,反而太像是空空洞洞的,什么都没有;也就是我们俗话说的,“满罐子不响,半罐子响叮当”。学问真正充实的人,反而觉得自己像是一无是处。

所以一个真正有道德之士,不会表示自己有道德,或者表示自己有功夫。这就是“上德若谷”的道理。一个人真到了虚怀若谷,才能够包罗万象。学问的道理,人品的修养,都是同一个原则。

“大白若辱”,“白”是明白的意思。我们读历史,经常发现有人一辈子受冤枉,甚至把冤枉带到棺材里去,生前没有办法洗雪清楚的。这还不可怜,更可怜的是,历史上不少人物,一生的冤枉留存千秋万代,永远是个冤枉。

但是,在一个有道之士看来,也无所谓冤枉;因为“大白若辱”,明白与冤枉差不多,没有什么了不起。

比如我们大家所熟知的宋代的岳飞,如今我们知道是忠臣,可是在岳飞这件冤案发生之际,他硬是被处死了。在那个时候,他虽蒙不白之冤,但是万代千秋之后,不但成为清清白白的一个人,而且成为一个神,这就是“大白若辱”。

白居易诗中说:

周公恐惧流言 王莽谦恭下士时
若使当时身便 一生真伪有谁知

我们的历史上,有周公辅助成王的故事。周武王死时,他的儿子成王只有十二岁,就继承王位当皇帝,全靠叔叔周公的辅助。

因为成王是个小孩,还有很多不懂事的地方,这个叔叔就把他软禁起来。周公身为辅相,权力很大,在家庭的地位是皇帝的叔叔,但在政治体制上,他是这个侄子皇帝的部下、宰相。现在他把皇帝软禁起来,让小皇帝去读书学习,致使天下人议论纷纷,认为周公企图自己接掌王位,所以把侄子都关起来了。最后证明不是那么一回事,当他把成王教育成功后,还是把权力交还给了成王。

所以白居易说,“周公恐惧流言日”,当时被众人误解,以及汉朝王莽篡位以前“礼贤下士”的时候,都看不出来他们内心真正的想法。“若使当时身便死”,假使这两个人当时死了的话,“一生真伪有谁知”,他们这一生是真好人或者是假好人,有谁知道呢?

中国有句名言,说明人的一生很难评论,所谓“盖棺论定”,棺材盖起来的时候,这个人是好是坏,才可以下一个定论。

不过,我加上几十年的读书以及做人经验,并不太相信这些话,有时盖棺还不能论定。因为,对人下一个定论很难,尤其读多了历史,更觉得在爱恶是非之间,是很难对人下断语的。
所以老子告诉我们“大白若辱”,青年人了解这个道理,要做一番事业,就要忍得住。佛学有个名称,叫做“忍辱”,人能够忍得住才行。因为一个人要做一番真正对国
家社会有贡献的事业,其间被人误解,以及各方面的坏话,最难听最痛苦的,你都要受得了;受不了这个辱,就不必指望成功。

“广德若不足”与“上德若谷”的道理一样,“上德”就是崇高远大的升华,“广德”就是广博宽大,一个人的好德性是宽大的,普遍照应了万方。以佛家的话来说,就是所谓无量无边。真正有这样厚德的人,反而觉得自己不够广德,所以真有道德修养的人,就是这种胸襟。

“建德若偷”,这个“偷”不是做小偷,是奸巧的意思。真正建立一个德业时,也就像刚才譬喻写毛笔字一样,一写到进步的时候,反而觉得退步了。有时候旁人看起来,好像偷工减料,因为人多半是看成果的,在成果没有出来以前,似乎是偷工减料,使用奸巧。

“质真若渝”,一个东西本来是好的质地,无任何污点,但看起来好像变质,像是假的。所以,世界上物质的东西,好与不好很难鉴定;真好的东西,我们往往把它看成假的。其实人类用的东西多半是假东西,又把假东西看得非常宝贵。

佛学的道理,说这是“众生颠倒”,众生就是那么颠倒。做人做事也是一样,对人非常诚恳的人,往往会被人家怀疑——这个家伙干什么呢?难道?是什么意思……这就是人情的现象。

大器晚成 小时了了

“大方无隅”,什么叫“大方”?这个地球,东南西北四方,你看大不大?这个不算大,比不上虚空那么大。那么虚空有没有东南西北呢?虚空根本没有东南西北;所谓东南西北是人为的,人类自己假定的。“大方无隅”,虚空也没有方隅,也没有转角的地方,任何一面都是虚空,当然就没有东南西北。

“大器晚成”,这一句话,青年同学可以拿来安慰自己了。书读不好的人,事业做不成功的,自认为是“大器晚成”,自认将来一定会成功的。

其实“大器晚成”这句话,是以物理来讲人生,一个大的建筑物,不会建造得那么快。我们现在喜欢用西方的一句话做比喻:“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其实,万里长城也不是一天造成的,人类的历史,更不是一天构成的。

古代的教育,时常引用这句话,不过,现在家庭教育要注意,因为现代的孩子太聪明了,真是叹为观止。几十年前,在我们幼小的时候,笨得不得了,什么也没有看过,泥巴是第一等的玩具。几十年后的现在,那么多玩具,是我们小时候做梦也想不到的,所以小孩子都变得特别的聪明了。

但是我发现另外一句古人说的话,似乎也有道理,就是“小时了了,大未必佳”。很多小孩子,看起来非常聪明,等到读大学的时候就差了。

我教大学的时候,教得连我也烦起来了,因为发现学生比我还采。打听之下,这些学生在儿童时期,都是聪明绝顶,长大却有问题,实在颠倒了。

所以我现在发现,“大器”未必“晚成”,这在教育上一定要正当才对。

我经常告诉朋友们,你的孩子太聪明了,教育上要小心。现在许多家庭的父母,看见自己的孩子聪明,便高兴做很,拼命去培养。

实际上,教育孩子和种一棵好花一样,一棵好的花苗,如果肥料用得太多,浇水过勤,反而害了这个好花苗。

2016-05-15
评论对象: 中美南海博弈,现在谁赢了?
南海問題,比較複雜。中國兩難。關鍵是好多小國都在盜搶中國的石油.....如下:

近30年来,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等国纷纷加强对南海的开发和利用,开发步伐也从近海大陆架向深海持续推进。一份西方知名石油公司提供的报告显示,上述五国已经与西方200多家石油公司合作,在南海海域合作钻探了约1380口钻井,年石油产量达5000万吨。这个数字相当于中国大庆油田最辉煌时期的年开采量。

在这些国家中,越南与中国在南海的权益争夺最为激烈。越南1977年公布的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进入中国传统海疆线内达100多万平方公里。实际上,越南原本是一个贫油国,石油主要靠进口。但自2000年以来,越南在侵占的南海海域大肆盗采中国的石油资源后,已从一个贫油国摇身一变为石油出口国。

目前,越南已经在南海划定185个区块,很大一部分区块属于中国的西沙、南沙海域。凭借这些招标区块,越南与50多个外国石油公司签订了石油勘探和开发合同。南海石油成为越南第一大经济支柱,占其国民生产总值的30%,不仅赚取了大笔外汇,也支撑着越南每年7%的GDP增长。

客观地说,长期以来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韬光养晦”政策诱发了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的贪欲,而“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主张遭到了所有侵占中国岛屿以及海域的国家的拒绝。

比起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在南海开采的石油企业,中海油在南海石油开采中总显得踌躇不前。就是在这样资源富庶区域,相比中国周边其他国家屡在南海动作频频,中国动作却相当迟缓。但是,这样的状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今后十年,油气地缘政治冲突将是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关系最严峻的主题。不过,在与邻国的领土纠纷中,中国应果断地捍卫自身利益。“荔湾-3”项目就是一个佐证。作为中国企业的代表,中海油要摆脱尴尬局面,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下包袱,不惜一切代价,大胆进入南海,实施大规模的石油勘探和开采活动。
2016-05-14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又到周末,今天要談一下健康話題了。

話說這小段多年来沉迷在“有限宇宙”、“絕對勞動”的胡思亂想中,不但搞的邏輯混亂、笑料百出,甚至還搞垮了身體,着實讓人心痛!!所以老夫奉勸小段:汝搞這些扯淡的玩意兒,等於【自虐加慢性自殺】,不要繼續折磨自己了。

...為了健康,今天繼續學習南大師的《靜坐修道与長生不老》:

在道家的方法中,却极端注重身体生理的变化。

甚至,认为由于静坐修持的方法,达到身体生理预定的效果,打通任督二脉,以至于通达奇经八脉,恢复健康,增加寿命,才是道的真正效果。

因此道家主张“性命双修”,才是正道。并且说:“只修命,不修性,此是修行第一病。只修祖性不修丹(命功),万劫阴灵难入圣。”

乃至引用《易经》的观念与《中庸》的大旨。确定“穷理,尽性,以至于命”作为无上的原则。

其实,无论佛家或道家,乃至其他各宗各派所谓的旁门左道,除非不讲究静坐修持,便无话说。倘入进入静坐修持的法门,试问:除了这个生理的身体和有知觉情感的心理思维状况以外,还有什么方法能够离开身心以外而可以起修的吗,假定是有,那便是从事物质科学的研究,或者专门注重医药,或药物化学、生理化学等的事情。

它与人生生命起修的方法迥然不同,一个是藉着自己生命的自在功能而求证形而上道;一个是籍外物的实验,而了解宇宙物理的奥秘。

存想与精思

“存想”,亦称“存神”,这是中国古代道家所用的名词。秦汉以后到魏、晋之间,讲究道家方术的,大都以“存想”为主。

道家古老的丹经,如《黄庭内外景经》等。便是以“存想”“存神”的方法为中心。汉代的张道陵(天师道的创始者)、南朝著名的仙家陶弘景,和他所著的《真诰》,也都是以“存想”、“存神”的方法为主干。

另如佛家密宗的“观想”,以及其他各个宗教的祈祷、礼拜,也都是以“存想”做为修道的方法。

“精思”也是中国古代道家所用的名词。但严格说来,“精思”与“存想”“存神”,有迥然不同之处。“存想”,是属于锻炼精神的法门。

“精思”,是属于运用“思维”而达到最高“智慧”成就的状态。所谓“精思入神”的观念,便如《易经·系辞传》所谓“精义入神”的道理,完全相同。

南朝到隋、唐以后,佛家有了禅宗的创建,而禅宗到了宋、元以后,又有“参禅’与“参话头’等方法,强调一点说,也便是“精思入神”的另一途径而已。后来宋儒理学家程明道的诗说:“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也是由“精思入神”的观念,变为理学家幻想境界的夸大词。

但“存想”与“精思”,既不是魏、晋南北朝以后道家“炼炁”的修法,也不是明、清以来道家“守窍”的修法,更不是“炼精化炁,炼[炁]化神,炼神还虚”的修法。

凡是这些道家的方术,严格地说来,各有各的范围和作用,不可混为一谈。可惜的是,历来学习道家神仙、方士丹法的人,只一味为自己求作神仙,而认为只要有了明师的指点;传授一个千古不传的秘诀,就可“立地成仙”、“白日飞升”。

因此素来忽略学理、轻视原理和理论,致使道家的方术,既不见容于缙绅先生等全大夫阶级的知识分子.又不能自圆其说而构成有条理、有原则、有方法的神仙丹道的科学。因此不但“一枕游仙梦不成”,结果反而空劳幻想而贻害无穷。

“存想”的方法虽然太为古老,但是西方流行的神秘学,却与“存想”的精义息息相通。

西方的神秘学派,号称渊源于大西洋和埃及的上古文化。东方中国道家的“存想”和“存神”,自始即认为渊源于远古的神仙所传。

穷源溯本;此二者之间的踪迹;似乎都是同一来源。由于这是属于学术的“考古”问题,故在此不能详论。

至于谈谈“存想”的用心方法,对于静坐与修道的关系,也似乎陈义太高,不容易为现代一般流行的急功好利等学道者所接受,所以也暂且不谈。

而论及“存神”的作用,更具有原始浓厚的宗教精神,它的学理与神秘学一样,富于多方面而且有极高深的奥义,际此宗教精神趋于没落的时代,所以也暂时不谈。

况且“存想”和“存神”的方法,最为精密而有系统的,莫过于“密宗”,留在讨论“密宗”的修法时,再加参考。

安心守窍的方法

现在要讲的,只是有关于“守窍”与“精思”的用心方法。一般学习静坐的人,最容易,也最普遍的,便是讲究“守窍”。

严格地讲,“守窍”的重点,它是注重在生理的方法,换言之,开始学习静坐或者修道,便以“守窍”为主,而且必从“守窍”入门;那就是说,他在原则上,首先便承认这个形骸躯壳的身体,就是道的基本所在。

因此只要把握住这个“窍妙”,守通了这个“窍”,他便可以得道。至少,也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其实,所守者是“窍”,能守者是“心”,它的根本,还是依据心理的作用而来。况且哪里才是真“窍”?何人须要“守窍”?谁又不须“守窍”?哪个“窍”该守?哪个“窍”又不该守?这些都是很大而且很重要的问题。

有人说:“一窍通而百窍通”,所以认为只要守通一窍,便可得道。然而人身有“九窍”:面上有两眼、两耳、两鼻孔、一张嘴等七个窍,下都有大、小便二窍。

试想,上部七窍皆通,但结果仍有便秘或小便等病症。如此,到底是不是“一窍通而百窍通”呢?

如果说:此窍非彼窍、那么,人身有108个穴道,无论守那个窍,它都离不了穴道的部位。试想,某一穴道闭塞,其他穴道仍然流通,或者其他穴道闭塞,某一主穴流通时,它何以又不能做到“一窍通而百窍通”呢?

假使说:此窍亦非这些穴道的窍,它是无形无相无定位的道窍。这便是心理的构想所造成,它就属于“存想”的范围,而并非在生理上真正有一个窍可守了。

可是一般学习静坐或修道的人,一开始,便“守窍”。大体上,都以人体中枢神经有关的上中下三部为主窍,而称它为上中下三丹田。其实,丹田的名称,也是宋、明以后的道家才开始流行。(有关三丹田的道理,已在本书的《丹田与脉轮是什么》一文有所说明,在此不赘述。)

当心守窍的后果

  平常一般学习静坐的人,大体上都注重守在下丹田一窍,所谓“气沉丹田”,或者“藏神于丹田”,乃至“意守丹田”等,即此之谓。

有的认为只要守住了下丹田,便可“藏精固气”,或者“炼精化气”。其实,从中国医学针灸等有关穴道的理论来讲,关于下丹田部分,前有“气海穴”,后有“命门穴”,也就是现代医学、生理学中肾上腺的主要部分,这的确是人体生命很重要的关键所在。

但是男女老幼,以及有病或无病的人,乃至肾上腺特别发达或特别衰弱的人,能不能守此下丹田的部位?或者可不可以守此下丹田?都是很大的问题,如非明师(有经验、有智慧、有成就的师长)指导,有时反而危害无穷。

例如肾脏衰弱,或本来患有遗精、手淫、以及其它有关疾病,如阳萎、早泄等人,更加严重。

当然其中也有少数例外,那是生理上其它原因偶然的巧合,绝非初步合理的成果。如果女子学习静坐,专心教以守下丹田的一窍,流弊更大,甚至,可能促成血崩等症,或者产生性变态心理等严重病症。

至于专守上窍(眉心或头顶),也要特别注意年龄、生理、疾病等情形而定。如果一味乱守上窍,很容易促成血压增高、神经错乱等严重病症。

有些人因守窍日久,稍有效果,就有红光满面的现象,自己乃至别人,就都认为是有道的高人。其实,如果年龄很大的人,一有这种现象发生,就必须当心脑溢血等症。

此外,倘使身体上本来潜伏有性病的病菌,而并未彻底治疗痊愈,久守上窍,反而容易把性病的病菌引入脑部,而发生种种不堪设想的后果,此点尤须特别注意。

总之,学习静坐与修道的方法,欲求长生不老的方术,自古至今,它始终与医学中精神治疗学、生理治疗学、物理治疗学有密切的关系。

甚至,可以强调地说,这是一种医理中的医学,它已进入于利用精神的神秘力量和利用宇宙的神秘力量的医学,如果不通此中最高原则,而自作聪明,妄加修证,真还不如悠游卒岁,以终天年,为人生顺其自然的最高享受。何必弄到“服药求神仙,反被药所误”的悲惨下场呢!

守窍与存想的原理

因为讲到“存想”与“守窍”,就顺便说明一下“守窍”于“丹田”的情景。我不是说“丹田”绝不可守,也不是说“守窍”的方法是不对的。也许有人看了上述这些道理,反而骇怕却步,那都大可不必。

“守窍”有“守窍”的需要,“丹田“有“丹田”的作用,但不可以不通原理,便乱来乱守,其实,“守窍”的方法,也便是“存想”的蜕变。

“存想”的作用,便是使“精神统一”,使心理与意志绝对集中的一种方法。上文已经提过所守者是“窍”,能守者是“心”,便已指明这是由心理意志的集中开始,最后达到“精神统一”的境界,它所以利用人体生理的部位,作为初步入手的法门,大致说来,有两个原因:

(一)人人都爱惜这个躯壳身体的寿命,不管多么丑陋,多么难堪的身体,【只要生成是属于自己的,便会构成绝对自私而占有它的牢固观念】。因此以修此肉身而达到长生不老为标榜,于是人人便肯用功向学。

(二)生理与心理的作用,的确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一体两面。生理可以影响心理,心理也可以影响生理。

由心理与生理的互相虬结,因此而产生精神的神妙,所以道家利用身心的关系入手,并非是毫无道理的修法。

“守窍”的作用,它的重点,便在一个“守”,所谓“守”,必须要全部精神意志集中才可。只要精神意志真能集中,这个“守”的作用便可达成目的。

譬如有一大堆金银财宝摆在前面,要你专心一志“守”住,那时,你便可以废寝忘餐。甚至,也可以忘记自己的身心而竭诚“守”住这堆金银财宝,这就是“守窍”的最好说明。

可是要学静坐与修道的入;对于“守窍”的工夫,真能做好吗?老实说,十个静坐修造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可以做好,大体上,都是一边利用感觉来觉到这一部位,而他的思想意志,却绝对不能集中在这一部位。

2016-05-14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老夫從去年夏季接觸小段至今,就其漏洞百出的謬論向他提出过很多質疑,可惜的是至今為止他一個問題都无法圓滿回答,如前所言,他的回答总會帶來更多讓他无法回答的問題。

就连“什麼是勞動”這樣簡單的問題都能讓他理屈詞窮,而諸如“物質與能量的區別”這樣的稍微复杂一點的問題,就簡直要了小段的老命,他竟然吭哧了10多天不敢面對,最終也只能不了了之。

由此老夫不得不得出如下结论:跟小段讨论問題=對牛彈琴。

...對牛彈琴是浪費時間的,繼續學習南懷瑾大師的《唯識與中觀》才是正道:

所谓心的范围呢?——第八阿赖耶识的范围。这个范围是包括三界宇宙、心物一元的,形而上一体。最难研究的就是第八阿赖耶识了。但是我们这一次研究,希望大家能够好好地深入。尤其你们想打坐学佛做功夫的,你们想念佛往生净土的,这个理透了以后,必定往生。

这是心、意。

识,是个什么呢?没有办法比了,这个识。我们只能作一个什么东西比呢?

大家都晓得大海,大海我们看到过没有?明光法师你看过海没有?没有。我都没有看过,你还看过?我年纪比你大。

学唯识就在这里,“因明”。我们是看到海面上这个水。海是个什么?是一个抽象的名词,这许多咸水累积起来这个东西叫做“海”,海是个名称,这是个名;这个名代表这么一个相、一个现象。

实际上我们说船走在上面,不过是在水的皮上走。叫它在海上走,在因明的观念是错了。在文学观念是可以,对不对?你懂了吧?

(师问下边的同学:你们学科学的,应该懂了,对吧?)所以你说真的以逻辑因明来讲,你看过海没有?谁都没有看过海。看过有那么大一个地方用水堆积起来,说,我们人为地假定它有一个名词叫做海,是这么一个现象,这是个名相而已。

对于海,好了,我们了解了这个名相。这个海,我们看到海上有浪,对不对?看到浪上面有浪花有水泡,对不对?这个都有,啊。你看到海动过没有?这话你不敢答了,我可以代表你答,因为你没有研究过海洋学。

海水深部根本没有动,只是上面表层的波浪在动。海水深处也没有涨落。对不对?上面波浪在动。

假使把这个波浪是当“意”,我们思想就是那个海水波浪的“意”。那么海水上面的、波浪上面的小浪花那个东西就叫做“识”。

这是比方,这是因明里头是“宗因喻”这个“喻”的作用。我现在这个说法,学因明、学逻辑的就晓得这是个比喻,因为没有办法把这个话说明,只好拿比喻来说明这样叫做“识”,心意识(的识)。所以“唯心所造,唯识所生”啊!这个是识。

但是,你说我们晓得,唯心可以造成这个物质境界,所以“境风吹识浪”,怎么会造成这个境界呢?(怎么会)造成物质?

我们今天科学对我们有很多帮忙。你看一个海水的浪花,天然构成的,有一种石头,你们看到过没有?海边的人都看到过。海水上面,海上是浪,第一重,这个我们比喻它是“意”;浪的上面有浪花,还有细的浪花,(这个比喻为“识”。)

唯识与中观(二)

……“境风吹识浪”,能够成就一切东西。所以我们的业力构成,生命的根源、生死的构成,把心意识这个道理非要彻底研究通不可。
比如我刚才叫这位同学出来讲,前五识的“五识同依净色根,九缘八七好相邻。合三离二观尘世,愚者难分识与根。”这个我们就要作实验。

怎么叫“合三离二”?我们的眼睛看东西,看见东西,照唯识来讲九个因缘才能看见,缺一不可。有眼睛,有眼神经,有眼识,有光,再加上空间,要有距离――空间嘛,这样才能看见,要有个空。这个空是有相的虚空――空间。如果眼睛这样(师做动作)没得空间,眼睛就看不见。所以眼睛(看东西)要空。

耳朵只要八个因缘,因为它不需要光,但是耳朵要空间。那么哪三样要合拢来才能起唯识作用?呼吸,鼻子,鼻识要呼吸,进来给鼻子来碰到、合拢来。鼻子需要合拢来,它不需要光,不需要空间,所以这个鼻子只要七个因缘。

嘴巴要吃东西知道味道,也只要七个因缘。身体的感觉(也只要七个因缘),因为它不需要光,不需要空间,有了空间反是没有感觉了,必须要挨拢来才有感觉。身体譬如说,我们陈教授坐在这里,陈教授我说我揪你一下,因为我们两个有距离有空间他不会感觉。必须要揪到身上才晓得感觉。

所谓“离二”,眼睛跟耳朵必须要空间的。鼻识,舌识(嘴巴)、身识要“合三”――这三样要合拢来。“合三离二观尘世”。

你看世上的人们只晓得自己哎呀我会想我会感觉——愚者,他不懂。“愚者难分识与根。”唯识这个识在哪里?难道它是神经作用吗?既不是神经又不是细胞又不是什么,这个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们感觉神经反应、细胞的反应,这是根源,这是六根六体上的根,不是识。识,它起作用是靠神经啊、靠细胞啊、靠生理的机能啊,靠那个东西的后面有个东西,叫做“净色根”。

像是洪医师,我们大医师在这里给你们上医学的课,我从扩音器听到洪医师跟你们同学的论辩,再三告诉你净色根是什么东西。洪医师上一次告诉你们“净色根”是什么东西。这个“净色根”。

“五识同依净色根”。“净色根”,说它是神经的细胞也不是了。这微妙的很呐!“五识”要靠这个东西起作用,我们讲到这里再讨论。那么,今天我们还没有进入正题。

首先跟大家讲,我们这一次动机,为什么要研究唯识法相与中观?中观又是一个问题,求证的、修证的功夫,唯识是唯识、中观是中观。

换句话说唯识法相的学问是世亲菩萨、无著菩萨、弥勒菩萨这个系统;中观般若是龙树菩萨这个系统。

这两个综合起来才谈修持、修证。

那么因讲了这个序论,说为什么这一次要研究这个,然后对于现代人类文化衰落,等于现在人,文化、整个的文化是个空白。我们怎么样对时代文化思想,挑起一个良心上的责任,如何自己来求证这个东西,尤其对于佛法的正知正见。

那么第三,我们才顺便讨论到研究的方法,要把《楞伽经》,还有这两天我找我们那些管出版的同学在赶印,赶快来印这个《成唯识论》单行本的原文,大概下个礼拜可以印出来。我们大概这一次的方向是走这个路线。

所以希望你们诸位把玄奘法师的《八识规矩颂》背来。前五识,它三首诗,这三个偈子。他把八识分为前五识、第六意识、第七末那识、第八阿赖耶识四个部分。每一个部分他都是三首偈子,前面两首偈子是讲那个识的作用,后面一首是讲怎么样修证到这个识境界变成证道的境界。

譬如我们前面前五识的颂三。前五识,就是我们眼睛、耳朵、鼻子、身体等。这首偈子:
“变相观空唯后得,果中犹自不诠真,圆明初发成无漏,三类分身息苦轮。”

请你们注意,大家修持,我们坐在这里打坐,为什么身体没有办法忘掉,丢不开?受这个肉体的限制。

肉体的作用,前五识——眼、耳、鼻、舌、整个的身体,前五识。你要能够修持到变相,色身都转变了,整个把这个肉体能够修持变成空了——“唯后得”,要得到后得智的时候,菩萨到八地以上才能转。

“果中犹自不诠真”,果位上的罗汉没有办法把身体变得了。但是这个人体不是另外的物质哦,心物是一元的哦。

可见果位罗汉转了内在的意识以为“心”转了,实际上肉身没有转哪!还是没有转了整个的身、心,是“果中犹自不诠真”啊!他对于真如道理还不知道。

如果是大菩萨的境界,初地菩萨到十地菩萨,立刻把肉身就转了,前五识。“圆明初发成无漏”,证得无漏果。

“三类分身”,然后这个肉体可以千百万亿化身出去,度众生。“三类分身息苦轮”,可以化身在地狱、化身变畜生、化身变饿鬼,才能够度一切众生。“三类分身息苦轮”。每第三个偈子都是讲那个识证果的境界,都告诉你了。

只是我们大家一般现在讲唯识啊,因为学者讲唯识不敢碰后面这个偈子啊!韩老师讲,不要说没有修定,连打坐都不会打,打坐两条腿翘起来还可以顶住下巴的,他还敢讲“果中犹自不诠真”啊?!

所以唯识法相是求证的,不是空洞地讲理论,是佛法的中心。我们今天就到这。

重要的序论向诸位要讨论,先报告的。不过后来经过再三的考虑研究,我们这次要讲唯识学的这个序论啊,在大家研究的这个熟悉、熟练的程度,好像很有困难。因此,我想放到中间或者放到后面我们来做讨论。

现在发现,我们同学们,甚至于外来诸位居士们,关于唯识的《八识规矩颂》还不清楚,还不深入。

那么,后来我们这一次的《成唯识论》的困难增加了很多。所以我们现在只好牺牲一两次的时间,把这个《八识规矩颂》再要讲一道,简单地讲一道。

至于这里的住院的同学们,《八识规矩颂》这一次讲完了,希望(学得)非常仔细哦!不但将来口试随时能够答得出来,笔试都能够默写背得出来。不是为了学问,是为了自己修证的,有极需用的道理。

总之关于这个唯识方面,有两个观念要认清楚。佛学里头之所以有唯识这一门学问,这是佛过世以后八九百年之间,等于我们中国历史的东晋时代、两晋这个时间,整个的完成同昌明;再加上几百年的修习研究,一千多年,就是中国历史唐代的初期、初唐,唐太宗唐高宗这个时代,经过玄奘法师的细心的翻译,把它构成了中国唯识宗的一个大系。

这个也就是整个的佛法,显教、密宗,甚至于说各宗各派包括世间法,必须要知道的一个学问。

尤其是现在,现在文化整个没落了,甚至于说,中外各个宗教哲学都在破产的状况中。几乎人统统被唯物的思想——尽管不懂唯物思想,因为科学的发展,工商业、科技的发达,人自然迷惑在唯物的这个环境中。

少数各方面讲精神玄学的,乃至精神科学的,如何脱离物质世界,而能够找到人的生命的本来的,都在摸索,但是非常混乱。

所以不管在哪一方面,唯识的了解都非常重要。唯识里就有两个道理:我们晓得要研究唯识,第一个就要研究一部主要的论著,所谓《瑜伽师地论》。《瑜伽师地论》这部书在佛学里头、佛经《论》部是很重要的。所以这个课程,一般讲修持的同学,我希望都不要放过了。《瑜伽师地论》之中分十七地。
2016-05-13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每當小段一本正經的解釋他的“誇克太極”和“奴隸社會勞動觀”等謬論時,圍觀者都努力強忍著不笑,生怕他又慪氣傷了肝。畢竟小段一把年紀,又沒有犯法,只是觀點錯誤而已,隨他胡說去就是了。


...繼續學習南大師的《老子他說》:

有人问学神通有什么方法?假如学神通还有一个方法,那就不叫神通而叫鬼通,叫乱通。

很多人偏要去。学通灵,这些人叫做自找烦恼。一个人不好好地学做人,非要去学做鬼、学神明、求神通,那是不想做人了!所以,神真得一,一定就宁静。

孔孟之教,《大学》之道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而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就是走这个路线。

“谷得一以盈”,山谷里头得什么“一”?山谷中一样东西都没有,空空洞洞。不过,真正的空空洞洞,就充满了一。一的功能,有无比的价值。你懂了老子的道理就懂了道,真正空的地方,才是真正的充满。

“万物得一以生”,天地万物就是得道的功能,生生不息,做事业的帝王们,“得一”就统一天下,就天下太平。

“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其致之”,在做人做事方面,必须达到了这个程度,“其致”,就是做到了、就成功了。下面正反两面的解说,只要念过就懂了。

从低下为基础的高贵

“天无以清将恐裂”,太空永远是清净的,人类现在用自己的聪明,科学的发明,扰乱太空;但太空力量大,扰乱再多却会拨回转来。如果扰乱太空过分厉害的话,人类也只有毁灭自己了。

“地无以宁将恐发”,我们生活居住的这个大地,本来应该是平静安宁的,可是地球不断遭到人类的侵入,挖石油、采煤矿等,使“地无以宁”。大地不能安宁,“将恐发”,就难免发生地震、洪水各种灾难了。

“神无以灵将恐歇”,人的思想每天要做到清净无为,尤其现在工业时代,大家忙碌得喘不过气来,一天之中,尽可能休息几次,所谓养养神。以现在的名词,脑筋多几次时间休息,让脑筋空空洞洞的,什么都不要想,智慧才会出来,才能更灵敏。如果精神每天不收敛一下,不做到灵敏,那么“将恐歇”,最后昏头昏脑,头脑崩溃了。

“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前面说“谷得一以盈”,空灵中充满功能,这个宇宙生生不息,如果没有功能充盈,万物不再生,恐怕一切就灭绝了。

“侯王无以贵高将恐蹶”,过去做领导的人,不可思议,所以皇帝的位置崇高无比,为“九重天子”,形容其高贵。《汉书》有“千金之子不垂堂”,九重天子是不轻易出现的。侯王为什么是高贵呢?不高贵就会跌倒,那岂不就完了!

这是个相反的说法,也就是说,现在把“一”当作形而下的讲。刚才讲它是个空,现在形而下讲“一”,不是空,而是有一个一定的原则、一定的戒条。如果做人做事,违反了这个基本戒条,就会造成错误,终归会导致失败。这是天地之常理,也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又进一步地说明,真正的“贵”,“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人为什么会高贵起来?比如一个人,穷光蛋出身,打赤脚的到城市来,努力工作十年二十年后,到了掌控社会的经济位置,变成大富翁了。

由富而贵,这个贵是在贫贱的基础上,经过不断的努力而成功的。就像十二层的高楼,那么伟大崇高,也是从平地泥土开始的。所以,贵以贱为本,人不可以忘本,“高以下为基”,没有下面的基础,就不会有上面的崇高。

中国的文化,从上古以来就晓得这个道理。“是以侯王,自谓孤、寡、不谷”,中国上古的文化,当皇帝的人常自称“寡人”,认为称孤道寡,又称孤家,就是自认德行不够的意思。

以现在的语言讲,就是“我太浅薄了,我自己德行不够”。如果我们把现代语翻成古代的话,那么现在假如有一个皇帝,应该自称为“浅薄”,将来老百姓就不敢自称“差劲”了,因为那个称号是只能给皇帝用的。

“自谓孤、寡、不谷”,这句话严格地讲,“不谷”更难听,意思是没有吃饭的资格,对自己薄到这种地步。

外国人常说,中国的古代帝王很专制。我很不同意这种说法,因为上古时候的帝王,不专制,真民主;西方的文化是假民主,真专制。

你只看中国古代老祖宗记载下来的事项就会发现,一个当领袖的人多么可怜,又最诚恳。帝王的话中有“万方有罪,罪在朕躬”,意思是说,有好处是你们大家努力来的,有错误的话,是我当领导人的罪过。

中国古代当领导人的非常痛苦,所以,尧舜时代,个个不肯出来当皇帝,谁愿意挑这个重担呢!何况又是一个痛苦的担子。所以说,上古皇帝的至诚自称“孤、寡、不谷”,不就是“以贱为本”吗!所以自己要随时警告自己,不要忘记了根本。

“故致数舆无舆”,“舆”为古代的车子,或车子上有座位的轿子,就是轿车。以现在生活来解释,一个人拥有的太多了,等于没有,因为要出门时,虽有好几个司机,李司机认为是江司机载你,江司机又认为王司机载你,结果,几个司机都溜掉了。

老板要出门,司机一个都不在。“数舆无舆”的道理扩大来看,就像好多人生了一大堆儿子,最后到自己又老又病的时候,儿子都不在旁边,所以说,数子就是无子。同样的,你们看到从前老一辈的人,讨了好几个太太,临终住到医院,几个太太都不在身边,任何一个太太都认为反正另外的太太会管,认为丈夫爱的是别一个太太,自己不必去管。结果一个都不去,他最后临死时,身边一个太太也没有。这就是“数舆无舆”、“数妻无妻”的道理。

所以人生“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玉是石头中心的精华,把整片大石敲挖,说不定有一个如指头大小的宝石。变成宝石就没有用处了,宁可还是原始那一块石头才好。所以,人生变成高贵,也就是无用了。

人类世界很有趣的,金刚钻有什么用啊?有一样用处,切割玻璃可以用,其他没有多大用处,不能吃也不能穿。可是金刚钻很贵啊!玉石大家都抢着买,那能做什么用呢?既不能拿来盖房子,也不能修桥补路,所以,人生搞不清楚道理。

“琭琭如玉”,形容玉的圆润漂亮,“珞珞如石”,好的石头雕刻起来,极为可爱,虽然可爱,又高贵又值钱,却是废物一个,没有任何用处。人生不要把自己变成废物,还是恢复原始的本来才是真实。这些是讲道之用。

老子的学说,后来成为帝王学,甚至于许多人读道家的著作,在为人处世修道方面,所能得益之处,大部分都在《老子》的下半部。只不过,下半部的文章反而太容易明了。更如此,在下半部讨论形而下用的时候,才表达出“道”的意义。总结来讲,上、下两部是要合起来研究才对。

第四十章 反者道之动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反者道之动 弱者道之用

在上经开始的前两章,说了“有无相生”、“此二者同出而异名”两句话,后世的人,拼命在上面作注解说道理。其实只用这一段来注解,不就清楚了吗?这叫做以经注经,不需要我们再去加上自己的意见,它本身就已经注解得很明白了。

读了《老子》有一个好处,尤其现在对学佛修道做工夫的人,像这句话“反者道之动”,就很关键。因为打坐做工夫,有时越坐越差劲,许多人就不愿继续修了;殊不知,快要进一步发动的时候,反而会有相反的状况。做事也一样,做生意也一样。

所以做生意稍稍失败,就要熬得住,熬得过去,下一步就会成功赚钱了。这也就是天地物理相对的一面,有去就有回,有动就有静。这个道理,自己要多多去体会才能领悟。做领导的人更要懂得“反者道之动”的原理,根本不怕别人有反对的意见,相反的意见正是“道之动”。换句话说,有反对才有新的启发,才有进步。

“弱者道之用”,有许多人打坐做工夫,到了某一阶段,总觉得自己一点力气都没有,很怕会走火火魔。如果这样,那你就不要修道了;既想求长生,又怕早死去,这样没有信心定力是无法修道的。

老子说:要大丈夫才能修道,既然是大丈夫,又何必修道呢?例如“弱者道之用”这句话,真修道成功的人,骨头也软了,有时候工夫到了,连一张纸都拿不起来,会弱到如此程度。如果不懂老子这个弱的道理,会吓坏了;懂得的人,就知道这是“弱者道之用”,正是进步的象征。再进一步更厉害,就要发出“用”了,这时纵然重如泰山,只要用一个指头,都可以把它推翻。所以大家做工夫要注意,对于这个原则,千万要把握得住。

最后的结论告诉我们:“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我们普通人看天下万物,生生不息,一代代的生都是生于“有”,“有”从哪里有呢?“有”生于那个“无”,是从“空”来的,“空”能生万有,这与佛家的“缘起性空”同一道理。

第四十一章 上士闻道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为道。故建言有之,明道若昧,进道若退,夷道若颣,上德若谷,大白若辱,广德若不足,建德若偷,质真若渝,大方无隅,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夫唯道,善贷且成。

三品闻道的人

这一章,是与上经“道经”相互辉映、互为注解的。

“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上善的人,一听到“道”,他就晓得修道了。这也就像是禅宗,释迹牟尼佛一拈花,不用说话,大迦叶尊者就开悟了。这就是“上土闻道,勤而行之”。

“中士闻道,若存若亡”,另有些人,一听到哪里在论道,不管什么人讲,都跑去听;如果叫他修道的话,他又要把事情都做好了再来。

然而他太太的事办完了,又有儿子的事来了,了了儿子的事,女儿又生了孩子,又有外孙的事了,如此便永远完不了。如果说他不修道嘛,任何修道的地方,都看得到他;若是说他修道嘛,空的地方都没有他,有的地方他都在。这就是“中士闻道,若存若亡”,有时候不阴不阳,半像修道的,半像入世的,讲不出来他究竟是什么。世界上,像“中士”这一类的人非常之多。

“下士闻道,大笑之”,有些人听到大家聚集一堂研究道,听经,听讲《老子》,他认为像是一群神经病,他哈哈。大笑就跑掉了。老子说:“不笑,不足以为道。”你越笑,我这个“道”越高。看起来老子是自吹,但是,讲句老实话,世界上最高的东西,是很难讲清楚的;最世俗的东西,反而是大家最喜欢的。
2016-05-12
评论对象: 美国总统换届,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将迎来大考
美國是老牌資本主義領袖,中國是後起之秀,老領袖對後生是既愛又恨,愛的是可以不斷搾取後生身上的油水;恨的是後生奢望什麽“新型關係”,...貌似不想老實做奴僕。

這個感情比較複雜!
===========
但是,笔者却认为,基于美国的战略需要,以及新的全球战略背景,过去的“钟摆”固然要死机,“怪圈”要破碎湮灭,“魔咒”将失灵,而且新的所谓“学习曲线”也必定要断线玩完 。因为从根本上说,美国并不需要什么“新型大国关系”,它需要的只是霸权的领导关系;它也不会同意别人同它搞什么新型大国关系,这是危险的先例。如果与中国的新型大国关系为美国 所同意认可,照此办理,接下来无论哪个国家,有所发展、有点实力就想和美国搞“新型大国关系”, 比如俄罗斯,印度等,这样一来,美国还如何领导这个世界呢?
2016-05-11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今天學習的內容很重要,但這個內容小段的智商是無法理解的,所以小段就不要參與旁聽了,該幹嘛幹嘛去吧,今天放他一天假。

今天開始接觸到唯識理論了,這一節對於人死後的問題也有一些闡述,特別對於人死後出現的特異現象進行了解釋。

...下面學習《唯識與中觀》,作者:國學大師 南懷瑾

昨天一个朋友来讲,讲个现场的话,这次远东航空公司失事。“唉!”他说他是站惨了!我说我也晓得你忙。

一个朋友,他的最好的朋友,大概你们有许多也认识他——曹开阶,七十多岁了,海军的老长官,港务局的局长也做过,死了。

死了以后啊,他的大儿子才从美国回来;这个朋友也是他的把兄弟,也是老部下,也是海军老同事。

几十个人的尸体摆在那里,他说老师啊,这一回我是三天呐,就在那里头转啊转,他说憋的不好(受),那个味道之难受!

那个气味,人烧焦了的。他说,哎呀,老师啊!过去听你讲白骨观没有什么印象,我现在才晓得佛呀真聪明,怎么教人修白骨观。向这个里头一看,不是白骨啊,那个人烧的那个味道……唉!不能讲!

他说老师有个怪了,可是每个人都变成罗汉了!我说怎么每个人都变成罗汉了?他说被烧的人每一个手都这样(注:老师做个动作),像那个木雕的木罗汉一样。你说是什么心理?你们学佛的(说说看),这是什么道理?

这一次一共烧了一百多具尸体都是这样。他说那之难看!再说人那个肉啊,烤干了;烤了以后啊,他说你就看到纤维都穿了出来,人的肉一条一条像树叶子干了那个纤维,一片一片。啊,他说那个肠子,哎呀!黄的呀,五颜六色……唉,这就不能看了!

第一个问题,你看,学佛的人,你们讲修道、学唯识,样样是问题,为什么这个人烧了会这样?

你再到殡仪馆去看烧,烧了一个人,好好躺在棺材里,火一烧,烧了以后,坐起来了!大家讲迷信——哦,他起来打坐了!(众笑)

什么道理啊?你们诸位同学都是高阶层的,你说是什么道理?我这个话告诉你们,注意哦!将来的时代出去当老师当法师尤其讲佛法,这种每一个问题你都要能够答复得了,不是乱答复的。这里是学识问题。这个学识怎么来呢?就要你心通了。

他为什么是这样道理?那么殡仪馆烧的时候,为什么人又是坐起来而不是这样(师做动作)?什么道理呢?——心意识的关系。

人在急难的时候,飞机向下掉下来,这里爆炸了;一个人在急难的时候啊,都想跳出来向上抓,定位这个时候,刹那之间烧死了。对不对?人在急难的时候都想那么抓起来,但是很快就死掉了,爆炸给火烧了,所以每个人变成罗汉,就这样。——都想抓一个东西。那,几秒钟……

后来,他说怪了,他说老师啊,这一回真服了气了。他说他找了三天也找不出哪个尸体是他,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也分不开了。

结果他说(后来)我们就叫:“哎!曹大哥啊,我们很辛苦啊!你儿子也回来了,你显个灵啊!你赶快显个灵啊!显个灵使我们找到你的尸体啊!”

他说讲了以后——你想烧完了,人都烤焦了,那里有血呢?而且过了三天了——嘿!结果他鼻子流血出来了。可是流了血还不算,这个鼻子流了一点血,这个血哪里来的?都烤焦了嘛!而且他又过了三天。我们就祷告,他儿子也祷告:爸爸你要显个灵给我啊!我们分不出来哪个是你啊!

没有办法,每个都翻。那么有人给他建议说:这个东西没有办法,谁都认不出;最好把嘴唇拉开看牙齿来认。我这个朋友讲,他说我的天哪!我平生第一次……只好去掰这个牙齿去。

他说也没有办法。最后他说他(曹)流血了。

这一流血旁边还有人讲个笑话,他说我们还没注意呢,这一会儿看到了——哎?哎?这个流血了,怎会出一点血呢?奇怪啊!

那么旁边有个人就讲笑话、也是一起的了:嘿!曹局长说我们笨死了,他已经显灵给我们看了,是我们这些笨蛋都不认到。那么旁边人说:咦?那个流血的是不是啊?

那么他儿子又跟他祷告:爸爸你再显一点灵给我看是不是你?——哎,结果这个鼻血又出来了!这下断定了,一定是!

然后把衣服拉开看,噢,这个——因为有一点汗衫,这一件老汗衫,这个是!这个是!把这个撕毁了,然后取出来还有一张名片烧焦了,还有点影像的。就找到了。

他说那才怪呢!他说真有这个事啊!真有灵哎!跟我讲了很多。

现在我们讲唯识,这个问题就来了。我现在问你,那个是唯识所变、是唯心所造、是唯物所生?提出一个问题——话头。而且这个人在空中失事烧了、炸了,掉下来三天了。当然烤都烤干了的,哪里来一点血?结果还有血会挤出来。这些都是问题。

这几个人的头脑都是不相信的,最后不相信只好求,很诚恳地求,求了以后有这样的事!

这些问题在唯识学里头、在《瑜伽师地论》里头都很切实告诉你了。所以对生来死去、生命的来源、生死的关系都讲得很清楚。所以我们提到(这个故事),你们诸位想想看,这个作用是心意识哪一种关系?不是心脏的关系,已经烧掉了,死掉了;更不是脑神经的关系。那么这个心就包括心物一元的,普通所谓讲灵魂。

好了,灵魂。灵魂是心意识中的心呢,还是意或者识呢?这是问题来了。

那么讲识,什么是识呢?在古文里边注解,只有一句话:分别的是识——分别心,有思想;不分别的是智,智慧的智——般若。

我们有妄想分别这个就是识,唯识的识;不起分别妄想那个是智,就是般若、得道的智慧。

但是这是明朝这位大师憨山大师讲的话:“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

那么憨山大师讲这个话,(是)学理上的;在唯识的范围,你们注意啊,叫做什么?他讲的话叫“观待道理”。(师指点板书:观,观想的观。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待,对待的待。道理。)

不是证成道理。(师指点板书:证果的证,成功的成,证成道理。)唯识要注意哦!唯识有些学问啊,是理论上的、逻辑的、哲学的。换句话说,止观、观待,智慧上要看清楚,分别得清楚的很,一点不能含糊的。有一点含糊,你所证果、证的道就不对。

但是,有些人可以证果了。观待道理不清楚呢?证的果位低,他不能证入大乘菩萨,证个小果位。他知其一不知其二,知其二不知其三。

所以憨山大师讲“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我们可以说,这两句话在唯识学家也常常引用,认为是了不起的名言。——不然!不一定是了不起的名言。这只能属于观待道理的说法。证成道理的说法,还并不太承认这两句。

好了,我们晓得《华严经》也经常提到心识的问题,譬如我们常常念的这四句话是《华严经》……[录音中断]

如果是现在人所了解的心理的心;我承认你们现在前面都没有茶,你们现在眼睛闭起来打坐,心里想一杯茶,泡得好好的放在前面,想想看,想得出来吗?想不出来,就不是一切唯心造。你造不出来嘛!

你心想发财,偏偏蚀本;心想飞起来,偏偏爬不动;心想病好了,病偏偏加重;怎么叫一切唯心造啊?那么说佛法的哲学是骗人的喽?

佛是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骗人的!那么一切唯心造这个心是什么心?这要搞清楚了,对不对?这个是实证问题啊!

等于我当年年轻学佛,跟金陵大学一个心理系的系主任,叫倪清源,老一辈子都知道。我们两个谈,那个时候他也研究。

他就谈——你说他反对佛学?不。他拼命在研究唯识,正在开始。后来他就(说),“证成道理”他说没有办法求证啊!

他说我们现在讲——当然他是老牌的美国留学生了,他跟我们谈话在金陵大学里面,他就把桌子一边讲一边他就这样的,很实际,书啊什么都拿开了,桌面上光光的;他说:“哎,请你——你现在是学禅的,你给我坐在旁边打坐,想一个金的鸡,黄金的鸡,这个鸡的屁股啊生一个金蛋,一天给我生一个金蛋在这个桌子上。现在我桌子上空的,你无中——真空——可以妙有,你给我一切唯心造,造一个出来!”

大家都没有法子!

好嘛!科学就是这样求证啊!他说你一切唯心造,造出来嘛!你说哎呀我现在想一个事情,想想很伤心,所以我眼泪哭起来了,这也是一切唯心造——他说那是普通心理学作用啊,何必要你这个佛法呢!你说我痛的时候念起阿弥陀佛,开刀的时候不痛了,念佛念得专心,忘记了——他说那是精神统一了,忘记了时间的感受,心理学很容易解答嘛!他说何贵于你这个佛法呢?

我们当年学佛法碰到这些都是打硬仗的呦!问题不是说“信就好”。

是啊,我也要信哎!你信,你这个门里头关的是什么东西啊?你打开给我看看好不好?我不进去,你给我开一点门缝了,我知道有东西我就信啊!你不能乱讲啊!佛法是讲求证的呀!假使求证不到,那同普通看武侠小说一样:一道白光,嗬,就飞到那个山头去了,他的头就掉下来。那我都会想,那有什么用啊?!

所以这个心是什么心?

刚才也提了,这两天这个朋友找这个尸体,也是心意识的大问题啊!那么他有个问题你可以解答。

他(曹先生)死了刚刚过三天,尤其是这个横死的,他中阴身没有离开;所以中阴身就具备了五通,尤其加上他儿子、朋友在旁边,藉这个真诚的、藉这个心物的力量,他就可以发挥作用。如果他平常修养高一点,岂止尸体上可以流血,尸体上还可以起别的花样。这是中阴的道理。

那么这个问题啊,将来唯识学里头都有的。现在我们又回转来,这个心是个什么心?

意,我们晓得,现在我们思想的,现在所讲的心脏的、脑筋在想的、这个脑里头在想,知觉与感觉,这个统统是意识状态;这不是心,这是意识作用,第六意识作用。

乃至我们身体内外,这个两手一举,身体,科学上晓得人体这个光圈,这个所达到电感光圈的范围,包括脑子的思想、心理的感觉知觉,统统是意识的范围,第六意识范围。所以现在心理学讲的下意识,不是第八阿赖耶识,是第六意识。

你们特别注意啊!不要把心理学现在讲的下意识当成佛法的第八阿赖耶识,那你是错到外婆家里去了,大错而特错!我看有许多新的佛学文章就这么写法。那真是——哎呀,恐怕有三副牙齿都笑掉了!就完全不对了。这是意识范围。
2016-05-11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如昨天南大師所言,最高智慧是“離心意識”的,普通人整天在“心意識層面”打轉,---“心意識”用現在的話説叫做“邏輯思維”,也就是說,普通人超越不了邏輯思維這個層次。

小段呢?老夫此前對他的評價是“下下等的資質”,其智商(理解能力、辨識能力、記憶能力等)在普通人中也屬於下下等,這從其漏洞百出的觀點就能看出來,他是沒有邏輯性的,嚴重缺乏邏輯思維能力。邏輯思維能力是個基礎,需要先具備這個基礎,然後才談得上其他。所以小段要比常人多付出百倍努力才行。

...繼續學習國學大師南懷瑾的《老子他說》:

下面解释“德”字的无为,继续说到“仁”。“上仁为之而无以为”,这个“仁”字的说法,与“德”字一样,如果重复起来,亦有四句,这就不重复了。

“仁”字之后就是“义”,“上义为之,而有以为”,解释这句话,与前面相同:上品的仁义,是看不出仁义,看得出来所做是仁义的事,已经差得多了,所以那是假货,伪造的假药。

“上社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仁”、“义”过了就是“礼”,真正的“礼”并不是代表礼貌,礼貌是中国文化“礼”的一种,“礼”字是我们国家民族文化的根本之一。

中华民族被称为“礼义之邦”,并不是说中国人看到人就作揖叩头才叫作礼,那只是礼仪、礼貌。

真正的“礼”是高度的文化,以现在的观念而言,文化包括一切精神文明、物质文明、历史文化,乃至个人做人做事的原则规律等等,所谓政治、军事、教育、经济、社会等等一切都包括在内,这都是“礼”。

老子说,“上礼为之”,真正的“大礼”,所注重的文化究竟是什么?那是形而上的基础,那个最高处“而莫之应”,那是看不出形态的。所以,我们中国自己认为文化衰微的时候,会给自己粉饰门面,去把老子这句话解释成我们的文化没有衰微,“莫之应”,只是你们看不出来而已!

其实,真正的“礼”,看不出“礼”的作用,普通的人更是不懂,所以“攘臂而扔之”,膀子一举就把它丢掉了。

大礼看起来好像是礼一样,其实真正的礼貌,在乡下偏僻的地方可以看到,人们表示欢迎的方法,不懂得叩头作揖,更不懂得握手鞠躬,只要一看到人就叫:“哦!客人来了!”这就是礼。可是我们都市中讲究礼貌的人,看到这种礼“攘臂而扔之”,挥手丢之,认为乡下人没有受过教育,不懂礼貌。其实,那才是对的,那是至诚自然的礼。甚至他只说一声:“嘿!你来了!”真不晓得有多么亲切!那是真正的礼。只不过我们在都市社会搞惯了,看到这个情境“攘臂而扔之”,觉得自己倒霉,碰到这个没有教养的人。这都是因为我们不真正懂得礼的原故。

这一篇文字虽然很浅,意义却颇深,因为老子讲到了道。德、仁、义、礼等五个阶段。上经已经讲过了“道”,这里不再讲了。

这一篇他究竟说些什么呢?这与《易经》的《系传》一样,就是一篇人类文化进化史的描述,也可以说是对人类文化进化史的感叹。

严格地说,他是感叹人类文化的退步。站在东方道德文化的立场来看,乃至以西方宗教文化的道德角度来看,人类没有进步,只有退步;也就是,物质文明是越来越进步,精神道德的文明越来越退步,越衰弱。

假使我们不仔细留意去读,会觉得老子这些文章没有什么道理,何必啰唆!实际上,这里《老子》所说的,等于《礼运?大同篇》孔子感叹人类文明的退化一样。

德仁义礼失后该若何

“故失道而后德”,上古的人个个有道,只要讲到道,大家都是有道之士。时代向前,“道”浙行消失,才产生了“德”,用“德”作为行为的标准。

“失德而后仁”,时代更向前走,到孔子的阶段,拼命提倡“仁”。

到了孟子战国时代,“仁”又靠不住了,又提倡“义”。每个时代产生的思想主张,所表达、号召的都不同,所以说,“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到了“礼”这个阶段,包括有了法制,“礼”与“法”是连在一起的,因为社会人心坏了,所以在文化教养方面,希望个个有“礼”。

“礼”是属于教化方面的,教育亦难成功,人长大后进入社会,竞争使彼此相互伤害。所以,只好构成法律,就是“礼”而后有“法”,“法”没有效用之后而有“刑”,不守法的人,只好把他抓来用刑了。若连刑都不起警吓作用时,那就无法讲了。所以说,老子这里是一种感叹。

“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在老子的时代,社会已经退步到提倡“礼”的阶段。我们要如何读老子的书呢?我们看人类社会,整个世界科学文明的发展,在工商业发达的国家,教育跟着也普及了。

照说,教育越普及,人应该越好啊!可是,事实上天下思想反而越乱,社会的犯罪行为越多。反转来看乡野的地方,乡野之人没有受过教育,他却不敢犯罪,行为比较朴实。所以说,人类缺乏忠信才需要“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一生从事教育的,深深感觉到所谓教育,不知究竟是过还是功,教育的确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人读书是为了多得知识,不过,是有知识好呢?还是没有知识好?在我个人来说,现在深深感到,当年如果不读书,现在不晓得多舒服!很后悔自己年少的时候,为什么要读书,为什么不去学耕田?春天种田多舒服啊!知识越多痛苦越深,学问越渊博烦恼越大。所以很多人对道德学问的观念极为担忧,不但忧国忧民,学了佛的人,还要担忧众生。你说,这个知识对我们有好处吗?

“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前识”就是预知,等于西方宗教说的“先知”,东方称之谓“神通”,也就是未卜先知。

一个人坐在那里打坐,希望能晓得明天的事,晓得前世的事,可是老子说:“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有了神通的人,最后家也丢了,都变成了精神病。

不要以为有神通就有好处,其实有了神通,智慧越大,痛苦越大;没有智慧的人,还只是担忧明天怎么吃饭;有了智慧的人,要担忧未来的世界怎么变,又要忧愁社会怎么变,也就是担心这芸芸众生要怎么变。自己肚子都度不了,还要度众生,这就是“前议者,道之华而愚之始”。

从老子这个论点看来,他好像是一个笨人,而且越来越笨。但是,不必骤下断语,再看他下面的说法。

“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老子说真正的大丈夫,走实在的路子,只有修道。

道是什么?无为。依照佛家来讲,就是“万缘放下”,大丈夫不走微末的路子,要走实在的路子。“道”就是把所有的知识,一切统统丢开了,聪明智慧都丢掉,回归到朴实无华。

“去彼取此”,去掉那些外表的华丽知识,找回自己生命本来的朴实。老子的榜样是什么呢?就是“专气致柔能婴儿乎”!回归到在妈妈怀抱时期那个状态,什么都不知道。你骂他时是笑笑,那多好啊!骂与赞扬都差不多,没有分别。牛奶与剩菜混在一起,他也不分别,那都是“朴”,回到那个朴实的身心。

第三十九章 昔之得一者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其致之,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贵高将恐蹶。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称孤、寡、不谷。此非以贱为本邪?非乎!故致数舆无舆。不欲琭琭如玉,珞珞如石。

得一与不二

古本的《老子》一书,只是标明章数,每章之前没有题目。万一要做标题的话,每章的第一句或第一字,就是最好的题目。以现代人著书的观念来看,好像《老子》这本书没有列纲领,很不科学。

实际上,它科学得很,第一句话就是它的纲领,就是它的科学。你不相信的话,去翻阅一下很多章的第一句话,孤零零地站在那里,好像与后面文章含义合不拢来,而这第一句话就是全章的纲领。像这里要讲的第三十九章,就是讲“得一”的重要。

“一”的道理,在上经讲“道”的时候已经讲到过,现在再加以解释。后世学道的人,不传“道”而传你“得一”。“得一”就是“守窍”,有些是叫你守丹田,有些叫你守海底,有些叫你守心窝,有些叫你守背脊骨后面的某个骨节,各种花样都有曾经有一个人,当年身体不好,老师告诉他守一个地方,他成功了,便拿着鸡毛当令箭。

这些实在都不是“一”。“一”也是个代名词,专一是无处所的。所以,佛家讲修定,定在哪里?定在专一;道家讲的是静,静在哪里?静在专一。

“一”在哪里?一是空的,清净无为,那才是“一”,你有个“一”可守的话,那就是“二”。你想想看,打起坐来还去守一个“一”,那不是成了“二”吗?

孔子说,“吾道一以贯之”,曾子出来又说,“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不就又变成“三”了吗?

佛学说学“空”,你盘起腿来找“空”,那早就是“有”了。“空”不一定要盘腿,所以,有一个地方可以守,那早就是“二”了。

道家讲“一”,佛家讲“不二法门”,什么叫“不二”?“不二”就是“一”,本来很简单一句话,一玩弄文字就看不懂了。

所谓“不二法门”,一个叫做“一”,一个叫做“不二”,“不二”就是“一”,难怪庄子讲了一个故事笑一切世人。

庄子说,有一个养猴子的老头子,养了一群猴子,每天早饭给猴子三个芋头,晚饭四个。有一天老头子忽然改变生活方式,早上给四个,晚上给三个,猴子很生气,抢着要来揍那个老头子。老头子说,不要吵,明天还是照旧早晨三个芋头,晚上四个,仍然是一天七个,不多也不少。这就是描写人们生活方式改变,他就发疯了。所以,“得一”也好,“不二”也好,都是一个东西,这里头有很多道理,发挥起来就很多了。

“天得一以清”,天气不一当然不清,天气往往是“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情却有情”,就叫做阴阳怪气的天气。人生一辈子难得看到几次天清气爽,万里无云,那才舒服。“地得一以宁”,像我们新时代的建筑,马路一天都不宁静,这里挖一个坑,那里掘一个洞,所以,都不宁静。

“神得一以灵”,一般人打坐修道,佛家叫修心,道家叫炼神,所谓“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神是什么?就是人天生本来的,人只要能专一,就神灵了,灵敏就通了,叫做神通,神而通之。
2016-05-10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佛法非唯心,非唯物,而是唯識。而這個識,又不是“意識”的識...這些高深道理,小段這種文盲是打死也無法理解的,正如他把佛教的“空”理解成“什麼都沒有”,他甚至據此説,佛教也支持他的“奇點(太極)就是什麼也沒有”的謬論,----文盲無知到如此境界,着實讓人無語。

把佛家的“空”理解成“什麼都沒有”,這就是小段鬧出的又一個笑話,但是這種無知笑料所顯露的,更多是可憐可悲!

...繼續學習《唯識與中觀》,作者:國學大師 南懷瑾

那么,所谓弥勒菩萨的系统、法系,世亲、无著菩萨出来整顿这个佛法,建立中观、建立唯识的法门。所以无著菩萨经弥勒菩萨的教化,记录下来,(成为)《瑜伽师地论》。可是这一门学问在印度当时弘开也很难,因为佛教渐渐在衰落。再过四五百年以后碰到我们自己中国一位青年法师——玄奘法师(唐三藏法师,唐玄奘)到印度留学。

那么,弥勒菩萨唯识法相这个系统,到了一位学者居士——胜军居士手里,所以亲传《瑜伽师地论》传给玄奘法师。那么龙树菩萨的中观正见呢,由戒贤律师——一位老和尚,活了一百二十岁,自己快要死了,夜里梦到文殊菩萨托梦要他慢一点死,尽量拖拖。因为印度的法缘完了,他说正有震旦,就是China,东方中国有一位传佛的慧命的年轻和尚要来,你要把这个法门传完了你才能够死。他听文殊菩萨的正告,所以一百二十多岁修定硬拖住,玄奘法师一到他高兴得眼泪都掉下来,他说我责任可以交出了。

在这个时候,所以玄奘法师集中了这些回到中国。这已经距离释迦牟尼佛一千四五百年的时代,但是在中国的佛教正是开花、鼎盛的时候,黄金的时代,就是唐代的唐太宗这个时代。我们先休息一下,大家松松腿。

现在我们关于这个课程的研究,再次采用固定的课本就是《楞伽经》与《成唯识论》。为什么这样的用这两本经典来研究呢?第一,也是针对现在世界各地所流行两个东西——禅宗与密宗的道理来。

现在很少有真密宗,很少有真的密宗;假定有真的密宗,没有不通唯识的教理的。你们大家充满了神秘的思想,这也是密宗那也是密宗,现在密宗特别多。反正我不跟你讲,我要骗你一下我这个是密宗,嘿,就变成这样了,笑话了。

一个真正修密宗的人,没有不通唯识教理的。就是说,《瑜伽师地论》一百卷如果没有通,没有办法学密宗。《华严经》一百卷,同法相中观的理论、这个理论配合不起来,你没有办法学密宗,那换句话你学的就是外道。这我可以大胆地负责地说这个话。

此外,如果你说你是学禅、禅宗,(如果)唯识中观《瑜伽师地论》一百卷没有通,《楞伽》、《法华经》等等没有通,你不要随便谈禅宗了。我们知道禅宗的初祖达摩祖师到中国来传禅宗的时候,他是以《楞伽经》印心啊!《楞伽经》就是唯识宗的五经中重点的经典,第一部经。

所以研究法相唯识不能不通《楞伽经》,换句话研究密宗不能不通《楞伽经》;那么,研究唯识的人更不能不通《楞伽经》了。

因为现在我们这里有现成印的《楞伽经》,又加上我自己曾经简单明了地用白话把它翻了一下,前面又放上玄奘法师的《八识规矩颂》,也使你们看起来方便,研究起来方便。

第二点,我们晓得《成唯识论》是玄奘法师综合揉拢了——揉,所谓做汤圆,面粉白糖这样,桂花啦、什么芝麻啦,和在一起那么搓拢来一个东西——把世亲菩萨以下,月称、护法、印度的历代的大师的唯识的疑问同它高深的思想,都把它糅合成为一起了,所以玄奘法师著了《成唯识论》。

那么你这两个了解了以后,你们以自修求证的人,应该对于修持之路认识得很清楚了。那么你去学禅也好,修净土念佛也好,或者学密也好,知见希望不会错了。至少这条路上在走,前面指示灯的亮灯方向是准确的。至于能不能走到那个目标目的地,那就看个人自己的努力;至少向目的地这条路上走,前面指示灯的亮灯不是暗的,头脑是清楚的。

这样纵然这样这一生不证果,至少在佛法知见上种下很清楚的种子,他生来世再出世间作人,一闻正法,一闻千悟,不至于迷失了。

因此,我对这一次的重新叫你们研究这个唯识法相中观正见,是好多种非常沉重的心情加拢来,希望你们诸位在这一方面努力地用功,不要敷衍自己。你们觉得敷衍了师长,实际上是自欺的事,都敷衍了自己,欺骗了自己。

那么上一次我提到过,假使讲唯识中观以前,我问你们诸位住过研究院的同学们有没有上过《八识规矩颂》的课,你们有几位勉强地举手,好像上过了。

我们这里是研究佛法,千万要打破什么面子啊、人情啊那个妄想,不要管。哪几位是上次举手的啊?好像现在都溜下十楼去听扩音器了。哦,坐在那里。

(师问:)你还背得来吗,法承师?你们几位?背得来是不是上来先讲一下?你要晓得,你不要认为老师在整我,你错了!就是要你在大众前面——你讲对了非常大的欢喜,讲错了是应该——因为你在当学生。如果我对了我还来做学生呀?这个是当然的,没有关系。这是你最好的一个测验自己的机会,看能记得到多少。甚至于你照这个本子来讲,好不好?我跟你商量,不是命令,好不好?试试看!你到这里,我跟你俩分半座(众笑),试试看!好不好?因为麦克风拿不过去嘛。有没有拿得的?可以移动的?有没有?(下面有人答“没有”)那你就来吧,来试试看!你(先)想啊!我们顺便先提一下:

    五识同依净色根,九缘八七好相邻,
    合三离二观尘世,愚者难分识与根。

这个总很好讲了,试试看。(这时南师又对下面的那位同学说:试试看,因为你……好不好?啊?你素来胆子大,来来来来!你素来很勇敢的,快来,来讲讲看!但是不勉强你啊。好不好来报告一下看?或者是别位同学?)

这个道理啊,我是希望你们今天讲学问,你把唯识的道理学会了,在家居士们乃至在座法师们,了解了现代的心理学、医学的发展,你出去到世界上,决定保险你(成为)绝对吃香的一个大学者。现在国外非常需要,因为今天欧美各国觉得思想没有人领导,痛苦在这里。

唯心哲学的思想搞了几千年,被马克思的资本论、恩格斯马克思唯物思想都没有打垮,所以吃瘪了。

现在世界战争还是两个东西——唯心与唯物,思想的战争。

可是现在唯物思想,因为欧美的经济发展、工商业的发展,自然把唯物思想的看不起了;再加上科学发展下来,从爱因斯坦相对论以后一直到今天,唯物思想站不住了,没有基础了。

但是你唯心思想也拿不出证据来啊!所以今天心、物两个思想不足以领导人类文化,一个新的哲学文明产生不了。你说:“我不是唯心,也不是唯物,我是唯识。”好!我听你的,你来讲。非常需要!

可是你看今天世界上的人,欧洲、美国有一个敢讲不?站不出来啊!而人家非常需要。尤其在今天心理学的发展上极需要!

今天心理学的进步,几乎同原子能的发展同样进步得快。你看现在心理学已经用到治病的方面去,已经用到政治方面的领导指挥,心理学用到这个范围去了;已经领导了工商业,打入它的中心去了。

但是心理学依我们看起来并不高明,不及唯识的周详。可是你唯识学拿不出来,没有人,站不出来,还在老套的那个外衣里头转来转去。它无比的财富、知识学问的财富,而埋藏在最古老的草堆里头。我们特别注意!

所以现在我要求大家的,你们认为最普通的做起,玄奘法师《八识规矩颂》一定要把它背来,就是希望你们背。《八识规矩颂》在我们的手边拿的《楞伽大义今释》这本书“自叙”之后,在“自叙”之下有个单独的一页,这一页《八识规矩颂》,这个整个的希望年轻同学要背。我们其他的居士们小姐,这些男居士女居士、善男子善女人诸位不在乎,你们自己肯用功更好,我更所希望。

在我们这里,不管高年班的同学与硕研部的同学,千万注意!不是为我读书哦!

我们说要讲八识,现在要解释。奇怪啊,世界上有唯心、唯物的哲学,只有佛家来一个唯识;而且更奇怪,佛经上提出三个东西——(心、意、识。)你看禅宗祖师经常讲,学禅叫你参话头:“离心、意、识,参!”这个要了命,对不对?你们虽然没有住过禅堂,没有听过祖师们说法,常常老前辈说:“参话头怎么参?离心、意、识,参!”

这个不是活见鬼吗?!而且我心意识离得开了,我还参个什么呢?!那就不要参了撒!(注:四川口语)他还要你“参”。这个就是禅宗的教育法――离心、意、识,(参)!

不过你要注意啊,你们看禅宗的语录把五个字连起来了,“离心意识参”,连起来变一句了。祖师们禅师们在禅堂里说法,那个威风大得很,眼睛一瞪,比那个古代大元帅大都督带部下要出兵以前的训话那个威风还要严,谁都不敢动一下,动一下就犯了军法立刻就处死,那样大的威风!他叫你们:“离心、意、识——”不说话了,停留半天,然后来一句:“参!”走了。他自己下座走了。是这样念的。

所以语录之难读啊!那么现在你拿禅宗的语录,一来一研究,“离心意识参”,那等于念“南无阿弥陀”,这有什么关系啊?!他是当时在那里说法的时候:“你们不准妄想!离心、意、识!不准动!”然后来个“——参!”自己走了,你去参去。是这个东西。

你说有一个人,假使我们从前,很调皮,学禅,我说老师你千万不要讲这个话!你说离心意识参,我站起来就走!我离心意识了还需要参个什么?叫做罢参了,我不要参了!就是因为心意识离不开,所以受你的骗,只好在这里参!

我心意识都离开了以后,一切大解脱,我还在这里参个什么啊?叫做罢参,不参了。不参、罢参,不是说不信佛法哦——大彻大悟了嘛!

心意识都离开了,立地成佛,我还参?!参个什么啊?你来搀我差不多,搀我慢慢走路了,我要做老太爷了,还是那个搀了!所以啊,你注意,现在为什么讲这个事?

好!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心、意、识,这三个部分怎么样讲?

现在我们晓得心,佛法讲一切唯心,什么是心?不是心脏,也不是脑神经,不是脑筋,更不是我们的思想。我们现在这个人,把他分开两部分:一个知觉,一个感受。

知觉,譬如昨天一个朋友来讲,讲个现场的话,这次远东航空公司失事。“唉!”他说他是站惨了!我说我也晓得你忙。
2016-05-09
评论对象: 中国文化的纵向与横向思维
◆★小段最奇葩之處,就是無論問他什麽問題,都鐵定的能問倒他,哪怕是一些基本的問題,比如“什麼是勞動”,他也會被問的翻白眼,甚至説出了“犯罪也是一種勞動”的笑料,著實可悲。----說笑話說到了“可悲”的境地,也算是小段的創舉了。

...繼續學習《老子他說》,作者:國學大師 南懷瑾

从“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这句话,与上面这几句配合起来,老子是否教人做坏事?是否要人耍手段呢?当然不是。他只是说在“微明”之下,教我们做人做事小心,懂得前因后果。

因为所有的痛苦失败都是自己招来的,是自己没有明白因果道理,没有“微明”;在微妙地方,没有看清楚,没有看到要点,才会有今天的失败。这些都是在平常不注意的地方,埋下了失败的种子,后来所遭遇的痛苦,只是一个结果而已,他的前因并不在今天。

因此,老子说“鱼不可以脱于渊,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做人处世,需要谨慎小心。儒家只讲一个原则,孔子的说法是存诚,要我们“戒慎小心”;老子道家的文章,则专门指出现象来。这两家看起来虽然不同,道理都是一样。下面一章是给上经作了一个结论。

第三十七章 无为而无不为的道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无名之朴,夫亦将无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

无为而无所不为的道

“道常无为”,“道”的本身是无为的,所以,后来佛学进入中国,对于涅槃的境界,有时候在翻译文字上,常常译成“无为”。

后来又怕与老子的思想产生误解或冲突,改译为“无余依”。

涅槃有“无余依涅槃”和“有余依涅槃”之别,所以,无为就是道,也就是涅槃,也就是菩提。

后来,因为要把佛道两家的界限划分清楚,佛经的翻译才不用“无为”一词。

这里老子说道体永远是“无为”,它的用则是“无不为”,意思是无所不起作用,处处起作用。

记得几十年前,有一个讲中国哲学的了不起的名家,他解释道家的“无为”时,主张中国的政治思想,做领袖的人要学“道”,就是学老子的“无为”,认为“无为”的意思就是“万事不管”。

其实老子的“无为”,并不是万事不管,“道常无为而无不为”这句话,正是样样都要管。这两句话上面的“道常无为”,是讲“道”的体;“无不为”是讲“道”的用。

宇宙万有就是“道”的用,所以它无所不为。到了最后归于静,归于空,所以是“无为”。

懂了道家老庄的这个道理,我们做人做事,就要懂得“无为而无不为”的道理,也就是要有先见之明。

其实,不只做人做事,乃至缝一件衣服,或者买一把扇子,对于将来毛病会出在哪里,事先就要知道,要看得很清楚,要有远见。

对于未来可能出问题的地方,须尽可能的先做好防范措施,使问题不致发生。所以,懂得这个道理的话,做起事来,好像没有做什么事一样的平顺。

也有许多学了老庄的人,做起事来不会应用这个道理,凡事不晓得预先安排,观察得又不仔细,到临时急急忙忙拼命赶、乱忙;看起来好像很勤快,很努力,其实以道家看来,就是愚笨。道家做事的时候,有远见,有计划,事先准备妥当,所以临时不会慌乱。

我们讲一个历史上陶侃运砖的故事,陶侃当时已经是高官了,位高权重,但他几十岁的年纪,仍然每天劳动去搬砖头。晚上把外面的砖头搬进房子里,早上又搬出去。有人问他是干什么,他说,一个人不练习劳动,一旦天下有事,体能就应付不了。他早已看到天下会有变乱,虽然年纪大了,在这种地位上,也需要有好的体能,如果平常劳动惯了,临事就能应付变乱。

同时他又叫部下把砍下来的零碎竹子、木头等,不可丢弃,都收集起来好好地藏放着。别人认为他这样高地位的人,还珍惜这些不值钱的东西,未免小气。对于别人的批评,他只是笑笑而已,不加解释。

后来时局变动,他是管长江以南军事防务的,这时需要建立水军,马上要造船,并且要在很短期间内完成。但是造大批船只需用的钉子,一时无处可得,他就把那些被人看成不值钱的竹头木块劈开,做成了钉子,解决了钉子问题,船也很快地就造起来了。这是因为他早就看到天下将变,而且变乱必定需要造船,所以预作了准备。这也是“无为而无不为”的道理。

所以,道家的真正“无为之治”与“无为之道”,是“无所不为”的。
“无所不为”并不是乱来。

所以,老子接着说:“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做大事业的人,能够懂得这个道理,并把握住这个道理,“万物将自化”,不但功业能够成就,进而守之,这个道理还可以用之修道。

比如我们修道打坐,坐在那里做什么呢?心念已空,清净是无为,但是这个“无为”,你却无法空掉。你能空掉了“无为”,那就可以“无不为”了,身体也转好了,祛病延年,长生不老,神通也来了,智慧也来了,习气也转了。

可惜的是,人做不到无为,坐在那里,天天想求神通,想求智慧,再不然想求身体的健康,再不然就搞气、搞脉,忙得很。坐在那里说是修无为,实际上是在那里无所不为,样样都要。

我们学的“道”,是空,是一切放下,万缘皆空,为什么要空呢?一般人学道,都是想成佛往生西天,长生不老,又有智慧,又有神通,虽然不与佛一样,至少也要与佛差不多才行;试看这种欲望有多大!那不是学“空”,是在学“有”了。以这样的欲望,来学一个空的道,岂不是背道而驰吗?

天为 无欲 无名

我们懂了这个道理,就晓得为什么能做到“万物将自化”了。换句话说,真做到了无为,许多不想要的偏偏会来。天地间的事情怪得很,你不要的,它偏要来;你要的却跑掉了,这在佛学上说得最具体。

佛是从另一个眼光看的,说人生有八苦,像“求不得苦”,你所希望的,永远达不到目的。“爱别离苦”,你所爱的,想抓得牢牢的,它偏要跑掉。其实,你看通了人生的道理,只要抓住了无为,真放下了,你不要的它偏来;你所希望的,它也归到无为里去了。那个就是万物的自化。

“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人能够守住这个道,万物将自化,进入你这个境界,也就是说,万物万事都进入你的境界了。

“化而欲作”,如果在这个清净无为之中,想起作用,就要晓得“用”的道理,也就是我们经常引用禅宗临济祖师的一句话,“吹毛用了急须磨”,就像一把利刀或利剑,拿出来用过,不管是裁纸或者是剖金削玉,只要用过,马上都要再磨,保持它的锋利。

所以,在用的时候,如果要想取之不尽,用之不竭,“镇之以无名之朴”,就要永远保持原始的状态。用久了之后,现象也变了,那就完了。

老子接着说,“无名之朴,夫亦将无欲”,什么叫“无名之朴”呢?就是自己没欲望,无欲无依。所以,佛家叫做“空”,无所求,没有任何的欲望,无所依,一切都空了,不成佛也就成佛了。如果佛坐在那里,真觉得自己成佛了,心里念着“我成佛了,我要度众生”,那他多累啊!佛没有这个念头,他是念空。

“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不欲以静”这四个字很妙,可以做两种解释。一种解释是完全无欲,自然静定,则“天下将自定”,所以“不欲”,没有欲望自然静。第二种解释是如何做到“不欲”,那就必须先做到静,才能真做到“无欲”。老庄的文章,就像禅宗的话头一样,八面玲珑,这面能说得通,那面也能通,都是一样的道理。

反正要做到“不欲以静”的话,先是自己能够清净无为,那么“天下将自定”。做人做事创业,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一直急急忙忙,天天发疯一样,执意非要成功不可,对不起,到了最后算总账的时候,恰恰是不成功。这也就是柔弱胜刚强的道理。做事情能够勤劳,一念万年,细水长流,无所求,不求成果,亦不放弃努力,最后一定是成功的。

第三十八章 上德不德

自三十八章开始,是《老子》下篇,又名“下经”,整个连起来,上经讲“道”,勉强给它一个范围,是讲“道之体”,讲“道”的根本。下经讲“德”,“德”是讲用,在古代文学上解释“德”为“得”,好像一个东西得到手里,所以是“德者得也”。现代的名词是说其成果、效用。

下经开始讲“德”,就是讲“道”的用,以及它的现象。下面很多的话,看起来是一样,仔细研究起来,有很大的差别。因为上经讲“体”,下经讲“用”。旧的观念说,上经讲“道”,下经讲“德”。

所以,同样的字句,从“道”的角度看,与“德”的角度看是不同的。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为之而有以为。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上义为之而有以为。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扔之。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

上德下德 上仁上义上礼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真正上品的道德,以现在观念而言,就是说一个真正有道德的人,一个大善人,并不以为善是了不起的好事,他做善事,只是他的普通行为,表面看不出是在做善事。如果让人看得出他是“善人”,是在做道德的事,这已经差太远了。

上古的文化,对于道德的行为,始终注重四个字,就是“阴功积德”。主张做好事要“阴”的一面,不是“阳”的一面,要使人看不见;为别人做了好事,别人并不知道,帮助了别人,受帮助的人也不知道。这就是阴德,这也就是“上德不德,是以有德”。

“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以老子的观念来看,所谓 “下德”,是不上品的道德。“不失德”就是已经被人看出来 的德行,那是着了相,所以是“下德”。依佛家来讲,“着 相”就不高明了,《金刚经》也是叫我们不着相。

“上德无为而无以为”,这句话是解释上品的道德行为,是说做了善事,看不出来他在做善事。“上德无为”是说上 德的作用,是合于形而上的道体;“而无以为”是说他在作 用的时候,是自然的,不会给人看出来,没有一个目标,也是很轻松地把一件事做了。

“下德为之而有以为”,等而下的“下德”,就差一点了,是有所作而有所为的,看起来孜孜为善,人人知道他是好。人,又做好事。这是划分“上德”与“下德”的原则标准。
2016-05-08
评论员简介

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糞土古今萬戶侯。
 

统计信息
创建: 2014/1/27 15:16:31
评论: 0

访问: 541335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