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 草根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评论首页 评论员用户名 密码 注册为评论员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我早知有2B人物,想拿两弹来说事。
原子弹的技术,其实只与一台冰箱技术相当。
导弹技术呢?当然有难度,但是它是有层次的。发个普通的导弹不算什么,但先进的就不同了——一样与芯片有关,测控体系有关。
卫星也是有层次的。先要有导弹,至于卫星本身,就是特殊材料,与电子芯片等了。简单一点的,把一个高频头丢在天上,也算一个卫星。
事实上,导弹与卫星,也花了几十年,而且还在继续投入,也与一些国家存在差距——一些人也许不同意我的观点,我就说明一点:你芯片技术没有上去,如何说你的导弹与卫星就好呢?
2014-07-06
评论对象: 商业地产也将进入互联网新时代
新时代变量太大,无法估量。“黃太吉”连锁煎饼果子店虽成功了,但很多类似的却失败了,成功是稀有品,不能用成功来证明某方式可以。如轰动天下的GPS,够引人注意了吧,我们国内也大力搞北斗,但GPS在新年的业绩却大跌,只因网络定位的冲击。
2014-07-05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私有公司去投资大规模集成芯片,也是不现实的。
比喻说,二马(马云,马化腾)有这个资金势力,但没有办法经营。找一群中科院的院士来做吧,会涉及到军事机密,不小心一个“卖国”的罪名就戴上了。事实上,这些院士并不是自由之身。凡是有芯片行业有点成就的学者,几乎都与军品项目挂勾(国内的军事,实质调用了全部先进力量),一些人连见个外面的人都要报告的,岂能去搞个什么项目。不用说芯片里面的东西,就是芯片外面的封装材料方面的研究人员,都被限制上网,要定期检查电脑等。
2014-07-05
评论对象: 银行可以上市,但是不得融资
2
上市与融资是两个概念哟。
博主本没有错。
2014-07-05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从软件的角度来讲,芯片与什么汉字等无关。绝不是黄松明说的“汉字优势”。
芯片有一个基本指令集,这是一套最基础的符号语言,是汇编语言,它是按照任务需要,进行逻辑分解而构建起来的,它比任何人类的语言都要简单。如运算指令,指针,移位指令,存储指令。
在这些指令的基础上,我们构建了高级语言。如C,VB等。我们在高级指令的基础上,再构建系统如DOS,在系统的基础上再构建更高级的系统,如WINDOWS,在系统的基础上构建了应用软件。现代的应用软件,与基本指令相隔三至四层的距离——黄松明说汉字有优势,就是外行话了。好不好,在于你的基本指令集是否有优势,因为只有基本指令才是时刻在运行的——它需要多少个脉冲,需要占用多少个存储单元,是要精确计算的。我们并不关心程序的长短与复杂,而是关心占有存储与所有时间。
我们连一个基本指令集都没有!龙芯也是采用国外过期的指令系统(有一部分需要付钱,听说是500万美元)。也许有人说,开发出一个来!这个很难很难,最世界的人脑子都聪明,能钻的空子,基本上都差不多了——而且你开发出一个来,会怪怪的,让使用者也无法采用,或者学习起来很难,推广起来也很难。
一个基本指令集都没有,竟说与国外只差10年?

有人说,把国外技术偷过来。我只能笑笑了。可以这样说,人家把整套公开,也不一定做得出。因为,确实难。国内风气也不好,借用国外的指令,可能会被骂成汉奸,不用,开发出落后产品,会被骂无用。而党与政府,从不会替知识分子挡雨挡风。研究人员也学会混日子——你不就是要一些无用的成果吗,我们就专门做一些无用的。
2014-07-05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13其实你就是一个十足的外行。还造出了一个963出来了。基础领域的研究,与应用领域的研究作一个区分,是行业常识,你却说行内人都不懂。审批是谁?懂吗,仍然是院士们,你竟说他们不懂?

你说:研究研究麦克斯韦方程式?我看你有点神经了。你可以学习,可以分析,可以利用,没有听说有人拿了钱去研究它。否定的人有,我就是一个。
你说:研究碳纳米管的光电属性,是偏理论?我看你自己的都分不清在说什么。这个项目,至少有几大学科,如功能材料,纳米组成,材料化学,电子学,固体物理,光学器件等行业的会出去研,而且都可以获得一大把的资助。我就了解好几个。
至于什么100年以后有才用?这全是骗小孩的,你不过是被骗的人之一罢了。
2014-07-05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13既然你自认为很了解,也不能胡说吧。8086是INTEL公司78年才生产出来,你竟说中国造出来了。真NB啊。你不说多的,现在要你造MC296,你也造不出吧。
2014-07-05
评论对象: 苹果iPhone6为何挽救不了富士康?
不要两年时间,U盘,也许只要几元钱。
2014-07-04
评论对象: 苹果iPhone6为何挽救不了富士康?
当年开发DVD,数码相机,MP5的企业,还存在几个?
当各种手机技术定型的时候,也许大变革又要来了。
2014-07-04
评论对象: 苹果iPhone6为何挽救不了富士康?
在电子产业如何多的年代,在富士康成功地代工多年之后,富士康存在危机吗?
在设计、营销、生产相分离的年代,近千家企业需要它代工,富士康有危机?

危机会有。就是机器人代工的生产线出现。但这条路,富士康并没有走在后面。

搞产品设计与营销,富士康也有啊。上网本,电脑,主板之类都有。但并不成功。事实上,联想也不成功呢。这个饭更难吃吧。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说一个题外的话题。半导体是如何出现的?

早年的情形。导体,能导电,这是人们感兴趣的。绝缘体,能绝缘,这是人们感兴趣的。半导体大量存在,如植物,人体,这些玩艺与电的应用没有多大关系。显然,早期的科研人员绝不是为了获得半导体而去研究硅。

研究硅的人,从纯粹的材料出发,想改变它的性能。期望出现重大的化学、物理性能。渗透材料进去是一种常见的做法。渗3价元素(金属类)与渗5价元素(非金属类)获得了不起眼的性质变化,渗百万分之一,电阻率大为降低,但浓度多了,效应不再明显。实验做得这一步,不容易,但有用吗?没有用啊。其电阻率与金属相比,差天远,无法实用——也许实验人员的想法是从无数种材料中,不停地演绎,想获得超导材料吧,但这个实验明显失败了。但当把P型(即正型)与N型材料结合在一起,形成再次的微观物理化学反应时,界面上产生了不易察觉的成份——用电学实验检测性能,发现具有导电的方向选择性,识别性。

看这个研究过程,你会发现,无数的材料中,最终在硅上取得成功,其中的困难自不可言,然后也得承认这是一个意外,是一次命运的选择。没有克服困难的能力,没有不厌其烦的实验,没有不厌其烦的检测,没有敏锐的眼光,命运是不可能选中他们。一个小小的二极管的研究,科研人员承担了多大的风险呢?一个靠国家财政养着的人,一个成果不明晰的年代,一个成果随时被领导与其它单位获取的时代,科研人员宁可被养着,也不敢去做冒险的事。

袁隆平研究杂交水稻,比电子科研要容易性吧。他当时在单位受了多少白眼,被多少人认为不务正业呢?还好的是,他的项目的早期研究,主要开支在路费上,人工可以找些学生帮助。换作工业项目,能承受这么大的风险吗?

说白了。科研的风险,远大于去赌一只股,而且付出要大得多。收益呢?给你奖个500万吗?如果是一个纵深项目,不够投入的零头吧。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8
一百年的差距,我认为还说少了。
半导体,象精细切菜一般,一刀刀都要观察与研究。但我们大致在利用所谓的理论在分析研究——电子应用技术这一块,很多理论不过是事后的解释,以及用来作交流。

在市场应用上,我们与西方的差距当然没有100年,也许只有10年都不到。但这不反映科研能力。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国家应站在科研力量的后面,而不是前面。
现实是国家划一条线,立一个旗,让科研力量去冲。

做法是应当是让科研力量在前面去冲,万马奔腾,甚至可以乱七八糟(有高调的,有骗子,有诚实的,有务实的……都允许,前期都不作判断,只要不违法就可以)。政府做什么角色呢?科研有难度,可以找政府。政府的态度是两手,一方面拔经费,一方面通过银行贷款——在未来还不清贷款的,则终止后期服务(基础项目,当然是特例,只能纯支持),再一方面,可以把基础项目获得的成果移交给一些需要的公司。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在大数据上,是可以取得一些成绩的。因为大数据是有个性的。如中国人的消费习惯,饮食习惯……国外是难研究的。
这些方面的研究与深化,是需要资本整合,需要大型企业的垂直整合与兼并,需要人才的垂直融合。但在国内,这些无法做好,因为科研院所本身的归属排斥这些做法。很难想像,中科院成立了一家研发公司,然后被淘宝收购——既然不可能出现,也就无法走向应用。

近几年来,脑体倒挂明显出现。天天呼喊百姓的利益,有谁重视知识分子、科研人员的利益?没有!天天喊发展,产权却不明晰。天天说申报,但审批就是看名气,看样板模式。要逃脱这种模式,就得有非国家资本进入科研,有国家资本支持非国家资本的科研,用成绩说话,不是用样板模式说话。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说句现实的话。
芯片的差距,几乎不可能解决。按步就班,步步为赢,也解决不了。花大力气,集中国家力量也解决不了。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
当然,可以在一些不太重要的芯片上取得成功。也可以在应用上,在软件上取得一些成绩。“一片芯片的距离”放在微观世界来看,这是一个世界的距离。

当然,国家发话了。自然有很多科研单位立项,然后也获得一批批成果。但我作个结论在此:成果一大堆,几乎没有什么用。

象原子弹,这些宏观的东西,容易仿制。但微观的东西,精细的东西,门都没有。就是拿出整个内部世界的电路图给你,也没有用。这个思维的差距,整整100年。
2014-07-04
评论对象: 中国芯片产业的正道:“愚公移山”
希望留点脸。
整篇转人家的,至少要注明一下。草根管理不知干什么去了:明显违背道德,就应禁止。
2014-07-03
评论对象: 考上人大不满足要复读考北大也可能是正确选择
有关专业之事。即使是大四学生,都不一定了解如果去运用。举例来说,材料专业,如果走就业之路,你学得再好,都是死路一条,但走科研之路则完全不同。但走科研之路,有许多必烦考虑:是否是211,是否有条件支持升造,是否能面对社会波动而静心……
反过来,如果是学工民建,学经济类,就适合走应用之路。升造最多到硕就没有必要了。而且,也没有什么用。建,本就没有高深技术,在于应用,在于关系,在于机遇。经济学,在于运用,在于反应快,在于危机意识,在于进入社会,做事在于精量化,若读成个博士,搞个研究,也不过是游戏——经济学是实用学,专家教授不会比李嘉诚更懂经济。
2014-06-29
评论对象: 考上人大不满足要复读考北大也可能是正确选择
考上人大不满足要复读考北大,是因为要改专业。
专业选择是很复杂的。如果想走应用型,则要考虑市场的变化,如果走科研型,则要考虑后续的选择性。这里还有一个兴趣的问题。高中生信息闭塞,知识面窄,易唤起错误的兴趣,一旦猛然醒来,改造学校是很正常的——其实,有近一半的人想改专业,只是迫于现实的压力不得不屈服。
报考大学,高考完就选专业,本是相当无聊的事。应当学国外的,大一之后再选。
2014-06-29
评论对象: 俄罗斯是一面镜子
美国回忆夏威夷,有一个结论:即使美国提前几十小时发现日本的人侵,夏威夷的军事设施仍旧会要败于日本之手,也是因为美当时没有能与之对抗的飞机。
2014-06-24
评论对象: 俄罗斯是一面镜子
俄罗斯从实际情形来看,实际上算一个弱国。资源与经济状况相当于人加拿大,当然其人口数比加要多得多(俄的人口相当于加的四倍,但GDP差不多。都是能源富足国家,土地广,林业资源足。工业技术,加要强于俄)。当然,俄的单个核武器,曾达到亿吨级TNT,骨子里非常傲慢,容易走火,其它国不愿触碰。
在未来,俄会是一个富裕的国家,但会变成一个二流国家。这是国民素质决定的。

俄的军事战斗力并不算强。二战,重大战争,俄的参战人数常常是十倍于德军,即使俄取得重大胜利的战争,伤亡人数也是德的十倍,而且是在两国军事设备相当的情况下,而军事基础设施方面,俄是本土,自然要强一些。俄的重要武器,就是卡秋莎,一种多轨道式火箭断炮,借助美国的运输车辆移动(中国入朝参战,也是主要依靠这种武器)。总体而言,最终俄胜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俄地域实在太大,科技也跟上了西方,因此德军几十万人算不了什么。与此相比,中国抗日的曲折,主要是科技与西方差距大,不得不采用战略转移。如果日本对俄战,日本凭借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飞机,俄是守不住的。
2014-06-24
评论员简介

d
 

统计信息
创建: 2013/12/7 11:51:40
评论: 0

访问: 432496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QQ513460486 邮箱:icaogen@126.com
CopyRight © 2006-2013 www.caoge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11047994号